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69 权少被醋海淹了

169 权少被醋海淹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7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8
    叶子晴离开后,陆七不想和权奕珩待在一起,她觉得他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他说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欺骗了自己。  她起身回到卧房开始收拾东西,陆七的东西本来就少,收起来毫不费力。  权奕珩不敢进去,他站在客厅里,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只有女人走来走去的声音。  他猜测着小七应该在找衣服洗澡吧。  恐怕今晚他得睡客房了。  疲惫的揉了下眉心,他心情异常凌乱。  陆七收拾好行李箱,她又只身出来,想要拿放在客厅里给妈妈带的礼物,权奕珩看到她走过去将女人强行抱进怀里,他的口吻一如之前那般轻柔,“小七。”  “权奕珩!”陆七在他怀里挣扎两下,语气酸酸的纠正,“不,是权大少。”  “小七!”男人有些生气的扳过她的脸,手指掐住她的下巴,深邃的眸似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吸进去,“小七,不许你那么陌生的叫我。”  陆七感觉不到下颌的痛,她整个人都是乱的,一双漂亮的眸子此时满是悲伤,“那你有把我当成熟悉的人吗?”  若是有,为什么会骗我到今天?  “权奕珩,你和我在一起每次都有做措施,是不是怕有一天我会拿孩子威胁你?”  权奕珩温柔的脸猛的沉了下来。  陆七冷笑了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都是麻木的,“放心,其实我也没想过要和你生孩子。”  “小七!”权奕珩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他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最高的位置,也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除了陆七。  小时候一样,长大了亦是如此。  人在气头上,真是什么样的话都敢说啊。  他的身份摆在那里,陆七的心情权奕珩也能理解,可是这番话他不能接受。  权奕珩抱着她的手紧了紧,生怕一放手她就没了,“小七,别这么说,我没有这个意思,是真的想多点时间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陆七僵硬的身体在男人怀里逐渐软了下来,她也不想这样,也知道权奕珩不可能是存着那种心思,因为不管他是谁,他的情意陆七都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得到。  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真的无法接受。  两人静默了一分钟之久,蓦然的,陆七推开男人跑进了卧室。  权奕珩跟进去就看到她拉着行李箱要走了。  男人瞳孔一缩,试图制止,“小七,你干嘛。”  “你不要碰我。”  权奕珩无奈的举起双手,那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可陆七却笑不出来,“小七,用不着这样吧,你这样过去,妈会担心的,她有心脏病受不得刺激。”  “权奕珩,你别拿这些来吓唬我。”  他一开始没说是权家大少,是不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还是想要考验他们的感情,等到彻底考验过了再说?  陆七频繁猜测权奕珩的种种,脑袋都是糊的,她怕再待下去自己会疯。  她受不了这样的欺骗。  拉着行李箱出去,权奕珩默默的跟在她身后,到了小区,陆七蓦然转身,“权奕珩,你别跟着我了。”  权奕珩抢过她手里的行李,“老婆,你去哪儿,我送你。”  