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59 权大少,你老婆被人拐跑了(一更)

159 权大少,你老婆被人拐跑了(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4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7
    结束这个话题,沈辰皓问她,“你住哪里?”  “我去医院。”  沈辰皓突然想起她之前说的,弟弟生病住院,“你弟弟感冒还没好?”  “嗯,有点严重。”  男人朝她看了眼,不由拧起眉,“都这么晚了还过去,你父母呢?”  策划部对公司是很重要的部门,工作压力自然是不必说,工作量要看个人接的单子。  姚若雪无谓的笑了笑,“我爸妈照顾弟弟也挺累的,晚上我就去看看,一会儿再回家。”  沈辰皓没有继续再问下去,姚若雪打破沉默,“二少,我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问吧。”  “你和林小姐,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问出这句话,姚若雪的心是忐忑的。  沈辰皓看着她弧线优美的侧颜,她就这样坐在那里,即使什么都不做,这样的她也很吸引人的目光。  末了,他状似开玩笑的答,“怎么,你想取而代之?”  姚若雪的脸颊滚烫,本能的垂下头。  “不说就算是承认了。”  姚若雪呛声,这是强词夺理。  沉默几秒,她再次开口,“二少,我说认真的。”  若林允熏不是他的女朋友,那么她以后也不用顾及那个女人,更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被开除。  要是的话……  男人也恢复正经,“我拒绝回答。”  “你刚才不是说可以问吗?”  “我是说你可以问,没说我一定要回答。”沈辰皓朝她看了眼,“而且,我也没有必要回答你。”  姚若雪,“……”  好吧,好像是她太多管闲事了。  她这样的身份哪里有资格问他这些事。  “你有你的私人生活,私人情感,我也有。”  这是沈二少的解释,仔细一听仿佛还有那么一点酸意呢。  言下之意就是,这是他的隐私,一如她不愿提起的神秘男友。  姚若雪闻言将头扭向了另一边,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和沈辰皓这样的大人物如此轻松的聊天,虽然没问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将他们的身份距离拉小了很多。  这个男人不同于其他富家公子哥,自大狂傲,仿佛一个侠义勇士存在着,偶尔还能将她拯救于水深火热之中。  路过一家西饼屋,男人将车停了下来,他手指点着路边的西饼屋,“这里的点心不错,我经常要我助理排队给我妈买,一会儿你带点回去。”  说着沈辰皓便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姚若雪也准备下去,男人制止了她,“外面冷,你穿的少,我去买。”  姚若雪将跨出去的脚收了回来,心有片刻的失停。  看到男人修长的身影很快没入西饼屋,她的心交织着无数的情绪,复杂而又温暖。  从来没有过男人对她这么好过,她没有谈过恋爱,因为太寒碜,身边连一个男性朋友都没有。  难得沈二少这样的大人物不嫌弃她,最起码这一刻的姚若雪觉得,他们算是熟识了,而朋友这个词,她觉得自己配不上做他的朋友。  不多时,沈辰皓便从西饼店里出来了,他将手里一袋精致的包装袋递给她,“拿着。”  姚若雪也没拒绝,“谢谢二少。”  沈辰皓佯装冷漠的没说话,重新发动引擎朝医院驶去。  他可以肯定,姚若雪所说的男朋友,对她并不怎么好,要不然她的日子也不会过成这个样子。  明明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偏偏整天打扮得像乞丐,她是猪脑子么,男朋友不好一定要守着他?  想买西点是因为他听到了她打电话,说是要带宵夜回去。  所以,也是一时兴起。  其实在沈辰皓做这件事的时候是很懊恼的,他堂堂沈家二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即便他觉得她生活辛苦,可关他什么事?  两人陷入沉默,车里的气氛不如刚才那般轻松,他不说话的时候,抿着唇,迷人的桃花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从她的这个角度看,好像在生气。  他生气,姚若雪也不敢再说什么,祈祷赶紧到医院。  临近医院的路段,姚若雪开口,“二少,就在这里放我下来吧。”  “好。”  沈辰皓怕她不方便,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他也不想蹚浑水。  