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54 权奕珩,你肾亏么?(羞人的声音)

154 权奕珩,你肾亏么?(羞人的声音)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0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5
    回到权家。  姜淑艳正好在花园赏花,看到权玉蓉从权昊然的车里下来,她脸都绿了。  小贱人就会勾三搭四,还爸爸呢,她才不要做她的妈!  她带着佣人迎上去,“昊然回来了,小厨房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点心。”  权昊然朝妻子轻点下头,对身后的权玉蓉道,“玉蓉,要不去爸爸那里用晚餐吧。”  权玉蓉看了眼脸色阴沉的姜淑艳,她就算是有心也不敢,“不用了爸,我刚刚在外面吃过了,我先去看看爷爷。”  说完,权玉蓉便往另一边的宅院去了。  姜淑艳见权玉蓉走了,挽着丈夫的手进去主宅。  权昊然不悦的看向妻子,“我说玉蓉到底怎么得罪你了,每次看到她都要给她甩脸子。”  “她怎么得罪我你不知道么,你的小儿子,每天把她当个宝来气我。”姜淑艳想到这一层就生气,恨不得直接扒了权玉蓉的皮。  一个毫无身家背景的贱人竟然也妄想染指她儿子,少做梦了。  要不是老爷子顾念旧情,她还不知道在哪儿讨饭呢。  权昊然冷哼,“是你儿子自己不争气,偏偏要缠着人家,你倒好,还怪起玉蓉来了,你不知道她是老爷子的心头肉啊。”  “老爷子喜欢的人我就得喜欢啊,我就是看她不顺眼,明明有喜欢的人,偏要缠着我们家阿峰,那小子如今是入了魔了,无论我说什么都不听。”  “我说了,孩子大了,很多事情他们自己可以做主。”  “我不管,我就这一个……”儿子。  ‘儿子’两个字在权昊然冷厉的眼神中咽了回去,姜淑艳脸色微僵,改口道,“反正我不能让阿峰娶她。”  权昊然听得心烦,“你到底有没有给我准备吃的?”  “有有有,你等会,我去端上来。”  后院的某一处,老爷子正安静的品着茶水,一个人坐在石凳上看着棋子发呆。  老人家孤单,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跟自己下棋。  “爷爷。”权玉蓉看到这样的老爷子不免有些心疼。  老爷子抬起脸来,笑容随和,“又去找阿珩了?”  权玉蓉羞涩的笑了声,没有否认,“我就偷偷的看了那么一眼。”  “呵呵。”权老爷子点点头,“爷爷老了,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你自己要把握分寸。”  老爷子的话里充满警告,意思是让她别惹怒权奕珩,否则哪天他要是走了,在权家没有人可以护着她。  “爷爷,我知道的,您啊只要好好养身体。”  “爷爷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权玉蓉欲言又止,她几次想把权奕珩已经结婚的事告诉老爷子,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也清楚,自己不能做这个冤大头,可每次看到权奕珩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她就控制不住。  权玉蓉不禁在想,权昊然所说的不会亏待了她,到底是什么?  ——  三人吃完饭直接回了权奕珩的新婚公寓。  权妈妈最近身体不太好,医生说了不能太操心,陆七让叶子晴搬到了这里,况且发生了慕昀峰的那件事,她也不放心小姑子在家。  权奕珩先去卧室洗澡,他身上全是火锅味,闻到都难受。  男人关上浴室的门,第一时间给权昊然拨了电话过去,语气冷冽,“是我。”  “今天看到我了?”权昊然笃定的问他。  不愧是他的儿子,敏锐力不是一般的好。  在火锅店门口,他尽管换了一辆略微低调的车,还是被权奕珩这小子给发现了。  权奕珩盯着镜子里面的男人,眉角锋利冷了脸部的轮廓,“嗯,您什么时候知道的?”  权昊然也不隐瞒,“在你和我赌气的后几天,我就知道了,阿珩,其实这些年我也有派人打听她的消息。”  