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2 我以身相许,你敢要么?

132 我以身相许,你敢要么?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8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2
    权奕珩心情阴郁的回到公寓,打开门的瞬间,他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他几乎连鞋都来不及换,直接跑过去,“小七!”  叶子晴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哥,是我。”  男人眼里闪过一抹失落,语气不善,“你怎么进来的?”  “嫂子给了我钥匙。”  权奕珩也不纠结她,只是问,“这么晚了过来有事么?”  “哥。”  “有事就说。”权奕珩点了一根夹在指缝间,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整个人有种莫名的悲伤感。  此时的京都灯火辉煌,他这个位置能一览城市的繁华和绚丽。  当初他决定买这个房子,也是看中了它的地理位置,当然了,为了能让小七接受这个房子,他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尤其是在价钱方面。  相较于别墅,这个房子要便宜很多。  叶子晴走过去和他并肩而站,“我能有什么事啊,还不是怕你一个人寂寞,想陪陪你啊。”  “我不需要。”  “哥,你就别装了,肯定和嫂子吵架了吧。”叶子晴试图去抢他手里的烟。  男人迅速躲开,冷冷甩了她一眼。  叶子晴摊手,“其实要我说,你就不该骗嫂子,她就算知道你的腿已经好了,也不会轻易离开你的。”  权奕珩吸了口手里快要燃尽的烟蒂,“小丫头别乱说话。”  “哥,我已经到了可以拿结婚证的年龄,话也是有道理的。”  也就是说,我能帮你分担感情方面的事。  权奕珩不屑的哼了声,“等你拿了再来和我说。”  唔,她这不是在加油呢吗?  “哥,要不我去帮你找嫂子,和她谈谈。”  虽然叶子晴嘴巴上偶尔会抱怨权奕珩对她太严厉,但她对这个哥哥也是真正的关心,好不容易能喜欢上一个女人,更不容易在他脸上看到笑容,现在又要变回去了么?  为什么她觉得哥哥好可怜。  都说男儿薄情,她却觉得女人也有,嫂子这是利用完了提起裤子就跑啊。  还是……  叶子晴脑海里闪过各种yy。  不会是他哥满足不了嫂子吧,人家不都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么。  一晚上的时间难道还不能让嫂子释怀?  “你嫂子昨晚被我折腾惨了,大概为这事生气。”  叶子晴明显不信,她今早看到嫂子可是神清气爽。  “哥,玉蓉前阵子来找过我。”  权奕珩目光微凉,“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叶子晴耸耸肩,“她什么也没说,就约我逛了街。”  “那你也应该告诉我。”  “以前她也约过我,我觉得没什么稀奇。”  权奕珩再次强调,语气冷冽,“以后她再约你,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叶子晴咂咂嘴,试探的开口,“哥,权玉蓉她好像爱你很深。”  权奕珩丢了手里的烟,“她爱的不是我。”  叶子晴,“……”  “我送你回去吧。”  “这么晚了,我能睡在这里么。”  “行,你睡。”  今天的权奕珩倒是很好说话,只是这句话还没让叶子晴高兴几秒钟,他便抓着车钥匙出去了。  叶子晴追上去,“哥。”  权奕珩回头朝她看了一眼,叮嘱,“明天还得上学,早点睡,早上我会来接你的。”  砰。  叶子晴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  “哥,你怎么又这样啊。”  她是特意来陪他的,现在倒好,反而把人给赶出去了。  叶子晴知道他这个土豪哥哥有不少地方去,可这不是他和嫂子的婚房么,他想待的地方一定是这儿。  看看她都办的什么事儿啊。  权奕珩离开没多久,叶子晴便向慕昀峰求助。  打了三个电话慕昀峰才接,而且他那头很吵。  又去泡吧了。  