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40 权少曰:你老公我是老司机(一更)

140 权少曰:你老公我是老司机(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5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4
    等陆七钻进被窝,黄娅茹走到客厅给权奕珩打电话。  “阿珩。”  权奕珩交代丈母娘,“妈,我一会儿就到,你让小七别睡。”  “阿珩,我听小七说你……”  男人黑色的眸眯了下,哪里有半丝喝醉的样子,“我已经进小区了,妈,等我到了再说。”  听说他已经到了小区,黄娅茹关心的叮嘱,“好,你小心着点。”  挂断电话,她直接去了厨房,准备给权奕珩煮一碗醒酒汤。  这两孩子,是不是吵架了?  没一会儿权奕珩便过来了,他站在门口,西装革履,礼貌的喊了一声,“妈!”  这一出口,淡淡的酒味飘散在空气里,黄娅茹笑着道,“哟,真喝酒了。”  “今天有应酬,实在没办法。”  黄娅茹退开身让他进来,“小七已经睡了,要不让她明天再回去吧。”  喝酒了开车不安全,她也不放心女儿这个时候回去。  权奕珩听得出黄娅茹话里的意思,和陆七已经统一了战线。  他和小七才新婚呢,怎么能分房睡,不行,绝对不行!  别的什么事都可以,唯独这种事情他不能惯着她。  万一以后有个争执什么的,她还不每次往娘家跑,和丈母娘告状,他的光辉形象就全毁了。  黄娅茹这里虽然是个两室一厅,可面积太小,权奕珩留下来,她是怕委屈了女婿。  特别是陆七的那间房,长期没人居住,环境太差了。  “阿珩,你这么晚了也别开车,一会儿把车停在小区,打个车回去。”  权奕珩指了指里面的卧室,“妈,我先去看看小七。”  “等会。”黄娅茹去厨房端了一碗醒酒汤过来,“先把这个喝了,解酒的。”  权奕珩目光微动,一口喝下去,“谢谢妈,我其实很清醒。”  从小到大,除了权妈妈和叶子晴,大概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他。  就连老爷子也只是为了权家的利益着想,虽然疼爱他,也没有百分之百。  刚才的那声‘谢’权奕珩是发自内心的。  “这次就饶过你,以后喝酒了可不许开车了。”黄娅茹笑着警告,那语气仿若在对自己的儿子说话。  “嗯,好。”  话说完,权奕珩迫不及待的去了卧室,黄娅茹则去了厨房。  她瞧着这小两口也不像吵架的样子,也就放心了。  打开灯,男人一眼就看到浅花色的被褥里蜷缩的那团小人儿。  权奕珩走过去,将那团人连被带人抱进怀里,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脸,“小七,我们回去了。”  陆七揉了揉眼睛,“我说了不回去,要留在这儿的。”  “行,那我也留在这儿了,你老公我喝醉了,开车回去很危险。”  陆七猛然清醒过来,其实她压根没睡着,从权奕珩进来到现在,他和黄娅茹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真奇怪,她妈不是最讨厌喝醉酒的男人么,怎的还给他煮起了醒酒汤。  “权奕珩,你留下来了,我妈睡在哪儿啊。”  “那我们就回去,你不是要给咱妈一个安静的环境养病么,你这么打扰可不好。”  她哪有打扰,打扰的是他好么。  转念一想陆七觉得可行,旁边有个卧室,地方虽然小了点,但两个人睡没问题。至少留在这儿,权奕珩会顾忌黄娅茹,不会乱来。  陆七掀开被子,扬起小脸,“我不回去,你愿意留下来就留。”  呵。  权奕珩瞧着她宛如孩子般的样子,有点小得意,和小时候的模样一分无二。  他大手抚摸了下她的小脸,“那行,你先休息会,我陪妈去说说话。”  黄娅茹坐在客厅看电视,权奕珩单手插兜走过去,整个人看起来清醒了不少。  “妈,我们就不打扰您休息了,一会儿我和小七就离开。”  “阿珩……”黄娅茹不赞成。  酒后驾车多危险啊。  权奕珩朝卧室的方向看了眼,他坐过去,神秘的道,“妈,我有事想和您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我其实当年……”  十几分钟后,陆七没听到动静,她掀开被子下床,起身披了外套。  打开卧室的门,她只听到黄娅茹的沉沉的叹息声。  “原来如此。”  带着从未有过的压抑,仿佛经历过什么大劫难。  “妈!”陆七狐疑的走过去,眼看气氛不对,她皱起眉,“你们在说什么?”  权奕珩反映快,从沙发内起身,“我和妈说了我的过去,她心疼我。”  陆七知道权奕珩从小就没了父亲,以为他和母亲说了这事,倒也没纠结。  黄娅茹不动声色的擦掉眼角的泪水,她催促小两口,“小七啊,你和阿珩还是回去吧,我这里太小,你们年轻人容易吵到我。”  “哎,妈,不是说好了么,我们留在这儿,您可不能这样啊。”  