那天他们爷俩在茶馆里小坐了一会儿,儿子的毒誓带给他的是震撼,更多的也是害怕。  他说,她若死了,他就跟着去!  一开始权昊然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后来想想,发觉不对劲,花了高价让人去查。  当然了,他儿子也不是吃素的,如果真的动了不想让人查到的心思,早就把那个女人藏起来了。  可见,权奕珩也想曝光他们两个的关系。  他需要过墙梯。  一切在权奕珩的预料之中,他手指点着镜面,“那您想怎么样?”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不亏待了玉蓉。”  “抱歉。”  他说了这两个字,直接挂断了电话,俊颜一片铁青。  权昊然所谓的不亏欠无非就是让权玉蓉给他做小,都什么年代了,就权家还搞这一招。  不过比起权老爷子,权昊然要好沟通得多。  权奕珩也能感觉得,这个父亲是真疼爱他,可他对那个家就是喜欢不起来,仿佛他们每个人都带着目的。  洗完澡,打开卧室的门,男人听到客厅里的欢声笑语,他阴郁的心情好了不少。  权奕珩单手插兜的走过去,因为叶子晴在,他穿了一套很休闲的家居服,包裹着他修长的身材,如雕塑般的五官隐藏在隐晦的光线下甚是迷人。  男人径直坐在陆七旁边,独特的沐浴香气在女人鼻尖散开,令她眩晕。  “什么时候去洗澡?”他问,灼热的手掌落在她的脸上,全然不顾另一边正在背台词的叶子晴。  陆七拨了下头发,“急什么,时间还早呢。”  “对我来说,时间一直不够。”  叶子晴听得嘴角直抽,她的狗眼快闪瞎了好么,她哥怎么时时刻刻都不忘撩搜子啊,难道每天在一起还嫌时间不够?  她合上剧本,堵过去,“啧啧,哥,您觉得肾亏么?”  权奕珩垂眸看向怀里的女人,笑得十分惬意,“亏不亏你得问你嫂子。”  “胡说什么呢。”陆七懊恼的瞪着男人,小脸浮现出一抹红晕。  叶子晴故作羞涩的捂脸,“你们俩别教坏小孩子行不行。”  权奕珩睨了她一眼,“正好免费交给你,学着点,将来交男朋友也不用愁了。”  “权奕珩。”陆七忍无可忍。  “老婆,去洗澡吧。”他的手抚着她下巴,指尖仿佛带了火种,令陆七浑身都酥麻起来。  丢死人了,叶子晴还在这儿呢,他就不知道收敛一点么?  叶子晴只觉得再继续待下去,她非得被这腻歪的两人虐疯了不可。  她抱着剧本起身,“我回房间了。”  陆七埋怨的掐了一把男人的大腿,权奕珩一脸无辜,“我说的事实,她都那么大了,也该知道留在这儿多有不便。”  “她是你妹妹怎么能嫌弃呢。”  陆七倒是觉得,叶子晴住进来能给她做个伴,有时候权奕珩加班忙,她一个人正无聊呢。  “妹妹怎么了,妹妹就得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啊,我们只有赡养父母的义务,没有赡养兄弟姐妹的。”  陆七,“……”  她说不过他还不行么,干脆闭嘴。  而转身的叶子晴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吐出一口黑血。  权奕珩,你丫的这么对妹妹真的好么?!  这辈子就算了,下辈子老娘一定投胎做你的妈,让你好好孝顺老娘我!  睡觉之前,陆七给叶子晴冲了一杯热牛奶。  她敲门进去,小丫头趴在桌前研究剧本,脸上架着黑框眼睛,这幅样子倒真有那么一丝文静的气息。  唔。  每个人都是可以改变的,陆七觉得叶子晴的相貌并不差,她只是太过于疯癫,喜欢跟潮,穿的衣服并不适合她。  陆七把冲好的牛奶放到书桌上,叶子晴冲她一笑,“谢谢嫂子。”  陆七人靠着桌子,问她,“真的决定了?”  决定进军娱乐圈?  陆七的想法和权奕珩一样,觉得这丫头性子直白,不适合去那种场合。  但现在看到她如此拼命,陆七又觉得大概是自己对她的了解太少了。  叶子晴喝着牛奶,拍拍胸脯保证,“那当然,本小姐认真起来吓死人,你们等着看好了。”  “呵。”陆七手掌落在女孩头顶,“行了,赶紧把牛奶喝了早点睡。”  她说完就准备出去了。  叶子晴却拉住她,撒娇的的喊了声,“嫂子。”  “嗯。”  “没什么,就是挺爱你的。”  