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56 我这辈子只喜欢那头猪

156 我这辈子只喜欢那头猪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5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6
    等到下午上班时间,沈辰皓按了内线。  “让方部长过来我办公室。”  不多时,方部长面带笑容的进来,恭敬的喊了声,“二少。”  男人抬起看资料的脸,桃花眼透着凌厉,“把最近工作安排表给我看一下。”  方部长心惊了下,杵在原地没动。  “怎么,不方便?”  “不是的二少,最近工作比较多,我没有排,看到哪个闲着就安排哪个。”  “工作比较多?”沈辰皓砸下手里的资料,“那我为什么听说有的人快一个星期没做单子了?!”  方部长被吼得一愣,也清楚沈辰皓说的是谁,战战兢兢的开口解释,“二少,那个姚若雪她最近身体不舒服,那么瘦,你说我……万一她累出个好歹……”  沈辰皓朝她摆手,示意她出去。  这些漂亮的话他不想听。  明显是有人故意针对姚若雪,方部长在公司多年,又是老爷子在公司时亲自提上来的人,他并不好办。  而且就一个工作安排,也不至于大惊小怪,让她知道利害关系便罢了。  晚上,他约了林允熏在公司附近的餐厅吃饭。  “阿皓,你最近工作怎么样?”林允熏小声问他,“还顺利么?”  算起来他们已经有两三天没见了,合作的项目已经步入正轨,也就代表他们因工作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本来林允熏还挺郁闷的,迟迟找不到机会见他,没想到下午便接到沈辰皓的电话,约她一起用晚餐。  想着,这个男人会不会要送给她耳环。  可饭点已经过去了一半,沈辰皓并没有那样的意思。  林允熏也不会笨到用什么话去提醒他,这个男人多聪明啊,若是她表现得太过明显,可能在他眼里就有些作了。  那么,她就干脆装作不知道好了,或许他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也说不定。  “挺好的,吃吧。”男人似乎不愿意多谈什么,只是闷着头吃着餐盘里的食物。  和刚开始与他接触比较起来,林允熏反而觉得他越发疏远了。  两个人吃饭,只有女方不断的寻找话题,而男人总是会闷闷的回应一声,无论他说什么兴致都不高。  “阿皓,你怎么了,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是不是公司……”  沈辰皓放下手里的餐具,擦了下手,笑容疏离而礼貌,“没有,就是觉得今天的晚餐不怎么样,看来朋友的话也不能全信,个人口味不同。”  意思是,这家餐厅是朋友推荐给他的,他刚回国,京都的变化太大,几年的功夫不知道增加了多少餐厅。  事实上他脑海里一直回旋着白绿搭配的午餐,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胸口堵得慌,弄得他食欲全无。  “要不,我们换一家?”林允熏也放下餐具。  “不了!”  沈辰皓拒绝的同时起身,“我晚上还有工作,你自己慢慢吃。”  林允熏没想到他会撇下自己不管,急急叫住意欲离开的他,“阿皓。”  男人回首朝她看了眼,语气淡淡,“还有事?”  林允熏不自在的扯了下唇,“伯母说明天约我去你们家做客。”  沈辰皓皱眉,脸上所呈现的并不是林允熏所期待的样子。  他妈自作主张了,这事怎么都没和他商量?  也罢,他也到了结婚的年龄,若是家里人都不反对他就这么着吧。  “行吧,到时候我去接你。”  “好。”林允熏总算露出一抹笑来,女人脸部轮廓精致,在光线下有种妖娆的美感,是个男人也承受不住。  沈辰皓却觉得,她只是在合适的时间遇到了自己,两个人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仅此而已,至于她的妖娆和美,他从不觉得有多惊艳。  从餐厅出来,沈辰皓开着车在大街上晃悠,找不到地方去,他约慕昀峰在唇色酒吧碰面。  