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6 让她回去相亲

136 让她回去相亲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8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3
    两人一前一后进去包房,看到姚若雪,方部长故作热络的起身。  她朝姚若雪招手,“小雪,来,坐这儿,都给你留着位子呢。”  “小雪,你怎么走到最后了呀,我们等你半天,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姚若雪自然不会把自己打过电话给方部长的事情说出来,她们会演戏,她也会。  反正她已经进来了,若是在沈二少面前提起这件事只会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实在没有必要。  医院那边还要她赶着过去,早吃完早解决。  “菜上齐了,大家开吃吧。”沈辰皓发话。  人群中不知有谁冒出一句话,“林小姐还在打电话。”  沈辰皓这才回过神来,他下意识就的朝旁边看了眼,是空的。  而站在门边听到这番话的林允熏,气的脸都扭曲了。  沈辰皓竟然忘了她的存在!  林允熏拿出镜子补了一下妆容,推门进去时,毫无瑕疵的脸满是笑意,“哟,都在等我呀,你们怎么不先吃呢。”  “女主不来,我们哪里敢动筷啊。”方部长笑着打趣,言语间满是讨好。  “呵呵。”  众人跟着附和着笑了起来,气氛并没有因为沈二少而变得拘束。  林允熏双手拖着下巴,“那就快吃啊,不够再点,你们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好咧!”  “开吃喽。”  大家也不再客气,纷纷动了筷。  沈辰皓很少感受这样的气氛,他每次出来吃饭一般都会找个安静的地方,从未体验过这种……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像是一锅粥,但让他又感到很新鲜。  除了上次的聚餐姚若雪没来,他这是第二次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吃饭,不过上次加班太晚,并没有这么多人,吃的也少。  “二少,这杯我们敬你和林小姐,谢谢您和林小姐能看得起我们。”方部长带头,手里端了一杯酒站起身。  沈辰皓点头,端起旁边的酒,和方部长的杯子碰了下,喝下。  其他人见沈辰皓这么好说话,也纷纷站起身给他敬酒。  一开始沈辰皓都全数喝下,到第六杯的时候,他有些烦了。  这些人说的都是阿谀奉承的话,其实也没什么,沈辰皓从小也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不过,这些话听得多了会令他反感。  “我酒量不佳,已经连续喝了好几杯,剩下的你们自己喝。”他摆出上司的架子,其他人也不敢多言。  林允熏怕气氛僵硬下去,更担心敬酒的女孩子没面子,端起旁边的酒道,“我今天不开车,这样吧,这杯酒我代二少喝了,谢谢你们今天努力工作。”  “林小姐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敬酒的女孩原本被沈辰皓拒绝感到没面子,林允熏这么一说,倒是让她心里舒坦了。  这样的女人,确实能做他们未来的老板娘,好相处,也没有架子。  无论是谁都爱吧。  “干杯。”林允熏大气的道,而后她仰头一口气喝完杯里剩余的酒,十分豪爽。  “哇,林小姐真是好酒量。”  众人拍手叫好,气氛再次活跃起来。  连续喝了三四杯,林允熏有些晕了,她单手撑着头,精致的脸上一阵驼红,在灯光的衬托下,那张原本就漂亮的脸蛋儿更是迷人,惹人怜爱。  沈辰皓虽然没兴趣和她们喝,看到女孩子为自己挡酒多少有点过意不去,他凑过去,在林允熏耳旁低声劝,“少喝点,喝多了会头痛的。”  林允熏朝他摆手,粉色的唇瓣勾起一抹笑,“没关系,我都是这么过来的。”  “喝点水吧,要喝也不能喝这么急。”  “呵。”林允熏还是笑,“你这是在关心我么,还是怕我一会儿赖着你送我回家啊。”  “你看你,真是喝醉了。”  两人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还是被其他人听了个大概。  众人忍不住小声八卦起来。  “哇,二少好体贴啊。”  “是啊,太帅了。”  “林小姐好幸福。”  “……”  姚若雪默默吃着碗里的菜,相较于他们的热情,她算是最沉默的一个。  加上她怀孕原本胃口就不怎么好,看到油腻的东西就想吐。  不过今天的菜搭配的非常好,肉吃起来  果然是好地方,口感和她吃的那些不一样。  因为大家都围绕林允熏和沈辰皓,姚若雪自然会遭受冷落,她也落得清静。  对面,沈辰皓和林允熏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姚若雪倒是没听清楚,只要稍稍抬头,她就能看到两人脸上皆是挂着笑。  尤其是林允熏,那微醉的脸庞略红,漂亮的眸染着一丝迷茫,就连姚若雪看了都觉得移不开眼,更何况是男人。  今晚他们应该能修成正果吧。  她这样想,碗里的食物竟然觉得难以下咽了。  和林允熏说完话,沈辰皓转过脸来,目光好巧不巧的落到只顾吃饭的姚若雪身上。  女人埋着头,仿佛周身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安静得很容易让人忘记她的存在。  不像她们,爱攀比,爱奉承。  倒是觉得新鲜。  沈辰皓把玩着手里的空酒杯,一双桃花眼勾了勾,魅惑众生。  “阿皓,来,吃这个。”林允熏给他布菜,成功的转移了男人的目光。  沈辰皓朝她看了眼,客气的道,“谢谢。”  林允熏微微有些失落,她和这个男人最近都在一起,关系嘛,其实没有多大的进展,他很客气,总能很好的和她保持距离。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沈辰皓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做女朋友。  尽管他们没有公开关系,可公司和外界最近传得火热,她就等这个男人承认了。  “你刚回国,可能对国内不太熟悉,这里的菜啊,食材很是特殊。”林允熏见他没吃,解释道,“就我刚才给你夹的,看上去像是红烧肉,其实是豆腐皮。”  “是么?”果然沈辰皓来了兴趣,他垂头尝了口,称赞道,“是不错。”  林允熏脸上堆满了笑,“吃起来也健康,我们平时吃得太油腻了,这道菜可比肉贵好几倍哦。”  沈辰皓满意的点头,“你有心了。”  其他人一听林允熏的解释,一一附和,“哇,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林小姐可是花了大价钱请我们呢,还吃得这么健康。”  林允熏谦虚道,“你们太客气了,那是因为我觉得,你们配得上啊。”  “林小姐真是会说话。”  “我说的是实话。”  “和林小姐说话就是舒服,来,干杯。”  沈辰皓木讷的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酒,眼看都吃的差不多了,他发话,“今天感谢大家,来,我们干了最后一杯酒。”  众人起身,“谢谢二少和林小姐请我们吃饭,真是太荣幸了。”  姚若雪见大家都起身,也不好一直埋着头吃东西,她端了一杯水,“那个,我不能喝酒,可以以茶代酒么?”  “真是扫兴,你是……”人群中间立马就有人针对她。  方部长机灵的撞了下说话的女人,笑着道,“若雪,今天高兴就不能破一下例么?”  “抱歉,我真的……”姚若雪一脸为难。  她现在怀孕,不能喝酒啊。  这个孩子不能要,可姚若雪一直觉得,他在自己肚子里的一天,自己就会对他负责到底。  沈辰皓开口,“女孩子家少喝点酒也好,行吧,你喝水。”  “谢谢二少。”  一杯酒下肚,聚餐也就结束了,姚若雪看到手机上有五六个未接电话,还以为弟弟出了什么事,也没说一声,偷溜着出去接了电话。  沈辰皓穿好外套,“时间也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祝大家明天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众人纷纷收拾好包包,识相的不打扰他们二人,“二少,林小姐,拜拜,我们就先走了。”  “嗯,回去的时候慢点啊。”林允熏特别会收买人心,临走前她叮嘱众人。  等一群人从包房里出来,方部长惊呼,“刚才怎么没看到小雪啊。”  “她出去接电话了,估计还不知道我们要走吧。”  这个时候接电话,方部长觉得不对劲,包房里沈二少和林小姐还没有出来呢,说不定两人还想说会话,可千万别被那穷酸丫头给打扰了。  “难不成她有什么别的心思?”  “那倒不至于,我就怕打扰了二少和林小姐,要不我们去找她吧。”  “也对,走吧。”  