陆七不懂,明明已经说好了,黄娅茹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她本能的看向权奕珩,发现男人脸上的笑容很贼。  他到底和妈妈说了什么啊!  “去吧去吧,有空了再回来看我。”黄娅茹已经转身进了卧室,“我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权奕珩拉过陆七的手,笑着告辞,“妈,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好,路上小心点儿。”  “放心吧妈,我会的。”  陆七还想和黄娅茹说几句话,却被男人直接拉了出去,她的力气根本敌不过他。  到了小区楼下,陆七想要甩开他的手,然而她的挣扎换来的是他灼热的吻。  口腔里很快溢满他的气息,夹杂着独特的酒香味袭来,令陆七头目眩晕。  男人单手扣住她的腰身,另一只手拖着她的头,吻的力道加重,让眼前的女人毫无反抗的机会。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这个吻的,陆七只知道再继续下去,她大概因为缺氧而晕过去。  “权奕珩!”  男人抱着她不肯松,薄唇凑在她耳旁提醒,“老婆,这里是居民区,小点儿声。”  陆七朝他瞪眼,却又无可奈何。  “别闹,我只是想吻你一下,保证不做。”  陆七,“……”  她哪里有闹,闹得人是他好么。  大晚上的跑去喝酒,现在来找她回去算什么,她可不受那份罪。  “老婆,你没看到咱妈情绪不好么,她需要安静,我们在这儿只会让她心情更乱。”  想想也是,今天黄娅茹去找陆自成谈离婚,陆七每次开口问关于离婚的事,黄娅茹总是避而不答。  每个人都有心里的小秘密,不愿和父母说,也不愿和子女说,她该尊重黄娅茹。  “权奕珩,你到底和我妈说了什么,我看她很伤心的样子。”  “她不是伤心,而是为我。”  权奕珩嘴角的笑意不减,“老婆,咱妈心疼我,知道我从小没有父亲疼,所以呢,又怎么好意思霸占着你。”  陆七,“……”  这个男人,总喜欢胡说八道。  可偏偏陆七就吃他这一套,每次他都把没道理的事说的天花乱坠,让她无力反驳。  陆七不知道,权奕珩这货到底和她妈说了什么,竟然把她交到一个酒驾的男人手里,也不怕出事么?  汽车很快驶入车道,陆七不放心他,“你喝酒了还开车?”  “你老公我开车的技术一流,老司机了。”  陆七嘴角抽了抽。  她听这话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呢,瞧着身旁的男人若有所思的盯着她,她不自在的转过脸去,“一会儿警察抓住了我看你咋办。”  “老婆,我有证。”  陆七,“……”  说罢,男人将怀里的大红色本本掏出来,陆七只觉得头顶飞过一群乌鸦。  他是不是真醉了。  瞧着他手里大红色的本本,“权奕珩,你干嘛把结婚证随身携带啊?”  “唔,我这个结婚证太管用了,万一老婆不认我,我就拿出来说清楚。”  陆七,“……”  果然不能和喝酒的人讲道理么。  事实上,权奕珩确实经常随身携带结婚证,就好比昨天,他听说这丫头去了高尔夫球场,也得知顾以凡在那儿,直接丢下工作赶过去,当然,也不忘带上结婚证。  万一顾以凡那小子使阴招,他也好拿出来应急啊。  当然,权奕珩不会让情敌有这个本事,但有保险在身岂不是更好?  陆七实在没办反和他交流下去,她说的是这个证么,有驾驶证也不能乱开车啊。  “你下去,我来开。”  权奕珩拒绝,“不行不行,哪有让女人开车的道理,老婆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几杯酒而已,哪里这么容易醉倒他?  陆七气鼓鼓的教训,“权奕珩,以后不许喝这么多酒。”  好在马路上的车不多,她在旁边也能看着点儿。  “好。”  “晚上也不许随便出去。”  权奕珩想都没想,“好。”  本以为她提的这个无理要求男人会烦躁,谁知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陆七看过很多婚姻的例子,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再轰轰烈烈的爱情到最后也会归于平淡,更何况她和权奕珩还没有谈过恋爱呢,这个男人就无条件的包容她。  “老婆,别这么深情的看着我,为夫的定力在你面前就是个渣。”  陆七别过脸,不自在的咳嗽两声,“权奕珩,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我?”  “因为你是我老婆,我当然要听你的。”男人回答得理所当然。  “那我要你去……”陆七觉得不妥,“算了。”  “怎么不说了?”  陆七转移话题,“权奕珩,你刚才和我妈说了什么,她最讨厌喝酒的人,今天竟然没怪你。”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呃。  又来了。  权奕珩你自恋的毛病就不能改一改么?  