这个风骚的男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收敛一点啊。  叶子晴真不明白,整天就知道浓妆艳抹,想着怎么样勾引男人的女人,到底哪一点值得慕昀峰喜欢。  好吧,她承认自己也想勾引慕昀峰,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有事么,妹妹?”慕昀峰语气暧昧的喊。  他这话刚出口,就有几个性感的女人接过话去,“哟,慕少,这么快就有妹妹了,改天带她来见见我们啊。”  微醉的慕昀峰朝他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正想解释点什么,那头就传来叶子晴没好气的骂声,“谁是你妹啊,别乱叫。”  她就听不得那群女人在慕昀峰耳边卖骚。  “行行行,我怕了你了,说吧,要我做什么?”  对这丫头慕昀峰还真是没办法。  谁让这丫头身份特殊呢,他也得罪不起。  末了,叶子晴低低道,“如果可以,你今晚陪陪我哥吧,他心情很不好。”  “哟,丫头懂事了,都知道心疼人了。”慕昀峰眉眼微挑,样子十分迷人,下意识的说,“那你准备怎么感谢我?  “你想要怎么感谢,我以身相许,你敢要么?”  慕昀峰,“……”  那还是算了,他就当做好事拯救即将面对被抛弃的某权吧。  ——  陆舞昨天给张行长发的信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应,用完了早餐,她干脆跑到卧房给那个男人打电话。  昨天是周末,她怕打电话被老色鬼的老婆发现,今天周一,陆舞想着,张行长这个时候应该在上班的路上,有些话也方便说。  两人约了一处秘密的地方吃午饭,男人刚进来就将陆舞压在沙发里,动作极为粗暴,想要直接强上了她。  “宝贝儿,是不是想我了,还是第一次收到你主动发给我信息,只要你今天把爷伺候好了,想要什么爷都答应你。”  陆舞力气敌不过他,“别这样,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  男人变态的咬了下她的鼻子,陆舞疼得呲牙,他却邪恶的笑着,“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哦。”  “我昨天给你发的信息看到了么?”  张行长细细碎碎咬着她的脸,心不在焉的答,“看到了。”  陆舞被他咬得一阵恶心,更多的是恼火,“那你为什么不回,害的我一个人去医院,不知道多凄惨。”  当然陆舞也不是让这个老色鬼陪她去医院做检查,而是想利用他的关系,找个可靠又安全的医院确认。  张行长抬起头来看她,“你不是早就怀孕了吗,有什么稀奇。”  陆舞,“……”  什么叫做早就怀孕了?  是,她之前是怀了颜子默的孩子,但被这个该死的老色鬼折腾的流产了,这件事张行长是清清楚楚的,她永远都记得,在做月子的时候,这个变态的老色鬼是怎么折磨她的。  张行长从她身上下来,色欲熏心的眸底很快呈现出一抹让女人陌生的狠戾,“像你这种烂货,不知道和多少人上过,我怎么知道孩子是不是我的?”  陆舞闻言一双美眸瞪得老大,似乎不敢相信男人会是这种态度。  她一向自以为是惯了,以为在她手里的男人,就没有一个能逃得出去,更何况是张行长这种老色鬼,不应该是更喜欢她么?  特别是他们每一次在床上,她哪一次不是让这个老色鬼欲仙醉死。  至少,陆舞想过最坏的结果,那就是张行长想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偷偷摸摸的寄养在颜家,用这个孩子把颜家的一切控制在手。  张行长全然没了刚才的热情,“我看就你这个胆量,也不敢怀我的孩子。”  “你……”陆舞哑然,这一刻她发现什么话都是苍白的。  “不过我也不是完全不相信你的话,只要你公开承认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种,并且等到几个月后做亲子鉴定,我就相信你怎么样?”  可恶!  陆舞美艳的脸气得扭曲。  她万万没想到,每次在床上叫她宝贝儿宝贝儿的男人如此禽兽。  竟然还怀疑她!  该死的老色鬼,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本小姐稀罕怀你的孩子么。  他不认,那么这个孩子要怎么办,医生说不能堕胎,难不成她要生下这个野种么?  