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50 老公,我再也不敢了(一更)

150 老公,我再也不敢了(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81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5
    两人坐进车里,权奕珩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动引擎。  “不是说有事吗,怎么不走啊。”  陆七见他刚才走的急,还以为他公司有事,毕竟今天他为了接自己提前下班了。  权奕珩嘴角含笑,“我不这样说,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妈又得让你吃一些奇怪的东西。”  陆七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笑出声来。  她怎么没想到这一层。  权妈妈做的饭确实不太好吃,陆七永远记得第一次跟着权奕珩过去被逼着喝汤,她至今对汤都有一种惶恐感,好在刚才权奕珩帮她解了围。  “没办法,我妈就这样,总觉得自己的厨艺很好,其实很一般,偶尔还会做出奇怪的味道,我和子晴已经习惯了。”说到此,权奕珩无奈的笑了笑,似乎也拿权妈妈没办法。  陆七听着眸色暗了下去。  原来是这样,权妈妈大概是太孤独了,老年没了伴侣是很难熬的,她只能把心思都放在儿女身上,陆七倒是理解权妈妈为什么一直追着他们生孩子了。  一旦叶子晴出嫁,权妈妈一个人到时候会更难熬。  陆七是个软心肠,况且她和权妈妈的关系不错,这个婆婆她是打心眼里喜欢,虽然有时候吧也会蛮不讲理,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她都能接受。  不是说老孩小孩么,都是需要哄的。  陆七侧目看向男人,“权奕珩,等叶子晴出嫁,让妈和我们住在一起吧。”  “就算我们肯,她也未必肯,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给我们单独买房。”  陆七没转过弯来,问,“为什么?”  很多婆婆都喜欢和儿子媳妇住在一起,权妈妈倒好,想自己一个人。  之前她和颜子默订婚,颜母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结婚后不能搬出去住。  男人温热的手掌落在女人头顶,“她想给我们单独的空间。”  呃。  也对,权妈妈的思想不像其他父母那边固执,倒是很理解他们年轻人的想法。  “那我们经常回去看她吧。”  权奕珩自然知道她的心思,眉宇间满是温柔,“好。”  只要她肯,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婆媳之间能相处到这个程度的不多吧。  “别说她了,你呢,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陆七不满的嘟嘴,“你最近是怎么了,搞得我好像生了大病似的。”  权奕珩手掌往下,摸着她的脸,“我说你的精神怎么样。”  “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找保姆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他又问,还不等陆七回答,男人自言自语,“如果权太太你不喜欢人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找个钟点工也行。”  谁这么想了呀。  前天权奕珩确实找了个钟点工,陆七还是觉得没必要,回去就把给退了。  “嗯,我也比较喜欢二人世界,那就钟点工吧,一会儿我让徐助理去办。”  陆七,“……”  权奕珩,我特么到底有没有发言权啊。  他这就决定了?!  男人说完将车开出小区,转过头来问陆七,“老婆,上次的避孕套,你喜欢什么味道的?”  陆七觉得无语,怎么好好的说着话,又扯到这上面去了。  她懒得和他扯这些敏感的话,把头扭向了一边,装作没听到。  “嗯?还是都不喜欢?”  “也对,还没有用完,你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味道好闻。”  陆七,“……”  “这样吧老婆,我们今晚把剩下的避孕套都试一下怎么样?”  陆七听了这话差点吓得晕过去。  他妈的权奕珩,还有几十盒避孕套,你今晚要用完?!  男人瞧着她吓坏的样子心情大好,他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苦恼的解释,“哦,说错了,我的意思是,每个味道拆一个,都试试。”  呃。  那也有四五种啊!  难道他们今晚又要做四五次?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阻止,这个男人在床上简直是恶魔的化身。  “那个权奕珩,陆自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有事找我,你把我送去陆家吧。”  “你确定?”  “什么确定啊。”陆七开始胡扯,“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呢,我妈想找他离婚,说不定就是这事,你赶紧掉头把我送过去。”  “那行,我也留在那儿。”权奕珩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顺便给你搭把手,帮咱妈争取到一点该要的东西。”  陆七欲哭无泪,权奕珩你要不要这么机智?怎么连一天假都不给她放?!  撒谎的后果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陆七感觉他们这张婚床都要天崩地裂了,可伏在她身上的男人还没有停止。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自己的求饶声,“老公,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嗯。”男人趴在她耳旁喘息,“这次就让你长长记性,下次可就不是这么容易就放过你了。”  特么的,这还不够狠么?什么叫下次没这么容易放过她,说的好像这才他放过她似的。  她是哄也哄了,饶也求了,还是无法改变男人要惩罚她的决心。  下半夜究竟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完全没有印象。  冰冷的夜,消停下来的男人贪念的端详女人沉睡的容颜,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灼热的手指在女人唇上来来回回抚摸着。  若是不用这种办法让她昏睡过去,估计今晚有得梦魇,而这样的梦魇不止折磨的是她,同样也折磨这他。  翌日,陆七清醒之前权奕珩已经做好了早餐。  男人解开身上的围裙,他推开卧室的门进去,女人睡姿优美,纤长的身躯弯着,像一条美人鱼缩在大床边缘,令人想入非非。  他轻声走过去,把女人蹬掉的被子小心的盖上去,而后俯下身,在女人额前落下一吻,她如同猫儿般哼了哼又继续沉睡,像是永远也睡不够一般。  男人唇间溢出一丝宠溺的轻笑,垂头,将她外露的手指放在唇边吸允了下。  一股酥麻宛如一股电流划过身体,当然也就仅仅一瞬间,让陆七舒服的嘤咛了一声,下意识的抓住了权奕珩的手,仿佛还想要刚才的感觉。  权奕珩怕弄醒了她,也不敢有再大的动作,他的小妻子已经有好几天没这样好好睡一觉了,权奕珩看的出来,她这一觉睡得很好。  “老婆,好好睡吧,不用担心上班的事,老公会帮你搞定的。”  男人留下这句话,帮她把外露的手指放进被窝里,而后去衣柜里拿了衣服开始换装。  睡得正香的女人在这个时候缓缓睁开眼,模糊的视野里撞入男人性感而健硕的身躯,古铜的肤色泛着诱人的光泽,陆七抬手揉了揉眼,男人的人鱼线更加清晰有型,看得她血脉喷张。  一大早就给她来这么一出,权奕珩,你……  “想看更劲爆的么?”男人突然侧过身来,挑着好看的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陆七不自在的咳嗽两声,她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这一看赶紧掀开被子起床,“权奕珩,你为什么都不叫我?”  再迟一步,她上班就要迟到了好么。  由于起床的动作幅度太大,陆七的腰肢‘咯吱’一声,伴随着强烈的酸痛席卷全身,她只好重新躺回去。  呜呜,连起个床都成了困难。  “时间还早,慌什么。”  其实吧,他确实没想过叫她。  她自己醒了,他当然得这么说。  权奕珩生怕她会伤着自己,从衣柜里挑选了一套衣服给陆七送去,“别急,迟到了大不了罚款五十块,老公我给你把这钱出了。”  陆七没反映过来,顶过去,“谁说才罚款五十,我们公司迟到是罚款一百。”  “这样吧,我给你三千,你可以天天迟到。”  陆七嘴角抽了抽,“……”  权大少,你要不要这么财大气粗?  压根不是这个概念好么,她昨天才第一天上班,第二天就迟到不好吧。  现在最主要的她起床有点困难,有点困难啊!  权奕珩你眼瞎么,也不拉一把你老婆!  陆七瞪了一眼表情寡淡的男人一眼,缓缓抬起手,将床上的衣服拿过来。  “老婆,我来帮你穿吧。”权奕珩作势就要掀掉她的被子。  陆七意识到男人的动作,死死拽着被子,几近恳求的开口,“别,你忙你的吧。”  他深知她别扭,昨晚也确实累着了她,若是再坚持下去,小猫儿会炸毛的。  到时候小妻子真的生气,后果不堪设想,他得做一个星期的和尚,何必得不偿失。  “老婆,我等你。”权奕珩说完直接去了厨房,他将做好的早点端到餐桌上,还体贴的给陆七热了牛奶。  等陆七收拾完毕已经快七点半,一顿早餐吃得狼吞虎咽,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看到这样的她,权奕珩拧起眉,递了热好的牛奶过去,“干嘛那么急,我说了我送你,慢点吃。”  陆七因为嘴里塞满了吃食,语句模糊,“路上怕堵车,我得快点。”  “这么累,去上班行么?”权奕珩很是担心。  他是不是做错了,就不该让她应聘成功的。  陆七拍着堵塞的胸口,朝男人翻了一个白眼,“你还有脸说,都是你。”  权大少摊手,“你可以选择不去上班。”  陆七,“……”  权奕珩,你丫的是故意的吧。  她昨天才第一天上班,难不成今天就要不去?  亏他想得出来!  ……  华宇最高层,男人站在落地窗前,他这个位置能一览半个京都,尤其是这样的大雾天气,有种置身于云端的优越感。  徐特助敲门进来,“权少,这是陆自成弄的。”  男人睨了眼徐特助送来的牛皮袋,他甚至懒得拆开看,只是冷笑了声,“呵。真的出手了?”  “这下他该算计错了。”  “让他自己玩儿,我们慢慢收网。”  “诱饵我们已经放出去了,他绝壁在自寻死路。”  “嗯。”  像陆自成这样的人权奕珩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和他较真简直是耽误他的时间。  这些事交给徐特助去处理就好。  若不是因为陆自成和陆七有那么一点血缘至亲,他怕真的直接弄死陆自成小七会难受,他不会等到今天。  而且最近他也想低调,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身份就得曝光。  四点半,权奕珩的车如约停到公司门口。  陆七神色怏怏的坐进去,这一天整个人都是昏的,好在她做的工作不需要太动脑子,否则还不知道今天该出多少错。  “精神这么差,明天不要来上班了。”男人霸道的开口,帮她拂去额前的发丝。  “权奕珩,你特么再这么不节制,我就和你……”离婚。  那两个字到了嘴边,陆七看到男人眼底的那团浓墨,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老婆,我已经很节制了,你想啊,你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正好可以休息,你这和上班的群众一样。”  真特么的醉了!来大姨妈的那几天竟然也算进去了,那也算休息啊,难受死了好么。  男人将车驶入车流,往针灸馆开去。  “权奕珩,你说真的有用么?”陆七单手揉着额头,她现在疲惫得很,最想做的是回去呼呼大睡,连饭都不想吃。  “你昨天晚上不是睡的很好?”  呃。  那是因为被你折腾惨了好么。  她还能说什么呢,这个男人动不动就往那方面扯,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去的路上,权奕珩电话不断,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陆七忍不住朝一边开车一边接电话的男人看了眼,他脸部轮廓立体分明,声音沉稳有力,浑身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令她炫目的移不开眼。  他的工作这么忙还坚持接送她,陆七的心微微颤了颤,等男人这通电话打完,她开口道,“权奕珩,其实你不用这么辛苦送我,我自己可以过去。”  “那怎么行,你可是我老婆。”权奕珩视线盯着挡风玻璃外的路段,神情严肃。  那种坚决让陆七心生感动,话说到这里,他的电话再次响起,陆七干脆闭眼小休。  到了针灸馆,陆七和之前那样一个人进去,因为累,阮医生和她没聊两句便睡过去了,比上次要顺利很多。  权奕珩坐在外面等候区看报纸,没一会儿冷沐川便来了。  “每次都麻烦你过来。”权奕珩收起手里的报纸,递给冷沐川一根烟。  男人笑了下,“我们还客气什么。”  “你觉得这种办法可行吗?”  “这方面我不够专业,不过有过成功的案例。”  那么也就是说,是有希望的。  他不想小七太痛苦,只能暂时选择这种方式,或许有点自私,可他实在找不到别的办法。  权奕珩对冷沐川是真感激,在陆七的这件事情上,这个男人没少费心思,他手掌落在男人肩头,“我在唇色订了包间,一会去玩儿?”  冷沐川挑眉,“知道我好这口,行,我一会过去。”  唇色的某个包间,慕昀峰叫了不少美女来助阵,冷沐川一过来就被众多美女包围。  “冷少爷,您可算是来了。”慕昀峰将他从女人堆里拉出来,“女人我已经给你找好了,随便你怎么玩儿,我先去打个电话。”  坑爹,真的是太坑爹了。  权大少,您请朋友出来浪自己却不来,偏偏拉上他,不知道他已经从良了么?  出来包房,慕昀峰给双儿打了个电话,没两分钟,双儿就从另一间包房里出来了。  看到站在走廊里的男人,她礼貌的喊了声,“慕少,你来了?”  慕昀峰直接把她搂了过来,“今天的这位你可得给我伺候好了,一会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慕少的朋友?”  “嗯,是个很重要的人。”  双儿笑得甜美,“好,我一定竭尽全力。”  和这里的其他女人不同,她身上没有那份过分的妖娆,也没有风尘的味道,特别是今天的这幅装扮,嫩嫩的,有点邻家小妹的感觉,冷沐川肯定喜欢。  慕昀峰听后嘴角漾开,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现金钞票,“就知道你最懂事了,我让你最后出场,怎么样,够义气吧。”  “这些先拿着,若是伺候好了那位,明天我再多给你一点。”  现在他有重要的事情办,把冷沐川安顿好了就得先撤一会儿。  让慕昀峰不知道的是,这一幕全数落入转角处的程卿眼里,他和那个女人举止亲密,一看就知道很是熟络。  慕昀峰,你拒绝和我共用晚餐,所说的有事,就是来这里泡女人么?  ------题外话------  二更依然在下午两三点,小仙女们表忘了看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