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72 我是沈二少的丈母娘(开除方部长)

172 我是沈二少的丈母娘(开除方部长)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2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8
    被沈辰皓拉进电梯的姚若雪傻傻的回不过神,直到男人把她推上车,她才想起刚才的一幕。  刚才他们两个出来,全都被部门的人看到了。  “二少,我……”姚若雪想打退堂鼓。  “放心,只是带你去吃饭,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人情。”他说的轻巧,全然不懂她的顾虑是什么。  “可是二少,现在已经上班了。”  完蛋了,她等下去公司大概又没有安宁之日了。  好在她已经决定要离开,无论同事们说什么,她都得忍着。  “上班了又怎样,他们是看着我带着你出来的,还有谁敢说什么吗?”  好吧,他们之间的差别就在身份,这话她就不该说。  姚母一早就跟着姚若雪到了沈氏,等了一个上午也没见沈辰皓出来,中午的时候,她清楚的看到两人一起上了一辆拉风的跑车,她本想追上去,可才刚抬步,那辆车已经没了踪影。  还说没关系,两人这个时候一起出去,八成是去吃饭。  这个死丫头到底在怕什么,能有这么好的男朋友,干嘛不承认,还非得回去嫁人,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  天气寒冷,等了一个上午的姚母手脚早已冻得麻木,本想去公司里面等,奈何保安不让她进去,说什么一定要她给姚若雪打电话。  给那个死丫头打了电话她还能进去吗,穿帮了她就更别想知道真相了。  啧啧。  姚母望着那辆消失在车流中的红色跑车,兴奋的咂咂嘴,那车可真好看,这个沈辰皓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人。  姚若雪记不清这是沈辰皓第几次带自己出来吃饭了,她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近了些,每天碰面的机会也增加了许多,除了沈二少出差,他们几乎每天都有见面。  即使在一个公司,几率也没这么大吧,更何况他是堂堂沈二少,上下班完全可以走捷径的。  两人要了一间包房,点了不少菜。  沈辰皓用勺子给她盛了一碗汤,姚若雪受宠若惊,“二少,我自己来。”  “多吃点,你这身体肯定怕过冬天。”  “为什么这么说?”  “这么瘦,当然是怕被风吹跑啊。”  姚若雪,“……”  饭吃到一半,姚若雪突然感到恶心,她抽了一张纸巾擦了下嘴,直接奔到包房的卫生间里吐了。  沈辰皓眯起桃花眼,他起身站在门外,听着里面传来的动静,关切的问,“小雪,你没事吧?”  姚若雪捂着嘴,她无法控制胃里翻天覆地的恶心,艰难的发出声音,“没,没事!”  “那我进来了?”  姚若雪却在这个时候出来了,她脸色惨白得可怕,整个人仿佛要倒了一样。  沈辰皓扶着她,“你到底怎么了?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估计是你营养不良,吃饭也不按时。”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这怎么行,身体不好就应该去医院。”  他说着就要强行拉着她往外走,那架势比自己生病还要紧张。  姚若雪惶恐不已,一着急口气也变得生硬起来,“沈二少,我说不用了。”  “你怎么那么固执,看病的钱公司出行么?”  “我没病!”她强调,那模样像只被激怒的小兽。  “你不去的话,也行,过两天我安排公司弄个体检,要求每个人都检查,你套也逃不掉。”  姚若雪,“……”  这个男人一定要这么霸道么?  姚若雪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她小腹蓦然一痛,就好像隐藏的真相即将曝光在人前,而她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额前涌出一丝薄汗,有点不知所措,像是一个游魂般的往外走。  “你干嘛去?”沈辰皓黑着脸拉住她的手。  “已经到上班时间了,沈二少,我要回去上班。”  