陆舞抿了下唇,她试着软下语气和男人商量,“张行长,天地良心,我自从怀孕就没和颜子默在一起过。”  张行长色眯眯的盯着她,“那天晚上你穿的那么风骚,在宴会上连内裤都不穿,颜子默回家没有狠狠的爱你?”  意思就是说,她这种货色,想要做了,还会顾及自己有没有怀孕么。  “我被人嘲笑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那么急不可耐,我也不会……”  张行长冷笑了声,打断她,“你自己骚还怨我,没有内裤你不知道打电话给我,我可以让人给你送去啊。”  当时情况紧急,况且她看到这男人就想吐,又怎么可能让他给自己送内裤来!  男人抬手捏住她精致的下巴,“怎么样,我刚才说的你有没有种承认?”  “不管你信不信,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陆舞再次强调,即使下颌被这个变态捏的生疼,她也不敢哼一声。  这个丑陋的老色鬼是许多贵族圈子里的财神爷,连颜家都不敢得罪的大人物,她陆舞又怎么可能得罪得起。  “我只相信证据,跟我的女人那么多,若是人人都跑过来告诉我,说怀了我的孩子,我家岂不是可以开幼儿园了。”张行长的话一字一句说的异常清楚。  “以后,我没找你的情况下,不准随便联系我!”  男人重重甩下这一句话摔门而去,陆舞彻底瘫软在地上。  是她想错了,这个该死的老色鬼压根没把她当回事,之前她还异想天开的想要借助老色鬼的势力在京都站稳脚跟,看样子是她太天真了。  不行,她一定要想个办法把肚子里的野种给解决了,否则被颜家知道后患无穷。  偏偏这个时候颜母给她打电话过来,说是下午想约她一块去医院做产检,已经和医生说好了。  陆舞喘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些,“妈,我有点不舒服,在家躺着呢。”  颜母一听大惊失色,“哎呦,我的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  “妈别着急,刚才我爸已经找医生来看过了,说是动了胎气,让我好好养着。”  “你说说你,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怀孕啊,就得天天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你就不听。”  颜母本想当面和陆舞说说昨晚在宴会上发生的事,一听到陆舞说不舒服,她心里的愤怒转变成了担心。  出了那样的丑又有什么办法,陆舞肚子里现在怀的可是她的宝贝孙子,难道还真让儿子甩了她。  颜母不禁在心里叹息,给她儿子找个合适的女人咋就这么难呢。  她没想到陆舞会是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在公众场合竟然连内裤也不穿。  之前对陆舞的好感荡然无存,加上她戴假珠宝的事被发现,本想第一时间找陆舞出来解决尴尬,谁知她溜得比谁都快。  这样的儿媳妇,他们颜家娶来有什么用。  和儿媳妇通完话,颜母朝对面忙碌工作的儿子开口,“子默,依妈看,你和舞儿的婚礼还是暂时不要办了。”  男人抬起头来看她,“您又想闹哪样?”  “子默,妈都是为你好,那种女人娶回来,小心以后给你戴绿帽子。”  这件事她还是今早听颜父提起的,本想第一时间就训斥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又想到她怀了孩子,颜母这才忍住。  “妈,您舍得您宝贝孙子以后背负私生子的骂名?”颜子默神色严肃,“还有我们家的公司,真的经不起任何折腾了,我已经抛弃了一次陆七,若是这个时候又抛弃陆舞,她还怀了孕也不给她一个名分,外界的人会怎么说我们家。”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颜母参加生日宴会戴假珠宝的事虽然被他和父亲暂时压了下去,但他们这种做法并不能堵住所有人的嘴。  这个节骨眼上,颜子默不能再出丁点错误,否则他们颜家的公司真的要完了。  今天他查看了一下财务报表,今年下半年的项目就没有一个是赚的,全部都是负数。  若再这么下去,颜氏公司很快就会面临破产。  破产?!  想到这两个字,颜子默的心匪夷所思的震了下。  不,绝对不能!  ——  下午,叶子晴约了陆七一块儿逛街。  