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1 她若死了,我就跟着去!

131 她若死了,我就跟着去!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1003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2
    陆舞浑浑噩噩出了洗手间,快速打了一辆车往郊区的方向开去。  她听说那里有个大诊所,专门看女人的问题。  为了保险起见,她觉得有必要去医院看一下,肚子里的孩子到底多大了。  “子默,我觉得这段时间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免得被人说闲话。”  颜子默也正有此意,公司的事他忙的焦头烂额,实在没空和这个女人纠缠,要不是颜母坚持,他压根不会决定和她吃晚饭。  “好,你在家好好休息,我有空就去看你。”  “子默,我们的婚礼……”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陆舞最担心的还是婚礼。  男人冷冷打断,“放心,我会娶你。”  说完,颜子默不耐的挂断电话,对于结婚没有丝毫的热度。  他这么做,一是为了给外界一个交代,二是为了所谓的儿子。  毕竟到了他这个年龄,子嗣也是头等大事。  陆舞坐在车里,望着被挂断的手机,秀眉紧蹙。  这么不耐烦,以后结婚了还了得?  哼,有什么了不起,她可不愿看颜子默的脸色,当初想要和他在一起,也不过是让自己在这个圈子里能有出头之日。  等着吧,老娘总有天要你求着我。  快到郊区小诊所时,陆舞用另外一个手机给张行长发了一条信息。  ‘我怀孕了。’  署名,陆舞。  等了好半天陆舞没等到回音,只好一个人去诊所先检查。  确诊的结果,宫内早孕。  陆舞问对面的医生,“医生,什么时候可以做流产?”  “流产?”女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你这个情况有点特殊,我劝你最好不要流掉,子宫里有少量的淤血没有清除干净,这个时候如果强行流产的话,我怕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不能流产?!”陆舞完全不能接受这个诊断,她激动的差点摘下了口罩。  “我只是建议,你的子宫壁薄,如果流掉了这一胎,以后对生育肯定有很大的影响。”  “……”  陆舞没有勇气再听下去,拿起手提包就走。  什么医院,会不会是弄错了!  如果她子宫里有淤血,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怀孕了呢。  她不信!  现在的医院都坑,说不定就是想坑她的钱呢,让她在这里保胎。  不行,她必须找个可靠的医院。  陆舞打了一辆车,她不知道该去哪儿,让司机随便开。  从包里拿出手机,没有张行长的任何消息。  难不成那个男人想赖账?!  她和他在在一起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那个老色鬼总该表示点什么吧,比如说,想办法让颜子默尽快和她完婚。  陆舞等不起,一个月后的婚礼,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午后的陆家。  吃完饭,陆自成陪胡碧柔去了花园散步,陆七则直接上了楼,不愿和他们相处。  一顿饭倒也和谐,胡碧柔在陆自成面前有所收敛倒是让陆七很意外。  那个女人怀孕,陆七还以为她会趁这个机会向陆自成提出过分的要求,等了好几天都没有发现任何动静,她觉得不正常。  这对母女,陆七只能猜透她们的心思,却猜不透她们下一步会做什么,时不时的回来也能注意她们的举动。  两人绕着陆家别墅转了一圈,胡碧柔抬眸看向二楼的主卧室,“自成,我觉得陆七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  胡碧柔低声道,“我看到她脖子上有吻痕。”  陆自成神色无恙,“她已经是结婚的人,不是很正常?”  “关键是她马上要和顾家少爷相亲,你说,要这样下去,顾家能要她么。”  “我给了小七几天时间办这件事,如果她处理不好,我会出手的。”  胡碧柔抿了下唇,一番话像是酝酿了许久,“自成,你昨晚说的话我觉得有道理,以后也不会再对陆七有怨言,她要是嫁去顾家啊,受益的可是咱们儿子。”  她说出这番话倒是让陆自成意外,男人眉梢染了一丝笑意,“能这么想就对了,将来生出的肯定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呵呵。”  