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8权奕珩,你这个骗子(权少身份曝光)

168权奕珩,你这个骗子(权少身份曝光)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7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8
    病房里,姚若雪进去时弟弟小宇是醒着的。  “姐姐!”看到她来,小宇很是兴奋,他半躺着,人靠在床头。  姚若雪瞧着弟弟苍白的小脸,心里一阵钝痛。  若是再不想点办法,小宇会被折磨死的。  “小宇好些了吗?”姚若雪拉着他的手轻声问。  “姐姐,我好多了,你不要担心。”  姚若雪拉起他的手放在掌心,她艰难的扯了扯唇,“小宇,以后你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姐姐可能不能经常来看你了。”  “姐姐,你要去哪里?”  “我就在这儿,不过姐姐的工作比较忙,以后要住在公司,努力赚钱养家啊。”姚若雪尽量让话题变得轻松。  小宇才刚十二岁,因为出生在农村,很多事情还不懂,她能骗就骗吧。  “姐姐,都怪小宇不好,拖累了你。”小宇低下头,稚嫩的小脸满是愧疚,“姐姐你放心,等小宇将来长大了,一定不会让姐姐这么辛苦。”  呵。  姚若雪喉间一阵酸涩,就冲他这句话,她觉得自己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小雪。”姐弟两人的谈话被姚母打断。  姚若雪轻拍了下弟弟的手背,“小宇,姐姐明天再来看你,你要乖哦。”  “姐姐放心,小宇会很乖的等姐姐回来。”  出了病房,姚若雪态度冷淡的问父母,“爸妈,你们找我什么事?”  姚母笑呵呵的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香喷喷的热气刺得姚若雪有种想吐的冲动,她现在胃口敏感,压根闻不得这种油腻的喂。  “小雪,妈看你最近身体不太好,刚才去医院附近买了一碗汤,你喝了吧。”  她这番话和举动让姚若雪惊讶不已,她忍着那股恶心,喘着气对姚母道,“给小宇喝吧,我准备回去了。”  姚家二老也没强求,哪怕他们现在想靠着女儿,可在他们心里儿子还是最重要的,汤她买来了,是姚若雪自己不喝,那就给她的宝贝儿子吧。  姚若雪拿着布包往外走,姚母和姚父交代了几句,追上去,“等等小雪,我和你一块走。”  回去她的住处要半个小时的公交车程,她没和姚母坐在一起,接到沈辰皓的电话时,车里的嘈杂声正好掩盖了她打电话的声音。  “二少,有什么吗?”  女人的声音在嘈杂声中很是渺小,沈辰皓费了好大的劲才听懂。  “我这里有个紧急方案,你现在过来,我给你说一下具体情况,地址我发给你。”他简要的说明目的,就要挂断电话。  姚若雪目光看向车窗外白茫茫的雪景,车里人多,空气混乱,压得她喘不过气,“二少,我现在已经下班了。”  她这是拒绝了。  “这是个难得机会,而且得到报酬是双倍,你确定不做这个方案?”  “二少,我想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现在没办法出来,钱固然重要,不过我好像已经写了辞职信……”  不等她说完,沈辰皓生气的打断,“那好,就这样吧。”  她倒是硬气了啊。  这么好的活都不做,当初干嘛要死要活的求他找点事做,现在他照顾她了,她倒是拒绝的干脆!  这么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他理她干嘛。  被挂断电话的姚若雪小脸贴着车窗,冰冷的温度刺入女孩的肌理,仿若刺痛了她的心,她眼前的景物逐渐模糊,仿佛她看不到的未来那般迷茫。  到站下车,姚母问她,“小雪,我刚才听到你在打电话,是谁啊。”  这个时候接到电话,会不会是经理沈辰皓?  他们家小雪没认识什么人,姚家二老来的这些日子大概也知道了女儿的私生活,除了一个陆七,好像不认识什么人了。  姚若雪语气淡淡,“公司的同事,问我工作上的事。”  “哦。”  姚母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即便不信也没再问。  