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7 这个男人技术好(夫妻高调买避孕套

137 这个男人技术好(夫妻高调买避孕套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6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3
    翌日周末。  权奕珩要加班,陆七上午买了东西去看望黄娅茹。  在路上她接到姚若雪的电话,说是上午太忙,约她下午见面。  正好,她现在也没时间。  拧着东西上楼,陆七累的气喘吁吁。  “妈。”  黄娅茹看到女儿提了不少东西,心疼的接过来,“以后过来不要买这么多东西,我这里什么都不缺。”  陆七看着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小屋子,在看看面色红润的黄娅茹,嘴角轻轻勾出一抹弧度。  和陆自成分开后,她倒是生活的自在了。  陆七帮黄娅茹把买来的东西分好,而后她坐到客厅的沙发里,茶几上放了一份文件,她拿了起来,看到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上面就差黄娅茹签字了。  黄娅茹这个时候把它翻出来……  “妈,你是准备签字了吗?”  黄娅茹倒了一杯水给女儿,“小七,这事我就等你过来了决定,你说,陆家的一切你想要么?”  “我……”  她确实没兴趣要,但现在的情况压根容不得她要不要,如果她放手,陆舞和胡碧柔只会更加猖狂。而且那些东西里面本来就有属于她的功劳,陆自成就这么给了那对母女,会不会显得她太好欺负了?  能让黄娅茹决定离婚的只有一件事,“妈,是不是胡碧柔又来找你了?”  “来过两回,她现在怀孕了,我也不敢和她吵,万一出了事怪罪在我头上,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黄娅茹叮嘱她,“小七,你也是,这阵子少去陆家知道么?”  原来黄娅茹是想息事宁人,怀孕的人得罪不起,而她从来都是不争不抢的性子。  陆七不一样,经过颜子默的事情以后,她好像幡然醒悟一些事情,过去是自己太过于软弱了,好说话,以至于让这些人以为她好欺负。  离婚是黄娅茹自己的事,她不能多加干涉,也不想因为黄娅茹为了她而考虑太多,委屈了自己。  “妈,你放心吧,我不会有问题的,那对母女不敢对我怎么样。”  “你呀,有时候还是太大意了,胡碧柔心思恶毒,你不懂。”黄娅茹打量她,担心的问,“对了,我看你怎么脸色不好,是不是和阿珩闹别扭了?”  陆七否认,“哪有啊,他今天加班,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  “阿珩这孩子真不错,隔三差五就给我快递东西过来,我这房间里都堆满了。”  黄娅茹一边说一边拉着陆七起身去了卧室,有些东西还没来得及拆,都是送给老人的保健品,对心脏好的药物,还有按摩椅,可以说应有尽有。  若不是黄娅茹告诉她,陆七压根不知道权奕珩如此体贴,她都没想到的东西,他都想到了,还这么体贴的给黄娅茹送来。  那个男人竟然能细心到这一步。  “小七,你和阿珩结婚也有些日子了,怎么都不见有动静?”  陆七小脸羞的一红,“我,我们之前一直避孕呢。”  “以后可不许了,你这个年龄该有自己的孩子了,我们小区像我这个年纪的,都有孙子了。”  “知道了妈。”  她和权奕珩才刚开始,陆七压根没想过孩子这回事。  不过黄娅茹的话也警醒了陆七,从她和权奕珩在一起后,他们好像没有避孕吧。  那么也就是说,她下个月有可能会怀孕?  不是吧,她还不想做妈妈啊。  陆七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她告诉黄娅茹,“妈,和陆自成要不要离婚,你想着自己就好,觉得怎么样舒服就怎样做。”  “妈怎样都行,只要你好。”  陆七也没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相信黄娅茹一天不签字,胡碧柔一天都不会安宁,会时常找机会来闹,她有点担心。  可怜母亲的一颗心,时时刻刻记挂在她身上,陆七不禁想到了姚若雪,昨晚她发现一个事实,无论她做了多少,姚母也不会改变对若雪的态度。  