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0 小雪生日,二少的礼物(二更)

160 小雪生日,二少的礼物(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5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7
    陆七拉着行李箱按照约定时间到达机场,本来昨天她是想和权奕珩说这件事情的,奈何他们闹了不愉快,她也没了说的心情。  不多时,顾以凡同样拉着行李箱走到她面前,陆七惊讶的和他打招呼,“顾先生。”  男人一身立领大衣,黑色手套,颈间系着深蓝色围巾,站在机场吸引无数女孩的目光。  陆七不想自己成为焦点,她打完招呼准备走,可这男人却一直跟着她。  到了人群稀少的候机区,陆七才开口,“顾先生,你也去出差?”  “嗯。”男人应了声。  “一个人?”  “不是还有你吗?”  陆七,“……”  她似乎到这一刻才明白,和自己出差的是顾以凡,老板不是一个中年男人吗,怎么突然变成顾以凡了?  “怎么,很意外。”  顾以凡解释,“这家公司是我在国内的事业,和顾家无关,请的也是专业团队管理。”  也就是说,她之前在公司里看到的老板都是假象,真正的大BOSS是顾以凡。  我的天,能不能这么巧?  她就这样进了顾以凡的公司。  “好像快登机了,我们进去吧。”  “哦。”  她都来了,如果现在退缩似乎不太好,而且她是出差,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放弃吧,传出去她以后都别想在业内混了。  一直到飞机起飞,陆七还缓不过神来,倒是身旁的顾以凡开玩笑的道,“陆小姐,约你见一面可真是难啊,你说我们现在算不算是有缘分?”  陆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但笑不语。  是啊,还真是有缘。  陆七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想着,她应聘到这家公司工作可能不是纯属巧合吧。  “陆小姐,其实我也没想到今天和我出差的是你,希望你不要乱想,我们是去那边工作。”顾以凡一副公式化的口吻,让陆七别扭的情绪缓和了不少。  当然了,顺便聊聊感情,聊聊人生理想。  他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洗清自己在暗地里做手脚的嫌疑。  是啊,他们是去工作,她干嘛要想那么多,她只需要记住,自己是顾以凡的助理,做好自己的本职共工作就好了。  华宇办公室,权大少几乎气的暴走。  失策啊,真是失策。  他这段时间忙着权家的事,倒是忽略了顾家那边,没想到这个顾以凡还真是无所不用。  “你们是猪脑子么,这么一点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们有什么用?”权奕珩怒骂来报备信息的两人。  这个男人一向隐藏自己的情绪,发这么大的火,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若是他现在追去,以陆七的性子肯定会生气,说不定还会怪他介入了她的工作,他在情敌面前可不想打败仗。  这事吧,他的先想个万全之策。  ——  沈辰皓一大早被人敲门,心情异常郁闷。  当看到站在门外的沈夫人时,他更是头痛至极。  他昨晚答应过沈夫人要回去沈家,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来了自己的别墅,喝了好几瓶酒才睡着。  今天公司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他正想给自己放半天假,谁知美梦还是被自己的亲妈给破坏了。  “妈,您一大早的过来到底什么事,您儿子昨天忙到很晚才睡,您也体谅一下我行么?”  沈辰皓说完话,直接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沈夫人楼上楼下转了一圈,眼见儿子如此疲惫本不忍心打扰,但她心里藏不住事,“我听说你昨天带了别的女人去了吴先生的生日宴会?”  沈母找了好半天,连女人的气息都没闻到,更别说人影了。  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啊。  她都和林家那边说好了,等他们相处一段时间就把婚事确定下来,谁知道会来这么一出。  “我就带了个秘书,怎么了?”沈辰皓将搁在脸上的抱枕拿来,露出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  “秘书?”林母狐疑的看着儿子,“我怎么听说她是策划部的人?”  “我秘书临时请假,我难道我找个人替代的权利都没有。”  沈夫人坐过去,严肃的开口,“阿皓,我想你应该明白妈妈的意思。”  “我不明白。”  沈辰皓烦不胜烦,“妈,我答应您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儿子的态度不好,沈夫人也来了脾气,“反正我不管,我和慕夫人都打过赌了,说你一定会比慕昀峰早结婚,之前她挑好了叶子晴做儿媳妇,我当时还失落呢,怎么你就没找到子晴这样的女孩做儿媳妇。”  沈辰皓,“……”  叶子晴那丫头确实可爱,但也只是兄妹,也不知道这两女人是较劲还是怎么滴,都看上叶子晴。  不是叶子晴也没关系,沈母的意思是让他尽快找个合心意的女孩结婚,有个女人照顾他,她也能少操点心。  “林允熏是你自己挑的,老爷子也准许了这件事,阿皓,不能再有变动了。”  “妈,我知道。”沈辰皓迷糊的答,一点也不想提这件事。  “阿皓,妈知道你压力大,也不屑用女人来稳固事业,不过,锦上添花也不错啊。”沈母去安慰他,“这事可没人逼你,都和人家姑娘约会了……”  沈辰皓听得嘴角抽搐,回过去,“妈,难道约会了就得对她负责?和我约会过的女人那么多,我是不是都得娶啊。”  儿子这话的意思沈母算是明白了,大概是改变了主意,不想娶林允熏。  “你这孩子,真是的……”  沈辰皓从沙发里竖起来,他打断沈夫人的话,“妈,我现在要去上班,你要跟着去吗?”  “不了,我约了熏儿去逛街,免得她为昨天的事情不高兴,我啊,是在给你擦屁股。”  昨天?  是指生日宴会上的事?林允熏到底因为他带了别的女人不开心了,所以跑到他妈面前告状?  沈辰皓就搞不懂了,她有什么好生气的,他们现在连男女朋友都不是,最多算是被双方的家长撮合,若是合适就结婚,不合适就不再继续,还没有到那种亲密的关系吧。  他突然觉得这这种女人结婚是件很头痛的事!  同一时刻。  姚若雪一早就收到陆七的短信。  ‘亲爱的,生日快乐!’  姚若雪翻看了一下日历,果然是她的生日。  要不是陆七提醒,她都要忘了。  她记得自己出生也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天空飘着雪花,所以她名字里面有个‘雪’字。  姚若雪见时间充裕,她特意做好了早餐送到了医院,还没进门却听到了令她心寒的对话。  “妈妈,今天是姐姐的生日,我想送给她一个礼物。”  这话是小宇说的,姚若雪听了不禁一阵感动。  “哎呦喂,小宝贝,你记着这些干嘛,好好休息,生日不是年年有吗,有什么大不了。”  “妈妈,你能让姐姐下班了早点回来吗,我有话和她说。”  “好好好,只要我的小宝贝开心。”  站在病房外的姚若雪默默听着这些话,提着饭盒的手不断的收紧。  她不需要礼物,哪怕一句问候和一句祝福也好啊。  这是她的家人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去公司的时候,姚母只对她说了一句,“今天你下班早点回来,你爸受不得冻,昨晚一直喊不舒服。”  哪怕医院有暖气,可日夜守在这儿,再好的身体也吃不消。  难得姚母没有对她大吼大叫,姚若雪放下手里的食盒,“嗯,我知道了,结束工作马上回来。”  到了公司,姚若雪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她长这么大没过几个生日,家里条件不好,特别是读大学的时候,她为了节约来回车费就很少回家了,有好几年,她就连过年都是在学校过的。  很多时候都是陆七在帮她,现在她毕业了,也参加工作也有些念头了,却依然逃不了被人帮助的命运。  “姚小姐,这是您的花,请您签收。”  就在姚若雪愣神的时候,一大束百合夹着送花小哥的声音窜入耳,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朝她这边看过来,个个显得不可思议。  姚若雪怔了下,她站起身,第一时间看了花上的卡片。  是陆七送的生日祝福,她远在外地都能这么用心,姚若雪的心涌起一股暖流。  瞧瞧,还是有人在乎她的不是?  姚若雪收下花,“谢谢。”  “不客气。”  等送花的小伙离开,同事们的目光还没有从姚若雪身上挪开,似是不相信像她这样的女人会有男人喜欢。  姚若雪也懒得和她们这一群人解释,说不定她们还会讽刺她,何必呢。  今天是她生日,哪怕没有人祝福,她也要开开心心的度过。  将小心的花放到办公桌上,姚若雪给陆七发了一条短信。  ‘亲爱的,谢谢你!’  “哟,谈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你看她那样,嘚瑟的。”  “就是,有什么好神气的,谁没有收到过花啊。”  “土包子,收到花了不起啊。”  “呵,以为有了花人家就喜欢她了?”  “笑话。”  “哈哈。”  这些话句句带刺,成功传到姚若雪耳里,她像是没听见一般,开始专心工作。  