她总觉得这丫头这几天怪怪的,莫不是还有背的别的事情瞒着她?  “妈,晚上我不吃饭了,冰箱里还有菜,你想吃什么自己做吧。”  “好好好,你不用管我,回去了就休息吧。”  姚母对她的态度比之前不知好了多少倍,姚若雪知道,这都是因为沈辰皓,她的父母她和沈辰皓是男女朋友关系,他们为了掉到金龟婿才这样对她。  姚若雪对这一切早已麻木,她身心疲惫,既然因为沈辰皓才能让她过几天安生的日子,那她就继续装下去吧,这样的情况下,她实在没有精力操心太多。  回到租房,姚若雪把手机放到桌上去倒水喝,刚碰到杯沿,她的手机响了,姚母正好在桌子旁边择菜,想也没想的将她的手机拿过来。  姚若雪赶紧放下水杯过去,将姚母手里的手机抢了过来。  她将手机抱在怀里,喃喃解释,“妈,我的手机你不会用,一会弄坏了要很多钱的。”  姚母气得摔了手里还未择完的菜,控制不住的骂道,“你个死丫头,我就想给你拿过去,这么紧张做什么,一个手机还能有多值钱,你也太大惊小怪了。”  姚若雪不想和她争辩,她走到一旁的沙发里坐下,小心的点开短信,然而看到的是令她心惊肉跳的一条信息。  ‘我给你的十万块钱,是给孩子的营养。’  意思是,若是他发现这十万块钱被她做了别的,她肯定会受到报复。  姚若雪只觉得心脏的位置跳个不停,就好像自己身处在一个无底黑暗的深渊,无法看清外面的情况,更无法让自己出去。  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要这么算计她。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霸道的男人,强奸了她,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甚至还威胁自己生下孩子。  姚若雪觉得,这事越快解决约好,自从和那个男人碰了面,她感觉自己每天的生活都在他的监视之中,弄得她整个人都快疯了。  “小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和你爸?”姚母将菜洗好,她见女儿仿佛一个傻子似的坐在沙发里,跑过去问。  不会是那位沈先生不要她了吧,毕竟他们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了。  “妈,你不要担心了,我能有什么事。”姚若雪烦不胜烦。  姚母索性把话说明白,“我告诉你小雪,刚才我和你爸商量了,你要是敢回老家,我和你爸就死给你看。”  她威胁姚若雪,就怕这个丫头倔起来谁的话也不听,那么她想要沈辰皓那样的金龟婿岂不是泡汤了。  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想的,就算和沈辰皓是普通朋友关系,难道她就不会去追他么。  姚若雪听了姚母的话在心里冷笑声,良久,她看了姚母一眼,平静的道,“那你们就去死吧。”  反正她也不准备活了。  姚母,“……”  她的世界里终于安静下来,好半天也没听到姚母的声音,还以为她有自知之明去忙活了。  哪里想到,姚若雪一转过头,姚母便拽起了她的头发哭天喊地,“你这个死丫头怎么说话呢,我就知道你是个没良心的,竟然要我和你爸去死,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头皮被姚母拽得生疼,姚若雪似是习惯了一般,她没有呼喊,而是将姚母一把推开,眼里的柔弱不在,“是人也被你们给逼成禽兽了。”  不是姚若雪不孝,而是她清清楚楚的知道,她的父母永远不会这么做,因为姚家的事一直都有她担着,即使出了事业只会找她,他们的日子除了小宇,还用操心什么?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女儿,你这是谋杀,不孝女,不孝女啊,你说,你是不是早就存了这样的心思,让我和你爸去死,你就安静了,生怕我们拖累你是不是,你这个没良心的……”  姚若雪在姚母的咒骂声中走进卧室,而后重重关上门,将姚母的哭喊声隔绝在外。  她不会再任父母欺凌,就像沈辰皓说的,他们是她的父母没错,可不能把她当做奴隶一样,她一味的顺从只会让他们越发的肆无忌惮。  姚若雪想好了,以后的她会每个月按时寄回去生活费,其他的一概不管。  