冷空气钻入陆七的劲脖,她冷的直打颤,试图抢回男人手里的行李箱,“权奕珩,你别跟着我了,你堂堂权家大少,不应该做这种事情。”  “小七,不管我是谁,你也是我老婆。”  说完,男人拉着行李箱放到了听在一旁的汽车里。  陆七站在原地搓手,她呼着热气没动。  权奕珩做完这些,他又跑过来拉起陆七的手,“老婆,我送你走。”  他知道,她需要一点时间,也清楚这么晚了她会去哪儿,那么就让她去吧。  不过这么晚了,他要保证她的安全。  陆七不是那种喜欢耍小性子的女孩,但偶尔在权奕珩面前她有点控制不住。  而且这件事情她除了生气还有一点失落,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受了刺激的身体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不要你送。”陆七想把行李箱从汽车里拿出来。  权奕珩冷下脸,他一把将别扭的女人打横抱起,沉寂的雪夜里,陆七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权奕珩,你干嘛。”  她本能的搂着男人的脖子,怕自己会掉下去。  权奕珩二话不说,直接把人丢在副驾驶的位置,他自己绕过车头很快上来,陆七趁这个机会想跳下车,男人一把将她的手攥在掌心,以往的温柔不在,剩下的只有作为权大少的那股子霸道。  “老婆,你再不老实我就在车里做了你。”  陆七,“……”  这个男人还要不要脸,做错事的明明是她,为什么反而自己被威胁了。  “乖乖坐着,我送你去妈那儿。”  “谁说我要去妈那儿了,我要去出差。”  “妈的!”一向温润的权奕珩爆了一句粗口,“你再敢说试试。”  他猛然将车停在路边,人就要从驾驶座里跨过来,陆七吓得赶紧闭了嘴。  这样的权奕珩让陆七害怕,雪夜里,白色的光线透过车窗刺过来,男人俊朗的侧颜染着一股厉色。  “老婆,你什么都可以说,朝我发脾气也行,甚至把我打一顿都可以接受,但别提我不喜欢的事。”  说起出差,权奕珩想到的便是顾以凡那个有心机的男人,还试图拐跑他的老婆,做梦去吧。  不喜欢的事?  听听吧,这个男人说的什么话。  她只说了句出差,而且她的本职工作就是要经常出差啊,当时做这份工作的时候陆七确实犹豫过,不想三天两头的奔波,现在看来倒是好事,她和权奕珩回不到过去了。  恐怕这才是真正的权奕珩吧,霸道狂妄,那双原本对她柔情似水的眼眸里藏着狂风暴雨,仿佛要吞噬了她。  权奕珩也发觉自己的态度转变的太快,可他真是着急了,每次遇到陆七的事情就不能镇定。  他软了语气,“老婆,要不我们明天去郊外玩一天,看雪景?”  “不去。”陆七扭头看向窗外不断倒退的景物,心绪复杂。  权奕珩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陆七撇开,将手缩了回来,和他保持距离。  男人无奈,只得默默的开车。  雪天路滑,一个多小时后才到黄娅茹的公寓。  陆七拖着行李箱迅速的往楼上走,权奕珩意欲送她上去,陆七冷下脸警告他,“权奕珩,你再跟着我,我们就离婚。”  “做梦!”男人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  “权奕珩,你不能这么霸道,我有权利决定我们的婚姻。”  “那你就试试,这婚能不能离。”  “你!”  “老婆,不就是一个身份吗,我还是我,干嘛要那么纠结,以后你依然是权太太,想去哪儿我送你,下班我接你,我就是你的老公,不是什么权大少。”  可事实是,你就是权大少,而且还欺骗了她这么久。  是的,她这句离婚不是说着玩儿的,确实有这个想法,她的老公是神秘的权大少,换了别的女人大概会高兴的疯了。  可她不一样,在经历颜子默的事情后,曾经就想过,再也不嫁入豪门。  颜家尚且那么复杂,权家……  陆七不敢想,脑子都快炸了。  “老婆,你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接你来上班。”  权奕珩也不做过多的停留,送她到楼梯口便转身回了车里。  陆七拖着行李箱上楼,黄娅茹打开门看到提着行李箱的女儿,先是惊了下而后嘴角溢出一丝温柔的笑来。  “妈!”陆七这一声妈喊得异常委屈,恨不得扑进黄娅茹怀里大哭一场。  “哟,小七,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是刚出差回来吗。”