陆七,“……”  叶子晴抱着她的腰肢,如同小孩子一般,把头埋在陆七的肚子上,“嫂子如果有一天我哥做了大逆不道的事,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一定要原谅他。”  陆七挑了下眉,故意逗她,“怎么,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哥才不会看上别人呢。”  “好了,早点睡吧。”  陆七只当小姑子的一句玩笑话,却不想,在这之后,某些真相曝光出来,令她几乎承受不住。  回到卧室,权奕珩半躺在床上看资料,看到进来的女人,他叮嘱,“老婆,记得把房门反锁。”  陆七乖乖照做,在男人身侧躺了下来。  男人放下资料抱住她,头埋在她的颈间,深情的喊,“老婆。”  “权奕珩,你怎么了?”  为什么她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这一声很是压抑。  权奕珩往她胸口蹭了蹭,“没有,就是想抱抱你。”  “权奕珩,如果你遇到了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她抱着男人的头,似是能感受到他的那份沉重,全然没有预料到他们此时的姿势有多亲昵。  虽然我不一定能解决,但请你相信,我肯定会和你一起面对。  末了,他轻咬着她的耳垂,声音暗哑,“老婆,我就是有点难受。”  陆七立马明白过来,有了前车之鉴,她将怀里的男人推开,“我更难受。”  “嗯,那不如我们一起解决难受。”  陆七还来不及拒绝,唇就被男人给含住了,她的口腔里灌入他的气息,令她无从拒绝。  满室的旖旎,伴随着女人的求饶声在沉寂的夜里炸开,惊扰了客房里刚睡下的叶子晴。  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隔壁房间的动静越来越大,她即便是想忽略也不行。  太过分了,轻一点不行么,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不知道她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么?  呜嗷!  不行,她明天再也不要来这儿受虐待了,还是直接卷铺盖走人吧。  这天下午,叶子晴和许念出席一个广告活动,她首次在媒体面前曝光,和刚出道的小鲜肉魏琛合作拍一个广告。  摄影棚内,两人穿着同系列的情侣套装,清新自然,正在和摄影师交流的许念转过身来,看到叶子晴身上的那一套时,眼前一亮。  她一直都觉得叶子晴底子不错,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这套情侣装设计简单,紫色衬衫加白色短裤,头发梳着简单的马尾,她本就年轻,和魏琛说话的时候嘴角勾勒出的笑意,越发像个精灵。  广告策划的大概是男主骑着自行车载着女孩,然后,魏琛把饮料递给叶子晴,两人眉目传情,好为这个饮料做宣传。  叶子晴虽然是新人,但她性格活泼,加上她平时喜欢臭美拍照,拍摄进行的十分顺利。  特别是脸上的笑容,连摄影师都夸赞很是自然,达到了他们想要的效果。  许念没想到被慕昀峰说成是小魔女的女孩会有这么一面,做起事来完全不用她太操心,她自己的悟性很高,基本上和她说上两次就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拍摄结束后,有媒体传出她和魏琛的绯闻,说两人拍摄的时候亲密无间,很有可能是男女朋友。  这种炒作叶子晴见得多了,倒也没往心里去,她也深知,这是许念的刻意安排。  她刚刚出道确实需要炒一炒,对她今后的戏路有好处。  这则广告是公司,鑫辉娱乐接下的,叶子晴和魏琛都是刚签下的艺人,不过相较于叶子晴在这个圈子里的空白,魏琛相对好点,他已经有一部作品上映,在里面演一个不起眼的男五号,因为长得帅,所以偶尔也会曝出他的一些新闻。  娱乐圈就是一个靠颜值的圈子,叶子晴的亮点在于她的那份纯净和直白。  两人合作很默契,结束后私下加了微信。  鑫辉娱乐剪辑室,慕昀峰因为受了某人的所托,下午丢下工作赶来亲自督导这份广告,就是怕这丫头吃不了苦,心直口快惹上麻烦。