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55 她给你添脚趾甲都不配!

155 她给你添脚趾甲都不配!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7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5
    外面天寒地冻,才六点多天色已经黑透。  姚若雪坐在卧室里,她手里紧捏着男人的黑色大衣,淡淡的洗衣液香味扑鼻,夹杂着衣服上的香水味袭来,气息熟悉,仿佛他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样。  那张完美得让人心颤的脸钻进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她想的出神,就连姚母进来都没有发现。  直到手里一空,黑色大衣已经成功到了姚母的手里。  “哟,这衣服的料子可真好啊,摸上去真舒服。”  猛的回神,姚若雪大惊,生怕妈妈弄坏了这衣服,想伸手抢回来,姚母却将衣服藏在了身后,厉声质问女儿,“小雪,你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  姚若雪急得不行,“妈,这是我们公司一个男同事的,那天下雪,我找他借了这件衣服。”  姚母明显不信,打断,“借的?”  鬼才信!  “谁这么好心会借给你衣服,小雪,你就老实说,是不是交了男朋友?”  “没有,妈,真的是我同事借给我的。”  姚母将衣服拿在手里,从黑色大衣里摸出一张名片,姚若雪面如死灰,知道以姚母的性子肯定会揪着这件事不放。  名片上写着:沈氏集团总经理:沈辰皓。  总经理。  姚母一个乡下人压根不知道这些称谓,以前在电视里倒是看到过。  就觉得很牛逼。  她笑出声来,“这个名字霸气啊,小雪,他是什么职位,工资怎么样?”  虽然上面写的是总经理,姚母还是想确认一下,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工资。  姚若雪扶额,“是我的领导,工资还行。”  “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姚母立刻来了兴致,“小雪,我听你爸说,那天有个男人送你回来,是不是他?”  姚若雪,“……”  不是说好了不把这件事告诉姚母的么,她爸到底怎么回事啊。  “妈,人家只是顺道送我,给我交代工作。”  姚母抱着那件大衣,苍老的脸染满笑意,“顺道?我才不相信什么顺道,你都这么大的姑娘了,长得又不差,我就说呢,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  “小雪,这样,你这两天把他带来给我和你爸看看。”  姚若雪快崩溃了,“妈,我说了真的不是,人家……人家是有老婆孩子的。”  “是么?”  姚母一听这话,老脸沉了下来,抱怨道,“你说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来了这么长时间,一个男人都找不到,还住在这么破的房子里,下雨天衣服都没有地方晾。”  姚若雪抿着唇没说话,默默受着。  “对了,你弟弟的病情这两天有所好转,医生说啊,如果有合适的心脏就可以动手术了,小雪,你一定要想办法赚钱,到时候手术费可不少。”  “我知道了妈。”  合适的心脏哪有那么好找,为了不让父母心急,姚若雪在前两天和医生通了气,让他和父母说话的时候委婉一点,尽量往好的方面去说,一切恶果让她来承担。  所以,是姚若雪交代了医生,告诉父母,心脏可以慢慢找。  要不然姚母这两天对她的态度也不会这么好。  她上班之前,姚母会把中午的饭给姚若雪做好,下班回来也不用那么匆忙的给父母做晚饭,晚上还能休息。  话说到这里,姚母又看向手里的衣服,“都有老婆孩子了还来招惹你,若雪,他是不是很有钱?”  电视剧里的有钱男人都会在外面包二奶,姚母想着,他和女儿会不会是婚外恋。  若真的是,她要看看这个男人的收入,给钱多的话她倒是不在意。  女儿家的跟着谁不是跟,找个有钱的男人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妈,他有没有钱我不知道,但是,人家很爱老婆孩子,跟我就是工作关系。”  