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3 权奕珩,你他妈的吃了什么如此强悍

133 权奕珩,你他妈的吃了什么如此强悍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1065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3
    陆七忐忑的回到座位,她抱歉的对顾以凡笑了笑,“不好意思顾先生,刚才接到朋友的电话,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可能要提前走了。”  顾以凡并不觉得意外,干净的脸上微微有些失落,“真遗憾,今天和陆小姐相处愉快,时间也过的快。”  陆七扯了扯嘴角,拿起水杯喝水时刻意往四周瞄了一眼,并没有发现慕昀峰和权奕珩。  难道他们不在这个区域用餐?  陆七轻轻呼出一口气,略微紧绷的神经也跟着松懈下来。  不过她得赶快走,如果遇到权奕珩,她不知道怎么解释。  虽然吧,这件事已经在慕昀峰面前曝光,也瞒不住权奕珩,但总比被他抓个现行好。  毕竟,顾老爷子和顾以凡都是以相亲为目的和她见面的,即使陆七没有别的心思,也怕被权奕珩误会。  迟迟没等到顾以凡说可以,陆七刻意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表现得很着急的样子。  “陆小姐如果有事就去忙吧,我们下次再约。”终于,男人松了口。  她总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人家都没发话她就走了。  只是听到男人说下次,陆七还是忍不住怔了怔。  “好,那顾先生,再见!”  “再见!”  他没有起身相送,给彼此保留了一点距离。  陆七礼貌的笑了声,拿起包就往外走,看在男人眼里有种落荒而逃的架势。  这个陆七,实在是有趣。  也就在这时,顾老爷子打了电话过来询问。  “爷爷啊。顾以凡两手搭在椅背上,神色慵懒。  “……”  “放心,我们相处的很愉快。”  “……”  也不知道那头的老爷子说了什么,顾以凡嘴角漾开一丝浅笑,“还是改天吧,太快了会吓着她的。”  说实话,他刚才的急切估计已经吓着了陆七,不然她也不会急着要走。  他身边的每个女人恨不得直接脱光爬上他的床,或者想方设法的接近他,顾以凡心里清楚的很,他们为的只是他顾少爷的身份。  而陆七,和这些女人截然相反。  不仅推脱和他的见面,还在见面后故意揭自己的短,摆明了对他没有那种意思。  那晚在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上,当她穿着一身立领礼服出现在宴会上的时候,顾以凡便一眼相中了她。  她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眼花缭乱的站在万紫千红的花丛中,突然出现了一朵纯洁的百合花,顿时就让他惊艳到了。  不像那些女人,参加一个生日宴会恨不得不穿衣服,唯独只有她,与众不同,就像是美丽中透着一种知性,深深吸引着他,特别是她故意揭穿颜母所戴的假首饰,那一幕被他尽收眼底,当时他只觉得这个女人可爱。  颜家和陆七之间的那些过节他也听爷爷说了,这个女孩有仇必报,他倒是喜欢她的性子。  不像有的女人,失恋了会一蹶不振,她能那么高调的出现在生日宴会,就说明她已经完全走出来了。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她是个坚强的女人。  不多时,他按下服务器,说了两个字,“买单。”  服务员很快过来将手里的消费单递给他,“顾先生,这是您今晚的消费。”  顾以凡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丢在桌上,他直接忽略消费,而是问服务员,“你们不是说点情侣套餐有神秘的礼物赠送?”  服务员懵逼了下,“哦,是有,我马上给您去拿。”  