姚若雪打开车门下去,冷冽的寒风袭过来,她冷的直缩脖子,男人到底看不过去,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  “谢谢你沈二少,衣服和礼服我改天还给你。”  “不用了,一件衣服而已。”  呼,又是这句话,这人是不是也太壕了?  这件礼服少说也得好几万吧,对于她来说可是天文数字。  他说不用,等哪天闲了她自己去还,反正那家店她已经记住了。  男人说完这话迅速上车,甚至没和她说声再见,红色法拉利如同利剑般冲出去,很快消失在她纯净的眼眸。  姚若雪麻木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提着西点往医院去。  她穿着高跟鞋走的慢,等到医院已经是晚上十点半。  姚母和姚父依然守在病房外。  其实他们可以进去病房里面休息,可为了弟弟有个好环境养病,两老甘愿待在走廊外面守夜,生怕打扰到宝贝儿子休息。  姚若雪提着裙摆缓步过去,她将手里的西点递到姚母手里,“爸妈,你们饿了吧哦,这是我给你们买的宵夜,你们快吃,刚做出来的呢。”  二老听到声音抬起头来,在看到面前的女人时,惊呆了眼。  这还是他们的女儿吗?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富家千金,甚至比电视里面的那些大明星还要漂亮。  虽然姚若雪披着一件男人外套,但里面的那件礼服还是十分惹眼,姚母几乎看的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姚母怔愣的同时,更多的是怒火,她一手挥掉女儿手里的包装袋,大骂,“你个死丫头,到底去哪里疯了,你爸身体不好你不知道么?”  “这么晚回来,还穿得这么露,不知道还以为你是……”  姚若雪不想从母亲嘴里听到羞辱的话,打断,“妈,我说了是去工作,请你们理解我一点好么,如果我不拼命工作,弟弟的病怎么办,一家人的生活怎么办?”  “哎呦喂,说的好像我们一家人欠你似的,难道你不应该吗,当初如果不是你死活要读书,我和你爸的日子也不会这么苦。”姚母嚷嚷,“到头来,你还怨我们了?”  “这衣服哪里来的?”姚母点了点姚若雪身上的礼服,冷笑了声,“我知道了,一定又是哪个男人送你的吧。”  姚若雪有口难辨,她来医院的时候也很忐忑,也意料到自己的这一身会被父母质疑,却完全没想到,她亲生母亲会这般羞辱她。  “姚若雪,你可真是好本事,长大了,翅膀硬了,傍了大款就不管我和你爸了是不是,怕我们穷给你丢脸,故意不让我们知道是不是?”  一句句不堪入耳的话传到姚若雪耳里,她蹲下身,只管捡地上被扔掉的西点,好在包装盒很牢固,这一摔并没有把里面的点心摔出来。  姚母见女儿不吭声,气焰越发嚣张了,她玩下身点着姚若雪的头,“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  似乎她这种行为一旁的姚父都看不下去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骂的这么难听,姚父心里也挺难过的。  女儿的努力姚父也看在眼里,只不过女儿和儿子比起来,在姚父心里就天差地别了。  “你少说两句,这里是医院,一会儿把护士引来,我们又得挨骂,小宇在休息让他听见了也不好啊。”姚父开口劝。  姚母觉得有道理,拔高的嗓音稍稍有所收敛,“我告诉你姚若雪,即便你哪天飞黄腾达了,也改变不了从穷山沟出来的命,你呀,也是从我肚子里钻出来的,想不认我和你爸,门儿都没有。”  呵。  姚若雪忍不住有种想大笑的冲动。  她要是真有这样的心思,他们以为还能在这儿对自己指手画脚么?  该说的姚若雪觉得自己还是要说,她站起身,“妈,我没有不认你们的意思,这衣服真的是工作需要,公司提供的,明天我还得还回去。”  而后,她把手里的点心再次递过去,态度不像之前那般谦卑,“至于这里面的蛋糕,是你们从没吃过的,而且贵的很,你们确定不吃?”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信不信随便你们。”  “我今晚还有工作要做,得回家查资料,你和爸商量一下,谁来守夜看着小宇。”  姚若雪说完这些转身就走,哪怕是多待一秒钟,她连呼吸都是痛的。  她长这么大从未对父母疾言厉色过,这是第一次。  是被逼成这样的。  姚母听得目瞪口呆,良久她反映过来,姚若雪已经走过去老远,“你,你看她,什么态度啊。”  “哎呦,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孝的女儿,就知道气我。”姚母声音尖锐,“老姚,你说,当初我们要没有供她上学,她能有资格在我们面前珩么?”  