收到消息的慕昀峰比他先到,他旁边坐着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两人玩骰子玩得正嗨。  “怎么着,这会儿想起哥们儿了。”慕昀峰看到他过来,将身边的女人搂进怀里,而后把兑好的酒递过去给沈辰皓,“喝吧,没毒。”  沈辰皓轻抿了口,一双桃花眼在女人身上来回扫视,“你心爱之人不是回来了么,还来抱女人?”  “你懂什么,她是我的红颜知己。”慕昀峰又把手里的酒杯送到双儿嘴边,“乖,你也喝。”  双儿乖巧的张开嘴,将男人送过来的酒喝得丁点不剩。  但眉宇间的不情愿却让沈辰皓看了个透彻。  呵。  红颜知己,狗屁。  若是真的爱一个人,那么她的身份不光是女朋友妻子,还是红颜知己。  总之,他哪天要是真爱上了一个人,肯定会一心一意的对她,把她捧在手心护着。  “双儿,这是沈少,我兄弟。”  双儿礼貌的喊了声,“沈少好。”  沈辰皓指尖点着杯身,只是点了下头。  “要不要给你也找一个?”慕昀峰不忍心兄弟单着。  沈辰皓挥手,“免了,哥我不喜欢乱来。”  “哎呦喂,弄得好像你很正经一样,双儿,去,找个漂亮的来。”  沈辰皓倒也没拒绝,有时候再怎么嬉皮笑脸,也得给兄弟一个面子,他都说了几次了,左右不过是个女人,喝喝酒酒,聊聊天便罢了。  双儿起身,“好,我马上就去,沈少,您稍等。”  偌大的包房里瞬间冷清下来,两个男人开一个包房,气氛确实有点诡异。  慕昀峰可不想明天京都的头条是,沈二少和慕大少深夜开房。  那么他的安宁日子就到头了,不光民众会轰炸,他家的太后更是不会放过他,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两人各自怀里抱一个异性吧,免得让那些姑娘误会他们是弯的!  两人端着酒杯碰了一下,沈辰皓问出心里的话,“怎么,和她吵架了?”  这个她,自然是指程卿。  按理说,慕昀峰等了这么多年的人回来了,该是灿烂才是,为什么他只感觉到这货的忧伤。  慕昀峰也不瞒他,正愁心里的话没地方诉说,他吞了口酒才开口,“那倒没有,就是因为她太好,挑不出毛病来,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是多余。”  “你们不合适。”沈辰皓说出自己的观念。  四年前不合适,四年后更不合适。  沈辰皓是知道这个女人的,四年前慕昀峰将她领到自己和权奕珩面前的时候,他们就觉得,慕昀峰和这个女人肯定不会长久,果不其然,在他出国后没多久,那个女人也丢下慕昀峰远走高飞了。  据说是为了什么狗屁事业。  也只有慕昀峰这头猪信!  慕昀峰瘫软的窝在沙发里,眼神迷茫,“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她。”  “不就是嫌贫爱富么,她没有千金小姐的身份,可这是她的错么,为什么你们都不喜欢她?”  听了慕昀峰的这番话,不知怎的,沈辰皓突然想起了姚若雪,没有千金小姐的身份,会被人排挤。  难道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么?据他了解,公司的同事都不大和姚若雪来往。  其实他觉得,身份这方面无所谓,他们已经是顶级人物了,不需要借助女人的势力来发展自己的事业,当然了,能够锦上添花会更好,没有也无所谓啊。  “阿皓,你不知道四年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慕昀峰开始说胡话,看那样子像是醉了,“我每天都抱着被子睡,那么大一张床,真特么的难受。”  沈辰皓舌尖抵着杯口,浅褐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唇逐渐涌入喉间,味道有点烈,难怪这货才喝了几杯就这样了。  四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们这几个人谁不是每天抱着被子入睡?  估计程卿真的让他伤心了吧。  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沈辰皓眯起桃花眼,以为是双儿带着女人过来了,却没想到看到缩着脖子往里面看的叶子晴。  对上沈辰皓的目光,叶子晴干脆直起身子热络的打招呼,“沈哥哥,你也在这儿啊。”  