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70 她是假怀孕?

170 她是假怀孕?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2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8
    此时,等在陆家外的权奕珩收到了几张照片,是一个陌生号码,陆七给顾以凡夹菜的一幕,女人侧颜很漂亮,她夹菜的手抬起,应该是在和男人说着什么,那模样,两人就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权奕珩眯眼,三张照片反反复复看了不下十几次,恨不得直接冲进去把小妻子给抢回来。  可他脑子又清醒的很,一旦进去闹起来,若是破坏了小妻子的计划,他大概又得关上十天半个月了。  唔。  权奕珩头痛的揉了下眉心,一副要屠杀人的表情。  发这个信息的人权奕珩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应该是陆舞母女,他们是最见不得陆七好的,而且在陆家,除了她们,还有谁能见证这一幕。  大概是怕陆七真的嫁给顾以凡,陆舞的地位受到威胁,故意拍了张照片发给他,好让他过来闹。  他权奕珩会有这么笨?得罪老婆的事可不干!  一顿饭的功夫对于权奕珩来说很漫长,眼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八点,顾以凡还没有从陆家出来,他确实坐不住了,特意叫了徐特助,关键时刻好安排人爬墙进去打探消息。  陆家的晚饭早已结束,陆七吃完饭就直接上楼去了,路过胡碧柔的房间,她目光不经意间瞥了下,胡碧柔正和佣人发脾气。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凉了怎么吃,你想害死我儿子啊。”  “夫人,这是吴妈刚做的,端来的时候可能漏了风……”  “赶紧去重新做,我要吃热的,热的。”  这些佣人也确实可怜,想当初她和妈妈住在这里,对佣人的态度很是随和,只要不犯大错误从不会责难。  现在的陆家被这对怀孕的母女弄得是鸡飞狗跳。  怀孕了真有那么娇贵吗,佣人给胡碧柔端去的晚餐是陆七亲眼看到吴妈做的,才过了五分钟,不肯能就凉了。  她明白,胡碧柔这是想端着陆夫人的架子,让这些佣人都看看,谁才是陆家真正的女主人。  陆七站在宽敞的走廊里,不禁冷笑了声。  谁说进了陆家的门就是陆家的女主人了,陆家的女主人永远只有她母亲,不过陆七倒是觉得黄娅茹不稀罕,但她必须正视这件事,免得这对母女仗着怀孕欺负她妈妈。  陆自成听到佣人说胡碧柔生气了,正想上来看看她,恰好到走廊里碰到了陆七。  他把女儿拉到一旁,小声道,“小七,你妹妹说睡那间小房不舒服,空气不好,你又许久不来,我就自作主张给换过来了。”  “她怀孕了,你就多担待着点儿。”  陆七倒是大度,“没事,她爱睡就让她睡好了。”  “爸爸这些年没白疼你,果然你最懂事。”陆自成嘴角拉开,那笑容陆七觉得刺眼。  懂事?  呵。她是懒得去计较。  就像陆自成说的,陆舞再过两天就要嫁去颜家,她又何必在这个时候和一个孕妇过不去,到时候有个三长两短赖道她头上,惹些麻烦。  反正这个房子她迟早会拿到手,当年她刚大学毕业,到陆氏工作,那时候的陆家还没有在这里买别墅,住在老街的老房子里,为了方便,陆自成和陆七商量之后买下了这里的别墅。  这栋房子,她和黄娅茹都有出钱,凭什么要让小三母女登堂入室?  是黄娅茹不计较,不然陆家能有这么安宁?  “顾总对你很上心,小七啊,你福气真好。”  陆七没说话,既然陆自成这么说,她就怎么做吧。  “你看小顾总,大忙人,能陪我一个老头子这么久,说圈子里的那些事,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陆自成眼角的笑容加深,他现在懂得了怎么和陆七相处,这个女儿脾气有点硬,他就得来软的。  “小七,我想过了,到时候你妹妹的婚礼,你就和小顾总一起出席,那时候宣布你们的关系,啧啧,绝对会……”  陆七默默听着陆自成的这些话,他白日梦倒是做得好。  冷声提醒,“陆自成,你别忘了,我是有夫之妇。”  “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和顾总交个朋友总不为过吧。”  陆自成倒是变聪明了,懂的软硬兼施,也不威胁她离婚的事儿。  他也清楚,一旦惹毛了陆七,顾家那边会更加无法交代,何必呢。  倒不如让女儿和小顾总先接触,让她看清事实,跟着一个穷光蛋和跟着一个白马王子,那是多大的差别啊。  这主意还是胡碧柔给他出的,让他现在不要去管陆七的事儿,等顾总和她接触一些日子,这里面的道理陆七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给小顾总和陆七制造机会。  “交个朋友也没那么方便,我老公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陆七双手环胸,玩味的看向陆自成。  “小七,你可不能有了家庭就丢掉这个圈子,你呀,怎么说也是陆家的大小姐,走出去,身份摆在那里。”  是啊,她是陆家千金大小姐,可收到的待遇却不如胡碧柔母女俩,走出去别人对她的只有嘲笑。  “陆自成,你情妇闹得厉害,你有时间和我在这里闲扯,还不如去看看她,看看你儿子。”陆七句句话带着刺,她就是说要提醒陆自成,胡碧柔即便生下儿子,只要她妈一天没同意离婚,那也不过是个私生子。  他们不让她好过,她凭什么要让他们好过?  “我有点累,先去睡了。”  陆自成听了这番话,脸色微僵,却还是好言道,“好好好,以后啊,你就住在这儿,你妹妹过几天就嫁出去了,那个大房间依然是你的。”  陆七转变了方向,往另一边的客房走去,那里曾经是陆舞住的地方。  原本陆家也不缺大房间,但是她那间确实是位置最好的,陆舞想了多年,就暂且让她得意些日子。  若是不感受今天的甜,又哪里能体会到将来下地狱的滋味。  陆七路过楼梯口,恰好碰到陆舞挺着大肚子在和颜子默打电话,看到她,陆舞面露得意之色,“子默,我们的钻戒到底到了没有啊,我手指都是空的,就等着你给我戴呢。”  “……”  “嗯,那明天我在家等你。”  “……”  “呵呵,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子默,我先挂了,拜拜。”  陆七冷冷的看着她,眼神讥讽,那样子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这个女人不会还以为她喜欢颜子默吧,他们一直以为的穷光蛋,若是知道了权奕珩的身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  陆七不屑用这一招,因为她并不想嫁入豪门。  挂了电话,陆舞主动和陆七套近乎,她手掌温柔的放在微微凸起的小腹上,“姐姐,不好意思,我最近胸闷,房间太小了……”  “刚才爸爸已经和我说了这件事,你爱住就住吧。”  “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姐。”陆舞似是没想到陆七会这么淡然,“姐姐,明天子默会送来一些钻戒供我挑选,到时候你看看喜欢什么,等我挑了之后,你再挑两个也是没问题的。”  呵。  这是觉得她嫁的老公没钱,故意在炫耀?  竟然还要她挑剩下的,鬼才稀罕呢。  面对陆舞的冷嘲热讽,陆七漂亮的唇瓣一勾,“我并不觉得颜子默送你的钻戒有多值钱,你别忘了,颜子默他妈当初在酒会上戴的假珠宝,我劝妹妹你还是看清楚一点,免得上了当,得了个假钻戒还出去炫耀,到时候可就丢陆家的脸了。”  陆七捂嘴偷笑,气得陆舞整张脸都扭曲了。  这个女人,一段时间没见,嘴上的功夫倒是越发见长了。  呵,那又怎么样,她是嫉妒自己要嫁给颜子默了吧,加上她现在又怀了颜家的骨血,陆七心里有气是应该的,她应该高兴才是啊。  “那是误会,是颜伯母不识货,以她的身份可能怎么会买假货。”陆舞一句话帮颜母洗脱戴假珠宝的嫌疑。  “是么?”陆七挑了下眉,她现在就喜欢和这些渣渣玩儿,谁让她心情不好,她神色倏然变冷,“颜子默明天来正好,他是不是忘了,还欠我五百万呢,如果不还,明天的钻戒我就拿去抵债。”  “实在不好意思妹妹,谁让你未婚夫欠债不还呢。”  陆七说完绕过她准备走了。  陆舞抱着肚子的手紧了紧,她实在装不下去了,恨不得撕下陆七的那张利嘴,“陆七!”  “怎么,妹妹还有事?”陆七态度极淡。  陆舞咬了咬唇,“五百万颜家会还给你的,别一天到晚跟没见过钱似的。”  “没见过钱,那你倒是让你未婚夫现在还给我啊。”  “你!”  “这年头啊,欠钱狗熊倒是变成英雄了。”  陆舞狠狠的跺了跺脚,“……”  为什么,她每一次想狠狠的虐这个女人,都会被反虐回来?  她都要嫁给颜子默了,还比不上她嫁给了一个穷光蛋么?  陆七回到房间狠狠松了口气,还别说,和陆家人相处确实挺累的。  也在这个时候,她收到了权奕珩发来的短信。  ‘老婆,睡了吗?’  陆七凝视着手机屏幕良久,亮色的指甲来回摩挲着那几个字,久久没有回过去。  陌生的地方陆七睡不管,虽然还是在陆家,毕竟心境不同,陆七感受不到那份温馨,睡了一个小时,她起床走出房间,楼下传来两个男人的谈话声。  是顾以凡和陆自成,他竟然还没走,和陆自成到底在商量些什么?  陆七本想下楼悄悄去听,走到楼梯口隐约听到主卧那边的响动,她踩着地毯慢慢移过去,曾经她住的那间卧室的门没有完全紧闭,她四处晃了眼,猫着身子眯起眼,清楚的看到了令她大惊失色的一幕。  “舞儿,你这是做什么,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是想惊动你爸爸么?”说这话的是胡碧柔,估计是她过来时忘了关紧房门。  “妈,明天我婆婆要带我去做产检,我就是不明白,这几天月都是我自己去的,她怎么又突然想去了。”  颜母突然来电话,让陆舞彻底慌了,她只有找胡碧柔商量。  胡碧柔现在也自身难保,下身每天都有少量的出血,这事儿陆自成还不知道,她真不宜操心别的事。  可女儿又没有人关心,趁着陆自成和顾以凡还在客厅说话,母女俩这才敢说怀孕的事。  陆舞生气的将裹在肚子里的布包拿出来狠狠砸在地上,并且还抬脚用力的踩了两下,“儿子儿子,她就知道儿子,现在儿子哪有那么好弄啊,我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孕妇,人家只卖女儿,还没有听说卖儿子的。”  陆舞早在一月前就开始托张晖找和她月份差不多的孕妇,为了能顺利给颜家生个儿子,她可没少费心思,过去这么久了,张晖每次找到孕妇都是,如果是个儿子就不卖。  而颜母想要的也是儿子。  躲在房门外的陆七看到这一幕,她双手捂住嘴,眼睛瞪得大大的。  原来她是假怀孕?  胡碧柔拉了下女儿,“你小声点,被人听见了你完蛋了。”  “妈,你说,我到哪里去弄个儿子啊。”  “你这不是还有几个月吗,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只要舍得出钱。”  关键是,她手里根本就没有多少钱,为了能顺利嫁进颜家,她为了关系,花出去的钱也不在少数,陆自成平时对他们母女苛刻得很,一分一厘都算计着过。  “你放心吧,这事妈肯定能给你想到办法,你现在好好休息。”  毕竟女儿是真的怀孕了,虽然月份不对,总归是辛苦的,他们得找个时间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掉。  陆七眼见差不多了,她屏住呼吸,慢慢的直起身子,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没想到胡碧柔母女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为了能嫁进颜家,竟然用假怀孕来欺骗。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若是现在告诉颜家人,说不定还费力不讨好,而且那一家人,她早已视他们为仇人。  她才不要告诉颜家人,等到时候陆舞的肚子曝光,他们两家都闹得鸡飞狗跳岂不是更好。  颜子默,这就是你费尽心机想要找的女人,果然配得上你的狗眼!  陆七想想觉得心情不错,后半夜倒也睡得安稳。  深夜的陆家旁边,徐特助坐进一辆普通的黑色汽车。  “权少,顾以凡在客厅和陆自成说话,夫人已经睡了。”  权奕珩指尖点着方向盘,他抿着唇,不说话的样子令人畏惧。  “权少,我们还要行动吗?”  “撤了吧。”  他就知道他的小七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和别的男人套近乎,那个顾以凡,只是在单相思。  尽管是这样,权奕珩心里还是不舒服。  ——  第二天一早,陆七在陆家用过早餐就出去了,姚若雪这两天不忙,她约了她在沈氏楼下的咖啡厅见面。  “小雪,你们公司什么时候放假?”  “我们公司放假比较晚,大概要年27才放假,我回去也应该是那个时候。”  “你真的决定了?”陆七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她避开人流,凑过去低声道,“小雪,一旦到那个时候,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三个月了,不好做人流的。”  这个问题,姚若雪早就已经想过了,她准备做药流,三个多月孩子能流下来,就是痛苦一点。  让她痛一点也好,免得以后再上当。  “小七,你不用担心我,我们那边有偏方,好弄的。”  “可是……”  “小七,我走了之后,你偶尔帮我看看小宇好吗?”姚若雪不想这个沉重的话题,关于孩子的事那么复杂,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那天见到的那个男人,她虽然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可这两天在梦里,她一直都有看到他。  大概是被那个男人给唬住了,姚若偶对于做人流不敢轻举妄动,她是没了办法才会选择回老家的,怎么能甘心呢。  这些年的努力,一旦她回到大山里,她这一辈子也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以前所做的一切也就会前功尽弃。  “若雪,我还是不赞成你回去,最起码你在这里有我,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我也可以照顾你。”  姚若雪喝了口白开水,她嘴角扯了扯没说话,不知道怎么拒绝好友。  她就这么走了,其实挺不好意思的。  “哟,这不是嫂子吗,你怎么在这儿?”  突然插入的一道男音让陆七和姚若雪纷纷侧过头,男人精致的脸透着一丝邪气,一双桃花眼微眯,模样慵懒帅气。  是沈辰皓。  陆七对这个男人有印象,因为他,那天晚上回去后权奕珩差点把她给折腾死。  所以,当再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哪怕不是当着权奕珩的面,陆七也不敢多看他两眼。  “沈二少。”陆七礼貌的喊了声。  “嫂子来也不说一声,本少一杯咖啡还是请得起的。”沈辰皓玩笑的开口,目光却落在一旁姚若雪的身上。  天气寒冷,她还是穿着那件洗得变色的羽绒服,拉直的头发披散着,巧妙的遮住了她小巧的脸蛋儿,一股子自然气息流露,是沈辰皓从未感受过的那种美。  姚若雪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眼神,而是问,“小七,你和沈二少认识啊。”  “嗯。”陆七点头,沈辰皓不客气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唔,其实她们是介意的,因为她们的聊天内容都是女性话题,沈辰皓在这儿,她和陆七不得不停止。  “沈二少,原来小雪是你的下属。”陆七开口,“我觉得你们公司的制度应该改一改,不能让员工加班。”  她记得当时住在姚若雪的租房里,这个女孩有时候十点才回来,实在太辛苦了,工资和努力也不成正比,而这些小员工,老板是看不到他们的,都是上面的人申报上去,人才很容易被埋没。  陆七想,尤其是像沈辰皓这样身份的人,大概更不会注意姚若雪这样的小虾米。  “嫂子的意思是,我虐待了她?”沈辰皓依然是那副口吻,像是在和陆七开玩笑。  “我没说你,应该是你的下属虐待员工。”  “嫂子是直性子,难怪阿珩会这么喜欢你。”  陆七,“……”  怎么好好的又扯到权奕珩身上去了,她别扭的喝了口咖啡,也懒得再掺和这事儿了。  “嫂子说的没错,公司的制度确实该改一改,不过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沈辰皓把问题抛给了姚若雪,“你说呢小雪,你也是老员工了,也可以适当的给公司提点意见。”  “我?”姚若雪喉间噎着一口水。  她都要走了,还能提什么意见。  陆七朝他们二人看了眼,瞧着两人的关系好像不一般啊,这个沈辰皓,从进来到现在,视线就落在姚若雪身上没松开过。  