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9 纵欲过度,小七怕了(二更)

139 纵欲过度,小七怕了(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72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4
    今夜没有月光,卧室里唯一一盏台灯被男人灭掉,陆七的视野里只剩下一片漆黑,耳旁男人的呼吸几乎要把她整个人都吞噬掉。  事情并没有陆七想象得那么简单,她这一声,看似被逼迫,却透着一股让男人承受的火热。  特别是那声‘好老公’,从她嘴里发出来,把人的心都要麻酥了。  加上她又是第一次这么动情的喊他,谁能承受得住?  男人爱怜的捏了捏她的小脸,目光露出的狼性吓坏了陆七,终而朝她扑了过去。  第三次的时候,陆七终于承受不住。  女人死死拽着因两人的疯狂而差点掉落下去的被子,“权奕珩,你不是说饶过我的么?”  特么的都第三次了,到底要做多少次啊。  “谁让老婆你叫的这么动听,我把持不住。”  陆七欲哭无泪,这个男人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权奕珩,你到底还要多久?”  “老婆,你喜欢时间短一点?”  陆七,“……”  她不是喜欢时间短,而是不要这么长好么,说的严重一点,真的快被他翻来覆去的折腾的快断气了!  到了后半夜,陆七隐约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先是开了灯,这才发现她脸色惨白如纸。  权奕珩赶紧从她身上下来,心下一沉,抬手拍了拍女人的脸,“小七,小七……”  “咳咳。”陆七闭着眼,疲惫的咳了两声。  “你怎么了?”  她眼皮很重,想要睁开却毫无力气,“不知道,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做了一个梦?  他们明明在醉生梦死,她却说在做一个梦。  那么也就是说,刚才的两次她真的是承受不住了,昏睡了过去?  权奕珩懊恼不已,全然没想到她的小身板会这么脆弱。  欲火焚身的他只好暂时忍着,下床给陆七倒了一杯热水。  刚才他们做的时候如果开着灯,大概就不会这么放纵了。  权奕珩小心翼翼的将陆七从床上扶起来,而后把手里的水杯凑到她发白的唇瓣,“小七,小七……”  “唔。”陆七皱着眉,额前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水,看样子是真难受。  一杯水喝掉大半,陆七逐渐睁开眼,权奕珩轻声问她,“好些了吗?”  陆七轻点下头,她想说什么,喉间却难受的发不出一个字。  “你扛不住怎么不告诉我呢?”  陆七狠狠瞪了他一眼。  特么的,她都说了多少回了,受不住了,这个男人听么?  “老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厉害!”他说,看上去一脸自责,实则这语气想让陆七抽他一顿。  哎呦喂,权大少,您这是道歉么,怎么听着那么像夸自个儿呢。  男人抬手在陆七额前探了下,温度还算正常,也让他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下来。  他确实很自责,但是权奕珩不想把话说的那么生硬,让小妻子感到害怕。  谁也不知道,当他看到陆七苍白的躺在那里,他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睡觉之前,权奕珩去了浴室,用热毛巾给陆七擦了一下身,本来想给她冲个澡,看她很累,他也就没坚持。  做完这一切,男人从身后抱住软绵绵的她,在她耳旁轻喃,“老婆,以后我会节制一点的。”  “真的?”陆七声线沙哑,有点小雀跃。  “嗯,我说的是节制一点儿。”  他狠狠加重了‘一点儿’三个字,让陆七咬牙切齿。  节制一点是多少,一个晚上的五次到三次么!  陆七确实想好好休息,这个男人没完没了的折腾,她浑身的力气都被他给压榨了。  可能有他在身边觉得安心,没一会儿陆七便在男人怀里睡了过去。  “不要,不要丢下我……”  睡梦中,怀里的不停的呢喃这几个字,抱着她的男人徒然睁开眼,仿佛想起了最痛心的事,黑色的眸蓦然变得血红。  ……  第二天星期天,权奕珩公司有事吃完早餐就出去了,陆七在家看书,她马上要去新公司报道,得好好做准备。  