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5 老婆,我们今晚早生贵子

135 老婆,我们今晚早生贵子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1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3
    权奕珩等了好半天也不见陆七出来,他坐不住,起身去找。  洗手间外没人,男人不方便进去,只能站在外面喊她的名字,“小七,小七!”  可以想象,一个俊美的男人站在女洗手间外关切的喊老婆的名字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不多时,从洗手间里走出一个性感妖艳的女人,看到权奕珩,女人捂嘴偷笑了声,“帅哥,里面没人。”  权奕珩转身就走,美女见他不搭理自己,追上去,“帅哥!怎么这么……”  男人眯眼,黑如墨汁的眸阴暗无比,吓得那女人再也不敢出声。  权奕珩烦躁的脱下身上的大衣,开始四处找陆七,“小七,小七!”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权奕珩蓦然想到,他这么找不是办法,应该打电话让餐厅的人出击。  他刚才真是急疯了!  打完电话,权奕珩继续往另一边走,焦急的声音未曾断过,“小七,小七!”  砰砰砰。  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权奕珩灵敏的耳微动,加快脚步。  面前有一扇门,他毫不犹豫的推开,心下一慌。  门边蜷缩着一个女人,正是小七。  “小七,你怎么了?”  陆七缩着身子,看到男人,本能的朝他怀里靠过去,仿佛找到了一丝寄托,“不知道,我,我好像有点难受。”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然后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权奕珩盯着她微白的脸,没有多问,蹲下身温柔的帮她顺了顺垂落下来的发丝,搂着她,“走,我们回去。”  陆七双腿发软,想站起来却浑身使不上力气。  她鲜少出现过这种情况,即使在和颜子默的婚礼上,她都表现的非常淡定,可刚才也不知是为什么,竟然就这么使不上力了。  权奕珩二话不说,直接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陆七揪着他的衣服,乖乖的钻进男人温暖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她似是安了心,一动不动。  “哇,好帅啊。”  “现在这种好男人真的不多了。”  “我老公要是能这么对我,我死也瞑目了。”  “……”  这些言论一字一句传到陆七耳里,她闭着眼宛如猫儿一样在他男人怀里蹭了蹭,扰的权奕珩的心一阵酥麻。  走进电梯,男人垂眸看着她,“小七,小七。”  “嗯。”她慵懒的应声,仿佛很疲倦,连眼睛也不愿意睁开。  “很快就到了,别睡,嗯?”  陆七的意识模糊,她脑海里总是涌现出权玉蓉的样子,苍白的唇动了动,声音微弱,“权奕珩,我刚才看到一个女孩。”  “什么女孩?”男人的神经一紧,却又不敢往下问。  她这幅模样明显是受了刺激,权奕珩怕自己言辞不对会刺激到她,只能先安抚她的情绪。  短短十几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唔,怎么说呢,很漂亮吧。”  是的,她见到权玉蓉的第一眼就觉得漂亮,有种令人心碎的美感,即使生着气,性子古怪的很,也依然让人无法忽略她的那份美丽。  那一定是权贵家族的千金小姐,皮肤白皙透亮,能养出如此娇贵的俏佳人,没有一定的钱和权势是无法做到的。  很漂亮?  权奕珩在心里琢磨她的意思。  他对漂亮二字没有过多的理解,除了陆七,他看别的女人都是一样的。  所以,权奕珩也是有点糊涂的,只因他现在的心思都在怀里的女人身上,眼看她面色稍稍红润了点,这才放心下来。  到了地下车库,权奕珩把怀里的女人放到副驾驶的位置,他大手抚摸着她冰凉的脸,“小七,怎么样,要不要紧?”  就着灯光,陆七缓缓睁开眼,她看到男人急的满头大汗,泛白的唇微微勾出一抹弧度,吃力的抬起手,帮他擦去前额的汗水,告诉他,“好多了。”  