天下竟然还有那样的母亲,难道女儿就不是人么。  从黄娅茹那里出来,陆七直接去了茶餐厅和姚若雪赴约。  等她过去,姚若雪已经等候在那里。  隔老远陆七就认出了她,女孩身上穿的衣服还是读大学时的那件旧羽绒服,陆七记得,那件衣服是碰到商场促销,姚若雪花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买的。  当时还向她借了钱。  那年冬天格外的冷,姚若雪大概也是受不住才买的那么一件。  陆七先是到服务台要了两杯牛奶,随后才过去在女孩对面坐下,“等很久了吗?”  姚若雪手里捧着白开水,略白的唇扯出一丝笑意,“没有,我也是刚到。”  “若雪,上次我们不是在商场买了衣服么,天气这么冷,你怎么不多穿点,新衣服可不能放着,不然就不暖和了。”  “那些衣服我寄给妹妹了,她们俩在家也可怜,村里的冬天更冷。”姚若雪喝了口水,“现在爸和妈都来了我这里,两个女孩子在家我有点担心,本想抽空回去看一看,你也知道我刚复职,实在没有什么办法。”  原来如此。  可怜的姑娘,什么时候才能想到自己?  “若雪,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你怀孕不能太劳累,听说你昨天晚上加班了?”  她的脸色很差,陆七一点也不放心,加上现在她弟弟生病,这丫头肯定是没有好好休息的。  万一倒下去可怎么办?  “没事的小七,我很好。”  也就在这时,服务员将两杯热牛奶分别送到他们跟前,“这是你们的牛奶。”  “谢谢。”  “喝点牛奶,别老是喝白开水,会更恶心的。”陆七催促姚若雪,眸光不经意间一瞥,女孩手背上鲜红的痕迹撞入她漆黑的眼球,她惊呼,“若雪,你的手怎么了?”  姚若雪缩了缩手,“被我妈不小心划伤的,一点小伤,过两天就没事了。”  “那你有没有擦药啊。”  “擦了,真的没事。”  姚若雪将受伤的手藏在桌下,事实上,昨晚被刮破的时候确实很疼,时隔一晚,疼痛早就麻木了,“小七你别担心,我是山里来的孩子,小时候经常砍柴啥的,划伤是家常便饭。”  她说的轻松,倒像是在安慰陆七。  陆七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她艰难的抿了下唇,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和姚若雪心里都清楚的很,姚家二老是什么样的人,小雪手背上的伤痕绝非意外。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父母不可理喻?”  “小雪,你不能这样下去,他们就是吸血鬼。”陆七在陈述一个事实。  “可他们是我的父母。”姚若雪也在诉说着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弟弟的事他们确实遭受了不少苦,我父母从小让我上学,我很感激。”  “真的小七,我很感激父母,他们能让我走出那个穷山沟。”  “小雪,其实你已经……”做的够好了。  看到她心如死灰的样子,陆七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小七你不懂,你和你妹妹陆舞没有那么深刻的感情,可我不同,我从小和妹妹弟弟在一起生活,当年读高中,我弟弟刚刚出生,只要我放学回来,都会带着他,那是我们家里唯一的男孩,不光父母高兴,就连我和几个妹妹也把他当成宝一样宠着。”  “我们姐妹四个,感情很深,小时候家里很穷,如果遇到丰收不好可能连饭都吃不饱,但我觉得很幸福。”  陆七还是不能理解姚若雪的这种情分,难道她是女孩就该遭受这份罪么,她心疼弟弟陆七可以理解,不过她不认为小雪的做法是对的。  人需要强硬的时候就该强硬,即便对方是自己的家人。  就像她和陆自成,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陆舞,若是她软弱一点,说不定到现在连命都没了。  当然,姚若雪的情况和她不一样,他们家只是要钱而已。  其实这种事情并不难解决,关键是,给了姚家二老钱,他们就能放过小雪么?说不定手会伸的更长。  陆七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那两万块钱压根就没有让姚家二位有所觉悟。  良久,姚若雪喃喃道,“小七,别给我爸妈钱了。”  