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4 怎么会是她?(小七VS权玉蓉)

134 怎么会是她?(小七VS权玉蓉)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7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3
    陆七挑好衣服换上,准备提前出门。  她这里离约定的餐厅比较远,有顾老爷子在,她是不敢迟到的。  换好鞋打开门,陆七神色微怔,门外的男人抬起的手也逐渐放下,这是准备按门铃呢。  “权太太,你好。”  陆七惊愕的问,“徐助理,你怎么来了?”  “权先生让我来拿文件,他说你在家。”  陆七抓了抓头发,“那他自己呢。”  徐特助不紧不慢的解释,“权先生马上要跟慕总去开一个紧急会议,需要用到一份特殊资料。”  “哦,跟我进来吧。”  陆七让开身,将徐特助带到书房,“他的东西都放在这里,你自己找。”  “好。”  随后,陆七去了厨房给徐特助倒了一杯热水,“喝点茶吧。”  正在装模作样找资料的徐特助看到那杯热气腾腾的茶,受宠若惊,那模样只差没流下感激的泪水。  “谢谢权太太。”  总裁夫人太好相处有木有,竟然给他亲自倒水喝,这番举动简直把他吓得不要不要的。  以后权大少发脾气的时候他是不是就有救了。  嗷,他真的好想抱总裁夫人的大腿。  “不用客气,你找吧,我在外面看电视,有什么事叫我。”  “好。”  她其实是有点着急的,眼看快到约定的时间,难道她又要迟到?  陆七郁闷的坐在沙发里,刚打开电视机顾以凡的电话就来了。  她看了眼还在书房卖力找资料的徐特助,直接挂断。  这个徐助理,找个东西怎么找了半天。  到底是什么重要文件?  ‘陆小姐,您出发了吗?’  陆七给他回了一句话,‘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爷爷已经到了,那这样吧,我们先点菜,你有什么想吃的么?’  “随便吧,都行。’  顾以凡收到这条信息将手机放到桌上,朝对面的老爷子开口,“爷爷,陆小姐说一会儿就到。”  顾老爷子点头,说到陆七,眼角染满了笑意,“这丫头啊,我知道她的心思,大概还没有从上段感情中缓过来呢。”  “阿凡,你不要看她表面刻板冷漠,实则是个好姑娘,现在像她这种拼搏的女孩不多了。”  “我知道,放心吧爷爷,我没有那种迂腐的思想。”  顾老爷子笑,“怎么,你这是决定了?”  “我相信爷爷的眼光不会差。”  一句话说到了老爷子的心坎儿里,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更甚,“你这小子!”  以前他就看中了陆七,奈何认识的时候这丫头已经许配给了颜家,他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虽然期间陆自成暗示过想把陆七撮合到他们家,但老爷子一直没表态。  那个陆自成,太不是东西了。  要不是看在陆七的面子上,顾老爷子压根不会和他有过多的往来,而且四年前他也救过自己一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离相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她还没出发,陆七急得要死。  陆七扔下遥控器走到书房门口,徐特助正在打电话,大概是在讲关于水上项目的事情。  “徐特助,还没有找到吗?”  “权太太有事要出去么?”  陆七见他是真着急,也不好说什么,“哦,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继续吧。”  徐特助擦了把汗,苍天呐,心里总裁为什么要把这种差事交给他?  等了几十分钟后,她终于看到徐特助拿着一份资料出了书房。  “不好意思权太太,耽误您这么久的时间。”  “没事。”  “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  坐上车没多久,陆七便接到顾老爷子的电话。  “小七。”  陆七看了眼前方的路段,“顾爷爷,实在不好意思,今天临时有事耽搁了,我现在已经过了郁金香路,应该很快就能到。”  “好,爷爷等着你。”  