她这个状态还要回去上班,这个女人脑子进水了是不是,连他一个大男人都看不过去了。  男人松了松颈间的领带,跑过去直接将往前走的女人拉进怀里,而后弯下身很轻松的把她抱了起来。  姚若雪大惊,她本能的抱住男人,惨白的脸色染上一抹紧张的红,“沈二少,你干什么?”  “你太不听话了。”男人只说了这么一句,抱着她往前走。  女孩儿在他怀里轻飘飘的,仿佛没有重量一般,沈辰皓大步跨出去,姚若雪不自在的在男人怀里动了动,“沈二少,你放我下来,这里有很多人。”  他不会一路把她抱出餐厅吧,要是被认识的人发现,她明天就不用在京都混了。  “沈二少,沈二少!”她怒了,当男人走进电梯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差点摔倒。  “姚若雪你是不是傻?”同样的,沈辰皓也生气了。  在京都有多少女人想向他投怀送抱,只有这个蠢女人,他抱着她的时候,她竟然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面对他的怒火,姚若雪对过去,“我就是傻怎么样,沈二少,我和你不一样,你是什么身份,这样抱着我出来当然没事,可是我,只要回去就会忍受同事们的白眼,这些我都不怕,但我不希望这些人影响我的工作。”  沈辰皓略微惊讶的看着她气愤的小脸,末了,他手指点着下巴,态度好了不少,“怎么,真的有人为难你吗?”  “沈二少,你不会连公司的情况都不知道吧?”  “我每天那么忙,你也理解我一下好么,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  其实他是知道的,就是想要她亲口说。  为什么现在找个说实话的人这么难,公司这样发展下去的话,迟早被那些横行霸道的人给毁了。  姚若雪动了动唇,“那你就自己睁眼看看清楚吧。”  终究她还是没有说出事实。  比如说方部长,在很多事情上都在独断专行,沈二少这个管事的,应该不清楚这里面的内幕吧。  两人一起出了餐厅,上车之前,沈辰皓突然说,“姚若雪,我可以去你家吃顿饭吗,今天的午餐真的很不错。”  他指的是,她今天中午带的便当。  姚若雪愣了下,“二少,你是在逗我吗,你这样的人想吃什么没有,干嘛去我家。”  “我弟弟一直在生病,怕是伺候不了你。”  姚若雪冷冷的拒绝。  “我这么帮你,你不会连一顿饭都吝啬吧。”沈辰皓坚持。  “沈二少,你放过我行吗?”  让他去她家,估计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大概也感受不到所谓的美味了。  他之所以吃完了她的午餐,偶尔山珍海味吃腻了,换换乡村口味也是不错的。  这些姚若雪懂,但要是真的去了她家,大概会非常失望,心情也弄得不好,何必呢。  特别是她的父母,姚若雪哪里敢让他们和沈辰皓见面。  “我怎么你了吗,说这种话,真是太伤我心了,一顿饭而已,我想,你妈妈应该很愿意。”  沈辰皓作势就要拿出手机打电话,他不知道姚母的电话,不过那家医院的电话还是知道的,只要查到了科室,找她的父母就好了,“行,如果你不答应,我直接去找你妈,说你欠我人情不还,一顿饭也小气。”  姚若雪真是怕了他了,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我答应还不行么,你什么时候想去?”  “要不就今天吧?”  “今天不行,我都没准备。”  “你给你妈打个电话,让她晚上多炒两个菜不就行了,我也不挑食。”  姚若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沈二少爷,你不挑食么,无论去哪家餐厅吃饭都挑三拣四的,她那个家哪里能招待他这尊大佛。  “我们就这样说好了,走吧。”  “沈二少,我……”  “你就别那么小气了,菜钱我出怎么样?”  她忌讳的是这些吗?  行吧,他要去就去吧,总比直接去找姚母的强。  现在她至少还能编个谎言,反正她都准备走了,也想快点辞职,就贿赂贿赂大老板。  同一时间,林允熏约了林母在另一家餐厅用午餐。  “熏儿,你不是说今天中午约了沈辰皓吗?”林母一来就询问女儿。  林允熏苦着脸不语,那样子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怎么了熏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林允熏深知事情已经瞒不下去,她只好对林母说了。  “真不要脸!”听完女儿描述的林母忍不住大骂,“熏儿我可告诉你,这样的女人你一定不能手软。”  林允熏抿着艳红的唇,一双大眼可怜兮兮的看向母亲。  林母拉起女儿的手安慰,“沈二少就是新鲜,你也别在他面前说这个女人,知道吗?”  “你呀,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何必和那些贱人计较,在京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上沈二少的床,这也很正常。”  “妈,我当然知道,不过阿皓的做法也气人了,他今天放我鸽子竟然是为了那个女人。”林允熏忍不住抽泣起来,这些天所受的委屈全然爆发,“你说,我以后去沈氏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男人嘛,尤其是像沈二少这样优秀的男人,你觉得女人们都会闲着?这个圈子里的狐狸精不少,没了姚若雪也会有别人,熏儿,你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知道吗?”  林允熏抹了把泪,“妈,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你是沈家已经认定的儿媳妇,沈夫人对你的评价不是很好么?”沈夫人忙着给女儿夹菜,“你多吃点,这些天我瞧着你都瘦了,男人啊,还是喜欢丰满一点的女人,摸着有感觉。”  林允熏羞涩的笑了笑,“妈,您胡说什么啊。”  她和沈辰皓可从来没有身体上的接触,林允熏倒是很期待,几次三番都有过暗示,也不知道是那个男人真的太正经,还是故意装着不懂。  “我们母女说话还用避讳么,你也是个大姑娘了,虽然没有正式谈过男朋友,这些妈以前都教过你吧。”  林母的目光落在女儿的胸前,天气寒冷,衣服穿得多,林允熏丰满的身段无法展露,确实存在劣势。  “妈,我知道的。”  她不止一次故意勾引沈辰皓,那个男人都不为所动,搞得林允熏都快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这样,你多点时间陪陪沈夫人,她在沈二少面前最有说话权了,只要她认可了你,你就不用怕。”  “嗯,我明天就去陪陪她。”  “至于你刚才说的事情,交给我和你爸来办,你只管陪着你婆婆,沈二少那边,适当的打几个电话就行。”  “好,我都听妈妈的。”  她才不要那么傻,一个人去战斗,林家有的是钱,她就不相信还对付不了一个小贱人。  ——  两人一起回到公司,沈辰皓去停车,姚若雪在公司门口下车。  姚母眼见沈辰皓开着车子走了,她直接冲出去拉住了姚若雪。  “妈,你怎么来了?”姚若雪看到她,惊讶不已。  姚母一张苍老的脸冻得通红,姚若雪赶紧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给母亲披上,“妈,天这么冷,有什么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怎么自己跑来了?”  姚母是真冷,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小雪,你,你……刚才我可都看见了,你从那个男人车上下来的。”  姚若雪顿时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她这幅样子肯定是一早就来了,“妈,你不要告诉我一早就来了!”  “我这不是为了你吗?”姚母呼着热气在掌心。  “妈,我和他是去谈事情,您别想歪了。”  “我想歪了吗,他给你开的车门,哪个上司会这么对员工。”披上羽绒服的姚母身上暖和了许多,“我说小雪,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你爸妈,交了男朋友有什么丢脸的,就是不愿意和我们说,到底什么意思啊。”  “妈,你到底要我和你说多少次,他不是我男朋友,不是,不是,不是。”姚若雪几乎要疯了,“人家是公司的总经理,妈,我只是和他一起去办事,你见过吃饭有这么快的吗?”  姚若雪料定了母亲一早就开始来这儿监视自己了,所以,她和沈辰皓出去吃饭,姚母也是看到的,那么,也别管她胡说八道了。  “姚伯母。”沈辰皓从地下车库过来,看到说话的母女俩,他礼貌的打招呼。  