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3 那晚,玷污你的男人

163 那晚,玷污你的男人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1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7
    权奕珩打过去,关机。  丫的,给他玩儿真的啊。  此时的权奕珩在权家大院陪老爷子下棋,他打完电话回来连输了两局,老爷子不乐意了,“阿珩,你不用心,这把再输,爷爷可就要惩罚你了。”  权奕珩挑了下眉,“爷爷也知道我的心思不在棋盘上,何必又强求我?”  他的意思是,既然都是输,再下去也没意思,何不早点放他回去。  老爷子故作生气的哼了声,“你这小子,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权奕珩丢了手里的棋子起身,老爷子看向他,“怎么,都这么晚了还要走?”  “爷爷,我已经成年了,这里不适合我。”  老爷子也理解,自从姜淑艳进门,权奕珩就和父亲权昊然的关系冷淡了许多。  那一年,姜淑艳领着权绍峰进来权家,说是他的弟弟,年幼的他突然多出个弟弟,权奕珩一直怀疑他父亲在母亲临死前就和姜淑艳在一块儿了,母亲是被权昊然活生生的气死的。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可这件事一直搁在权奕珩心里是个打不开的死结。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胡说,怎么不适合你了,这不是你的家啊。”  权奕珩穿上大衣,“爷爷,我改天再回来看您。”  “听你这意思是想永远不回这里了么?”  “爷爷,您别多想,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只要有时间我肯定回来。”  “每次都这么说,你给我个确切的时间,这次走了什么时候回来?”老爷子跟孩子似的缠着他,弄得权奕珩哭笑不得。  他们的距离不算太远,不过权奕珩回来一趟也是难得,倒是这两周回来的较多,老爷子心情好了不少,同样也担心,这孩子不愿意回到这里。  权奕珩手掌落在老爷子的肩上,似是一种诱哄,“再说吧,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我带个人回来见您。”  是该找个机会曝光陆七的身份了,与其让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胡乱猜测,倒不如把底细透漏给他们,也好让小七有个警惕性。  关键是,那小女人现在还和他闹着别扭了,一旦曝光,他们的感情经得起考验么?  看来他得从长计议了。  权奕珩前脚刚离开,老爷子就对贴身管家询问,“听出来大少什么意思了么?”  “权大少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  “你也看出来了?”老爷子怎会看不出来,他一直撮合权奕珩和权玉蓉,奈何没有一点效果,反而让这孩子生出了反感之意。  所以权玉蓉提出想出去工作,老爷子也没有反对,他们年轻人的世界,或许他该适当的放一下手,让玉蓉那丫头出去历练历练也好。  “不过老爷子,我倒是觉得权少做事从来都有分寸,即使有喜欢的人应该也不会太差。”  老爷子不悦的朝管家看了眼,“嗯哼,就你知道,我这不是看玉蓉那丫头从小养在权家么,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那些个人什么性子,也清楚,将来对阿珩是有帮助的。”  管家不再开口,似是认同了老爷子的话。  老爷子到底是老了,喜欢按照自己的性子做事,殊不知,早已过了他们的那个年代,现在人的思想早已跟不上,娶老婆不是乖乖听话对自己有帮助就行的,重要的是两个人惺惺相惜。  若是娶回来两看生厌,再有帮助的人也变得无用了,还会伤害两人的感情,到时候只会得不偿失。  权奕珩从后院直接穿过前厅,正好遇到忙碌的权玉蓉,她在叮嘱佣人给老爷子准备宵夜。  男人看了眼时间,晚上九点半,老爷子一会儿吃了也该睡了。‘  在这方面权奕珩倒是对她很放心。  “阿珩哥哥。”女孩看到他,欢快的奔过来。  权奕珩并未正眼看她,“我还有事先走了,你照顾好爷爷。”  “阿珩哥哥!”  权玉蓉急急叫住他,本想改口叫他阿珩,可这些多年的习惯她一时半会还是无法改变。  权奕珩回眸,眼神陌生,“我会找个时间和老爷子说,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这段时间我也会帮你留意。”  一句话将她打入地狱,权玉蓉彻底怔住,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她麻木的摇头,眼眶一热,滚烫的泪水从漂亮的脸蛋你流而下,“不,我不嫁。”  权奕珩冷眼看着她,薄唇吐出的字眼令权玉蓉更加绝望,“嫁不嫁你也得离开权家。”  到时候陆七来,他不想她惹上麻烦,更不想让小七知道他和权玉蓉之间的那些事……  话说完,权奕珩大步离开,那决然的背影在女孩眼里渐渐变得模糊,她几乎站不住脚,整个人瘫软在地,似是已经感觉不到深夜的寒冷,浑身的血液直冲脑门儿,疼得她差点眩晕过去。  为什么他要这么狠心,难道都不给她一个安身之所么?  那个女人值得他如此保护?  权玉蓉算是明白了,她在这个家就像佣人一样的存在着,除了照顾老爷子仿佛没了别的利用的价值。  “玉蓉,玉蓉……”头顶隐约传来男人关切的声音,权玉蓉缓缓睁开眯起的眼,看到的是权绍峰焦急的脸。  男人把他扶到古木沙发上坐下,亲自给女孩端了一杯热水,“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权玉蓉情绪渐渐好转,眼圈的红却并没有减退,她说话时唇都是抖的,语不成句,“二少,我,我……”  她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那惊慌失措的眼神让权绍峰心疼。  “我给你去冲一杯牛奶。”权绍峰匆忙的又去了厨房冲牛奶。  他堂堂权家大少可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所以牛奶端过来的时候,权玉蓉直接给跪了。  奶粉放的太多,都成面糊了,怎么喝?  权绍峰挺不好意思的,他以为放的越多会越浓,哪里会想到变成这样。  权玉蓉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来,她端着牛奶,“没事,我能喝下。”  也不等权绍峰制止,她直接将杯里的面糊牛奶喝了个精光,连嘴上都是。  是的,她找不到发泄口,心里的痛无从缓和,她是在折磨自己,嘴里喝什么都是一个味,又何必太计较这些。  权绍峰抽出纸巾帮她擦去嘴上的残留,年轻的面容多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他喜欢权玉蓉多年,奈何她心里一直都只有大哥,权绍峰把这份喜欢深深的藏在心里,直到今年,大哥曝出自己的态度,不想娶玉蓉为妻,他才发起攻击的。  没有表露心迹的权绍峰是活泼的,是权家大院里出了名的大好人,佣人们个个都喜欢他。  但最近他变得郁郁寡欢了,因为无论他做什么,权玉蓉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那一刻,没人知道他有多兴奋。  而今天他感觉自己的和权玉蓉的距离又近了一步,至少,她没有那么排斥他了。  等她喝完牛奶,权绍峰寻找话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我给爷爷准备宵夜呢。”权玉蓉将玻璃杯放到茶几上,她身体朝后仰着,似乎还没有从权奕珩刚才的话中缓过神来。  末了,她凝着权绍峰开口,“我听夫人说今天给你约了两位千金小姐,你就没有看得上的么?”  权绍峰听了这话不由紧张起来,“我没有去。”  权玉蓉不由觉得好笑,“二少不用激动,我只是以一个妹妹的名义关心你,没有别的意思。”  她的无所谓看在男人眼里,良久,他抿了下唇开口,“玉蓉,既然哥哥已经结婚了,你就不要再坚持了好吗,你这样会很累的。”  权玉蓉垂下眼,“我不怕累,他结婚了又怎样,爷爷没有准许,权家人也没有准许,这桩婚姻做不得数。”  “别再执迷不悟了,大哥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旦认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权玉蓉不想听这些话,她扶着沙发站起身,眼神徒然变冷,“二少,我们以后还是少单独见面吧。”  权绍峰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是怕和自己走得太近传出不好的影响,将来嫁给大哥的时候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要不是大晚上的,很多人都睡了,他也不会不顾及的跑来这里和她单独相处。  而他们相处时说的话,也全数被姜淑艳的人听了去。  听到这番话的姜淑艳气得摔碎了茶几上的花瓶,“小贱人,就会勾引我儿子,还让他冲牛奶,她怎么不去死啊。”  “一个下贱胚子,你们怎么不冲出去说,阻止二少呢?”  “呸,一个贱女人也值得二少为她做这些事!”  跟在姜淑艳的女佣低声道,“夫人,其实讨厌那丫头的也不止您一个。”  “什么意思?”  “我听佣人说,权大少走到时候说了,想要那丫头直接嫁人。”  姜淑艳冷笑了声,“这么说权奕珩真的不想娶她?”  “应该是的,现在权家都传遍了,权大少有了新欢,不把她当回事。”  “呵。”  还是权奕珩有眼光啊,知道那丫头没有背景,他不要的女人,他儿子却当个宝,她到底要操心多久权绍峰才明白自己的苦心。  权玉蓉那丫头,表面看起来无害,实则是个心机婊,她这一生虐人无数,一眼便能看出作为女人的心思,更何况权玉蓉在权家多年,她又怎会不明白那个贱人存了什么样的心思。  前几年老爷子说要把她许配给权奕珩的时候,那丫头得意了几天,让权家上下的佣人私下里都管她叫权太太,这事儿,姜淑艳是清楚的。  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也配?  好吧,虽然她也希望权奕珩娶了那个贱人,但现在看来,她不得不和权奕珩统一战线,找个时间和老爷子说说,找个合适的人把权玉蓉嫁出去。  末了,姜淑艳又问,“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夫人,我之前就说了,权大少没那么容易查。”  意思就是说,他们这么多天没有任何消息。  姜淑艳拧眉,“怎么可能查不到呢?”  “夫人,你也知道,大少做事谨慎,连老爷子都无法干涉他的私生活,更何况是我们。”  姜淑艳冷冷道,“我就不信了,他一个大活人还没有消息了,能神龙见首不见尾?”  这么看来,权奕珩真的藏了别的女人?  这就好玩儿了,一旦权奕珩让老爷子失望,不知道权家的继承人会不会改了,其实权家也不是老爷子一个人说了算,只能说老爷子有决策权,真正能说话的还是大家族的众人,投票决定的。  她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啊,得给儿子谋个好前程,找个好儿媳。  权奕珩从权家出来,徐特助的电话便来了,“权少,他们开了两间房,目前是分开的。”  屁话,这个还用他说。  他想要具体一点的,此时的权奕珩恨不得把陆七身上装个监控才好。  谁知道那个顾以凡会动什么歪脑筋,能把陆七骗去他们公司,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一开始他就该重视这件事。  “还有更具体的么?”他似乎生气了,徐特助在电话那头都能感受到一股熊熊烈火包围着自己。  “没,没有了权少。”  啪。  权奕珩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他给陆七拨了电话过去,还是打不通。  丫的!他的小妻子肯定把电话给设置了,不让他打进去。  权奕珩一边开车一边给她编辑短信。  ‘老婆,我睡不着,能聊聊么?’  等了许久没有回应,权奕珩想着,莫不是这么早就睡了。  平时两人在一起,多半时候权奕珩都能折腾到半夜,这丫的莫不是因为他的不节制故意找机会溜了?  唔。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他必须想个办法让她适应作为男的强大啊。  陆七洗完澡出来,正好看到权奕珩发来的信息。  