姚若雪只是公司的一个小员工,他竟然叫她的小名。  这关系……  啧啧。  陆七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嗯,你不是最有说话权利的一个吗,我现在可以允许你说公司的每一个人,包括我,有什么缺点都可以提。”  陆七不动声色的给姚若雪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怕。  说不定还能让老板加工资呢,而且像姚若雪这么努力的员工确实不多了,若是升职会更好,那样的话,说不定姚若雪就不用走了。  “我,我没什么意见。”  陆七闻言失落的叹了口气,沈辰皓像是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他抬腕看了眼时间,和陆七告别,“嫂子,改天我做东,请你和阿珩好好叙叙旧,现在我要去忙了。’  “再见,沈二少。”  终于把这尊大佛给送走了。  陆七对姚若雪解释,“他是权奕珩的一个朋友,听说关系很好。”  “权奕珩的朋友?”姚若雪不太理解。  “你可能不知道,权奕珩的身份。”  “小七,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若雪,你想嫁入豪门吗?”陆七反问她。  姚若雪摇头,她不光不想,也没资格去想,哪个豪门少爷会看上她这样的,一个农村妇女而已,和他们的生活完全不搭。  陆七苦笑了声,感叹,“大概只有我们才这样想吧。”  嫁入豪门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她们却不愿意,是不是有点作。  豪门生活哪有那么容易,每天勾心斗角,她们有手有脚,干嘛不自己变成豪门,谁说这个世界一定是男挑女的,她们女人一样也可以挑男人,豪门大少就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女人么?  “小七,到底怎么了?”姚若雪见她脸色难看,担心的问。  “权奕珩他是权家大少。”  “什么?”姚若雪吃惊的咋呼。  陆七倒是平静了不少,“就是京都最神秘的那个权家,他是那个家族的大少爷。”  姚若雪吓得不轻,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权家的大少爷,她在早年听到过有关他的传言,是个神奇的人物,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那个男人,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京都人人都想嫁的男人,那么陆七就是权家的少奶奶了。  “权家大少不是一直在国外吗?”  “应该是今年回来的。”  这个问题陆七也想过,她曾经也听过关于权奕珩的传言,当时她怎么就没想到权这个姓,在京都有这个姓的人并不多,而那个时候,权奕珩虽然浑身的气势和一个穷光蛋有所差异,不过身边的环境以及做的事情,都没什么值得她怀疑的。  特别是权妈妈和叶子晴,她当时怎么就没想过,叶子晴为什么和他不是一个姓氏。  这里面的关系陆七还没有弄清楚,她也不想弄清楚,不管叶子晴是不是权奕珩的妹妹,她对那个丫头是真心疼爱。  一码归一码,陆七不会把这份积怨归咎在权妈妈和叶子晴身上。  “小七,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隐瞒了你?”  难怪她当时见权奕珩会觉得害怕,原来,人家身上的那股强大的气势是与生俱来的。  不过姚若雪觉得,权奕珩对陆七是真的好。  “他一直隐瞒我到现在,若雪,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这个人,最受不了别人欺骗我,你是知道的。”陆七眸色沉下去,整个人郁郁寡欢。  她当然知道,当初颜子默和陆舞暗度陈仓,陆七所受的伤害除了她没人能懂。  看到陆七情绪这么差,姚若雪也心疼。  权奕珩为什么要这样做?  姚若雪觉得,她是不是该找权奕珩谈谈?  可那个男人的身份,实在让她畏惧。  不过姚若雪记住了刚才陆七说的话,沈辰皓和权奕珩是好朋友,或许她可以走捷径。  到了下班时间,等同事们纷纷离开,姚若雪想碰碰运气,去了沈辰皓办公室。  