当然了,他只能在背地里给她保驾护航,要不然,这丫头趁着有人撑腰,只会更加嚣张。  却不知,这则广告会拍摄得如此顺利,慕昀峰原本已经做好了随时给她收拾烂摊子的准备。  屏幕里的女孩穿上情侣装后会这般明艳动人,白齿红唇,素颜靓丽清晰,辨识度极高,他确认了好几次才认出她真的是叶子晴。  慕夫人听说叶子晴做了演员,吵着也要来看看,同样的,这一幕也落到了她的眼里。  母子俩在剪辑室一遍又一遍的欣赏这条广告,不知道回放了多少次。  “你说说你,怎么能让她去娱乐圈呢,多好的一个姑娘啊。”慕夫人数落的同时不忘夸赞,“阿峰,你还别说,小丫头穿上这一身,我差点没认出来。”  慕昀峰瞧着屏幕里笑颜如花的女人,一咬牙,把视频给关了。  慕夫人看的正起劲,突然没了,她训斥儿子,“你干嘛给关了啊,赶紧给我开着。”  “我说慕太后,你就是看上一百遍她也是这个样子,您儿子这么帅,想看直接看您儿子吧。”  “臭小子!”  慕昀峰深知她担心什么,不禁头疼,“妈,您瞎操什么心,人家哥哥都同意了她进娱乐圈了。”  慕夫人闻言眉头皱的越发紧了,“这权奕珩到底怎么想的啊,竟然让自己的妹妹去蹚这趟浑水,不知道娱乐圈多乱啊。”  看看叶子,多单纯的一个女孩子,万一哪天被人玷污了可怎么好。  慕夫人想想都害怕。  “反正我不管,你赶快打电话给她,我要好好和她谈谈。”  “妈!”  “怎么,你有了女朋友,难道我和叶子做个朋友也不行么,我还是她的长辈呢,提点几句总不过分吧。”  慕昀峰没辙,知道自家太后的脾气,如果他不答应,她就会一直缠,到时候还会拿程卿说事,“好好好,我这就打电话。”  叶子晴听说慕夫人来了,和许念说了一声,直接去了剪辑室。  看到等候在此的慕夫人,叶子晴心里涌过一股暖流,“阿姨,你怎么会来的?”  “听说你做了演员,阿姨还能不来看看你。”  叶子晴很是欢快的问,“怎么样怎么样,你看了我刚才拍的广告吧,效果怎么样。”  新人都渴望别人认可自己,她一脸期待的望着慕夫人。  慕夫人拉起她的手,“不错,但是叶子,这娱乐圈也太乱了,你……”  “阿姨,你放心好了,我这个性格,还能有人欺负我不成。”  听她这么说,慕夫人想说的话只能吞了回去。  这丫头兴致这么高,可能是真想做演员。  罢了,她又有什么资格要求这丫头,是她儿子自己不争气。  这个圈子里虽然乱,但她有权奕珩和儿子的照拂,应该也不会被欺负。  这么想着,慕夫人也就放心了。  拍摄彻底结束,许念和叶子晴上了一辆保姆车,和魏琛他们一起。  许念称赞她,“今天的拍摄很不错,昨天让你看的剧本看了吗?”  “嗯,放心吧念姐,我练习了好久呢,应该没有大问题。”  “那就好,明天上午别忘了去试镜,现在回家休息吧,今天你也累了。”  “我不累。”叶子晴现在干劲十足。  坐在后面的魏琛听了叶子晴这话,他看了眼时间,“不累,要不要去喝一杯啊?”  许念瞪了他一眼,魏琛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你们俩个给我收敛点,传绯闻是一回事,被人抓到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你们都是新人,懂么?”许念严厉的呵斥。  这两个人都是她带出来的,她自然不会偏袒谁,更不希望因为被抓拍而毁了名声。  叶子晴凑过去帮她顺气,讨好的开口,“知道了念姐,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就不漂亮了。”  “我们以后一定注意。”  许念心情平复了些,“行了,我也不是不让你们一起玩儿,本来大家都是同事,但是要记住自己的身份。”  叶子晴给魏琛投过去一个眼神,男人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我知道了念姐,下次会注意的。”  也就在这时,叶子晴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告诉她,昨天的那个试镜,男扮女装的女二号她通过了,问她什么时候方便来一趟剧组。  叶子晴看向身旁的许念,开了免提。  她嘀咕,“那个,我想问一下,这个角色不会是谁让给我的吧。”  “叶小姐您放心,角色都是经过筛选的,导演临时改变角色也是常有的事。”  这个角色描述的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女孩,叶子晴眉宇间的英气一开始就让导演很看好,只不过她演技不怎么样,所以在替补名单内。  昨天剧组确实选了一个人做女二,不过娱乐圈里的意外时有发生,那个被选中的女孩竟然出了车祸,一时半会没办法拍这部戏。  也是够惨的。  车祸?  叶子晴眯起眼,这个圈子里为了自己能爬上去,很多人都是不择手段的,她懂。  也可以断定,那个女孩发生车祸绝对不是意外。  “那……”叶子晴到底是新人,不懂得怎么样去周旋,求助的看向许念。  许念做了一个真棒的手势,意思是答应下来。  “叶小姐,您明天要是有时间的话就过来一趟,到时候您就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让您拿到这个角色了。”  “好。”  喜滋滋的挂断电话,叶子晴只差没跳起来,“我竟然试镜成功了?”  叶子晴自己其实没抱任何希望,她这个人把什么都看得开,进军娱乐圈也只不过为了和程卿一决高下,也没有想要在暗地里黑她,抢她风头的意思。  本来嘛,这个社会就是肉弱强食,各凭本事吃饭。  她本以为自己落选了,以程卿的姿色和多年的学习经验,拿下一个女二还是不在话下的。  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程卿大概会气的鼻孔冒烟吧。  想想都觉得解气啊。  “恭喜啊,小晴晴。”魏琛把玩着手机,眼角的笑意很深。  叶子晴自然能感受到他的这份友情,“谢谢。”  一旁的许念开口,她同样的感到高兴,算是意外之喜吧,“很意外你能拿到这个角色,那么明天上午的试镜就不要去了,公司会安排其他人去试镜。”  “你好好准备一下,想想这个角色该怎么演,不懂的来问我。”  “谢谢念姐。”  这个女孩的努力她看在眼里,以后想要红,应该也不是难事。  ——  很快,叶子晴得到古装大戏的女二角色的事在圈子里传开。  没有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都在议论,为什么一个刚出道的新人会有如此的待遇。  不过娱乐圈,有大半是靠运气,能选上很多人都认为她只不过运气比较好。  可程卿却不这样认为。  得到消息的她讥讽的笑了声,“不是说靠自己的本事么,还不是要走后门。”  朱玲玲安慰她,“你别和这种人较劲,我们不是也拿下了女三的角色么。”  “女三和女二能比么?”  女三是个反派人物,而这里面的女二和女主是朋友,神助攻,观众们想不喜欢都难。  “别泄气,我们才刚开始,公司的名气也没有打出去,自然不能和鑫辉娱乐比,能拿到女三的角色已经很不错了。”  对方是知名导演,挑选角色的要求也十分高,能看重叶子晴,他们一致认为那丫的肯定走了后门。  事已至此,她再怎么不甘心也没有用,谁让人家有个牛逼的哥哥。  “我和她的对手戏多不多?”现在,程卿最该注意的是这方面。  “有几场,是她帮女主的戏份。”  闻言,她嘴角勾出一丝冷笑,“好,我倒要看看,她一个从来没有表演经验的人要拿什么去演这个角色。”  娱乐圈里,不一定拿了角色就是成功,看的还是演技和脸。  她就不信了,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菜鸟她都搞不定。  论颜值,那个女人和她天差地别,论演技,更不用说,她不紧在国内学习了三年,甚至为了将来还出国深造,虽然名气比不上那些大腕明星,但想要红,也是指日可待的。  电话铃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朱玲玲将程卿丢在办公桌上的手机拿过来,“慕大少的电话。”  程卿特意压低声音,温柔的喊,“喂,阿峰。”  “在干嘛呢,晚上有时间么?”  “有啊。”  “那好,一会儿来云峰酒店。”  “嗯,一会儿见。”  挂断电话,朱玲玲将心里的疑问说出口,“程姐,你为什么不让慕少来接你?”  程卿笑了下,“偶尔保持一下距离没什么不好,女人不要处处依赖男人,天天接送,他总会烦的,而且我这里也不差人送,让他有危机感也好。”  