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6 沈辰皓,你喜欢她

166 沈辰皓,你喜欢她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4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7
    叶子晴的拍摄也不是很顺利,不过导演对她很有耐心。  “来,第二场,开始。”  喊这句话之前贺导朝叶子晴竖起了大拇指,相信她是最棒的。  叶子晴这场戏是打斗戏,她的动作让贺导很满意,就是在表情上,还没展现出那种至敌人于死地的狠戾。  卡。  叶子晴进入状态也快,她被威亚吊着冲向另一边,体态轻盈,落下来的时候脚尖轻轻点在地上,电光火石之间用敏捷的身手结束了四个人,而其他的一伙人看到她狠戾的面貌后纷纷逃了。  女人一身男二装,头发用玉簪固定着,脸部轮廓清晰明朗,是个俊秀的公子哥。  这个角色只要演好了,绝对会吸粉无数。  紧接着叶子晴从另一边追了上去,她如一阵风似的飞上屋顶,锐利的眼眸微眯,瞄准目标,而后手里的利剑猛的扔出去,同时刺穿了两个人。  鲜红的血顺着剑大滴大滴的滚落,那两个人轰然倒下。  “好!”贺导演兴奋的站起身来,第一个拍手叫好。  这一出实在太精彩了,负责这场戏的人也纷纷被带入了戏里,刚才那么多人他们都为女二捏了一把汗呢。  叶子晴站得笔直的身子逐渐软了下来,狠狠的松了口气。  别看这一幕才一分多钟,她可是练习了好久,每天晚上都会去武术教师那里学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总算成功通过考验了。  许念没有陪她再过来,叶子晴身边就只有剧组派给她的小助理。  看到这场精彩的表演,小助理赶紧将准备好的水递过去,一脸仰慕,“叶子,你刚才的表演真是太精彩了,我举双手点赞。”  “哪有那么夸张,我只不过比之前两场好了一点。”叶子晴拧开矿泉水瓶,谦虚的说了句。  其实她内心是狂躁的,能得到贺导的首肯,她真想告诉所有人!  可她混的是娱乐圈,若是这样做的话,明天指不定会被人扔鸡蛋呢。  经过许念精心的调教,她已经变得处事不惊了,虽然偶尔吧确实改不了疯癫的性子。  贺导走过来拍着她的肩道,“不错不错,就是这个感觉。”  “谢谢导演。”  “叶子,你很有潜力,我还是那句话,回去多了练练表情,没有人天生就是演员。”  也许是因为她从来没有演员的底子,贺导不仅安慰她的心态,还亲自给她讲戏,亲自指导,羡煞了不少其他演员,就连影后徐丹都红了眼,更别说被骂的狗血淋头的程卿了。  “不就是一场戏过了么,又不是一次过,看导演高兴得,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徐丹被众多人伺候着,一伙人不是忙着端茶倒水就是捏肩捶背,还有化妆师给她补妆。  徐丹对自己的形象极其苛刻,不允许外貌有一丝一毫的瑕疵,所以,每一场戏过后,无论是过还是不过,她都会要求化妆师给自己补妆。  她神色冷淡的瞧着和导演说话的叶子晴,丹凤眼里满是敌意,“你们说那丫头什么来头,竟然让贺导这般费心。”  “谁知道她用了什么狐媚功夫。”徐丹的助理在她耳旁嘀咕,满是不屑。  “呵,小丫头片子有点本事,我倒要看看,她能在这个圈子里得意多久。”徐丹理了理头上的繁琐的发簪。  “徐大影后,林也太抬举她了,她能和你比么?”助理说完甚至当着一伙人呸了叶子晴一声。  徐丹纤长的睫毛动了下,话说得倒是动听,“别小瞧每一个新人,谁都是从新人过来的。”  想当初她为了一个小角色都走了多少捷径,她一个新人能拿下女二号,没有走歪门邪道才怪。  圈子里都说贺导是挑演员是出了名的严厉,从来不潜规则谁,看样子也只不过是个幌子。  她就说嘛,在这个圈子哪有不湿鞋的?  呵。  叶子晴用什么手段拿到女二的角色她不管,只要不碰到她的底线,不抢她的风头,他们可以进水不犯河水。  况且以那个女人的资历,也没资格和她对峙。  “徐大影后……”助理生怕自己说错了话,战战兢兢的开口。  徐丹挥退了一群人,叮嘱助理,“以后别叫这个称呼,在拍戏的时候都一样是演员,贺导听了会不高兴的。”  这个圈子里的生存规则她懂,才不会像有些人那么蠢,枪打出头鸟。  “我明白了,徐小姐。”  