挂了电话,陆七沉沉吐出一口气,她这个样子实在太累了,她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和顾老爷子说。  可等她赶过去,包房里只有顾以凡一个人。  陆七皱起眉,“顾爷爷呢?”  “他临时有事,先走了,让我好好招待你。”顾以凡双手插兜,相较于昨天,年轻的脸上多了一丝潇洒。  既然顾老爷子不在,陆七觉得自己也没必要留下这儿,“不用了顾先生,我也有事,既然顾爷爷不在,我也走了。”  她连一句多余的话也吝啬和他说,可见这个女人对他的态度,不是一般的恶劣呢。  难道他这人这么不受待见么,顾以凡觉得,她在刻意躲避自己。  女人刚转身,顾以凡将藏桌上的东西拿在手里,叫住她,“陆小姐。”  “顾先生还有什么事么?”陆七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果然和外界说的一样,这个女人真是丁点情调都没有。  他脸上依然挂着笑,把手里包好的东西递过去,“昨天你忘了这个,我说过,你来就告诉你的。”  “这是……”陆七不敢随便接他的东西。  顾以凡瞧着她一脸防备,不由好笑,他强行将手里的包装盒塞到女人手里,“昨晚我们那家餐厅,说好情侣套餐送神秘礼物,难道你忘了。”  陆七推辞,“这个我不能要,不合适。”  昨天她和他吃情侣套餐的事被权奕珩抓了个正着,回去后被虐的连渣都不剩,到现在她都提不起精神。  收他的东西,那不是找死么。  顾以凡生怕她把礼物塞回来,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我已经收了我的那一份,这一份礼物是属于你的,不归我管,你自己的东西当然要你自己处理。”  这个顾以凡怎么和权奕珩一样?一句话就把她给噎住了。  “那个……”哪怕他说的振振有词,陆七也还是觉得不妥。  顾以凡打断她,“既然陆小姐没时间,那我也先去忙了,改天,改天等爷爷有了时间我们再约。”  这样的一个女人,顾以凡觉得他应该改变一下策略,否则继续这样穷追不舍,反而会适得其反。  果然,他说出这句话之后,陆七的脸柔和的许多,点头道,“哦,好。”  “再见陆小姐。”  酒店的走廊里很快没了顾以凡的身影,陆七把捏在手里的礼物盒晃在眼前,她准备拆开,随即又像是想到什么,毫不犹豫的把礼物丢尽了旁边的垃圾桶。  不是说这是她的东西么,反正她也没有兴趣,索性不看了。  而这一幕,陆七全然没想到被躲在另一面的顾以凡看了个清清楚楚。  男人微微叹了口气,有点无奈。  这个女人还真是狠心啊,竟然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扔掉了。  还真是不可爱呢。  不过他喜欢她的性子。  会顾家的路上,前排的助理将手机递过来,“少爷,老爷子电话。”  顾以凡把电话放到耳边,“爷爷。”  “……”  也不知道顾老爷子在那头说了什么,顾以凡神色大惊,“什么?!”  “……”  “好,我马上就去。”  猛然间,顾以凡想到那张冷漠的脸,朝电话那头开口,“爷爷,我不在的日子,找个人陪你聊聊天吧。”  “……”  老爷子是多精明的人,一句话就明白了小孙子的意图,当即答应下来,又嘱咐了几句,只听见顾以凡说了一个字,“好。”  挂断电话,他立马给秘书打电话,“订两张去A市的机票,最早的一班。”  这一去大概要十天半个月,那边的问题有点麻烦。  怎么会这么突然呢,昨天他打电话问还好好的。  顾以凡的脸乌云密布,实在想不通一个晚上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若是处理不好,他们顾家的名声将会受到大大的损失。  “少爷。”前排的助理转过脸来。  “嗯?”  “您是不是对陆小姐……”  顾以凡笑,“被你看出来了?”  “我就是瞧着您见过她以后,很开心。”  “是么?”  顾以凡笑笑没说话,心思飘远。  出了酒店,陆七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喂。你好,哪位?”  “我是悦凡公司的人事部,请问您是陆七吗?”  陆七听了这话,心跳频率逐渐加快,“你好,我是。”  “您在网上投的简历我们看了,很符合我们的要求,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明天来面试吧。”  “真的吗,谢谢。”  “不客气,明天早上九点钟,陆小姐不要忘了。”  “一定一定。”  