她有点乱,什么都想不起来,又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里面打打杀杀的一片狼藉,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陆七也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  男人抓住她的手,低头在她手背上吻了下,“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陆七摇头,“不,我不要去医院,带我回家吧。”  “好。”  权奕珩关上副驾驶的门,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室,帮她系好安全带才发动引擎。  一路上陆七都是昏昏沉沉的,权奕珩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生怕陆七会有什么不测。  如果实在不行,他一会儿叫家庭医生过来。  到了家,权奕珩将陆七抱到床上,“小七,你睡一会,嗯?”  “嗯。”陆七软软的应了一声,身体贴到柔软的床,那抹睡意越发控制不住。  男人凑过去在她额前吻了吻,出了卧室。  他给餐厅的负责人打电话,语气森然,“一分钟之内把所有监控给我调出来。”  他必须要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得到的结果是,“权少,今天的监控系统早在两个小时前就被破坏了。”  “妈的!”权奕珩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显然这件事是有预谋的!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暴出青筋,黑眸徒然变得猩红。  同一时间。  权玉蓉的情绪几经崩溃,权绍峰把她扶上车,眼看她哭得像是要背过气去,还是忍不住开口问,“玉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好么?”  权玉蓉只顾着伤心欲绝的哭,眼泪泛滥成灾。  “我去问哥,他是不是看到你突然出现为难你了?”  “不,不,不要去,不要去。”  权玉蓉疯狂的摇头,仿佛受了什么攻击,死死拉住权绍峰,“二少,你带我走吧,我不想在这里。”  她不想留在这儿看他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是他心里一直不曾忘记的。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谁能告诉她,那个女人怎么死而复生了!  权绍峰把她从地上扶起来,走向不远处的车,而后又将她塞进副驾驶。  他们必须尽快离开,一会儿让权奕珩发现就不好了。  虽然他刚才有过冲动想去找权奕珩问问清楚,可真的面对面了,不利的还是权玉蓉。  他心疼权玉蓉,疼到心坎儿里的那种,当然不愿意她受到委屈。  黑色汽车很快没入车流,权玉蓉抬手抹了把累,视野模糊,“二少。”  “玉蓉。”开车的男人转过头来看她,目光里满是疼痛。  “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么,你说。”  “今天你带我过来的事,千万别让阿珩哥哥知道。”  权绍峰犹豫了下,忍着心痛说了一个字,“好。”  “我现在带你回去,你好好休息一下,嗯?”  权玉蓉双手抱着颤抖的身躯,拒绝,“不,我不想回去。”  “那我带你去我的私人别墅?”  “好。”  权绍峰放下心来,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他的心是吊着的,也抱着她会拒绝的心里。  毕竟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一直对他有所防备。  她的眼里从来看不到他,可现在的权绍峰突然觉得,以前做的那些都是值得的。  不巧的是,快到私人别墅时,姜淑艳打来了电话,说老爷子在找权玉蓉,让他帮忙找找。  权绍峰不敢说自己和玉蓉在一起,说了声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我们还是回去吧。”权玉蓉也听到了电话,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人人都羡慕她能被权家人收养,将来很有可能是权家的女主人,可只有权玉蓉自己明白,这里面的心酸。  