此时的姚若雪躲在卫生间里接电话。  “妈,弟弟怎么样了?”  “刚脱离危险。”姚母的声音嘶哑,显然刚才哭过。  姚若雪的心也跟着松了下来,“那你和爸有没有吃饭?”  “我们哪有心情吃饭,小雪,你说说你有那么忙吗,这时候还不来医院,你弟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心里不会愧疚么?”  “好好好,妈,你别着急,我真的是工作耽搁了,你等我一会儿,我给你和爸带晚饭回来。”  当姚母通知她弟弟进了手术室抢救,她心里一样着急,可冷静下来后想,着急也没有办法,她现在能帮上忙的唯有努力工作,多挣点钱救弟弟的命,即便她去了医院,也只能和父母一样在手术室外干着急,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  挂断电话,姚若雪捏着手机往包房那边走,进去之前她特意听了下里面的动静,没有任何声音,同事们应该都走了吧。  她出去接电话的时候就听见沈辰皓说,今天的聚餐到此为止。  姚若雪轻轻推门进去,里面果然空无一人。  她心下一喜,望着餐桌上还未吃完的食物,嘴角漾开。刚才的这一桌同事们并没有吃掉多少,为了巴结奉承沈二少和林允熏,她们的注意力都在敬酒上,此时,餐桌上剩下的晚餐不光够她父母的,还能让她吃好两天呢。  这样算下来,也节约了一大笔开支。  没办法,她暂时只有这个能力。  而且这么多菜剩在这里也是浪费。  姚若雪走出包房,刚好碰到服务员从走廊经过,准备来收拾这一桌的残羹剩饭。  “服务员,我能要几个打包盒么?”  服务员很客气的道,“可以的小姐,我给您去拿。”  “谢谢啊。”  “不客气。”  这桌是沈二少带来的人,无论姚若雪穿得多寒酸他们也不敢怠慢。  也就在这时,去而复返的同事们凑到了包房外,正要进去,却听见姚若雪要打包盒,差点没让他们惊掉下巴。  “打包盒?”  “我的天哪,那个女人竟然想要把饭菜打包回去。”  真是丢死人了,和二少出来吃饭,她竟然还要打包。  “我真的好后悔答应出来,她简直就是一个炸弹,连同我在二少心里的形象一并毁了。”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包房里的姚若雪,她全然没有察觉到,这一切早已被同事看了去。  最生气的要数方部长,她怎么会有这么丢脸的下属,正准备进去把姚若雪拉出去,却看到走廊的尽头,走来一个熟悉高大的身影,众人赶紧躲到一旁。  “二少,二少来了。”  “走吧,我们快走,千万别和那个女人扯上关系。”  包房里,服务员的打包盒刚送到,姚若雪才夹了几根孜然寸骨沈辰皓就进来了。  姚若雪看到突然出现的人,眼里闪过一抹惊慌,还有那一直都有的自卑。  但她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只是问,“二少还没走?”  “你干什么?”沈辰皓的声音有些冷,也明白她的举动,“吃剩下的你带回去干嘛?”  姚若雪耳根子一红,突然觉得自己很没脸,就这样被他抓住了。  大概在他眼里,她也是那种女人吧,打包的手也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沈辰皓双手插兜的走近她,“你喜欢这里的菜?”  哪能不喜欢呢,她恐怕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姚若雪低下头什么都没说,算是默认了。  “想吃什么?”男人突然问。  “啊?”姚若雪惊讶的呼出一个字,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我问你想吃什么。”他不耐烦的重复。  “我已经吃饱了。”  “这样,你家里缺什么,我给你钱买新鲜的。”  说着沈辰皓便从皮夹里掏出好几张百元大钞,“就这么多现金了,你拿着去买点吃的吧,这里的不要打包了。”  男人的这种行为让姚若雪生气,有钱就了不起么,她只是想打包一点饭菜,一定要遭受着这种侮辱?  那一张张百元大钞刺痛了她的眼,姚若雪抬起头,眼里满是敌意,“我不需要!”  沈辰皓抿唇不语,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藏着冷意。  竟然有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  “沈二少,我是穷,不过,我不需要你这么做,可能在你们这些人眼里,我的行为是可耻的,你们觉得好笑,瞧不起我,但我觉得我没有做错,我没有偷没有抢,只是打包剩饭剩菜而已,不浪费,有什么错?”  