陆七微微惊了下,原来她做的小雪都知道。  “可是……”  “你一直给,他们就会习以为常,经常去找你。”  “好吧,我暂时停掉一段时间,不过你弟弟的医药费,你不能拒绝。”  这笔钱陆七不会经过姚家二老的手,直接交给医院,至于生活费,她好像给的太多了。  当时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想着多给点钱,至少能让姚若雪平静一段日子,哪里想到会闹得鸡犬不宁。  “好,谢谢你小七。”  姚若雪也实在没有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弟弟去死。她今天找陆七来也是想把话说清楚,同时也想感谢她。  至于弟弟需要的健康心脏……  姚若雪把手掌落在自己的心口,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心脏的跳动,鲜红而健康。  ——  接到陆自成的电话已经是下午三点。  “小七,你好长时间没回来了,最近在忙什么?”  陆七知道陆自成的用意,有些话她也想找个时间和那个男人说清楚,也好表明自己的态度。  “陆自成,你用不着这种口吻和我说话,说吧,你现在在哪儿?”  “我的小七就是聪明,知道爸爸有事和你谈。”陆自成非但没有生气,还爽朗的笑出声,“我在高尔夫球场,要不今天过来和爸爸切磋切磋。”  爸爸?  陆七因为这两个字冷嗤了声。  正好,她说话的时候不想胡碧柔母女在,去就去。  她过去后才知道,不止陆自成一个人,还有顾以凡。  男人今天穿了件黑白相间的休闲外套,下身配着同色系列的裤子,阳光帅气,和之前相比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顾以凡看到她,将手里的球杆交给身后的球童,他摘了白色手套朝陆七伸过手去,嘴角的笑容和煦,“陆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你好。”陆七客气的和他打招呼,握手的动作敷衍。  “小七来了。”陆自成走过来,目光落在二人身上,越看脸上的笑容越深刻。  “嗯。”陆七淡淡应声。  陆自成拍了拍顾以凡的肩,“怎么样,顾少爷,今天尽兴吧?”  顾以凡笑,“陆总的技术还真不耐,我这个小辈今天是见识到了。”  “哪里,应该是你故意谦虚,让给我的。”  “没有没有,陆伯父太客气了,明明就是我技不如人。”  陆七站在一旁默默听着两人的对话,只觉得身心疲惫。  她本想过来和陆自成谈事情,看样子又找错了时间。  “小七,你听听,顾少爷他说的话,是不是谦虚。”陆自成见女儿像个傻子一样的杵在那儿,话风很快转移到她身上。  “呵呵。”陆七尴尬的扯了扯唇角,实在不知道该接点什么话。  陆自成点了点他们二人,“要不你们俩比试比试?”  顾以凡刚想说好,陆七干脆的拒绝,“算了吧,我不太会。”  “哎,这个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关键是培养兴趣,输了又没有关系,大不了爸爸帮你报仇。”在外人面前,陆自成这个父亲倒是表现的很到位。  不禁让陆七想起了之前,陆自成一直都是这么待她,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他会把父亲这个角色发挥的很好。  顾以凡谦虚的笑了笑,他温柔的目光落在陆七身上,“我技术也正好一般,要来试一下么?”  “不了,我来是有事找爸爸谈。”  陆七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客气,对待他似乎比他们第一次见面还要疏离了。  唔。  这个女人还真是难搞定啊。  顾以凡点头,“那行,我先去那边,就不打扰你们二位了。”  陆自成眼见顾以凡真的要走,他意欲开口说声,陆七打断他,“陆自成,我找你真有事。”  行,他不也有事要问这丫头么。  顾以凡重新戴上手套,他身后跟着一起来的助理。  “少爷。”  “嗯?”  “陆小姐好像……”  顾以凡抬眸看向蔚蓝的天空,“你又看出来了?”  助理为顾以凡愤愤不平,只要想到陆七刚才的态度,他心里就烧着一把火,“这个女人清高的很,连少爷您都不放在眼里,实在是可恶。”  他们家少爷可是天之骄子,在京都,想要巴结他们少爷的人可是排着长队呢,那个女人到底什么眼光,竟然还瞧不上?  