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2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二更)

162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71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7
    反映过来的姚若雪赶紧开口制止,“二少,二少,别,别。”  “二少,这是我妈,你先放开她。”  沈辰皓听了姚若雪这话,赶紧把嚎叫的姚母放开,脸色也不像刚才那般狠戾。  “她真的是你妈?”沈辰皓表示很怀疑。  姚若雪点头,觉得丢脸极了。  刚才的一幕怕是被他全部看到了吧。  他之所以这么问,大概是不相信天底下还有这种父母。  被沈辰皓放开的姚母吓得魂都丢了,此时靠着墙壁,双腿都是软的,那样子应该是还没有从刚才的攻击中缓过神来。  姚若雪跑过去扶着她,关切的问,“妈,你没事吧。”  “不要你假惺惺。”姚母狠狠瞪向她。  沈辰皓眯眼,一双桃花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姚母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惶恐的看了男人一眼,不敢再对姚若雪大吼大叫。  “我,我没事,先去病房看你弟弟了。”姚母的语气比刚才不知好了多少倍,她倒是聪明,跑的快。  沈辰皓凝着姚若雪,“我真他妈没见过这种父母,你是猪么?”  “呃。”  姚若雪呛声,内心的澎湃被他打击得丁点不剩。  “算了,你今天过生日,我不想骂你。”  这男人的脾气还真是古怪。  不过其他富家公子哥比起来,沈辰皓还算好的。  两人在长椅上坐下来,姚若雪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他,“你怎么来了?”  男人闻言情绪慢慢平静,“你老是说弟弟住院,我过来看看。”  感谢的话她已经说了很多遍,姚若雪说再多就会觉得假,而且他的情分也不是一句感谢就能偿还的。  刚才他为自己出手的那一幕已经深深的印在她脑海里,只觉得那一刻的他,简直帅炸了。  可对方是她的妈妈,姚若雪即便心里再有怨言也不能伤害她,特别是在弟弟生病的时候,小宇需要人照顾。  不说别的,妈妈对小宇不用说,她也可以安安心心的上班。  “你要记住,即便是父母,也没有资格动不动就打你,是虐待。”  姚若雪头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她喃喃开口,“二少,你没过过我这样的生活,不会懂。”  沈辰皓皱眉,睨着她苍白而又疲惫的脸,心口蓦然的划过一丝浅浅的疼痛。  大概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圈子,她的生活他不曾体验过,是没资格评论的。  末了,他问,“你男朋友呢,都不管?”  “我没有男朋友。”  一句话换沈辰皓愣了神,桃花眼里满是女人消瘦的容颜。  “你说什么?”他像是不确定,再次问。  “我说我没有男朋友。”姚若雪强调,“之前是骗你才那么说的。”  沈辰皓眯眼,他竟难以用词形容此时内心的感觉,仿佛有点小雀跃,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这辈子还从未在他身上体验过。  总之,他挺高兴的。  是不是有点幸灾乐祸呢?  男人脑海里回想她那天说这话的情形,下着大雪,身边有一个林允熏,她大概也是身不由己吧。  姚若雪并未发觉男人的异常,既然很多事情都摊开了,索性敞开心扉来说,这些日子她实在太苦,也想找个人说说话。  “二少,既然你知道了我家里的情况,我也不瞒你。”  沈辰皓目光深深的凝着她,似是在等她的倾诉。  “我弟弟有先天性心脏病,需要合适的心脏做手术,光是一大笔医药费就足够我承担了,更别说合适的心脏。”  其实姚若雪想过,如果有一天弟弟的病真的到了无法控制的那一天,她就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他。  可这些,她不会对沈辰皓说。  “所以你每天不吃不喝就是为了给弟弟医药费治病?”男人拧起眉,也终而明白她为何整日穿的那么寒酸,那么小气的算计每一分钱。  姚若雪不满的对过去,“我没有不吃不喝。”  “你那也叫吃,看看你的骨感身材,一点女人味儿都没有。”  “女人味儿能当饭吃么?”  这女人还真是!  沈辰皓竟然无法接话,他咂咂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模样已是不怒自威了。  姚若雪却觉得这样的他很亲近,让她不再觉得,他们因为身份而隔得太远。  “医药费还差多少?”  这话问出口,姚若雪也大概猜出了他的意思。  