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5 老婆,小别胜新婚

165 老婆,小别胜新婚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6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7
    男人的指尖触着女人的肌肤,一寸寸往下,让她心痒难耐。  陆七在他怀里动了动,痒得不行,“权奕珩,你别闹。”  明明他们下午才做过的好么,这个男人有那么饿么?  权奕珩咬着她的耳垂,舔着她发热的肌肤,“我没闹啊,乖,现在就让老公喂饱你。”  陆七闭上眼,感受着他灼热而细腻的亲吻,她的身体好像适应了他一般,只要他一触碰就敏感得不行。  她乖巧的顺从让他心里升起一丝涟漪,他发狠的吻着她,开始了一夜的恩爱纠缠。  ……  到了后半夜,陆七累的浑身酸痛,眼见男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此时的陆七被男人按趴在大床上,她有气无力的喊,“权奕珩,你到底还要做多久啊?”  男人滚烫的掌心落在她光洁的背部,“老婆,小别胜新婚。”  意思是,他一时半会停不下来么?  陆七的腰有种要断的感觉,汗水顺着她脸颊滴落在被单里,两人呼吸交缠,她没有力气去抗拒,整个人像是陷入另一个世界,被男人的气息全数包围,沉沉浮浮。  做完这一次,男人抱着昏昏沉沉的女人去了浴室冲了个澡。  陆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清醒过来的,她虽然身体累的不行,人却异常的清醒。  她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午夜十二点。  他们整整运动了五个小时,什么东西都没吃,她现在倒有些饿了。  “老婆,我打电话让酒店送点宵夜来,你一会儿再睡,嗯?”他浑厚沙哑的声音在她耳旁散开,陆七侧着身,背对着他在男人怀里拱了拱,像是小猫儿般听话,让他的心不自觉变得越发温柔。  两人吃完宵夜,陆七想要把没有完成的方案解决,她答应了顾以凡明天把东西做好的,总不能第一次就食言吧。  开了电脑,男人走过去从她身后抱住她,两人的身体隔着办公椅相贴,“这么晚了你还要工作?”  明显,他语气是有些不悦的。  这个顾以凡到底在搞什么名堂,都半夜了还要她老婆工作。  她的身体不好,医生说过必须注意休息,也不能太操心。  “我答应了顾总。”陆七手指已经开始敲打键盘。  而这声顾总倒是叫的权奕珩心花怒放,他的权太太就是这么识大体,知道他不喜欢那个人。  权奕珩去帮她冲了一杯热牛奶,而后将她从椅子上悄声抱了起来,吓得陆七失声尖叫,赶紧抱着男人的脖子以免让失重的自己掉下去。  男人不顾女人的尖叫,把她轻放到大床上,陆七想要起身,权奕珩双手支撑在她身侧阻止,女人瞪过去,“权奕珩,我还要工作呢!”  权奕珩指尖摩挲着她娇艳的唇,“你先睡,我来帮你做。”  “不行,你不了解我们公司的情况,不懂客户的需求。”  “你不是做了简体方案么,我一看就明白了,放心吧,你老公高智商。”  切。  有没有这么牛逼啊,这是所谓的自恋么?  “唔。”男人挑了下眉,把她眼里的不屑看在眼里,他薄唇漾开的弧度醉人,摩挲她唇的手逐渐用力,”还这么有力气,那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  “权奕珩,不许再来了。”陆七脸色大变,推了推他,“快起来,你要压死我么?”  男人垂头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乖,喊声老公我就起来。”  “啊,你要压死我了!”  “唔!”权奕珩一点都不满意她的态度。  结婚这么就久,她就没喊叫他几声老公,怎么,现在还不愿意?  男人捏了把她的小脸,将身上一半的重心压在她身上,唇瓣贴着她的,作势就要再次进攻。  陆七以为他又来,只好喊了声,“老公。”  这一声喊出来,权奕珩的心尖儿都跟着颤了一下,也不知道多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嗯,每一次都还是迫不得已她才叫的呢。  不过,他也满足了。  男人却依然不肯起身,甚至加深了这个吻,陆七躲避不及,口腔里满是男人独特的气息,令她招架不住。  