沈辰皓朝她招手,“哟,来,妹妹干一杯。”  “我和我们公司的人来的,不能喝酒。”  公司的人并不知道叶子晴的身份,为了和大家熟识,以后更好的相处,叶子晴今晚在这里订了包间。  她没想到会遇到慕昀峰,且亲眼看到她拥着一个女人进了这个包间,倒是没料到沈辰皓也在。  沈辰皓不勉强她,笑道,“从良了啊?”  叶子晴的视线落在歪着头睡在沙发里的慕昀峰,“沈哥哥,他怎么了?”  “这是你的机会,想不想要,哥肯定帮你。”沈辰皓点了一根烟,桃花眼满是坏坏的笑意。  叶子晴嘴角抽了下,“我没那么开放,强奸一个喝醉酒的人。”  “唔,听说过一句话没有,女追男隔层纱。”  叶子晴嘟嘴,“可是他有喜欢的人了。”  沈辰皓笑着道,“喜欢和爱不同。”  这话说的叶子晴心里舒畅极了,她坐过去,“沈哥哥,如果能做你女朋友肯定很幸福。”  “想试试吗?”他调侃,有种想虐虐慕昀峰的想法。  叶子晴指了指沉睡的慕昀峰,为难的摊手,“不行啊,沈哥哥,我这辈子只喜欢那头猪。”  “呵呵。”沈辰皓喝了口酒,倒是在预料之中。  这丫头真性情,他同样的把她当做妹妹看,慕昀峰好福气,能有这么一个丫头默默无闻的喜欢他。  可感情的事谁又能说的好,他和权奕珩都觉得慕昀峰和叶子晴合适,他自己不喜欢,能有什么办法。  叶子晴已经出来很长时间,和沈辰皓聊了两句便出去了,恰好碰到了门外的双儿,她带着另一个妖艳的女人正想进去。  双儿礼貌的开口,“这位小姐,请你让一下,里面的客人等着呢。”  叶子晴点着另一个女人,“你先进去。”  双儿明白,这女孩是冲着她来的,“这位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认识你。”  双儿静静的看着她。  “慕昀峰每次来都点你是吧?”  “你是慕少的朋友?”  大概又是一个仰慕慕少的女人,故意来找她的茬吧,双儿也没往心里去,想直接绕过她推门进去。  叶子晴却不让,径直问,“你喜欢他?”  如此直白的话让双儿愣神,良久,她苦涩的摇头,“我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说喜欢的。”  和这里的其他女人不同,她身上没有风尘的味道,倒是多了一份少有的纯净,特别是那张脸,没有过多的胭脂水粉,压根不像在这里坐台的女人,也难怪慕昀峰每次都会找她。  叶子晴觉得这里说话不方便,她点了点女人,“你跟我来。”  双儿狐疑的跟过去,没人的墙角里,叶子晴强行抢过她手里的手机,迅速存入了一串号码,“这是我的电话,如果哪天他喝醉了,一定记得告诉我,别把他交给别的女人。”  做完这一切叶子晴才把手机还给她。  这种强行的行为本应该让人反感,可双儿却觉得,她做起来帅极了。  “不骗你,我也喜欢他,他是我未来的老公。”叶子晴毫无羞涩之意,““相信我,我不会害他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双儿听了她这番话着魔似的接过了她手里的电话。  “进去吧。”随后,叶子晴轻轻拍了她一下,状似严肃的警告,“我可以准许你和我老公喝酒,但不许你占他便宜。”  呵呵。  双儿嘴角浅浅溢出一丝笑来,这个女孩,虽然口气有点霸道,但并不讨人厌。  性格直爽,倒是让她觉得羡慕。最起码她比比那些暗地里玩阴招的女人强多了,她不仅不讨厌她,反而生出那么一丝钦佩。  等双儿进去包房,慕昀峰已经醒了,看到她,男人不悦的拧眉,“干嘛去了这么久。”  双儿低声解释,“来了一个朋友。”  “不地道了啊,罚酒。”慕昀峰将喝过的酒凑到女人唇边,动作虽然和刚才的无差别,可喝过的给她喝,就有点暧昧了。  沈辰皓默默看着这一切没作声,继续和旁边的女人玩骰子。  凌晨一点,两人终而结束夜生活。  扶着对方往外走,沈辰皓问他,“你这样,就不怕程卿生气?”  “她会生气就好了,回来了又怎样,还不是孤家寡人一个,到了夜晚,那份孤寂同样的消除不了。”  “行了行了,我们还是回去抱着被窝睡吧,就是个孤家寡人的命。”  慕昀峰听了这话,正色的看向他,“好歹你也一夜风流过了,我呢,他妈的还没尝过女人是什么滋味儿,你说,坑爹不,说出去谁信啊?”  沈辰皓眯着桃花眼,“要不,今晚我帮你给破了?”  