姚母那点小心思姚若雪怎能不明白,她更多的是心寒。  为了钱,难道还想她去做人家的小三么?  姚母听得心灰意冷,白了女儿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女人怎么就那么有本事,丈夫有钱又疼人,你呢,是不是想气死我和你爸才甘心,一个男朋友都找不到,京都有钱人多的是,你是不是没努力去找。”  她当然没有努力去找,也从来没想过。  基本上事业有成的都是一些中年男人,而且都有家室,她找这些男人做什么。  然后就是像沈辰皓那样的贵族公子,是她瞧上一眼都难得的。  “我跟你说小雪,如果你在京都混不下去,直接回老家嫁人得了。”姚母心烦得要命,本以为女儿能在京都这样的大城市扎根,他们从此以后就不用在那个小山沟里受苦了,谁能想到,生活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美好。  第一天来,姚母一走进姚若雪的租房就不乐意,她女儿在京都四年,加上读大学的几年,总共算起来也有七八年了,竟然活得这么窝囊。  而且女儿的年龄也不小了,再这么一事无成下去,将来在村里找个男人都是个问题。  又是这一招,为什么每一次涉及到钱的问题,她父母就想把她给卖了?  姚若雪心里憋着一口气,每天在公司累死累活,到家还得受这些,是个人也要崩溃了,“妈,我怎么混不下去了,如果不是我,你们在这里来了……”  姚母怒瞪了她一眼,全然没料到她会顶嘴,抬手狠狠戳了一下她的太阳穴,“死丫头,还知道跟我顶嘴了啊。”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你看看你,来京都多少年了,以前你又是怎么和我爸说的,家里那么穷还供你读书,你呢,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么,你个死没良心的东西,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女儿!”  “我说的是实话,我也说过,弟弟的病我会想办法。”姚若雪不想继续这样下去,无论她做的多好,她的父母始终看不到,“妈,这些年若是没有我,家里的弟妹大概也没钱读书,弟弟的病更得不到治疗。”  她不是有心争论什么,而是觉得这些年的自己确实够憋屈。  每个月的收入就那么多,她几乎分了一大半寄给家里,就凭这份心思,姚母也不该说出这番令她心寒的话来。  姚母气的脸色发紫,“你的意思是,要是没有你,我们一家老小就得饿死么?”  眼见母亲气的不轻,姚若雪又懊恼不已,她一向孝顺,父母的恩情时时刻刻谨记在心,“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想说,妈,我该做的已经做了,希望你们别逼我。”  “逼你!”姚母听这话不乐意了,“我们逼你什么了,当初可是你自己要来京都的,说什么能走出穷山沟……”  绕来绕去,又绕到了原点。  “好了好了,妈,您别生气,都是我的错。”再吵下去她也占不到什么好处,何必惹了一家人不快,姚若雪放软语气,“妈,您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得接替爸爸呢。”  “我告诉你姚若雪,人家的女儿出嫁,夫家给的彩礼都几十万,你呢,认为给家里寄个几千块钱了不起是不是?”姚母没完没了的数落。  姚若雪干脆闭嘴,随便她怎么说。  她是一个月寄回去几千块,这两年没有几十万也有五六万,这也是她的极限啊。  她掏心掏肺,为什么得不到理解。  姚若雪不想和母亲争论这些,毕竟他们是她的父母,若是没有他们,说不定姚若雪现在和其他女孩一样,干着农活,到了一定的年龄找个年龄相当的人嫁了。  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在这座城市虽然苦点累点,但她生活的自在。  若是没有弟弟的病,说不定她现在也和那些城市白领一样,生活的安逸,还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人谈恋爱。  