她从来不敢自己私自做决定,怕惹权家人不高兴,老爷子喜欢什么她就做什么,从来都不知道反抗。  就是那种不需要人担心的乖乖女。  除了上次偷跑出去的事情,她几乎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事。  权绍峰更郁闷,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嗯,我们回去。”  若是老爷子追究起来,把他们在一起的事情闹大,对玉蓉的名声不大好。  她心里一直记挂着权奕珩,万一因为这件事而无法嫁给他,权绍峰也会良心不安。  所以,他不想用这种方式逼她。  两人回到权家,姜淑艳和几个女佣站在外面等着。  权玉蓉心下一惊,畏畏缩缩的推门下车。  她双手交叠而放,毕恭毕敬的喊了声,“大夫人。”  “三更半夜的和一个男人出去,权玉蓉,你不是最注重形象的么?”  权绍峰锁好车,解释,“妈,我和玉蓉是出去办事。”  “出去办事?”姜淑艳嘴角满是讥讽,白了权玉蓉一眼,“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们是在谈论公司的事,她一个小丫头片子,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能谈工作么?”  权玉蓉那脑袋只差没贴着地了,她动了动唇,声音里满是酸楚,“大夫人,我先进去了。”  权绍峰眼见那抹清丽的身影走远,无可奈何的问,“妈,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架势权绍峰当即明白下来,根本没有什么爷爷找玉蓉,而是姜淑艳一早就知道他此刻和权玉蓉在一起,逼他们回来的一个幌子。  姜淑艳从女佣手里拿过来一叠照片,命令道,“我已经给你找了十几个千金小姐,你必须在这里面选一个,否则,我一定弄死那个小婊子。”  小婊子?!  “妈,请你不要这么说玉蓉。”  姜淑艳有些头疼,“她是个心机女,阿峰,这种女人要不得。”  权绍峰心酸的笑了下,接过姜淑艳的话,“重要的是,她没有任何权势背景是不是?”  “妈,我是您儿子,不是你的工具,而且我对权家的一切也没有兴趣。”  “我请你以后别再跟我说这些。”权绍峰把那些照片狠狠的摔在地上,怒气横生。  “反了反了,这孩子怎么就不明白我一番苦心呢。”姜淑艳气得在原地跳脚,“好你个权玉蓉,巴结不上权奕珩,就转身来找我儿子,一个破烂货也配!”  “夫人,您别生气,如果这些照片没用,您可以安排女人和二少相见。”一个年龄略大的佣人出声劝。  姜淑艳摇头,保养得当的脸上满是担忧,“这孩子的是着了魔了,即使我强行逼着他去和千金小姐见面,到时候说不定还给人家难看,我脸上也挂不住。”  “您可以撮合他们偶遇。”  姜淑艳揉着头,“哎。走吧,一会儿别惊动了老爷子。”  进去卧室,权昊然已经洗好澡出来,看样子已经回来好一会儿了。  刚才她守在正门那么久都没有看到他,这个男人是从后门溜进来的?  还是又去了别的女人那里?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想看到我回来?”权昊然问她,声音沉闷。  姜淑艳把刚才辰事如实和丈夫说了一遍,末了还不忘数落,“昊然,你也该管管玉蓉那丫头了,她不能一边想着权奕珩还来勾引我儿子啊。”  权昊然朝她看了眼,厉声道,“你这么逼他会适得其反。”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儿子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吧?”  权昊然叹了口气,手掌撑着头,“这是确实麻烦,我们得想个办法,让阿珩和玉蓉尽快结婚。”  “能有什么办法,你那个儿子压根看不上玉蓉,以他的性子,绝对不会听你们的安排。”  “你给我住口,什么你的儿子,阿珩不是你儿子啊。”权昊然怒气磅礴,“我跟你说姜淑艳,这话要是被老爷子听见,你就滚出权家吧。”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  “你!”姜淑艳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被他这句话气的背过气去。  这是她跟了二十几年的丈夫,只要两人在权奕珩的事情上有所争执,他就会六亲不认。  这还不算,权昊然冷眼看着她逐渐惨白的脸,每句话都那么的薄情,“我告诉你,有些事情不该插手的你别插手,儿子是你的,也是我的,你逼他太狠,到时候后悔的是你自己。”  “权昊然,你有没有良心,这么多年我是怎么伺候你们一家老小的……”  “你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无论将来谁掌管权家,都不会少了阿峰的那一份。”  呵。  一份,一份能和整个权家比么?  她和儿子得到一份,岂不是在老爷子归西后被人踩在脚底下?  千万别相信男人的鬼话,年轻的时候是夫妻,老了只有儿子才是依靠。  看吧,她就知道,不管她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多少,他心里只有那个贱人的儿子。  翌日。  陆七迷迷糊糊醒来,睁开眼的瞬间,她看到的是男人疲惫的脸。  “醒了?”权奕珩的声音很沉,看到女人睁眼,薄唇染了一丝笑意。  陆七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嗯,几点了?”  “刚过七点。”  这会儿的陆七已经清醒了,她试着动了动手脚,恢复了力气。  “我怎么了?”  “发烧了。”  “哦。”  原来是生病了呀,那就好。  昨晚的情况她不但吓着了权奕珩,也吓着了她自己。  她从小到大几乎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怎么会突然间就没有力气了呢。  可权奕珩却满脸担忧。  “你昨晚照顾了我一晚上吧?”  权奕珩摇头,目光里满是怜爱,“没有,你睡着的时候我跟着就睡了,只不过醒的比你早。”  陆七掀开被子,“我该起床了,九点钟还有面试。”  男人却将她拉了回来,把她抱进怀里,略凉的唇贴着她发烫的耳垂,“小七,别去了。”  陆七觉得有些不对劲,推开男人,不安的望着他,“怎么了?”  “你刚退烧,该好好休息才是。”  陆七俏皮一笑,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没事啦,我哪里有那么脆弱,就去做个面试,昨天我已经准备好了。”  权奕珩也不强求,他从来都是,只要她高兴就好,“那我去给你买早餐。”  “好。”  走之前,男人在她脸上轻轻吻了吻,“老婆,我一会儿就回来。”  陆七小脸微红,“嗯。”  哪怕他们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但相处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像这种和谈恋爱的感觉,陆七和权奕珩在一起,也是最近才感受到。  他们虽然已经结婚了,可每天都过的像是在热恋中似的,一天要打好几个电话。  出了公寓,权奕珩给私人医生冷沐川打电话。  “到底怎么样?”  “阿珩,她的情况特殊,具体我说不上来,建议你还是带她去医院做个检查。”  权奕珩的手不禁颤抖起来,过了良久,他不确定的问,“真的有问题么?”  “这是我的感觉而已,不一定的。”  昨晚陆七睡着,情绪并不怎么好。  冷沐川是美国留学回来的医生,医术没的说,要不是他们的关系好,他不会给权奕珩这个面子。  在京都流传一句话,能请来冷沐川看病的人都是这个国度的重要人物,也就是说,若论资历,在权家,其实只有权老爷子有这个权利。  “沐川。”权奕珩喊他,语气里满是无奈。  “阿珩,她小时候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是。”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或许只是单纯的发烧。”  权奕珩轻嗯了声,挂了电话。  等陆七出门,权奕珩接到徐特助的电话。  “权少,昨晚去餐厅的人,是玉蓉小姐和二少。”  权奕珩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不过,他倒是觉得有必要和那个所谓的弟弟见上一面。  于是拨了权绍峰的电话,“阿峰,中午我们见个面。”  权绍峰不傻,大哥约他见面,多半是昨晚的事被发现了,所以兄弟俩一见面,他直接把话说透,“玉蓉昨晚去找过你。”  “嗯。”权奕珩表情很淡,没有发怒。  “哥,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想知道,为什么权玉蓉一跑出来就哭的那么伤心,若是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至于,毕竟权玉蓉一早就知道权奕珩已经结婚的消息。  