黄娅茹关上门帮女儿拖着箱子,“外面下雪,你有没有冻着,那边的天气怎么样,没什么不舒服吧?”  一连串的关心袭来,陆七酸涩的吸了吸鼻子,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是觉得难过。  她没说话,黄娅茹不由担心,“瞧你,怎么一脸不高兴,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就是太累了,一下子缓不过来,那边的气温和这边不一样。”陆七把行李箱拖进卧室,看样子是在这里住下了。  黄娅茹把她这个动作看在眼里,“我去给你热一杯牛奶,等着啊。”  “嗯,谢谢妈。”  陆七把行李箱弄好,她走到客厅的内坐下,她侧目看向窗台,虽然天黑了,但外面的雪景依然清晰可见,满世界的白和明亮的路灯交替过来,她觉得刺眼,赶紧转过头来。  她此时不出来具体什么感觉,就知道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仿佛生了一场大病。  “阿珩知道你回来了吗?”  陆七轻抿口牛奶,点头,甚至连话也不愿意说一句。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有没有发烧?”  陆七摇头,她疲惫的靠在沙发里,“没有,他今天在外地办事,妈,我今晚不走了。”  “那也不能随便就出来啊,万一阿珩回来没看到你的人……”  “妈,你就这么嫌弃我吗,我就在这儿睡一觉。”  见她一脸不耐烦黄娅茹哪里还敢多话,“行行行,我去铺床。”  这里有个小卧房,足够陆七一个人睡。  母女俩人一起去了小房间,黄娅茹拿出准备好的床单开始铺,陆七帮忙牵扯,“妈,陆自成最近来找过你吗?”  “昨天刚来过。”  “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就要一千万,陆自成完全可以做到。”  言下之意就是,没有一千万她不会签字离开。  一千万她只不过是拿回自己的东西,陆自成那个守财奴竟然不肯,到时候恐怕会得不偿失。  “妈,为什么非得是一千万。”  以陆七对黄娅茹的了解,母亲并不是一个注重钱财的人。  “这些啊,你就别管了,是我和你爸之间的事。”黄娅茹转移了话题,“这周六是颜子默和陆舞的婚礼,听说是场盛大的婚礼,你爸,肯定会让你作为长辈出席,小七,妈妈怕你……”  这一层陆七早就想到了,她不屑的道,“出席就出席,我本来就是她姐姐,当然得出席她的婚礼。”  至于那对狗男女想安安分分的结婚,恐怕没那么容易。  呵。  曾经受过的屈辱,陆七发过誓,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也得让那对狗男女尝尝。  “你能这么想就说明你真的放下了,小七,妈很放心。”  因为有了权奕珩,他们家小七终于得到了幸福,别人怎么样那是别人的事。  母女俩闲聊了会便各自睡了,陆七想着和权奕珩之间的事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起身拉开小窗帘,附身看下去,雪地里,一道熟悉修长的身影没入她的瞳孔。  是权奕珩,他还没走,一直望着这个方向,仿佛会知道她在这间房睡一样。  陆七眼眶一热,她捂着嘴,拉紧了窗帘。  权奕珩这么一闹,她就更睡不着了。  外面那么大的雪,权奕珩,你为什么还不走?  此时的权奕珩已经在下面站了一个多小时,他视线紧盯着那扇窗,身体仿佛麻木了一般,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直到,那扇窗被推开,看到心爱的女孩探出头来,他僵硬的举起手臂朝她挥手。  不多时,那扇窗关了,紧接着连灯也灭了,他的世界里只剩下黑暗。  也在这个时候,医院打来电话,权奕珩才麻木的迈出步伐,吱吱的踩在雪地里,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权少,老爷子醒来就找你呢。”  “我马上过来。”  他明明知道等在这里没有用,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固执的等在这里,大概是是想离她近一点吧。  一路驱车到医院已经是凌晨三点,权奕珩拍了拍身上的雪花,权昊然吩咐佣人递给了他一条毛巾。  “阿珩,你这两天先把工作的事放一放,老爷子醒来只想看到你。”  权奕珩擦了下头发,“爷爷我自然会照顾好,我也有我的事。”  “爸知道你担心什么,不就是那个女人么,不知道的以为你真是为了公司的事。”权昊然冷哼,明显对他的态度不满。  公司的事在医院也可以处理,为了给老爷子一个良好的休息环境,他们家包下了这一层楼,可以办公,也可以休息。  权奕珩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去了病房。  老爷子听到动静艰难的侧头,看到来人,他只差没哭出来。  人老了就是这样,和孩子一样,是需要哄着的。  老爷子等不到权奕珩走过来,放在床上的手吃力的抬起,想要拉住权奕珩。  这一幕看得权奕珩的心一阵紧抽,他走过去将老爷子颤抖的手握在掌心。  “爷爷,我刚才回去了一趟,您怎么这会儿醒了?”  老爷子眨了眨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阿……阿珩,爷爷,爷爷怕是不行了……这一生未了的心愿太多……算了,我不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爷爷相信你的……能力,可是,阿珩,爷爷……爷爷还欠了一个人的情,怕去了那边没办法交代……”  “爷爷,冷医生说了,一定会把您的病治好。”  老爷子摇头,虽然他行动不便,但心里清楚的很。  “爷爷不想有遗憾……阿珩,有件事你能答应爷爷吗?”  权奕珩是什么人,老爷子想说什么他一眼就能看穿。  他帮老爷子理了理身上的被子,拒绝,“爷爷,这事恐怕不行。”  老爷子没想到他会拒绝得这般干脆,“怎么……爷爷都这样了你还是不答应吗?”  “你都……不听听是什么事……阿珩,你什么时候做事变得这么果断了?”  老爷子显然是有些生气的,说这些话的时候咳嗽的厉害。  权奕珩帮他顺气,安慰的开口,“爷爷,不是我不答应,而是我现在答应了您也没有用,说不定以后我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对我和玉蓉都是一种伤害,玉蓉在权家这么多年,她是习惯了喜欢我,若是放任她去外面,她可能喜欢的也不是我。”  “她从小到大接触的男人就那么多,爷爷,你敢肯定她是爱我吗?”  老爷子默默听着他这些廖论,不由悲伤的笑了声,只是问,“阿珩……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玉蓉?”  “爷爷应该清楚,我喜欢的人是谁。”  “那个姑娘……当年的姑娘,已经死了啊,阿珩,你是不是要活生生的气死我。”老爷子拍着床板,脸色涨得通红。  死了?  所有人都认为陆七死了,而他那个时候太小也信了,好长一段时间权奕珩才从那段悲伤中走出来。  权奕珩清楚,即便是陆七当年没死,权家人也有办法弄死她。  因为权玉蓉需要豪门长媳的身份,老爷子想给她最好的庇佑,若不是权玉蓉的父亲,也就没有权家的这一天。  是,他们家亏欠权玉蓉,可这些年的养育,爷爷多年的悉心栽培,给了她最好的教育,权玉蓉足以嫁个好男人。  为什么一定要是他?  “阿珩……你不孝啊。”老爷子说完这一句,整个人白眼一翻,像是一口气没缓过来。  权奕珩被吓懵了,好半天缓不过神来,要不然权昊然进来帮老爷子顺气,他还傻傻的杵在那儿。  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即便有一颗强大的心,也无法忍受亲人被自己活活气死,那样他会一辈子不得安宁,若是小七知道了,大概也会内心不安吧。  好在,爷爷并没有气过去。  “爸,您别生气,阿珩就这个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  “让……他,他走。”老爷子狠狠瞪了权奕珩一眼。  权昊然对权奕珩道,“阿珩,你先出去吧,这里我来照顾。”  老爷子估计是气的不轻,将权奕珩赶了出去。  站在外面的权玉蓉也听到了祖孙俩人的对话,她眼圈发红,权奕珩出来的时候,她故意扭头不去看他。  事情到了这一步,就算是为了爷爷开心,阿珩哥哥,你连和我做个戏都不肯吗?  还是你连爷爷的生死都不顾了。  病房里,有权昊然的照顾老爷子的心绪稍稍平稳了一些,权绍峰突然冲进来,“爷爷,我愿意娶玉蓉。”  “你个逆子,给我出去!”