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48 暖心,小贱人有点本事(一更)

148 暖心,小贱人有点本事(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84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5
    啪,电话被挂断。  林允熏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的怒气,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尴尬,端着咖啡放也不是,喝也不是。  这种感觉一如几天前的耳环事件,她当着众人的面仿佛被人狠狠甩了几个耳刮子,脸上火辣辣的疼。  末了,她放下咖啡起身,轻声解释,“阿皓,刚才姚小姐见你正忙着,所以就出去了,你别生气。”  “我让她出去了么?”  沈辰皓眯起桃花眼,语气相当不悦,“林小姐,我现在比较忙,有什么事下班了再说。”  林允熏也是个聪明的,自然不会缠着他,她窘迫的扯了扯嘴角,“那好,资料你别忘了看,对方等着答复。”  “嗯。”  林允熏从沙发内拿过自己的包准备走了,恰好姚若雪这个时候推门进来,感觉到气氛不对,她喃喃的喊了声,“二少。”  “过来。”男人朝她招手,全然没了刚才的怒气。  姚若雪看了眼正准备离开的林允熏,缓缓上前,两人隔着一张办公桌,男人骨戒分明的手指点着策划案,“这里,看到了么,后期需要更完善一点,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服务这一块。”  “我们的方案和其他公司比较起来亮点不足,那么只能在后期服务方面下手。”  男人讲得很认真,这个主意也让姚若雪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而意欲离开的林允熏完全被当成了空气,她捏着包包的手紧了紧,咬着牙离开了沈辰的办公室。  该死的女人,竟敢和她抢沈辰皓,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耳环的事她没追究那是她大度,并不代表她就会这样放过那个贱人。  “明白了么?”沈辰皓点着有问题的地方,把自己的意思说明后问她。  男人离她很近,姚若雪闻着他身上独有的男士香水味,意乱情迷,他说什么,其实她没有听进去多少。  没听到她的答复,沈辰皓好脾性的开口,“不明白?”  姚若雪缓过神,一抬头,撞入他那双魅惑的桃花眼里,那么深,仿佛要把她整个人都吸附进去。  她的心跟着颤了一下,脸红得如同煮熟的虾子般。  瞬间就觉得自己糗大了。  姚若雪收起策划案,语不成句,“那个,沈二少,我,我,我先去修改,争取在下班的时候交给你。”  男人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放在鼻尖嗅了下,动作邪魅,看的姚若雪想流鼻血。  瞧着她脸红的样子,沈辰皓唇间溢出一丝很浅的笑意,“不用太着急,客户明天才要。”  “那,那我先出去了。”姚若雪不等他在说话抱着策划案就跑,一颗心紧张得几乎要从胸腔内跳出。  办公室的门关上,姚若雪拍了拍不正常的心脏,她重重吐出一口气,心绪难平。  她得先去一趟洗手间缓缓,这样的自己太不正常了。  她一向不留恋男色,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沈辰皓相处她就无法自控。  办公室内,沈辰皓摸出金属制打火机,指间的烟放在唇边吸了口,心情大好。  他哼着歌走去里间的休息室,里面有一块落地镜,映出男人修长的身影和完美的轮廓。  男人风骚的摆了一个pose,自恋的咂咂嘴。  确实很帅,连他自己都迷住了有木有,也难怪搅了人家姑娘一池春水。  出了沈辰皓办公室,林允熏去了方部长办公室。  “哟,林小姐。”方部长看到她客气的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来。  林允熏从包里掏出一小瓶香水塞进方部长手里,“我妈前几天去了一趟C国,那个国家是香水帝国,希望你喜欢。”  方部长扫了眼香水的牌子,是她一直所期待却又买不起的,忍不住暗自窃喜。  “林小姐,你说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林允熏谦虚的道,“不过是一点小礼物而已,还望方部长不要嫌弃。”  “林小姐说哪里话。”方部长把香水收好,她拉下百叶窗,“林小姐坐吧。”  “上次和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林允熏直接问。  方部长一脸为难,她宽慰林允熏,“林小姐,你干嘛那么在意那个穷酸丫头呢。”  “方部长应该明白一句话,任何时候都不能看轻了敌人。”