她干嘛在面子上和那个叶子晴过不去,即便真的有一天想挫挫她的锐气,也得暗地里进行,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她倒霉,那滋味多酸爽啊。  同样的,程卿也看到了贺导对叶子晴的特殊照顾。  她和朱玲玲在一旁研究台词和化妆,却一点心思也没有。  “程姐,您别往心里去去,贺导就那个臭脾气。”朱玲玲明白她心里不舒坦,想着法子安抚她。  她也瞧那个叶子晴不顺眼,就知道装纯洁勾引贺导,谁不知道是个绿茶婊啊。  “臭脾气?没看到他对叶子晴的态度么?”程卿喝了一口水,她觉得异常心塞,手掌捂着胸口迟迟缓不过起来。  刚才她演的时候贺导什么态度,和叶子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的天差地别,她以后在剧组还怎么混啊。  “程姐,你和她比干嘛啊,人家是有后台,贺导那么牛逼的人也不敢得罪权大少啊。”  “我当然知道,不过,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我觉得会不会是她在背后故意搞鬼?”程卿越想越气,大概还不止权大少帮她,就连慕昀峰也在暗地里帮她吧,“玲玲,你也觉得我演得很差么?”  “怎么会程姐,你演的真的非常棒,我都快入戏了。”  程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啊,你啊就别想太多了,谁让你对自己要求那么高,非要演贺导的戏。”朱玲玲一脸愁容,她每天陪着程卿来这个剧组都快累死了,同样是被虐。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拍摄,他们好选新的角色?  “贺导的戏收视率一般都很高,虽然不是大火,但很多演员演的角色都会深入人心,我想要观众先记住我,以后在圈子里打开关系也就容易了。”  “程姐,你也别太心急了,你刚回国,适应这里的环境还需要一段时间。”  “你说我是不是选择错了?”程卿开始怀疑自己,“早知道该选一部偶像剧来演的。”  选择偶像剧,以她的颜值和身材至少不会受窝囊气,当然,最让程卿恨得牙痒痒的还是叶子晴,本以为自己在这个剧组会让她难堪,没想到难堪的是她自己!  “程姐你千万别泄气,如果贺导知道你的身份,肯定不会这么骂你,再说了,也不是你一个人被他骂啊,这里面的人他谁没有骂过,他骂起人来从来不留余地的。”  这些道理程卿当然懂,可是她再好的心态也无法长期忍受他的怒骂,她也是人啊,也要面子,如果一直这么骂下去,她在这个圈子里还怎么活?  到时候她可不希望自己有一天成名之后被人扒出这样的八卦,程卿演技太烂,被导演骂过多次。  “程姐,慕少的电话。”  程卿嘴角勾了下,拿过手机接听,“阿峰。”  “结束拍摄了吗,今天我来接你?”  程卿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时间,“还没有,阿峰,要不你先带着伯父伯母随便逛逛,我这儿大概还有一个小时。”  “这个时候还没结束么,还是工作不顺利?”男人关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即使程卿没看到他的人,也能深深的感受到。  他们相爱两年,分开四年,如今还能在一起,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程卿觉得这就够了。  “导演临时加戏,我也没有办法,阿峰,你带着伯父伯母先过去吧,我一会儿就到。”  “也行,不过你不要急,结束了给我打电话。”  “好,再见阿峰。”  挂了电话,朱玲玲搞不懂,明明已经结束了拍摄,为何程卿还要骗慕少。  “程姐,你干嘛骗慕少啊,多好的机会,如果慕少来这儿接你,不知道闪瞎多少人的眼呢。”  朱玲玲倒是很期待慕昀峰能来,程卿这些天在剧组所受的委屈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在娱乐圈里生存,如果没有强硬的后台,最起码要有拴住男人的手腕,能帮你一举成名。  程卿有了慕少,他们之间的关系一旦曝光,她根本不需要这么努力的,自然少不了阿谀奉承的人。  “你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和慕昀峰曝光关系好么,只会得不偿失。”