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  是父母把她变成了这样。  姚母在外面哭了一会儿没人理,到后面也就不闹腾了。  在卧室里的姚若雪靠着门板,身体不断的往下滑,这样的日子她真是受够了。  没有吃晚饭姚若雪便睡了,半夜里,她被胃痛给惊醒,跑到洗手间吐了个天翻地覆。  隔壁小房间的姚母听见洗手间传来奇怪的声音,她跑过去一看,姚若雪趴在马桶旁边吐个不停。  虽然之前两人闹了不愉快,可后来想想,她还指望着这个死丫头飞黄腾达,也就不和她计较。  “哎呦,小雪,你这是怎么了。”姚母试图去扶她。  姚若雪眼眸疲惫的眯着,看到母亲突然出现,她紧张不已,“妈,你怎么还没睡?”  “我睡了啊,这不是被你给弄醒的。”  她刚才的动静这么大吗,竟然把母亲都给吵醒了。  她吐得这么厉害,姚母蓦然想起他们村的女人害喜。  “小雪,你不会是……”  姚若雪就知道姚母作为过来人会怀疑,站起身来的时候她已经想好了一番说辞,“妈,我就是身体不舒服,最近公司的事情多,我胃口也不大好,昨天公司体检,也说我要注意饮食。”  “真的?”姚母很是怀疑。  “当然是真的,不然还能是什么,你和爸应该也发现了,我最近身体很差。”  姚母扶着她去卧室,还体贴的帮她盖好被子,“你们公司上班真的有那么累吗?”  姚若雪面色苍白如纸,说句话都觉得费力,“是最近的事情多。”  “那这样,我明天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身体,你呀,自己也要注意。”  “谢谢妈。”  “快睡吧,时间不早了。”  姚若雪真的很希望,姚母对她是真心实意的好,而不是为了金龟婿沈辰皓,哪怕是几句安慰的话也行啊,她也不至于把自己怀孕的事藏着掖着,有个人好商量,可碰上这样的父母,她敢把事实告诉他们吗,说不定还要遭到一顿痛打。  ——  陆七和姚若雪分开后提着行李箱直接去了兴茂集团。  她想看看,权奕珩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忙。  坐在车上陆七给叶子晴打了个电话,问她姚若雪最近的情况。  “嫂子啊,我拍戏呢,晚上我去你家吧。”  “好的。”  她在工作,陆七也不好打扰,想着一会儿和权奕珩一起回家准备一顿晚饭,等叶子晴过来再好好的问问她。  到兴茂集团的时候已经接近下班的时间,陆七坐在出租车里,隔着车窗看着从里面出来的人群。  十分钟后,待人群渐渐疏散,她提着行李箱上去台阶,直接推开玻璃门进去。  即便她在职场混乱这么多年,却还是第一次踏入兴茂集团,里面的环境和她想得差不多,很是豪华。  空旷的大厅里除了前台小姐已经看不到人,陆七拉着行李箱过去,礼貌的问,“小姐您好,请问权奕珩的办公室在哪一层?”  “我帮你查查吧。”前台小姐态度还算热情,“不过我们公司有规定,不能随便上去,查到了我可以打电话让他来见您。”  查查?  陆七皱眉,心想,他不是慕总裁的特助吗,应该公司的每个人都认识他啊,怎么还需要查?  尽管她心里有一万个疑问,却还是道,“好,谢谢。”  不多时,她得到的结果是,“不好意思小姐,我们公司没有这个人。”  陆七彻底懵了,“……”  “请问您还有其他事情吗?”前台小姐问。  “你会不会是弄错了,权奕珩是你们慕总裁的特助啊,你应该不会陌生的。”陆七强调。  “怎么可能,慕总的特助明明是……”  也就在这时,从专属电梯里走出来一个男人,他单手插兜,原本神情慵懒的他在看到陆七后立马变得警惕起来,适时的打断了前台小姐的话,“嫂子,你终于回来了,我跟你说,你不在的这几天,阿珩可把我给虐死了,工作也不认真,哎,害的我什么事情都得亲力亲为。”  慕昀峰一边说一边拉着陆七去了大厅的沙发里坐下,他打了个电话,“泡两杯咖啡过来。”  “不用了慕少,我刚出差回来,得先回去,打扰你了。”  “不打扰不打扰,嫂子你太客气了。”慕昀峰追上去,并且将她手里的行李拉了过来,“嫂子,我来吧。”  前台小姐看到这一幕不禁张大了嘴,这还是他们风骚的慕总裁么,帮着女人拿行李的样子真是太帅了。  两人出了公司,陆七想要打车,慕昀峰阻止她,“嫂子,我送你回去。”  “慕少,我自己打车就好,您去忙吧。”  “嫂子,您这话就见外了不是,阿珩帮我做事,我不可能连这点忙都不帮吧。”  “慕少真的不用,我……”  慕昀峰已经自作主张的帮她把行李拉着往车库走,“走吧嫂子,我得对我员工的家庭负责。”  