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4 老婆,我来办你!

164 老婆,我来办你!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1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7
    许久没听到她的回答,医生不耐烦的问,“我问你要不要这个孩子?”  姚若雪放在小腹上的手紧了紧,“医生,是孩子有什么问题么?”  “孩子没问题,估计是你的身体原因。你平时做什么工作,累不累?”  “我做策划……工作量还行。”  “平时注意补充营养了吗,还是受了什么刺激?”  姚若雪脸色苍白,“要怎样才算注意营养?”  医生结束检查,“你先起来,如果你要孩子,我适当给你开点营养品,吃了对孕妇和孩子都好。”  听她这语气,医生断定她是要这个孩子。  姚若雪穿好裤子,赶紧纠正,“不不不,医生,我没,没打算要这个孩子。”  “不要孩子干嘛不早说。”医生不悦的睨了她一眼。  害她说了这么多废话!  姚若雪双腿发软,她垂着头,战战兢兢的问,“医生,我其实,其实想问怎么把孩子流掉。”  “你这个月份,药流人流都可以,选择哪一种啊。”  “哪种便宜?”  医生明白了她的话,她从药柜里拿出两种药,“这是打胎药,你自己看什么时候合适,可以吃掉。”  “吃了之后呢?”姚若雪忐忑的问。  “药流有风险,一般清理不干净,你可以选择人流,不过价钱会贵很多,药流的话过程会痛苦很多。”  医生不愿意解释太多,就看她自己决定。  姚若雪颤抖着手拿过那两盒药,她是该找个时间把孩子给做了,要不就这个周末,她还能休息两天,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匆忙回到公司,姚若雪刚下电梯就和意欲出去的方部长撞了个正着,看到她,方部长冷笑声,“姚若雪,你上班迟到了,扣一百块工资,外加这个月的奖金。”  姚若雪一听本就惨白的脸越发泛白,她解释,“我就迟了几分钟,方部长,我是去……”看病。  方部长甚至不等她说完,厉声道,“不用解释了,有人亲眼看到你从公司外面回来,这下你总不能说和二少在一起吧。”  他们部门每个月的奖金差不多有一千块钱,若是工作效率高,可能会更多,扣掉的话,她这个月所剩无几啊。  “方部长……”  方部长瞬间冷了脸色,她刻意凑近姚若雪,低声在她耳旁威胁,“我告诉你,上次的事沈二少扣了我一个季度的奖金,你这还算轻的。”  姚若雪算是明白了,她这是在故意报复,无论她说什么都没有用,谁让她被人抓住了把柄。  “小贱人,别以为你有二少撑腰就了不得,等着吧,很快你就会滚出这里。”  方部长得意的看着她血色尽褪的脸,别提多爽了,“给你一点颜色就忘了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你的下场。”  姚若雪贝齿咬着发白的唇肉,她微眯了下眼,毫不畏惧的回过去,“方部长,我知道你一直都看我不顺眼,但我没有做错什么,你休想赶我走。”  只要她没做错事情,她就不会离开这里。  她需要这份工作,凭什么这些人一句话就能决定人的生死,在这个部门,姚若雪算是最努力的一个,她不相信老天爷会这么不公平,从来看不到她的心血。  方部长嘴角不屑的扯了扯,“呵,好大的口气,那我们就走着瞧。”  姚若雪浑浑噩噩回到座位,她把兜里的打胎药藏好,一会儿下班她得带回去,千万不能让父母看到。  她脑海里时不时的想起那张纸条,那上面的号码她记得一清二楚。  姚若雪手掌支撑着头,她回想不起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就知道自己喝了几杯酒,然后迷迷糊糊有人覆上她的身体,下身的刺痛感很是清晰,早上醒来房间里没有任何痕迹……  她到底要不要打这个电话,还是有人故意拿这件事做文章?  而且,她打了电话,知道了那个人又怎么样呢,他们难道还要为了所谓的一夜情而在一起么?  姚若雪的心彻底乱了,整个下午工作效率很差,她反反复复拿着手机,却迟迟不敢拨出那个电话。  一旦打了出去,她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那么她就装作不知道吧,这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若是闹得人尽皆知,她以后还有什么脸生活下去?  ——  林允熏现在来沈氏的时间不多,即便来了也不会直接去找沈辰皓,两家公司的合作的项目已经走上正轨,她没有理由去找他,只能偶尔找借口来别的部门视察工作时来看看他。  就在刚才,林允熏把方部长教训姚若雪的一幕看了个清清楚楚。  看到那个女人焦急的样子,她确实逞了一时之快。  方部长办公室,为了掩人耳目,林允熏找了个合适的机会进去。  “林小姐,今天的事还满意吗?”  “满意?”林允熏美丽的脸扭曲了下,“你觉得我会满意吗,给她点颜色瞧瞧算什么,我是要她滚出公司。”  方部长一脸为难,“林小姐,这个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沈氏的制度很严格,更何况她来公司这么多年,做的案子也没有出过错,若是突然开除恐怕很难,我们只能慢慢做手脚。”  况且沈辰皓前段时间已经盯上她了,最起码这些日子她要安分守己,不能无缘无故的再找姚若雪的麻烦。  林允熏目光露出一丝阴狠,“可我等不了,难道你没发现阿皓对她不一样吗?”  方部长好生劝她,“沈二少可能就是见义勇为,好玩儿罢了,林小姐又何必太计较。”  不是她计较,而是她已经有好几次都看到沈辰皓带着那个女人出去,还在一起吃饭,这让她怎么淡定,她这些日子都快成圈子里的笑柄了。  原本以为和沈辰皓的婚事会万无一失,谁知道中途杀出来这么个穷酸女人,还是她连正眼看都会觉得多余的女人。  沈辰皓,你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啊。  “方部长,你也应该知道,我将来会是什么身份,只要你给我办好这件事,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林允熏掐住她的软肋,“部长这个位子你也坐了很多年了,一直没找到机会升上去,这次能不能升上去就看你的本事了。”  这个条件才能让方部长真正心动,“林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办妥的。”  对于她来说,开除姚若雪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现在沈二少插了一脚,有些事情她需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得到方部长支持的林允熏并没有多大的心情起伏,她这个人喜欢斩草除根,在敌人没有死之前,她一刻也不能松懈。  所以下午回到林家的时候,林允熏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毕竟这些日子沈辰皓对她都是冷冷淡淡的态度。  若是再不想想办法,那个男人的魂都要被勾了去。  林母见女儿闷闷不乐,上前关心的问,“阿熏,你这两天怎么回事,我看你连饭都吃的少。”  一旁打完电话的林父也发觉了女儿的不对劲,“阿熏,是不是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事?”  其实他们更想问,莫不是和沈辰皓闹了矛盾,他们已经有好两天没有听到女儿提起这个男人了。  这个女儿,从小到大都不曾让他们失望过,最多有时候闹闹小脾气,可她现在的男朋友是沈辰皓,脾气可不是能随便发的啊。  林允熏牵强的笑了笑,“爸妈,你们放心,我没事,就是最近工作量太大。”  “你怎么还做那么多事儿呢,不是让你别掺和公司了么,就是不听,你呀,就该好好保养保养,等着做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林母故作生气的训斥她。  “我知道的妈。”  “沈家那边也没个信,阿熏,你前两天和沈夫人逛街有没有问问,他们家什么时候派人过来提亲啊。”  林允熏皱起眉,面上依然装的若无其事,“妈,我和阿皓才刚刚开始,你这么着急干嘛,难道就这么希望我嫁了?”  “女儿终究留不住,迟早的事,等你和阿皓的事确定下来,我和你爸也就放心了。”  若是能和沈家结成亲戚,他们家在京都的地位还有人敢动摇么?  “妈,哪有你这样的,都不希望女儿多留两年。”  “再多留两年你都成老姑娘了,到时候又怪我,再说了,沈二少这么优秀的男人可是抢手货,你呀,再怎么有本事也比不上他,一定要好好的给我把他给栓紧了。”  