这个男人不是顾家的小少爷么,以顾家的财势还在乎他们餐厅的小礼物。  真是奇了怪了。  但顾客有需求,服务员也不敢多说什么。  不多时,服务员便将两个精致的黑色包装盒送到顾以凡跟前。  “谢谢。”男人没有拆,拿着两个包装盒笑着离开,那样子更加让服务员猜不透。  难道有钱人也喜欢赠送的东西。  一般来他们餐厅吃饭的那些个暴发户,为了显示自己多么有钱,很多时候他们餐厅做活动,压根不会要餐厅赠送的礼物,像顾少爷这种身份的人,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  奇葩吧!还是特殊嗜好?还是顾少爷太抠门,连个礼物也不愿意给女朋友买。  餐厅光线最暗的这端,慕昀峰低声对对面假装淡定的某人道,“嫂子走了。”  切牛排的男人抬起头来看他眼,“我让你不要打草惊蛇。”  “喂喂喂,你这么说可就不道德了,难道你想嫂子给你……”戴绿帽子。  那三个字慕昀峰不敢说出口,急急刹住车。  特么的这个什么情侣套餐,吃的他真是反胃。  没看到不少美女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么,权大少,你故意的吧。  放下手里的餐具,慕昀峰提议,“我们也走吧。”  “不急。”权奕珩神色自若的吃了一块牛排,表情未有丝毫变化。  “你还不去追嫂子?”  还要在这里吃情侣套餐?!  他就不明白了,这个男人不是一向把陆七看的很重么,为啥真的遇到事情能如此淡定。  权奕珩笃定的开口,“她会来找我的,我们先用晚餐。”  慕昀峰,“……”  这么笃定,权大少难不成你会读心术。  刚这么想着,慕昀峰便瞟到另一个入口,看到走了的陆七又折了回来,不过这一次她不像之前那般光明正大,而是猫着身子悄悄潜入,却也逃不过慕昀峰的法眼。  因为权奕珩是背对着陆七,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  慕昀峰起了捉弄的心思,好一对心有灵犀的夫妻,敢在他面前秀恩爱,嗯,该给点教训。  他拉开座椅起身,从另一侧绕过去,以突然出现的姿势喊正在搜寻权奕珩的陆七,  “嫂子,干嘛呢。”  陆七听到这声,整个人冷不丁的震了下,拍了下被胸口,“那么大声干什么啊,吓死人了。”  慕昀峰笑得邪恶,“嫂子,你是不是做亏心事了。”  “你才做亏心事了呢。”陆七抵过去,也成功的看到了那边的权奕珩。  恰好,男人也扭头朝他们这边看过来,四目相对,陆七无法承受他身上的那抹气势,每两秒就败阵下来,垂着头跟着慕昀峰走过去。  权奕珩腾出一个位子,陆七坐到他身边,两个人没有说话,仿佛两天不见陌生了,男人依然吃他的晚餐,这态度多少让陆七有点不舒服。  好吧,谁让她心虚呢。  陆七不禁在想,他们都在同一个楼层吃饭,虽然离她刚才坐的地方比较远,会不会已经看了她和顾以凡的约会。  思及至此,陆七尴尬的咳了两声,“你们不是说来谈生意么?”  怎么就两个人在这里吃饭。  还有,权奕珩吃的东西为什么似曾相识?  慕昀峰摊手,“客户临时有事走了,我和阿珩没吃晚饭,顺便就在这里吃点。”  “哦。”  “嫂子,我们刚才看到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吃饭。”  啊,他们真的看到了?  陆七本能的瞟向权奕珩,心里把慕昀峰狠狠骂了一通。  该死的,你看到了也不能当着权奕珩的面说出来啊,说不定权奕珩没看到呢。  而此时的权奕珩,依然只顾吃着餐盘里的食物,熟练的驾驭刀叉,不说话的样子倒是让陆七冒出了冷汗。  他越是保持沉默,陆七越是害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权奕珩身上与生俱来的气势吧,她明显能感觉到他的不悦。  偏偏慕昀峰还在旁边煽风点火,“嫂子,刚刚那个是谁啊。”  陆七抿了下唇,头不自觉的垂下去,“一个朋友。”  “那是顾家排行最小的小少爷,嫂子,这人一直被顾老爷子寄养在国外,你们是朋友……”慕昀峰很怀疑,同样看向对面的权奕珩。  这货是不是疯了,从陆七过来到现在一句话也不说,想急死他啊。  