门是敞开的,她局促的站在门口,低低的喊了声,“沈二少,可以进来吗?”  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闻声转过身来,看到是她,桃花眼溢出一丝笑意,“进来吧。”  姚若雪走进去,她站在男人面前,斟酌着该怎么开口。  沈辰皓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她坐下。  “没想到你和嫂子是朋友,这天下的事情真是巧了。”  “二少,我……”  沈辰皓点了一根烟,姚若雪最近见他每次都抽烟,其实初见的时候,这个男人并没有抽烟的恶习。  她不自在的咳嗽一声,沈辰皓见状,将手里的烟灭到了烟灰缸里。  “不习惯?”  姚若雪清了清嗓子,“最近有点咳嗽。”  “你真的想好了?”  “什么?”  沈辰皓看进她眼里,“辞职的事,你真的想好了吗,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刚才我说公司的事也是在给你一个机会,公司不允许有人做这些小动作,若是你能举报,会得到提升,对你是个很好的机会不是吗?”  姚若雪听着他这番话,泛白的唇瓣蠕动两下。  原本她确实想说,自己这些年工作比谁都做得好,没得到提升不说,还让方部长欺负打压,若不是有沈辰皓的帮助,说不定她早就离开沈氏了。  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自己马上要离开了,又何必惹上这些麻烦,方部长和林允熏不是省油的灯,临走之前还是安安静静的吧。  姚若雪点头,“嗯,我想二少也应该明白,即使我的在你们眼中故乡再穷再不好,在我心里也是值得留恋的。”  “那里有我童年的伙伴,也有我最爱的野菜,还有独木桥,有大都市没有的山水田园……”  说起这些,姚若雪的唇不自觉的勾起,像是在怀念童年。  这还是沈辰皓第一次听她说起故乡,她那神采飞扬的样子让他黯然的桃花眼亮了许多。  手机铃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沈辰皓朝她看了眼,走到一旁接起电话,“阿皓,你在哪儿啊,我和熏儿都等你好半天了。”  “妈,我这边临时有点事,您先陪她吧。”  “你这孩子……”  沈辰皓等不到沈母把话说完,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姚若雪这才想起自己来找沈辰皓的目的,等他过来,她开口,“沈二少,我有事想找你帮忙。”  “你说。”  男人吐出两个子,他从裤兜里摸出一根烟,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将手里的烟放下。  “那个,我想问一下,权奕珩真的是权家大少吗?”  “货真价实。”  既然身份已经曝光了,那就对谁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这么问,沈辰皓也大概猜到了她想说什么,干脆替她把无法开口说的话给说了,“你放心,我肯定会去说和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也要多劝劝嫂子,阿珩可是个好男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沈辰皓和慕昀峰都不知道权奕珩为何那么执着的要陆七,要是他们能知道他们小时候的事,大概也不会说出这番话了。  姚若雪听了这话不满的嘟嘴,“陆七也是好女人,若是权少不想要她,她转身就能嫁了。”  呦呵,还挺能为朋友打抱不平的。  “行了。”沈辰皓拿起一件深色大衣披在身上,他突然凑过去,好看的眉眼微挑,样子十分撩人,他在女人耳旁低声说了句,“记住,你欠我一份情,要还的。”  姚若雪看得双颊发热,瞥开了目光。  “我还有事先走了,明天见。”  反映过来的姚若雪才发现,这是沈辰皓的办公室,他倒是先走了,她要怎么办,明天不会不见东西吧?  一路驱车到了商场,沈母接到儿子的电话带着林允熏从咖啡厅里出来。  看到外面高高帅帅的儿子,沈母上前,“你怎么才来,我一杯咖啡都喝完了。”  “我都说了有事。”  “哟,看你眉开眼笑的样儿,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私事儿。”  多少年了,她还从未见到儿子笑得这么开心过。  沈辰皓今天确实很开心,他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在看到姚若雪的那一刻,他所有的坏心情都烟消云散了。  “切,什么呀弄得神神秘秘的。”  “阿皓,你来了,我刚才和沈阿姨看到了一件衣服,挺适合你的,要不我们现在去试试?”林允熏随后走过来,她今天穿了件很流行的短外套,下身是很显身材的超短裙,配上黑色的丝袜性感而妩媚,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百。  可沈辰皓并不觉得有多惊艳,她今天这一身应该是精心打扮过的。  “是啊阿皓,熏儿的眼光不错,我们一起去看看。”  “行吧。”沈辰皓语气淡淡,一番话倒是让林允熏满意。  今儿个他心情好,加上许久没陪沈夫人上街,也提前约了林允熏,那就去试试吧。  三人一起进了商场,林允熏去找服务员拿衣服,沈母把儿子拉到一边,“阿皓,你是不是对熏儿不满意?”  “一般吧,说不上满意不满意。”  “你这态度,真是担心死我了。”沈母恨铁不成钢,“阿皓,你要明白,人没有十全十美的,林允熏或许有点小姐脾气,可你想想,这个圈子里谁没有点儿架子脾气?她相对于其他千金小姐,还是好很多的,至少有自己的事业,林家以后的一切也是她的,她有这个能力担下来,对你以后的事业也是有帮助的。”  沈母说了一大堆,就是想要儿子早点结婚。  林允熏这个人吧沈母说不上有多喜欢,不过也不反感,能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不管是身份还是能力也配得上。  是儿媳的好人选,加上两人也相处这么些天了,她想把沈辰皓的婚事早点定下来。  沈辰皓手指拂过眉心,他抿着唇不说话,倒也赞成沈母的观点。  若是想找个好妻子,林允熏确实是合适的人选,当初他和她接触可不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吗?  “阿皓,这件怎么样,你去试一下。”林允熏将挑好的衣服在男人身前比划两下。  沈辰皓连看都没看一眼,“挺好的,不用试了,就这件吧。”  林允熏没想到他会这般不在意,神色僵了僵,“行,如果不合身就来换。”  “嗯。”  开玩笑,他什么身材,还用来换么?  不过这种衣服,他一般是看不上眼的,林允熏大概不知道他所有的衣服都是专业人士定制的,这些年一直如此。  沈夫人也知道儿子的这个习性,但为了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她也就没把话说透。  给他买完衣服,沈辰皓又陪着两个女人去了女装区,等待在外面的他接了一个电话。  “阿珩,什么事儿?”  沈辰皓看了眼还在和林允熏挑选衣服的沈母,“我有时间,马上过来。”  正好姚若雪拜托了他一件事,他趁这个机会去问问,权奕珩这个人比较深沉,哪怕他们从小玩到大,关系可以说是铁哥们儿,可很多事情他都不愿意说,除非他们问起,权奕珩有这个心情才会告诉他们。  听到儿子打电话的沈母抱着挑好的两件衣服过来,垮下脸,“阿皓,你又要去哪儿?”  “妈,阿珩找我有点事儿,我得先过去一趟。”  “两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啊,有你终身大事重要吗?”  沈辰皓咂咂嘴,“妈,您儿子这么帅,您还怕娶不到媳妇儿么。”  “少臭美了。”沈母笑。  而在试衣间里的林允熏也听到了母子之间的对话,不由狐疑的拧起眉。  权奕珩找他?  林允熏倒是知道这里面的内幕,他们都是要好的朋友,所以她也不好去阻止,因为她曾经差点嫁给权奕珩,这关系若是让沈母知道了肯定是尴尬的。  沈辰皓不在,林允熏也没了买衣服的心情,她从试衣间出来,沈母不好意思的开口,“熏儿,阿皓临时有点急事,你就陪我这个老婆子随便逛逛。”  林允熏笑得得体,“沈阿姨您说哪里话,陪您逛街是我的荣幸啊。”  这话是他们圈子里的套路,虽然没什么不妥,但沈母听着并不是很高兴,总感觉林允熏是心口不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