这件事终于有消息了,再没消息陆七都要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她想好好庆祝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权奕珩的电话很准时的接了过来。  “老婆。”  “权奕珩,我明天要去面试。”  听到她欢快的笑声,男人疲惫的面色稍缓,嘴角缓缓溢出一丝温柔的弧度,“哪家公司?”  “一会告诉你。”  她现在还没了解那家公司的情况,没法和权奕珩说。  权奕珩脱了身上的外套,背对着跟在身后的员工悄声问,“要老公我帮忙么?”  “不要。”她拒绝得很彻底,“我自己能做好。”  男人笑了两声,这一笑让跟在身后的人惶恐不已。  总裁笑了,还笑得这么风骚。  这是要搞事情啊。  权奕珩倒不觉得她强势,而是有主见,还有那份在别人身上鲜少能看见的坚强。  “下班后我让徐助理过来接你,今天我们去外面吃。”  陆七笑呵呵的答应下来,“好。”  即使隔着电话,权奕珩也能想象出她现在的模样。  他的小妻子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哪怕再小的一件事办成了,也能高兴好久。  他喜欢她身上的这股正能量。  众人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嗷。  他们刚刚听见了什么,总裁约了人去外面吃饭。  这是开启了虐狗模式啊。  他们都是公司的老员工,自从去年权奕珩悄然回国接手公司,他们就从来没有看到这个男人笑过。  表面给人一种很寡淡的错觉,实在是一只藏有锋利爪子的猛虎。  他会在你最脆弱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家伙看向默默无闻的徐特助,希望能从他哪里套出点消息。  徐特助耸耸肩,“都去干活吧,刚才你们看到的都是错觉,错觉。”  众人,“……”  一副明显不信的表情。  开玩笑,这是权大少的隐私,如果在没有权大少允许的情况下被曝光出去,他这层皮还想不想要了。  更何况他们家的总裁夫人那么好,一旦被这群人知道,还不得争先恐后的去巴结总裁夫人。  不行,绝对不行,总裁夫人可是他的后盾,在没被人发现身份之前,就让他一个人多抱一会大腿吧。  ——  临近圣诞,颜母想着该给陆舞买点东西了,因为上次生日宴会的事情,她对陆舞的态度冷了许多,那个女人来过颜家两次,颜母每次搪塞两句便让她回去了。  时间一久,她也就慢慢淡忘了,心里到底记挂着孙子,打电话约了陆舞去了一家餐厅吃饭。  看到陆舞过来,颜母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视线盯着陆舞的肚子,“你不是有四个多月了么,怎么一点也看不到肚子?”  还是平平的,孩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出了那档子事,陆舞比之前低调了许多,为了不让颜母和颜子默生气,她现在都没有化妆,其实这幅样子她是没勇气出来的。  她属于那种妖艳的女人,一旦离开了胭脂水粉,颜值就会大大降低,和普通人完全没两样。  颜母一乍看到她还没有认出来,直到陆舞走到跟前才确定。  颜母觉得,没加任何装饰的陆舞真的像变了一个人,就这模样,哪里配得上她优秀的儿子呵。  不过陆舞能听话不用化妆品,穿着朴素倒也让颜母放心。  孕妇嘛,哪里能在乎美貌,只要她的宝贝孙子落地,随便这个女人怎么折腾容貌。  陆舞听了颜母这话,心惊了下,解释道,“妈,这个,医生说过,因人而异,有的人啊,六个月都不显肚子呢。也可能是我比较瘦。”  颜母倒也相信,不过她也很担心。  快五个月了都没有肚子,她的宝贝孙子是不是没营养啊。  “你得多吃点,你妈到底是怎么照顾你的,瞧你这段时间瘦的。”  陆舞脸色苍白,气色也差。  自从得知自己怀了张行长的孩子,她是夜不能寐,偏偏那个老色鬼又不承认,陆舞真的很担心,老色鬼不会把她怀孕的事情到处乱说吧。  后来想想可能是她多虑了,老色鬼有老婆孩子,说出去不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么。  她现在就担心,肚子里的那块肉,到底该怎么处理。  不能流产,她还有别的办法么?  可她这个孩子和之前流掉的那个孩子,月份相差太多,根本没办法蒙混过关。  “来,你吃点这个,补身体的。”