要说这事吧,权奕珩作为陆七的合法丈夫,质问的人应该是他自己,害的他跟着操心。  陆七反映敏捷的回过去,“刚才成的朋友,之前不认识。”  “哦……”慕昀峰别有深意的轻喃,“你们点的是情侣套餐呢。”  陆七神色慌乱,“那是因为餐厅做活动。”  她没有说谎啊,当时她也不愿意,可顾以凡坚持,加上那个服务员一直在边上说,她也不好拒绝。  这话一出口,沉默镇定的某人终于舍得放下餐具,称赞道,“嗯,这个情侣套餐确实还不错。”  慕昀峰,“……”  他现在听到情侣套餐就想吐好么。  陆七,“……”  难怪这么熟悉,原来权奕珩吃得也是情侣套餐。  这话猛然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为何听在陆七耳里会感到脊背发凉?  惊慌失措的她开始胡言乱语的解释,“那个,其实,其实我今天和顾以凡见面完全是因为顾老爷子,让我和顾少爷谈论一下顾家现在所做的项目。”  “项目?阿珩,顾家那里的项目不是很多都交给你了吗。”慕昀峰接过去,似笑非笑的朝陆七看了眼。  这个女人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非要让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么。  不明情况的慕昀峰其实对陆七的这种行为是有点气愤的,若不是权奕珩拦着,他肯定要冲上去把顾以凡那混小子揍一顿,勾引有夫之妇,连孙子都不如!  陆七一听,脑子里就剩下两个字,完了!  权奕珩还负责和顾家的项目,那她刚才的谎言岂不是要戳穿了?  看来,她真的不太适合撒谎啊。  陆七双手捂住发烫的脸,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索性也懒得说话,等着权奕珩来问她好了。  权奕珩拿出纸巾擦了下嘴,“老板,我吃饱了,走吧。”  唔。  他都不问她么?  这就要走了,还是已经断定了她和顾以凡偷偷约会,误会了什么。  权奕珩已经起身,陆七还傻子那里没动,直到慕昀峰回过头来喊她,“走吧嫂子,今天阿珩也累了,你回家呢,好好补偿他。”  这一刻的慕昀峰到真像权奕珩的老板,听听那口气,平时也不知道有多体恤权奕珩了。  慕昀峰让权奕珩走在前面,他退后和陆七并排走在后面,低声道,“我跟你说啊嫂子,你老公很有前途,我现在很多事情都交给他单独办,很放心啊。”  他实在为这两人着急,权奕珩虽然和陆七成了真正的夫妻,可他总觉得这个女人没有进入妻子的状态,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背着权大少和别的男人约会了。  唔,他是为这件事生气,可更加担心阿珩的情绪啊。  顾以凡在京都的身份让很多女人都趋之若附,权大少不曝光身份,他怕陆七被顾以凡给勾走。  “阿珩这种人实在,每次客户想贿赂他,他都一本正经的拒绝。”慕昀峰夸赞道,“我为有这种员工而欣慰。”  是么!  “所以啊,嫂子,你这辈子算是捡到宝了,男人有钱没钱不重要,只要日子过的去是不是,阿珩啊,总有天会飞黄腾达的,特别是和你结婚以后,他跟我说过多次,想要给你更好的生活,那种拼命劲儿,连我都感动了。”  陆七嘴角抽了抽,慕昀峰的这番话也确实感动了她。  原来他这么卖命的工作都是为了她,想到刚才背对着权奕珩和顾以凡来往,陆七心里的愧疚越发深了。  其实陆七一直都知道权奕珩在背后为她做的一切,不过有时候,夫妻为点小事吵架不是很正常么。  “谢谢你慕大少,告诉我这些。”  慕昀峰见自己的话有效,也不像刚才那般咄咄逼人,“应该的应该的,他是我同学,也是我兄弟。”  “不过嫂子,顾家的门槛……”  话说到这儿,走在前面的权奕珩突然回过头来,看到两人交头接耳的,危险的眯了眯眼,“干嘛呢,走啊。”  这语气,陆七有种错觉,为什么她感觉权奕珩比慕昀峰还牛逼。  两人虽然要好,但慕昀峰好歹是老板啊,哪有下属对老板是这种态度的?  三人从餐厅里出来,慕昀峰直接坐进黑色的宾利车内。  “嫂子,一定要记住我刚才和你说的话。”慕昀峰降下车窗,朝他们二人挥手,“我先走了,拜拜。”  