林允熏红唇勾出的弧度阴冷,“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一开始她确实和方部长一样的想法,觉得那个穷酸丫头成不了气候,可最近几天,因为耳环的事件,她和沈辰皓的关系越来越淡,林允熏不由急了。  本以为等沈辰皓的气消了这件事便会过去,哪里想到,那个男人对她的态度大大改观,还不如一开始的热络。  她的意思,方部长懂,“林小姐放心,我会帮你留意的。”  “多谢方部长照拂。”林允熏得到想要的答案也不做过多的停留,毕竟这里是是非之地,“我就先不打扰方部长的工作了。”  “林小姐慢走。”  从方部长办公室出来,林允熏正好和姚若雪撞了个正着。  她趾高气昂的挡住姚若雪的去路,鄙夷的看着依然寒碜的她。  也不知道这货从哪里捡来的衣服,都洗发白了还穿,她扔掉的衣服都比姚若雪的好上千百倍。  姚若雪冷眼瞧着眼前的女人,语气不佳,“林小姐有何贵干?”  林允熏近乎嫌恶的开口,“你用不着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知道你很需要这份工作,姚若雪,你说,我有没有这个本事让你在这个公司待不下去?”  姚若雪听得心惊,被人戳到了痛处。  但她不愿意低头,“林小姐,我希望你能弄清楚,我是沈氏的员工,你没有权利开除我。”  “呵。”林允熏觉得好笑极了,绕着她走了一圈,“还够伶牙俐齿啊,别忘了,我也是你们的合作人,有权利对你的工作进行过问。”  她凑过去低声在姚若雪的耳旁低喃,近似威胁的口吻,“如果你敢出一丁点差错,我绝不会放过你,别忘了你们这边做的方案也要通过我们那边的审核,你以为沈二少一个人说了算么?”  姚若雪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脸色发白,嘴上依然不屈服,“不好意思林小姐,我只听我们领导的,如果你对我的工作有任何疑问,可以去和方部长和二少说,我这种身份,应该是不够格和林小姐亲自谈的。”  林允熏全然没想到这么个寒碜丫头竟然还能有这么大的脾气,堪称美丽的脸气得扭曲。  小贱人还有点本事哈,有勇气和她对着干!  “是么?你给我小心着点,耳环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林允熏咬牙,冷笑连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了不想拿出来。”  姚若雪心里疙瘩一下,她最怕人说起耳环的事,虽然风波已经被沈辰皓压了下去,可那些喜欢嚼舌根的女人们依然议论纷纷,认定耳环是她偷的,明里暗里她听了不少闲言碎语。  可能已经习惯他们的议论,姚若雪并没有理会那些流言,但并不代表她不在乎。  她觉得光沈辰皓压下去还不行,必须还自己一个清白才是王道,否则偷东西标签将永远贴在她身上。  姚若雪的目光蓦然冷了下来,“林小姐,说话要讲究证据,这件事沈二少给我做了证,若是你执意这样想,那我们就报警吧。”  其实她心里没底,也不想和林允熏再发生冲突扰乱公司的纪律,可这个女人实在可恶,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她,把她当做了软柿子。  有时候姚若雪甚至想,左右不过是一条命,她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似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林允熏愣了下神,笑道,“别拿报警来威胁我,事情闹大了你以为沈辰皓会放过你,这对公司有多大的影响你知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但我更在乎个人的清誉。”姚若雪不想和她争执下去,“不好意思林小姐,我很忙,没空陪你闲扯。”  也就在这时沈辰皓从办公室里出来,林允熏眼尖的扫到他,脸色变得飞快,她朝男人走去,“阿皓,你忙完了?”  沈辰皓却是在第一时间看向了低着头的姚若雪,他侧目问身边的女人,“你们在说什么?”  “我和姚小姐谈工作呢。”  姚若雪没有否认,而是道,“我先去忙了,保证下午之前完工。”  “嗯。”沈辰皓淡淡应了一声,转而把视线落在了林允熏身上,“资料我看过了,谢谢你。”  林允熏谦虚的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们能出更好的方案,对我们公司也好。”  “嗯。”  见男人的态度冷淡,林允熏主动开口认错,“阿皓,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啊。”  “我当时是真着急了,也没想那么多,那对耳环对我意义重大,所以我……”  话说到这里,她面露委屈,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心软。  “没事。”沈辰皓抬腕看了眼时间,“我还欠你一对耳环,干脆现在去买吧。”  他说过会赔给她的,那么就不能失去了信用。  最近两天忙的昏天暗地,也实在没时间想这些。  “不不不,不用了,别的耳环再好再贵重,也找不回那种感觉了。”林允熏拒绝,她怎么能让沈辰皓真的赔那对耳环,“而且东西也要自己喜欢,最近我也看了下,没有什么好看的新品。”  沈辰皓觉得有道理,不过他也不想欠了她这份情,“这样吧,我给你找找,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若是真的没找到,到时候再说。”  那个时候说不定业界会出新款耳环,他再赔给她。  林允熏表现的十分大度,“不了,免得为难你,丢了可能说明它和我无缘,我又何必强求。”  果然这话一出,沈辰皓的脸柔和了不少,“就这样说吧。”  “好。”林允熏没再坚持。  两人说着一起去了沈辰皓的办公室讨论工作,一切进展得还算顺利。  到了快下班时,京都天色突变,没一会儿天空飘起了大片的雪花。  天气预报没说今天有雪,倒是意外之喜。  总办公室内,眼看事情差不多了,大家伙纷纷穿上羽绒服准备下班,只有姚若雪穿着单薄,她身上穿的还是一件很薄的短款棉袄,下身是牛仔裤。  办公室里有暖气不觉得,如果出去她一定会冻坏的。  修改的策划案完成,她本想拿给沈辰皓去看,想到林允熏那个女人在,她又驻足了。  反正客户明天才要策划案,她不如晚上拿回家去看一下,明天再交给沈二少。  她实在不想和林允熏那个女人有过多的交集,姚若雪现在只在乎这份工作和弟弟的病以及父母的留在这座城市的生活费,对她来说都是不小的压力,她哪里有那么多心思去与别的女人为敌。  最后一个出办公室,下了电梯出去公司,外面的雪花迷糊了视野,姚若雪抱着双肩站在公司门口,阴冷的风不断往她身上钻,她浑身冷得颤抖起来。  下雪的天气,几乎所有的女人都会兴奋,欣赏美景。  而她不喜欢,因为冷,她没有衣服穿。  是不是很奇葩?  “外面下雪,你没带羽绒服么?”身后男人浑厚的声音夹杂着冷口气传入姚若雪冻得通红的耳里。  她迟疑了下回过头,看到林允熏挽着沈辰皓出现在她眼前,那一幕,她竟觉得和看满目的白雪一样刺目。  “今天上班来还挺好的,我不知道会下雪。”她低低解释。  事实上,她把那件唯一的羽绒服给了姚母,怕母亲出去会冷,而她,一直待在办公室里完全不用担心。  林允熏见状笑着开口,“阿皓,我车里有羽绒服,要不我打电话给助理,让她拿来吧。”  她才不要穿这个女人的衣服,即便是冻死她也认了!  姚若雪刚想拒绝,沈辰皓做了一个让二人都大跌眼镜的事,男人二话不说,脱下身上的黑色大衣披在姚若雪身上。  那一刻,姚若雪疯了。  林允熏更是气得想暴走。  而沈辰皓却振振有词的解释,“我可不希望这么卖力的员工生病。”  一句话让姚若雪无从拒绝,下雪了的京都真的好冷,比那天晚上的初雪还要冷上好几倍。  这么暖的衣服她舍不得脱下,男人好看的桃花眼仿佛藏匿着一股魔力,就这样深深吸引着她。  姚若雪抬起头,对上的不再是沈辰皓的目光,而是林允熏宛如刀锋般的眼神。  沈辰皓则是去了一旁打电话,让私人助理把车开过来。  不多时,一辆拉风的法拉利红色超跑便停到了公司门口,沈辰皓迈步下了台阶,林允熏忍气吞声的跟上去,末了,男人像是想到什么,他回首,看到姚若雪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公司门口。  情不自禁的开口,“天气冷,上车吧,我送你。”  林允熏美丽的脸一片青紫,偏偏当着沈辰皓的面不好发作,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赶在姚若雪之前出声,“是啊姚小姐,天气这么冷,我和阿皓送你一程。”  听听这女人的话,就好像她在施舍自己一样。  隔着片片雪花,姚若雪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艰难的启声,“二少,不用了,我男朋友说过来接我了。”  听了这话的林允熏秀眉舒开。  臭丫头,算她识相。  而她的这句话杀了沈辰皓一个措手不及,男人邪魅的脸僵了下,突然又觉得好笑。  人家都是这么大的姑娘了,有男朋友很正常,他扮什么绅士?!  男人一句话没说,直接上了那辆跑车,很快消失在苍茫的雪天里,只留下孤寂的姚若雪愣在原地。  她不想与林允熏为敌,毕竟她没有那个资本得罪人,她的理想很简单,在这座城市平安的生活下去。  那么,就疏远吧。  ------题外话------  肿么样,小仙女们,二少是不是很暖哇。下午会有二更,大家敬请期待,还有谢谢泥萌的票子,清清会加油滴。  《盛世猫宠》—重新  一朝被雷劈成猫,契约了一个牛逼哄哄的金大腿,本以为猫生很美好……  “不过来宰了你!”  “不吃宰了你!”  “再敢出去偷吃,宰了你!”  妈的,别以为你是摄政王屁股大就该拽,惹毛了,上了你信不信!  意外与一只猫契约,摄政王发现了自己潜在的嗜好,俗称恋猫癖。  从此,他在恋猫癖的路上是越走越远,越走越歪。  呵,上他?小禽兽胆真肥……  作者菌表示:这是一本禽兽修成神兽的另类养成宠文!表示猫爹很尽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