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7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167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6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8
    慕昀峰说出这话之后,叶子晴成功看到程卿脸上的得意之色。  她赶在叶子晴之前开口劝男人,“阿峰,叶小姐也不算外人,伯母不是很喜欢她吗,说不定她来了,伯母还能高兴呢。”  叶子晴眯了下眼,在心里不停的冷笑。  绿茶婊演的可真好啊。  程卿说着起身给叶子晴拉了一把椅子,“叶小姐,请坐,慕伯母去点菜了,应该快回来了。”  这话确实没什么不妥,可听在叶子晴耳里,她明显是把自己当做了女主人一样招待她。  呵。  “程卿……”慕昀峰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这个傻女人是不是太善良了?!  慕昀峰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刚才他和父母的气氛已经够尴尬了,不想让外人插进来,他还有很多话想对父母说,叶子晴在这儿确实不方便。  叶子晴双手环胸,一脸玩味的看着程卿忙活。  “慕昀峰,你是我的老板不错,不过我也早和你说过了,我去哪里你没资格管,你用不着那种语气和我说话。”叶子晴切了声,她走过去玩弄手里的盆栽,“你以为是我想来这儿啊。沈哥哥和慕夫人让我过来,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完全是出于礼貌。”  她一语撇开自己故意来捣乱的嫌疑,也拉回了自己的面子,又仿佛是受了莫大委屈的那个人,倒是让慕昀峰生出一丝后悔。  他刚才的话好像真的有点过分,再怎么说,叶子晴也是和他从小长大的,虽然小时候没怎么接触,可兄妹的情分在。  “你放心,等我和伯母说几句话,马上就走。”叶子晴绕到一边,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来,“不会耽误你吃饭。”  既然绿茶婊想演戏,她就奉陪好了,她可不是轻易就退缩的人,即使三人在一起的关系太尴尬,她也不要轻易就被绿茶婊碾压。  程卿试图将手里的菜单递过去,“叶小姐,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自己点吧。”  叶子晴白了她一眼,“我刚说了,不吃饭,是来和伯母说话的。”  “我说叶子晴,你每天叫我哥,关键时刻就这么掉链子?”  他的意思是,一定要和他过不去吗,也不知道给程卿一点面子。  叶子晴瞪过去,“我怎么掉链子了?”  慕昀峰两手推了下程卿,隆重的介绍,“这是你将来的嫂子。”  呵。  叶子晴笑得怪异,“你也说了是将来,又不是现在,一声嫂子你以为那么好叫么?”  “好了,你干嘛和自己的妹妹过意不去。”程卿站出来说话。  叶子晴正想拿话堵她,这时候包房的门开了,慕夫人和慕董事长一前一后的进来。  看到叶子晴,慕夫人沉郁的脸突然就亮了,嘴角也拉开了一抹弧度,热情的喊,“哟,叶子来了。”  “哎呀,伯母都好久没看到你了,你这孩子,也不知道来看我。”  慕夫人热络的上前,那模样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女儿,眼里的关切浓烈,让程卿嫉妒的发狂。  叶子晴故意瞥了一眼另一边不说话的两人,“我也想来啊,可是慕哥哥不欢迎我。”  “瞎说,他敢不欢迎你,看看,这点的都是你平时喜欢吃的菜,你慕哥哥是有心的。”  叶子晴自然明白慕夫人话里的意思,顺着说,“难怪我一进来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呢,慕哥哥,谢谢你。”  程卿听到这话只差没呕出一口黑血,她即便再能装,此时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了,原本被慕昀峰握住的手,她从男人掌心中抽回,明显是生气了。  “妈,你胡说什么呢。”慕昀峰不禁头疼。  