慕昀峰吹着口哨,把车开进主车道。  时间还早,他可以考虑去某个地儿找几个美女乐呵乐呵。  今晚的那个情侣套餐,实在令他想吐,得赶快找个地方抚慰他受伤的心灵。  变更车道时,慕昀峰下意识的瞄了眼内后视镜,这一看,他吓了一跳。  车后座坐了一个女人。  是叶子晴。  好家伙,竟然藏了这么久不吭声。  “你怎么在我车上?!”慕昀峰把车速降了下来,问她。  叶子晴盘腿坐在车后排的椅子上,头垂着,神色怏怏。  慕昀峰索性把车停到路边,他开了灯,车里顿时变得明亮起来,男人转过头去问她,“喂,你怎么了?”  叶子晴还是没应声,肩膀微微颤栗着,应该是在哭。  慕昀峰头疼不已,他喜欢女人没错,可并不会哄女人,一般都是女人哄着他。  特别是像叶子晴这样的小丫头,打不得,骂不得,有时候他确实没有办法。  慕昀峰下车,拉开后排车门坐了进去,“你别哭啊,跟哥说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叶子晴依然不吭声,低泣的声音反而更大了。  “行了行了,今晚哥没事,要不,陪你?”慕昀峰没了办法,谁让他最怕女人哭呢,更何况这个女人还一直叫他哥哥。  他总得拿出做哥哥的样子不是?  叶子晴总算出了声,“我没事。”  “是不是在学校有人欺负你了?”  虽然吧,叶子晴这种性格压根不会发生这种事,但慕昀峰想不到别的,只能诱哄着她说出实情。  叶子晴抬起脸,“不知道,我就是想哭。”  可那张脸上,分明没有一滴泪水。  他好像被这丫头骗了。  慕昀峰,“……”  女人都这样么?到底是真伤心还是假伤心,他真的分不清楚。  慕昀峰有点生气,推开车门下去,然后坐进了驾驶室,语气也冷了许多,“我送你回家。”  叶子晴见好就收,抓着他的某句话不放,“慕哥哥,你刚才答应今晚要陪我的。”  慕昀峰一听这话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刮子,“……”  让你乱说话!  好吧,他真的是拿这丫头没办法。  小丫头片子,你咋连你哥都骗。  叶子晴在心里得意的哼哼。  谁让你每天晚上去找那些狐狸精,她是真伤心好么。  好不容易想了个办法找慕夫人拿到他车的钥匙,不利用这个机会就是笨蛋。  黑色的夜沉寂下来,餐厅外,沉默的两人往地下车库走。  最近权奕珩给慕昀峰办成了不少事,公司给他奖励了一部代步车。  “他刚才和你说了什么。”权奕珩问她。  陆七没想到权奕珩会突然和她说话,有点发懵,“没,没什么。”  “走吧。”他说,面无表情。  陆七跟在男人身后,夜里的风很大,吹得她瑟瑟发抖。  她两手抱住臂膀,漂亮的眸子微微眯着,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可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她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走在前面的男人像是能感觉到一般,脱下大衣给陆七披上,“天气冷了,以后出来多穿点。”  逮到机会,陆七下意识的出声,“那个权奕珩,你不是在家吃黑椒羊排么。”  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和慕昀峰一起出来折腾,还被他给撞见了自己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  想到这一层,陆七有种无颜在面对权奕珩的感觉。  那种情绪就好像,她作为人妻,被丈夫抓到了和别的男人……  脑子乱套了。  “小七,我并不喜欢辰黑椒羊排。”权奕珩叹气,暗沉的眸落在她被冻得煞白的脸上。  言外之意就是说,因为那是你爱吃的,所以我才吃。  这句话说的陆七手足无措,感动的同时,她也不知道怎么去接话了。  权奕珩,我知道,我都知道啊,可你能不能不要把话说的这么明显,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歉疚他的太多。