姚母有一句话算是说对了,她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再过两年就成了老姑娘了,可笑的是,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也是,她这种条件,每天穿的那么寒碜,有谁能看上她?  同一时间。  沈辰皓在大街上转悠了一圈,始终找不到去处,中途接了几个电话,都是关于工作的事。  经过珠宝一条街时,沈辰皓蓦然想起自己还欠林允熏一对耳环。  他曾经承诺尽力帮林允熏找回耳环,这段时间太忙,他的心思压根管不到那上面去,那么就赔给她一对吧。  沈辰皓去了自己的名品贵族,里面有不少客人,生意还不错。  看到他,店员个个打起精神的喊,“二少。”  沈辰皓不想惊动店里的客人,径直去了VIP休息室。  经理得到消息,亲自出来迎接,“二少,您来了。”  “有最新款么?”  “有,昨天刚到了一批新货,有好东西。”  说着经理便招呼店员去拿昨天到的货。  沈辰皓补充,“我只要耳环。”  经理连连点头,“有有有,正好这一批的耳环还不错,二少,您稍等。”  不多时,店员把还未拆封的几个锦盒呈现在沈辰皓面前。  他并不懂金银首饰,珠宝类型的更是一窍不通,这家店虽然是他的,但都是请专业团队管理,他从来只注重收益。  况且,他从未送过女孩子东西,也不知道女孩子家喜欢什么样的款式。  “介绍。”简单的两个字说明来意。  经理将店员手里的锦盒一一打开,逐步介绍,“这对紫色耳钉是出自A国珠宝设计大师之手,它的价值在于小和巧,象征着高贵典雅,很多名门千金一直等着呢。”  “还有这个粉色小珠宝,是吊坠耳环,适合年龄偏小一点年轻女孩。”  “蓝色的珠宝较大,奢华大气,适合年龄偏大一点的夫人。”  沈辰皓闻言站起身,他一眼看去,果然那对紫色耳钉比较合心意,他将其中一只拿在手里,触感不错,“行吧,就这个。”  名门千金都喜欢,颜色嘛确实高贵,应该适合林允熏。  他这个人向来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说好了赔给她就一定会赔。  至于丢失的那只耳环,沈辰皓压根没打算去管,他是相信姚若雪的,更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人。  她不是那种女人。  沈辰皓刚出珠宝店,同样来VIP休息室看珠宝的女人见证了这一幕,她拿出手机,悄悄给林允熏打电话,“阿熏,我看到你男人在买耳环,应该是送给你的吧。”  “买耳环?”林允熏暗自思量好友的这句话。  “嗯,还是店里最贵的呢。”  林允熏嘴角漾开。  他真的给自己买耳环了。  最贵的,那是多少钱。  “但我没注意到底要多少钱,他直接签单后就走了。”  “管他呢,说不定他是送给别人的。”她谦虚的说了句,“什么时候有时间啊,我们好久没聚在一起了。”  “嗯,过两天吧,我在选项链,一会儿和你说。”  “好。”  林允熏是喜在了心里,等着沈辰皓什么时候把耳环送给她。  她上次说不要也只不过是一句客气话,可见那个男人并没有忘记对她的承诺。  不管是以什么方式送的,总归送了她一件礼物不是?  这一晚要数最不安宁的是陆七,她因为在饭桌上多看了沈辰皓两眼,被权奕珩抓住不放。  连续折腾了两次,陆七累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权奕珩搂着她,继续问,“沈辰皓比我帅?”  陆七身体软绵绵的,连吐出一口气都觉得累,她微眯着眼,就着暗色的光线,瞳孔里折射出男人出众的脸,“你帅,你帅。”  “那你为什么一直看着他?”  陆七艰难的吞了口唾沫,翻了个白眼,因为权奕珩的这句话已经问了无数遍,而她的解释永远都是,“我那不是认识么。”  “不认识更没有必要看了,是认为他比我帅?”  “权奕珩,你有完没完。”  “没完,权太太,我才是你老公。”  陆七都快被他给绕晕了,看他平时那么好说话,怎么一到这方面就这么纠结呢。  她不就是吃饭的时候多看了沈辰皓两眼么,那还不是因为人家很绝色,和权奕珩完全不是同一类型的人物好么。  而且讲真,她还是比较喜欢权奕珩这种的,在外表上难得的出众,内才更是不用说。  陆七实在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发什么疯。  眼看男人又要欺压上身,陆七抬起酸软的手挡在他胸口,“权奕珩,不准再来了。”  陆七长这么大,没有一次像这样想期待大姨妈早点到来,按理说,她也应该快来了。  “老婆,错了要接受惩罚。”男人笑得邪肆,将她盖在身上的杯子拿开,粉红的肌肤到处都是他留下的吻痕,宛如草莓一般,大大小小落在她身上,十分诱人。  男人垂下头,两手撑在女人身侧,舌尖抵着她敏感的肌肤,一寸一寸吻着。  陆七只觉得浑身奇痒难耐,自从和他发生了关系,她浑身就没有一天不酸痛。  她不认错了行不行?  男人却抬手从抽屉里拿出了避孕套,他咬着她的耳垂问,“老婆,你喜欢这个味道么?”  陆七盯着他手里的避孕套,忽而想起一件事。  他们每一次好像都做了措施,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男人不希望她怀孕。  虽然陆七也没想过现在生孩子,但权奕珩的行为还是让她感到不解。  权妈妈催的那么急,而他也快三十岁了,就不想做爸爸么?  还是,他……  陆七不敢往下想,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失落。  发觉到她的不对劲,男人柔声问她,“怎么了老婆?”  “没,什么都行。”她翻过身,一副随便他折腾的样子,让权奕珩拧起了眉。  男人捏着手里的避孕套,猜测着开口,“我在想,我们的二人世界还没过够,还不想来一个小魔王来打扰。”  原来是这样。  陆七的沉下去的心慢慢缓和过来,这一夜注定是迷情激烈的一晚。  第二天的早餐是权奕珩做的,等陆七起来,他已经上班去了。  陆七今天不用去公司,她请好了假,要陪黄娅茹去医院做复查。  叶子晴也起的很晚,十点钟,姑嫂俩才开始吃早餐。  因为昨晚的事,陆七不放心她,小心的问,“子晴,你昨晚睡得好么?”  “嗯,你和哥昨晚动静挺小的,没有打扰我。”  陆七,“……”  这两兄妹,什么时候能改改这脾性!  叶子晴喝了口粥,“嫂子,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没事,不就是他有女朋友么,又没有结婚。”  听她这话的意思还想对慕昀峰穷追不舍。  “子晴,我想说的是,将来的事谁都说不好,你这么追着,嫂子怕你以后受伤害。”  叶子晴当然明白,程卿回来,她和慕昀峰在一起的希望渺茫,说一点打击她信心的话,可能没有什么机会。  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这是她唯一爱上的男人。  无论就结果怎么样,或者到时候痛彻心扉她也认了。  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一旦动了真感情,不会轻言放弃。  见她不说话,陆七怕伤着她,缓和了语气,“行吧,只要你觉得好就去做,嫂子支持你。”  陆七觉得那个程卿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友善,她就是怕小姑子受欺负,“以后有什么事给嫂子打电话。”  “我知道的嫂子,你最疼我了。”叶子晴嘴角漾开,“放心吧!”  陆七扯了扯嘴角,将荷包蛋放到她的餐盘里,不准备再聊这个话题。  她觉得,或许应该找慕昀峰好好谈一谈,问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如果他对子晴真的没有男女之情,陆七希望他能和叶子晴说清楚,免得这丫头白白付出。  她看着也心疼啊,若不是为了慕昀峰,叶子晴也不会连夜看剧本,这两天混在娱乐圈人都瘦了。  ——  下午,许念带着叶子晴去了剧组。  导演是个很有经验的中年男人,形象严肃,一看就知道是正经人。  见了叶子晴,冷着脸的导演难得溢出一丝笑意,“叶小姐。”  “贺导你好。”叶子晴大方的朝他伸出手去。  许念陪着她,同样的和导演打了一声招呼,这个导演是圈内出名的苛刻严厉,能拍他导演的戏,确实需要真本事。  贺导点头,招来一个助理,“具体该注意的我都告诉你的经纪人了,这个角色怎么演,你回去得好好练练。”  “这是剧组给你安排的助理,到时候有事情可以找她。”  叶子晴友好的朝小助理伸出手去,态度谦和,“你好。”  “你好叶小姐。”小助理也很热情。  