不过程卿也不是笨蛋,她若是这个时候沉不住气,一切都完了,这是一场心理战术,她不要上当。  她情绪转变的极快,笑着凑过去对身边的男人道,“阿峰,这个是你最爱吃的,多吃点。”  慕昀峰抬手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宠溺意味十足。  慕夫人闻言,冷笑了声,“那是他多年前喜欢吃的,现在他早就不喜欢了,你这些年不在国内,很多事情不知道也很正常。”  那是因为当年,她喜欢吃这道菜,他也爱屋及乌的喜欢吃。  慕昀峰确实已经不吃这道菜,不过这样的局面,他自然是要帮程卿说话的,他拉起女人的手,“谁说的啊,我就喜欢吃。”  “你们两个,装模作样的有意思么,阿峰,你也是,明明就不喜欢这道菜,偏偏还吃,一会儿过敏了我可不管。”  程卿不免觉得好笑。  过敏?  慕昀峰吃这道菜会过敏么,真是好笑,他们以前可从来没有过,既然她做什么都得不到慕家夫妇的认可,又何须那么的小心翼翼,她不求着谁,  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欺辱的小女人,一味的忍让只会让人家越发觉得她好欺负。  不顾慕夫人的冷嘲热讽,听到慕昀峰喜欢吃,她又给男人夹了一块,“你喜欢吃就多吃点。”  这话说完她成功瞄到慕夫人铁青的脸色,怎样,你儿子就是喜欢我?  啪。  慕夫人将手里的筷子摔在桌上,站起身厉喝,“我都说了阿峰吃了会过敏,你听不见是不是,你这么不为他着想,怎么配做我们慕家的儿媳妇?!”  程卿实在难以忍受,抢在慕昀峰开口前,她同样的站起身,“慕夫人,不是每个人都是奔着你们家财产去的,四年前,你说我配不上慕昀峰,我抛下和他的感情去国外深造,就是为了有一天能站在他身边,四年后,我回国……”  慕夫人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和她对着干,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其他两个男人都为了各自的女人不知如何是好,而叶子晴作为一个外人,她即便想为慕夫人说两句,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不妥的。  这个程卿,她还以为她是个角色,没想到这么蠢,竟然这就沉不住气了,她也没和慕昀峰怎么着,慕夫人就说了几句激烈的话而已,她就暴露了本性,实在是不中用啊。  慕夫人不等她把话说完,冷声打断,“怎么,你觉得回国了我们家阿峰就必须要和你在一起么,出国是你自己决定的,谁也没有赶你走。”  而后,她又气冲冲的指着儿子骂,“慕昀峰,你看看你找到女人,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么?”  “妈,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程卿怎么就不好了,要不是你们一直对她有偏见,她也不会说出刚才的那番话。”  慕夫人闻言,脸色更加难看。  眼见慕夫人真的生气了,叶子晴站起身来劝,“慕伯母,你别生气,对身体不好。”  “是啊,坐下吧,吃顿饭而已,干嘛闹得这么不愉快。”慕董事长也出言劝告妻子,对程卿的态度越发恶劣了。  慕夫人故作伤心的道,“老慕你说说我,命怎么就这么苦,儿子有了女人忘了娘,这是造了什么孽?”  “妈!”慕昀峰无奈的喊了声,其实这里面最苦的那个人是他,夹在程卿和母亲之间,实在是难做啊。  这两个女人,他打不得骂不得除了沉默还能怎么办。  当然了,因为程卿是弱的那一方,他自然也偏向她一点。  程卿说完这番话又后悔了,可她骨子里确实有一股高傲的气质,不想被人这般践踏,那样会有一天连慕昀峰都瞧不起她。  男人呵,你柔弱就会觉得你好说话,你太强大,他又会觉得没有安全感,只有把这个分寸拿捏好,一切都不是问题。  事情已经闹成这样,她这个时候服软的话就会前功尽弃,也顺便看看慕昀峰到底看不看重她,更何况叶子晴那个贱人还在这儿呢。  她拿起包,语气不改,“伯父伯母,我想你们还有些话要对叶小姐说,我就不打扰了,改天再过来看你们。”  “程卿!”慕昀峰试图追出去。  慕夫人放下狠话,“慕昀峰,你今天要是敢追出去,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慕昀峰顿了顿,他回头,痛苦的看向慕夫人,“妈,您讲点道理好不好,我是你儿子没错,但也是个活生生的人!”  “怎么,我连说几句话的权利都没有吗,她就这么大的气,这样的女人你觉得她将来能做好慕家的少夫人?”  慕昀峰瞬间冷下脸,叶子晴暗叫不好,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我想妈你还没弄明白一件事,我娶的是妻子,不是慕家的少夫人!”  母子俩各不相让,战火升级。  叶子晴愣愣的瞧着这一幕,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  慕昀峰痛苦她也不好受,或许她不该掺和进来的,因为她从男人眼里看到了令自己心碎的眼神,应该是很爱程卿的。  她这人确实大大咧咧,带给别人的印象可能是疯疯癫癫的,可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软心肠,最受不了这些。  母子为了一个女人而闹翻,真的好么?  “阿峰,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妈妈说话。”慕董事长也帮着妻子训斥儿子。  慕昀峰深吸口气,“爸,我妈一向强势惯了,这些年,我们爷俩听她的还少么,她也不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  慕夫人脸色发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儿子,颤抖着声音开口,“你的意思是,这些年我是多管闲事了?”  她这个样子,慕昀峰也不忍心再说下去,“我没这个意思,妈,我只求你给我一点自由,给我一点选择。”  “我没给你吗,你说你要和她复合,我和你爸什么都没说就赶过来了,结果呢,她给我们耍大牌,等了一个小时才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带我们去商场逛是为了什么吗?”  “程卿是个敬业的演员,没有结束拍摄有什么办法,妈,你就不能理解我一下吗?”  迟到?  叶子晴拧眉。  程卿的拍摄明明很早就结束了,按理说不该迟到的。  “你走吧,去追她,免得到时候怪我和你爸。”  “妈,你非得这样说哈吗?”  “我哪样了,你说要我和你爸见见这个女人,我给你面子,我见了,那我也想见叶子,你总不能阻止我吧。”  她不愿看到母子二人针锋相对下去,开口道,“伯母,一会儿有一场精彩的京剧表演,我带你去看,我们啊,还是先吃饭吧,这么多菜不吃太浪费了。”  她说着已经开始动筷吃了起来。  她来也就想虐虐程卿那个小婊砸,没想到事情搞砸了,点燃了慕夫人和慕昀峰之间的战争,她似乎闯了大祸了。  听到她这番话,慕夫人激动的情绪逐渐缓和下来,“还是叶子懂事。”  叶子晴朝慕昀峰挤眉弄眼,示意他快走。  慕昀峰趁着这个空子从包放出去,程卿已经不见人影。  而包房里,等慕昀峰走后,慕夫人难看的面色才缓和了一些。  她拉起叶子晴的手,“你这个傻丫头,干嘛还替他说话。”  “伯母,你这么做慕哥哥会恨死我的。”  “不这么做,他一样也会沉迷那个女人,倒不如给他一点教训。”  叶子晴耸耸肩,她性格如此,他不喜欢,她也不强求,不过也不能阻止她喜欢他的脚步。  不过,有些事情她不想太急躁,免得弄到最后收不了场。  “慕伯母,我是很喜欢慕哥哥,不过我也不想看到他难过,也不想看到你们母子反目。”这是叶子晴的真心话。  慕夫人嘴角漾开一抹笑,“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  “不过慕伯母,慕哥哥说的也没错,我能理解他这些年的痛苦,有时候一个人坚守也不容易,您也是看到他过来的,要不,我们还是给他一点时间吧。”  这大概是叶子晴这些年说的最正经的一句话,这个小丫头心思玲珑剔透,慕夫人越发后悔没有早一点撮合这件事。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走弯路,她就怕等慕昀峰回头,叶子晴已经不在原地等他。  更何况,她刚才也看到了,儿子被那个狐狸精迷昏了头,是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这些年,他还是头一次对她这么说话。  眼看妻子已经缓和了情绪,慕董事长开口,“叶子,你陪陪你慕伯母,我有个客户在这儿,先过去一下。”  “你去忙吧,我没事。”慕夫人朝丈夫点头。  “老婆,你别想太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叶子晴看到慕家夫妇温暖的互动,不禁感叹,慕昀峰真是太幸福了。  而正是因为他从小太过于幸福,生活平静无波,他才会把家庭想象的太简单吧。  两个人相爱,若是得不得亲朋好友的祝福,这辈子也是不圆满的。  权奕珩,沈辰皓,慕昀峰这几个豪门大少,就数慕昀峰的家庭情况最简单,慕家上一辈,慕董事长只有一个妹妹,听说已经远嫁了,而慕董事长也只有慕昀峰这一个儿子,那些豪门里的斗争在慕昀峰身上完全没有体验过,若是哪个女人能嫁给他,确实也比较幸福轻松,只需要处理婆媳关系就好了。  而慕夫人也不像其他的豪门太太,对媳妇有太多的要求,只希望两人真心相爱,能为对方着想,为慕家着想便够了。  可这些,慕夫人从程卿那里体现不出来,她又怎么会放心把儿子交给交给那个女人。  爱情是两个人,可婚姻却是一家人的事,这个女人真的不懂么,得罪了慕伯母,她要和慕哥哥在一起就更难了。  出来包房的慕昀峰第一时间给程卿打电话,没接。  他继续打,程卿一直没接。  随后,他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我在你公寓门口,等你回来。’  不多时,程卿和助理朱玲玲从一辆黑色的汽车里下来,朱玲玲看到慕昀峰,气冲冲的上前,“慕大少,我们家程姐虽然不是名门千金,但也不是……”  程卿阻止,“玲玲,别说了。”  “我怎么不说了,你今天受了那么大的气,难道不应该让慕少知道么?”  “我让你别说了。”  慕昀峰皱着眉凝视着这两个女人,薄唇紧抿,明显心情不太好。  朱玲玲也感受出来了,她不敢得罪慕昀峰,但有些话确实想一吐而快,“慕少,其实今天程姐在剧组拍摄一直很不顺利,连续挨了好几次耳光,那个影后徐丹仗着后台硬,从程姐进入剧组就一直欺负她,我们程姐不是有意要迟到的。”  程卿注意到慕昀峰眉宇间的疲惫,她呵斥朱玲玲,“你先回去。”  “那好吧程姐,你自己注意点,这是你的药,演员脸部最重要,别忘了擦。”  “嗯,谢谢你。”  等朱玲玲坐着那辆普通的黑色汽车离开,程卿板起脸问,“你怎么来了,不去安慰慕夫人么?”  她这句话让慕昀峰心里的火气升级。  那是他的父母,她即便再有意见也不能用这种口气说话吧。  男人点了一根烟抽上,良久才问,“程卿,你今天是怎么了?”  “怎么慕昀峰,你觉得我做错了,你妈那么说我,是不是我就该一直忍气吞声?”  “当然不是。”  慕昀峰脸部线条紧绷,“不过程卿,你该知道的,我很尊重我父母,很多事情也有自己的主意,今天这顿饭我知道是我没安排好,我妈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  他这样说,第一是给程卿道歉,第二,是想告诉她,自己的态度。  他可以宠着她,爱着她,但是不能容忍她不尊重自己的父母。  大概这个女人还不是很清楚他的意思,他计较的是什么。  在饭桌上,慕夫人的那些话确实很过分,他不会去责怪她,因为整个过程,自己也是站在程卿这一边的。  他生气是因为她事后不接电话,还有,刚才出口的那句话。  或许慕昀峰的骨子里一直存在着豪门大少的骄傲,即使再喜欢那个女人也不习惯她以那样的态度对自己。  而四年前的程卿,从不会这样做,在慕昀峰心里她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更不会拿工作去做文章。  拍戏被打?  想进入娱乐圈首先就应该要想到这一点,那个朱玲玲把他当傻子么,以为他看不出来她们是故意说这些给他听?  别忘了,他也是娱乐大亨。  程卿捂着脸,“我知道的阿峰,今天的事我也有不对,你回去后给我替伯母道个歉。”  他将她的动作一一看在眼里,“拍戏被人打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我会去调查那个徐丹是不是故意的。”  闻言,程卿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男人,“阿峰,你什么意思,是怀疑我什么吗?”  “没有,我就是觉得我的女人不应该这么辛苦。”  “阿峰……”她眼眶突然溢出泪来,令男人心疼。  慕昀峰将她拥入怀中,手掌落在女人头顶,“我不喜欢你这么辛苦,知道么?”  