颜母看她这幅样子也跟着着急,不停的给陆舞夹菜,那个体贴婆婆又回来了。  “我没事,最近胃口不太好。”  颜母不由拔高嗓音,“哎呦,你怎么能胃口不好,万一饿着我孙子了怎么办?”  陆舞抿了下唇,在心里把颜母骂了个千百遍。  就知道孙子孙子,看不到她不舒服么?  想要孙子是么,劳资偏偏给你生出个野种出来!  “这样吧,明天我吩咐人给你送点开胃菜,你一定得给我好好吃饭知道么。”  陆舞惨白的唇勾了勾,“谢谢妈,我会的。”  “这还差不多。”  吃完午饭,颜母让司机把陆舞送回去,她则打包了一份去了公司。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颜母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听见正在埋头苦干的男人厉喝,“我说了谁也不要进来打扰。”  “是我!”  颜母刚来公司就听到颜子默的助理说,她儿子为了工作,连饭也顾不上吃。  颜母看的心疼,幸好她过来一趟,不然她宝贝儿子岂不是要饿肚子了。  颜子默抬起头来,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不少,“妈,是你啊。”  “瞧瞧你,怎么都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体,再忙也要吃饭呐。”颜母把打包好的午饭给他送过去,“吃吧,还是热的。”  “我现在没心思,妈,您有事快说。”  颜母尽管心疼自己的儿子,但也清楚他的性子。  于是把心里的话直说,“你和舞儿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在想,咱们家是不是该给陆家一点彩礼?”  不管她对这个儿媳妇有多不满意,颜母都得为宝贝孙子着想。  结婚嘛,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上次在生日宴会上丢尽了脸,这次无论如何她也得想办法把丢掉的面子给捡回来。  儿子的婚礼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这件事你决定吧,女人喜欢什么,妈,您最清楚。”  他现在实在没有心情考虑这些。  “子默,妈是真没办法。”颜母见儿子兴致不高,想说些话宽慰他。  颜子默听得烦,“妈,您别操心了行么,一会爸又该生气了。”  说到这个,颜母脸色一变,“难道你也怪我?”  “我不是怪你,妈,那件事情您真的太欠缺了,你想想,去参加宴会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您怎么会……”  事情过去了几天没错,可外界的议论却没有停,甚至有更过分的。  说她没品位,连真假珠宝都分不清,也有人说是颜父瞎了眼,找了她这么个低俗的女人……  颜母当然知道这些流言蜚语,更想撕烂那群八婆的嘴,可她压根没等到机会翻身。  眼下只有一件事能证明他们颜家没有破产,还必须尽快。  到底是他的母亲,颜子默也不好有过多的斥责,“行了妈,我也不是怪你。”  “这样吧,我马上给陆自成打电话,商量婚事。”  ……  陆舞回到家直接上了楼,她坐在梳妆台前,  不多时,胡碧柔高兴的进来,“舞儿,你婆婆打电话来了,说是过两天会送彩礼来。”  “嗯,知道了。”陆舞表情淡淡。  这事不是她所关心的,像颜母那么自私又抠门的女人,能给他们家多少彩礼,而且这钱她也只能得到一半,其他都得孝顺父母。  送彩礼说的好听,也就是为了颜家的声誉着想。  胡碧柔走过去,伸出两根手指晃在女儿跟前,那表情就跟中了彩票似的,“我刚听你爸说啊,他们那边给出的彩礼是这个数。”  “两百万?”  胡碧柔摇头。  陆舞不屑的切了声,“二十万?”  “傻孩子,是两千万。”  陆舞,“……”  两千万,她没听错吧。  “怎么,高兴得傻掉了啊。”  陆舞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妈,不可能吧,你逗我呢。”  在他们这个圈子,她也没听说谁结婚婆家会送两千万彩礼。  即便是门当户对的两家,为了面子,两家都会争先恐后的为新人置办结婚的东西和酒席。  彩礼什么的,就是走一个过场。  “你妈我还能骗你不成啊,舞儿我跟你说啊,你婆婆绝对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胡碧柔拍着女儿的肩,“你呀,你一定要想办法弄个孩子,他们家能出这么多钱,也证明在乎你这个儿媳妇啊。”  “也是,大概吧。”  为什么她心里隐约有种不安。  见她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胡碧柔不禁担忧,“你这两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陆舞摇头,“没,没事。”  “今天上午我还见过老巫婆,她说我肚子怎么还没大起来。”  “为这个事担心?”胡碧柔不以为意,“是小事,你等我一下,妈一定帮你办好。”  须臾,胡碧柔拿了一块缝好的海绵过来,陆舞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脱了上衣让胡碧柔试。  “现在是冬天,只要你绑的严实,不可能有人发现。”  胡碧柔一边给她系一边说,“等月份大了,我会给你增加厚度的。”  看上去确实不错,也有弹性,触感吧,穿上衣服和真实的肌肤没有多大的区别。  陆舞还是有点担心,“妈,不会掉出来吧?”  “怎么可能,我帮你绑了好几圈呢。”  陆舞把绑带松下来,“明天不要弄了,等一个星期后吧,不可能我今天没肚子,明天就有了。”  “这事你不要急,你婆婆不会怀疑的,放心吧。”胡碧柔安慰她,“你现在是颜家的媳妇了,舞儿,有些事情不要太张扬。”  在宴会上被人戳穿没有穿内裤事件始终是母女心里的一个疙瘩,这些日子,两人即使出门都是全副武装,要么就乖乖待在家。  等风波过去了,那些人自然会遗忘。  “妈,我会的,放心好了。”  她一定要顺利嫁入颜家,至于以后怎么样,一步一步来吧。  “陆七那个小贱人这两天倒是没有回来,如果她知道颜家给你这么丰厚的彩礼估计要气疯。”胡碧柔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觉得畅快。  那个贱人和颜家打官司,便宜得到了一千万,那又怎样,她的宝贝女儿可是颜家自愿给出这笔钱的,那可是小贱人两倍。  陆舞同样觉得解气,那模样就好像陆七此时已经被他们给虐了,“当然了,我不仅抢了她的男人,还这么风光的出嫁,妈,以后我们什么都不怕了。”  “你妈我没什么愿望,就想把那对贱人踩在脚下,便宜杀了她们我都难以泄心头之恨。”  “妈,放心吧,我们一定得偿所愿的。”  她会逮着机会,同样也让陆七尝尝被人嘲笑的滋味。  ——  傍晚,陆七被徐特助接到一家高级餐厅。  这个地方陆七以前听说过,里面的菜品有限,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光是听起来就很高大上了。  权奕珩竟然请她来这种地方吃饭,这得花不少钱吧。  陆七忐忑的进去,餐厅里的座位很少,这家餐厅每天就限制那么几桌,倒也不奇怪。  由服务员领着往里走,陆七一眼就看到西角落边正在看报纸的男人,他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羊毛衫,看报纸的时候,那双温柔的眸添了一丝锐利,眉峰微微蹙起,大概是看到了不好的内容。  离他越近,陆七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她不禁在想,是不是老天爷看她以前太拼命,故意把这么完美的男人派到她面前?  虽然她身边的很多人都说他的家世太差,配不上她。  但陆七从不觉得,在权奕珩身上,她每次看到的只有光芒。  就像现在,他哪怕什么都不做,依然让她移不开眼。  看报纸的男人突然抬头,和陆七深情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别扭的垂下头,拉开一把椅子坐到男人对面。  “来了?”  陆七把包放在一边,轻点了下头,不敢抬起脸看他。  一旁的服务员准备开口问他们想点什么,却听见男人说,“老婆,是不是昨晚为夫的技术让你太爽,你刚才才那么看我?”  陆七,“……”  服务员红了脸。  陆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视线盯着地面,咬牙道,“权奕珩,你点菜。”  “你这么看着我,我哪有心思点菜。”  “那我,我,我来点好了。”  杵在一旁的服务员听着两人的对话都快嫉妒死了,这么帅的男人为什么不是她老公,说话温柔又动听,真是太完美了。  当陆七看到菜单上的价格时,她的手都是抖的。  