一个吻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陆七还未睁开眼就听到耳旁传来男人暗哑的声音,“乖,老公在这儿呢。”  陆七哽在喉间的话被下个吻吞没,这一次男人的攻势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猛烈,她柔弱无骨的手情不自禁的抱住他的脖子,两人再次交缠在一起,弥乱了黑色的夜。  住在陆七隔壁的顾以凡忍受了大半夜的折磨,再次听到响动的时候是在凌晨两点,他火大把被子扔在地上,怒骂,“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酒店的隔音效果明明很好,可那一阵阵暧昧的低吟声还是隔着墙壁传了过来,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要求换房间!!”顾以凡拨了酒店的内线,怒气横生。  “不好意思顾先生,我们酒店今晚没有房间了。”  “我不管,求也要给我求一间出来。”  “实在抱歉顾先生……”  啪。  顾以凡心烦气躁的挂了电话,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  他觉得那个权奕珩就是故意的!  又一番云雨过后,陆七头枕在男人胸前,手放在他的腹部,“权奕珩,你说,要是我和顾以凡坦白,万一顾家的人找你麻烦怎么办?”  这是陆七一直想说却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的话。  不是她看得起自己,陆七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也,若是一般男人知道她结了婚,或者是有了男朋友都会知难而退,可这个顾以凡,明知道她有男朋友却依然坚持着,为了权奕珩的人身安全,陆七不得不方方面俱到。  更何况,即使没有顾家的干涉,陆自成也不会让权奕珩好过,毕竟这是打陆自成的脸,一旦事情不留余地的曝光,陆自成肯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怪在权奕珩身上。  男人摸着她的小脸,“我不怕麻烦。”  “好,我明天就和顾以凡说清楚。”她翻了个身,改作两手撑着脸看向他。  “你想怎样都行,不过权太太,你时刻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我权奕珩的妻子,别人休想。”  陆七笑得俏皮,“那要看你听不听话。”  “我怎么不听话了?”  “你之前还惹我生气,是我大度没和你计较。”  “行行行,你大度。”男人眼里满是宠溺,他把人直接提上来,在她唇边落下一吻,“老婆,那我们再来一次?”  “权奕珩,你他妈给我滚。”  “刚才爽的时候怎么不叫我滚?”  陆七简直要崩溃了,“……”  “老婆,你也太不厚道了,爽完了就让我滚……”  她伸手捂住男人的嘴,故作生气的警告,“权奕珩,不许再说了!”  男人搂着她往怀里带,“好,那我们睡觉。”  陆七是真的困了,工作的事早已在情欲的疲惫中忘得一干二净,没两分钟就在男人怀里彻底睡了过去。  等她睡着,权奕珩松了手,起身穿上睡袍,继续帮她完成未完成的工作。  这个方案么,对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她的小妻子竟然敢怀疑他的能力?  完成方案已经是凌晨五点,权奕珩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他侧目看了眼大床上蜷缩在一起的女人,倦容微微漾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权玉蓉打来的电话。  “什么事?”  “阿珩哥哥,爷爷,爷爷……”权玉蓉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权奕珩生怕吵醒陆七,他悄声走到窗前接电话,“别哭,你慢点说。”  “爷爷突然中风了……现在在医院抢救,阿珩哥哥,你……你赶快回来吧。”  男人闻言黑眸微眯,他现在压根没有办法回去。  而权玉蓉在那边完全方寸打乱了,“阿珩哥哥……你一定要快点过来,爷爷生病……权家没有一个人愿意贴心照顾。”  老爷子这次病的不轻,听说病情来的猛,权家的很多人都在外地,而那些个媳妇没有一个是能靠得住的。  说不定还正好顺了他们的意。  