权绍峰朝他厉喝。  权绍峰不为所动,他求助的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子,似乎说出这番话鼓起了最大的勇气,“爸,爷爷,为什么你们那么偏心,一定要把玉蓉给大哥。”  老爷子微磕着眼,权绍峰说这番话他倒不是生气,而是深觉可惜。  不是一定要给,而是玉蓉喜欢的是权奕珩,老爷子又怎么肯把她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所以绍峰,这件事你就当自己在做梦吧,只要玉蓉不喜欢你,你这辈子也别想娶。  关键还是在于玉蓉的态度。  而且老爷子也是为了权家着想,几年前他就放话出去,权玉蓉将来是权家的长媳,现在若是让她嫁给权绍峰,以玉蓉的性子肯定会觉得是一种屈辱。  权昊然犀利的眼神落在小儿子身上,声音提高了好几分贝,“出去!”  权绍峰见老爷子没发话,一直不甘心,杵在原地没动。  “你是不是要气死你爷爷?”  听了这话的权绍峰才气冲冲的离开,关上了病房的门,在外等待的权玉蓉同样的也把刚才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刚才想过了,若是老爷子真的要把她嫁给权绍峰,她就死了算了。  “玉蓉。”权绍峰看到她,一脸复杂。  “二少,以后这种话我希望你不要在老爷子面前说了,他会误会,还以为我喜欢的是你。”  听她这语气,是万万不愿嫁给他的。  权绍峰就那么看着她,艰难的动了动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的悲伤都在心里,还能说什么。  刚才就算是爷爷答应了又怎样,他喜欢的女人不愿意嫁,难道他还强抢不成?  姜淑艳站在病房的不远处,原本她和儿子说这话,权奕珩突然从病房出来,紧接着,她儿子冲了进去。  刚才所发生的事,她虽然没有目睹全过程,但也听了个大概。  还好老爷子英明,没有答应阿峰和权玉蓉的婚事。  她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  权奕珩站在另一边吸烟,他垂着头,一瞬间像是憔悴了很多。  “阿珩。”姜淑艳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什么事?”男人丢了手里的烟,冷冷抬起头。  “老爷子这样我们大家都很伤心,阿姨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和阿峰是兄弟,我希望你……”  权奕珩打断她,“姜姨,阿峰是真心喜欢玉蓉,我不懂您为什么一定要阻止?”  “可是玉蓉不喜欢阿峰啊,阿珩,你不能这么自私,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就塞给阿峰。”  他有吗?  是权绍峰喜欢玉蓉,他才鼓励弟弟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  若是真的不愿意,没有谁可以强求他。  有时候权奕珩真的很羡慕权绍峰,他虽然和自己一样身在权家,可他从小到大有疼爱的父母,也没有感受过权家的压力,还能选择自己的婚姻,而他的人生,仿佛一早就定格好的。  “姜姨,我想您误会了,我并没有把玉蓉强塞给阿峰,就在前几天我还和玉蓉说过,会给她找个靠得住的男人。”  姜淑艳还想说什么,权奕珩却已经走进了电梯,他是不准备在这里待了。  爷爷生气没错,可他自己坚持的事还是没办法改变。  第二天一早,陆七起来时黄娅茹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小七,你和阿珩是不是有什么事?”黄娅茹把做好的面包递给女儿。  “妈,你别多想了。”陆七喝着牛奶,手里的面包被她捏成了一团。  “阿珩昨晚给我打电话了,让我照顾好你。”  陆七暗暗咬唇。  这个男人还真是……  “你呀,怎么就不知道包容点,阿珩那个人……”  陆七听得心烦,“妈,我才是你女儿。”  “是我女儿怎么了,我也不能一味的偏袒你,妈妈是过来人,什么样的人适合你,妈一眼就能看明白。”  “阿珩或许没有颜家的条件那么好,可她带给你的生活很幸福,小七,做人可不能贪心,你呀,从小到大养尊处优惯了,妈也能理解,有时候发发小姐脾气也就算了。”  