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43 老婆,我想吃草莓(二更)

143 老婆,我想吃草莓(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62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4
    不多时,沈辰皓和姚若雪同时出现在办公室,包括丢失耳环的林允熏,办公室几乎所有人都在安慰她。  看到沈辰皓,大家又回到座位上继续工作,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一样。  林允熏走上前,还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阿皓,我的耳环……”  “我说了会赔给你。”男人的神色很冷,面对女人的追问,他冰冰凉凉吐出一句话,“不是说一百万么,我赔你两百万。”  话落,林允熏的脸瞬间惨白,她此时的感受仿若被人闷了一棍子,吃了个哑巴亏,“阿皓,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对耳环真的对我很重要,之前我和你说过的。”  沈辰皓犀利的眼神扫在低头工作的众人身上,“什么事情都要讲究证据,如果我再听到关于偷耳环的传言,谁传的,谁就给我滚出公司!”  “出了点事情不团结,我还指望你们能给公司出力么?”  沈辰皓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林允熏在沈氏不过是个外人,而他们作为公司的员工,不光不为同胞说话,还帮着一个外人,实在有损公司的声誉。  这相当于一个耳光狠狠扇在了林允熏脸上,弄得她无地自容。  “还有,我澄清一件事,你们既然看到姚若雪打包了饭菜,也一定看到了我回去过那家餐厅,是不是我也有偷耳环的嫌疑。”  办公室里的员工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他们想过一千种可能,就是没意料到沈辰皓会帮着姚若雪说话。  姚若雪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双目直直盯着气势磅礴的男人,只觉得此时的他帅呆了。  林允熏扬起惨白的脸,“阿皓……”  “林小姐,我们两家公司虽然是和合作伙伴,偶尔有工作上的需求,但并不代表你可以在我公司随便找我员工的麻烦。”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  林允熏不自在的咬了咬唇,“阿皓。”  “林小姐,你还是回自己的公司吧,有什么问题我会打电话联系你。”男人说完转身,径直去了办公室。  呼。  众人狠狠吐出一口气,也不敢再和林允熏有过多的密切。  沈二少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当众训斥林小姐,还是他们昨晚吵架了?  林允熏是红着脸离开策划部的,出来沈氏,她立马给方部长打电话,“我在附近的咖啡厅,你找个时间出来。”  等方部长过来,林允熏迫不及待的问,“方部长,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沈辰皓对她虽然算不上温柔体贴,可他们能和谐的相处这么久已经十分不易了,林允熏原本以为,这个男人即便对她没有那么深刻的感情,印象应该也是不错的。  今天的这步棋,她全盘皆输。  照这样的情况看,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  林允熏现在找不到事情的突破口,该怎样才能改变自己在沈辰皓心里的形象。  “我早上接到杨助理的电话,也不知道办公室的事怎么传到他耳朵里,说沈二少很生气。”  林允熏皱眉,难道策划部有人不是向着她的,给沈辰皓打了小报告?  不应该啊,  除了那个穷光蛋,她在策划部几乎每个人都给了好处的。  “林小姐,你也别往心里去,以我过来人的眼光看,沈二少不是在生你的气。”  “这话怎么说?”  “你想啊,沈二少在国外那么多年,刚接手公司没多久,自然不想看到公司乌烟瘴气。”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对啊,她怎么没想到。  沈辰皓在乎的是公司的纪律,而她,正好是这个破坏人,他能有好脸色才怪。  林允熏紧绷的脸逐渐溢出笑意,“谢谢你方部长,你去忙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还有林小姐,你呀,也别太在意姚若雪那丫头,她是我看着过来的,除了会死命的做事,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这么说,是她疑心病太重了?  