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47 沈二少怒了(二更)

147 沈二少怒了(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62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4
    这一刻,叶子晴见到那个女人,心脏的位置仿若受到重创,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慕昀峰一看这形势,连忙将程卿拉到了一边,低声叮嘱,“一会儿你别和阿珩说话。”  程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乖巧的应道,“好。”  “嗯,是啊,真巧,你们也来这儿吃饭?”慕昀峰转过脸来,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程卿朝权奕珩轻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她越过两个男人径直走向陆七和叶子晴,“你们好,我叫程卿。”  叶子晴睨了眼女人伸过来的手,并没有要握过去的意思,只是回了句,“我知道。”  就在陆七不知道该如何回的时候,叶子晴死死抓住她的手不肯放,且狠狠瞪了她一眼。  那样子分明是在说,嫂子,你如果敢理她,我就和你绝交。  陆七压根也没想理会这个女人,不过三个女人这么站着着实尴尬,她只能求助权奕珩,话还没说出口,叶子晴便挽起她的胳膊,话是说给对面的程卿听的,“嫂子,不是说要我陪你逛街吗,我们走吧。”  擦身而过之际,陆七明显看到女人的秀眉蹙了下。  程卿的手僵硬的收回,她惊讶于这两个女人的敌意,却也没有恼羞成怒。  一般女人和女人能成为敌人,无非就是两种可能,第一是感情,喜欢同一个人,她们是情敌。第二是钱财,职场上是竞争对手。  很显然,那个女孩是第一种,不过是一个仰慕慕昀峰的女人罢了,她又何必斤斤计较。  小丫头看上去挺小的,应该不是慕昀峰的菜。  她理应大度。  毕竟离开的这四年,她也不能保证慕昀峰是清清白白的。  或许,程卿从来就不相信,能有一个男人为自己守身如玉,只为等她回来。  和权奕珩低声说话的慕昀峰目睹了刚才一幕的全过程,叶子晴那个小丫头还挺傲娇的。  权奕珩眼看老婆走了,也就没有和慕昀峰多说,走廊里瞬间只剩下程卿和慕昀峰两个人。  见女人尴尬的杵在原地,慕昀峰走过去安慰,“她是阿珩的妹妹,就这个性子,我们走吧。”  “好。”程卿微微笑了下,并没有在意刚才的事,比四年前不知道懂事了多少倍。  她变得大度,没有那般斤斤计较。  慕昀峰却郁闷了,她这么大度是不是因为她对他的感情淡了。  两人一起出了餐厅,慕昀峰问她,“住哪里?”  “我自己打车走,你去忙吧。”  “程卿。”慕昀峰喊她,却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  女人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阿峰,给我一点时间适应。”  她这样说,也成功让慕昀峰停止了追逐的脚步。  良久,男人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好,那我先走了。”  “拜拜。”  黑色的宾利车很快驶入车流,外后视镜内,女人的身影越来越远,而男人的眸光却一直聚焦在那里,仿佛她一直都在。  送走慕昀峰,程卿接到从国外打来的电话。  “喂,放心吧,我自己会安排好的。”  “……”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什么事做不好啊。”  “……”  “等我找到合适的公司再说吧,现在回来,我可没有钱养活你。”  “……”  也不知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程卿笑得灿烂极了,只说了一个字,“好。”  正在开车往公司去的慕昀峰同样接到了电话,是来自他家皇太后的。  男人烦躁的拧了下眉,接听。  “你在哪儿呢。”  “外面吃饭,在回来的路上。”  “马上给我滚到公司来。”慕夫人在电话那头暴喝,差点震聋了慕昀峰的耳朵。  他家太后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连家里的太上皇都怕。  回到公司,慕昀峰第一时间开口说话,“妈,你好歹也给我留点面子,大吼大叫的实在有失体统。”  “我作为公司的表率,怎么着……”  “面子?”慕夫人打断他,一张保养得当的脸乌云密布,“你告诉我,今天中午和谁在一起。”  慕昀峰也没打断瞒着,“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慕夫人眯眼看向儿子,凌厉的眼神恨不得直接将他给劈了。  “妈,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程卿回来了,这次说什么我也不会听你们的。”  “慕昀峰!”  “妈,这些年我什么都听您的,包括四年前,我也听了您的,现在她回来了,我希望您能信守当初的承诺。”  慕夫人心里憋着一口气,良久才缓过来。  其实她早就想到了是这个结局,四年前她阻止了他们,四年后呢,她能一手遮天,可能管住儿子的心么。  “行了行了,我也懒得管。”事情到了这一步,慕夫人自知没办法再劝动儿子,她苦口婆心的叮嘱,“阿峰,妈就想跟你说几句贴心的话,她不适合你,等你真的意识到就晚了。”  慕昀峰的心绪也逐渐平静下来,“是么?那我这些年都在坚守什么,你何曾看都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是,他曾经有过那样的想法,把自己变成花花公子,可真的到了那一层,他退缩了。  因为他不想放弃!  “你好好工作吧,这事我会和你爸商量。”  “妈,谢谢你。”  慕夫人能有这样的态度是慕昀峰没想到的,他以为父母会像四年前那样,坚决反对,没想到一下子变得开明了。  “阿峰,我也是为了你好,不想你太难受。”  这四年儿子怎么过来的,慕夫人比任何人都清楚,外界那些人说她儿子花心,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他。  有时候慕夫人倒是希望儿子像外界说的那样花心,也不至于孤独了四年。  那个女人也够狠心的,这一走就是四年。  既然当初选择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知道。”慕昀峰也明白父母的心思,“但你们的理智并不代表以后,幸不幸福只有我自己知道。”  “好吧。”慕夫人终于妥协,“改天你把她带回来,我和你也该见见她了。”  “不急的妈,她刚回来。”  慕夫人一听这话不满意了,更是明白儿子在为那个女人说话,“刚回来就给你摆架子,阿峰,你……”  慕昀峰不耐烦的朝她摆手,“行了妈,我自己知道分寸。”  多说无益,感情的事情旁观者清,她说再多也没用。  倒不如放手让他们先接触,可能深一步了解了,儿子才知道谁才是合适的。  ——  陪陆七逛了一个下午,叶子晴准备回家,突然接到慕夫人的电话,说她一个人无聊,想让叶子晴陪她吃完饭。  叶子晴拒绝的话说了一大堆,慕夫人却坚持,“你这孩子,是不是嫌弃我了。”  叶子晴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话,顿时就心软了。  平时慕夫人也待她不错,她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顾。  慕昀峰和慕董事长忙于公司的事,慕夫人常年一个人在家,着实冷清。  偶尔叶子晴会过去陪陪她,两人关系极好。  到了约定的餐厅,慕夫人一眼看到前来的叶子晴,朝她招手,“叶子,这边。”  叶子晴两手拿了不少东西,小脸红扑扑的,十分好看。  多么清纯的小丫头,她儿子怎么就不喜欢。  “慕夫人。”叶子晴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喘了好几口气。  真累啊。  “买这么多东西啊。”  “我嫂子给我妈买的,让我拿回去呢。”  “哎。”慕夫人一听幽幽叹气,“你妈的命可真好,有权奕珩那么个儿子,现在结婚了,马上就等着抱孙子了吧,还有你这么个宝贝女儿,也不至于孤独。”  “您也不错啊,马上就要做婆婆了,到时候会有儿媳妇陪你。”叶子晴实话实说。  慕夫人笑着斥责,“你这丫头,笑话我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思。”  叶子晴摊手,“我知道也没用,他的心思不在我身上。”  这个话题无疑是忧伤的,慕夫人亲自给她盛了一碗汤,“子晴,你多喝点这个,对皮肤好。”  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笑呵呵的道,“我差点忘了,像你这个年纪皮肤是最好的,压根不用这么麻烦,还是自然一点好。”  “慕夫人,你不用这么照顾我。”  “干嘛这么客气,叫我阿姨不是挺好的么,不管你和阿峰最后怎么样,我都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疼。”  慕夫人是真心喜欢叶子晴,这丫头表面看上去性子有点野,骨子里却透着旁人没有的那份义气和简单,这个女孩其实很重感情。  她之所以看重叶子晴,是因为她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儿子。  男人嘛,还是得找个能心疼他的女人,毕竟在外面那么累,回到家得不到女人的理解,时间长了,婚姻生活会崩的。  他们慕家不需要女方的背景有多强大,慕夫人只希望能有个真心爱她儿子的人,这样她才放心。  无疑,叶子晴才是最好的人选。  叶子晴也不纠结称呼,她喝了几口汤,笑着道,“谢谢阿姨。”  “瞧你,又跟我客气了不是。”  叶子晴明白慕夫人想说什么,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主动开口,“阿姨,没事的,我也可以把慕少当做哥哥,以后我会嫁人,偶尔也可以过来看你。”  慕夫人听了她的这番话越发觉得心酸,抹了一把泪,“子晴,对不起,这事也怪我。”  要不是当初她极力的撮合儿子和这丫头,说不定叶子晴也不会陷得那么深。  她希望叶子晴能等等,或许慕昀峰和程卿不会走到一起,可是她不能这么自私。  缘起缘灭,一切自有定数吧。  儿子坚持了那么多年,万一哪天真的和程卿修成正果,岂不是耽误了叶子晴?  “不怪您阿姨。”叶子晴给她布菜,说的轻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就像我,选择喜欢慕哥哥,他也可以选择喜欢别人,没什么的。”  “还是你懂事。”慕夫人拉起她的手,满是不舍,“叶子,以后没事一定要常来家里玩儿。”  “我会的。”  结束晚餐,叶子晴目送慕夫人上了慕家的车才离开,她站在餐厅的另一面,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泪水溢出眼眶。  其实,她没有那么坚强,也不是没心没肺,只是很多情绪不愿意表现出来。  她一手提着大包小包,一手捂着脸,回想着慕夫人刚才说的话哭的一塌糊涂。  慕夫人的意思她懂,其实就是在安慰她。  这段感情她似乎找不到突破口了,这一次和任何一次都不一样,那个女人是他心里的女人,她要怎么去和她玩儿?  是,她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可如果她强行插进去,会不会变成第三者?  既然这么痛苦,那么就试着忘记吧。  她从来就不是那种要死要活的女人。  所以在哭过之后,她打电话给了最近交往的一个男孩。  “在哪呢?”  “……”  “等我,我马上过来。”  ——  最近的姚若雪很忙,陆七连续约了她两次都没时间,说是有新的策划案。  陆七不放心她,中午打包了一家酒店的饭菜直接给若雪送到了公司。  为了不被同事们议论,姚若雪让陆七在楼下的会客室等。  陆七已经帮她把打包的饭菜分好,“怎么会这么忙啊。”  “嗯,最近的单子比较多。”姚若雪大概是饿了,端起饭就开始吃。  中午因为和方部长讨论工作的事,她带来的饭菜都没来得及吃,等到想起来已经上班了。  她刚才是请了一小会假才出来的。  陆七把矿泉水瓶拧开,递给她,“慢点吃。”  姚若雪艰难的吞下嘴里的饭菜,她喝了口水才开口,“我又不是小孩子,没事。”  “我明天得去新公司报道了,最近可能都没有多少时间去医院看望你弟弟,若雪,你要照顾好自己。”  姚若雪擦了下嘴,她看向神色怏怏的好友,不禁担心起来,“小七,我看你的脸色很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前段时间梦魇,已经在治疗了。”陆七没打算瞒着她。  “梦魇?”  “嗯,梦魇,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那天晚上做了针灸确实有所好转,昨晚又开始了,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弄得权奕珩一整晚也没睡,陆七挺过意不去的。  “有没有看过医生啊。”  “看过了,得要一段时间,没事的。”  “你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干嘛梦魇?”  陆七笑着摇头,“胡说呢,我哪有受过什么刺激。”  也就在这时陆七接到权奕珩的电话,姚若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陆七道,“好,我马上回来。”  “小雪,你慢慢吃,我有事先走了。”  姚若雪闻言把餐盒放下,不放心的问,“小七,你和权奕珩真没事吧。”  “放心好了,他对我很好,让我回去是因为新请的钟点工到了。”  “哦,那你赶紧去吧。”  陆七自己也感受到了,她最近身体很差,总是时不时的想睡,睡着了又会做奇奇怪怪的梦,实在不是一个好现象。  而针灸那个东西,也不能天天做,等长时间治疗才有效果。  公司的另一边,林允熏和私人助理从红色跑车内下来,抱着资料正准备进去,助理却尖叫道,“林总,你看,那不是陆七吗,她来沈氏干什么?”  林允熏顺着助理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了从里面出来的陆七,神色匆忙,和之前比起来,那个女人瘦了不少。  她原本就不胖,这几日被梦魇折磨,更是显得身材纤细了。  林允熏不屑的扬了扬唇,“听说她嫁了个穷光蛋?”  助理同样的幸灾乐祸,“我也听人说过这事,林总,我现在特别想看看她老公到底是谁,怎么个穷法,她现在又是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干嘛那么八卦,你看她,脸色那么差,估计生活确实过的不怎么样?”  “林总,你说,我们要不要过去问候问候她?”  林允熏摇头,“算了,这里是沈氏,还是不要闹事的好。”  呵。  林允熏双手环胸,她轻笑声,眼看陆七上了一辆出租出,眼里的轻蔑更甚了。  连辆车都没有,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啊。  现在的陆七是彻底脱离这个圈子了,到时候她就高她一等,有的是时间报仇,何必急于一时。  ——  姚若雪迅速扒了两口饭,陆七走了,她得赶快回到办公室工作。  初步策划案完成,因为客户要的急,做好后她直接送去沈辰皓的办公室。  敲门进去,姚若雪把手里的策划案递给正在埋头看文件的男人,“沈二少,这是您要的策划案。”  沈辰皓真的很忙,忙到姚若雪认为,他甚至连抬个头都是在浪费时间。  良久,男人翻阅着手里的文件,还是没有抬头,只是说了句,“先放下吧。”  公司内线在这个时候接过来,男人视线盯着文件,嘴里又和那头的人说着公司的事。  “嗯,先就这样办,我等下给你回话。”  “行,还不是一句话话的事。”  “……”  策划案得不到肯定的姚若雪不敢出去,只能站在原地耐心的等着。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阵清香扑面而来,姚若雪还没来的及回头,身后便响起了女人娇媚的声音,“阿皓,我来是给你送资料的。”  是林允熏。  看到姚若雪的林允熏愣了下,很好的收敛起不悦的情绪,笑着走过去。  姚若雪不想和林允熏面对面,她特意侧过头看向另一边耐心的等待着,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自己站在这儿多余了,有点无措。  沈辰皓看到进来的女人,他合上文件,把耳旁的电话拿开了一些,回了林允熏一句,“嗯,放一边,我现在没时间看。”  林允熏听了这话将带来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而后,她神色自若的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拿出手机给沈辰皓的秘书打电话,“丽莎,给我来一杯摩卡,不加糖,谢谢。”  听听这语气,分明就是把自己当做了女主人。  姚若雪实在绷不住这样的气氛,总觉得自己像一块夹心饼干,挤在中间难受极了。  因为沈辰皓在打电话,她只能偷偷溜出办公室。  打完电话的沈辰皓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垂头审阅姚若雪送来的方案,夸赞的同时不忘指出当中的不足,“还不错,不过有些地方还需要……”  话说到这里他抬起脸,桃花眼一眯,带着一股冷意。  林允熏接收到男人冷厉的眼神,心下一紧,却听见沈辰皓问,“她呢?”  “谁啊?”林允熏装傻,心里很不爽。  沈辰皓懒得和她废话,而是直接拨了内线,“让姚若雪过来我办公室。”  ------题外话------  亲们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精彩明天继续哦…还有,到月中了,有票票的亲们表忘了投票哈,清清有动力会多更新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