她那么骄傲,怎可能随随便便拿人家的钱,而且,还是沈辰皓这样的大人物,姚若雪怕将来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我找了朋友帮我,已经不差了。”  “是么?”他明显不信,“我给院长打电话。”  “别。”姚若雪不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被找麻烦的人可是她,“我真的不欠了,我有个朋友帮了我。”  她不愿意说,他也不强求,这家医院沈辰皓熟悉的很,只要随便问个人便清楚了。  “二少,今天谢谢你。”思来想去,姚若雪还是觉得有必要和这个男人说一声谢谢。  “不用客气,我只是在拯救一个好员工,没有好的精神怎么给我卖力赚钱。”他语气轻松,姚若雪忍不住笑出声来,和他的关系进一步拉近。  “你家有很多兄弟姐妹吗?”  “嗯,加上我一共四个。”  那还真是挺多的,这份姐弟情深倒是让沈辰皓羡慕,他们家宅院大,钱用不完,兄弟不多,却彼此活在厮杀之中,没有丁点亲情可言。  沈辰皓意欲开口问些其他情况,桃花眼不经意间一瞥,看到斜对面的病房,门缝的位置缩头缩脑藏着一个人,应该是在偷听他们谈话。  他若无其事的站起身,“行,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姚若雪送他到电梯口,再次说了谢谢。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距离不再遥远,反而可以像朋友一样的聊天。  不得不承认,姚若雪的心情好了许多,仿佛再大的包袱也没有那么沉重了。  等她送完沈辰皓回来,姚母和姚父从小宇病房出来,笑呵呵的问她,“小雪,刚才那个是谁啊?”  态度和之前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姚若雪总觉得姚母还带了那么一丝讨好的意味。  “长得真不错,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姚父在一旁做着评价。  “是是是,我活了一把年纪,还从来没看到过那么好看的男人呢。”姚母拉起她的手,“小雪,你上次的衣服就是他的吧,我瞧着那衣服和他身形差不多。”  “哎呦喂,你个死丫头,有这么好的男朋友竟然藏着掖着,难怪我跟你说了多次,让你回去相亲你不肯。”姚母虽然嘴里吐着脏话,可眼里的笑意怎么都藏不住。  若是她女儿能找到这么个男人嫁了,他们家一辈子都不用愁了,而且以后她到村子里也会风风光光,谁还敢笑话他们家?  姚若雪算是明白了,他们俩是来打探消息的,压根不是因为沈辰皓的教训而对她改变了态度。  姚若雪讽刺的扯了下唇,问,“妈,您的手还疼么?”  这话的意思是提醒她,人家可不是好惹的主。  姚母不自在的笑了两声,“你真是,不疼不疼了,哎,哪有女婿打丈母娘的,你个丫头也不把话说清楚。”  贵客到访,她刚才的行为让女婿见笑了吧,好在那个男人没往心里去,还拉着女儿在长椅上说了好一会儿话,他们在里面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当然了,一开始姚母确实被沈辰皓给吓住了,她躲进病房,把情况对姚父一说,两人一分析,就开始偷听姚若雪和沈辰皓的谈话。  由于距离隔得太远,他们并没有听到两人具体说了些什么,就知道两人相处得挺不错,偶尔还会发出笑声。  这还能没关系?!  “不过他不知道我是你妈,这次就算了,他不知道,不知者不罪。”姚母指的是沈辰皓教训她的事。  她哪里敢怪财神爷啊,只要那个男人娶小雪,她就是打一百下也甘愿。  姚若雪无语的抽了下嘴角,实在不知道怎么对父母解释,干脆懒得开口。  她明白,即使自己开口解释了他们也会认为她在隐藏事实。  还女婿?  也不看看人家什么身份,看的上你女儿么?  “小雪,你怎么也不说句话,你和那个男人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只说一句,他只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不是我的谁,你们如果一定要认定他是我男朋友,说不定会有麻烦上身。”  母亲的性格她最了解不过,怕是会找到公司去摸沈辰皓的底,到时候不止她难做人,若是闹得严重,她大概又会面临开除的危险。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和你爸不是关心你吗?”经过刚才的事,姚母不敢再大骂姚若雪,生怕女儿将来嫁了有钱人忘了他们。  “关心?”事到如今,姚若雪彻底看清了父母的真面目,在他们眼里,她大概和家畜没什么区别,想卖就卖,想打就打,“你们关心的是你们自己吧。”  “你……”  姚若雪不想和他们争论下去,直接去了小宇的病房。  并非她不孝,而是和父母在一起待着,姚若雪感觉每一分钟连呼吸都是压抑的。  姚母气的要死,偏偏又不好发作,“老姚,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这死丫头才出来多久,就开始学会给我甩脸子了。”  “女儿大了,谈恋爱脾气大也是正常,现在关键是摸清那个男人的底细,看看到底是不是有钱人。”姚父说到这儿想起来一件事。  那天他看到女儿从一个男人的车里下来,是一辆红色的跑车,因为离得太远没看仔细,但他现在却觉得,今天的这个男人和那天的倒是很像,应该不会差。  开那么好的车,应该是有钱人了?  他把这件事对姚母一说,姚母兴奋的骂他,“你个死老头,怎么不早说。”  “那照这样看来,这丫头和刚才那个男人真的有关系,这下我们家可就有办法了。”  “不行,改天我得悄悄跟着她去公司看看,那个男人具体是做什么的。”  总经理,光是听起来就很牛逼啊,那样的男人,看上一眼,他们都觉得是亵渎。  “嗯,是该弄弄清楚,现在装有钱的人也很多啊。”姚父也觉得有道理。  为了安全起见,姚家二老暂时这样商量着。  不过他们觉得沈辰皓是真有钱,光是那个气势就把他们吓得腿软了,人家还用装?  沈家。  沈辰皓从医院回来就开始打电话,沈母连和儿子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别提多郁闷了。  她去厨房切了点水果,出来时见儿子窝在沙发里情绪不太好,“怎么了儿子?”  沈辰皓手指按着眉心,“不知道,莫名其妙的烦躁。”  “妈一直想问你,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在今早她去他私人别墅就想问了,奈何这小子故意闪躲,今天她非要问出一句实话不可。  沈辰皓抓了一个抱枕放在手里玩儿,“不就是林小姐么,有什么可烦的。”  “我看不像。”沈母猜测,“林允熏那丫头出生豪门,懂得这里面的生存之道,她不至于让你心烦。”  啧啧,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就被沈夫人给看出来了。  沈辰皓不愿意多谈,“我去健身房了,时间也不早了,妈,您早点休息。”  哟,这可不像她那个帅得一塌糊涂的儿子,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经了。  真的有情况?  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楼上还没有消停,沈夫人悄声去了健身房,男人正在跑步机上发泄,健康的肤色满是运动过后的汗水。  她的儿子可真帅啊!  “跟妈说说,到底什么事儿?”  沈辰皓停了跑步机,他拿了毛巾擦着身上的汗水,“妈,你认识心脏科的专家么?”  沈夫人一听紧张得不行,“怎么了,你心脏有问题?!”  “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她的家人有一个得了先天性心脏病,需要换心。”  “这种手术应该去国外治疗,你直接跟他说呗,谁在国内弄啊。”  在回来的路上沈辰皓其实也想过这些,但以那丫头的性子和家庭条件肯定不会这样选。  倒是让他挺苦恼的,想帮忙却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去说服她。  而且他也不能保证去了国外就一定能治好,只能说成功率稍微提高了那么一点。  “阿皓,是你哪个朋友啊。”  儿子的朋友她可都基本上认识,女的不多,基本上都是男人,而且他们家庭情况也差不多,谁会让她帮忙?  “同学朋友,之前一起读过国中。”  “哦。”沈夫人意味深长的答了一声,明显不信。  但她也聪明的不再问,儿子的性格她再清楚不过,不想说的事,她即便逼问也没有用。  沈夫人是过来人,看得出来沈辰皓对那个林允熏并不怎么感冒,可这都是他自己决定的事情啊,她能有什么办法。  而且老爷子那边也允许了这桩婚事,若是现在和林家去说,似乎有点不太好办。  同一时间的A市,和京都的气温不同,这里的温度仿若春天,出行只需要穿着外套就好了。  白天下了飞机,陆七和顾以凡直接去和客户签约,晚上结束和客户的行程,两人一起回到酒店。  顾以凡的房间在她隔壁,男人倒是显得很绅士,并没有和她多聊,而是先一步打开了房间的门,“陆小姐,晚安。”  “晚安,顾总。”  陆七觉得还是这个称呼比较合适,不近不远,刚刚好。  进去房间,陆七疲惫的脱下身上的外套,她开了手机,这才发现权奕珩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早上因为要登机,她关了手机,之后就和顾以凡忙于工作,也没有去注意。  她到底不忍心,给权奕珩发了一条信息。  ‘我很好,工作了一天准备睡了,勿扰。’  收到这条信息的权奕珩心情更阴郁了,怎么她现在连个电话也不愿接听了么,还直接给他整了一条信息?  权太太,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么?  ------题外话------  看文的小仙女们,爱你们不解释,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