他们分开了四年,慕昀峰不希望彼此为了一点小事吵架,至于父母那边,他会想办法沟通。  “可是,如果我什么都没有的话,你父母只会更看不起我。”  “一切有我,你别那么拼。”  男人在她额前落下一吻,“你上去休息吧,我还有点事需要处理。”  “那你开车小心点,我明天还有戏要拍,你别听朱玲玲胡说,贺导对演员的要求本来就很高。”  一句话让慕昀峰缓和了面色,“嗯,那你以后也不能傻傻的被人打,不是说可以借位么?”  “借位就不真实了啊。”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不用查了阿峰,我不想让人知道和你的关系。”  “放心,我办好的。”  两人分开,慕昀峰赶往之前的餐厅,叶子晴安抚好慕夫人正好从里面出来,她看到前来的男人,冷下脸,  “慕昀峰,你还是不是人,她是你妈,你忍心这样气她?”  “你不也是经常气阿姨,有什么资格说我。”慕昀峰白了她一眼,“还有,我是你哥。”  “别和我打岔,我那能一样吗?”  “怎么就不一样了。”  “就是不一样。”  “行了,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他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若今天不是叶子晴在,他和父母的关系只会更紧张。  或许就像他母亲说的,叶子晴确实是个好姑娘,可他就是没那种感觉,能怎么办?  叶子晴闷闷道,“本来我想约伯母去看京剧的,她临时有个重要的朋友来了,慕哥哥,你忙完也早点回去,给伯母道个歉。”  “好,我就不送你了。”  ——  姚若雪忐忑了两天,还是没那个勇气吃下堕胎药,万一这背后真的有什么阴谋,她的家人都会跟着遭殃。  周一的早晨她去公司上班,想了下,最终拨通了那个电话。  男人约她到西郊的会所见面,时间是六点以后,正好她那个时候下班了,可以坐公交车赶过去。  到了约定的地点,姚若雪却退缩了,她不敢一个人赴约,可一时间又找不到别人。  男人似是预料到她会退缩,手机突然传来一条短信。  ‘你若是敢耍我,后果自负。’  这个男人她哪怕没见着面也知道是自己惹不起的,那狂傲的语气该是什么身份的人才会有?  姚若雪捧着手机,战战兢兢的进去会所,由服务员领着东弯西拐的上去,终而,那扇门开了。  一道刺目的光折射过来,姚若雪眯了下眼,她看过去,空旷而豪华的包房里并没有人,她双腿发抖的往前走,脑海里不断闪现出那晚和一个陌生男人交缠在一起的画面,心虚难平。  咚。  茶杯搁在桌上的声音令姚若雪驻足,她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左边有一扇屏风,屏风后面坐了一个男人,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她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感受到一股压迫的气势。  姚若雪吞了口口水,紧张的不行,她喃喃出声,“请问……”  “坐。”男人只说了一个字。  “不,不用了……我只想问这位先生,那晚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有什么目的?”  男人喝了一茶,锐利的目光透过屏风直射过来,他嘴角发出一声冷笑,“呵,因为强奸你的男人是我,你说,我能不知道?”  姚若雪脸色煞白,“……”  一个人竟然能把强奸说的这般轻松,仿佛她只是一个奴隶,任人玩弄的奴隶。  “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姚若雪下意识的护住小腹,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男人交流下去。  “我早就说过了,要是你敢打掉这个孩子,我肯定不会饶恕你。”男人说完起身,他从屏风下面扔过去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十万块钱,可以够你生下这个孩子。”  姚若雪瞪大眼,像是丧失了语言能力般,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  强奸?孩子?  她还要被威胁生下他?  