这件事他也帮权奕珩瞒着权家上下。  权奕珩给他倒了一杯茶,“阿峰,这是你最好的机会,她如果够聪明应该会死心。”  “哥!”  权绍峰抿了下唇,“我不求你别的,不要伤害玉蓉。”  “我没想过要伤害她,以前的事我也不会怪罪,若是以后她敢胡作非为,我不会看你的面子。”权奕珩没有半点动容。  “哥,再怎么说玉蓉也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  权奕珩冷了脸,“阿峰,你心疼你爱的女人,我也一样,我们只不过在做同样的事。”  权绍峰,“……”  他的这句话也让权绍峰蓦然明白过来某些道理,也就不争辩了。  是啊,他心疼权玉蓉,但权奕珩亦是心疼嫂子,若是权玉蓉不顾一切的伤害嫂子,大概权奕珩不会手软,每个人都有底线,他的底线是权玉蓉,权奕珩的应该是嫂子。  权奕珩站起身,手掌落在他肩头,“玉蓉那丫头死心眼儿,若是我手软,她会认为自己还有机会,倒不如让她死心的彻底。”  一番话让权绍峰恍然从梦中惊醒,“哥,谢谢你。”  “我还有事,先走了,以后不要让玉蓉出现在你嫂子面前。”  “好。”  出来咖啡厅,权奕珩接到陆七打来的电话。  “权奕珩,我通过了面试,一个星期后就可以上班了。”  一个星期?  正好他可以让她多休息休息。  “恭喜你老婆。”  “权奕珩,昨晚谢谢你。”  “小七,别和我这么客气好么。”  “我是真心的。”  就算他们是夫妻,该道谢的还是得道谢,她不是傻子,早上醒来看到男人眼角的淤青就知道他照顾了自己一夜,尽管他不承认,可陆七心里很清楚。  她很幸运能遇到这样一个男人,在她最脆弱的时候陪伴在她身边。  男人笑出了声,抑郁的心情因为她的一番话而沉寂下来,“真心的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权奕珩。”  “昨晚的早生贵子怎么样?”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晚上我们生贵子吧,听说那个汤喝了很灵。”  陆七听不下去了,“我不和你说了。”  挂断电话,陆七想去医院看看姚若雪的弟弟,她以后会工作,大概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去照顾若雪了。  和她想的一样,姚若雪这个时候在公司上班,医院里,姚父和姚母靠在外面的长椅上休息。  “陆小姐,你来了。”看到她,姚父姚母客气的迎上去。  “伯父伯母,小宇的情况怎么样?”  姚母叹气,“老样子,隔两天就发一次病。”  一说到小宇的病情,姚母不禁红了眼眶。  “别急,我会想办法的,现在负责给他治病的医生都是专家,应该好控制一些。”  而且她也把小宇的病房换成了VIP病房,比之前的房间贵了好几倍不止,能更好的让小宇养病。  “谢谢你陆小姐,这么帮我们。”  陆七想起那天姚母说若雪的那些话,扯了扯嘴角,“没什么,只要你们不怪罪小雪就好了,她真的很不容易。”  “嗯,我知道。”  陆七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钱交给姚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别太省,该吃的就吃。”  其实看到姚父姚母这样,陆七也挺心酸的,听姚若雪说,她的父母为了节约钱,有时候一天都舍不得吃饭,这样下去身体会承受不住的。  姚母和姚父相互看了眼,接过钱,连连道谢,“谢谢陆小姐。”  “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等陆七进了电梯,老两口数了数送来的钱,整整两万块,在他们那个农村,一次性见到这么多钱还是头一次。  姚母把钱小心翼翼的揣进布袋里,“老头子,你说这陆小姐到底什么人?”  “小雪的朋友吧,人真好。”  姚母眼神一凝,“这个死丫头,明明有这么好的的朋友,一开始都不说,还让我闭嘴。”  姚父点头,“是啊,这丫头我们真是白养活她了。”  “我看她压根不想救小宇,气死我了。”  “行了,我们不要声张,如果让陆小姐知道我们怨小雪,说不定会终止对小宇的帮助。”  “也是,先这么着吧。”  “不过老头子,你说小雪会不会藏了私房钱不肯拿出来,你说,她在公司上班,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问问她一个月到底多少钱?”姚母越说越不对劲,“每次我们问她要钱,她都让我们悠着点用,她要是没钱,能结识到这么有钱的朋友么?”  