她知道自己的身世比不上慕昀峰,甚至连高攀都是抬举了她,只有在这方面下功夫。  他们在一起两年,慕昀峰从来没有提过要娶她的话,这是程卿的心病,以为这个男人是介意自己的身份。  不过慕家两位长辈确实不怎么喜欢她,这就更让程卿下足了决心要出国,培养自己,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  傍晚时分,云峰酒店的豪华包间。  叶子晴第一个到,此时,包房里暂时只有她和慕昀峰两人。  得到古装大戏女二角色的她,正和慕昀峰说着这事。  慕昀峰得到这个消息也很意外,许念早就告诉他了,他也打电话过去问了,没有任何人的支援,权奕珩压根不会插手这些,只会把烂摊子交给他收拾。  那么这丫头是真有点本事?  不过他清楚这丫头的性子,不能夸,否则尾巴会翘上天。  “那是人家导演看你可怜,第一次不想打击你信心。”  “慕昀峰,别瞧不起我,我我告诉你,虽然在你公司没错,话我今天也放这里,只需要许念和一个小助理,其他的都不需要,成不成都看我自己。”  叶子晴信誓旦旦,“半年后,如果我没有一点成绩,到处给你惹祸,我就退出娱乐圈。”  啧啧,倒真有那么一点味道呢。  “呵,长骨气了?”  陆七和权奕珩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叶子晴满腔热血的一番话。  陆七很是担心,她在叶子晴身边坐下,“子晴……”  叶子晴知道她想说什么,“嫂子,你什么也别说了,难道你也不相信我么?”  她当然相信,这不是怕她在里面受委屈么?  “我今年都22了,已经不小了,你们别老是把我当小孩子看。”  呦呵,小丫头头一次这么正经的和他们说话呢。  “嗯,22岁可以领证结婚了,谁说你小,沈哥哥我帮你揍他。”包房被人推开,众人先闻其声就知道是谁来了。  叶子晴笑呵呵的捂嘴,“呵呵,还是咱们美美哒沈哥哥好。”  沈辰皓听后,脸色猛然沉了下去,那表情犹如吃了苍蝇,慕昀峰瞧着不禁嗤笑出声。  丫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  好看也有错么,爷就是生的美怎么滴了!  这是陆七第一次见沈辰皓,男人一身裁剪合体的深蓝色大衣,衬得他体格越发修长,脸部轮廓完美,每一处都那么亮眼,简直比女人还要……  陆七实在找不出词来形容这个男人,就是觉得他美得过分,却又不失那份该有的阳刚之气。  “嗯哼。”权奕珩不悦的凑到她耳旁,淡淡的三个字震慑人心,“很帅么?”  陆七不自在的咳嗽两声,她垂下头的瞬间,沈辰皓发现了她,友好的朝她伸出手去,“哟,嫂子。”  “你好。”陆七伸出手回应。  沈辰皓拍了拍权奕珩的肩,“阿珩总算舍得把你给带出来了啊,早就想看看庐山真面目了。”  “嗯哼。”权奕珩只是哼了一声。  沈辰皓也不介意,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脾性。  这也是陆七第一次和权奕珩的朋友一起吃饭,说实话,刚开始她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  后来听说是他的发小,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又很好相处,倒是没那么拘束了。  慕昀峰她早就认识,虽然是富家公子,但人很随和,她早就见过了。  刚来的这位,听语气应该也不是难相处的主。  还别说,权奕珩自己家世一般,还能有那么两个富家公子的朋友。  陆七想到此越发欣赏他了,明明有过墙梯,偏偏要自己努力往上爬。  沈辰皓眼看菜上的差不多了,“愣着干嘛,都吃啊。”  “还有一个人没到。”  叶子晴无聊的玩弄指甲,“我在摄影棚一天,现在都快饿扁了,你到底请了谁啊,这么神秘。”  正说着,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程卿风尘仆仆的赶来,脸上满是歉意,“抱歉,我来晚了,路上堵车。”  看到她,几乎所有人都向慕昀峰投去了杀人般的眼神。  “都用这种眼光看我干嘛啊,又没说不许带家属。”