慕昀峰听得嘴角直抽,“去年妈的,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基友。”  “……”  ——  这天是周末,陆七给姚若雪打电话,问她在医院还是在家。  得知她在家,陆七特意去超市买了不少东西。  她知道那丫头平时舍不得花钱,也不会要她的钱,那么她就给她买点营养品。  一个小时后,当陆七提着大包小包到姚若雪的租房,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她吓了一跳。  她们才几天不见,她竟然瘦成了这样。  姚若雪穿了一件很久的棉质居家服,房子里面没有暖气,显得十分清冷。  陆七将东西一一分好给她,目光落在沙发里的毛毯上。  “小七,以后不要买这么多东西,我用不着。”姚若雪知道好友是心疼她,但她也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陆七也不容易,现在又有了新的家庭,压力应该很大吧。  “没事儿,这些不用钱,是权奕珩公司发的购物卡。”陆七早就想到了这一层,顺便把弄到的购物卡放到桌上,“我这里还有一些,你先拿着,给你爸妈买点吃的。”  陆七和她这么久的朋友,姚若雪的性子最清楚不过,这个努力的女孩不会凭白无故受别人的恩惠,尽管他们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  家人从来都是姚若雪的软肋,说到父母,想想也是,他们过来,姚若雪也没有让他们好好的吃一顿。  她捏着那张购物卡,“那好吧,谢谢你小七。”  陆七朝她招手,腾出一个位置给她,两个女孩坐在沙发里聊天。  才待了一会陆七就冷的浑身麻木,大概是在有暖气的地方呆习惯了,突然感受这种冷很不适应。  “我买刚才牛乳,你晚上记得冲来喝,也可以带到公司去,方便。”  “谢谢你小七。”除了感谢,姚若雪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七伸出冰凉的手握住她的,“若雪,你别和我这么客气好么。”  感觉到她手上的凉意,姚若雪这才想起来,陆七不像她已经适应这种环境,“小七,你是不是很冷,我去给你拿暖手宝。”  “不用了,我一会儿还有事,开着权奕珩的车来的,他一会还要去和客户谈事。”  姚若雪重新坐到沙发里,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不是客气,而是觉得太麻烦你了,总是让你这么照顾我。”  “你一个人在京都生存不容易,还要养全家人,能有今天的成绩很不错了,以后肯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到时候还我也不迟。”陆七生怕她觉得惭愧,安抚了好一番。  “我今天来是告诉你,我认识的一个妇产科医生,她正好回国了,你的情况我也跟她说了下,她说,最好早点做决定。”  算算日子,姚若雪怀孕都快两个月了,一旦错过这个时机,后面想做的话对母体的损害力很大。  说到孩子的事,姚若雪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她每天睡觉前都在想,到底该怎么办,日子一天天过去,若是再不拿主意,不仅对她不好,对孩子也不好。  因为时间一长,孩子在她肚子里长大,到时候长出手和脚,她还怎么忍心做掉。  “还有,即便你想做人流,也得先把身体养好,否则流产了你会撑不住。”  陆七视线落在她凸陷下去的脸上,“若雪你看看你,这么瘦,别舍不得吃。”  她这个样子,陆七恨不得每天把外卖送到她面前,盯着她多吃点。  这样的女孩子,怎能让人不心疼。  “我挺好的,不是舍不得,是没有胃口,你知道的小七,我怀孕后一直很敏感。”  “那你父母没发现什么吧。”  “没有,我每天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  陆七看了眼时间,她起身叮嘱,“那就好,千万被让他们知道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你也要注意身体。”  她瞧着陆七的脸色比上次好了点,也就放心了。  