二楼的主卧室,陆七坐在贵妃椅上看书,接到顾老爷子的来电。  “顾爷爷,您好。”  “小七啊,昨天爷爷和你说的话没有开完笑哦。”  陆七合上书,笑着拒绝,“顾爷爷感谢您的抬爱,我实在高攀不起顾少爷。”  “您也知道之前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我怕顾少爷会有心理阴影,要不改天我给顾少爷介绍一个?”  “小七,你可不像是这么妄自菲薄的人,你这么说爷爷可是要生气了。”顾老爷子决定,“约个时间吧,若是见面后你们真的聊不来,爷爷也不强求你们。”  陆七想想也是,就吃个饭,到时候她想个理由直接拒绝顾家少爷不就好了。  但这个时候一旦曝光她和权奕珩的夫妻关系,在没有能力保护他的前提下,陆七真的怕出事。  其实这种解决方式也不错,反正她没什么别的心思。  于是,她答应了下来,“那好吧,您看顾少爷哪天方便。”  “这不就对了嘛,不用他说了,爷爷给你们约个时间,后天晚上如何。”  陆七想了下,觉得可行,“好的,顾爷爷。”  “好,希望你们相处愉快。”  收了线的陆七坐在贵妃椅上呆泄了许久,纠结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权奕珩。  哼,还是算了。  那个男人这么骗她,她心里的气还没消呢。  况且她只是去和朋友吃个饭,在她心里对未曾见面的顾少爷只是个陌生人,实在没必要把权奕珩也牵扯进来。  时间还早,陆七不愿意把一整天的时间都荒废在陆家,她先上了一下电脑,看看上次投的简历有没有消息,确定还没有消息后才给姚若雪打电话。  想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没那么容易,陆七也不急。  “若雪,你弟弟的病情怎么样?”  “我现在有点时间,过去医院行吗?”  姚若雪手里拿着刚做好的方案,捂着电话对小七说,“不用了小七,我在公司呢。”  “在公司?”  “忘了和你说,我已经回到公司上班了,医院我爸妈照顾着呢。”  陆七不放心,“哦,这样啊,那我去附近见你一面?”  姚若雪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也行,我还有一会就下班了。”  “嗯,一会儿见。”  姚若雪怀着孕,陆七每天都记挂着她的身体,尤其是在得知她父母带着年幼的弟弟来到这座城市,陆七怕她身体吃不消。  姚母的态度,她那天看的是清清楚楚。  此时的姚若雪在公司加班,这是一个特殊的项目,公司和林氏有合作,她作为这个策划案的负责人,很是拼命,更珍惜沈辰皓给她的这个机会。  终于,在她们几个的努力下,方案敲定下来,准备给同样在加班的二少送去。  沈辰皓的办公室也在这一层,不过方向不一样,他们虽然在一家公司,可碰面的机会几乎不可能,因为沈家的人进公司都是专属电梯直接到办公室,除非有特殊情况来查看员工们的工作情况,而那天,沈辰皓也是想趁大家伙吃饭的时间带林允熏参观一下公司,这才巧合的碰到了姚若雪。  抱着方案,姚若雪敲门进去。  里面,沈辰皓和林允熏一起坐在沙发里,也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两人的头几乎碰在了一起。  姚若雪尴尬的想要退缩,却被抬起头的沈辰皓制止。  “做好了?”男人问,漂亮的桃花眼染着淡淡的笑意,还有一丝期待。  可见他十分看重这个方案。  姚若雪点头,把手里的方案递过去,“二少,这是他们修改过的,您过目。”  沈辰皓接过方案的第一时间并没有仔细去翻看,低下头的瞬间,他看到的是女人一件破皮的鞋。  视线往上,他不动声色的粗略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依然用两个字形容,寒碜。  那天在路口碰到她是狼狈,今天才是真正的寒碜。  坐在沙发里的林允熏喝了口咖啡,没听到声音的她目光本能的看过去,姚若雪虽然垂着头,但她总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在哪里见过,有点眼熟。  等待结果的姚若雪无措的站在那里,内心忐忑不已。  这个方案他们已经修改了不下五次,若是再被打回来,肯定会遭到二少的质疑。  她也会觉得辜负了二少的一番苦心。  安静的办公室内,一男两女,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二少,客户还等着要呢,我们得加快速度。”林允熏站起身走过来,手掌自然的搭在男人的肩上,声音也比工作的时候柔软了许多。