原本他可以直接走专属电梯上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走了这边。  姚母闻言专属森,男人那双桃花眼里藏着的笑意让姚母愣神,好半天才挤出三个字,“沈先生。”  “姚伯母,上次的事情误会了,实在不好意思,您多担待些。”沈辰皓单手插兜的站在雪地里,高大的身形将两个女人衬托得异常渺小。  哟,这人不仅长得帅还有钱,更重要的是有礼貌,对她这么一个农村妇女都如此谦和。  姚母是越看越满意,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沈先生说哪里话,那天我实在是气过头了才那样的,小雪可是我和他父亲的掌上明珠,从小啊,我和他爸都捧着手里疼着,家里那么穷,我和他爸都供她上学,她也争气,这么多年在京都也混得算不错了……”  姚若雪默默听着母亲的这些言论不禁在心里冷笑。  是,他们确实供她上学,她这些年也确实很感激父母,怎么,现在在外人面前知道她的心酸了,能说奉承话了?  “我懂,您说的我都懂。”沈辰皓倒是听得津津有味,有关于姚若雪的一切他很想从姚母口中得知,“一个外地女孩子在京都打拼确实不容易,姚若雪很不错,工作也很努力,都是伯母您教导有方。”  “沈先生,我啊,是不放心小雪来看看她,可是你们公司的人不让进去,只好在这里受冻了。”姚母说的可怜。  沈辰皓这才发现姚若雪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了姚母,他赶紧脱下身上的大衣披在姚若雪身上,姚若雪本想拒绝,但当着母亲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妈,我们公司是不让人随便进的,包括家属。你赶紧回去吧,小宇还在医院里呢。”  姚母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喜在心里。  若是沈辰皓不喜欢他们家小雪,怎么会把衣服给她。  “伯母,要不然这样吧,你跟着我上去,里面很暖和。”沈辰皓大方的道。  “进去会不会不方便?”姚母特意客套的开口。  “二少。”姚若雪不禁觉得头痛。  沈二少清了清嗓子,挑了下眉,“你去上班。”  姚母听了这话拔高嗓音嚷嚷,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沈辰皓对自己的态度,“哎呦,沈先生,您真是体谅人,我站在这里一个上午了,人都快冻僵了。”  “走吧姚伯母,我带你上去。”  姚若雪跑上前制止,“妈,不行,你赶快回医院去,别再这儿瞎凑合了。”  “我怎么瞎凑合了,难不成你是嫌我给你丢人了?”姚母话说到这儿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赶紧闭了嘴。  现在她可不能再对这个女儿大吼大叫,人家沈辰皓看着呢。  “你别担心,我会招待好伯母。”  沈辰皓带着姚母上前,“伯母,您这边请。”  姚若雪站在雪地里彻底凌乱了,这叫什么事儿啊,沈二少,您最近是不是闲得慌?  沈辰皓带着姚母去了二楼的贵宾室,他看了眼时间,三点有个重要的会议,他可以给姚母半个小时。  贵宾室宽敞豪华,沈辰皓带进去之前吩咐秘书,“送一杯果汁进来。”  姚母则被富丽堂皇的贵宾室惊艳了眼,她夸张的赞叹,“这里可真漂亮,沈先生,是你的办公室吗?”  “不是,这里是招待客人的地方。”  “连招待客人的地方都这么漂亮,沈先生,您可真有能力。”姚母穿着破旧的衣服,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姚伯母,我作为姚若雪的领导其实很关心她,我希望您能帮我劝劝她,能留下来。”  姚母自然明白沈辰皓话里的意思,不禁在心里骂了声,这个死丫头,竟然把自己要走的事告诉了沈辰皓,还来真的啊。  “沈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办好这件事,不会让她走的。”  姚母的心思沈辰皓又怎会不明白,他怕自己这么说,姚母会强求姚若雪,给她生活带来不便,“不过姚伯母,我这个人不喜欢强求,希望您能懂。”  “那是,那是,她可是我女儿,我还能不疼她吗?”  “那就好,我也不想失去这么个好员工。”  两人聊了会家常,沈辰皓说了,今晚会去他们家用晚餐,所以让姚母早点回去准备。  出去贵宾室的时候,沈辰皓特意让助理送姚母下电梯,因为要开会,不然沈辰皓会让助理直接送姚母回去。  