姚父觉得可行,“关键我们不知道她在哪里上班啊。”  “这个好办,改天我套她的话,等她不注意的时候问她的领导。”  “也行,如果她敢藏私房钱,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  此时的姚若雪还在公司加班,眼看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她不禁有些着急。  刚才姚母打电话过来,说弟弟又犯病了,她本来想请假的,可方部长说这个方案今天必须通过。  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在埋头苦干,若是她现在去请假,大概又会受到方部长的冷嘲热讽,说不定给了那些人机会,明天就开除了她。  到时候她还能找谁?  姚若雪想,她赶过去也没有用,就像姚母说的,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赚钱救弟弟。  这个案子反反复复修改,一直到晚上八点。  准备收拾下班,沈辰皓和林允熏从另一边走出来,“今天辛苦大家了,刚才把你们修改的部分发给了客户,客户很满意。”  沈辰皓不吝啬的夸赞,“你们很棒,能直接找出问题。”  这个案子其实早就做好了,客户也就一个地方不满意,而且也比较着急,等他们修改好,传真过去当即得到答案也不奇怪。  所有人见沈二少出来都凑上去,只有姚若雪站在原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对于沈辰皓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她弟弟还躺着医院等着救命呢,她得赶快走了。  “上次是沈二少请你们,这次换我来。”林允熏蓦然开口,嘴角的笑意甜美。  众人高兴的道,“谢谢林小姐。”  “不客气,大家以后都是同事了。”  林允熏挽着沈辰皓的手,完全一副女主人的架势,“那你们准备一下,等下我和阿皓决定好餐厅,发地址给方部长。”  “好。”众人异口同声。  “一会儿见,大家。”林允熏朝大家挥了挥手。  本来已经决定好,这时候,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道不和谐的声音,“那个,我就不去了,还有事。”  众人朝这个声音看过去,看到姚若雪已经穿好了棉衣外套。  同样的沈辰皓也朝她看过去,桃花眼里满是怒气。  这个女人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每次他约公司的人去吃饭她都会拒绝,今天又有事?  大家不想扫兴,也看到沈辰皓明显不高兴,于是跑过去劝,“小雪,去吧去吧。”  “我真的有事。”这话她是对沈辰皓说的,“可不可以……”下次。  不等她后面两个字说完,同事们拉着她,“去吧,我们顺便讨论一下客户的需求,还有后续的工作。”  “对呀对呀,少了你一个,就不叫聚餐了。”  见沈辰皓有点生气,姚若雪只能答应下来,“那好吧。”  若是这个男人不高兴了,明天让她丢掉工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林允熏挑了下眉,拉了拉身边的男人,“走吧,阿皓,我们先去餐厅。”  “嗯。”  等他们走后,热情的同事们一改刚才的态度,最生气的还是方部长。  方部长双手环胸,冷嗤,“小雪,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二少请吃饭也敢拒绝?”  “上次扭捏的不去,每次玩这个把戏就不地道了啊。”  “二少请客那是你的荣幸,不要以为自己帮公司完成方案就了不起。”  “就是,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也配拒绝?”  他们依然记得上次,沈辰皓因为姚若雪没去还有点失落呢,大概像二少那样身份的人会觉得有点没面子吧。  大伙你一句我一句话扰得姚若雪头痛不已,她向来不喜欢争论,只是解释道,“不是的,我真有事。”  “闭嘴。”方部长怒喝,一脸嫌恶,“再大的事你也得给我压着,赶紧走。”  而后她低头看了眼手机,对大家宣布,“姑娘们,林小姐发位置过来了,在附近的餐厅,我们走过去吧。”  “耶!”  众人一窝蜂的涌出了办公室,姚若雪慢慢跟在身后,走着走着便掉队了。  眼看他们进了一家高档餐厅,姚若雪加快步子的跟过去,却被守在外面的服务员拦了下来,“这位小姐,您有预约么?”  