权奕珩刚出门她便接到黄娅茹打来的电话。  “小七,你今天有事么?”  “妈,有事您就说吧,我闲着呢。”  “我要去一趟陆家,你陪我去吧。”  “好。”  陆七从衣柜里找了一件稍微厚点的羽绒服,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雪,这会儿坐在家里她都感觉到了冷意。  换好衣服出门,陆七提前叫了一辆车,她先去小区接黄娅茹,母女俩一起去了陆家。  下了车,母女两人一起来到陆家别墅院外,陆七按了下门铃,很快有佣人出来,然而等到的结果却是,“不好意思,黄太太,老爷说了,不能随便让人出入。”  黄太太?  陆七眯起眼,她握着黄娅茹的手,冷眼对着佣人吼,“你看清楚了,这是我妈,她也是陆家的夫人。”  现在都没和陆自成离婚呢,这些人就来这一套,她妈才离开陆家多久,竟然连门都不让进。  “实在抱歉,大小姐,老爷说了夫人怀孕……”  佣人口中的夫人自然是胡碧柔。  陆七听不下去,厉喝,“别说了,我给陆自成打电话。”  相较于陆七的火爆,黄娅茹显得很是淡定。  她压根就没在意过这些,又怎会谈的上伤心一说。  也就在这时,从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佣人,“夫人说了,让二位进来。”  夫人?  呵。  陆七冷笑了声,拉着黄娅茹进去。  自从胡碧柔怀孕,这里的佣人全部换了一批,陆七过来时候再也找不到之前的面孔。  “哟,真是稀客啊。”母女俩刚进客厅,胡碧柔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陆自成呢?”黄娅茹径直问,作势就要往楼上走。  一般周末,陆自成都喜欢把自己关在书房练字。  他其实没有这方面的嗜好,好好练字也只不过是为了在外界传出一定的名气,好让别人在谈到他的时候可以说,陆总的兴致真不错,我们周末都是喝酒聊天,您就光顾着练字了。  前几年是陆家的鼎盛时期,很多人为了巴结陆自成,甚至还花过大价钱买过他的字。  胡碧柔起身挡在她跟前,她轻蔑的朝母女二人看了眼,“他在楼上有事,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和我说。”  黄娅茹同样的眼神对视过去,“恐怕这事你办不了。”  “呵,黄娅茹,你也不看看,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以为还是几年前?”  “我没工夫和你扯淡,这事如果耽误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陆七几次想开口为黄娅茹说话,都被她给拦了下来,只能站在旁边忍受着胡碧柔的冷嘲热讽。  “一大早的,吵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陆舞站在楼梯口,她穿了件性感的红色睡袍,头发披散着,捂嘴打着哈欠。  胡碧柔看到女儿,故意拔高嗓音,“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起来了,子默说了,你现在怀孕得好好休息,天气这么冷,冻着孩子可怎么办。”  一边说这话,胡碧柔一边朝陆七母女看。  原本以为她们会气的吹胡子瞪眼,哪知两人平静得跟什么似的,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陆舞走下楼来,她和胡碧柔并肩而站,笑着道,“妈,你也怀孕了,一会儿爸看到你被人欺负,说不定也会发火的。”  “欺负?”陆七实在难以忍受这对母女,“陆舞,你不要血口喷人,如果你不想婚礼上闹得太难堪,就给我让开。”  闻言,陆舞脸上的笑意蓦然僵住,那感受,就好像胸口被人重重一击,又不能喊出口。  即便百般不情愿,她也没办法,拉着胡碧柔给母女俩让了路。  等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胡碧柔小声开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有把柄在那对母女手上?”  多好的机会啊,她胡碧柔忍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可以数落黄娅茹的这一天了。  陆舞脸色变了变,“就是前段时间,张晖提前出狱,他约我吃饭,被陆七那个贱人拍到了。”  “你说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这下好了,我们好不容易……”胡碧柔头痛不已。  “这能怨我么,当初如果不是张晖,我今天也成不了陆家大小姐,说起来,他坐牢都是因为我,如果我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妈,他不会放过我的。”  “你说的也是,不过这件事你得想办法解决,还有半个月就是婚礼了,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我知道。”陆舞想到这件事就心烦,“张晖他无非就是要钱,妈,你手头上宽裕吗?”  这件事陆舞倒是好解决,她最担心的是肚子里的野种,要怎办?  “你也总不能惯着他,我们家也不是家财万贯啊。”胡碧柔是担心,这种人要钱上瘾,到时候一次不给他就会翻脸。  陆舞一脸为难,“我有把柄在他手上,不给的话……”  “先别说了,这事让我好好想想。”胡碧柔催促女儿,“你先上去睡一会儿,等下你婆婆来还以为你身体好了。”  “嗯,那我先上去了妈。”  楼上书房。  陆七和胡碧柔一起进去,陆自成果然在练字,看到母女二人双双出现倒是显得讶异。  他拨了电话出去,让佣人泡了两杯茶上来。  “不用客气了,我说两句话就走。”黄娅茹将早已准备好的文件拿出来,扔在桌子上,“我已经在这上面签了字,陆自成,你也签吧。”  陆自成怔了下,眼神怀疑的看向黄娅茹。  前两天他去她还不松口,怎么两天的时间就想通了?  陆自成拿起离婚协议看了起来,没一会儿,男人神色冷厉的问,“一千万?”  “黄娅茹,你是不是……”  “对,就是一千万。”黄娅茹冷声道,“我之前说要陆家一半的家产,现在我改变主意了,陆自成,陆家的一切怎么着也不止两千万吧。”  意思就是说,她现在放宽了离婚的协议,就看陆自成怎么想。  陆七上前,低声道,“妈,你这样做太亏了。”  以她对陆家的了解,陆家的产业加起来最少都有一个亿,他们才要一千万。  陆七并不是贪图钱财,而是她想为自己的妈妈争取一点什么,就像刚才,是不是她妈妈不出现在这里,他们那些人就会把黄娅茹这个正牌陆家夫人遗忘?  陆七的意思无非是要让外界知道,即使黄娅茹离婚,陆自成也不敢亏了去。  黄娅茹凑过去在她耳旁安慰,“没事的小七,你不是说了么,不在意这些东西。”  她是不在意啊,可……  “我告诉你黄娅茹,一百万的补偿费,多了一分都别想。”陆自成咆哮。  陆七把黄娅茹拉到身后,正想和陆自成抗衡,黄娅茹眼疾手快,她走上前,同样的眼神与之对视,“呵,陆自成,你别给脸不要脸,一百万,你打发叫花子呢。”  “我给你一百万足足对的起你,当着女儿的面有些话不说算是给你面子。”  他拿当年的事威胁她。  黄娅茹故作镇定的冷笑了声,她将离婚协议狠狠甩过去,“好啊,陆自成,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你不签字,你的儿子永远就是个私生子,你别想给他名分。”  他会威胁,她同样会。  可惜陆自成不吃这一套,“威胁我没用,黄娅茹,你以为我还是当初的那个人么,你们黄家早就家破人亡了。”  黄娅茹不想和他废话下去,直接拉起陆七往外走,“小七,我们走。”  一路冲出陆家,上车之前陆七才开口,“妈,我今天感觉陆自成有点不对劲,你是不是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她怎么听着,两人之前的生活像是达成了一种协议。  “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别瞎想。”  “妈,你当年是……”  “好了小七,妈有点累了,我先到车上睡一会儿,回去后妈给你做好吃的。”  “嗯,好。”  既然黄娅茹不愿意说,陆七也不想逼迫。  她和陆自成演了这么多年的模范夫妻,陆七还是头一次看到他们二人针锋相对,实在不习惯。  陆自成说到底也是她的父亲,陆七虽然恨,但没有权利插手他们夫妻之间的事,离婚的这个事情,她得看黄娅茹怎么想。  傍晚时分,陆七打电话给权奕珩,说会留在黄娅茹那里吃晚饭。  权奕珩看了眼时间,约了慕昀峰和沈辰吃饭。  等他到相约的包间,慕昀峰和沈辰皓早就喝上了。  权奕珩把手套拍在桌上,两人故作捂着心脏,装出吓着的样子。  “菜都点好了么?”他问,拿了几根烟出来发给两位。  “哟,我没产生幻觉吧,权大少今儿个怎么想起我们来了。”慕昀峰狗腿的给他点火,“放心,都是您喜欢吃的菜。”  