她鼓着腮帮子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在强调她没有错。  沈辰皓眯眼,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她的唇有点白,脸很小,凸陷的眼令人心疼,这是一个不懂得照顾在家的女孩子。  他见过的女孩子哪一个不是浓妆艳抹,每天谈论的只有化妆品和金银首饰,遇到林允熏,他以为这个女人是特别的,毕竟她也是千金大小姐,却在工作上要比那些女人努力一百倍。  所以沈辰皓觉得,他应该找到了合适的人结婚,林允熏至少会是个好妻子。  遇到姚若雪之后沈辰皓对这个社会有了新的看法,唯有一句话形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她明明拿着不差的工资,偏偏打扮得跟乞丐一样,到底是为了什么?  姚若雪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不一会儿,服务员给她拿的几个打包盒就被她给塞满了,用塑料袋分开装好,十分细心。  不就是一些残羹剩饭么,怎么弄得跟得到了宝贝似的。  他刚才完全没有那种意思好么,他是想好心的给员工一点零钱买吃的。  怎么就被误会成这样了?  好吧,沈辰皓承认,刚开始看到她打包饭菜的时候,他确实觉得她的行为令自己匪夷所思。  后来想想,她说的也对,没偷没抢,只是打包了一点饭菜,他这么生气做什么?  可能沈辰皓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生气的并不是这个。  眼前的这个女人太过于瘦弱,沈辰皓不禁在想,难道她都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么?  沈辰皓收好手里的钱,态度相较于刚才好了许多,“不管怎样,我觉得刚才我们吃剩下的已经没有什么了,你如果需要什么,我给你弄一份新鲜的打包。”  “不用。”姚若雪也没了刚才的尖锐,她扬了扬手里的打包盒,“二少,这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  沈辰皓耸耸肩,“那行,你继续打吧,我先走了。”  “再见二少。”  姚若雪重重呼出一口气,她刚才是怎么了,又用那种语气和沈二少说话,是不是疯了?  而且她这样不管不顾的在餐厅里打包饭菜,本来就有损沈二少身份啊。  姚若雪大概是累了,她拉了把椅子坐下,目光垂下的瞬间看到一只精致的耳环。  她蹲下身将耳环从地上捡了起来放在手上新,觉得有点熟悉,会不会是哪个同事落下的。  算了,等星期一到公司问问吧。  地下停车库。  沈辰皓刚上车,副驾驶上的林允熏就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阿皓,找到了么?”  沈辰皓愣了愣,压根就没想起这件事。  他忘了自己回到包房是给林允熏找耳环的。  “那么小的东西估计找不到了,改天我给你买一对。”  林允熏苦恼的道,“这对耳环是我去年生日我妈送给我的,虽然不算特别贵重,但对我来说寓意非凡,听说那是我奶奶留给我妈妈的,到了我手里,妈妈给我稍微加工了下。”  这件事沈辰皓觉得亏欠了她,“抱歉,要不我一会儿打电话给餐厅的经理,让他们收拾的时候找找?”  林允熏靠在座椅上,“嗯,只能这样了。”  “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  “好。”  黑色汽车很快没入车流,林允熏突然开口,“阿皓,你们公司那个女孩挺拼命的。”  沈辰皓熟练的打着方向盘,“你说的是……”  “我听方部长说她叫小雪。”  “哦。”男人淡淡应了一声。  “她可能家境不太好,你没看到她穿的么,太寒碜了,搞得好像你们公司虐待了她一样。”  沈辰皓抿了下唇,虽然什么都没说,可那样子却能让人充分的意识到他的不悦。  林允熏后知后觉,笑着解释,“阿皓你别生气,我不是针对她,就是觉得做我们这一行拼命是一回事,形象也很重要啊,你想想,如果哪天客户来公司里参观,你们公司的员工连最基本的妆容都没法做到,客户岂不是很失望。”  “女人的外表其实也是一种礼貌。”  沈辰皓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  “你认同了啊?”