陆七刚走没多久,姚母便买菜回来了,她进小区的时候看到一辆黑色汽车开出去,车牌正是那天晚上权奕珩开的,当时她和姚父走丢了,是陆七和她先生帮忙找到的,所以,她猜测着,“小雪,是不是陆小姐来了?”  “嗯,她来了一会儿,有事先回去了。”  姚母冷冷摔下手里的菜,“你说你这孩子,人家来了也不留人家吃饭了再走。”  姚母许久不见陆七,想和她说说小宇的病情和医药费,还有他们的生活费,每天都吃不饱穿不暖,如果能借就借点。  “妈,她有事,是来跟我……”姚若雪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她是不是给你弟弟买了不少东西?”  “没有,给了几张购物卡。”姚若雪说着把购物卡塞到姚母手里,“妈,你空闲的时候去买点东西,用这个卡不要钱的。”  “哟,还有这东西啊。”得到购物卡的姚母瞬间笑出声来,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哎呀,在大城市里生活就是好啊,至少能结识到有钱人做朋友。”  姚若雪无语的摇头,没办法和母亲交流。  至于陆七买的那些东西,姚若雪看了,都是给孕妇补身体的,她不能让父母看见,早已藏到了床底下,就等到星期一上班带去公司,到时候饿了,也可以用来充饥。  ——  回到公寓,陆七在小区发现了陆自成的车。  她把车停进地下车库,出来时陆自成已经从车上下来。  陆自成竟然找到了她住的地方。  看到陆七,等待许久的陆自成面无表情的朝她走过去。  奇怪了,他明明已经出手了,为什么这么多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个男人一点也不怕么?  还是为了陆七,他连家人也不顾及了?!  陆自成匪夷所思,只能来找陆七。  父女俩开口的第一句话没有问候,而是威胁,“你不是答应过我会搬回去住么,还是真想等到我出手对付他?”  陆七神色冷淡,“陆自成,第一,我已经结婚了,自然要和丈夫住在一起。第二,别墅里住着我不想看到的人,我这辈子也不想回去。”  顾以凡不止一次打电话过来问候陆七,每一次,陆自成都找理由搪塞过去,再这样下去,就得曝光陆七结婚的事实,顾家那边他找不到理由交代。  “翅膀硬了,以为我治不了你了?”  “顾家那边我会自己说清楚,和你没关系。”陆七并不想和陆自成交谈,撇下一句话直接进去了。  陆七早就想和顾以凡谈一谈,有好几次顾以凡给她发信息微信,她也是冷冷淡淡回上一句。  这样下去根本不行,那个男人会误会。  陆自成倒也没跟上去,他是来看看,他的好女儿嫁了个穷光蛋能住什么样的地方,倒是让他意外,这个地段的房子少说也要一百多万,那个男人是从哪里弄到的钱?  还是陆七这些年在陆家或者颜家弄到了私房钱,他们私吞了?  该死的!  想到这一层的陆自成黑下脸来。  他非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捣鬼,竟然会让那个穷光蛋躲过了一劫。  下午的时间,权奕珩约了客户喝茶谈工作,陆七买了东西去看黄娅茹。  陆自成的出现让她的心情很不好,这事她也没告诉权奕珩,免得让两人都心生不快。  一旦知道她的住址,陆七清楚,陆自成便会像苍蝇一样的黏着她,直到她回去陆家为止。  “妈,陆自成来找过我了,他的意思是让我和权奕珩离婚。”  黄娅茹给女儿倒了一杯热水,“你千万别听他的,阿珩才是你一辈子的良人。”  “那个陆自成,自私自利,你不要上了他的当。”  陆七觉得不太对劲,“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以往爸爸说什么,你一般不会表现得这么激动的。”  自私自利形容陆自成再贴切不过,可陆七从小看到的都是父母恩爱和谐的样子,即使陆自成要抛弃黄娅茹,她也没有表现得如此激动。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陆七总觉得母亲藏了什么事。  黄娅茹神色自然,“他都让你离婚了,我还能不激动么?”  “胡碧柔这两天有来找过你吗?”  “没有,我上次过去陆家那一趟,倒是安分了不少。”  黄娅茹的这一招很高明,她故意拿着离婚协议书闹到陆家,让陆自成给一千万就离婚。  