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终于,他问出了关键,也让陆七无处可逃。  语气平静无波,可那双黑如暗夜的眸子却让陆七不敢面对。  男人伸手将她搂在一旁,“你站在这里,我去开车,顺便想想怎么和我解释。”  陆七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身影,脑子乱成了一锅粥。  五分钟的时间,权奕珩便把那辆黑色小汽车开到了陆七跟前,里面开了空调,陆七刚坐进去便觉得全身都舒服了。  “想好了么?”等红灯的路口,开车的男人转过头来问她。  陆七揪着身上的衣服,“我,我想回家。”  她解释什么,解释了他会相信么,而且她并没有和顾以凡做什么,单纯的吃个饭,干嘛要弄得这般小心翼翼。  即便结婚了,她也该有自己的朋友不是么?  好吧,陆七承认,想这些纯粹是为了给自己涨气势,因为某人光是一个眼神就分分钟秒杀了她。  男人抿着唇没说话,继续开车。  但方向是往他们结婚的公寓走的。  “权奕珩,我要回家。”陆七嚷嚷。  “权太太。”他喊她,不像之前那般轻柔,多了一丝凌厉的气势。  陆七顿时就怂了。  嚷嚷有什么用,错了就是错了,她没法和权奕珩解释。  “你首先要弄清楚,哪里才是你真正的家。”  陆七,“……”  “我们已经结婚了,权太太,我给的时间很长,你应该适应这个角色了吧。”他没了刚才的凌厉,这会儿像是在和陆七说道理。  呃。  适应这个角色。  可他们之前不是假结婚么,怎么适应啊。  “背着老公和别的男人约会吃饭,你说吧,到底谁的错?”  陆七,“……”  这么说,好像还真是她的错。  当然,陆七也意识到了某些事情该和权奕珩当面谈谈,这不是她还在生气么,所以就没来得及说呗。  “都说玩婚外情刺激,嗯,权太太喜欢这么玩儿么?”  “我没有!!”陆七一听这话激动了,瞪着眼反驳。  “我信没有,不过,你得给我保证。”  “保证什么啊!”  权奕珩睨了她一眼,陆七被他看的头皮发麻,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好好,我保证,以后不会背着你和他吃饭了。”  话落,开车的男人突然凑过来,在她脸上轻轻咬了一口,陆七还未保证被咬的酥麻,男人却说,“这是处罚!”  “喂,我都保证了。”  同样的,她这话说完,脸上又被某人给咬了。  “权奕珩!”终于她忍无可忍。  “权太太,你的保证错误,称呼错误。”权奕珩嘴角的笑意骇人,“为夫我很不满意,刚才算是给你的惩罚。”  陆七,“……”  这是什么逻辑。  处罚和惩罚有什么不一样么。  “你应该不背着我和别的男人约会,还有,我不叫喂,我是你老公。”  陆七不禁在心里阿皓,她可不可以选择离婚,为什么他们从前天晚上开始,一切都变了。  明明很温柔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和她滚完床单就变了。  果然,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么?  权奕珩仿佛能洞穿她的心思,“离婚你想都不要想权太太,否则我会请双方家长来说这件事。”  一说请双方的家长,陆七顿时就乖了。  她不光怕看到权妈妈那失望的眼神,更怕黄娅茹的嘴皮子功夫,她耳朵不得起茧子啊。  “好了,好了,我错了,以后不会……”  陆七想着又觉得不对劲,她顿了顿,决定把事情从头至尾解释一遍,“可是我也没办法,顾老爷子之前对我很好,他老人家八十大寿,就想把顾以凡介绍给我,当时我没办法暴露已婚的事实,想着,只是吃顿饭而已。”  “我当时真的没有别的心思,也想过,那个男人应该见到我就逃的。我也和他说了我的过去……”  听到她说过去,权奕珩的心微微触动了下,有点心疼了。  而陆七也卡在这里,像是说不下去了。  他是不是太过于严厉了,看,把她给吓得。  只不过,这件事实在让他生气,他是她的合法丈夫,再大度也没法忍受她结婚了还和别的男人去相亲吧。  权奕珩也清楚陆七不是这种人,她什么样的心思他都懂,可别的男人懂么?  