过两天是权妈妈的生日,叶子晴正好找了这个理由,让陆七帮忙挑选她给妈妈的礼物。  听到婆婆过两天生日,陆七不敢怠慢,带了叶子晴去了高级商场,她也需要挑选一份精美的礼物送给权妈妈。  两人先逛了一下珠宝,一般给女人选礼物,会先考虑这个。  叶子晴由衷赞叹,“嫂子,你别说,这里面的东西还真好啊。”  陆七心情看上去还不错,“相对来说是这样,一会儿你看上什么尽管挑。”  叶子晴故作夸张的给了陆七一个拥抱,“哇,我的嫂子是土豪。”  “呵呵。”  她笑而不语,和这个丫头在一起陆七总会感到心情舒畅。  并不是她是土豪,而是她把叶子晴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在疼,只要她拿的出手,叶子晴看上的东西,陆七就绝对不会吝啬。  “玉镯我妈都有好几个了,她平时也不怎么戴,今年还是换点新鲜的吧。”  “好。”  陆七想想也是,提议,“要不买点衣服什么的?”  女人的东西来来去去无非这么些,想弄点新花样出来,陆七觉得叶子晴比较在行。  “衣服嘛,你上次给她买了,嫂子,我们再选选别的吧。”  “嗯。”陆七答应下来,顺道看了眼时间。  马上四点了,五点钟她还要和未曾谋面的顾家少爷赴约呢。  叶子晴见她皱了一下眉,试探的问,“嫂子,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  “也不急。”  反正她也不打算正儿八经的赴约,倒不如迟到半个小时,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让顾家少爷直接走人,也省得那么麻烦。  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嫂子,那里有卖家纺的,我们去看看吧。”  叶子晴欢快的拉着陆七往里走,“说实话,我妈的那几套被子都睡了好多年了,我想给她换上蚕丝被,冬暖夏凉,舒服。”  “好好好,你想买什么都行。”  女孩儿听了,清明的眉眼笑开,“嫂子谢谢你,等我工作有钱了一定请你吃大餐。”  其实叶子晴不大喜欢用别人的钱,但她和陆七合得来,也把她当成亲人,从不会和她客气。  反正上次陪着嫂子赢回了一千万嘛,她抽点小提成也实属正常啊。  “这个不要,阿珩哥哥他不喜欢床单是花色,那别的吧。”  “小姐,那这套呢?”  “也不行,不是和你说了,要净色,净色么?”  两人刚要踏进家纺店,叶子晴便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  她死死拽住陆七的手,刹住车。  那个背影是权玉蓉,她不是还在住院吗,怎么会有闲心逛商场的。  女孩的声音听在人耳里有种很纯净的美感,仿若一股清泉流入心间,即使在发火也不会让人听着不舒服。  阿珩哥哥?  是权奕珩的珩么?  脑海里有零碎的记忆涌出来,陆七有点头晕。  “嫂子。”叶子晴把她拉到一边。  陆七晃了下神,良久才发出声音,“怎么了?”  “我突然不想在这里逛了,好多人,东西也贵,要不我们换一家吧。”  “怎么会,忘了告诉你,我有这里的会员卡,能享有八折优惠,很划算的。”  叶子晴摇头,她蹭着陆七的胳膊,撒娇道,“反正我不买了,嫂子,咱们走吧。”  “好好,走。”  陆七拿她没办法,只好跟着她下了电梯。  而家纺店里,在叶子晴转身之际,权玉蓉跟着回头,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她黑亮的眸扫了下,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  看她刚才明明听见……  “小姐,怎么了?”负责伺候她的佣人问。  权玉蓉大病初愈,虽然已经出院了,因为长时间食欲不振,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我好像听到了叶子晴的声音。”  “叶小姐性格活泼,今天商场人多,估计你听错了。”  权玉蓉赞同的点头,“也许吧。”  她抬起葱白如玉的手指,点了点铺在床上的一套绣着金色滚边的四件套,嘴角漾开一丝浅笑,“就这套吧,阿珩哥哥肯定会喜欢的。”  权奕珩不喜欢太复杂的东西,四件套足够了。  权玉蓉习惯了给权奕珩置办生活上的东西,这些年仿佛是一种习惯,虽然只是生活上的琐事,但她明白,只有妻子才能帮男人做这些事。  所以,她一直都把自己当做权奕珩的妻子,努力的扮演好这个角色,等到了合适的年龄,权奕珩娶她。  