林允熏小心翼翼的问。  “有道理的事情我当然认同,策划部是个很重要的部门,我想也该改进改进了。”  林允熏两手交缠而放,良久她喃喃道,“阿皓,你妈下午给我来过电话,说明天约我逛街。”  “她?”沈辰皓倒是有些意外。  他妈出手是不是太快了,他都没有对外界公布和林允熏的关系呢。  “我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该接受,想着先问问你再做决定。”林允熏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男人侧面轮廓完美,尤其是现在开车的样子,让她深深着迷。  她丢掉了一个权奕珩,得到沈辰皓,也不算亏。  也终而得到了男人的准许,“有时间就去吧。”  “好。”  他们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林允熏知道,只要沈辰皓答应了这件事,也算是变相性的承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而她之前和权奕珩相亲的那件事,沈辰皓并没有问,这个男人很绅士,她自然不会作死的再去提起,因为她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解释机会,倒不如让时间去埋没一切吧。  医院。  姚若雪火急火燎的赶到病房已经是晚上十点,她把打包好的饭菜递过去给姚家二老。  “爸妈,你们饿坏了吧。”姚若雪又朝病房看了看,“弟弟情况怎么样了,医生说了什么?”  姚母冷着脸,抬手戳着姚若雪的头,“你个死丫头,去哪儿了,这个时候才回来,知不知道你弟弟在抢救啊。”  “妈,我……”  姚母将她打包来的饭菜用力摔在地上,“死丫头,我就白疼你了。”  “吃吃吃,你还有心情吃饭,你弟弟都快没命了。”  姚若雪咬了咬唇站在那里,不敢顶一句嘴。  不是在电话里面说已经抢救过来了么,她也是好心啊,心疼他们的身体。  为什么父母从来都不理解她?  想是这样想,姚若雪却不敢抱怨半句,她喃喃解释,“妈,我在公司加班呢,老板不放人。”  “加班?”姚母冷笑了声,“你骗谁啊你,这个时候还加班,没看看都几点了。”  “不是妈,我真的……”  姚母指了指关闭的病房,现在是特殊时期,家属不能进去探望,“你弟弟躺在里面,你不知道我和你爸有多绝望,医生说的话我们也听不懂,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没良心呢。”  “你今天就跟我老实说,是不是你压根就没想过救你弟弟?”  姚若雪有口难辩。  姚父跟着插嘴,“是啊小雪,我和你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同村的孩子哪里有一个像你读了这么多书,你可不能忘恩负义。”  “我没有。”姚若雪急急解释,“爸妈,你们可不能这么说,我每个月寄回去的钱也不少,工资就那么多……”  姚母一听这话,脸色更难看了,“怎么,你现在认为给家里不少钱就可以在我和你爸面前横了是吧,别忘了,你有今天都是我和你爸。”  “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妈。”  姚母拔高嗓音,“没有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公司五点半就下班了,你是不是和人去疯了?”  “这是医院,你们能不能不要吵,病人最需要的是休息。”听到吵闹的护士长跑过来厉声呵斥。  护士长这一训斥,两老立刻闭了嘴,姚母陪着笑道,“好好好,我们不吵,医生谢谢你啊。”  说完还不忘瞪了姚若雪一眼。  姚若雪一句话也不敢说,缩手缩脚的站在靠墙的位置。  等护士长一走,姚母和姚父小声嘀咕。  “老姚啊,你说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个没良心的女儿。”  “人家女儿都往家里送钱,我呢,贴了钱不说,还要操心。”说着说着姚母就伤心的哭了起来。  姚父安慰她,“别哭别哭,你再哭下去眼睛就要瞎了。”  “瞎了更好,省的我看到这些事生气。”姚母吸了吸鼻子,“我可怜的儿子,当初妈就不该生你。”  “呸,说什么鬼话呢,小宇会没事的。”  姚若雪默默听着父母的对话,她心里同样的难受,不管怎样,面前的两位老人也是她的父母,而且他们说的没错,在那个穷山沟里,她是唯一读完大学的女孩子。  