可每次看沈辰皓看那个穷光蛋的眼神,她就是不舒服。  晚上回家,林允熏还是把这件事对父母说了,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应该多听取过来人的意见。  “妈,你说,他为什么要帮那个女人?”  “你这事办的不妥,就算再心急也不该闹到公司去,影响不好。”林母的观点和方部长的差不多,“依我看二少没有在帮谁,而是顾及公司的形象,毕竟他们公司若是出了一个小偷,影响也不好。”  “是这样吗?”不得不说,林允熏听到这样的答案还是挺欣慰的。  “你觉得还能是哪样。”一旁看报纸的的林父也出言安慰她,“看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犯傻呢。”  林允熏吸了吸鼻子,娇嗔一声,“爸,难道你不懂么?”  “原来是春心动了。”林父收起报纸看向她。  林允熏双手捂着脸,“爸,不带你这样的,羞死了。”  “有了心上人是好事,怎么害羞了啊,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喜欢就该努力去追。”  “可是人家不一定喜欢我,努力了这么久,他也没对外公开我是他女朋友。”  林允熏其实挺郁闷的,她家世长相样样都好,为什么找个合适的男人这么难。  之前权奕珩看不上她也就算了,那个男人的家世地位她确实高攀不起,可是沈家,说到底和权家还是有一定差别的,对儿媳妇的要求也那么高么?  林允熏自认为在这个圈子里没有几个女人有她优秀,她拖了这么久不结婚为的就是想找个合心意的人。  现在她找到了,说什么也不会让别的女人给抢走。  林母将切好的水果拼盘端过去,“来,吃点水果,你呀,也别太心急了,像沈辰皓这种身份的人,即使对你有意思也不会轻易公开的。”  林允熏挑了一小块苹果塞进嘴里,“妈,为什么啊。”  “因为他的身份不一般,即便心里承认了你,也得和家里的人商量,所以,还有得磨呢。”  那么也就是说,她现在最主要的是,稳定他心的同时还要搞定他的家人?  ——  因为早上方部长布置的任务,姚若雪加班到很晚,外面天色渐暗,同事们都走光了,等姚若雪抬起头来,办公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埋头苦干,外面早已是灯火辉煌。  姚若雪疲惫的揉了下眉心,她推开办公椅起身,收拾好资料准备走了。  昏暗的走廊里走过来一个人影,姚若雪揉了揉眼睛,看到渐渐逼近的那张脸,惊讶道,“二少,你也还没走啊。”  沈辰皓单手插兜,他手里勾着车钥匙,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那个我今天是有特殊工作,绝对不是故意……”拖延时间的。  姚若雪犹记得,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次,他说的话深深伤害到了她的自尊心。  “我知道。”男人接过她的话,“这两天可能要辛苦你了,最多三天时间,你要把初步的策划案做出来。”  原来是初步的策划案,她已经完成一半了。  那个方部长摆明是吓她嘛。  姚若雪信心满满,“嗯,没问题的,我回去再加加工,应该能如约完成。”  “住哪里?”他问。  “啊?”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男人抬腕卡了眼时间,“反正我现在没事,不如送你回去,怎么说你也是为了公司才加班到现在。”  姚若雪扯了扯嘴角,拒绝,“不,不用了,二少,我坐公交车很方便的,直接到门口。”  “走吧,我正好有工作上的事情和你说,关于这个策划案的。”沈辰皓已经抬手关了办公室的灯,不容她再有拒绝的理由。  呃。  看样子她是拒绝不了了,既然有顺风车,她就接受好了。  弟弟还在医院,父母还等着她回去解决晚餐呢。  一起去地下停车库,沈辰皓又问,“住哪里?”  姚若雪打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并没有告诉他。  她记得不久以前,沈辰皓送她回过家一次,会不知道住址么?  也是啊,他这样的大忙人又怎会记得她住在哪里。  呵。  等沈辰皓坐上车,姚若雪才道,“去医院吧,我弟弟在那里住院。”  “怎么了?”沈辰皓下意识的问。  “感冒。”  她并不想把自身的家庭情况曝光,撒了一个谎。  “哦。”  “二少。”  “嗯?”男人视线盯着挡风玻璃外的路段,虽然只发出一个音节,却带着淡淡的性感。  “今天的事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道歉?”他转头看向她,迷人的桃花眼勾人魂魄。  