可如今那个男人却说,他已经结婚,心有所属,这让她怎么接受?!  买完东西,商场瞿经理亲自将权玉蓉送出去,“权小姐,您慢走。”  权玉蓉看都没看瞿经理一眼,心高气傲的走出了商场。  瞿经理杵在原地,多少有点尴尬。  他好歹也是权少亲自培养出来的人,连总裁夫人都不曾对他这般冷漠,左右不过是权家养的一个丫头,需要摆那么大的架子么?  到了晚饭时间,陆七接到权奕珩打来的电话,她嘱咐了叶子晴几句走到一边接听。  “喂。”  电话那头的男人正在厨房忙碌,“老婆,我做了你最爱吃的黑椒烤羊排,回来吃饭吧,经常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  “我今晚有点事情要办,可能一时半会回不去。”  事情要办,还是晚上?  权奕珩眸底闪过一抹精光,只是问了句,“什么时候回来?”  他这句话完全撇开了昨天的不愉快,仿佛只是一个丈夫在关心的询问自己的妻子。  嗯,本来嘛,他们就是夫妻。  权奕珩早在拿结婚证的那天就进入了这个角色。  陆七倒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回来吧,老婆。”男人温柔的声音透过电话传递过来,陆七脑海里回旋的是他前天晚上在她耳旁的软声细语,小脸自然的一红。  唔。  陆七懊恼的抬手,拍了拍发热的脸。  她总是经不起这个男人三言两语的诱哄。  “我一会看情况吧,现在说不好。”  “嗯。”他也不做过多的纠缠,细心叮嘱,“老婆,晚上回来注意安全。”  陆七,“……”  这个腹黑的男人,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回去了,听他说的那么笃定,也太有自信了吧。  她还生着气呢。  所谓见面三分情,权奕珩可不希望两人才刚刚做成真正的夫妻就分开睡,前天他凭着药性要她,今晚得发挥自己的真正的实力。  乖乖等待在一旁的叶子晴正忙着给权奕珩汇报情况。  ‘哥,嫂子好像真有事,我看她很着急的样子。’  ‘她心情还好么?’  果然老婆比什么都重要,平时她给权奕珩发信息,要么就是没有回应,要么就是不温不火的一句,哪像这般急迫过。  眼看陆七朝这边走来,叶子晴加快打字的速度。  ‘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估摸着嫂子早就消气了,只是需要一个台阶下。’  ‘这个月有想买的东西么,看上了什么,让徐特助给你买。’  看到这条信息的叶子晴双眸发亮。  ‘哥哥万岁!’  此时已经是四点五十,离约会仅仅还有十分钟,而陆七从这里过去最少也得半个小时。  她急匆匆的和叶子晴告别,“子晴,今晚我不能陪你吃饭了,要不我给你打车,你回去?”  “不不不,不用的嫂子,我正好约了几个同学一起去玩儿,你去忙吧。”  “那行,别太晚,路上小心。”  “拜拜嫂子。”  接收到妹妹信息的权奕珩,解了身上的围裙,突兀的给慕昀峰打了个电话。  “晚上我请客吃饭,一起出来喝一杯吧。”  慕昀峰像是听到什么大陆新闻,“哟,果然恢复单身就不同啊,小爷我今天总算有这待遇了。”  “少废话,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们。”  “沈辰皓那货去外地出差了,就我俩,寂寞空虚恨呐,要不要找几个美女啊……”  权奕珩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没人性。”慕昀峰对着手机吐槽了一声。  也该体谅体谅他这个还未尝试到做男人滋味的大男生吧。  ——  陆七赶到约定的地点已经过了四十分钟,这个时候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车辆拥堵。  若是她迟到太久,会被顾老爷子看出是故意的,到时候也不好收场,总算是赶到了,也不知道那位顾少爷有没有耐心等她。  在前台询问了一番,得知顾少爷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她吊着的一颗终而放下。  这件事不能做的太刻意,得自然点。  由服务员领着过去,因为是第一次见面,顾以凡并没有订包间,而是选了一个地理位置较为宽阔的地方。  