权奕珩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也只有权玉蓉是真正关心老爷子的,“你先别急,不是有医生在么,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爷爷的情况很危险,阿珩哥哥……你在哪儿,我真好害怕,爷爷要是有什么事……”  “行了,你先别只顾着哭。”男人生怕吵醒睡梦中的女人,他捂着电话低声呵斥,“你去找二少,让他安排这事。”  权昊然也在外地出差,他的行程权奕珩是清楚的,即便权家还有另外的人他也不放心。  “好好,我马上就去。”  他得赶快回到京都主持大局,否则一旦让那些人有机可乘,一切就完了。  而此时,床上熟睡的女人蓦然睁开眼,把权奕珩刚才的话听了个清楚。  她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权奕珩的语气很不对劲。  末了,她听到男人的脚步声渐渐逼近,陆七闭上眼佯装熟睡,没一会儿便听到男人喊她,“小七,小七。”  “嗯,困。”陆七故作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并没有睁开眼睛。  “我有急事要回一趟京都,方案给你做好了,你明天把它交给顾以凡知道么?”  听到他说回去,陆七装不下去了,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睡意全无,“你现在回去?”  权奕珩已经开始换衣服,“嗯,必须马上走,我负责的项目出了一点问题。”  陆七明显不信,若是有问题不是该上班的时候发现么,怎么大半夜的会有人叫他回去。  她心里藏着许多疑虑,可男人已经没时间给她解释太多,等穿好衣服,他走过来在陆七脸上匆匆印上一吻,“交了方案之后早点回来,老婆,我在京都等你。”  “权奕珩,到底什么事这么着急?”  权奕珩看了眼时间,“等改天我跟你解释,现在说不清楚。”  陆七掀开被子下床,她穿着拖鞋把男人送到房门口,因为她穿着不方便,不能送下去了。  两人依依不舍的看着对方,陆七闷闷道,“那你自己小心点,大半夜的注意安全。”  权奕珩眼底溢满笑意,“老婆,天快亮了,我赶最早的航班。”  什么,天都快亮了么?!  权奕珩进了电梯,给在A市办事的徐特助打电话,“赶紧备车,去机场。”  两人在酒店门口碰头,徐特助已经完全掌握了京都那边的情况,他对权奕珩报备,“权少,老爷子发病在晚饭时间,权小姐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明显是撑不住了。”  也就是说,一开始权玉蓉是没想过打电话给他的。  那丫头倒是真的长大了,想要独自撑起权家的半边天,可惜能力不足。  权奕珩微磕着眼仰在座椅内,“希望爷爷没事。”  这是权奕珩现在最大的心愿,而权家的一切,属于谁自然会属于谁,又何必去争抢。  他现在有了小七,很多东西倒是没那么在意了。  想到她,权奕珩紧抿的唇渐渐扬起一丝弧度,而后,他迅速给她编辑了一条短信。  ‘老婆,对不起,等你回来,我给你认错。’  这次他走得太匆忙,怕小妻子生气,他得先保持较好的态度。  此时的陆七正呆呆的坐在他们不久前温存过的大床上,面对空荡荡的客房,她似是傻了般,双眸直直盯着外面亮透的天色。  空气中还残留着男人浓烈的雄性气息,仿佛他从未离开过一样。  看到短信,她僵硬的唇扯了下,没有回。  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陆七总觉得权奕珩身上藏匿了一个大秘密,这个男人最近行为太诡异,很多时候很多行为都无法解释。  就像刚才,他走的那么急,真的是因为公司的事么。  陆七本想问慕昀峰,可转念一想,他和权奕珩是最好的朋友,即便真的有什么事也不会直接告诉她吧。  等到八点,陆七给黄娅茹打电话。  “妈。”  接到女儿电话的黄娅茹很是高兴,“小七,你出差什么时候回来啊,都好久没见你了。”  “我还不知道,得看老板的意思。”  “你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用担心我。”  “妈,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黄娅茹笑道,“哎呦,你这孩子,还跟我这么客气。”  陆七纠结着开口,“权奕珩他……好像有什么事,你去帮我问问他,看他好不好。”  一听到女婿有事,黄娅茹顿时紧张起来,“阿珩他怎么了?”  陆七怕母亲受刺激,赶紧安慰,“妈,您别担心,他没事,我就是出来两天不太放心。”  