姚若雪双脸发热,将视线不自在的从男人身上移开,“我的意思是,因为我扰乱了公司的纪律。”  “也为难了你和你女朋友的关系。”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宛如蚊虫。  “她不是我女朋友。”他说,像是在澄清什么。  过后,沈辰皓又觉得不妥,补充道,“至少现在不是。”  “哦。”  姚若雪闷闷答了一声,心里竟然有点小窃喜。  沈辰皓这么说,是不是代表他和林允熏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其实姚若雪想说,林允熏配不上这么好的他,可又怕自己多言了,惹他不快。  毕竟以他的身份她说这些不太合适。  两人陷入沉默,汽车平稳的开往医院,下车之前,男人和她说了一些关于策划案的事,眼看她走进住院部才发动引擎离开。  汽车顺利的驶入车流,沈辰皓突然发现,自己是不是对这丫头太过于关心了。  早上的事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和这丫头没关系,放在以前,他是不会插手的,即使插手也只会交给助理去做。  还是他觉得这丫头可怜?  嗯,大概是这样吧,他这个人就爱打抱不平。  姚若雪抱着资料匆匆忙忙跑到病房,每次和沈辰皓单独在一起,她的一颗心总是不受控制的乱跳,弄得她紧张不已。  姚母看到女儿布满血丝的双眼,“哟,你这是怎么了?”  “爸妈,你们回去休息吧,弟弟今晚我来照顾。”姚若雪并没有正面回答姚母的问题,她把手里的资料放到长椅上,继续叮嘱,“家里的冰箱里有菜,你们想吃什么可以做。”  “好吧,我先去和医生谈谈,你和你爸守着小宇。”  姚父眼看姚母走远,小心翼翼的问,“小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女儿的工作一旦出事,她儿子的医药费可怎么办,他和姚母在这座城市也无法生存下去了。  “没有,工作上有点问题没解决。”  “我刚刚看到你从一个男人的车里下来,你……”  姚若雪吓得脸色刷的一白,“爸,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就刚才啊,我去外面买生活用品。”  姚若雪的头都快爆炸了,她如今的生活是一团糟,事业事业不顺利,家庭家庭不和谐。  老天爷,你都不让我喘口气么?  姚若雪没办法,她恳求姚父,“爸,这件事你别对妈妈说好么,我求你了。”  相较于姚母,姚父比较容易沟通一些。  “那你告诉爸爸,那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你男朋友。”  他瞧着那男人长得挺帅的,穿戴也不一般,一看就是有钱人。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眼,却也让他看到了不寻常。  这丫头肯定有事瞒着他们。  姚若雪垂着头,不知该如何解释。  若是她直接否认,爸爸肯定没那么容易相信,到时候以母亲的性子闹到公司,她就完蛋了。  “小雪,你背着我们交男朋友没事,但你不能在这种情况下瞒着我和你妈啊,你弟弟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姚父顿了下继续道,“他作为你的男朋友,难道不应该出点力帮忙么?  姚若雪就知道,在他们心里永远只有弟弟,压根没想过她的处境有多尴尬。  “爸,他是我领导,今天我们一起出去工作,然后……”  姚父明显不信,笑着道,“若雪,我和你妈妈这么多年的夫妻,也知道她的性子,喜欢吵闹,但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你弟弟的病啊,有钱就能救命,没钱就得死。”  “爸,你别这样说,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弟弟的。”  “救?”姚父失落的叹息,“你拿生命救,你一个女孩子,在大城市生存不容易,如果不找一个靠山,难呐。”  姚若雪算是明白了,她的父亲不是通情达理,只是心思比母亲缜密,知道怎么和她谈。  “老姚,走了。”走廊的另一头,姚母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朝姚父喊。  姚父临走前给了姚若雪一颗定心丸,“这件事我暂时不会告诉你妈,你自己想想该怎么做吧。”  姚若雪整个人软在长椅上,她目光呆泄的看着走廊尽头,一如她此时的生活,没有丝毫的希望。  “小雪。”头顶响起一道温柔的声音。  姚若雪闷闷的抬起头,从做医生起身,“小七,你怎么突然来了。”  陆七把手里的果篮递过去,“我来看看小宇,他怎么样了?”  姚若雪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实话实说,“还好,一天找不到合适的心脏,任何一天都有可能丧命。”  