林母相信女儿有这个能力,毕竟想娶林允熏的人在京都能排起长长的一条龙了。  “妈,我知道。”  这些话说的多了,林允熏也觉得烦,她找了个借口出门,想要好好放松一下自己。  林母到底是过来人,女儿走后她对林父开口,“你说熏儿是不是和二少有什么事?”  “我也预料到了。”  “她这样我们也不放心,要不我们暗地里了解了解?”  林父点头,“我这就给杨助理打电话,让他好好查查这事。”  ——  到了下班时间,姚若雪麻木的收拾桌上的资料,她习惯下班后最后一个走,免得和同事们抢电梯。  众人说笑着离开,终于,办公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姚若雪拿起包包准备走了,这时,沈辰皓不知从哪里钻出来,递给她一个精美的果篮。  “昨天去医院忘了买东西,这个你帮我交给你弟弟。”  姚若雪没接,“二少,真的不需要。”  她怎么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的要他的东西,昨天的事太尴尬,姚若雪看到他还有些难堪呢。  沈辰皓不悦的瞪了她一眼,“叫你拿着就拿着,你这女人真是婆婆妈妈的。”  BOSS大人又发火了!  姚若雪没办法,只能接着。  其实有时候她自己也挺讨厌这种唯唯诺诺的性格的,什么时候她才能理直气壮的拒绝别人?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姚若雪内心很是忐忑,她侧目凝着男人精美的侧颜,“二少,你……”  “有话就说。”  “你不是有专属电梯么,干嘛每天都绕道走?”  沈辰皓手掌摸着下巴,桃花眼染着不明所以的笑意,“锻炼身体,多走路。”  好吧,果然是沈二少,连解释都能这么的强词夺理。  “你脸色很差,是不是生病了?”  早在看到她的时候沈辰皓就发现了,她的精神十分不好。  “没有,我……”  “我知道,你是因为你弟弟的病,可你不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谢谢二少,我会注意的。”  姚若雪战战兢兢的开口,“还有,二少,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沈辰皓抿着唇没作答,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过姚若雪倒是懂了,那模样分明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想问,公司开除人的制度。”  听了这话的沈辰皓拧起眉,绝美的脸倏然冷了下来,“怎么,有人跟你说了什么吗?”  姚若雪连连否认,“不是不是,我上次不是差点被开除嘛,所以我就想问问,公司到底以什么标准衡量一个员工是否决定去留。”  “只要工作认真,端正工作态度,你觉得还有问题?”  “谢谢二少。”  电梯门打开,沈辰皓双手插兜的走出去,随后,他又像是想到什么,回眸问跟在身后的女人,“还坐公交车?”  “嗯,挺方便的,也就四十分钟。”  “我送你。”他说。  “不……”姚若雪本能的拒绝。  沈辰皓眯眼,警告道,“你再说一个不字,我就拿胶带把你的嘴封上。”  姚若雪,“……”  好吧,她住嘴。  只是沈二少,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好像连着几天都送她。  姚若雪并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那样也不太好,会让她成为众矢之的的。  为了不让父母看到沈辰皓,姚若雪依然让男人在医院附近停车。  沈辰皓却坚持把她送去医院,“怎么,害怕被人看见?”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沈辰皓总觉得这丫头有什么事瞒着他。  昨天,摸清了她的底细,按理说他不应该还有这种感觉啊。  “你误会了沈二少,我这不是怕你进去难掉头么。”  医院的车辆来来去去太多,有时候在里面半天出不来,她说的倒也是实话。  听了这话的沈辰皓脸色更黑了,“你不相信我的技术?”  呃。  什么跟什么啊,她没有这个意思好么。  “还是觉得跟我在一起丢人?”  