“怎么样,这次可以通过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特意朝对面的姚若雪扫了眼,像是挑衅。  姚若雪并不喜欢这样的眼神,只觉得这女人似乎对她有敌意。  沈辰皓快速浏览了一遍,把方案交给她,“我认为没什么问题,你看看吧,如果认可了明天交给客户。”  “嗯,不错,可以。”  开玩笑,即便她有问题,沈辰皓都认可了,她总不能驳了他的面子。  在她心里,沈辰皓比这桩生意重要多了。  “那行吧。”沈辰皓收了方案,总算露出一抹笑来,“明天我交给客户,他们那里通过了才算真正的通过。”  姚若雪紧绷的神经逐渐松懈下来,她想尽快出去,却听到沈辰皓说,“今天辛苦了,小姚,你叫上大家,下班后一起吃饭吧。”  听到这话的姚若雪后背微僵,她本想拒绝,又想到自己没这个权利,毕竟二少邀请的是所有人,她必须先把这个消息给大家转达。  她转过身来,两手交叉而放,礼貌的朝沈辰皓鞠了一个躬,“谢谢二少,我这就去告诉她们。”  沈辰皓点头,“去吧,一会儿在公司门口汇合。”  林允熏却不高兴了,中午想和沈辰皓吃顿安静的饭却被慕昀峰插足,现在好不容易搞定方案,准备单独找个地方庆祝一下,他又邀请了加班的员工。  其实今天中午过后,林允熏的心里一直不踏实,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向沈辰皓解释自己之前和权奕珩的关系,时间越久,她怕对自己越不利。  一伙人到了公司门口,沈辰皓高调的带着林允熏出来。  女人们看到沈辰皓个个前仆后继,“二少,我们去哪里吃饭啊。”  当然,除了姚若雪。  她站在离他们一米远的地方给陆七发信息,说是会晚点到。  沈辰皓眉梢的笑意勾魂,“你们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不用客气。”  “我想吃海鲜。”  “我想吃火锅。”  “我想吃京城的特色菜。”  “……”  唯独没有他想听的声音,沈辰皓透过人群看过去,那抹孤独的身影好像和他们格格不入,不顾众人匪夷所思的目光,他双手插兜的走向姚若雪,“你呢,今天你是大功臣,你说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几个女人看到这一幕差点惊掉了下巴。  该死的姚若雪,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让沈二少这么照顾她。  当然,最生气的还是被冷落的林允熏,她站在那里仿若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强烈的自尊心让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踩着高跟鞋优雅从容的走过去,林允熏的脸上挂着艳丽的笑容,她和沈辰皓站在一起,以女主人的身份对怔愣的姚若雪说,“对啊,你想吃什么我们就去吃什么,今天我们可就托你的福哦。”  林允熏的这番话粗略的听没什么不正常,但仔细一想,实际上她这话是在给姚若雪难堪。  姚若雪穿戴太寒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是贫穷人家出生,林允熏和她说一句话都觉得掉了自己的身份。像她这样的人,大概连一顿像样的饭都很少吃到吧,问她去哪里吃,她知道地方么?  呵。  别说出一个穷乡僻壤的名字,他们都不知道,那就笑死人了。  姚若雪却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中,拒绝了,“那个二少,我忘了和你说,我今天约了朋友,她已经在等着我了,我这次就不去了,你们去吃吧。”  站在身后等待结果的众人,“……”  沈辰皓也很意外,魅惑的唇轻启,“哦,这样啊,那好吧。”  “再见,你们玩的开心点。”  姚若雪说着,一个人打车先离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现在看到沈辰皓就觉得紧张,有时候想说什么都会忘记。  她到底是怎么了啊。  沈辰皓走向众人,用投票的方式决定今晚吃饭的地方,离开公司之前,他突然问员工,“公司给你们平时的工资有多少?”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受宠若惊沈二少会问他们这个。  难道沈二少想给他们加工资?!  林允熏见这群女人犯着花痴,开口提醒,“沈二少是关心你们。”  听了林允熏的话,终而有人出了声,“二少,每个人的工资不一样的,都是按业绩发放,一般的时候有个六千多,多的时候不超过一万。”  沈辰皓点头,破天荒的说了声,“谢谢。”  