父母为了她也是花了不少心血的。  她也可以理解父母因为弟弟的病而迁怒于她,毕竟那是他们心爱的儿子,也是她唯一的弟弟,姚家唯一的命根子。  “爸妈,我错了,你们别生气。”姚若雪不想和父母的关系闹得太僵,也深知这些日子两老为了弟弟的病心力交瘁,她把另外一份打包好的饭菜递过去,“你们多少吃点吧,弟弟还需要你们照顾,万一累到了弟弟怎么办。”  姚父姚母听了她这话觉得有道理,语气没了刚才的尖锐,“我跟你说小雪,你弟弟这病你得赶快想办法解决。”  “我会的,我会的。”姚若雪连连答应,“快吃吧,再不吃都凉了。”  姚母一边吃一边夸赞,“老姚,真好吃,我一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是啊,真好吃。”  “……”  姚若雪见父母吃的开心,她嘴角苦涩的勾了勾。  看看吧,社会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人家吃剩的东西,在她父母这里却成了最美味的晚餐。  等他们吃完饭,姚若雪收拾好周围的残留,“爸妈你们去睡一会吧,弟弟我来照顾。”  “明天我不上班,你和爸这些日子也累了。”  姚母这才满意的开口,“这还差不多,你一定要好好守着小宇,有事叫我和你爸。”  姚若雪把出租房里的钥匙交给二老,“爸妈,你们打车过去吧,现在太晚,已经没有公交车了。”  “打车那得多贵啊。”  姚若雪将包里唯一的一百块钱掏出来给他们,“我马上就发工资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们好好休息,别到处乱跑。”  “好,那我和你爸走了。”  “嗯。”  反正姚若雪也睡不着,倒不如帮父母做点事,这些日子他们确实也累了。  却没想到,两个小时后接到姚母打来的电话,说她和姚父不知道到了哪里,转不出来了。  “小雪啊,你说,这到底是哪儿啊,我和你爸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好吓人。”  听姚母的口气应该是到了郊区,姚若雪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妈,我不是让你打车的么?”  “你个死丫头还有脸说,给我们那么一点钱,明天的日子怎么过,打车了我和你爸明天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好好好,你现在告诉我,你们那里有什么特征。”  “什么也没有啊,路灯都没有。”  “妈,你别急,也别乱跑,我马上给我朋友打电话。”  姚母大概也被吓着了,连声答应,“好好,小雪,你一定要尽快找到我和你爸啊,这个地方,它,它太吓人了。”  “我会的妈,你和我爸千万别乱跑。”  姚若雪实在没办法,大半夜的只能找陆七求救。  陆七电话响起的时候权奕珩趴在她身上正运动的起劲。  陆七整个人都是昏的,听到电话铃声,她猛的惊醒,推了推卖力运动的男人,“权奕珩,电话,电话。”  “去他妈的鬼,不接。”男人爆了一句粗口,低下头吻她。  “权奕珩!”陆七怒了。  男人没办法,只得从她身上下来,然后把那该死的手机递给她。  “小七,你这是想折磨死我!”  陆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她抬手擦了把汗,看到小雪两个字,赶紧按下接听键,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姚若雪的声音透过电话传递过来,“小七,我真的没办法了,只能找你。”  “怎么了小雪?”  姚若雪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哭的越发凶猛了,“小七,你朋友多,帮帮我好么,我爸妈初来乍到不熟悉,我怕他们会遇到坏人。”  陆七抓了抓头发,“好好好,你先别着急,我马上过来。”  电话挂断,陆七求助权奕珩,“小雪的父母迷路了,你帮我去找找吧。”  “唔。”男人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老婆,我现在有点难受。”  陆七一边穿衣服一边下意识的问,“你怎么了?”  “没吃饱!”  陆七,“……”  一直到两人上了车,权奕珩也提不起精神。  陆七怕他开车出问题,主动提出,“你睡会吧,我来开。”  