导演如实指出叶子晴的不足,“能选上你,第一是你的运气好,娱乐圈也需要这样的人,成功需要好运气,第二,你的性格合适演这个角色,不过你作为一个新人,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特别是神情方面,回去好好研究,找合适的人对戏,三天后,我要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  也就是说,她现在虽然被选上了,但是导演也不是全部认可了她,三天后,如果她达不到导演的要求,依旧得卷铺盖走人。  叶子晴倒是觉得没什么,本来嘛她就想靠自己的本事,拍了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导演,回去后我一定好好练习。”  “嗯。”导演欣慰的点了下头,“那行吧,你可以留在这儿看一下别人怎么演。”  “导演您先忙。”  剧组此时拍摄的是一组女人撕逼的戏码,女主角和女三,正是程卿饰演的角色。  女一号是当红影后徐丹,叶子晴和许念退后到一旁,导演安排的小助理帮她们解释,“徐姐能演女一号是很多网友期盼的,加上她这么多年的演技,这个角色非他莫属。”  叶子晴和许念没说话,安安静静的听着小助理讲解。  “女三号程卿,虽说在国内没什么资源,也是小新人一个,但导演看过她曾经拍过的电视剧,觉得女三很合适她。”说到这儿,小助理小声嘀咕,“其实我觉得,她一点也不适合,导演大概是挑烦了,投资商催的紧才选了她。”  叶子晴闻言挑了下眉,她双手环胸,默默在一旁看。  拍摄开始。  不亏是实力影后,徐丹几秒钟便进入了角色,那种仇视的眼神,连叶子晴看了都觉得胆寒。  而程卿,也不知道是被徐丹的眼神给震慑到了还是什么,迟迟进入不了状态。  “停!”  导演怒吼,“程卿,你怎么搞的,说话不要瞪眼,你不懂啊。”  “导演我……”程卿委屈的看过来,也就是这一眼,她看到了导演身后的叶子晴和许念。  程卿眯了下眼,导演烦躁的挥手,“好了,休息一下再来。”  朱玲玲赶紧跑过去给程卿端茶倒水,徐丹的身份特殊,则是去了化妆室休息。  “程姐你别急,刚开始不习惯很正常。”  程卿捂着胸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进入不了状态,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吧。”  她得到消息时导演让她第二天就演,压根来不及准备。  “没事没事,NG几次很正常。”  程卿喝了几口水,继续拍摄。  第二场拍摄开始,刚开始程卿倒是很顺利,她把女三的那种嫉妒疯狂的展现出来,可到了快要接近尾声,导演又喊,“停!”  “程卿,你到底会不会演,后面的对戏不是嫉妒,是想杀了女主。”导演厉声喊,“你所表现出来是杀气,不是单单是恨意,懂么?”  “五分钟后,重来!”  程卿这些年在国外主要是深造修学,偶尔也会接一些配角来演,好维持生计。  在那些外国人的眼里,她一直都被称赞,没想到到了这儿,贺导竟然全然不顾面子的将她骂的狗血淋头。  她真的有那么差么?  接下来两次,程卿依然没有通过,不是这里出错就是那里不行。  连徐丹都有些烦了,当着导演的面不给程卿留一点颜面,“导演,我还有别的戏要拍,能不能找个专业一点的人啊。”  “程卿,你今天到底行不行?”导演问她。  “行,一定行的。”程卿又向徐丹赔不是,“徐姐,实在对不起,我昨天才拿到这个剧本。”  徐丹理了下头上的发钗,语气讽刺,“你这话的意思是,昨天才拿到剧本出错是应该的?”  “不,不是,程姐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还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拍不好,压后吧。”  朱玲玲亲自给程卿补妆,“这个徐丹,有什么了不起,当初还不是小新人过来的,谁不知道她的后台强硬才走到今天。”  “如果她知道程姐你的身份,给你添脚趾甲都不配。”  她们家程卿可是慕少的女朋友,娱乐圈将来掌控的女主人,一个小小的徐丹也敢这么嚣张。  程卿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叶子晴的方向,发现她和导演聊得起劲,垂在身侧的手不由紧握成拳,“别说了,准备好下一场吧。”  还说没走后台,贺导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搭得上的。  