程卿有自己的想法,“今天我见的是他的父母,到时候事情传到慕家夫妇的耳里,还以为我故意利用阿峰,只会对我更瞧不起。”  朱玲玲恍然大悟,称赞道,“程姐,还是你想得周到。”  “先这么着吧,等慕家夫妇真正承认了我再公布也不迟,到时候板上钉钉的事儿,才叫闪瞎众人的眼。”  “程姐,您真是高明,难怪慕少这么喜欢你。”  程卿得意的扬了扬头,眯眼看向正在打电话的叶子晴。  哼。  不就是权奕珩的妹妹么,那么一张脸也配做慕昀峰的妻子,疯疯癫癫的,程卿实在搞不懂,慕夫人到底看上她什么。  她拨了电话过去,“阿峰,我已经忙完了,伯父伯母们挑好地方了吗?”  “……”  “好,一会儿我让经纪人送我过去。”  “……”  “嗯,一会儿见。”  打这出电话的时候,程卿刻意往叶子晴那边走去,两人面对面站着,程卿挂断电话开口,“叶小姐,你今天这场演的不错。”  “要你说?”叶子晴白了她一眼,刚才她打电话的内容也听了个一清二楚,绿茶婊这是来故意找她炫耀了?“我演得好不好你有什么资格评论,又不是导演。”  程卿听着倒是没那么生气了,她脸上的笑容看似无害,“叶小姐,我想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我不知道叶小姐为什么对我这么大的意见。”  叶子晴双手环胸,她性子一向直爽,忍着想扇女人两个耳光的冲动冷笑,“装什么装,这里又没有外人,还以为在演戏呢。”  程卿也不介怀,她就是装了怎么了,这个女人有本事不装,怎么没本事让慕昀峰喜欢她啊。  权奕珩的妹妹又怎样,还不是斗不过她?  “叶小姐,是这样的,我听说你和慕家两位长辈的关系不错,他们今天请我吃饭,要不然一起?”  叶子晴摊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你以为我没吃过饭啊。”  “那行。”程卿打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她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生气的样子,“叶小姐,我先走了,拜拜。”  拜你妹啊,叶子晴翻了个白眼。  程卿听说叶子晴的性子火爆,说不定哪天就忍不住扇她耳光,到时候弄得人尽皆知,即便有权奕珩撑腰,恐怕在娱乐圈也是难以混下去的。  呵呵。  叶子晴确实性子暴躁,在程卿走后,她摔碎了手里的茶杯,“白莲花,还给我装,老娘就是不给你脸怎么了。”  “你呀,说话也不注意点。”许念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笑着训斥。  叶子晴别提多委屈了,“念姐,你刚才是没听到她说了什么!”  许念安抚性的拍了下她的肩,“我听见了,其实她的话无懈可击,以后啊,你还是小心着点,别明里得罪她,没好处。”  “我知道。”  一个小婊砸而已,她若是计较这些事早就被气死了。  只是她这心里酸酸的,实在控制不住啊。  程卿和慕昀峰都见家长了吗,那么她要怎么办,难道真的像别人说的,到了该放弃的时候?  “导演说你今天的表现不错,叶子,好好努力。”  叶子晴突然想到陆七交代她的事情,她急急忙忙的道,“念姐,我还有点事需要处理,明天见!”  几乎等不到许念的下一句,叶子晴就不见了踪影。  这丫头,总是说风就是雨的。  上了一辆出租车,按照陆七提供的两个地址,叶子晴觉得有必要给姚若雪打个电话。  “姚小姐吗,我是陆七的小姑子,她让我给你送点东西过来。”  此时的姚若雪刚刚下班,她在拥挤的公车上正赶往医院,她夹在人群中间,连喘气都成了困难,“谢谢你,但是我……咳咳……”  她快挤成肉饼了好么。  叶子晴还以为她不舒服,“姚小姐,我已经在医院附近了,我在门口等你。”  嫂子这朋友是真生病了啊,听着声音都觉得不对。  两人在医院门口碰头,叶子晴买了点水果和吃食,她礼貌的喊,“姚小姐。”  看到姚若雪的第一眼,叶子晴就觉得眼前的女孩很瘦,穿着很寒酸,明明是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却因为穷酸而掩盖了芳华,看在她眼里,生出一抹心疼。  这个女孩的柔弱绝不是装出来的,她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透亮的眸,干净的脸让叶子晴十分有好感。  