陆七抽了下嘴角,这话听着怎么那么不对劲呢,她也明白慕昀峰的性子,怕是拒绝不了,省得浪费时间。  而且她生气是生权奕珩的气,干嘛发泄到慕昀峰身上。  慕昀峰不知道她来公司有没有发现某人不在的事实,汽车驶入车道后他试探的问,“嫂子,您今儿个兴致可真高,这是要给阿珩一个惊喜啊,早知道你该给我打个电话啊,不然我今天就不派他去西城那边了,可能要九点才能回去陪你哦。”  他尽量把时间说的晚一点儿,这样也方便权奕珩脱身,权家那边现在乱成了一锅粥,老爷子昏迷的这两天,有些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权奕珩是打足了精神在和那些妖魔鬼怪战斗啊。  陆七的头靠在座椅上,她视线无神的盯着前方,只是说了句,“慕少,你们公司好像没有权奕珩这个人吧。”  慕昀峰傻愣了三秒,随后笑道,“阿珩是什么人,他跟在我身边还用输入公司系统吗,前台的那个人刚来,当然不知道这里面的行情,你不要理她。”  “是吗?”陆七明显不信。  她不是三岁小孩子,这种鬼话漏洞百出,她还能信?  不过,她即便再有气,慕昀峰的面子不能不给。  慕昀峰转移话题,“嫂子,阿珩最近下班比较晚,为了赚钱养你真的很辛苦,你呀,回去呢就给他做点好吃的,今晚来个烛光晚餐,浪漫浪漫。”  陆七不吭声。  “嫂子,我的错,你刚回来,我明天就让他少点工作,让他尽量多点时间陪陪你。”  “慕少,不用这样的,工作是工作,我想兴茂集团应该也有规章制度。”  慕昀峰打了个响指,“还是嫂子深明大义,阿珩娶了你啊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陆七什么也没说,她似是有些累了,靠在座椅上闭上眼,像是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  慕昀峰尴尬的咳了两声,加快了车速。  这种受虐的气氛他不要再体验,阿珩,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嫂子实话,回去有你受的。  看这样子,陆七八成是怀疑了,他不知道权奕珩是怎么打算的,所以不敢再乱说话。  终于到了陆七的公寓,她拿着行李箱道谢,“谢谢慕少送我回来,再见。”  “再见嫂子!”  等她的身影消失,慕昀峰掉头的同时给权奕珩打电话。  “阿珩,不好了,你媳妇儿去我公司找你了,没找到人。”  权奕珩双眸微微眯了下,“……”  “喂,我可告诉你,兄弟我可是帮你费力的隐瞒了,过不过就看你了。”  此时的权奕珩在医院,老爷子刚刚醒来,他走到一边接电话。  “她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啊,看上去很不高兴。”  能高兴么,没找到人肯定在前台问到了什么,看来他得想个办法。  该死的,他这两天为了权家的事忙的焦头烂额,每次和陆七打电话,也是草草几句就挂了。  他怎么就没想到她会提前回来!  病房里,老爷子平躺在宽大的床上,他四肢因为中风而抖个不停,嘴有点歪,说话的时候含糊不清,“阿……阿珩……”  他吃力的脚权奕珩的名字,才几分钟没看到他就无法定下心来。  权奕珩和慕昀峰急急交流两句便挂断了电话,他走到老爷子病床边,拉起他颤抖的手喊了声,“爷爷。”  “阿珩……我,我可能……”  “爷爷,您别说话,医生说了,您的病只是暂时的,一定能治好。”权奕珩知道老爷子担心什么,将他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公司的事和家里的事您不用担心,我会分配好,还有您担心的三姑,我已经让他们两口子回去了,至于离婚,我劝他们好好考虑,毕竟孩子已经那么大了。”  老爷子眨了眨眼,似是赞同了权奕珩的做法。  “爷爷,您自己都这样了,有些事情就不要操心了,好好养身体。”  老爷子悲伤的摇头,他怎么能不管,权家的一切还未来得及交代啊,万一他这撒手一走,权家其他人不听权奕珩的,起了内讧,他们家可就要毁了。  老爷子多少有点不甘心,若是这次不能好起来,他心里明白得很,恐怕以后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他已经是个废人了吧?  