有没有搞错?  她知道这家餐厅很贵,可也没到这个地步吧。  一道菜就好几万,坑爹啊。  那她和权奕珩吃这一顿岂不是要好十几万。  有毛病吧。  陆七抓起座椅上的包准备让权奕珩走了,对面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一本正经的对服务员开口,“蛙式鲈鱼,鸳鸯海参,蜜汁樱桃肉……”  陆七不由一阵头痛,她听着权奕珩点这些菜,心里暗暗盘算,这得花多少钱啊。  终于,她听不下去了,“权奕珩,够了,点多了我们吃不完。”  “好。”男人听后果真乖乖的合上菜单,在陆七松口气的同时,继续道,“再来两份早生贵子。”  陆七,“……”  什么玩意儿?  为什么会有这道菜,她刚刚都翻阅了一遍,并没有看到啊。  服务员结果菜单,将他所报的菜名输入到点菜机上,而后艳羡的看向陆七,“小姐,你可真幸福,有个这么疼爱你的老公。”  陆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朝服务员挤出一个笑容。  心里却在想,如果你和他在一起了就知道,这个男人有多么的禽兽。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陆七小脸马上就垮了下来,“权奕珩,你说话干嘛不注意场合?”  “哪里不注意场合了,实话也不能说啊。”  陆七扶额,她怎么感觉这男人和慕昀峰在一起久了,有一种不良风气呢。  “老婆,你没看到服务员那饿狼般的眼神么,还是你希望你老公被她们抢走?”权奕珩一脸无辜。  “哼。”  她当然看到了,但不是很正常么,女孩子看到帅气的男人都会露出暧昧的眼神,虽然吧她心里确实不舒服,但也不一定用这种办法让他们死心啊。  刚才恨不得用东西塞住权奕珩的嘴。  “你在这里说那种事情,她们只会更……”  “更会什么?”男人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陆七,“……”  “权太太好像对我的技术不太满意,今晚我好好学习下,然后再来实践?”  实践?  还来,她都被折腾的快要虚脱了好么。  陆七突然觉得,她最近被权奕珩吃得死死的,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这个男人真是一点余地都不留意。  这样下去,日子不用过了!!  想到这儿,陆七试图盛气凌人,打死不承认,“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不是你说可不可以时间短一点。”  好吧,她上午确实说过。  只是这个问题再讨论下去,她真的要疯了。  “老婆,我想问你,你是喜欢深入一点呢,还是喜欢浅一点……”  快要崩溃的陆七忍到了极限,“权奕珩,你他妈的闭嘴行不行?”  “夫妻之间交流生活,闭嘴了怎么行,要哪一天我伺候不好你,那……”  “权奕珩!”  陆七要暴走了。  旁边还有其他人在吃饭呢,这个男人是不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昨天晚上有多疯狂?  权奕珩小声嘀咕,“怕什么,夫妻之间讨论这个不犯法。”  呃,她是这个意思么?  陆七真是醉了,不是说他性子温和,待人礼貌诚恳,沉默寡言么。  怎么滚了几次床单,全变了?  流氓,彻底的流氓!  “你带我来这么贵的地方干嘛啊,还有,这个地方……”陆七突然想到这一出,也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贵不贵不重要,关键是你配得起这么好的地方。”权奕珩神色自然,他本就长得养眼,尤其是笑得时候越发让陆七绷不住那份火热,加上他们刚才聊的话题,陆七本能的想起昨晚的缠绵,竟然觉得口干舌燥。  她这是怎么了?  “老婆放心,我不是瞎花钱,工资卡在你手上。”  陆七,“……”  她没有这个意思好么,只是怕权奕珩负担太重,觉得没必要。  而且,她和权奕珩也没有到那种地步,像别的女人一样,把他管得死死的。  “是我最近给公司挣了不少钱,一顿饭小意思。”  这是小意思么,十几万好么。  “这里的汤是出了名的好喝,等下你尝尝。”  汤?  他们没有点汤啊。  陆七想起早生贵子四个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汤?  “权奕珩……”  “放心吧老婆,真是公司的钱,我给慕昀峰赚了那么多,一顿饭对他是小意思。”  陆七适时的闭嘴,有时候她真的应该改变一下自己,别什么事都去操心。  她虽然生在环境不错的陆家,但吃穿住行并没有很优越自己。  以前,颜子默偶尔为了讨好她,也会给陆七买些小礼物,而她总是说,以后别花这个钱。  那个时候是颜氏最艰难的时期,她确实只是心疼钱。  可能她自己觉得是在为对方好,其实没有考虑到对方的感受。东西都买了,也退不回去,她干嘛不收着呢?  就像现在,菜已经点了,说再多也没有用,倒不如放下心来享受。  陆七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对不对,现在想来她倒是有了新的看法。  等菜上齐,陆七尝了几口,赞不绝口,“确实不错。”  可以说从她出生到现在,是吃的最满意的一顿饭,当然,也是最心疼的一顿。  “多吃点,你这段时间照顾我累了。”  “谢谢,你也多吃点。”陆七想到慕昀峰说的,这个男人为了给她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不顾腿伤都去和客户谈判,只要想到这一层,陆七就觉得心酸,也心疼起他来。  “今天都去了哪里?”权奕珩突然问。  “没,没去哪里,在家呢。”陆七埋头喝汤,眼神左右漂移,明显一副心虚的样子。  “中午不是说有事么?”  陆七脑子一片空白,暴脾气涌了上来,“权奕珩,我不喜欢这种相处方式,你这是在询问我的隐私。”  “我问我的,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陆七,“……”  你大爷的,气势那么强,她不回答他就能放过么。  昨天,陆七很感谢权奕珩,他是那种很能理解人的男人,若是别人,说不定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早就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干架了,可是权奕珩没有。  这个男人如此顾及她的感受和颜面,陆七的心确实受到触动了。  她刚才就不该对权奕珩发火,明明错的是她。  陆七后悔了,她想逃避,“我去个洗手间。”  权奕珩点头,“嗯,我等你。”  从洗手间出来,陆七抬头,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美丽清纯的脸,差点没吓死她。  “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眼熟。  女孩没说话,只是死死瞪着她,情绪复杂。  哦,她想起来了,在很久前,她和这个女孩撞到过,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陆七记得,她是活泼的,仿若一个精灵般从她身前滑过,吵着要找哥哥。  而今天的她,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沉重。  陆七走过去问,“请问,有什么需要帮你的吗?”  权玉蓉冷冷打断,“不需要。”  随后,女孩便从她身边跑开了,和那一次不同,她是带着恨意离开的,陆七看清了。  陆七狐疑的站在原地,脑海里闪现出奇怪的画面,头隐约有些疼。  从餐厅里跑出来的权玉蓉泪流满面,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精神支柱,连续撞到了好几个人也没知觉。  权绍峰见她这副摸样,既心疼又焦急,“玉蓉,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权玉蓉一句话也说不出,她缓缓蹲下身去,抱着头死命的哭,肝肠寸断,那双灵动的大眼是毁天灭地的绝望。  她看到了什么,那个女人手背上的刀疤,很浅很浅,但她看得一清二楚,不会错的。  当年也是那个位置,而且她手上的刀疤印形状奇特,权玉蓉相信,除了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记号。  是她,怎么会是她呢。  不是说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么?  不可能的,一定是她的幻觉,幻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