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44 被小妖精生吞活剥了!(一更)

144 被小妖精生吞活剥了!(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2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4
    沈辰皓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来来回回耽误了不少时间。  沈母早就准备好了宵夜等他,看到儿子回来,她走过去道,“我听公司的人说,你早就离开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和一个员工聊了会工作。”  沈母笑他,“哟,一下子这么用功,还会体察民情了。”  沈辰皓松了松颈间的领带,“那当然,我这不是刚回来什么都摸不清吗,免得那群人说我白拿沈家的钱。”  “你在乎那些人干嘛,你可是沈家的少爷,怎么能算白拿呢。”沈母吩咐佣人把宵夜端出来,拉着儿子去了餐厅,“我跟你说啊阿皓,你可千万别太在意那些人,他们……”  沈辰皓一整天都在处理沈氏的事,这会儿听着确实有些烦,他转移话题,“妈,你觉得林小姐这个人怎么样?”  沈母让佣人先休息,她留下来亲自伺候儿子,“还行吧,可以说是做儿媳妇的最佳人选,至少可以在事业上帮助你。”  沈辰皓轻点了下头,算是同意了母亲的观点。  “你呢,和林小姐相处也有些日子了,感觉怎么样?”沈母拉了把椅子坐在儿子对面。  “没什么感觉。”  沈夫人,“……”  沈辰皓笑道,“妈,我说真的。”  “臭小子,逗我呢。”  “您不相信?”沈辰皓喝了一口汤,“我真没什么感觉,就觉得她合适做妻子。”  沈夫人单手撑着头,听了儿子这话觉得心酸,“儿子,其实你这样妈很心疼。”  “要是这样的话,儿子,你还是考虑考虑吧,不要太难为自己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先接触一段时间再看。”  “嗯。”  沈夫人虽然很着急儿子结婚,可也不想儿子因为婚姻而委曲求全,如果找不到那个人,将就一辈子又有什么意思。  沈辰皓优雅的擦了下嘴,拉起座椅起身,沈夫人皱眉,“吃这么少?”  男人手掌落在沈夫人肩头“我去健身房健身,一会儿睡了,您也早点睡。”  “阿皓,上次的那个女人……”沈母欲言又止,生怕惹了儿子不高兴。  事实上,沈辰皓一听说这个事儿,脸色就冷了下来,“妈,这事别提了。”  “哎,我这不是担心么,一天找不到那个女人,我们一天就不知道你大伯他们一家的如意算盘。”  “妈你放心,我不会让大伯他们得逞的。”  不就是个女人么,他们没有证据捅到老爷子那里去。  “行了行了,你赶紧去睡。”沈母朝他挥手,也不愿多想这件事。  沈辰皓做完健身接到慕昀峰打来的语音电话。  他整个人瘫在大床上,桃花眼盯着天花板。  “夜生活才刚开始,哥们儿,要不要出来浪一圈儿?”  “你自己浪吧,小爷我这么美味,一会儿过来非得让那些妖精生吞活剥了。”  慕昀峰嘴角抽了抽,“切,小爷我也是抢手货好么,谁说她们只剥你。”  “那就让她们剥你,赶紧破了吧。”  啪。  沈辰皓直接挂断电话,双手枕着头,一双桃花眼扑朔迷离。  他确实该找个人结婚了,否则这漫漫长夜除了每日和慕昀峰那货泡吧,还不知道做什么。  电话断了线,慕昀峰对着手机吐槽,“没良心的,都不陪我。”  没找到合适的人,他破个屁啊。  权奕珩结婚了,这个时候出来浪确实不妥,可沈辰皓才刚和林允熏谈,甚至都没公开男女朋友的关系,慕昀峰就纳闷儿了,怎么连沈二少都转性了?  看看他今天叫的妖精,一个个这么火辣,他一个人享受,简直是暴殄天物。  “慕少,干嘛呢,去这么久,姐妹们都等急了。”一个身着吊带短裙的女人勾搭上来,柔软的手勾着慕昀峰的脖子,风情万种。  慕昀峰不悦的将她的手拿开,骂道,“急毛线啊,要找男人干早点滚蛋。”  女人似是没想到他会如此不留余地,愣了愣,有点小委屈的看着他。  “哟,慕大少生气了。”一个名叫双儿的女子走过来,她漂亮的眉眼微挑,脸蛋儿毫无瑕疵,是个标准的美人,“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慕少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一句话化解了刚才的尴尬,那女人见有人伺候慕昀峰,只好无趣的离开。  “嗯哼,还是你可爱。”慕昀峰说着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直接塞进了女人的内衣里。  双儿娇嗔,“慕少,你真坏。”  “我坏不坏你不知道?”  “呵呵。”  