沈辰皓的助理送姚母下电梯,并且掏出钱包给了姚母五千块钱,“不好意思姚夫人,我们总经理要开会,不能亲自送您回去了,这些钱您拿好,打车回医院,顺便买点东西。”  姚母看到那一叠红色钞票,直了眼,良久才反应过来,她接过钱,笑呵呵的揣进兜里,看得沈辰皓的助理嘴角直抽搐。  “谢谢谢谢,你们沈总经理真是太体谅人了,回去替我谢谢他。”  “嗯。”  助理鄙夷的朝她看了眼,转身进了电梯。  什么人呐,五千块钱就高兴成这样,像是八辈子没见过钱似的,也不知道沈二少让这样的人进公司。  姚母揣着五千块钱往外走,路过前台的时候,她得意的扬高头上前,拔高嗓音道,“小姑娘,刚才看到了吗,我可是沈辰皓未来的丈母娘,以后啊,看到我可别不让我进来。”  “得罪了我,哼,小心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两个站在前台的女孩面面相视,无语的望着眼前穿着寒碜的大妈,“……”  沈辰皓的丈母娘?  天哪,别开玩笑了好么,不就是沈二少带她进去公司了吗,他们当时猜测,应该是有什么事吧,但这位大妈是不是太有自信了些?沈二少的丈母娘明明是林允熏的母亲。  “怎么,你们还不信吗?”姚母把揣好的五千块钱拿出来炫耀,“这是你们沈总给的,看看吧,这么多钱,我不是他丈母娘他能给我吗?”  我去!  两个前台小姐在心里嘲笑,又怕真的得罪她,“伯母,今天不好意思,您多担待些。”  这个女人今天被保安赶了几次,前台的两位也确实嘲笑了她,姚母这会儿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那是,我不和你们计较,以后可要看清楚了,我可是你们沈总,沈辰皓的丈母娘。”姚母再次强调,生怕人不知道,即便隔着一段距离,站在外面的两个保安都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沈夫人推门从外面进来,两位保安刚想和她打招呼,沈夫人抬手制止,她摘了脸上的蛤蟆镜,目光冷冽的看向嗓音拔尖的姚母。  沈辰皓的丈母娘。  这是哪里来的疯子,竟然也能进公司?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样的人也能进公司,还不快把她拖出去!”沈母对两名保安厉声呵斥。  “沈夫人,是,是二少带她进去的。”  阿皓?  他认识这个女人么?  沈夫人也懒得再管这个闲事,只是交代,“看着她,让她尽快走。”  说完,她直接绕到另一边进了电梯。  姚若雪到了策划部,刚进去就听见有人酸酸的喊,“哟,小雪回来了啊,和沈二少出去的滋味儿怎么样?”  “怎么还一身寒颤的回来,沈二少也真是,怎么也没给你买身衣服。”  “呵呵!”  “她那个样子,即使再好看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不配。”众人一边说一边捂嘴偷笑。  姚若雪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冷脸对看热闹的同事解释,“我和沈二少出去是谈事情,你们别乱说。”  “谈事情?”大家伙明显不信,堵着她,“谈事情能这么快回来?”  “沈二少是不是看不上你,所以让你先回来了,外面天气冷,沈二少心里过意不去,特意给了你一件衣服?怎么,你觉得披着沈二少的衣服回来就是沈家少奶奶了吗?”  “谁是沈家少奶奶?”沈夫人站在他们身后冷声插话。  今天也真是奇怪,来公司竟然三番五次的听到这样的话。  众人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面露狐疑。  可见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沈夫人。  沈夫人经常来公司没错,不过每次都会直接去找自己的儿子,今天是刻意路过,没想到又让她听到了一些精彩的话。  人群中有人认出她来,战战兢兢的喊了声,“沈夫人。”  众人大惊失色的看向来人,“……”  包括姚若雪,也懵了。  她身上还披着沈辰皓的外套呢,这是人家的妈,一定认识自己儿子的衣服吧。  怎么办,怎么办,不会认为她是狐狸精吧。  “上班时间你们竟敢乱嚼舌根,不怕被惩罚吗?”沈夫人厉眼扫过众人,“还不快回去工作!”  