权奕珩坚决不同意,“那怎么行,我可不是精神上的问题。”  “老婆,我是因为没吃饱,饿着呢。”  陆七怒声道,“权奕珩,你这两天就没有一天消停的。”  她都快累死了好么,每次一折腾就要大半夜,她是人啊,没有他那么好的精神。  “明明有好么!”权奕珩发动引擎,为自己辩驳。  “哪天?”  “你前天生病,我什么都没做。”  陆七扶额,实在不想和他争论这个问题。  她现在担心小雪那边到底怎样了,她的父母不是省油的灯,不会怪罪她吧。  因为小宇需要人守着,姚若雪无法离开医院半步,只能和陆七保持着电话联系,也把妈妈的电话告诉了陆七,方便他们找人。  她父母不会发位置,手机也是最古老的那种,除了能打电话发信息,什么也做不了,找起来确实没那么容易。  不过有权奕珩在,四十分钟的功夫便把人给找到了,并且把他们二老送到了医院。  姚若雪看到二老,吊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她眼圈泛红,“爸妈,你们可把我吓坏了,没事吧。”  姚母怒斥,“你还说呢,要不是你给那么一点钱,我和你爸也不会舍不得打车,现在好了,折腾了大半晚,觉也没睡。”  站在身后的陆七和权奕珩皆是皱了下眉。  “是,都是我的错,你们先坐一会,我去跟我朋友说几句话。”姚若雪安顿好父母,这才走到陆七和权奕珩面前,“谢谢你小七,权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权奕珩向来不喜欢插手别人的事,但这个女人为了小七曾经有恩于他,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他淡淡说了句,“不用客气。”  “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小七,我明天打电话给你。”  意思很明显,她现在说话不是很方便。  “好,你自己注意着点。”  “嗯,我会的。”  等陆七和权奕珩离开,姚母冷不丁在姚若雪耳旁嘀咕,“小雪,你这朋友找的男朋友还真不耐,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难怪她出手那么大方。”  “妈,你说什么?”姚若雪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姚母深知自己说错了话,赶紧纠正,“我是说刚才,我和你爸不是迷路了么,他们找了我,还带我们去吃了好吃的。”  “对不对啊老姚。”说着,她又用胳膊碰了碰姚若雪的爸爸。  姚父附和,“是是是,很好的一个人。”  姚若雪解释,“那不是她男朋友,是她老公。”  她真的很感激陆七,都三更半夜了还能这么为她,还有权奕珩,也是个不错的男人。  “原来老公啊。”姚母唉声叹气,“我说小雪,你也别顾着每天工作,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比你现在的工作好一百倍。”  姚若雪头痛不已,“妈,你也不看看我什么条件,有哪个男人会喜欢我啊。”  “你不努力怎么知道,现在那些有钱人啊,就喜欢你这种妹子。”姚母拉着她兴冲冲的道,“你还是黄花大闺女,怎么就找不到了?”  听了这话的姚若雪脸色一白,她抽回手,“妈,我现在不想说这个,你们先看着小宇,我去洗手间。”  姚母对着她的背影冷嗤,“你看看,还来脾气了,我这不是为了她好么,她找了个有钱人,我们小宇以后也不用操心了是不是?”  “关键得她愿意啊。”  “她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老姚,要不我们还是让小雪回去相亲吧?”  “你不让她在城里找男朋友了,这里的人可比咱们村的有钱。”  姚母想想也是,可这不是他们着急要钱给儿子治病么,城里的男朋友哪里那么好找啊。  算了,先走一步再说吧,实在不行,她随便到村里找个条件好的给若雪,随随便便彩礼也有好十几万呢。  ------题外话------  小仙女们,清清想问一句,大家伙喜不喜欢小雪的故事,她和小七权少都是有关联滴,后面就造了,所以不管是谁的故事,只要乃们觉得好看,清清就写下去。  不知不觉文文已经快上架一个月了,这二十几天清清都是万更,很勤奋有木有…所以,乃们的票票素不素投给我捏…  谢谢大家的花花,票票,清清爱泥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