顾以凡神色轻松,“不要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她与众不同,挺有趣的。”  助理,“……”  这便是有钱人的恶趣味么。  高尔夫球场休息室,父女俩要了两瓶矿泉水。  陆自成直接问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陆七态度坚决,“我不会和他离婚。”  “呵。”陆自成喝水的动作顿了顿,神色阴冷,“那你就别怪我了。”  “陆自成,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知道陆自成不会善罢甘休,也不怕他对自己怎么样,可权奕珩不同,陆七不想把他卷入到这场纷争。  “小七,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怎么就甘心委身于一个穷光蛋小子?”  “他不是穷光蛋,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至少在陆七眼里不是,权奕珩用自己的双手挣钱,比那些纨绔子弟不知道强多少倍,为她买最好的东西,偶尔也会带她去比较好的餐厅吃饭,只要是她想要的,他从不会多说一个字。  当然了,权奕珩做的远远不止这些,他那么懂她,每次都能抚慰她的情绪,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不会放弃吧。  “我看你是被一个男人迷昏了头,连自己的前程都不顾了。”  前程?  陆七听着这些话从陆自成嘴里说出来,实在是想笑。  “呵。陆自成,你说的好听,是为了你自己吧。”  被戳中心事的陆自成脸色僵了僵,镇定的道,“我是为了陆家。”  为了陆家?  这个理由未免太过于牵强。  陆七眯眼,“那也不关我的事,我现在就去和顾少爷说清楚,我是有夫之妇。”  “你敢!”  她的态度彻底惹火了陆自成,男人的吼声从身后传来,“你敢对顾家人说出一个字,信不信我明天就杀了那个男人。”  一句话让陆七成功驻足,她站在原地,只觉得喉间被人生生勒住,只要稍稍不谨慎就会丧命。  这种感觉真他妈的不爽极了。  看样子她还是不够强大。  “他一没权势,二没有财富,你说,在京都,我想捏死他是不是很容易?”陆自成走向她,口吻森然。  “陆自成!”陆七除了瞪着他,毫无办法。  每个人都有软肋,陆七曾经以为自己的软肋只会是黄娅茹,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不敢把事情做的太绝,现在她的生命里多了权奕珩那样一个男人,面对渣父的逼迫又要怎么办。  难道他们真的要离婚么?岂不是如了他的意?  陆七不想这么便宜了陆自成,凭什么她的命运要掌握在这个男人手里?  “我给的五天时间早就过了,既然你办不了这件事,我会用我的方式逼那个男人离婚,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晚上,你必须住到陆家。”  万一顾家来个什么人约她,他要怎么说,难道说女儿不在?  所以,这件事必须尽快办。  至于为什么是离了婚,到时候顾家人问起来,他就说陆七被骗过。  “小七。”  森冷的空气中突兀的插入一道声音,打破了父女二人剑拔弩张的气氛。  陆七看到前来的男人,先是一惊,随后神情逐渐放松下来,甚至还可以说有点小欣喜,但更多的是担忧,“权奕珩。”  “你怎么来了?”  男人还未来的及换衣服,身上穿的依然是早上出门穿的那件西装外套,风度翩翩。  他走近陆七,手掌自然的落到她肩头,黑眸里满是宠溺,“我陪客户在这儿打高尔夫,在东场那边。”  “刚才徐助理说看到了你,所以我过来看看。”  “你会打高尔夫?”她问,眼里露出崇拜。  其实在这个圈子里会打的人也不少,要真正打的好,陆七还没有看到过一个,很多人都是为了应付客户而学的皮毛功夫。  这些个纨绔子弟偏偏还会觉得自己很牛逼。  可权奕珩不同,他虽然只是这么带过一句,陆七却觉得他脸上的自信骗不了人。  “唔,打的不是很好。”他说,那样子像是深藏不露。  陪客户都没有让慕昀峰亲自来,要么就是权奕珩的高尔夫打得好,要么就是小客户。不过仔细一想,兴茂集团那么大的公司,还能有小客户?  陆自成站在一旁关注他们二人的互动,气的要命。  