不错,她在给权奕珩发信息的时候故意把电话给设置了,让他打不进来。  她知道那个男人满嘴的甜言蜜语,好不容易坚守了自己的态度,她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动摇。  谁让他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陆七觉得,这事吧,必须要和权奕珩好好聊聊,别让他又蒙混过关。  所以,还是先晾着他两天吧,也让她好好想想,回去后怎么和他说这件事。  陆七心里是有点忐忑的,可能对于男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和慕昀峰在一起谈工作,免不了接触一些女人,衣服上沾了胭脂水粉很正常,都是工作需要。  说她小气也好,她心里就是不舒服,骗不了自己啊。  当然了,陆七最怕的还是日子久了,大概是个男人也受不了她的这种纠结。  可是怎么办呢,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对自己在意的东西,包括男人都有很强的占有欲。  不多时,手机上传来一张图,是权奕珩坐在公寓的沙发上,独自吃花生喝闷酒的图片。  配图下面还附着一行小字,没有老婆的日子,再帅的男人也像根草!  男人穿着黑色浴袍,应该是刚刚出浴,胸前的肌肤还有晶莹剔透的水珠,也不知怎的,陆七看着竟有种想扑倒他的冲动。  该死的,他这是故意用美男计来寻求安慰么?  陆七嘴角抽了下,扔了手里的手机,她不看还不行吗?  事实上,给陆七发完这张图片后,权奕珩去了台球馆,约上了慕昀峰和沈辰皓。  他们俩人来的时候,权奕珩已经连续和台球助教厮杀了两把,第三把的时候台球馆里已经没人敢和他切磋。  慕昀峰和沈辰皓站在一旁看好戏,顺便八卦。  “哟,这货今天抽什么疯,虐死一群人。”  “肯定是和嫂子吵架了,不然他能这么干,都这个点了不回家,也不怕嫂子生气。”  所以慕昀峰猜测,这货绝对和陆七闹了什么不愉快,他们才不要上前等着开虐。  权奕珩擦了把汗,锐利的眸扫到看热闹的两人,不悦的道,“站在那里干嘛,过来开战。”  “不不不,我们不战,权少,您尽心就好,我们是来看热闹的。”  权奕珩冷哼了声,将擦过的毛巾扔过去,恰好盖在了慕昀峰的脸上。  慕昀峰夸张的哀嚎,“不带这样的权大少,你的汗水凭什么要我来吸收?”  权奕珩拧开矿泉水瓶,恨不得直接灌下去才好,他心里现在有一团火,急需某人的灭火器。  “啧啧,真的受刺激了。”沈辰皓倒是赞成了慕昀峰的说法。  慕昀峰走过去,笑道,“怎样权大少,发泄完了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去浪了?”  权奕珩正想拒绝,这个时候,叶子晴领着一个小鲜肉朝他们这边过来,两人手牵着手,亲密无间。  三人一看这架势神色各异。  沈辰皓开口称赞,“还别说,叶子挺有眼光的,你看那男人,一看就知道很嫩。”  慕昀峰咂咂嘴,切,嫩就厉害么,谁说的?  “三位哥哥,巧啊。”叶子晴挽着男孩的手和他们打招呼。  除了沈辰皓,其他两位似乎脸色都不太好。  权奕珩放下空掉的矿泉水瓶,他神色冷冽,“你来这儿干嘛?”  “还能干嘛,打台球呗。”叶子晴拉过身边的男孩,“这是我的三个哥哥,都是很厉害的人物。”  男孩是那种阳光型的帅男,这样站着,和同样俏皮活泼的叶子晴站在一起倒是很匹配,他和几位打招呼,“三位哥哥好。”  可没有人鸟他,甚至还让权奕珩的眼神给秒杀了。  男人抬腕看了眼时间,厉喝叶子晴,“真是胡闹,赶紧回去睡觉,现在都几点了,一个女孩子家的在外面乱跑。”  “谁说女子不如男,小瞧人。”叶子晴不满的嘀咕,她拉起男孩的手就往另一边去,是打定主意要在这里浪了。  慕昀峰眼见两人手牵手的去打台球,他耸耸肩,“你们先玩儿吧,我先撤了。”  他现在看到叶子晴就想躲,一会儿他忍不住说那丫头两句,两人的性子都不好,吵起来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这丫头啊,是该让权奕珩好好管管了,瞧瞧,都带的什么人啊,动不动就男朋友,也不知道矜持点,就这么怕自己嫁不出去?  慕昀峰溜得很快,话刚说完便没了影儿,叶子晴带来的男生眼看气氛不对,和叶子晴说了声,也趁机溜了。  