即便姚若雪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这些话却依然被她听了个透彻,她心如死灰,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有时候她不禁在想,难道就因为当初她想上学,生活就得这样报复她么?  同一时间。  权奕珩身心疲惫的回来陆七还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她盘腿而坐,客厅里的光线很暗,她习惯看电视的时候不开灯,荧屏上的光线交错的落在她脸上,权奕珩看到了女人脸上的阴郁。  唔,老婆大人生气了。  他脱下外套坐过去,手自然的搂过她,“老婆,还没睡呢。”  陆七没理他,疯狂的按着遥控器。  “怎么了?”  陆七砸了手里的遥控器,侧目睨着俊美如斯的男人,“权奕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他身上有女人香水味,虽然很淡,但还是被陆七给注意到了,这种香水是稍有的C国货,早年舅舅在C国办事给她带过一瓶,据说价值不菲,很难买到正品。  陆七猜测着,今晚跟权奕珩在一起的女人,身份应该很不简单。  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也是自己找罪受。  权奕珩耐心的解释,“我能有什么事?这一阵确实有点忙,等忙完了就好了,快年底了,公司很多事情都需要安排。”  “真的吗?”她明显不信。  “嗯。”  “那你告诉我,今天你见的客户是男是女?”  陆七问这话的时候指尖掐着掌心的肉,却丝毫感觉不到疼。  她就那么看着他,神色痛苦。  如果他说的是男人,那么就是在撒谎,故意骗她!  权奕珩是什么人,她问出这话自然是发觉了什么,镇定的吐出两个字,“女的。”  陆七紧绷的神情松了松,却还是不愿意理他。  虽然他说了实话,可并不代表她不生气。  “老婆,你吃醋了?”  陆七噘嘴不答。  “只要你说,我以后一定不见女客户。”  她真的希望如此,因为之前的事让陆七后怕,那天要不是她赶到,指不定还发生什么事呢。  可是她能这么无理取闹么?  陆七丢下怀里的抱枕,似是不愿意听,“我先去睡了。”  权奕珩摸了摸鼻尖,他能感觉到,老婆大人是真的生气了,不同于以往和她嘻嘻哈哈,小妻子生气起来他还是挺紧张的。  该怎么哄老婆开心呢。  夜晚,两人同躺在一张大床上,男人紧紧搂着她,陆七不让,“权奕珩,你不要碰我。”  “我不碰你碰谁?”男人死皮赖脸的缠,两手有力的圈着怀里的女人,那架势仿佛他一松开她就会不见,他在她耳旁霸道的宣誓,“老婆,别忘了我们可是有证的,我抱你是合法的。”  陆七,“……”  行吧,他愿意抱就抱,总之她不理他就好了。  就这样过了一夜,大概昨天奔波太劳累,导致权奕珩天亮了才睁开眼。  怀里是空的,权奕珩皱了下眉,正准备爬起来,却看到床头柜上的字条。  ‘我今天和老板出差,大概两天后才回。’  权奕珩捏着那张字条眯了下眼,手指按着眉心。  他这段时间确实忙得焦头烂额,因为老爷子身体的原因,他每个周末都会抽空回权家,昨天送权玉蓉后又和老爷子聊了会,回来得确实晚了。  行吧,她出差去散散心也好,他这么一直缠着小妻子也不是办法,弄得她很无聊,反而会让她乱想。  只是当权奕珩到公司听说一个消息后彻底不淡定了。  徐特助说了一大通,大概是解释的话。  权奕珩神色凛冽,似是不太相信这个事实,“你说什么?”  “那家公司是顾以凡的,他以别人的名义注册。”  “妈的!”  权奕珩爆了一句粗口,他第一时间给陆七打电话,想问她去哪里出差,然而得到的是关机的信息。  “这个顾以凡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权奕珩暴脾气的将手机砸在办公桌上,脸色阴郁。  小妻子看来是真的很生气,都不愿意和他联系了,甚至在登机的第一时间都没有给他打个电话,还是顾以凡在这边不方便。  权奕珩觉得自己要疯了,光是陆七和顾以凡吃个饭他都受不了,何况是一起出差。  “权少,现在我们怎么办?”徐特助战战兢兢的问,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得知消息的那一瞬,很想帮权少把人给绑回来。  他们家的总裁夫人被人拐跑了,眼前什么事都没这件事重要,不然总裁心情不爽了,遭殃的可是全公司的人啊。  权奕珩幽暗的眸闪着复杂的光,谁也看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徐特助心情忐忑的站在总裁办公室,权奕珩迟迟没有发话,他感觉周身的空气在一点一点的变冷。  他不禁在心里哀嚎,总裁夫人,您没事儿和别的男人跑什么?!  ------题外话------  谢谢小仙女们的票子,清清都看到了,也有了码字的动力,大家有票子的继续投,木有的乖乖追文,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