她太了解陆自成,一千万绝对不会给,那么这婚也没有那么容易离,也好让胡碧柔明白,不是她不离婚,而是陆自成不签字。  现在胡碧柔怀孕了,她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就让她去找陆自成闹吧。  让他们自个儿去相互残杀,狗咬狗,她才不要参与。  同一时间的陆家确实热闹。  胡碧柔这两天身体一直不怎么好,下身持续出血,医生说了,如果吃了保胎药还不见好转,必须住院治疗。  眼看快到陆自成回家的时间,她怕被陆自成发现有流血的迹象,打电话给陆舞,“舞儿,快,送我去医院。”  陆舞关了电视上来,卧房里并没有胡碧柔的身影,她推开浴室的门,那一幕红看得她心惊胆颤,让她想起了自己孩子没有时的情形。  胡碧柔裤子上的血触目惊心,她脸色白的如同一张白纸,小腹也隐约有点疼痛。  “妈,你这孩子已经保不住了啊。”陆舞试图扶她起来。  胡碧柔没有丁点力气,她用手指了指马桶,示意陆舞把里面的血水冲掉。  陆舞自己也怀孕了,她不敢用蛮力,“妈你用点力,我扶你去床上休息一会。”  “我说了送我去医院!”胡碧柔激动的吼。  这一吼完,下身又控制不住的涌出一股热流。  她清楚的很,如果再不去医院她就要完蛋了!  陆舞干脆懒得扶她,冷笑了声,“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啊,孩子本来就保不住,你现在去医院……”  胡碧柔手抚着马桶盖,死死盯着女儿,“少废话,如果孩子没有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你爸肯定会把我们赶出去的。”  “妈,我,我也没有办法啊,都这样了,医生也说了,这个孩子本来就保不住。”  陆舞的意思是,她去了医院也没用,倒不如不去。  冷淡的态度让胡碧柔心灰意冷。  “你个没良心的……你有事了,平时我都是怎么待你的,我告诉你……如果你弟弟有什么事,你爸就会把我和你赶出去。”  “说的好像你有弟弟爸爸就不会把我赶出去似的,别忘了,你到现在都没让爸爸娶你。”  陆舞一直对这件事情不满,胡碧柔怀孕,到时候陆家的家产不光没有她的份,她依然要饱受小三女儿的骂名。  对胡碧柔早就满肚子意见了。  所以,只有胡碧柔肚子里的孩子死了,她才有那个权利继承陆家的一切。  胡碧柔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也会这么狠心,眼睁睁的看着她流产,“陆舞,如果你敢不送我去医院,不帮我瞒着这件事……你怀了野种的事我就捅出去,看你怎么嫁给颜子默。”  “你……”听了这番话的陆舞几乎要抓狂,“你可是我亲妈,怎么能这么对我?”  胡碧柔阴冷的勾了下惨白的唇,用仅有的力气大吼,“呵。你还知道我是你亲妈……赶紧去安排车把我送到医院!”  陆舞没办法,只好给前男友张晖打电话,他最擅长说谎掩盖事实,她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他了。  毕竟她和胡碧柔再怎么说也是母女关系,她不能看到母亲去死,至于她肚子里的野种,等到了医院,她让张晖想办法弄掉。  ——  周一上班。  姚若雪刚到,就听到方部长叫她,“姚若雪,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语气不善,令姚若雪忐忑不已。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工作,不会再次被开除吧?  姚若雪敲门进去,“方部长。”  “本事不小啊,主意都打到沈二少身上去了。”方部长一脸嫌恶的看着她,“姚若雪我告诉你,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摆明自己的位置,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到时候可不是丢了一份工作这么简单。”  一进来就被警告,还是新的一周,姚若雪本来就身体不适,心情也特别不好,她受够了方部长盛气凌人的架势,每次给她穿小鞋,即便她已经很小心,这些人依然不放过她。  那么,她何必再忍。  