靠窗的位置,一个身着浅棕色大衣的男人垂着头正在看报纸,可能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他蓦然的抬起脸来,视线和陆七的撞了个正着。  男人的脸说不上有多完美,但第一眼看上去很舒服,眉目明朗,也算是一表人才,似乎和陆七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她以为顾家少爷应该是顽劣的,毕竟她之前接触的几个都是这样。  怔愣的瞬间,陆七已经走到男人跟前,她礼貌的朝对方伸出手,“顾少爷,你好。”  男人绅士的站起身,嘴角勾起的笑容很浅,“陆小姐,久仰大名,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  陆七,“……”  她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  什么叫见到真人了,难不成这家伙已经把她的底细调查清楚了?!  顾以凡体贴的帮她拉开对面的座椅,陆七笑了下以示谢意。  两人面对面坐下,男人自我介绍,“顾以凡。”  “我叫陆七。”  “抱歉,路上堵车,我迟到了。”  “没关系,我也才刚到一会。”顾以凡巧妙的把这个话题转移,将面前的菜单推到陆七跟前,“这是菜单,我不知道陆小姐你喜欢吃什么,不敢自作主张。”  陆七喝了口水,似乎不太习惯和他相处的这种方式,“你点吧,我什么都可以。”  她和男生接触的少,除了客户,以前也就一个颜子默,而且那个男人很少带她出去吃饭,他们在一起,谈论的永远只有工作。  现在想想还真是可悲。  再后来她遇到了权奕珩,那个男人温柔体贴,陆七觉得遇到他是幸运的。  顾以凡也不强求,“那好,我就给陆小姐做主了。”  “嗯。”  叫来服务员,顾以凡认真的看着菜单。  “顾先生,这是我们店里今天推行的情侣套餐,点了不仅能享受折扣,还能得到两份有趣的神秘礼物。”服务员礼貌的给他们介绍。  顾以凡翻阅菜单的手顿住,他先是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对面的女人,而后狐疑对服务员出声,“情侣套餐?”  不等服务员解释,陆七拒绝,“不,不用了吧,随便吃点就好了。”  “陆小姐,这是我们店里今天推出的活动,也是新品,可以试一试哦。”服务员口才不错,“很多客人都喜欢我们店里准备的神秘礼物,相信您今晚肯定不会失望的。”  “生活需要大胆的尝试,你觉得呢,陆小姐?”顾以凡笑着看向她。  “我……”陆七有所犹豫。  顾以凡已经合上菜单,“要不,我们试试?”  这是一个看似温柔却又霸道的男人,明明是在问她,实则已经做了决定,记忆中好像和某个人的性格有点相似。  “好吧。”  除了答应她还有别的选择么?  没一会儿,情侣套餐便上来了,看上去还不错。  陆七尝了一口,顾以凡期待的问她,“怎么样?”  女人眉眼一弯,一颦一笑十分动人,“真的还不错。”  说实话,她这副摸样站在人群中并不怎么显眼,很普通的装扮,可那双眼睛却透着干净的气质,是他喜欢的类型。  今天明知道和他约会,也没有刻意打扮,顾以凡对她越发好奇起来。  以他的猜测,陆七应该是不太想和他约会的。  “我相信陆小姐也是喜欢刺激的人,刚才为什么会犹豫呢。”  陆七的表情淡定从容,“新的东西,一开始总会遭到人的质疑。”  “呵呵,陆小姐,你说话很有趣。”  陆七差点被他这句话噎住,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选择沉默。  为什么她感觉有点脱离自己的计划呢。  末了,陆七放下手里的餐具,准备和他正式谈一下自己的问题,“顾少,你刚刚回国,有些事情可能不太清楚。”  “陆小姐想说什么?”  “我之前和颜子默有过一段,顾少爷不介意么?”  顾以凡无谓的笑了笑,眼里并没有陆七期待的嫌弃,反而多了那么一丝赞赏,“现在的人有一段感情很正常,更何况是向陆小姐这样优秀的女人,身边肯定不缺优秀的追求者。”  陆七在心里哀嚎,怎么会是这种情况呢,他不该是拔腿就跑么。  其实她压根没什么人追,陆七觉得自己长得也不差,大概是那些男人忌惮她强势的性子。  所以对于男性,她还是不太了解。  “我和颜家的关系很复杂,顾少爷可能想的太简单了。”陆七实在想不出什么措辞,她虽然想用这种方式结束和顾以凡的的约会,但也不会无故贬低自己,只说了句紧要的话,“顾家想要的儿媳妇一定是清白之身吧。”  