怎么从会所里出来的姚若雪自己都记不清,她手里捏着男人扔过来的银行卡,一直没有看到他的真面目。  那个男人肯定不是一般人,直到坐上公交车姚若雪才发现,她竟然连那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孩子生下来,应该也不属于她吧。  还是那个男人把她当做了生育的工具,故意导演了那场戏?  姚若雪整个人都乱了,她不愿卷入这场风波,想着该怎么去解决孩子的事。  ——  陆七回来的这天,京都下雪了,满世界的白让人兴奋。  她没有告诉权奕珩回来,想趁这个机会偷偷去兴茂集团看看,那个男人每天到底在忙些什么。  奈何半路上接到姚若雪的电话,说想和她聊聊天。  陆七怕她出什么事,连行李也来不及放直接去了沈氏附近的咖啡厅。  “小七。”姚若雪看到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没有人可以诉说心里的事,只有陆七,这个真正关心她的朋友。  陆七把行李箱放到一边,她瞧着姚若雪的脸色不对,急切的问,“小雪,你怎么了?几天不见,憔悴了好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姚若雪捧着白开水,她目光悠远的皮飘在外面的雪地里,喃喃说出忧伤的三个字,“我要走了。”  陆七一惊,“你去哪儿啊。”  “我想回老家。”  “那你弟弟怎么办?”  “弟弟留在这里治病,反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这是她昨晚想到的结果,最好的办法只能这样,到了老家,大概就没有人知道她肮脏的过去了。  “胡说,你好不容易能从那里走出来,现在回去岂不是太可惜了。”  姚若雪像是已经下定决心,“辞职信我已经写好了,就等公司批下来,年前应该可以吧。”  “若雪,你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孩子……”  “你说对了小七,我想回去流掉这个孩子。”  “为什么要回去呢,京都的医术比你老家好多了,我不会放心的。”  “小七,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帮助,我无以为报。”  陆七皱眉,“小雪,我们之间还要说这些吗,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姚若雪不想把那件事暴露出来,怕给陆七带来麻烦,“没有,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也觉得太压抑了,与其在这里受罪,倒不如离开。”  两人聊了会,怕陆七刚回来累,姚若雪找了个借口回了公司。  她上午写好了辞职信,就等着交上去。  公司的规定,辞职要一个月后才批,对她很是不利,为了走捷径,下班之前她直接去找沈辰皓。  “二少。”  “有事?”男人盯着电脑屏幕,听到她的声音并没有抬头。  姚若雪将手里的辞职信递过去,“这是我的辞职信。”  沈辰皓抬起头来看她。  “我想我们应该算熟识的,与其给方部长不如给你,我希望能尽快批下来。”  因为方部长手里的辞职信也是要经过沈辰皓的,策划部归沈二少管,只要沈二少同意就没什么问题。  “辞职,为什么?”沈辰皓并没有接过她手里的辞职信。  “因为家里的事情。”  “你家里不是有你的父母?”  “二少,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还有两个妹妹需要人照顾,实在是没办法在这里工作下去了。”  那个男人的威胁让姚若雪胆寒,她怕日子久了,将来事情曝光,她这一生也就没脸活下去了。  而现在,那个男人威胁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打,姚若雪不相信,若是她不在这儿了还能有人威胁自己。  想了一个晚上,她终究没了办法,只能离开这座快节奏的城市。  至于小宇,姚若雪想过了,等她回去找个男人嫁了,然后他们家的彩礼钱就给小宇治病,她肚子里的孩子会在结婚前处理掉。  “辞职了你准备去哪儿?”  “不知道,应该是回老家吧。”  “回老家?”  沈辰皓呢喃这三个字,想起这个女人曾经说过,她出生在山里,那里的条件可想而知。  