那三个男人看上去不是好惹的人物,他还不想死。  叶子晴气呼呼的将挑好的台球杆一扔,“哥,现在你满意了?”  “这么点大就玩儿男人,你玩的起么?”权奕珩说话也不留颜面。  “哥,不带你这么打击我的,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啊。”  “是不是你不知道?”  叶子晴,“……”  好吧,他们不是亲兄妹,可是也好歹多年的情分啊,干嘛老是打击她。  人生短暂,她喜欢慕昀峰没错,这么久了,那个男人都没有正眼看过她,是个人也会伤心的吧,她找个异性来打球有什么不妥?  凭什么他们男人就可以发泄,女人就是胡闹?  眼看兄妹二人闹起来,沈辰皓站出来打圆场,“行了妹妹,哥请你吃宵夜,要不要去?”  “好啊,我正愁肚子饿呢。”  “去了可不要后悔哦。”沈辰皓笑得贼,而后又对权奕珩道,“你呀,想想自个儿的事情吧,我带着她去浪一圈。”  “行吧。”权奕珩倒是放心把叶子晴交给沈辰皓。  他自己现在烦心事一大堆,有心操心叶子晴的事,可并非面面俱到,让她和沈辰皓聊聊也好。  沈辰皓看得出来,权奕珩是遇到心烦的事了,否则说话不会这么冲。  这么多年的兄弟,他倒是很少看到权奕珩发脾气,这个男人在他们三人当中是最能忍的,即使天塌下来他也能做到镇定自如,能这般不淡定,就像慕昀峰说的,大概和嫂子吵架了。  沈辰皓带着叶子晴去了一家露天烧烤店,为了叶子晴的职业着想,他特意要了一间包房。  叶子晴豪气的要了一箱啤酒,“沈哥哥,今天不醉不归。”  男人笑了声,“舍命陪小女子。”  等撸串上来沈辰皓开口,“你现在是大明星了,你哥说的话也对,乱跑容易被人抓拍,影响多大不好啊。”  叶子晴对吃食从来没有抵抗力,哪怕她现在是演员,需要注重身材,可看到色香味俱全的撸串,还是没有形象了,“二少,我们传点绯闻吧。”  “呵。”沈辰皓作势起身,当了真,“行啊,我现在去开房,既然是绯闻,还是逼真一点比较好。”  “咳咳。”叶子晴呛声。  其实她很怂的好么,这男人也是撩妹高手啊。  恢复正经,叶子晴把话转移到他身上,“沈哥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喜欢的人了吗?”  沈辰皓喝了一口啤酒,不语。  “对了,我好像听说你和那个什么林家大小姐快订婚了是吧?”  “你认识她?”  “不认识。”  叶子晴咬着烤串,探究的目光落在男人身上,“唔,你不开心,肯定不爱她。”  “你怎么知道,就这么肯定。”  “因为说起她的时候,你都没笑,那种花痴样压根没有。”  “呵呵。”  小丫头,还知道的挺多的。  是啊,爱不爱一个人,在别人谈起的时候都能感受出来,你对那个人有多深的爱。  “那你怎么看待婚姻?”  叶子晴拿起手边的啤酒灌了一大口,“我啊,必须要找一个自己爱的人结婚,否则,一旦将就了,将来碰上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要怎么办,难不成出轨么?”  她倒是很实诚,说出了自己的对婚姻的态度。  “唔,不行不行,我这人啊不做这事,所以,必须在婚前看清楚了做选择。”  沈辰皓桃花眼溢出一丝沉溺,他是真的把这丫头当做妹妹疼,见她一个人快把剩下的撸串吃光,他问,“还要么?”  “够了够了,我现在减肥呢。”叶子晴摸了下圆滚滚的肚子,面色痛苦。  若是明天让许念知道她大晚上的吃烤串喝啤酒,非把她暴揍一顿不可。  叶子晴现在谁都不怕,就怕经纪人许念。  沈辰皓又开了一瓶酒递给她,“对了,你那个角色,我听慕少说你自己拿下来了?”  叶子晴喝得满面通红,她不雅的打了个酒嗝,拍着胸脯嘚瑟,“怎么样,我厉害吧,让他瞧不起我。”  这样的女孩真性情,也难怪慕夫人和他妈都喜欢。  末了,他说了句心里话,“叶子,如果在娱乐圈看看到顺眼的,找个人嫁了,不要长时间混那个圈子。”  叶子晴闷着头喝啤酒不说话,沈辰皓懂,这丫头放不下慕昀峰。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们做哥哥的也跟着干着急。  感情不能勉强,就看慕昀峰那货后面能不能醒悟。  不过即使慕昀峰和程卿没走到一起,也不一定会接受叶子晴,感情的事他们都没办法。  和沈辰皓吃完宵夜,叶子晴说什么不想传绯闻,坚持打车。  