总算到了家,陆七觉得累,洗了个澡直接趴在床上。  权奕珩倒也安分,抱着她躺下,温热的气息散在女人后颈,陆七只觉得身上涌起一股难言的火热。  这样抱着有点难受。  女人在他怀里动了动,头顶响起男人暗哑的嗓音,“睡不着?”  “没有。”陆七否认。  开玩笑,她就算是真的睡不着也不能承认啊,否则这个男人化身成狼,她就等着被折磨吧。  权奕珩将怀里的她扳过来,两人在黑暗中面对面,“那我们聊聊天?”  “聊什么。”  “聊小时候。”  “小时候?”  陆七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记事起已经在上学了。  她很努力的去想,可实在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特别是最近,她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噩梦,像是很小的时候,又像是自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权奕珩,我想不起我小时候的事情。”她说,情绪低落,“我怀疑我小时候受过伤,要不然怎么会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  黑暗中,男人沉色的眸闪过一抹疼痛,他手掌落在女人头顶,“别乱想,当初我见你妈的时候,她把你小时候的事情都告诉我了,说你只是生过一场大病。”  生过一场大病?  “什么病啊?”  为什么黄娅茹从来没有和她说起过这些。  “就是普通的发烧,但是烧的很严重,所以你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  陆七倒也相信,因为黄娅茹曾经说过,小时候的自己确实体弱多病,后来找了一点偏方才逐渐好转的。  “真的是普通的发烧么?”她虽然相信,但还是忍不住问。  权奕珩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这件事。  小七,若是有一天你想起了当年的事,不知是否能原谅我。  所以,之前的事情,他不能让她想起。  不光是她的痛,也是他的痛。  既然都是过去,又何必让彼此心痛。  “权奕珩,我问你话呢。”好半天听不到他的声音,陆七抡起拳头在他胸前轻轻捶了下。  男人气息絮乱,他抓起女人的手放在唇边轻吻,“那个老婆,我有点难受。”  陆七神情紧绷,“权奕珩,你说过今晚不乱来的。”  权奕珩当然知道,经过昨晚的教训,他怎么着也得消停消停,可他这情况,权奕珩自己也郁闷,难道真的是刚开荤的原因。  动不动就对她把持不住,确实不是好现象啊。  “老婆,你用手帮我吧。”权奕珩在她耳旁轻喃。  闻言,陆七的脸仿若被火烧了般。  唔,坚决不能妥协。  权奕珩,你真污,她才不要。  “老婆,你到底是给我用身体解决,还是用手给我解决,自己选。”  陆七,“……”  她选不选有区别么。  陆七就知道,只要跟着这个男人回来,他之前的保证都是屁话。  她不说话,男人就一直缠,时不时的吻她的劲脖,手指逗弄着她的小耳垂。  嗯,那滋味……  没有特别过火的动作,可这种撩拨,陆七觉得比直接和他做还要来的刺激,令她毫无招架力。  两人身上很快溢出汗水,权奕珩两手死死圈住她,委屈的启唇,“老婆,我受不了了。”  陆七能感受到男人忍得很辛苦,她声音轻颤,“权奕珩,我,我不会。”  她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好么,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啊。  “没关系,老公教你!”  陆七望着他,黑色的夜里,他们呼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暧昧横生。  事后。  得到满足的男人吻着她灼热的小脸,夸赞道,“老婆你真厉害。”  陆七的手到现在都是麻的,她羞涩的转过身,“别胡说八道。”  刚才的一幕,陆七到现在还沉沦其中,更多的却是懊恼,曾经连和男生牵手都会脸红的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了。  她和权奕珩发生关系没几天,陆七觉得自己脑子里想的全是污秽的画面。  权奕珩贴着她的身躯,“我就是说出了我的感受。”  “权奕珩。”陆七娇嗔的喊他,带着一丝火气。  男人倾过身,略微火热的唇在她额前吻了吻,“老婆,还是叫老公比较动听。”  啊啊啊!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今天依然分开更,下午会有二更,敬请期待…  呜嗷,权大少,你丫的花样还真不少啊,小七都被你给带坏了…。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