而后他交代众人,“你们打车过去,一会我们在酒店汇合,先到的订包房。”  “好,二少再见。”  紧接着,沈辰皓和林允熏一起去了地下车库。  有女人的地方八卦多,这话确实不假。  眼见他们二人的身影消失,众人开始纷纷议论。  “这个女人,还真把自己当成沈氏未来的女主人了么,二少的话她也敢插嘴。”  “她一向在商场上强势惯了,对男人也是如此。”  “呵,都说他们般配,我就不喜欢那个女人,装模作样,其实是个狐狸精。”  “你说这小雪真够傻的,沈二少请吃饭,多好的机会,可以巴结上司,又可以欣赏美男,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啊,脑子一根筋,每天就守着那点死工资,永远成不了气候。”  话说到这儿,大家嗤笑出声,“你是没看到刚才她那个样子,沈二少问她话都傻了。”  “呵呵。”  “还有啊,沈二少问小雪的时候,你们没看到林允熏那个女人的脸,黑的跟什么似的,我看八成是吃醋了。”  “二少爷真是的,在林小姐面前也不知道收敛点,就算想照顾姚若雪那个穷光蛋也不要这么明显啊。”  虽然他们不待见林允熏,但和姚若雪比起来,他们更乐意站在林允熏这一边。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纠结。  “就是,二少也太不会当人家男朋友了。”  “你说该不会是二少对小雪有意思吧,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沈家二少爷,怎么会那么温柔的和小雪说话啊。”有个女人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咋呼。  听到这话的众人不屑的瞥瞥嘴,“切,长点脑子好不好,二少再没眼光也不会看上她啊,而且他不是已经确定林小姐是他的女朋友了么?”  “也对哦,可能就是顺口说了一句,更何况今天若雪做的事情比我们都多,二少奖励她也是在情在理。”  “那又怎样,她做的再多,功劳也会给我们也平摊,劳碌命。”  “哈哈。”  炫酷的兰博基尼从地下车库驶出来,很快没入车流。  林允熏拨了拨散落下来的发丝,感叹,“阿皓,你对你们公司的员工可真好,还关心他们的工资呢。”  “应该的,只有对他们好,他们才会勤勤恳恳的做事。”  沈辰皓想的却是,一个月六千多,在京都虽然不算高工资,但也不至于让那个女人穷成那个样子吧。  她今天穿的那双鞋,沈辰皓清楚的看到,已经磨皮了。  他的交际圈里都是些千金小姐,别说一双鞋了,就算一天换好几套首饰都是常有的事。  怎么会有这种女孩子呢,她是想存着钱,放在那里?  是守财奴么?  二十分钟后,姚若雪终于赶到和陆七相约的餐厅。  “不好意思啊小七,我来晚了,刚刚才搞定方案,可把我给累坏了。”她顾不上喝一口水,先和陆七解释。  陆七看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吓得不轻,“慢点慢点,我不急。”  她还怀着孕呢,怎么能这么折腾。  “你们老板太不地道了,今天还上班。”  姚若雪无所谓的笑笑,“没事,我到希望上班呢,今天双倍工资,我还听说啊,如果这个方案能让客户通过的话,会有奖励额,明天就可以确定了。”  “快吃吧,菜都凉了。”  “嗯。”  陆七问她,“你弟弟的情况怎么样?”  提到这件事姚若雪掩不住眼底的哀伤哦,“若是不换心脏是不会好转的,这两天倒是控制了下来,情况没有之前严重,不过,不会稳定多久又会复发。”  陆七清楚的看到,她说这些的时候,眼里透着令人痛心的绝望。  “你别担心,我已经托了朋友,希望能帮到你。”她伸出手去握住姚若雪冰凉的手背,给她鼓励。  陆七知道她若是直接给钱姚若雪肯定不会要,所以在和姚若雪邀约之前她去了一趟医院,和姚家父母做了一个交易。  她出钱给姚若雪的弟弟看病,但这钱不能在姚若雪面前曝光。  出来时,姚家二老感激涕零的谢谢她,那模样就只差给她磕头了,而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他们不要为难若雪。  合适的心脏需要时间,那时候的黄娅茹陆七也费了不少心思,可能是上天怜悯她,没多少日子,黄娅茹就找到了配对成功的心脏。  这个也要看运气。  她不能打包票保证什么,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先把她弟弟的病情稳定下来。  姚若雪这次没有拒绝,可能她真的走投无路了,“嗯,谢谢你小七。”  “怀孕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你弟弟的病不是一时半会,如果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到时候痛苦的是你。”