沈辰皓也不勉强,他再三叮嘱司机要把叶子晴安全送到,并且记下了出租车的电话。  上了车,原本醉意熏熏的女孩眸色倏然清醒,她拿出手机给武术教师打电话。  “褚老师,今天有事临时耽搁了,我马上过来。”  “……”  “嗯,辛苦你了。”  叶子晴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也确实够为难褚老师的,可是没办法,她都好久没见慕昀峰了,今天得到消息,他会去台球馆,所以,她就想方设法的去了。  哪怕两人没说上一句话,她心里也是知足的。  人人都说她一个新人,能拿下女将军的角色是因为背后肯定有强大的背景,殊不知,为了演好女将军,她每天晚上都去武术教师那里去练习,刻苦从来不比圈子里任何一个演员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  第二天一早,陆七和顾以凡一起去约定的地方谈合作,但进程并不顺利,客户的要求和他们公司所给出的方案相差很大。  陆七觉得这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达成的,在回去酒店的车上,她问,“顾总,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说好了出差两天,今天第二天了,原定计划是今天下午返还的,可看顾以凡这样压根没有回去的意思。  “陆小姐,你刚才也看到了,我们给出的方案客户并不满意,所以,暂时没有确定行程。”  他的意思是,一定要谈妥这个合作吗?  也不是不可以,商场很多局面都是可以扭转的,他们只需要按照客户的要求去做,然后好好谈一谈价格,应该还有商量的余地,只不过时间上可能会很不理想。  “可是顾总……”  顾以凡打断她意欲说出口的话,“陆小姐放心,我已经和令尊打过电话了,他不会追究你的。”  令尊算个屁啊!她是有家室的人,即使和权奕珩赌气,也不可能这么多天不回去吧。  若是真要等新的方案出来,他们至少还要停留三天,那么这样一来,她就在这里停留了五六天啊。  一点儿也不开心。  男人将她苦恼的样子看在眼里,用上司的口吻道,“陆小姐,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去森林公园野营。”  “什么?”陆七大惊。  森林公园野营?!  “我觉得陆小姐应该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顾总,我……”  “我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人,陆小姐在京都的口碑一直不错,听说事业也做的好,明天的这个客户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大自然,我们就从这里着手,不谈工作,到时候感受一下大自然,也当给自己放松。”  野营,她从来没有玩过好么。  这样的环境下确定能和客户谈工作?  原谅她,不是不想做好这份工作,而是她当初对工作的那份激情全都奉献给了颜家,陆七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工作迟迟进入不了状态,只适合做一些零碎的事情。  也或许,职场这么多年她也累了,想好好的停下脚步,自我松懈。  毕竟陆家和颜家那边已经够她焦头烂额了,她实在没有精力去好好的在职场上打拼,和当初一样,做京都的女强人。  回到酒店,陆七到头就往大床上扑,她两手枕着头,双眸出神的盯着天花板。  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陆七将屏幕晃在眼前,消息来自权奕珩。  ‘老婆,早上好。’  想到很有可能四五天都没办法和他见面,陆七的心蓦然软了下来,发送了一张图片。  收到短信的权奕珩同样的躺在床上,嘴角勾起一丝久违的笑意。  总算知道回他话了。  今天是出差的最后期限,应该下午能到家吧?  想到此,权奕珩起床去超市买了不少食材和水果,甚至还准备了上好的红酒,准备晚上大展厨艺。  却不知在他准备好这些,准备去公司之前,又收到了陆七发来的消息。  ‘事情不顺利,出差延迟三天。’  我操。  权奕珩气的将手机摔在沙发里,整个人陷入暴走的状态。  