这些话陆七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她也没吃下去的欲望,眼见时间差不多,她拿了包,“妈,我吃好了,先去上班了。”  “你才刚吃呢!”  “差不多了。”陆七已经开始换鞋。  黄娅茹嘀咕,“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下了楼,权奕珩那张熟悉的脸撞进她眼底,陆七顿住脚步,想绕过他,男人直接朝她走来,依然关心的问,“老婆,你吃早饭了吗?”  陆七脸色难看,质问,“权奕珩,谁让你昨晚打电话给我妈的?”  “我没有啊。”权奕珩一脸无辜。  这个时候他哪里敢啊,而且身份曝光,丈母娘一旦知道,肯定也不会帮他说话了,他会有那么蠢?!  陆七闻言拧眉。  那是黄娅茹故意在试探了?  没想到她妈也和她玩起这招来了,竟然想要套她的话。  “你去忙吧,我上班坐公交车很方便的。”  “天气冷,老婆,上车吧。”权奕珩伸手拽住她,将手里的羽绒服给她披上去,“昨晚你走的时候没带上这个,我怕你早上冻着。”  陆七愣了下,身体因为多了一件厚重的衣服而逐渐暖和起来。  良久,她吸了一丝冷空气,冻得鼻尖发红,“权奕珩,我们给彼此一点时间吧。”  态度倒也心平气和下来。  而她这样的语气却让权奕珩感到不安,一个女人要真的生气了还能哄一哄,这幅模样,他完全不至地从哪里着手。  他就怕她心如死灰。  “下班了我去接你,我们一起吃饭?”权奕珩知道她会拒绝,特意加了一句,“子晴也会来,她说有事想请教你。”  “不用了,我晚上可能要回陆家一趟,子晴那里我会自己给她交代的。”  “那我现在都来了,让我送你吧。”  “权奕珩,你别逼我了行不行?”  他没有逼啊,就怕老婆被人家给抢跑了。  陆家那边不仅有个不死心的颜子默,更有虎视眈眈的顾以凡,万一陆七一冲动,和他真的离婚,一向自信心爆棚的权大少一点胜算都没有。  陆七甩开他的手,朝雪地里跑去,仿佛身后有毒蛇猛兽在追她,很快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这样走了。  权奕珩没有再追上去,生怕自己的举动惹毛了小妻子,到时候会闹得不可开交。  有些事情确实急不得,可他这不是控制不住自己么。  “阿珩,你来了怎么也不上去?”黄娅茹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他身后。  权奕珩生怕冻着她,“妈,您怎么下来了,天气冷,赶紧进去吧。”  “小七这孩子我刚才说了她,脾气啊,一点没改。”  “妈,是我的错,真的是我的错。”  即便是权奕珩的错,他认错的态度诚恳,这样的女婿黄娅茹也满意。  “我做了早餐,你上来吃点吧,看你,几天没见怎么又瘦了,小七也不知道心疼着点儿。”  “不怪她,是没没有把事情办好,妈,我就不上去了,公司还有事。”  黄娅茹点头,“行,妈就跟你说一句话,小七你不用担心,她气消了也就过去了,别看她表面得理不饶人,其实是个软心肠。”  他懂,他当然懂,可这一次不一样啊。  整整一天陆七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她做的工作和数据接触的少,工作量也不是很大,倒也不影响。  到了下班时间,陆七和同事们闲聊两句准备走了,却听见一个同事说,“我家那个死鬼昨晚又半夜才回来,喝得烂醉如泥,你们猜怎么着,他竟敢背着我藏私房钱,我直接把他扔楼道里睡了。”  “张姐,你可真牛逼,就不怕你家先生醒来暴打你一顿啊。”  “他敢,骂我一句都不行,否则我就和他离婚。”  “哈哈,还是张姐有本事,能驾驭自己的老公可不是件容易事啊。”  “你们家那位藏了多少私房钱啊。”  “好几百块呢。”  唔,藏几百块钱就得睡楼道,可见这个男人是爱她的妻子的。  有时候一个男人并不是敢不敢,而是要看一个女人在他心里的分量。  陆七默默的听着这些,突然很羡慕这样的生活。  可惜,她再也回不去了。  公司门口,一辆黑色汽车渐渐逼近,眼见陆七从里面出来,权奕珩加快了车速,却被一辆香槟色汽车抢了先,车窗降下,露出顾以凡轮廓清晰的脸,“陆小姐。”  “顾总,您今天来视察工作吗?”陆七随意问了一句。  顾以凡点头,“上车吧陆小姐,陆伯伯说了,让我带着你一起回去,陆小姐应该不会介意吧。”  他把话说的很满,而且他们真的是顺道,因为陆七中午接到了陆自成的电话,今天必须要回去一趟,是为了陆舞的婚事。  