果然啊,嫂子的朋友不一般!  “麻烦你了。”姚若雪不好拒绝,她就知道不该给陆七打电话,还这么麻烦。  “不客气不客气,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姚若雪不想让父母知道叶子晴,怕给她惹上麻烦,两人去了医院附近的咖啡厅。  相互介绍之后便熟识了,称呼也变得随意。  “小雪,你在哪里工作啊。”  “沈氏。”  “沈氏?”叶子晴立马想到了沈辰皓的脸。  在沈哥哥的公司啊,工资应该还不错吧,怎么看她穿的这么寒碜?叶子晴不禁在想,是不是被人欺负了故意克扣她的工资?  不行不行,这事儿吧,她要和沈哥哥好好聊聊,那些上司太过分了。  “小雪,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在京都就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儿。”叶子晴拍着胸脯保证,那形象仿若一个霸气的大姐大,很有喜感。  当然了,除了慕昀峰,她确实搞不定。  想到这个人,叶子晴的目光自然的暗下去。  姚若雪笑道,“谢谢你叶子。”  “怎么了,你有心事?”  或许找不到合适的人聊天,叶子晴也从不隐藏自己对慕昀峰的感情,她喝了口咖啡,“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他不喜欢我。”  “那你……”姚若雪似是能感受到她的心情,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  如此豪爽的女孩她还是第一次接触,和她在一起聊天心境都会变得不一样。  “不过没关系,我不会放弃的。”叶子晴眼神坚定,像是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这事她在四年前就对自己说过,叶子晴记得那时候她刚刚考上大学,而慕昀峰的女朋友程卿离开,她之前并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只从权奕珩口里听过。  那时候她觉得挺心疼慕昀峰的,那么一个痴情的男子,到底是哪个女人不识好歹的放弃?  却没想到慕昀峰的眼光那么差,竟然会看上一个绿茶婊。  叶子晴也想过,大概是四年的时间太长,有些人不知不觉就变了。  姚若雪似是被她的这种情绪感染,嘴角也溢出一丝久违的笑来。  陆七的这个小姑子还真是个宝,到底是哪个男人这么狠心,竟然放弃了这样一个女子。  两人聊了会,姚若雪怕父母饿着,起身要离开。  做了演员的叶子晴同样很忙,她结束了拍摄没错,但晚上还要准备明天的戏,台词表情什么的都得好好练练。  把姚若雪送到医院门口,她正准备离开,却无意间看到了一辆炫目的红色法拉利,车牌正是她所熟悉的。  随后她便看到一个邪魅的男人从车里帅气的走出来,她眼前一亮准备扑上去,又觉得不妥。  她该躲在一旁静静的观察,沈哥哥来医院干嘛,她没听说沈家有谁生病啊,还是来探望朋友?  叶子晴想着便躲到了另一边的车屁股后,她猫着身子,眼看沈辰皓拿出了手机给谁打电话,没说两句便挂了。  紧接着,没一分钟的功夫她看到刚进去的姚若雪从里面出来,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  呜嗷。  特大新闻啊,原来沈哥哥私下里和小雪认识啊,那她刚才还吹牛来着,说什么她有事情她都搞得定,还不是因为小雪进的是沈哥哥的公司,没想到人家两人都这么熟了。  姚若雪看到沈辰皓很是惊讶,刚才她接到他的电话就有点缓不过神,不是说二少出差了么?  “二少,你怎么来了?”  “我今天刚从客户那里回来,有一个方案需要尽快做,你有时间吗?”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个方案是单独给她的。  “我……”  她还准备今天吃打胎药呢,事后得养着啊。  “怎么,有问题?”  他可是专程照顾她的,这丫的不会不识好歹吧。  “这几天家里的事情挺多的,二少,你也知道我弟弟的病,大概我没有时间。”  沈辰皓也理解,是他疏忽了,她家里的情况确实不太好,  “还在为弟弟的病担心?”  “担心肯定是有的,不过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因为她已经决定,若是真的找不到心脏,就把自己的心脏捐给弟弟。  沈辰皓听着这番话蓦然觉得很心疼,她眼里的绝望勾起了他心灵深处的怜惜,“你有没有想过送他到国外去治疗,我有朋友在那边。”  似是没想到他对自己的事情上心,姚若雪愣了下拒绝道,“谢谢你二少,不过我们负担不起。”  去国外治疗,一个月好几十万的医药费,她就是这辈子做牛做马也没这个本事,更何况,去了国外也不一定能治好。  “我可以帮你申请贷款,你觉得怎么样?”  姚若雪抿唇不语,那样子明显是为难的,却又不好怎么和沈辰皓说。  沈辰皓也知道她顾忌什么,他这样突然提出来确实有点突然,“这样吧,你考虑一下,我等你答复。”  “二少。”姚若雪喊他。  “不用谢我。”沈辰皓以为她是答应了。  “我想说不用了。”  沈辰皓,“……”  申请了贷款又怎样,到时候还不出钱来,她拿命去抵也没有用,父母已经摧残了她一个,姚若雪不想两个妹妹将来为了巨额债务而毁掉人生。  小宇的命固然重要,可两个妹妹的以后也很重要。  沈辰皓冷下脸没说话。  “二少,即便是贷款我也是还不起的。”  “那你想眼睁睁的看到你弟弟死去?”  这个女人竟然不识好歹,可是想了好几个晚上才想到这个办法,鬼扯说可以申请贷款,其实就是他的钱啊。  “我没有。”  “不想她死,你就答应。”他霸道的开口。  姚若雪看着男人,不知道他今天抽了什么疯,突然跑来和她闹。而且她也有权利拒绝啊,弟弟是她的,她比任何人都担心,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啊。  姚若雪不想和他纠缠在这个问题上,“二少,我先回去了。”  “姚若雪,你他妈一个不长脑子的。”沈辰皓怒骂。  姚若雪顿了下,最终什么也没说,很快消失在医院门口。  是,她没有脑子,也没有资格有那个脑子,自从来到这座城市,一切都变得身不由己。  沈辰皓不是她的谁,没必要这么帮她。  她也不是不识好歹,自己的世界,他们这些有钱人又怎么会懂。  姚若雪浑浑噩噩的回到病房,小宇已经睡着了,姚母看到她,“小雪,你明天不上班,今天就留在医院守着小宇吧,我和你爸这些天就没怎么睡过。”  让她守夜?可是她要……  姚若雪蓦然想起中午的那个电话,神经不由紧了紧,有气无力的应了声,“好。”  她不敢冒险,也没资格去冒险,她决定等这个周末一过就去找那个神秘男人好好谈谈。  沈辰皓气冲冲的上了红色法拉利,他单手扶着方向盘,桃花眼眯起,医院的人流永远那么密集,那些行色匆匆的人都在为生命而争取时间。  姚若雪你怎么这么笨,小爷想帮你难道你看不出来?  吸了一口烟,沈辰皓正准备发动引擎离开,后面突然窜出一个人,“沈哥哥。”  沈辰皓吓了一跳,转头看向来人,“叶子?你怎么会在这儿,怎么进来的?”  他明明记得锁了车门啊,这丫头搞什么啊。  叶子晴贼贼的看了他一眼,她转而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唔,沈哥哥,你有情况啊。”  “什么情况?”  “别装了,我刚才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沈辰皓死不承认。  “她是你们公司的员工,我知道,你刚才私自找你员工,唔,还是医院这样的地方,办公室恋情。”叶子晴得出自己的结论。  “你想多了,我来和她谈工作的。”  叶子晴双手枕着头,“沈哥哥,你说男人是不是都爱作?”  沈辰皓嘴角一抽,这话是形容女人的吧。  “明明就是喜欢,还非不承认。”  咳咳,他哪里有喜欢啊,就是想帮忙而已。  “她是我朋友,沈哥哥,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帮忙啊。”  “妹妹,你真的想多了,哥哥我是有未婚妻的人,马上就要订婚了,这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叶子晴切了声,“你说的是那个长得像网红脸的林允熏?”  “沈哥哥,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她之前可是我哥不要的女人,你是怎么看上她的?”  叶子晴说话很直,虽然不中听,沈辰皓倒是没生气,只是故作严厉的哼了声,“你这丫头,没大没小的,行了,结束这个话题。”  “为什么要结束啊,沈哥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你往火坑里跳啊。”  “你怎么这么懂?”  “那当然了,我可是女人。”  沈辰皓朝她看了眼,“那你自己的事情怎么就看不透。”  “别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沈哥哥,我这是在帮你,小雪这样好的女孩子不多了。”  “你这么了解她?你和姚若雪怎么认识的?”  “刚刚认识的啊。”  沈辰皓,“……”  “沈哥哥,你就给我一句实话呗,是不是喜欢她?”  喜欢?  沈辰皓眯了下眼,似乎在想这个词。  他最近确实很不正常,对于姚若雪好像太过于在意和关心了。  “是不是嘛!”叶子晴不厌其烦的问他。  “你个丫头,干嘛这么八卦。”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混八卦圈的啊。”  沈辰皓无语的摇了摇头,真拿她没办法。  “你说呗,到底……”  话说到一半,叶子晴的手机响了,是慕夫人打来的,说是想见见她。  叶子晴记得慕夫人今天和程卿吃饭,那个小婊砸几个小时前还在她面前炫耀着呢,她又怎么好过去,一会儿慕昀峰大概会想杀了她。  沈辰皓把她的电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他也正好有话题可以转移,“慕夫人说哪家餐厅,哥哥我送你过去。”  “别,沈哥哥,我不去。”  “哟,这可不像妹妹你的性子。”  “今天慕昀峰带着程卿见父母去了,你说我现在去算什么。”  沈辰皓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眉眼漾开一抹笑,一场的迷人,“你去了正好去搅局啊,难道你就这样便宜了别人?”  “我这么做,慕哥哥只会更讨厌我,可能都不会把我当妹妹了。”  “没了他不是还有哥哥我吗?”沈辰皓给她打气,“去吧,有我给你保驾护航呢,你还怕什么。”  叶子晴呲了一声,觉得可行。  她干嘛要便宜了那个小婊砸,去见家长又怎样,她就要去搅局。  同一时间的某家餐厅,慕昀峰要了最豪华的一间包房。  慕夫人悄声在洗手间打完电话出来,她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四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  慕昀峰给慕夫人夹了一些在碗里,打破沉默,“太后娘娘,您多吃点,这些年辛苦你了,儿臣感谢您的苦心栽培。”  坐在慕昀峰身边的程卿趁这个机会端起手里的酒,“伯父伯母,我敬你们,谢谢你们能给我这个机会。”  慕夫人一点胃口也没有,她闷着头拒绝,“我不喝酒,你们喝吧。”  程卿端着酒的手僵了下,全然没料到四年后,慕夫人对她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改变。  而慕董事长,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宠妻狂魔,只要慕夫人没发话,他也是不敢喝下程卿的这杯酒的。  “这一杯我俩喝。”慕昀峰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下,对父母的态度十分不满。  程卿扯了扯嘴角,两人杯身贴了下,轻轻抿了口酒,而后又各自埋头吃饭,像是不认识的陌生人。  “听说你和叶子在同一个剧组,你怎么没叫叶子一起来呢?”慕夫人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弄得程卿尴尬不已。  该死的,这个慕夫人还惦记着叶子晴那个小贱人呢,他们将来才是一家人啊。  若不是慕昀峰说,他妈妈已经同意了他们的事,程卿也不会轻易赴约今天这场约会,可现在算什么。  程卿咬了下唇,不自在的开口,“伯母,我叫过叶小姐了,她说,她不想过来。”  她说的也是事实,自己来之前确实叫过叶子晴啊。  慕夫人冷哼了声,“也是,某人在这儿她怎么可能过来。”  “妈,您说什么呢。”慕昀峰头疼不已,“之前我们不是说好的么?”  慕夫人小声嘀咕,“怎么,都不让人说实话啊。”  