姚若雪捂脸,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沈辰皓也没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你之前问你了我那么多问题,现在该我问你了。”  “哦。”姚若雪闷闷的应了一声。  “哦是什么意思,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姚若雪哭笑不得,只好抬起头来,一本正经的道,“二少,你问。”  “你怎样看待婚姻?”  姚若雪被他这话问的嘴角一抽,整个人都傻了。  婚姻对她来说是遥远的,姚若雪压根没想过。  沈二少怎么会问她这个问题,他这样的人难道还对婚姻有过迷茫吗,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见她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沈辰皓神色不耐,“怎么,很难回答么?”  “可能说出来你不相信,我没想过这些。”姚若雪盯着手里的果篮,“你问我没有用。”  “你们女孩子不是都有一个梦么,长大后嫁给什么样的男人,你不可能没有。”  “二少,你都说了,那是小时候的梦。”  她的意思是,她从来不敢做梦。  害怕太美好的东西拥有过后就失去了,那样只会更痛。  沈辰皓摊手,“那你就说说小时候的梦吧。”  这个男人是打定了主意不放过她吧。  “我,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每天能少干点活,多读点书。”  她说的是实话。  呵。  小丫头片子还挺聪明的,故意忽略他话里的意思。  沈辰皓兴致极好,他就是想知道,她心里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是说,你小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个白马王子,你总读过童话书吧。”  “我,我没有。”  “……”  姚若雪见男人黑了脸,赶紧解释,“二少,我说真的,小时候我没钱买童话书。”  沈辰皓朝她摆手,“和你聊天真没劲,行了,已经到了,下车吧。”  “谢谢二少。”  姚若雪砰砰直跳的心脏像是得到救赎,她推开车门,溜得比兔子还快。  男人桃花眼里映出那抹纤瘦的身影,直到她消失不见,他才转而看向内后视镜。  妈的,让她说一句赞美的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沈辰皓理了理自己的发型,嗯,挺帅的啊,那丫头到底会不会欣赏啊,不知道说,我的白马王子就是你么?  去你的,什么玩意儿啊。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姑娘?  若是换成其他女人,他这般挑逗,说不定早就直接扑上来了,她是不懂套路,还是假装不懂?  沈辰皓的心情极好,哼着小曲原路返回。  ——  当天上午权奕珩安排好工作,下午带着徐特助飞往A市。  本来约好今天去森林公园野营,因为下雨只好放弃。  A市的雨水多,这场雨持续了一个上午,中午顾以凡约了陆七到酒店餐厅用餐。  陆七不好拒绝,她随便套了一件衣服,连头发都没扎就出去了。  顾以凡看到她的时候,女孩素颜朝天,面盘自然清晰,头发随意披散下来,很有垂感,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陆小姐喜欢吃什么?”顾以凡绅士的问她。  陆七礼貌的笑了下,“随便都行。”  顾以凡看了她一眼,眼底的笑意很深,他似是知道陆七会这么说,招来服务员,“美女,来份随便。”  陆七,“……”  我的天,还真有这道菜啊。  良久,陆七喃喃道,“谢谢顾总。”  “陆小姐何必那么客气,我们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我投资的这家公司顾家人不知道,希望陆小姐你能帮我保密。”  “顾总放心,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这个陆七懂,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得遵守。  “别一口一个顾总,若是到了京都你改不过来,到时候可就给我惹上大麻烦了。”他状似开玩笑,语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陆七闷着头没作声。  “我们年纪差不多,这样吧,以后我叫你小七,你叫我以凡。”  “顾总……”  她觉得不太妥,这样叫会不会太亲热了?  “就这样定了。”  这个男人,怎么和权奕珩一个德行呢。  她能怎么办,谁让人家是上司,而且话也说到那个份上,她总不能说不行吧。  吃完饭,顾以凡约她去附近的商场逛逛,说是想要给顾老爷子带份礼物。  陆七委婉的拒绝,“那个顾总,我就不去了,礼物什么的我也不在行。”  “女孩子家心思会比男人细腻,你的眼光总比我好吧。”  “顾总……”陆七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的为难全数落入男人眼里,顾以凡挑了下眉,微微失落的道,“那行吧,你回酒店休息,明天不下雨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谢谢顾总。”  吃完饭陆七直接回了酒店的房间,她确实有意和顾以凡保持距离,若不是顾忌着权奕珩的安全,她真的有种想把真相一吐而快的感觉。  她已经好些天没回去陆家了,也不知道那边到底怎么样,听说,再过几天陆舞和颜子默就要结婚了,而她,会以姐姐的名义出席。  出来酒店,跟在顾以凡身后的私人助理开口道,“顾总,我看陆小姐好像没有那个意思。”  “这还用你说。”  顾以凡不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这样的男人为什么就得不到她的另眼相看,还是真如爷爷所说,她被上段感情伤透了,暂时不想谈这些?  没事,他不急,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和她单独相处。  追女人嘛,不就是这样?  陆七回到房间,第一时间打开电脑,既然顾以凡铁了心要拿下这个单子,她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吧,完成了也好早点回去。  冲了一杯咖啡,陆七站在酒店的玻璃窗前,外面细雨如丝,模糊了她的视野。  看这架势,这雨应该要下好几天吧。  一杯咖啡很快见底,陆七准备全心全意的工作,敲门声扰乱了她的思绪。  陆七还以为是顾以凡,她打开门,却看到一束火红的玫瑰。  顿时惊了。  玫瑰拿开,男人熟悉而温润的脸呈现在面前,陆七呆呆的看着他,心绪复杂。  “老婆,好久不见!”  “你怎么来了。”  陆七忍着内心的澎湃,她故作夸下小脸。  权奕珩把火红的玫瑰直接塞到她手上,耸耸肩,“我顺便来A市出差。”  顺便?  鬼才相信他的顺便。  陆七抱着玫瑰花走进去,权奕珩随后,关上门的瞬间,男人几乎等不及,将她直接按到在那张唯一的大床上。  因为她一个人,所以住的房间是单人间,地方不大,不过环境挺好。  “老婆,想死我了都。”他在她耳旁呢喃,毫不掩饰对她刻骨情深的思恋。  “权奕珩,你把我抱得太紧了。”陆七喘着气,手里的玫瑰花因为他突然的动作而掉落在地。  “我就是要抱紧,万一你哪天跑了怎么办。”  她从他眼里看到了狼一样的野性,不同于平时的一本正经,甚至还有那么一丝邪魅。  他这是兽性大发的前奏。  男人强大的气息罩过来,一种极具威胁的压迫感冲击着陆七的身体,她推了推他,“权先生,你不是来办事的么,别不正经。”  权奕珩贴着她的脸,舌尖舔着她的皮肤,“我是来办事啊,办你。”  陆七,“……”  他非要一来就这样吗,搞得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别闹,我真的有工作。”她把头扭向一边,不想去看他漆黑的眸,怕一眼就沦陷下去。  不行,她还在生气呢,绝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  “工作一会儿我帮你做,老婆……”权奕珩把她手指含在嘴里,细细碎碎的咬着。  陆七浑身一颤,那种感觉竟然比直接和他亲热还要来的刺激。  他咬得很认真,每个手指头都没放过。  陆七躺在大床中央,每根神经仿佛都被他给控制了。  她感觉身体一凉,身上的衣服被男人脱掉,她猛然回过神,暗哑的声音阻止,“权奕珩,别。”  “老婆,我难受。”他眼神深邃且无助,蛊惑力十足。  陆七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每次都这样,他能不能换点新鲜的蛊惑她?  好吧,她承认这招确实挺有用的。  男人温暖的唇贴着她胸前的肌肤,一步步引诱,“老婆,我真的好难受。”  陆七也同样忍得难受,终而闭上了眼。  是的,在他面前,每一次她都会不自觉的沦陷,尽管累的腰酸背痛,可是陆七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在那种事情上确实配合得挺好。  这算不算是夫妻情趣?  想到此,陆七的脸涨的通红,她什么时候也跟权奕珩一样,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大色胚了?  一场香汗淋漓的激情过后,陆七拖着酸痛的身体起床继续工作,男人心疼她,给她冲了一杯热牛奶,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那个老婆,你和谁一起出差,酒店环境蛮不错的。”  坐在电脑前的陆七被问到这个问题,心里发虚,顿了下才道,“和我们老板,我是他的助理。”  “什么项目没谈妥?”  “工作机密。”  “那你们……”  “权奕珩,你不是说很累么,不想睡就滚出去。”陆七直接甩给他一句话,成功的让男人闭了嘴。  权奕珩郁闷的睡在大床上,他不是睡不着嘛,作为一个肉食者的男人,都好几天没有吃到肉了,刚刚就吃了一口,就尝了个鲜,能不狂躁么?  女人啊,一点也不懂得男人的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权奕珩躺在床上看财经杂志,他偶尔会把目光落在陆七身上。  还别说,小东西工作的时候还挺认真的,秀眉微微蹙起,干净的脸上藏着一股果断的厉色,很是吸引他。  这个女人不是花瓶,什么事都有自己的见解,一直是他所欣赏的。  眼看快到晚饭时间她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权奕珩合上手里的资料,“老婆,你到底要忙到什么时候啊。”  “如果你想让我早点回去的话就别吵。”陆七连看也没看他,继续忙碌手里的资料。  她必须连夜赶出来新的方案,虽然去新公司只有一个多星期,但里面的情况她已经摸透,白天和顾以凡也听了客户的意见,依照客户的要求,她完全没问题。  顾以凡打电话来让她一起吃晚饭的时候,陆七让权奕珩在房间里等着,自己拿着U盘去了顾以凡的房间。  方案的大概她已经勾画出来,等顾以凡首肯后她晚上在做细节。  顾以凡没想到女孩下午不愿意出去是因为这个,他赞赏的看向面前的女人。  陆七被他看的不自在,催促,“顾总,您看看有没有哪里需要补充的,一会儿我改。”  顾以凡这才开始查看她一下午的成果,末了,他朝她竖起了大拇指,“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不过,这个要客户说了算,我说得再好也没有用。”  陆七点头,“我知道的顾总,我只不过希望能早点结束行程。”  早点结束行程?  她非要急着回去吗,还是有什么事?  顾以凡摸着下巴,不吝啬的夸赞,“至于修改的地方,我倒是没发觉哪里有什么不妥,你做的这个方案比公司的专业人士还要棒。”  “顾总严重了,我也是小打小闹。”  陆七还是改不了口叫他顾以凡,她觉得,顾总比较合适两人之间的关系。  而且她也不希望让权奕珩误会,这件事情陆七还没想好怎么和那个男人解释。  顾以凡倒也没在意,“小七,我给你助理的工资,你却做了部长的事情,你说,我让你做助理会不会太屈才了?”  小七。  这个称呼让陆七愣神,她嘴角抽搐下,“不不不,顾总,我觉得自己还需要再历练历练。”  她不想再过以前那样的日子,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小女人,工作也是为了打发时间,并不需要太过于强悍。  “陆小姐谦虚了,这样吧,你以后就调到我身边做助理。”  他的称呼也变成了陆小姐,口吻是在谈工作,而也只有用这种语气才能让这个女人不拒绝。  “顾总!”陆七大惊,分明不想。  “千里马是需要伯乐的,陆小姐,有机会锻炼自己也不是什么坏事。”  