陆七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她,在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她不想看到姚若雪受伤,这个女孩值得有个人心疼。  “我都知道,这两天我已经在想办法了,看看到时候能不能撒谎说公司要派我出差,瞒过我爸妈,我们找另外一家医院做。”说这句话的时候,姚若雪的心是痛的。  这个孩子来的太过于梦幻,就好像是上天故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明知道要不起的东西,非要塞给她,让她做出比性命还要艰难的抉择。  “好吧,这个事不能急,必须等我安排好,确保你的人生安全。”  “嗯。”  一顿饭姚若雪吃的索然无味,完后姚若雪直接赶去了医院。  而陆七,她亦是回了陆家,今天她想直接睡在那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陆七和陆自成没有任何交流,回来的第一件事直接去了卧室找书看。  看了几页,她觉得无趣,又拿起手机刷了一下新闻。  从酒店里跑出来,权奕珩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更没有一条信息。  难道那个男人做错了都不知道认么?  陆七气哼哼的将手机扔在一旁,她烦躁的去了浴室,舒服的泡了一个澡准备睡了。  昨晚被权奕珩折腾的够呛,她今天一天下身都是疼的。  躺到床上已经很晚,她全身酸软,却没有一丝困意。  难道是她太久没有回来,或者因为之前被赶出去过,现在躺在这张床上,心境不一样了么?  叮叮叮,手机短信的声音响起。  陆七迅速掀开被子将手机拿过来,只字片语却让她笑了。  ‘老婆,晚安。’  没有太过奢华的字眼,没有问候,更没有解释,然而,她却觉得很安心。  早上出来时,她就和权奕珩说了,会回来陆家。  这么晚没回去公寓,陆七知道权奕珩应该是担心的,不过他却选择相信她。  是啊,权奕珩懂她。  一旦提起昨晚,她便会想起他和那个女人的种种,难免让对方不愉快。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心思很细腻。  其实陆七心里早就不怪他了,权奕珩的腿能站起来,她比谁都高兴。  只是这种行为,她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了权奕珩。  给陆七发完这条信息,权奕珩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权家那边天天打电话催,让他得空去看看权玉蓉,得知今晚是权绍峰在那里,权奕珩决定过去一趟。  站在走廊外的权绍峰看到他,“哥,这里我来守着,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大哥每天都为公司的事操心,晚上怎么能留在医院守夜呢。  权老爷子给权玉蓉找了两个护工,但权绍峰不放心,每次都会趁着姜淑艳睡着的时候溜出来看她。  权奕珩朝他摆手,“我没事,想找你谈谈。”  “玉蓉怎么样,可以出院了么?”  其实压根没什么大事,权玉蓉跳河自尽没错,可命不是还在么?  她受的惊吓难道有老爷子多?  权绍峰年轻的脸上满是担忧,“玉蓉这两天瘦了,不肯吃饭,急坏了爷爷。”  “谁劝她都没用,哥,我知道只有你能说服她。”  权奕珩淡淡做出评价,“老爷子给惯的。”  “哥,她是女孩子,没有那么坚强。”  可能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权绍峰年轻气盛,权玉蓉这样的女人很容易勾起他的保护欲,只要看到她受苦,他心里便控制不住的难受。  权奕珩倒是能理解弟弟的这份心。  “你想让我怎么做?”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哥,你去劝劝她吧。”  权绍峰苦涩的勾了勾唇,“大概她心里从来没有我,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听。”  “好,我去和她谈谈。”  “谢谢你,哥。”  “应该的,玉蓉是我妹妹。”  这句话明显是在告诉权绍峰,他对权玉蓉没有那一层意思,即便关心也只可能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情意。  “我说了我不吃!”  