他实在搞不懂,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辰皓说不出什么心情,他问,“这些年,你甘心吗,就这样回去?”  姚若雪把辞职信放到他的办公桌,“没有什么甘不甘心的,我不适合这里。”  “你先出去吧。”  “二少,希望您能快点给我批下来,家里需要我。”  沈辰皓桃花眼微眯,“公司也有公司的制度,姚若雪,你再心急也没有用,规矩是人定的。”  姚若雪扯了扯唇,“二少,我只是希望,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她以为他们算的上是熟识,没想到想要一个辞职批准都这么难。  这座城市真的让她绝望透了。  下班回到医院,姚若雪把想法说给父母听。  “我回去,会找个男人结婚,彩礼钱给小宇治病。”姚若雪在二老震惊的眼神中继续开口,“这里的房子我暂时不退,你和爸可以过去住。”  姚家二老一听急的不行,更想不通女儿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她开口劝道,“不行不行,小雪,你可不能冲动啊。”  “妈,你不是一早就喜欢我找个男人嫁了吗,十几万的彩礼钱,够小宇大半的手术费了。”  至于其他的,她可以慢慢再想办法。  那个男人给她的十万块钱,她一分钱都不会要,会找个机会还给他。  “这怎么行啊,小雪,你好不容易在这座城市扎了根,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姚母碰了碰一旁傻了眼的姚父,示意让他说句话劝劝女儿。  “是啊小雪,可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将来你两个妹妹出来,也要靠你提携。”  “小雪,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姚母自从那天见到沈辰皓之后对姚若雪的态度就好了许多,偶尔还能给她做点吃的补补身体,生怕女儿太瘦,男人看不上。  “没有,我是为了小宇着想,医药费靠我的工资根本就承受不起。”  姚父也开口,“小雪,有什么困难你跟爸爸说说,说不定我们能帮你想个办法。”  姚若雪心如死灰,“就这样吧,谁也劝不了我。”  说完她直接去了小宇的病房,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容不下她。  “你说,怎么办。这孩子是不是诚心要跟我作对啊,当初我让她回去找个男人嫁了,她死活不肯,现在我们改变主意了,她倒好,又要回去找人嫁了。”姚母小声嚷嚷,急的毫无办法。  自从那天见过沈辰皓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姚母本想跟着姚若雪去公司,奈何这几天小宇离不开他们,所以这事就给耽搁了,现在看来,他们必须马上去见见那个男人。  而姚父的想法和姚母差不错,“你说我们要不要这样,先不给她压力了,免得小雪心里有负担。”  不过他的话姚母不爱听,“我们什么时候给她压力了,给小宇治病不是应该的吗,当初可是她自己说的,怎么算压力呢。”  这个女人,他们当初付出了多少心血,家里有困难帮忙不是应该的么?  “你说,我们要不要亲自找那位沈先生谈谈?”姚母问姚父,关键时刻她还是希望姚父拿个主意。  “找他谈谈当然好,这不找不到么?”  “他不是小雪的上司么,也就在小雪的公司上班,我们去他公司等,我就不信了,他还能不出来。”  “好主意。”姚父点头,“不过,你别让小雪发现了,这丫头别看她平时老实,性格倔着呢,一旦把她惹毛了,我们会得不偿失。”  姚母倒是赞同,“我知道怎么做,等明天就去试试。”  看到了沈辰皓,他们二老哪里还满足把女儿交给一个农村男人,了不起十几万的彩礼,而那个男人,无论是谈吐还是气势,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优秀人物,不说上百万,他到时候娶小雪,彩礼至少也会有个五六十万吧。  那他们家小宇的手术费就不用愁了,还能有余下的钱呢。  姚家夫妇想想都觉得美。  ------题外话------  亲爱的小仙女们,今天是本年度六月的最后一天,谢谢大家的票子,咱们下个月见,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