陆七随便撒了个谎,“他电话打不通。”  “好好,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他,找到给你打电话。”  这孩子,怎么也不给陆七回个电话呢。  黄娅茹挂了电话之后又打给权奕珩。  此时的权奕珩刚到医院,正和医生交流老爷子的情况,看到黄娅茹来电,他特意避开同样刚刚到的权昊然,走到另一边接起了电话。  “妈。”  “阿珩啊,你在哪儿,是不是在上班啊。”  “嗯,妈,您有事吗?”权奕珩嗓音沙哑,听上去十分疲惫。  “也没什么事,我好久没见你了,想和你聊聊,你有时间吗?”  权奕珩看了眼重症监护室的老爷子,“这样吧妈,下午,下午我约你好么,现在工作有点忙。”  他才刚回来,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一时半会确实走不开。  “好,下午就下午,只要不耽误你工作。”  挂断电话的黄娅茹忍不住嘀咕,明明打的通啊,莫不是两人发生了别扭,女婿生气不接小七的电话。  不行不行,这事儿她必须得弄清楚,免得两人闹出误会。  医院的走廊里聚满了陆家的人,权奕珩转过身,看到三三两两的女人在装模作样的哭泣。  老爷子出事的昨晚,她们怎么不来哭。  权奕珩黑色的眸微眯,利眸扫过哭泣的几位长辈。  他走过去,冷声呵斥,“老爷子还没死呢,都哭什么!”  “这里是医院,别弄得乌烟瘴气!”  权奕珩是真的怒了,一向在众人心中沉默寡言的他还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而且对象还都是他的长辈!  几位婶子和姑子纷纷诧异的看向眼前脸色阴沉的男人,停止了哭泣。  权奕珩用命令的口吻道,“你们先回去休息,老爷子醒来自然会打电话通知你们。”  “阿珩,你吃了枪药了,这么凶,我们不也是担心老爷子嘛。”站在他们中间的二姑用长辈的口吻嘀咕,对权奕珩的态度不满。  权奕珩冷笑了声,“担心哭有什么用,若是老爷子需要换沈换心脏,你们能拿出自己的来换么?”  众人,“……”  正在和姜淑艳说话的权昊然走过来缓和气氛,“好了,你们都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和阿珩就行。”  “大哥,如果老爷子有什么消息你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们。”  “放心,都回去吧,医院人多了对空气不好,反而影响老爷子休息。”  “好,那我们先回去了。”  几个女人拉着脸走进电梯,忍不住抱怨,“切,真是有病啊,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阿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就暴怒了?”  “谁知道啊。”  “我是看着阿珩长大的,在我的印象里,他鲜少发脾气,心里想什么呢,也猜不透。”  “人家是老爷子指定的继承人,当然有资格发火。”  “老爷子这不是还没死么,他就这么沉不住气,得罪我们有什么好,到底谁是继承人还说不定呢。”  “就是,我看啊,权绍峰也挺好的,同样都是权家的子孙,老爷子也太偏心了。”  “算了,我们还是想想自己吧,万一老爷子撒手西去,你说我们每个人能分到多少东西?”  “这就要看老爷子喜欢谁了,我估摸着除了阿珩,有个外人也能分到不少。”  这个外人大家伙都心知肚明,是指权玉蓉。  “什么外人啊,老爷子几年前就说了,她是将来权家的女主人,我们啊,还是不要得罪她的好,免得这话被老爷子听见了生气,给自己惹了一身骚。”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等电梯门打开,才纷纷结束这个话题。  走廊里,人群逐渐散开,沉闷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  权昊然是听到权奕珩躲在一旁打电话的,他将儿子拉到一边,问,“阿珩,她对你好么?”  “挺好的,她是个很好的女孩,爸你应该知道。”  “呵,小时候见确实不错,谁知道长大了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听说她和颜家有扯不清的关系?”权昊然话里带着质问,明显对陆七这一出不满。  而且他查过,那个女人和颜家少爷在一起四年,到头来遭到颜少爷的悔婚,严格说起来,他儿子只不过是捡了别人不要的。  “爸你应该知道,流言不可信,只要我相信她就好。”权奕珩表明自己的态度,“这事我慢慢跟你解释,现在我没心思。”  他现在的心思都在爷爷身上,医生说的话很沉重,老爷子若是挺不过去就该准备后事了,即使过了这一关身体也会大不如前,甚至生活都不能自理。  权奕珩透过医院的玻璃窗看向阴沉沉的天际,这是要变天了么?  权昊然也清楚自己儿子的性子,不过有些话他也得说明,“阿珩,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和她在一起不要紧,但想要过老爷子这一关恐怕难,还是想一想等老爷子醒来后怎么和他说这件事。”  爷爷突然中风,万万受不得刺激,若是这个时候提,怕是会要了老爷子的命。  权奕珩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思沉重。  “阿珩哥哥,喝口水吧。”权玉蓉将手里的矿泉水递过去。  权奕珩朝她看了眼,“谢谢。”  “阿珩哥哥……”  男人喝了口水,“昨晚是你一直陪着老爷子吗,还是其他人?”  “爷爷其实昨晚受了一点刺激,三姑要和丈夫离婚,爷爷担心女儿,所以……”权玉蓉说到此,本就泛红的眼眶越发红了。  “三姑要离婚?”权奕珩皱起眉。  “是的,听说三姑父出轨了,找了个十七八岁的女孩,三姑发现了这事闹到了爷爷这里,三姑父当着爷爷的面要求离婚。”  权奕珩倒是没想到,一向软弱的三姑父会在老爷子面前这般坚定,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和老丈人。  “折腾,儿子都那么大了,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这里面的事权奕珩一清二楚,他三姑性格太要强,无论在什么场合也不顾及三姑父的面子,是个男人也受不了。  虽然三姑父在外面找女人确实不对,可造成这一恶果的还是三姑自己。  毕竟在当初,他三姑父也是众多女人梦寐以求的对象,不仅对老婆好,还孝顺,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够机灵,在权氏这么多年也只是个小经理,三姑经常拿这事笑话他,说他不思进取,太笨。  每个人都有缺点,三姑父为人勤勤恳恳也老实,相对于强势的三姑来说,这样的男人确实难找。  他不由感慨,婚姻真是一门学问。  看样子老爷子是真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打击,上次发病医生就说了,必须好好养着,能挺过来已经算是意志力坚强了。  “这事我来处理,你照顾好爷爷。”  “阿珩哥哥,你还要住在外面吗?我怕爷爷以后……”权玉蓉垂着头,斟酌的开口。  “我人在京都,只要有什么事,一个电话自然会到。”权奕珩看了眼时间,“我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趟,有什么情况打我电话。“  权玉蓉抿着唇没有再开口,他们之间从什么时候开始,谈话全部变成了老爷子,若是有一天爷爷真的走了,他是不是连话都不愿意和自己说了?  一只强有力的手蓦然落到她肩上,权玉蓉回首,看到权昊然,她弱弱的叫了一声,“爸。”  “玉蓉,给阿珩一点时间,他现在也是焦头烂额的。”  这话明里是在安慰她,实则是让她懂事,别老是抓着这件事情不放,让权奕珩有压力。  权玉蓉喉间轻滚,她难过的扯了扯嘴角,顺从的道,“我知道的爸,我什么也没说,就和他聊了下爷爷的病情。”  “嗯,爸爸就知道你最懂事,你放心,爸爸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谢谢爸爸。”  “……”  权绍峰过来的时候,站在另一边的姜淑艳见丈夫和权玉蓉聊得起劲,她忍不住嘀咕,“切,什么嘛,好像他就权奕珩一个儿子,阿峰出了事也没见他这么关心过。”  “妈,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大哥压力大,爸爸为他分担一点有什么不对。”  “就你单纯,不知道社会的险恶,你能保证你大哥得了家产会善待我们娘俩么?”  她才不相信,权奕珩那么恨她,怎么可能放过她。  “妈,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权家迟早是大哥的,你还不如对他好一点,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  “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把妈让给别人了!”