只要陪过慕昀峰的女人人都知道这个男人的规矩,无论怎么玩怎么疯都行,就是别想和他上床。  “慕少,我们进去吧,她们都在等你喝酒呢。”  慕昀峰搂着双儿的腰肢,哼着歌进了包房。  包房内随着音乐的节奏,一群穿着暴露的女子正群魔乱舞的尖叫,舞姿风骚而妩媚,看的人热血沸腾,可经常混这种场合的慕昀峰却觉得十分无聊,一群女人他看过去全都是一个模样,他寻了个空地儿坐了下来,给权奕珩拍了个视频发过去。  让小爷我寂寞,你们也别想安生。  双儿见他兴致不高,开了两瓶酒,拿过骰子坐到男人身边,“慕少,要不要玩两把?”  慕昀峰腾出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拿着开过的酒准备喝,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一通陌生电话。  他犹豫了下才慵懒的接听,嘴里还灌着酒,“喂。”  “阿峰,是我。”女人的声音隔着电话那端传来,柔软而甜美,一如四年前那般熟悉。  慕昀峰的心震了好一会儿,整个人仿若石化了般,脑海里想的全是和一个女人去四处游玩的场景。  差不多沉默了好几分钟,他朝一群玩得正嗨的女人们大吼,“都他妈的给我安静!”  包房里喧嚣的声音在一秒钟之内安静下来,女人们个个回过头看向慕昀峰,杵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出。  而后,他颤抖的声音问电话那头的女人,“你在哪儿?”  “我回来了,刚下飞机。”  慕昀峰深吸口一口气,目光里闪动着丢失很久的柔情。  “你在干嘛,有没有乖,有没有想我?”女人迟疑了下调侃,“还是在泡女人?”  慕昀峰已经穿好外套起身,他将今晚带来的现金全数丢在沙发里,走出包房,他语气带着迫切,“我马上过来接你。”  “不用了。”女人拒绝,“我刚回来,想先好好休息。”  慕昀峰后背靠着墙面,握着电话的手逐渐垂下,他双手抱头,神色痛苦而纠结。  包房里的女人纷纷出来,看到走廊里的慕昀峰个个跑去搭讪,“哟,慕少还在呢。”  “慕少,要不要再来……”  慕昀峰眼神阴冷,大吼,“都他妈给我滚!”  女人们被他吼得一怔,猫着身子迅速逃离,到了安全地带,忍不住抱怨,“神经病啊。”  “吓死我了。”  “慕大少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谁知道呢。”  “不过今天的慕少好大方,每个人一万块呢。”  “走。”  “……”  双儿是最后一个从包房出来的人,她看到男人痛苦的神色,只是走过去劝了句,“回去好好休息吧,别想多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何必太纠结自己。”  呵。  慕昀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塞进她的掌心,“拿着吧,你也早点休息,女人熬夜不好。”  双儿大惊,“慕少?”  “嗯。”  “我不要。”  “拿着吧,就你最懂事。”他抬手拍了拍她的头,嘴角的笑容涩然。  双儿站在原地良久,直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她才把手里的银行卡收起来。  同一时间,陆七提着外面从医院回到公寓,权奕珩已经加班回来了。  “我在春味斋买的,味道还不错。”陆七把买来的外卖打开,并且一一给男人分好,“还是热的,赶紧吃。”  权奕珩看着还在冒热气的外卖,视线盯着女人的胸口,他走过去抬起食指,在女人略凉的唇边画着圈,“老婆是不是忘了,我说了只想吃草莓。”  陆七没好气的瞪着他,“权奕珩!”  “老婆,你昨天休息一天了,今儿晚上是不是可以按部就班了?”  “权奕珩,昨晚明明……”  “明明什么?”男人收回手指,放在唇边添了下,动作魅惑,这种间接性的接吻令女人春心动荡,他嘴里说着调情的话,“我又没吃肉,就喝了点汤。”  陆七,“……”  呃。  她可以搬出去住么?  “老婆,一点肉汤不够尝的,今天怎么也得喂饱我。”男人从身后抱住她,牙齿咬着她敏感的耳垂。  “权奕珩,我……”  “老婆,我什么也不想吃,就想吃了你!”  如此直白的邀请令陆七红了脸,不多时,男人抱起她往卧室走去,里面很快传出男女交织的低喘声。  权奕珩没像之前那般不知道节制,缠绵两次便抱着陆七睡了。  夜里醒来,怀里的女人不安分的蠕动着,浑身是汗。  男人抬手开了台灯,拍着她满是汗水的小脸,紧张的喊,“小七,小七……”  陆七梦到自己掉进一个黑色的深渊,全身是血的往上爬,耳旁有一个声音在喊,她皱着眉,下意识的动了动唇,“嗯……”  “小七,小七……”  权奕珩抓起手机打给冷沐川,“她做梦醒不来,怎么办?”  “你再试试,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权奕珩去浴室拿了一条毛巾,然后用热水打湿,出来后轻轻擦着她满是汗水的脸,望着她憔悴的小脸,男人眉宇间满是心疼和焦急,小心翼翼的喊着,“小七,小七……”  陆七缓缓睁开眼,暗色的光线下,她看到男人眼底的那抹担忧,抓着他的手问,“嗯,我怎么了?”  “你做噩梦了。”权奕珩将手里的毛巾丢开,一把将她抱进怀里,黑色的眸底满是浓浓爱恋。  陆七在他怀里拱了拱,她伸手摸着男人的下巴,“权奕珩,我最近好像有点不在状态。”  权奕珩紧张的看向怀里的她,“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  陆七摇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头总是昏昏沉沉的,还容易做梦。”  “是不是刚才太累了?”  他自认为已经很节制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我不知道,有时候还精神恍惚。”陆七揉着额头,虽然醒过来了,头还是昏的。  男人摸着她略凉的小脸,“我带你去个地方,以前我工作忙,只要去那里做针灸,整个人都会舒服。”  “真的么?”  “嗯,走吧。”  陆七揉了揉眼睛,“现在啊,我好困。”  她想直接倒下去继续睡,男人已经去衣柜拿了衣服,“等你去了就不后悔了,今晚你会睡得很好。”  权奕珩最近也感觉到了,陆七睡着的时候总是迷迷糊糊的喊着什么,他听不清她到底说了什么,但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很痛苦。尤其是今天,叫了那么多声都没醒,差点吓死他。  有时候权奕珩真的很害怕,若是她一直在梦里醒不过来该怎么办,以前的事会不会在梦里出现?  陆七软在床上,闭着眼低喃,“明天去好么?”  “老婆,你不用动,我帮你穿衣服,抱你下去。”  陆七,“……”  算了,她还是自己来吧。  在去的路上,陆七昏昏睡睡,到了目的地,还是权奕珩把她叫醒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累,短暂的路程,陆七又做了一个梦,她没有对权奕珩说,怕他担心。  经常做梦其实没什么,可她最近的精神实在太差,试试这种方法也好。  做针灸的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女医生,这里面积不大,环境却很舒心。看到陆七,女医生先是问了一些情况,然后带着她进去针灸室,权奕珩则在外面等。  “医生,我就是经常做梦,最近精神很差,没什么大问题。”陆七躺下去的时候还心有余悸,她一再强调自己没病,只是精神疲惫。一般她只相信医院,像这种针灸式的疗法她一直保持怀疑的态度。  要不是权奕珩坚持,陆七连考都不会考虑。  “嗯,你不要紧张,放松。”女医生说话很温柔,她没有第一时间给她扎针,而是和陆七聊起天来。  “结婚多久了?”  “四个月。”  “婚姻生活怎么样,老公对你好么?”  “嗯,挺好的。”  “……”  不一会儿,冷沐川也到了,看到权奕珩焦急的徘徊在外,他走过去宽慰,“大概是她这段时间太操心的缘故,你也别太担心了。”  权奕珩丢给他一根烟,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冷沐川进去针灸室,陆七已经睡着了,那位女医生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对陆七的病情深作交流。  “阿珩,别再让她操心了,女孩子家的找个轻松一点的工作,她这种情况特殊,你要注意。”  他怎么没注意?  她在网上投了简历一直没有消息,要不是他,大概她早就重新奔到职场了。  那家小公司规模不大,陆七的那个职位,压力几乎没有,所以他才会放心她去。  十分五分钟后,冷沐川从里面出来,权奕珩丢了手里的烟,急急问,“情况怎么样?”  “针灸我不太懂,得听听阮医生怎么说。”  “那你觉得她的情况严重吗?”  “神经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不过她经常梦魇,确实不是好现象,长此下去会有损神经。”  权奕珩幽深的眸沉了沉,好半晌都没开口说话。  良久,冷沐川问他,“阿珩,你有什么打算?”  “能永远封锁她的记忆么?”  冷沐川想了下,面露难色,“这个不太可能,她若是自己想起来便想起来了,阿珩,医学上没有绝对,不过我只能说尽量帮你。”  ------题外话------  亲们,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二更依然在下午,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