这个男人无非就是长得好看罢了,凭着一张好皮相迷惑女人算什么本事。  陆自成想着,便迈开了步伐,冷着脸对权奕珩道,“年轻人,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情和你谈。”  陆七把权奕珩拉到身后,“陆自成,我们刚才已经谈过了。”  “和你谈没用,我想和当事人谈一谈这件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好。”权奕珩大方的答应,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俯下身在女人耳旁道,“放心,我一会儿回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更衣室,面对陆自成权奕珩依然保持着脸上的笑意。  “年轻人,你和陆七不过是一个冲动,何必执着呢?”陆自成的话说的很隐晦,他相信权奕珩也听得懂。  这男人看上去一表人才,在兴茂集团就职,可总归也只是个臭打工的,一辈子能有什么出息。  权奕珩手掌撑着门板,不悦的情绪很好的隐藏下去,让人无法看穿,“您从没了解过,又怎么知道我们的感情只是一场冲动?”  “呵,说吧,你要多少钱。”陆自成干脆直说。  若是花百来万可以解决这件事,陆自成倒也愿意。  毕竟相较于陆七能顺利嫁入顾家,一百万划算很多。  “怎么,陆总是想用钱买断我和小七的婚姻?”权奕珩把玩着矿泉水瓶,眸底藏匿的暗涌越来越猛。  “你不要以为你不离婚我就没有办法,年轻人,你赌不起,你有你的家人,相信你也不想他们过的太煎熬。”  这算是威胁了。  权奕珩嘴角的弧度很冷,“行啊,那我就开个价。”  他伸出一根手指晃到陆自成跟前。  “一百万?”  虽说陆自成确实准备了这个价格,但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把钱给他。  他面露鄙夷,“年轻人,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不是陆总希望用钱解决么,所以我当然不能客气。”权奕珩理了理身上的西装外套,笑得阴森,“还有,陆总可能想的太容易了,我说的不是一百万,而是一个亿。”  “你!”陆自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心脏的位置狠狠震了下。  一个亿!  亏他说的出口,怎么不去抢啊。  “陆总如果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以后就不到我面前说这番话,要么您就用法律手段。”  “你,你这是诈骗,我要……”  “要告我?”权奕珩隐藏的情绪轰然炸开,冰冷的语调让周身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分,“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我也说了,这钱你愿意给我就离婚,不愿意给,我自然有我的选择。”  陆自成只差没呕出一口黑血,“……”  站在休息处的陆七焦急的来回走动,都进去快二十分钟了,怎么还没有出来。  陆七不放心,对同样等待的徐助理道,“徐助理,你要不去看看,他们谈的怎么样了?”  “权太太放心,权先生一定不会吃亏的。”  陆七,“……”  不愿意去就不愿意去,干嘛说的这么笃定,陆自成那么卑鄙无耻,她真的怕权奕珩吃亏好么。  本想着自己直接闯进去一探究竟,这个时候,顾以凡却朝他们这边走来。  “陆小姐,原来你还在这儿,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陆七不自在的看了眼一旁的徐特助,扯开话题,“那个,顾爷爷最近好么?”  “这位是……”顾以凡自然也发现了她旁边的徐特助。  这个男人有点眼熟,但顾以凡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一副面瘫的表情,一看就是助理级别的。  还不等陆七做出回答,另一边,权奕珩和陆自成便从更衣室里出来了。  顾以凡若有所思的看着二人朝这边走来,越发觉得诡异。  陆自成看到原本该在球场的男人出现在这里,整个人惶恐不已,生怕会曝光陆七和权奕珩的关系,快步上前道,“顾少爷,您怎么过来了,我还准备和您再切磋几把呢。”  