和权老爷子说话的这会,权奕珩不停的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吧,他从医院到家还得一个小时,估计一会儿又得到十点了,小七不生气才怪。  罢了,他突然想,知道了真相也好,免得这么累。  只是权家现在不太平,这个时候曝光他,确实很麻烦。  不一会儿,冷沐川到了,他帮老爷子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身体,笑着道,“权老爷子,我冷沐川保证,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现在啊,您必须多休息。”  老爷子听了冷沐川的话似是放下心来,他不再拉着权奕珩说话,而是像个孩子一样,乖乖的闭上了眼。  权奕珩不禁松了口气,他和冷沐川出了病房,手脏落在冷医生的肩头,“还是你有法子。”  “我是医生,他当然怕。”冷沐川感叹,“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多威风的一个人啊,如今变成这样,我真的挺心疼的。”  权奕珩又何尝不是,他小时候见到的爷爷一身军装,别提多帅气了。  在权威的人也经不过岁月的洗礼,老爷子这一生算是走到尽头了,即便好起来手脚也不会像之前那般灵活。  权家固然有专人照顾,可哪里有自己能自给自足的好,老爷子的自尊心到时候还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  “冷医生。”身后,权玉蓉追出来。  权奕珩和冷沐川同事回来,权玉蓉缓缓走过来,冷沐川笑着打招呼,“哟,权大小姐。”  被人这么称呼,加上男人的眼神直直盯着自己,还是当着权奕珩的面,她的小脸蓦然一红,不自在的问,“我想问冷医生,爷爷的病真的能治好么?”  “唔,我只能说尽力,老爷子能不能好起来心态也很重要。”  他的意思很明显,权家人脉关系复杂,若是每天都有人故意让老爷子生气,他的医术再高明恐怕也没用啊。  “谢谢冷医生,我一定好好照顾爷爷。”  “嗯,权家啊就你最关心老爷子。”  “爷爷对我恩重如山,应该的。”说这话的时候,权玉蓉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冷沐川旁边的权奕珩,男人的目光并不在她身上,权玉蓉不禁觉得失落。  她当然要对老爷子好,一旦这个老人走了,她在权家可真的没有生存下去的理由了,说不定那些人看她不顺眼了,哪天不高兴直接就赶她走。  权玉蓉这辈子从未踏出过权家一步,若是真的被赶出去,她还能去哪儿?  她的心思冷沐川看的透着,等权玉蓉回了病房,冷沐川碰了碰权奕珩的肩,“你说你,这么漂亮的丫头怎么就不喜欢呢。”  “在我心里,没人美得过小七。”  好吧,他好像问了一句蠢话。  陆七他是见过几次的,那个女人倒是让他心生钦佩之意,要是和权玉蓉比起来,她倒是真胜了那么一筹,毕竟她不是养在家里的大家闺秀,骨子里的那种气势很让人着迷。  而权玉蓉,一乍看确实美,给人的感觉也很温柔,但和这样的女子相处起来,生活未免也太没滋味了。  “阿珩,你是不是也太痴情了点,人的一生多漫长啊,就一个女人……”  权奕珩侧目瞪了他一眼,“那是因为你没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等到你真的爱上她,就不会这么说了。”  我去,这是秀恩爱呢。  什么爱不爱的,男女之间可不就是做么,舒服了,多做几次,不舒服分开!  这是冷沐川做男人的原则,才不要像他们一样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老爷子睡下,权奕珩准备走了,权昊然和姜淑艳刚从大院里过来,看到权奕珩急匆匆的准备离开,权昊然不悦的开口,“老爷子刚醒,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不可能一天24小时的守在这儿,我明天早上过来。”权奕珩自认为没必要解释太多,他看到姜淑艳眼里的那抹不屑,就连和他们说几句话的欲望都没有。  这话一落,他直接绕过两人走进了电梯,甚至不给权昊然再次开口的机会。  在妻子面前权昊然鲜少提到大儿子,即便他做得再不对也不会当着妻子的面批评。  