姚若雪听到这一声吼第一时间溜到了工作岗位,却不知道,沈夫人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她身上的衣服,那是她宝贝儿子的,款式国内没有,是特意从国外预定的,沈辰皓爱惜的很。  怎么会在这个女人身上?  沈夫人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离开之前朝垂着头工作的姚若雪看了眼。  她才几天不来,公司怎么乌烟瘴气的?  儿子去开会了,她只好坐在他办公室里等。  一个小时后,沈夫人等到的不是儿子,而是一脸沮丧的方部长。  看到办公室里的人,方部长跑过去恳求,“夫人,您来了,求您救救我吧。”  沈母放下咖啡,“怎么了?”  沈辰皓跟着进来,精致的脸一片阴郁。  “阿皓,发生什么事了?”  一向以强势示人的方部长在沈夫人面前流下了心酸的泪水,“夫人,总经理他,他要开除我。”  “你自己觉得不应该开除吗?”沈辰皓恼火的脱下西装外套。  沈母拉着方部长起来,她开口,“方部长是公司的老员工了,阿皓,她可是你爷爷钦点的。”  “怎么,妈妈的意思是,只要是爷爷钦点的人,无论犯什么错都可以不追究么?”  “夫人,您救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为了员工着想啊。”  “为员工着想?”沈辰皓桃花眼一眯,冷笑,“你要是真的为员工着想,策划部就不会被你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么多年,一点起色都没有,你敢说对的起提拔你的爷爷吗?”  做部长七八年了也没升上去,自己都不找找原因么?  “阿皓!”沈夫人还想帮方部长求求情。  “妈,爷爷让我管理公司,就不能留情面。”他点了根烟抽上,心意已决。  “那你倒是说说,她烦了什么错。”  男人弹了弹烟灰,“她这是不尊重我,员工要辞职,她直接让沈董事长批算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么回事,方部长早上收到姚若雪的辞职信,她认定了沈辰皓不会这么快批,在散会之后,她请示了董事长,也就是沈辰皓的大伯。  而辞职的那个人正是姚若雪,这就更加让沈辰皓生气了。  平时沈辰皓对方部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还能忍?  原本这两人平时也没有多大的交集,偶尔有文件需要签字,沈辰皓都是派助理送去,而沈辰皓的大伯也不敢为难他,毕竟老爷子还在,两家人都是面和心不和。  沈母是最心疼儿子的,加上沈辰皓刚回国,根基不稳,方部长若是不能为自己所用,开了她,给大哥他们一家一个下马威也不错。  这摆明了是没把他儿子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的辞职信有必要请示董事长么?  呵。  可方部长并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傻乎乎的躺了枪。  “妈还有事,这事你自己处理吧。”  沈夫人这口气明显是不管了。  “沈夫人,沈夫人……”方部长想求沈母。  沈夫人转过身来,眼神已经不如刚才那般客气,“方部长,你是老爷子钦点的没错,不过,也该懂规矩,你这样做,明显就是在欺负阿皓。”  “我没有那个意思,真的没有。”  沈夫人已经不想听她解释,因为这个女人的做法也让她生气。  沈辰皓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收拾东西,马上滚!”  这话对于做了多年的方部长,是一点情面都没留。  “沈二少,好歹我的工作也是老爷子……”  沈辰皓丢了手里的烟,目光凌厉的射向她,“怎么了方部长,难不成你还认为我开个人还得请示老爷子?”  “你们都当我沈辰皓是吃素的?”男人精致的脸乌云密布,“我的话不想说第二次,收拾东西,马上滚。”  方部长不敢再多言,可她也不甘心,她辞职可是要经过董事会的,沈辰皓有什么权利?不就是从国外回来吗,沈家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吧。  不行,她得赶快给林允熏打个电话求救,要不是她,自己怎么可能会得罪沈二少!  ——  一连三天顾以凡都到陆家做客。  他没办法,每次想单独约陆七出去,都能被她很好的拒绝,而陆自成也乐得自在。  陆舞和胡碧柔在为婚礼做准备,准新郎颜子默一直没有出现过,而答应陆舞所谓的钻戒又迟了几天。  