经过上次的教训,程卿不敢贸然和叶子晴去搭讪,免得让剧组的人看了笑话。  小婊砸,你以为姐想理你么,要不是因为你有个牛逼的哥哥,姐连看你一眼都觉得多余。  朱玲玲安慰她,“程姐,你别紧张,拍不好没事,很多人拍了几十场才过好么。”  “放心吧,这把一定过。”  程卿确实还没有进入状态,连续五次NG,她也找出了问题所在。  这个徐丹,根本就是故意的。  不是有句话么,拍戏搭档很重要,徐丹每次只顾着自己,和她配合程卿有的只有疲惫。  第六次的时候这把戏终于过了。  叶子晴和许念也看够了,两人和导演告别,离开了剧组。  许念这人从不喜欢说人长短,不过这场戏倒是让她见识到了徐丹的厉害,“这个徐丹,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叶子晴说出自己的观念,“程卿错就错在,把自己当成了女三。”  “演戏只记住自己演什么,何必在意谁是女一号,谁是女二号,只要演好了,女五号观众也会喜欢。”  话落,许念赞赏的看向她。  是啊,演戏不要觉得自己是女配就低人一等,事事迁就着女一号。  小丫头不错啊,悟性这么高,看样子她没找错人。  这部戏她如果努力的去演,一定会深入人心。  程卿换好衣服出来,晃了一圈没看到叶子晴,问朱玲玲,“那个女人走了?”  朱玲玲知道她说的谁,“走了,也不知道她和导演说了什么,我看估计就是在针对你。”  “别胡说,贺导不是那样的人。”程卿厉喝,生怕她这话被人听到得罪人。  朱玲玲凑过去,神秘的道,“我刚才听说啊,女二的角色还没有彻底定下来,贺导三天后要考验她。”  程卿听后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来了兴致。  三天后?  谁知道三天过后会发生什么。  “我看这戏她八成是上不了了,贺导要求那么高,连程姐你都NG了好几次,她一个新人,能演好么。”  朱玲玲自顾自的说着,“我觉得导演是多此一举。”  程卿的心情好了不少,她拍了下朱玲玲,“走吧,今天够累的。”  沈氏集团。  从给沈辰皓打电话的那天起,时隔三天,姚若雪依然没有接到案子。  “若雪,给我去买一杯拿铁。”  “我要一杯摩卡。”  “我要黑咖啡。”  “……”  她现在成了办公室的杂工,人人都可以使唤她。  因为除了给同事们买咖啡和整理资料,她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那种心情,实在是难受。  给同事们买完咖啡上来,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一个个连声‘谢谢’都没有,将钱放到她手上就跑。  更过分的是,有个女同事多给了她一块钱,“辛苦你了小雪,多的一块钱不用找了,明天又得麻烦你,留着给你坐公交车吧。”  那语气可谓是皇恩浩荡啊。  姚若雪死死捏着钱,她能怎么办,能有骨气的狠狠砸过去不要么?  等大家伙都离开,她将零钱收好放进钱包,从抽屉里拿出带来的便当打开。  天气冷,她带的饭菜都结冰了,根本没办法吃。  姚若雪警惕的看了眼四周,再三确认没了人才拿着饭盒去了休息室,把饭放到微波炉里,几分钟后差不多就可以吃了。  她热好饭菜,匆忙的往嘴里塞了两口,转身的瞬间,一张称得上倾倒众生的脸撞入她错愕的眼里。  沈辰皓端着咖啡杯,应该是来冲咖啡的。  看到她,一样很意外。  男人注意到她手里的便当,白绿搭配,看的人食欲全无。  她的午餐就吃一个青菜?  沈辰皓想到第一次在办公室碰到她,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去吃饭了,唯独她坐在哪里,在公司,他也听说过这个女人从不去公司食堂吃饭,都是从家里带过来。  他可以确定,她是为了节约这笔钱。  可他们公司的饭菜并不要多少钱啊,都是公司在补钱,员工所贴上去的只不过是食堂工人的工资,食材都是公司出的。  都什么年代了,民众的温饱问题都能解决,特别是在京都,谁还过这种日子啊。  更何况,他们公司给员工的工资并不少,在京都生存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姚若雪看到他,心都跟着一紧,一口饭噎得缓不过气来。  她放下便当盒,艰难的开口,“二,二少。”  男人面无表情的启声,“吃完再说话。”  