为了能早点下班去照顾小宇,她的努力把策划案提前完成。  而这些传言也自然的落到了沈辰皓耳里,他悄无声息的走进总办公室,视线不自觉的落在姚若雪的位置,她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束纯洁的百合花。  整间办公室弥漫着浓郁的百合花香。  他可以肯定,这束百合花的价格不菲,应该是优质货。  今天她男朋友倒是浪漫了一回。  男人好看的桃花眼眯了下,转身回了办公室,却看到林允熏坐在沙发里。  “阿皓。”女人看到他,高兴的迎上来。  沈辰皓表情淡淡,“怎么过来也不打个电话。”  “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林允熏精致的面容染着令人心醉的笑意,可他看着却有点麻木。  似乎他见过的女人都是这个样子,没什么觉得惊艳。  男人脑海里映出一张消瘦的脸,那个女人,不舒服的时候脸色会苍白,工作的时候不注重穿着,吃饭的时候也不会刻意去在意自己的吃相,一切都那么的自然。  仿佛那才是活鲜鲜的生命。  人不就该如此么,干嘛要装得那么累。  “阿皓,伯母说怕你顾着工作不吃饭,让我特意来监督你的。”  沈辰皓明白,这是老妈撮合他们俩人的借口。  行吧,反正他也没有喜欢的人,就再处处看看。  到了午饭时间,沈辰皓和林允熏一起出去,他没有选择捷径,而是从总办公室绕,路过时,男人眼角的余光分明瞥到那一抹纤瘦的身影,却故意装作没看见,和林允熏径直走出了总办公室。  姚若雪有心避开这两人,她把头埋得很低,以为沈辰皓没看到她,在他们走后,她不由松了口气,拿出早上买的馒头开始啃。  她就不明白了,明明可以做专属电梯,干嘛非得往这边绕啊,害得她啃个馒头都紧张兮兮的。  一天的忙碌很快过去,到了快下班的时间,天色突然变得乌云密布。  不同的于往日的生日,姚若雪今天的生日不是下雪,而是下起了暴雨,连老天爷都要和她作对么?  公司们的同事个个开始打电话,要男友或者老公来接,只有她,静默的看着窗外的这一场暴雨,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  等到同事们一个个离开,姚若雪独自坐在办公桌前看着这一场暴雨,心情低落。  本想下班后去给自己买个小礼物,看样子得泡汤了,她连去医院都成了问题。  也就在这时,她接到姚母打来的电话,“小雪,你弟弟一直等着你呢,怎么还不回来?”  姚若雪记得很清楚,早上的时候,小宇说有话要和她说。  “妈,外面在下雨,有点堵车,我已经在车上了,让小宇等一会儿。”  姚若雪没办法,只好关了电脑下楼,而那束百合花她不敢带,免得被姚母误会。  冒雨到公交站台,姚若雪浑身已经湿透,她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等了好几十分钟也没等到车,身体冷的瑟瑟发抖。  而公交站台上除了她,看不到任何人,仿佛她是一个奇葩的存在。  一辆红色法拉利在暴雨中疾驰而来,稳稳的停在公交站台前,车窗落下,露出男人绝美的脸。  他隔着车身朝雨中的女人招手,“上车。”  姚若雪来不及多想,万一被雨淋坏了她可没钱看病,冲过去上了沈辰皓的车。  男人递给她一条蓝色的毛巾,“擦擦。”  “谢谢。”  “下雨了你都不知道躲么?”  姚若雪被他这句话噎得噤声,拿着毛巾的手僵了僵。  这男人的脾气还真是令人难以捉摸。  “还是去医院?”  “嗯。”姚若雪擦着被淋湿的头发,应了一声,不敢有太多的话。  貌似BOSS大人今天的心情不佳,难道和林允熏吵架了?  手机铃声打破二人的紧张的气氛,姚若雪按下通话键,里面传来女孩欢快的声音,“姐姐,生日快乐。”  姚若雪嘴角不自觉勾起,“若兰,谢谢你。”  “姐姐放心,我和若芳都很好,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哦。”  “嗯,你们在家要乖,等姐姐回去的时候给你们带礼物。”  “好哦。”  “那姐姐挂了,电话费很贵的。”  “好,姐姐再见。”  开车的沈辰皓把她们姐妹的对话听了个透彻,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难怪会收到那么一大束百合。  等她挂断电话,沈辰皓开口问,“今天你生日?”  接到妹妹电话的姚若雪心情极好,她嘴角微扬,哪怕被雨水淋得狼狈也掩盖不了她那愉悦的心情,没有任何的做作。  “嗯,是。”  沈辰皓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伸进裤兜里,果然,摸到一个锦盒,是他准备送给林允熏的耳环。  ------题外话------  呜嗷,亲爱的们,二少要不要送这对昂贵的耳环就看乃们的欢呼声鸟…乃们懂滴,素不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