也好,陆七这个时候来,她倒是能找到一个说话的人,或许心情没有那么压抑。  陆七今天过来其实是先和姚家的二老谈谈,姚若雪白天上班,她以为这个点姚若雪已经回了出租屋,没想到这个傻丫头这么拼命,晚上还守在这儿呢。  为了让她安心,陆七宽慰道,“别担心,心脏我已经让权奕珩去找了,相信不久后应该会有消息。”  其实这是个未知数,他们心里都明白。  但姚若雪很感激陆七的这份心。  “小雪,你这样下去可不行,我才两天没来看你,怎么又瘦了?”  姚若雪闻言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哪有,是你的错觉吧。”  陆七还想说什么,姚若雪却问道,“对了小七,你知道林允熏这个人吗?”  “知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好奇问问,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业内的口碑怎么样?”  陆七想了下,“反正我和她没多少交集,不太喜欢她那个人,应该说有点小心机吧。”  她和林允熏曾经对立过,当年她为了颜子默在商业圈里打拼,林允熏算的上是老手,经常会给她使绊子。  好在他们生意上的交往并不多,要不然现在肯定是敌对的。  “怎么了,她欺负你了?”  姚若雪摇头,“那倒是没有,就是觉得她挺强势的。”  陆七拍了拍她的肩,“草包一个,不用怕她。”  “草包?”  这个评价让姚若雪很惊讶。  她看林允熏的外表像是很有内涵的样子,很多事情也懂,怎么可能是草包呢。  陆七点头,“嗯,没有多少真本事,都是吹出来的。”  她永远记得一件事,当年她被外界说成是商业圈里的新秀,女强人,林允熏因为嫉妒,找了很强大的团队来灭她的业务。  而林允熏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本事。  所以陆七一直认为,那个女人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原来如此。”  陆七的话姚若雪还是相信的,但她很意外,因为林允熏看上去确实很专业,很多问题她都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来,原来背后是有高人指点她。  “若雪,你……”陆七欲言又止。  “小七,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宇这个样子,我一天都离开不了,如果现在去堕胎,我肯定要休养,你说……”  算算时间,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两个月了,再拖下去就会错过最佳时期。  她必须尽快找一个合理的时间解决。  陆七看到她如此痛苦,不忍姚若雪说下去,“不说这个若雪,我是想让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不要想。”  看到好友一天一天的消瘦,陆七也着急。  孩子的事情,她帮姚若雪想过很多种办法,可现在却没有勇气说出口。  “小七,我知道你很担心我。”姚若雪当然明白陆七的心思,“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其实如果没有弟弟的这个病,我会生活得很好。”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坚强,但也不要太为难自己了。”  “嗯,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我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陆七,“……”  她能说是因为和权奕珩的夫妻生活太不节制的原因么?  心情沉重的出来医院,陆七给权奕珩打电话。  “我今天没做饭,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去。”  “嗯。”那头的男人刻意顿了顿,像是真的在思考。  陆七等了好半天没等到答案,“你说话啊,想吃什么?”  “唔,我想吃的你会给么?”  陆七没深想男人这话的意思,“当然了,我现在在外面,马上就回去了。”  “那好吧,我什么都不要,就想吃草莓。”  草莓!  陆七拿着手机的手颤了颤,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是人肉草莓,老婆,你懂的。”  陆七,“……”  权奕珩,你去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