姚若雪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擦了下嘴,准备说什么解释,沈辰皓却是道,“以后不许把食物带到公司来,这里是做事的地方,要吃饭去公司的餐厅。”  “我,我知道了。”  其实公司有这个规定,不能将饭菜带到办公室吃,所以,姚若雪一般都要偷偷的进行,匆忙的吃上几口,然后把这里喷上空气清新剂掩盖饭菜的味道。  尽管她做的如此小心翼翼,还是被公司的人发现了,明里暗里不少人嘲笑她,倒是没有人警告她不许把饭菜带到公司来。  是她的错,姚若雪从不会强词夺理。  沈辰皓将咖啡泡好,准备离开。  姚若雪鼓起勇气叫住他,“二少。”  男人连头也没回,背对着她喝了口咖啡,淡淡出声,“有事?”  姚若雪绕到他面前,扬起瘦弱的小脸问她,“那个衣服你真的不要么?”  沈辰皓桃花眼微垂,他这个位置,能清晰的看到她脖子上暴露出来的经脉和突出的锁骨。  这个女孩,真的好瘦。  “扔了吧。”他说,视线已经从她身上移开。  他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那天把衣服披在她身上就没打算要。  姚若雪抿了下唇,“二少,我,我还耽误您两分钟时间。”  男人拧起眉,一双桃花眼不悦的盯着她。  “我想问,这几天为什么没有给我安排工作。”  公司的效率很好,每天都有做不完的策划,可她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接到任何单子。  其实她更想问,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惹他生气了,还是客户那边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都没有人来告诉她,若真的是这些理由不给她单子做,姚若雪倒也心服口服。  沈辰皓眯了下眼,面部表情毫无波动,“你的问题很可笑,如果每个单子都给你去做的话,其他人还要不要活了。”  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姚若雪哑口无言。  他的话确实很有理由,可她已经连续三四天都在做杂事了,很多单子都没有去参与。  “沈二少,若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请您直说好么,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她低声请求,只希望给她一个理由。  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姚若雪都觉得是需要成长的,她也知道自己很多方面做得不够好,不过只要把错误指出来,她都可以改啊。  “需要?”沈辰皓冷笑了声,“谁不需要工作,谁不需要养活一家人?”  “我知道,但还是希望二少你……”  男人不悦的打断她,“姚若雪,你越级了,这种事情你应该去和方部长说,公司那么大,如果我连这种小事都管的话,一天到晚非忙疯了不可。”  姚若雪咬着唇,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为什么她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有误会?  方部长,她如果找方部长有用的话就不会想着该如何找机会和他说这件事。  等沈辰皓离开,姚若雪没了吃饭的心思,同事们也纷纷回来了。  她迅速收拾好坐到自己的位置,胃里火烧火燎的疼,有种想吐的感觉。  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姚若雪本以为孕吐已经过去,这会儿却十分明显。  怕被同事们看出端倪,她几乎跑进了洗手间。  胃里没有东西,她吐出来的都是酸水,整个人软绵绵的提提不起力气。  回到办公室的沈辰皓却纳闷了,方部长到底是怎样安排工作的,不是说,工作分配均匀么?  怎么她都好久没有单子做了么?  ------题外话------  话说,小仙女们,乃们喜欢哪种更新方式?是原来的上午一更,下午一更,还是喜欢看合在一起的万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