程卿生怕惹了两位不快,她拉着慕昀峰的手开口,“阿峰,没事的。”  慕夫人叹气,“这里的菜怎么不像之前那般好吃了,我再去让厨房弄两个,你们先吃着。”  她实在不想和这个女人相处,闷得慌!  没一会儿,慕董事长也跟着妻子出来,两人站在餐厅的走廊里。  “你也少说两句,你就是你再不喜欢,可是儿子喜欢有什么办法。”  慕夫人不悦的拧起眉,“哦,你现在倒是说起我来了,当初你还不一样不赞成么。”  “他不喜欢叶子没关系,但也不能强求我去喜欢那个女人啊,我能出来和她一起吃饭已经是很给她面子了,怎么,她还想蹬鼻子上脸啊。”  正因为是她儿子喜欢的女人她今天才会给这个面子,要不然那小子以为她会来?  慕董事长安慰妻子,“行了,行了,我们也得给儿子一点面子,他到底已经长大成人了,难道你非要逼得哪天他为了那个女人离家出走么?”  “哎,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阿峰这孩子到底是着了什么魔,那个女人哪点配得上他。”慕夫人提到这事就痛心,“你说说,叶子那丫头多好啊,性格直爽,而且也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不说别的,就人品我们是一万个放心,哪像那个程卿,谁知道她打的什么鬼主意。”  慕董事长也觉得可惜。  “怪我,要是一年前我帮叶子和阿峰办了这事,说不定就没有今天这一出了。”  慕夫人是悔不当初啊,她早该在程卿没回来的时候就让叶子晴和儿子完婚的。  男人不忍妻子这样操心,“好了好了,我们去找经理,弄几个你爱吃的菜。”  却不知道,他们夫妇的这段对话被程卿听了个透彻,她在隔壁包房接电话,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正好看到另一边慕家夫妇在心浮气躁的谈论什么,她关上门,留了一条缝隙,静静的听着,越往下听,她的脸就越难看。  原来他们早已认定叶子晴是慕家的儿媳妇,难怪那丫头嚣张的很。  慕昀峰,你怎么都没和我说过,还是你已经存了这样的心思?  ……  回到包房,程卿一脸苦恼的靠在男人肩上,声音里满是委屈,“阿峰,你妈好像对我……”  慕昀峰同样的糟心,他明明和父母说好了,怎么见了面会变成这样,他妈这不是为难他么?  “程卿,我妈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今天能和你一起出来吃这顿饭。”  这事要是放在四年前,程卿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听他这么一说,程卿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认定了叶子晴又怎么样,慕夫人,你儿子就是喜欢我这个狐狸精!  呵。  慕昀峰搂着女人的腰身,眼里满是愧疚之色,“这事是我考虑不周,也太急了,应该给我父母一点适应的时间。”  “阿峰,你说你父母会不会一直这样对我。”  “不会的,等我们结婚,你是他们的儿媳妇,自然不会亏了你。”  砰!  包房的门突然被一阵大力推开,浓情蜜意的两人同时朝门口看过去,惊愕不已。  同时叶子晴也看到了他们情意绵绵的一幕,她心尖儿刺痛,却还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哟,好感人的一幕啊。”  慕昀峰松了手,他眯眼看向叶子晴,语气严厉,“你怎么来了?”  “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啊。”  “你出去,今天是家宴,不方便招待你。”  叶子晴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她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慕昀峰刚从的话是一个错觉。  她和慕昀峰从小玩到大,他们之间的相处很是自然,这么多年,还是这个男人第一次用这种口吻和她说话,还要赶她出去?!  ------题外话------  呜嗷,月底了,月底了,真正的月底了…。好忧桑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