她这个做姐姐的在外人面前应该做好本分,陆七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傻,把对陆舞的恨意表现在脸上。  陆七犹豫的站在那里,她不想和顾以凡有太多单独相处的机会,上次本想和他说明自己的情况一直没找到时机,现在,她又没了想说的欲望。  “你看,天寒地冻的,陆小姐,你是想让陆伯父责备我么?”  顾以凡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要是她还不上车倒是显得矫情了,而且他们本来就是工作关系。  打开车门,陆七坐进去,香槟色汽车很快驶入车流。  另一边,坐在黑色汽车里的权奕珩气得一拳砸在方向盘上,该死的,他就知道顾以凡不会轻易罢手,现在的情况于他是极不利的,哪怕他在生气也不敢轻举妄动。  看到小妻子上了那个男人的车,权奕珩的脸可谓是乌云密布。  他吃醋了,而且吃的不少,那滋味差点没把他给酸死!  到了陆家,顾以凡和陆七一起进去,两人进来,那一幕让陆自成不由一喜。  “哟,小顾总。”他起身,亲自招待顾以凡。  “陆伯父好,有点事耽搁所以来晚了,还望您见谅。”  “不晚不晚,是我让佣人准备得太早了,来来来,坐。”  陆七跟在顾以凡身后,从进来到现在没有说一句话,她冷着脸,听着陆自成和顾以凡客气的对话浑身不自在。  “小七愣着干什么,给顾总倒茶啊。”  陆七闷闷的坐在沙发里没动,白了陆自成一眼。  家里那么多佣人,什么时候轮到她端茶送水了?  陆自成是想给他们制造机会,陆七懂,可她为什么要听,她现在的存在就是要气气陆自成和那对母女。  倒是顾以凡体贴的开口,“陆伯父,陆小姐在公司辛苦了一天,这种事还是别让她做了。”  “你呀,太惯着她了,女儿家的端茶倒水是本分,怎么能说辛苦。”  陆七听着这番话想吐,她起身,“我先回房了。”  “马上要开饭了,你给我坐好。”陆自成厉喝,也不管是不是顾以凡在这儿。  她的不情愿陆自成当然懂,可顾老爷子都亲自发话了,他还能错过这个好机会么,一旦陆七嫁入顾家,那可比陆舞嫁到颜家还有用,将来他的公司有这两家罩着还用怕?  顾以凡摸了摸鼻尖,他凑过去在陆七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陆七这才缓了一下面色,乖乖的坐在原地。  站在挑空楼层的陆舞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气的小脸扭曲。  “妈,你说,我们要不要侧面告诉小顾总,陆七是有夫之妇?”  陆舞实在看不惯陆七有了老公还勾搭别的男人,那个贱人运气真好,竟然得到了顾以凡的青睐,那个男人也不知道看上了她什么。  因为胡碧柔怀孕,胎位不稳,她这些日子都没有下楼,陆自成也请了不少人照顾她。  “你千万别多事,一旦被你爸发现,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哼,我不说,自然有人会闹,我就不信了,还能治不了那个小贱人,一看就是个狐狸精,还偏偏立牌坊,真是笑死人了。”  开饭的时候陆舞挺着肚子从楼上下来,陆七已经有好久没见她,这次见倒是觉得她长得珠圆玉润了,小腹也凸了起来。  她在心里算了下日子,陆舞已经怀孕四个多月,应该是这个样子了,只是,她瞧着她的肚子,怎么有些奇怪?  “顾总,你。”陆舞先和顾以凡打招呼。  “陆二小姐,幸会。”  两人礼貌的打完招呼,陆舞像是突然看到顾以凡身边的陆七,惊讶道,“哟,姐姐回来了,妹妹我都好久没见你了。”陆舞由佣人扶着坐下,夸张的开口,“没办法,小家伙闹腾的厉害,实在没空去看姐姐你。”  一番话说的肺腑至深,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姐妹的关系真的有那么好呢。  呵,许久没见,这个女人演戏的本事倒是长进了不少。  怎么,还想在她面前炫耀么?  还是想破坏她和顾以凡?正好,她找不到拒绝顾以凡的理由,倒不如顺水推舟给陆舞,让她做个替死鬼!  ------题外话------  清清觉得,是该让权少吃吃醋了,虽然还是同一个男人,但对权少杀伤力也不小哇,谁让他一开始那么容易就得到了小七咧,素不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