服务员见她穿着寒颤,眼神里带着轻蔑。  姚若雪指了指里面,“我们公司的人都在这儿吃饭。”  “不好意思,您如果说不出预约的位置,我们不能放你进去。”  “我同事真的在里面。”  “抱歉。”  服务员瞪着眼,不让她进去。  姚若雪没办法,只好给方部长打电话。  可打了两次都没有人接听。  她只能站在外面等,等方部长看到电话。  然而,过去了十分钟她手脚都冻僵了还是没有等来方部长的电话。  姚若雪再次上前,“小姐,你就让我进去吧,我真的……”  “这位小姐,你可以给预约的人打个电话,如果能说出位置,我肯定会放你进去。”  这种人她见得多了,最近他们餐厅多了不少想蒙混过关的人,进去后无非就是想混口吃的。  “小姐,我公司的同事都在里面等着我呢。”  “这位小姐,如果你执意如此,别怪我报警说你骚扰。”  姚若雪急的快哭了。  “她是我的客人。”一道冷厉的声音突然响起。  姚若雪抬头,便看到沈辰皓单手插兜的站在那里,魅惑的眼里满是冷意,明显是生气服务员刚才的举动。  看到他,服务员确实吓得不轻,颤抖的声音喊,“二少。”  “有你们这么对待客人的么?”沈辰皓将门外的姚若雪拉了过来,气势逼人。  男人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个细微的动作,他牵了女人的手。  姚若雪只觉得手掌心酥麻,就那么怔怔的望着身边的男人。  其实她姚若雪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她一直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通常因为穿戴寒碜被人而轻视。  “不好意思二少,我以为她是……”服务员艰难的动了动唇。  “是什么?”沈辰皓加重了语气。  讨饭的。  这句话被服务员哽在喉间。  确实像讨饭的,鞋子都破了口,衣服更是不用说,都起了毛了还穿。  总之她就是没有见过这种女人能来他们餐厅吃饭。  沈辰皓抬手朝她点了点,“我会告诉你们经理。”  可见沈二少十分生气。  “二少。”服务员一听腿都吓得软了,眼里满是祈求。  姚若雪虽然是个软心肠,但对于这种行为也是不满的,所以在沈辰皓说这话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说。  狗眼看人低,在服务行业是大忌。  服务员见沈辰皓来了真的,只能把求救的目光落在姚若雪身上,“小姐,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您就原谅我吧。”  “道歉。”沈辰皓冷冷给出两个字。  “对不起小姐,是我不对,您怎么惩罚我都行。”  姚若雪只觉得心头一暖,除了陆七,似乎从没有人这么护着她,更何况还是她想都不敢想的沈二少,他那么的高高在上,却为了这点小事和人闹,实在令她感动。  “以后不要这样了。”她说,心情不错。  “我一定会改的,二少别告诉我们经理。”  沈辰皓推了推姚若雪,“走吧,他们都在里面等着。”  他也是看姚若雪没来特意来外面看看,没想到刚出来就撞进了这一幕。  进去包房之前,姚若雪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在公司的态度,“二少,其实我今天真的有事。”  “把饭吃完回去不行?”男人挑眉,并不想听。  姚若雪觉得自己又说错了话,低低道,“对不起。”  “你没做错,干嘛道歉。”  “我不该拒绝你。”  呵。  沈辰皓蓦然就笑了起来,一双桃花眼闪着邪魅的色泽,勾人魂魄,“你到公司几年了?”  姚若雪呆了呆,“四年。”  “四年了?”沈辰皓若有所思,目光落在她那件已经褪色的羽绒服上。  四年了应该存了一点钱吧,那么干嘛穿的这么寒碜。  每次看到她,沈辰皓都会觉得自己有罪恶感,他的一顿饭大概是她一年的生活费吧。  本想说,你能不能穿得好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老板虐待了你,但看到女孩那么纯净的眼神,他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两人谁也没注意到,走廊的另一头,正在打电话的林允熏看到了这一幕。  女人眯了眯眼,漂亮的唇线绷的笔直。  左右不过是个没品位的穷酸女人,竟然劳驾沈二少亲自出面?!  林允熏越想越不对劲,这个沈辰皓是不是对员工太好了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