倒是姜淑艳,她一开口便是,“昊然,我给绍峰挑了几个大家闺秀,你明天帮着看看,哪个合适?”  “老爷子还躺在那儿,我哪有心情。”  “老爷子的病不是一时半会,我们得为孩子着想,不能误了他,绍峰今年都26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说我这个做母亲的能不担心么。”  “这事我会记在心上,你先别忙活了,把老爷子伺候好,做好长媳的本分。”  她什么时候没做好长媳的本分了,听到老爷子生病住院,哪次不是第一个冲到医院的。  现在她就担心儿子,权玉蓉那个贱人,一天到晚装可怜装纯情,把她儿子迷得神魂颠倒,若不赶快解决这件事,她夜不能寐。  而她所谓的丈夫,除了关心权奕珩,她的阿峰真正操心过么?  这是不是也太偏心了!  权奕珩赶到公寓已经晚上九点半,客厅里只留了一盏昏暗的墙壁灯,他打开门进去,目光一瞥,看到一个人影坐在沙发里,仿若雕塑一般。  她双手抱膝而坐,应该是洗了头发,权奕珩换鞋的时候闻到了那抹清香,女子像是没听到客厅的响动,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光是一个影子就令人心醉。  “老婆,你回来了?”权奕珩换好鞋过去,他坐在女人旁边,试图把她抱过来。  原本纹丝不动的女人因为他的触碰一闪,她抬起眼,口气还算平稳,“权奕珩,我今天去找你了。”  “老婆辛苦了,我没在公司。”他故作轻松的答,实则已经做好了被质问的心里准备。  “权奕珩,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骗我吗?”  权奕珩瞧着她逐渐阴沉的脸,心有点乱了,哪怕他再能说,到了这个时候,权奕珩也是有点畏惧的。  他知道她曾经在颜子默的那段感情里摔得太惨,平时是最忌讳别人骗她,而且这个人还是他。  这一次,事情有点麻烦了,她越是这样安静,他心里就越不安。  “我早就发现了你的不对劲,没想到还真是有情况啊。”她苦涩的勾了下唇,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在这个时候却有点难以启齿了哦。  权奕珩扯掉颈间的领带,他解释,“老婆,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说是哪样?”她凝望着他,失望极了。  “你那么聪明,肯定猜到了吧。”  陆七摇头,“不,我不知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权奕珩明白,有些东西是瞒不住了。  “我是权家大少。”  世界仿佛安静下来,陆七抱着膝盖的手颤了两下,唇瓣蠕动两下,最终什么也没说。  她闭上眼,想象着是不是弄错了。  他是权奕珩,一个普通的男人,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去吃宵夜,在她母亲病危的时候,拿着娶媳妇的钱救她的权奕珩啊,怎么可能是权家大少。  权家大少怎么可能和她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怎么可能在她面前假扮穷小子……  很多很多,他们之间的种种。  陆七不敢相信。  良久,她故作迷糊的问,“哪个权家啊。”  “就是在京都神秘的那个权家。”  再次得到他的证实,陆七的心就像是从云端摔落,她怔在哪里没说话,整个人都是昏的。  曾经以为,她的这辈子就这样了,能有个疼她宠她的男人,钱财什么的都无所谓,即便在最难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嘲笑她嫁了个穷光蛋,她却乐得自在。  苦涩的扯了下唇,她麻木的从沙发上起来,“权奕珩,你太过分了。”  她是有多傻啊,在买钻戒的时候就该发现的,一百万的钻戒,即便和慕昀峰有不同的关系,也不会奖励这么丰厚的东西。  还有面对陆自成和颜家的时候,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是与生俱来的,她是不是太愚蠢了?  权奕珩拉住她,“老婆,对不起,我当时……”  “当时你为什么要骗我?”她打断他,脑子里嗡嗡作响。