这个顾以凡,还真是有点手段啊。  他能怎么办呢,除了追过去能放心,还能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也就在这时,慕昀峰给他打了电话过来,权奕珩接了电话后好半天没听到男人的声音,怒声呵斥,“说话。”  慕昀峰掏了掏耳朵,“权大少,刘媛媛回国了。”  “这个还需要向我报备,你搞不定么?”  慕昀峰摸了摸鼻尖,怎么,一大早吃炸药了!  他这不是想试探试探他的意思吗,想怎么弄死那女人,是慢慢玩儿,还是一口把猎物咬死!  果然啊,恋爱中的男人脾气大,一点都不假!  ——  姚若雪早上上班之前才把沈辰皓送自己的礼物拿出来,昨晚因为父母闹得那一出,她差点忘了这事。  打开红色的锦盒,里面躺着一对亮眼的紫色钻石耳钉,做工细致,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姚若雪小心翼翼把耳钉放在掌心,耳钉的触感极好,她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么好的东西。  她突然很懊恼,她怎么好意思收下的?  姚若雪恨不得抽两个耳光,当时她真是昏了头了。  改天还是找个机会还给沈二少吧。  坐公交车来到公司,姚若雪继续埋头做事,同事们的八卦她从来都不参与,只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说,“我昨天看到林小姐了,她和二少的妈妈在一起逛商场,我看啊,他们的好事将近了。”  “真的啊?”  “当然了,我看的清清楚楚。”说这话的人拿出手机,“你看,我还拍了照呢。”  众人艳羡不已,“真的耶,是二少的妈妈,她经常来公司,人也特别好。”  “还别说,那个林小姐真有福气,有这样的老公和婆婆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她也配得上二少好么,哪像有些人,还巴巴的让二少给她出气呢。”  这话一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姚若雪身上,那眼神,恨不得在她身上凿出一个洞来。  “等着看吧,一旦林小姐成了沈太太,她就得卷铺盖走人。”  姚若雪假装没听见,可她的心思却不在工作上面了,人也开始恍惚。  也就在这时,她收到一份快递,在同事们鄙夷的眼神中,姚若雪回到座位,想等她们吃饭了再拆开看,免得落人话柄扰得不安宁。  午饭时间在忙碌中很快到来,姚若雪等到同事们纷纷离开,将那份快递拆开。  只有一张字条,她打开:  ‘想知道那晚强奸你的男人是谁吗?打这个电话。’  一字一句映入姚若雪崩溃的眼里,她拿着字条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在记下那一串数字之后疯狂的撕了纸条。  那晚的事有人知道?怎么可能有人知道的?  姚若雪整个人软在办公椅里,她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思绪却如同疯了一般,压根不知道在干嘛。  直到感觉到身下黏黏的不舒服,她跑去洗手间一看,裤子上见红了。  姚若雪吓得不轻,她顾不得在工作,拿起包去了医院。  附近有一家诊所,也可以看妇科,她没钱,只能来这样的地方。  诊所看病的人不多,姚若雪和医生说明了情况,医生让她躺去里面。  躺上去的时候,姚若雪连话都说不清楚,浑身冷汗直冒,“医生,我,我已经怀孕,我怀孕一个,快两个月了。”  医生没有说话,而是让她脱下裤子。  冰冷的医用工具在她身体里搅动着,姚若雪咬着牙,身体不自觉紧绷起来,汗水顺着脸颊滑落,她感觉不到痛,脑海里回想着那天晚上的场景,那晚的疼痛,还有初尝禁果的激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给她检查的医生总算说了话,语气冰冷的和那些医用工具毫无差别,“有流产的迹象,孩子要不要?”  要不要,孩子要不要?  一句话彻底把姚若雪给问懵了。  ------题外话------  呜嗷,小仙女们,孩子要不要,要不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