姜淑艳气得不轻。  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蠢儿子,还处处都为别人着想。  “行了妈,你也别焦躁了,一会儿让爸爸听到你说大哥,又该和你急了。”权绍峰听到母亲这些话就头痛,“我们是来伺候爷爷的,您啊,还是安分点。”  “我怎么不安分了,难道还不让人说话啊。”  权绍峰懒得听得她啰嗦,去了权昊然和权玉蓉那边。  他已经好几天没见到玉蓉了,此时有权昊然在身边,他也能安静的和她聊聊,在权昊然面前,姜淑艳不敢放肆,更何况这里还是医院。  权奕珩出了医院去了一家咖啡厅,此时是下午一点,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在咖啡厅内等候已久的黄娅茹看到女婿,朝他招手,“阿珩,在这呢。”  权奕珩在她对面坐下来,“妈,您等久了吧。”  “没有,我也刚到。”黄娅茹已经帮他点好了咖啡,递给他,“你工作忙吧。”  “也没什么可忙的,就是小事多,需要人手。”  黄娅茹良久才问到点子上,“你和小七最近怎么样?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她了,听说她出差了?”  “妈不用担心,我们都挺好的,我刚从她那里回来,因为公司临时有急事,不能陪着她了。”  黄娅茹听到女婿这么说吊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她刚才迟迟不见阿珩过来,还以为小两口真的有什么,差点急的旧病复发。  现在看来倒是她和陆七想多了,那丫头也不说明白,害她白担心。  她瞧着权奕珩挺好的啊,也不像有什么事,就是面容有点疲惫,应该是工作累的。  “阿珩,你们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别老顾着赚钱,钱啊,够用就好,干嘛那么拼。”  这话权奕珩爱听,从小到大他就缺乏关心,黄娅茹也是真的心疼他,把他当做了儿子一样疼。  这样的亲情,他一直都很珍惜,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和小七过着普通人的小日子,多幸福啊。  “阿珩,我希望……小七不要记起以前的事。”末了,黄娅茹心情低落的叮嘱。  “妈,这些我都知道,您放心吧,不会的。”  “那就好。”黄娅茹怕耽误他工作的时间,起身,“阿珩,你去忙吧,我也回去了。”  “妈,我送你走吧。”  “不用不用,我随便走走逛逛,对身体还好。”  权奕珩的时间也确实紧,他也就没强求,“那行,您自己小心着点,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  和黄娅茹分道扬镳,权奕珩上了车给陆七打电话。  “老婆,谢谢关心,我真的没事。”  正在吃午饭的陆七听了这话呛出声,她看了眼对面的顾以凡,“你怎么知道的?”  这男人是狐狸投胎么,一语就戳中了她的心事?  唔,他怎么能这么精明,知道自己给黄娅茹打了电话,让黄娅茹去找的他。  “因为我时时刻刻都记挂着你,你的心思,我都懂。”  明明就是腹黑,偏偏还变成了情话,陆七脸色微红,“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在谈工作呢。”  “嗯,老婆,晚上我们视频。”  “好。”  顾以凡默默吃着餐盘里的食物,他的话不像之前那样多,沉默的时候脸色很阴沉,就连陆七都不敢乱说话。  唔,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  今天是周五,姚若雪醒来将医生开的打胎药攥在掌心,想着一会儿找个时间吃了。  听说吃了药要两三个小时才会发作,慢的话需要六个小时,她得把时间安排好,最好在下班之前吃了,晚上还能回来好好休息处理。  周末的两天也够她养身体,最近刚交了方案,审核通过了,这段时间姚若雪不会接工作,就干点杂事好了,身体重要。  到了公司,她完全没有心思工作,时时刻刻把打胎药拿出来,却迟迟做不了这个决定。  医生说了,打胎有风险,很多情况都会存在。  万一她吃了之后大出血怎么办,伤了子宫以后不能生育怎么办……  这些情况姚若雪都考虑过,可若是不流掉孩子,她拿什么养,而且生下来孩子也不会幸福,还要背负私生子的骂名。  