这天傍晚,陆七下班回到陆家,顾以凡今天总算是消停了。  陆七和往常一样收到权奕珩的信息,而信息的内容连着几天都一样。  ‘老婆,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小羊排,回来吃饭吧。”  陆七晃了眼,把手机收进包里。  还未进去,陆七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热热闹闹的声音。  “舞儿,你可真有福气,这么多珠宝首饰,都快晃瞎我的眼了,看来颜家对你的重视程度不一般啊。”  “舞儿,我们陆家有了你啊,真是天大的幸运。”  “舞儿,这个你试试,姑妈瞧着啊真的很适合你呢。”  “舞儿,你小心这点儿,都这么大肚子了,可别累坏了身子,挑选珠宝的事就交给我们,我们会一一帮你试戴的。”  陆舞被三姑六婆围在中间,“那就辛苦各位姑姑婶婶了。”  “说这话做什么,都是一家人,不麻烦。”  “以后啊,我们陆家可就靠你了。”  “……”  陆七光听这群人的声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陆家有不少远房亲戚,大概是因为陆舞的婚礼,提前过来了。  陆舞能嫁给颜子默,这些人自然会阿谀奉承,她也是受过这些的。  她清楚的很,自己这一踏进去免不了遭受他们的冷嘲热讽。  不过她不怕,倒是要看看清楚,这里面谁是人,谁是鬼。  陆七故意踩重了步子,她的到来打断了三姑六婆们的谈话声,个个朝看过来,一脸嫌弃。  “有时候啊,命运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千金大小姐,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却活得连给平常老百姓都不如。”  “难怪子默不要她,看看,就她那穿衣服的品味,真不知道她哪一点像我们陆家的女儿。”  “对啊,也只能找那样的穷光蛋嫁了,毕竟自己年纪大了,到时候没人要可怎么办?”  “呵呵。”  这些三姑六婆还真是多事,她嫁给谁需要他们来评判吗。  不像陆家的女儿,当初怎么不说?  陆七记得小的时候,这几个姑姑可都是巴结着她,对陆舞不闻不问的,还说什么她是小三的女儿,不配进陆家。  怎么,现在她嫁给了权奕珩,他们眼看自己毫无用处,就要见风使舵?  陆七扬着头大大方方走进陆家,这里还是她的家,哪里轮到他们这些人说话。  “姐姐,你回来了?”陆舞热情的迎上去,陆七眼眸一瞥,成功的看到茶几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珠宝首饰,琳琅满目,夺目的光差点刺伤了她的眼。  唔,这个颜子默,确实花了不少本钱。  “姐姐,我们在挑选珠宝,你过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都是好东西呢。”陆舞拉起陆七的手,在外人眼里看来,她是大度的。  人群中有人开口,“舞儿,你可真傻,这是你颜家给你的嫁妆,你给她做什么。”  “就是啊舞儿,你可不能这么傻,她之前和颜子默在一起的时候是怎么对你的。”  陆舞嘟着嘴解释,“姑姑婶婶,你们别这么说,她是我姐姐,也是我不对,谁让子默爱我呢,我这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她这话听着明显是在向陆七炫耀。  “哎呦,你这个傻孩子,那是你的福气,怎么就过意不去了。”  陆七冷眼听着这些话,只觉得可笑。  不就是一点珠宝首饰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这些人一天不找虐心里不痛快是不是?  “舞儿,要不然你就给她这一条项链吧,价格啊,也衬她的身份。”人群中有人拿起一条珍珠项链,看那色泽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也难怪她会这么说。  陆七记得说话的女人,当年来陆家她们还一起睡过,是陆自成的表妹,也就是表姑。  她堂堂陆家千金,岂能输给小三的女儿,什么叫价格配她的身份?!  ------题外话------  一些渣渣总是不消停,想要看我们小七出丑…权少,快来吧,你老婆没有首饰…呜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