刚推开门,权奕珩听到的便是女人哀怨的斥责。  权奕珩关上门,轻声走过去。  病床上的女人抬起眼,看到前来的男人,瞬间红了眼眶,“阿珩哥哥,你终于肯来看我了。”  权奕珩却说了句让她心碎的话,“是阿峰打电话让我来的。”  “他?”权玉蓉贝齿咬着唇肉,委屈的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掉。  她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虽然从小没了父母,但也是在权老爷子呵护中长大,从没有受过什么创伤,特别是心灵上的。  此时听到权奕珩这么说,她觉得有些承受不住。  “是,阿峰很担心你,听说你不肯吃东西。”  “我饿死了你会在乎么?”她眼巴巴的望着男人,期待着,盼着他能说一句好听的。  权奕珩沉下脸,为她轻贱自己的行为,他只是轻声开口,“命是自己的,如果你非要纠结,选择跳河自尽的时候就该干脆一点。”  一句话如同一把刀直接插进她的心脏。  似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权奕珩嘴里说出来的,权玉蓉怔愣良久才不确定的出声,“呵。你这是怪我没死?”  权奕珩也深知自己刚才的话太重,他们之间还有兄妹的情分,他希望权玉蓉能早点走出来,而不是一味的去纠结以前。  “你知道的,我说话一直这样,没有那个意思。”  这话说完,权奕珩的手机响了一下。  是叶子晴发来的一条信息,问他睡了没有。  这个时间点给权奕珩发信息,权玉蓉认为那是只有妻子和女朋友才会做的事。  她痛心疾首的问,“是嫂子么?”  “嗯,她说一个人害怕,让我早点回去。”权奕珩神色无异。  权玉蓉艰难的吸了口气,她抬手擦着逆流而下的泪水,说出这话的时候仿若用了所有的力气,“阿珩哥哥,你能告诉我嫂子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么?”  权奕珩的脸蓦然冷了下来,“玉蓉,不要错过了对你掏心掏肺的人。”  权玉蓉激动的回过去,“阿珩哥哥你呢,你呢?”  “你不用说我,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我对你掏心掏肺,你一样想错过我。”  权奕珩眸光沉沉的望着陌生的她,“有时候得转身看看,如果一味的纠结,痛苦的是自己。”  他们小时候的感情很好,那时候不知道男欢女爱,只知道在一起怎么高兴怎么玩儿,长大后,一切都变了。  说到底,是权玉蓉和权家人骗了他,骗了他这么多年!  只要想到这一层,权奕珩心里涌出难言的心痛。  他不想再多言,转身准备走了。  “阿珩哥哥。”权玉蓉叫住他,心如死灰的在他身后开口,“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  因为在我心里,你不是我哥哥,而是心目中的王子。  即便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也不要叫你哥哥了。  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在这一刻决堤。  “我想见见嫂子,可以吗?”  权奕珩回眸看了她一眼,“我会找个机会让你见的。”  “好。”  她颤抖着声音挤出一个字,在他关上门的瞬间,早已泣不成声。  除了服软她还有别的出路么?  权奕珩的性子她比谁都清楚,若是继续僵持下去,恐怕她这辈子连和他碰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权绍峰进来时,权玉蓉已经擦干脸上的泪水,不过红肿的双眸还是没能逃过男人的眼睛。  他也没问,只是安抚她,“玉蓉,爷爷说了,还让你在医院住几天,怕留下后遗症。”  “死不了,我不愿意待在这里了。”她声线沙哑,一副被全世界遗弃了的样子。  反正她是死是活也换不来权奕珩的关心,这么多天,那个男人除了第一天守在这儿,都不见踪影。  权哥哥,你真的这么讨厌我么?  即使有了嫂子,她也是他的妹妹啊。  “玉蓉,你这样下去身体会……”  权玉蓉打断他,“我没事,二少,大晚上的我们在一起不方便,你还是回去吧。”  “玉蓉,你一定要跟我这么见外么?”  “不是我要和你见外,而是二少的妈,姜姨会为难我,请二少体谅一下我好么?”她几近恳求的说出这番话,实在没有心思去顾忌别人的想法。  末了,她躺下身去,直接拉过被子盖在身上,闭上了眼,似乎不愿再和他多说一句话。  权绍峰的心沉到谷底,更多的却是对她的心疼。  这个女孩,从小没了父母,在权家生存并不容易。  他怜惜她的一切,也体谅她的心情,但是谁又来体谅他呢。  