一天不把他们俩结婚的关系公之于众,恐怕那些虎视眈眈的男人一天都不会松懈。  谁让他的小七这么优秀呢。  这个傻女人,还一直看清自己,说什么没有男人喜欢。  是该说她单纯呢,还是该说她蠢?  良久,陆七喃喃低语,“更何况,人家一定不会看上我。”  这便是她的想法。  权奕珩虽然亲耳听到顾老爷子想撮合小七和顾以凡,也相信陆七,但真的看到他们一起约会,那个男人还那么温柔的对陆七,他还是控制不住情绪了。  他不得不承认,当时看到那一幕,他快嫉妒疯了。  “权奕珩,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蓦然的,陆七就软了态度。  听到小七这么说,权奕珩哪里还有什么脾气,紧绷的神色也缓和下来。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该有自己的态度,可不能惯着她,“知道错就好,不过权太太,错了就得接触处罚。”  陆七听得心惊,“什,什么处罚?”  “马上就到家了,你很快就知道。”  他语气平静,可陆七还是发现了不寻常,“不不,我今天得回陆家,那个,那个陆自成说了,还,还找我有事呢。”  “我一会儿给陆自成打电话,问他到底什么事,重不重要。”  陆七彻底被打败了。  如果权奕珩真的给陆自成打电话,那么她又多了一个错误,撒谎。  啊,她真的要疯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机智?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原本沉默的权奕珩突然转过身来,仿佛被激怒的野兽,迫不及待的把她按在门板上,吓得陆七一动也不敢动,那神情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鹿。  冰冷的空气里,两人呼吸交缠,彼此贴着彼此,男人的头伏在她肩头,薄唇在她耳旁吐出的气息灼热,“老婆,这个惩罚我会让你铭记于心。”  陆七不傻,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会做什么,脑海里本能的涌出前天晚上他们在一起缠绵的场景。  身体开始颤抖起来,“那个,我已经……道过歉了。”  “嗯,记得我有没有说过,我比较喜欢用行动表示。”  男人说完,猛然将她打横抱起,身体徒然失去重心,陆七差点尖叫出声,本能的抱住他的脖子。  “不行,权奕珩,我,我那里还没有好。”  权奕珩把她轻放在床上,人跟着覆上去,两手支撑在她身侧,目光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她,仿佛燃起了一团烈火。  “哪里还没好?”他问她,声音沙哑而性感,扰的她芳心大乱。  陆七两手抓着身下的被子,“就是那里,有点疼。”  男人的大手享受的摸着她的下颌,明知故问,“哪里疼?”  陆七羞涩的闭上眼,神色懊恼,“就是那里。”  “哪里?”  她突然觉得自己和权奕珩纠结这个问题就是傻。  炽热的吻一寸一寸的落下来,仿佛带着火种,激起了她体内最原始的欲望。  陆七躺着没动,胸口的位置因为经受不住这种撩拨而大力起伏着。  很奇怪的感觉,有点期待,有点紧张,也有点害怕。  期待?  陆七被自己的这种想法给吓傻了。  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可事实确实如此,当权奕珩碰到她,她的身体会因为那种奇妙的感觉而迎合。  似是能感觉到她的不安与惶恐,权奕珩在女人耳旁柔声哄着,“乖,今天保证不让你疼,你老公的技术有保障。”  陆七,“……”  浴火一旦点燃便一发不可收拾,起起伏伏的运动也不知道维持了多久,终于在下半夜停歇。  陆七全身都是汗,她昏过去的时候听见身上的男人喊过她,而她早没了力气去应。  中途她求过饶,可没有丝毫的作用,陆七觉得权奕珩比前天晚上吃了药还猛,每一次都那么激烈,真的累瘫了她好么。  第二天,等陆七迷迷糊糊的醒来,身边已经没了权奕珩的影子。  