慕昀峰讪讪道。  家属?  叶子晴听到这两个字只觉得堵得慌,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思,她拍下手里的筷子,拉开座椅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慕昀峰的脸都绿了,拉住她,“喂,你给我坐下,我可是你老板,你说走就走啊。”  叶子晴狠狠瞪了他一眼,摊手,“老板,我只负责赚钱,其他的你没资格插手。”  陆七见小姑子受了委屈,也看不过去,她凑到权奕珩耳边,“老公,我有点不舒服,要不我们也先回去吧。”  “好。”  权奕珩自然是听老婆的,才不管兄不兄弟呢。  眼看权奕珩也领着老婆走了,慕昀峰几乎要抓狂,“哎,我说你们太不够意思了吧!”  沈辰皓也抓起了车钥匙,他抬手在慕昀峰的肩上拍了下,“我不想做电灯泡,你们慢慢吃吧。”  “喂,连你也要抛弃我啊。”  沈辰皓摊手,表示自己很无奈。  他得跟上大队伍走啊,三个人吃饭,两男一女多别扭。  “不吃拉倒。”慕昀峰气呼呼的摔掉手里的筷子,似是想到什么,他又重新拿了一双过来,夹了一块排骨给身旁的女人,“程卿,尝尝这个,他们不吃我们自己吃,还可以帮我省钱呢。”  程卿没想到自己一来他们就走了,弄得她很是尴尬,“阿峰,我觉得你朋友都不喜欢我。”  “他们都疯了。”慕昀峰大骂。  “我知道因为什么。”  慕昀峰多聪明,深知她想说什么,抢先一步开口,“你也别多想,叶子晴那丫头纯粹就是好玩儿,她哪里是做演员的料,权奕珩让她胡闹惯了。”  他这么说倒是让程卿越发误会了,还以为叶子晴的角色真的靠慕昀峰拿来的,她大度的道,“嗯,以后在圈子里我会让着她的。”  “嗯,你是该让着点她,毕竟她还小什么都不懂,不比你,完全不需要人操心。”  慕昀峰的话里虽然是对叶子晴的抱怨,却不难听出有袒护之意。  他心情阴郁的灌了一大口酒,明明是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却毫无胃口。  程卿的喉间宛如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难受得紧。  她打听到叶子晴对慕昀峰有意思,这些年一直在穷追不舍,而慕昀峰一直对她无意,倒是让程卿很欣慰。  可现在她突然觉得,压根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刚才看到叶子晴和慕昀峰之间的互动,两人相处的那么自然,竟生出了一丝危机感。  ——  沈辰皓从酒店里开车出来,正想着去哪里解决晚餐,这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二少,是我,姚若雪。”  沈辰皓愣了半晌,视线盯着挡风玻璃,“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姚若雪语气紧张的解释,“您大衣里有名片。”  “什么事?”  “您的衣服我已经洗好了,是明天给你带去公司还是……”  “我说了不用。”  说完,沈辰皓直接挂断了电话,心情郁闷。  他对她有男朋友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这些日子也在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姚若雪倒是轻松了,很多策划案她只是帮着打下手,但这样的话,她的工资就会少很多。  难道她真的得罪了林允熏,那女人跑到二少面前告状了?  所以姚若雪给沈辰皓送大衣的时候顺便问问,是不是她以前做的策划案都不够好。  她太需要钱,弟弟每天的医药费是陆七在负担,她不能心安理得的这么受着,还有一家人的生活费,对姚若雪来说都是一大笔开销。  她没有资本闲着。  被挂断电话的姚若雪呆若木鸡,她手里抱着那件黑色大衣久久回不过神,沈辰皓的语气有那么一丝厌恶,她不是傻子听得出来。  她不明白,怎么突然间就着样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