恍恍惚惚的起身,权绍峰心如死灰的往外走。  “二少!”  原本睡下的人突然叫他。  男人晦暗的眸底涌起一丝希望,他回头,迫切的启声,“玉蓉,是不是有什么事?”  “你哥结婚了,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么?”  一句话,让他再次备受打击,却还是回道,“如果你想知道,玉蓉,我会帮你问哥哥的。”  “谢谢你,二少。”  她笑了,权绍峰看的愣了。  若是这样能让她高兴的话,他愿意做。  “我们就不要那么见外了。”  权绍峰觉得,或许见到嫂子,权玉蓉就会死心了吧。  曾经,他和权玉蓉的关系也很好,若不是姜淑艳从中作梗,他和权玉蓉今天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经历了那件事之后,玉蓉就一直把他当成了外人。  刚出来医院准备回去,权奕珩和前来的权昊然撞了个正着。  父子俩有些日子没在一起说话,约了附近的一家茶馆。  权昊然说话直截了当,“听说你不想娶玉蓉?”  “我本来就没想过娶她。”权奕珩也没想瞒着。  “可她这些年,一直把你当做丈夫照顾。”  “我需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奴隶,更不需要什么人照顾。”权奕珩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权玉蓉是你们心里的媳妇,不是我的。”  他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的透彻,就是希望权昊然明白,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他都不可能娶权玉蓉。  权昊然大概没想到儿子把话说的这么绝,目光里盛满堪忧,“阿珩,做人可不能这样,玉蓉为你牺牲了多少年的青春,你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权奕珩闻言眯了眯眼,周身浮着一丝危险的气息,“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她了?”  他是有过娶玉蓉的想法,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而且他当时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表现的有多明显。  他这个人,对什么都看的淡,除了小七。  所以权奕珩并不觉得,自己在外人眼里有过娶权玉蓉的想法。  “那你打算怎么办,准备一直就这样单着?”权昊然只差拍桌子了。  他一把年纪了,希望两个儿子都能尽快的定下来。  现在的权家是乌烟瘴气,大儿子不愿意娶权玉蓉,老爷子中意这个孙媳妇,小儿子吧,又对权玉蓉死心塌地,可玉蓉那丫头是个死心眼儿,心里只有权奕珩。  其实吧,这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权奕珩尽快娶了玉蓉,权绍峰也会死了心,皆大欢喜。  “阿珩,你已经不小了,就这样安定下来吧,玉蓉是个不错的孩子。”  “用不着你们费心,我会找到那个女孩。”  权昊然怔了半晌,“阿珩,你为什么要执迷不悟,那个女孩已经死了。”  权奕珩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搁下,霸气的放出一句话,“她若是死了,我就跟着去!”  “你……”权昊然气的脸色青紫。  那个女孩是小七,好不容易被他找到了,权奕珩现在还不能告诉权家人,尤其是权玉蓉。  ------题外话------  推荐基友文文,《亿万婚宠:大牌娇妻很撩人》作者:洛檬萱  *  孟浅觉得自己二十岁前,活的连条狗都不如。  直到遇见傅焱宸,她发现自己渐渐活的像个人。  *  某晚。傅焱宸将孟浅抵在墙角,在她耳畔喷洒气息。“他那么亲热的叫你浅浅,你们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  “浅浅……呵!”冷笑一声。“是深还是浅,试了才知道。”  语闭,他将她打横抱起,朝着卧室走去。  孟浅大惊失色。“傅焱宸你要干什么?”  “……你!”他淡淡吐出一个字。  次日,浑身酸痛的孟浅怒目咬牙。“傅焱宸你个流氓……”  薄唇一勾,某人笑的满足。“别说那么难听,不过是深入交流了一下。”  “你……”  “不深不浅,刚刚好。”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