沈辰皓将烟叼在嘴里,“阿珩,你这个时候不回去,不怕嫂子生气?”  权奕珩吸了口烟,没说话。  “阿珩,你也太不够朋友了,我都回来这么久了,干嘛还把嫂子藏着掖着,好歹也带出来给我们见识见识。”沈辰皓数落,人慵懒的往后仰。  权奕珩,“她最近身体不好,改天吧。”  “怎么了,有事?”慕昀峰机敏的发现不寻常。  “没有。”权奕珩否认。  “怀孕了?”  话落,权奕珩白了他一眼。  遭受到白眼的慕昀峰算了算日子,“不对,没这么快。”  “阿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真的没有。”权奕珩朝他们举杯,“来,喝酒。”  慕昀峰和沈辰皓相互看了眼,也不再说什么,陪着他喝下杯里的酒。  权奕珩是他们当中最沉默的一个,性格嘛,他们朋友多年,也清楚,只要他不想说,他们再问也没有用。  而且很多事情压根不需要他们俩个插手,这个男人太强大,简直就是一个怪物的存在,很少有时候找他们帮忙的。  饭吃到一半,权奕珩突然开口,“我想问你们。”  “咦,权大少碰到难题了。”慕昀峰和沈辰皓来了劲,两人拖着下巴看着他。  权奕珩实在受不了他们的眼神,警告道,“少幸灾乐祸,如果答不出来,我刚才请你们吃的,统统吐出来。”  慕昀峰,“……”  沈辰皓,“……”  权大少,你还能再调皮点儿么?  慕昀峰自恋的理了理头发,“问吧问吧,还有什么问题是我搞不定的。”  “你们说,一个男人一晚上做几次好?”  慕昀峰嘴角抽了抽,在心里哀嚎,苍天啊,救救他这个可怜的大男孩吧。  沈辰皓耸耸肩,“改明儿我找个女人帮你问问。”  “不过呢,权大少,次数不是主要的,是质量,质量。”  沈辰皓强调。  “对,质量。”慕昀峰觉得有理,同意沈辰皓说的。  “质量?”权奕珩目光迷离,也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什么叫质量?”  听了这话的慕少和沈少差点没从座椅上栽下去。  他们就不信了,天天都有女人抱的权奕珩竟然不懂什么叫质量?!骗鬼呢。  “就是,就是能让女人感觉舒服。”  “我觉得她挺……”权奕珩说到此收住即将开口的话。  他才不要把和小七两个人暧昧说给别人听呢。  “挺什么呀。”慕昀峰一脸期待。  好像听听权大少那个啥的时候有多厉害。  权奕珩却起身,酷酷丢下三个字,“回去了。”  切。  又玩这一招,他们都竖着耳朵的好么。  上了车,权奕珩给陆七打电话,略带着醉意。  “小七,我马上来接你。”  “权奕珩,我今晚留在我妈这儿,不用来了。”  她这两天实在太累,不想和他回去了。  万一那个男人又折腾她,陆七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到什么时候。  真不是陆七吹牛,他折腾的方式有上百种,她真的招架不住。  “老婆,我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权奕珩打着酒嗝,听起来像是醉了,“那个,我今天问了一下我朋友。”  陆七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问他们男人一个晚上适合做几次,现在有答案了,老婆,你等我,一会儿我们试试。”  陆七,“……”  他们现在的生活除了做,还能有点别的事儿吗?  偏偏黄娅茹在旁边,陆七又不好说什么。  “权奕珩,你别来了,我,我已经睡了。”  说完,她直接挂断电话。  正在铺床的黄娅茹看向女儿,“阿珩来接你,你就不要赖在这儿了。”  “妈,我等下还有话要和你说。”  “今天都说了一天了,还不嫌累。”  “反正我就是不回去。”  黄娅茹把铺好的被子收到一边,坚决道,“那可不行,我这儿不收留你。”  “妈,权奕珩喝酒了。”  “嗯?”  “他喝酒了喜欢耍酒疯,我不要和他回去。”  正在开车的权奕珩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  嗯,他老婆肯定是想他了!  黄娅茹听了这话皱起了眉,阿珩看上去是那种耍酒疯的人么?  “妈,我还是先睡了,一会儿他过来,你直接赶他走。”  “小七,你是不是……”  “我就是很累,不喜欢和喝酒的人说话。”  喝酒了?这可不行啊,喝酒了还开车,她得打电话让权奕珩回去。  ------题外话------  小仙女们,这是第二更,前面还有一更别忘了看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