她的意思很明显,她和颜子默已经到了那种地步,也就是说,不是他们这种豪门公子哥想要的女人了。  陆七这么说无非是想让顾以凡对自己退避三舍,然而结果却自此大失她所望。  “陆小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这种封建的思想。我认为,两个人在一起这些都不是重要的,若是我,遇到像陆小姐这样的女人,高兴都来不及,绝不会像颜子默那么傻,丢了你。”  呃,他这是在表白?!  陆七有点Hold不住了,抱歉的笑了笑,“那个,我去一趟洗手间。”  “陆小姐请便。”  洗手间内,陆七对着镜子用冷水洗了把脸,心乱如麻。  怎么办,怎么办,她的计划全打乱了,不该是顾少爷听到她的这席话后吓得赶紧逃么,怎么反而对她很有兴趣的样子。  也怨不得陆七,她身边一直缺少追求者,一般听到她名字的男人不会有这个想法,更何况是,那么优秀的顾以凡。  难道这个男人是个奇葩,千金大小姐不要,非要她这么一个有历史的人?  或许是她想多了,他们才见面第一次呢,说不定顾以凡只是碍于礼貌。  她一会儿出去直接说有事,结束吃饭吧,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出了洗手间,陆七万万没想到会和前来的慕昀峰打了个照面,她想躲回洗手间,可已经来不及。  “哈喽,嫂子!”慕昀峰朝她露出骚包的笑容。  这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跟着叶子晴用这个称呼了。  不过她也懒得纠结,人家可是慕大少,她能有怨言么?  只是谁能告诉她,慕昀峰为什么也在这儿?  陆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慕少,这么巧啊。”  慕昀峰单手摸着下巴,“啧啧,你和阿珩也太心有灵犀了吧,谈事都选一个餐厅。”  陆七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惊呼,“权奕珩也来了?”  “是啊,我们刚到。”慕昀峰耸耸肩。  陆七,“……”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巧?  权奕珩不是在家做黑椒羊排么!  “那个我朋友还在等我,先走了。”  “嫂子,一会儿吃完饭我们一起走啊。”  陆七垂着头没说话,直接开溜。  餐厅最西端的一角,视线算的上是整个餐厅最差的。  权奕珩拿着菜单已经翻了不下无数遍。  终于,等到了徐特助的电话。  “权少,他们那一桌点的是情侣套餐。”  男人闻言,温润的脸立即沉下去,宛如利剑般锋利的眼神投向顾以凡那边。  距离有点远,但他却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个男人从陆七走后就没动过餐点,显然是在等小七回来。  哼,背着他偷偷和别的男人约会也就罢了,竟然还点情侣套餐?!  他的权太太胆子真的挺大的,眼皮子底下也敢做这种事。  嗯,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了。  然后某人也点了一份,“情侣套餐。”  服务员接过菜单,怪异的朝他看了眼,但也不敢说什么。  慕昀峰从洗手间回来,“点餐了么?”  “点了。”  “点的什么啊?”  “情侣套餐。”  慕昀峰嘴角抽了抽,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  我的权大少,你有点节操行不行,两个大男人点什么情侣套餐,你想明天上头条,等着媒体说我们是好基友么?  难怪他刚才碰到点餐的服务员,眼神怪怪的。  他的一世英名迟早要毁在这个男人手上。  此时的慕昀峰,身上恨不得挂一块牌子,然后写上,慕昀峰,爱好,女。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还了他的清白。  ------题外话------  各位可爱的小仙女们,清清这两天在外地考试,累趴了,昨晚写文到两点,早上又起来写了两千字,终于没有耽误万更。所以看在清清这么努力的份上,乃们素不素该把票票投给我…  如果你们敢拿着票子不投,我,我就,我就……晚上就偷偷跑去你们的炕上,狠狠的爱泥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