她不要!也无法承受这样的负荷。  一直纠结到中午,姚若雪还没有拿定主意,也在这时,她接到一通神秘电话。  “喂,哪位?”  那头的男人很久才出声,“姚小姐,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  姚若雪瞪大眼,颤抖的声音问,“你,你是谁?”  她可以判定,应该是昨天写那张纸条的人。  “当然是了解你的人。”  “我告诉……你,你别胡说,我不认识你。”  男人的冷笑声隔着电话传来,“你最好不要挂断电话,接下来的话我保证,如果你不认真听一定会后悔。”  “你少威胁我!”姚若雪试图盛气凌人,心里却已经没了主意。  她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安安分分了这么些年,突然间发生了这一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就告诉你一句,你不想知道那晚的男人没关系,若是你敢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我一定会让你和你的家人死无葬身之地。”男人的声音很冷,听在姚若雪耳里让她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你最好相信我的话,我想姚小姐你,应该不愿冒这个险。  姚若雪几乎拿不住手里的手机,啪嗒一声,掉落在地,小脸顿时变得惨白。  到底是谁,为什么她感觉是有人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  孩子,那个人竟然还知道她怀孕了?  不不不,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她的名声就全毁了,她即使是死也难以洗清清白啊。  混乱的姚若雪完全拿不定主意,她浑浑噩噩的蹲下身将手机捡起来,屏幕的右上角有一块裂痕,不过不影响打电话。  她找出陆七的号码,拨过去之前却又犹豫了。  陆七远在A市出差,远水救不了近火,若是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说不定只会增添她的烦恼。  算了吧,有些事情她也要学会自己处理。  既然对方找上来了,那么她就应着他,看看那晚的男人到底是谁!  事实上陆七已经想到了这一层,她怕姚若雪一个人在京都有什么事,特意给正在拍戏的叶子晴打了个电话,让她有时间去看看自己的朋友姚若雪。  叶子晴擦了把额前的汗水,“嫂子放心,等我拍完下一场就去看你朋友。”  “那就辛苦你了。”  “嫂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她一边打电话一边盯着片场,眼见导演在喊人,她赶紧收线,“嫂子,我先不跟你说了,导演今天心情不好,在发脾气。”  “呵呵,好,你先忙。”  这丫头做演员倒是做得有模有样的。  陆七为她感到高兴,她不爱读书,但在演戏这方面异常的用心,刚出道就接了好几条广告,效果都还不错。  加上权奕珩的人际关系,星路可谓是一片坦荡,一点也不比那个程卿差。  此时的拍摄片场,贺导正骂程卿。  “你他妈的到底在国外学的什么,就这样的演技还敢来……”  朱玲玲听不下去,插嘴道,“贺导,我看不是我们程姐演技不好,是你被人……”  “玲玲。”被骂的狗血淋头的程卿制止,又赶紧向导演认错,“对不起啊贺导,我昨天有点感冒,现在还发烧。”  听了她这话的贺导脸色缓和了点,“生病了怎么不早说,我可以把你的戏推后。”  “我以为自己可以。”  “行了行了,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再说。”导演不耐烦的朝她摆手,而后他又对着其他人喊,“来来来,准备下一场,换女二。”  程卿见导演对自己态度冷淡,不由咬了咬牙。  叶子晴把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其实她也认同导演的话,程卿的演技确实存在不少问题,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不适合这个角色,总是频频出错。  就像导演说的,她这些年到国外到底学了些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