她摊在床上,迷离的眼微眯,头昏昏沉沉,下身没有预料的疼痛,反而有一丝清凉的感觉。  唔。  果然不疼。  陆七猛然想起昨晚权奕珩说的一句话,你老公的技术有保障。  去他妈的技术!昨晚她弄得她快哭了好么。  以后她得悠着点儿,万一犯个错什么的,还不得被他给折腾死啊。  伸出手摸到手机,划开屏幕,陆七看到一条消息,来自权奕珩。  ‘老婆,早餐已经做好了,在餐桌上,起来自己热一下。’  呼。  只字片语,温暖如春。  陆七略红的唇勾出一抹弧度。  这个男人心疼她,总在她生气的时候能缓解她的心情,陆七不得不承认,和他相处的感觉很好。  尤其是昨天的那件事,他嘴里说着惩罚,也发了火,可终究不忍心和她真生气。  这些陆七都懂,也看的到。  他选择了相信她,这才是陆七最感动的地方。  唯一让陆七觉得不合适的是,这个男人的体力太好,两次,他们两次做这种事,她都被虐的渣都不剩。  权奕珩,你他妈的每天到底吃了什么,这么强壮。  扶着酸痛的腰肢起身,陆七艰难的起床还是收拾自身。  刚热好早餐,陆七咬了一口水晶馒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因为只有号码显示,陆七接听后第一句便是,“喂,您好,哪位?”  “陆小姐,是我。”男人的声音温和。  是顾以凡。  陆七成功的被噎住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陆小姐,你在听么?”  她赶紧喝了一口水,好不容易顺口气,“你,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我爷爷告诉我的。”  该死的陆自成,又把她给出卖了。  “哦,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陆小姐,昨晚和你相处很愉快……”  陆七只要想到昨晚的惩罚,她浑身都是麻的。  在这样下去,权奕珩肯定会没完没了的折腾他。  那么,索性就把话说清楚吧,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顾先生,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顾以凡聪明的打断,“陆小姐,我打这个电话来是告诉你,昨晚你忘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陆七下意识的问。  “爷爷说他中午想请你吃饭,你来了我再告诉你。”  “我……”  “爷爷还说,你不来他会很失望。”  都搬出顾老爷子了,陆七也不好拒绝,也好,她今天就豁出去,和顾老爷子实话实说了吧。  如果外界真的曝出她和权奕珩的关系,她也只能另作打算。  陆七也没别的意思,最近频频出事,陆家和颜家都不放过她,如果再加上一个顾家,她哪里有心思应付。  本想着今天就该有个安稳日子的,谁知道这个顾以凡一直纠缠不清。  这会儿,陆七倒是有那么点怀疑,顾以凡大概真的对她有那么点意思。  犹豫一会儿,她答应下来,“好吧。”  “嗯,那陆小姐,我们中午见。”  “好的。”  挂断电话,陆七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她竟然睡了这么久。  都怪权奕珩,要不是折腾到后半夜,她至于睡到这个时候么,到时候她工作了,这个男人再这么折腾她,她怎么吃得消?  千万别让权奕珩发现了。  收拾完餐桌上未吃完的早餐,陆七便去卧室找衣服。  站在镜子前,陆七一眼看到脖子上的吻痕,大大小小的紫紫红印记将她最爱的脖子摧残的不成样子。  这个权奕珩怎么老是喜欢亲她的脖子,还好是冬天,要不然她都没办法见人了。  念叨某人,某人的电话便来了。  “老婆,吃早餐了么?”  陆七放下手里的衣服,有点紧张,“嗯,吃了。”  “疼不疼。”  “啊?”她一瞬间没理会过来权奕珩的意思。  被满足后的男人心情大好,“我问你那里疼不疼。”  陆七小脸染上一抹绯红,还好权奕珩没在她身边,否则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实话实说,“不,不疼。”  “我就说了吧,你老公技术好,除了让你舒服,肯定不会有别的感觉。”  陆七,“……”  自恋的男人。  “权奕珩!”  “嗯?”男人声音上扬,一个字耐人寻味。  陆七也不知道鼓了多大的勇气,把心里的话问出口,“你,你为什么每次都要那么久。”  男人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毕竟这个女人的性子有点古板,而且有点害羞,他想和她开着灯做都困难呢。  可能是隔着电话,有些不敢说出口的话她才敢说吧。  他倒是很喜欢她的这份坦白。  不是说了么,夫妻生活双方要懂得交流,那样才能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良久,权奕珩轻笑了声,“三十年都没女人,老婆,这把火憋了这么多年,你说久不久?”  陆七,“……”  她觉得自己又错了,就不该问。  她不是这个意思好么,这个男人竟然可恶的炫耀起来。  等等。  三十年没有女人?  陆七突然意识到他话里的重点,嘴角划开一抹笑。  在这个年代,别说洁身自好的男人,即便是干净的女人也没有两个。  更何况权奕珩还曾经对她说过,他有过喜欢的女人。  那么就是和她一样,他和那个女人只是谈了一场精神恋爱么。  以前的事陆七不想再纠结,毕竟她也有一段过去。  只是想到那个女人,陆七还是忍不住会去幻想她的样子。  “傻笑什么?”  可能太惊讶这个事实,更多的是高兴,陆七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笑出了声,也被电话那头的权奕珩给听到了。  尴尬的咳嗽两声,或许被权奕珩的两次折腾惨了,陆七还是想把问题摊开了说,“那,那是不是以后时间会慢慢变短?”  这下轮到权奕珩无语了。  男人听得嘴角抽搐,人家的老婆都希望老公能持久,她倒好,希望他能短点时间。  怎么可能,那不是怀疑他做男人的能力么。  不过,这两次确实把小七给累惨了,小妻子可能有点心理阴影。  嗯,这不是个好现象,他得让她知道,这是一项很爽的运动,两人身心交合,多么美妙。  那么就给她好好补补吧。  “小七。”权奕珩温柔的喊她的名字。  “嗯。”  “中午我带你去个地方,一会我回来接你。”  陆七一听这话急的不行,一向理智清晰的大脑全乱了。  她中午答应了和顾老爷子一起吃饭,要不要这么巧啊。  不是说了这几天会很忙么,中午怎么会有时间的。  陆七脑子一片空白,越是着急越是想不到办法。  怎么办,若是让权奕珩知道她还在和顾家的顾以凡来往,今晚会不会有更残暴的惩罚等着她。  好半天等不到她的回应,男人出声,“嗯?小七,你在想什么?”  陆七喘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那个,那个,我中午有事。”  “有事儿?”男人挑眉,眸光变得深沉。  她说话开始不利索,已经让他怀疑。  陆七坚定的答,“嗯,有事。”  “那好吧,你去办事,咱们晚上再约。”  “好。”  “老婆,晚上见。”  陆七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她一直不懂得怎么应付男人,这下要怎么办。  权奕珩那么精明,她肯定骗不过他的。  挂了电话,权奕珩拨通内线。  他嘱咐徐特助,“中午注意夫人的行踪,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跟我汇报。”  “好的,总裁。”  不是权奕珩多疑,而是他太了解陆七,她表面上看起来强势蛮不讲理,实则内心柔弱,不懂得怎么拒绝人。  大概是顾以凡那小子,不知道又用什么方法蛊惑他的小妻子了。  爷的女人也敢觊觎,不是找死么。  ------题外话------  小仙女们,抱歉抱歉,今天更晚了,不过清清很努力哦…看文愉快,这章其实很甜的有木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