说着,陆自成便想把人骗去球场。  顾以凡却是问,“这两位是?”  “是小女的朋友。”陆自成笑着答,一滴巨汗从后脑勺滑落。  顾以凡嘴角勾了勾,单手插兜的走向权奕珩,“你好,我叫顾以凡。”  “权奕珩。”  他伸出手和顾以凡回握,报出自己的名字,面上温和,眼底的冷意却压得人心底一沉。  这个男人的气场让顾以凡拧眉,手微微有些痛,他抽了出来。  也恍然明白,他是情敌。  “权先生是来打高尔夫的?”顾以凡开口,“我正愁找不到人切磋,要不我们来一把?”  “好啊。”权奕珩答应。  陆七和陆自成各自头痛起来,陆自成更多的是害怕,万一事情曝光了,一切都完了!  “顾少爷……”陆自成想阻止。  顾以凡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而是对权奕珩道,“我先去球场等你,你换好衣服出来。”  “好,一会儿见。”  陆自成自然是要跟在顾以凡身后的,在比赛还没开始之前,他想找到机会劝说顾以凡放弃。  而这边陆七有点担心了,“权奕珩……”  权奕珩神色自然,“没事,你去那边等着我,一会儿我们一起过去。”  顾以凡冷猛然回首,恰好看到二人低头交流的场景,那画面很美,是个人都能想到他们是什么关系。  看样子这丫头是有心上人了?  那陆自成怎么说,她现在孤身一人,连个男朋友也没有。  呵,就算有男朋友又怎样,他们没有结婚,他就还有机会。  出了休息区,顾以凡笑着开口,“陆伯父,你真是太不地道了,小七明明就有男朋友。”  一乍听这话像是在和他开玩笑,但事实上是质问。  顾以凡生气了。  陆自成战战兢兢的答,“什么男朋友啊,他们俩就是玩的好。”  “玩的好?”顾以凡喃喃吐出这几个字,故作轻松的挑了下眉,“有陆伯父这句话贤侄就放心了,俗话说的好,想要娶人家的女儿,就得先搞定岳父岳母,看来我的机会很大。”  陆伯父。  他连身份都改了,可见对陆七志在必得。  “那是,顾少您是什么身份。”陆自成不停的擦着额前的汗水。  “我在意的是陆小姐喜不喜欢我,陆总,你明白了么?”  这声陆总再次让陆自成紧张了,只要顾以凡这么称呼他,就是生气。  陆自成低着头,哪里像一个长辈的样子,“她怎么可能不喜欢,能找到像您这样的人,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但愿陆小姐也能这么想。”  顾以凡承诺,“你放心,如果能让陆小姐回心转意,我顾以凡肯定不会亏待了你们陆家。”  “谢谢顾少爷,您呐,就放一百个心吧。”  ——  下午的天气很好,没有风,对打高尔夫球的人来说是个好现象。  权奕珩换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比例堪称完美,陆七看到他的时候,不由眼前一亮。  真是太帅了。  平常他为了工作,权奕珩穿西装比较多,很少能看到他有这么鲜活的一面,和顾以凡比,她觉得权奕珩更胜一筹。  这个男人无论是脸还是身材本来就是优秀的,能让她这么惊艳,陆七倒也不奇怪。  “走吧。”  “老婆,说实话,你希望谁赢。”  陆七漂亮的眸子闪了闪,“当然你了。”  权奕珩轻轻捏了下她的脸,“那一会儿就看你老公我怎么赢的。”  切,臭美呢。  ……  陆七不会打高尔夫,陪客户的时候最多在边上和他们说说话,会请专业的人士过来切磋。  第一杆球是顾以凡的,他姿势十分优雅,球也如愿进了洞。  “权先生,请。”顾以凡握着球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倒是挺有礼貌。  权奕珩戴上黑色手套,和他身上的运动装十分匹配,陆七站在一旁看着,觉得他像一个黑色的骑士。  她没见识过权奕珩的球技,自然也是为他担心,不过好在他们的赌局不大,也就输点钱。  上次颜家给她的钱还剩不少,陆七趁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球上,她走过去和徐助理商量钱的事。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一会儿权奕珩输了,五十万她来出。  却没想到几个回合后,顾以凡主动认输了。  “看来今天是遇到对手了。”  “顾少的球技确实不怎么样。”权奕珩实话实说。  