她当然知道不是什么坏事,可陆七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过了那个拼搏的年龄,一个女人,若不是为了自己的另一半,她真的不会变成商场里杀伐决断的女魔头。  跟颜子默在一起的那几年,她都快变得不认识自己了,她的生命里好像除了工作就是颜氏的业绩,可到头来,她得到的是什么。  全京都人的嘲笑和那个男人无情无义的抛弃。  只是,顾以凡的要求她也不好拒绝,“顾总,我有个请求。”  “你说。”  “我不做私人助理,就在公司。”  这样的话也可以避免和他相处的机会,他自己也说了,这家公司请了专业人士管理,平时顾以凡是很少插手的。  呵。  顾以凡轻笑声,这女人确实挺聪明。  “可以,你以后就留在那儿,我会让人给你单独安排一间办公室出来。”  “谢谢顾总。”  在职场那么多年,陆七早就看惯了各种各样的嘴脸,若是她拒绝,人家会认为她自作多情,毕竟他们所谈的全是有关工作上的事。  权奕珩在房间里等了半个小时有余还不见陆七回来,他完全坐不住了,开了房门准备去找小妻子。  关上门的瞬间,隔壁房间出来一男一女,扎伤了权奕珩的眼。  他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很自然的上前和顾以凡打招呼,“顾总,我们又见面了。”  顾以凡看到他同样的吃惊,目光又转而落到陆七身上,笑了下,“原来是权先生,真是巧。”  “我代表兴茂集团来这里出差,顺便来看女朋友。”权奕珩将傻傻站在原地的女人搂过来,脸上的笑容无害,“谢谢顾总照顾。”  “权先生客气了,陆小姐是我的助理,私底下也是我的朋友,照顾是应该的。”  陆七无语的扯了扯嘴角,这两个男人明明那么大的火气,非要装出一副很友好的样子。  “顾总,我还要研究一下方案,先回房了。”陆七生怕这两个男人打起来,适时的开口。  权奕珩听了这话放在小妻子腰部的手松了松,颇为满意的朝她看了眼。  也不能怨陆七,若是她再不站出来说句话,她的腰就要被权奕珩给报废了。  这个男人,太可恶了。  “顾总,再见!”权奕珩说着搂着陆七进了房间,留下顾以凡铁青的脸站在原地。  女朋友?  他就不信了,自己还斗不过一个毫无背景的男人,尽管顾以凡对这个男人有所欣赏,可更多的还是敌意。  只要他们没结婚,顾以凡相信自己有机会。  回到房间,陆七正想抱怨权奕珩刚才的举动,却接到姚若雪打来的电话。  “小七,你出差回来了吗?”  陆七听她这么问不由紧张起来,生怕她有什么事,“还没有,怎么,你有什么事么?”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  “我大概两天以后回来,有什么事我可以要我的朋友去办。”  “小七真的没事,你安心工作吧,我刚下班准备去医院呢。”  陆七不在京都,追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而且权奕珩在身边她也不方便说某些事情,只得道,“好,拜拜。”  刚挂断电话,她的腰就被男人给死死抱住了,权奕珩灼热的气息散在她后颈,痒痒的。  “老婆,都晚上了,我们是不是该就寝了?”  “权奕珩,你来到底是什么事情?”  她一天也没见这个男人出过房间。  “我不是说了,来办你!”  陆七转过头来,眯眼看他,“权奕珩,我问你正经的呢。”  “老婆,我也说正经的,你说我一个刚刚开荤的大老爷儿们,你晾着我几天,都快把我给饿昏了。”  权奕珩振振有词,“现在方案解决了,是不是该给老公解解渴了?”  陆七头痛不已,“别闹,我真的很忙。”  “忙也得吃饭啊。”  陆七这才想起他们好像还没吃晚饭,担心权奕珩受不住,她问,“你饿了吗,我打电话让酒店的服务送来。”  权奕珩将陆七的手拿过来,顺着他的身体往下,在触到敏感部位的时候,男人邪魅的在她耳旁开口,“老婆,它饿了。”  “权奕珩!”陆七的脸烧红。  “我说真的,老婆你再不给我,我真的要饿死了。”  权奕珩说的可怜,“我年轻有为,你忍心?”  “我就忍心!”  “可是老公我不忍心饿着你!”  ------题外话------  呼呼呼…各位小仙女们,月底了,票票啥的都投给勤奋的清清吧,木有票票的呢,可以乖乖看文,如果收藏了不订阅看文的,清清晚上一定会爬去你们床上宠幸你们…。让泥萌不乖!  嗯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