不同于平时的卑微,姚若雪说话时视线与她的平视,“方部长,我只是在工作,并没有想要得罪你们。”  姚若雪也不是笨蛋,方部长能说出这番话,定然是遭到了沈辰皓的责难。  本以为前天他那么冷漠会不闻不问,没想到背地里还是帮了她。  方部长冷嗤了声,直接抓起桌上的资料扔给她,“这是客户要的方案,三天之后交给我。”  “谢谢方部长。”  该有的礼貌她不会丢,有了单子做,她下个月工资也就不用愁了。  等她出去,方部长第一时间给林允熏打电话,“喂,林小姐么?”  “……”  从方部长办公室出来,姚若雪一直在想,要不要亲自去感谢一下沈辰皓?  还是算了,她这样身份的人还是少和他接触为好,不过,姚若雪打心眼里感激他。  有事情做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忙碌了一个上午,终于到了午饭时间,同事们纷纷从办公室里出去了,到最后依然只剩下姚若雪一人。  因为沈辰皓前天的警告,姚若雪今天没有带便当。  公司一顿要十块钱的样子,即便她吃的也得七八块钱,是她以前一天的生活费,她怎么舍得一顿就花掉?  算了,忍忍吧,还有五个小时就下班了,她一会儿啃一个馒头就好了。  本想带零食来公司,早上姚母起来晚了,她不方便把陆七送来的吃食拿出来,只好明天再想办法,而她的早餐也是两个馒头解决的,幸好她机智多买了两个。  眼看四周没人,姚若雪正想把冷冰冰的馒头拿出来啃,熟悉的男音从身后传过来,“记得我跟你说过,不喜欢加班的员工。”  他的声音,她已经很熟悉。  是沈辰皓。  他怎么每天都从这里走啊,不是有专属电梯么。  姚若雪将手里的馒头塞到抽屉里,生怕被他看到。  而后她站起身面对着单手插兜的男人解释,“我,我是在看资料,没有工作。”  “那还不是一样?”  姚若雪视线盯着地面,“……”  好吧,确实一样,这不是找不到解释的词了么。  “没吃饭?”话风突变,男人问她。  “吃,吃了。”  “撒谎的女孩子一点也不可爱。”  姚若雪不敢顶嘴,也想不到解释的理由。  没吃饭就没吃饭吧,公司总没规定,不吃饭就不让工作吧。  “走吧。”他吐出两个字弄得姚若雪一头雾水,“啊?”  男人侧目睨了她一眼,“怎么,难不成想让我抬你走?”  姚若雪后知后觉的跟上去,“二少,去哪儿啊。”  “你这么闲,干脆跟我出去办一件事,我秘书今天请假,你下午陪我去和客户谈事情。”  姚若雪不再说话,乖乖的跟在他身后一同进了电梯。  好在同事们都不在,要不然看到她和沈二少一起出去,到时候她的生活又得不安宁了。  十分钟后,红色的法拉利在一家高档餐厅停下,姚若雪跟在他身后,不敢发表意见。  沈辰皓进去,里面立即有人热情的招待,“二少来了,您的包房一直空着。”  “嗯。”男人轻轻嗯了声,对身后的姚若雪道,“跟上,别走丢了。”  姚若雪蓦然红了脸,觉得他这是调侃。  到了包房,并没有他所说的客户,姚若雪问,“二少,不是说要去办事么?”  “办事也得先吃饱肚子。”  原来是先过来吃饭啊。  “一会儿放心的吃,不会收你的钱。”男人似是看出她的心思,桃花眼微微一挑,模样迷人。  姚若雪不自在的咳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餐厅上菜比较快,不用沈辰皓自己点,这里的工作人员知道他的口味,上的菜肴精致简单,是姚若雪从未见过的。  姚若雪是真饿了,加上这里的菜的确可口,她也没顾忌,放心大胆的吃了起来。  沈辰皓暗自瞧着对面的她,嘴角染了浅浅的笑意。  明明就是饿了,非得死撑着。  末了,他突然问,“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今天的二少很暖吧,下章还有更暖的互动等着乃们…快月底了,乃们留的票票如果不投就素浪费哦…。快投票给二少和小雪加油吧…  雍少撩妻盛婚来袭,作者嘉霓(坑比很保障)  简介一:本是豪门千金却流落在外的她求他庇护时,他撩她身宠她心与她缠绵共入云端并极力助她归家,牵她步入顶级盛婚的殿堂。  一句话简介:他对她倾尽所能撩身宠心:“我体力好很能干!”她绵软无力的窝在他身下“求放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