顾以凡脸色微变,“……”  面对这种情况,很多人一般都会谦虚,可这个男人就这么承受了,竟然还数落他?!  “像顾少这样的球技应该多练练,下次如果技术还这么烂,我会没有兴趣。”权奕珩将手里的球杆交给球童,嘴角的笑意欠扁。  靠!  好狂傲的男人。  不过他有权利说什么么,毕竟他确实输了。  顾以凡的助理实在看不下去,“这位先生……”  “这里没你的事,去车里等我。”顾以凡呵斥站出来的助理。  “顾少。”  “去!”  顾以凡摊手,“呵,权先生未免也太……”  权奕珩打断他,“我喜欢用事实说话,光用嘴说厉害没用,顾少爷,你觉得呢?”  “是,权先生说的是,有机会咱们再切磋。”  权奕珩没应,他直接走向了一旁的陆七。  男人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帅气的丢下一句,“我去车上等你。”  陆七抿了抿唇,对陆自成说了声,“我先在走了。”  陆自成也没工夫管她,大步跟上了顾以凡,“顾少。”  “这个男人不简单,他到底是谁?”  这才是顾以凡感兴趣的,他阅人无数,潜意识里告诉他,这个男人绝非常人。  “嗨,您还真被他唬着了?左右不过是一个助理,兴茂集团,慕昀峰的手下。”  “哦……”顾以凡摸着下巴,“原来如此,和慕昀峰那小子倒是有点像。”  不过他也不会全然相信陆自成的鬼话,一上车就吩咐助理,“去查查刚才这个人。”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  权奕珩直接把车开去了附近的超市,陆七不愿下去,“去超市干嘛啊,家里什么都有,暂时不需要。”  她只知道,权奕珩刚才又赢了五十万,还害得她操心钱的事,现在想来是她多此一举了。  权奕珩帮她解开安全带,“嗯,有一样东西没有,昨晚用完了。”  “什么东西?”  “到了你就知道了。”  两人进去超市,因为是周末,人比较多,付账的地方排了长长的队,权奕珩拉着陆七从入口进去,他问,“你有什么需要买的么?”  “没有。”  “那好,跟我来。”  权奕珩到人群身后直接排队,陆七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嘛,好奇的问,“我们什么都没买,你在这儿做什么?”  男人抬起手,食指贴在她的唇上,眼底的笑意不减,“嘘,老婆,你最好不要说话。”  切。  陆七双眸左右移动,为他的神秘不满。  人虽然多,工作人员的效率也不错,不多时就到权奕珩了,陆七默默跟在他身后。  只见男人点了点货架上的避孕套,“把这些全部打包。”  收银员,“……”  他这个举动也惊扰了其他排队买单的顾客。  陆七蓦然红了脸,惊讶的呛出声。  几乎所有人都朝他们这边看过来,陆七实在难以忍受四面八方投来的奇异目光,弯着身子想溜。  权奕珩一把将她抓了回来,顺便把她搂进怀里,还说了句让陆七想死的话,“老婆,这些够不够?”  陆七,“……”  其他人,“……”  收银员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先生,您,您确定全部要?”  男人看了眼垂头不敢出来的小女人,薄唇坚定的吐出两个字,“全部。”  “权奕珩?”陆七实在忍不住,抬起脸来看他。  这么多避孕套,他们用得完么?也不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买吧。  权奕珩却是问她,“怎么,老婆觉得不够?”  陆七捂脸不语。  她还能说什么,这个男人总是能把无耻发挥到高大上,她的脸皮哪里有他厚。  超市里一群花痴女开始议论。  “哇,好帅。”  “全部要,你说他得多厉害。”  “你猜,他一晚做几次?”  “会不会十几次啊。”  “哇,那岂不是爽死了,那个男人又帅技术又好,为什么这种好事没轮到我身上?”  一直到超市门口,这些流言一直存在着。  陆七嘴角抽搐的厉害,“……”  ------题外话------  呜嗷,权少,你要不要这样子啊,受刺激了?  来段小剧场。  陆七:权奕珩,你疯了是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买这么多避孕套?  权奕珩:嗯,是疯了。  陆七:……  权奕珩:疯的为夫我想大战八百回合。  陆七想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