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接触,所以就想了这个办法,你应该也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婚纱店,当时,你那么悲伤,你说要是我以权大少的身份接近你,你对我不是更反感吗?”  “不用再说了,我不想听。”  在谎言面前,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的。  只是这个男人竟然还厚颜无耻的说,“老婆,我没有骗你,我是权奕珩。”  呵。  你这么说不觉得可笑吗?  他是权奕珩没错,可也是权家大少。  在被颜子默抛弃后,陆七发过誓,再也不要嫁入豪门。  权家是什么?在京都不仅是豪门的象征,也是权利的象征啊,一旦她和权奕珩在一起,将来……  她看不到将来了。  就在两人争论不休的时候,叶子晴回来了。  “我来了,今天真是累死了,那个贺导啊,真是出了名的严厉。”叶子晴似是没有发现两人的不对劲,喝了一大杯水后继续喋喋不休,“不过我觉得,跟着严厉的导演能学到不少东西,他今天还夸我了呢。”  喝完水,她没听到回应,奇怪的看着两人,“哎,怎么回事啊。”  权奕珩点了一根烟,他单手插兜的站在客厅里,俊朗的轮廓透着一股冷意。  叶子晴坐到陆七旁边,关切的问,“嫂子,你,你没事吧,是不是我哥欺负你了?”  “子晴,你也知道吧。”陆七没头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  “知,知道什么啊,嫂子,你……”叶子晴怕怕的看向自家哥哥,希望他能透露一点信息。  她从未见过嫂子这个样子,仿佛魂都丢了,隐约有点心疼。  “子晴,你不用和你哥通气,我什么都知道了,你哥是鼎鼎大名的权家大少。”  叶子晴在心底哀嚎:完蛋了!  呜嗷,她什么都不知道。  叶子晴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急急解释,“嫂子,我是知道他的身份没错,可也是个普通人,你不要生我哥的气就不理我啊。”  “我没有不理你,也懂。”她说,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可是嫂子你对我冷淡了很多啊,她不要这样。  “嫂子,我饿死了,要不我们去吃宵夜吧。”  “你自己去吃吧。”  “不嘛,我们一起去,自从你上班以后都没有好好陪过我。”叶子晴撒娇,是想尽法子想撮合两人。  权奕珩无措的站在那里,他指间的猩红烫到了手指头都没有发觉痛,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陆七看,脑海里回旋着他们这几个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而叶子晴还在卖力的给陆七做思想工作,权奕珩知道,这个时候,她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人一旦受到刺激,是想要时间缓和的。  权奕珩丢了手里的烟蒂,指尖留下了一个浅浅的伤疤,他抬手拉了下叶子晴,不动声色的给了她一个眼神。  叶子晴明白,这个时候需要他们的独处。  “嫂子,你不想去的话我可以给你打包带来好不好?”  “不用了子晴,你去吃吧,工作那么累,别饿着。”  本来她是想和权奕珩一起回来,然后做晚饭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嫂子,那我再过来看你。”  “好,回去的路上小心。”陆七叮嘱她,即使心情再不好,她也不会放任叶子晴不管。  因为在陆七心里,早已把叶子晴当做了家人。  只是权奕珩,你为什么要骗我?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今天是七月的第一天,呜嗷,清清刚才看了下,票票好少哇,有票票的亲动动手指头,投给清清哦。  今天七月的第一天,大家说,权少骗了小七,给什么惩罚吧,留言和本文有关内容的正版读者,都有潇湘币奖励额…希望亲爱的们踊跃参加。  还有长评活动,能写长评的亲可以写长评,这个活动直到文的完结一直有效,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