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75 中了一种叫做权奕珩的毒(一更)

175 中了一种叫做权奕珩的毒(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59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9
    陆舞的一句蓄意杀人让陆七的脸色更加冷冽,她甩开陆自成的手,满脸煞气的走向陆舞。  “你刚才说什么?”  陆七的眼神恨不得吃了陆舞,令她浑身一怔。  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竟然敢这么看着她。  僵了僵神色,陆舞刻意不去看她恐怖的脸,“姐姐,你用不着这么激动,只要你诚恳的道个歉,这事我和爸爸都可以……”  “可以什么!”陆自成咆哮,“要是你妈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陆自成激动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复杂的视线凝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完全失去了理智。  陆七麻木的听着这些话,她懒得再去辩解,反正该说的已经说了。  陆自成脸色气的青紫,陆七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激动,包括她当时和颜家的婚事吹了,她也只看到了失望,可见陆自成是真的很重视胡碧柔肚子里的孩子。  老天有眼,大概是觉得陆自成太禽兽,不配有儿子吧。  呵。  深吸口气,陆自成心里的怨气无从发泄,他将身上的外套摔在地上,“陆七,你说……是不是早就在谋划这一切,想要害死你胡姨?”  陆七白了陆自成一眼,不语,任凭他一个人发疯。  陆自成的心情她可以理解,却无法忍受被人污蔑。  胡碧柔从楼梯上滚下去,分明是一早就设计好的,陆七现在能肯定的是,这件事绝不是意外。  想到这些,陆七倒是觉得陆自成有那么一点可怜,他想儿子想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等到小三怀孕,却被枕边人算计了。  她猛然想到陆舞的假肚子,说不定胡碧柔也没有怀孕呢。  当然,这只是陆七的猜测,毕竟她没有看到胡碧柔的假肚子。  没有证据的话她肯定不会乱说。  “我告诉你陆七,即便你胡姨没有生下弟弟,陆家的一切也和你无关,你休想拿走一分一毫。”陆自成真是气疯了,他从未当着任何人说到陆家的家产,可见他此时是想掐死陆七的。  这个孽种,带给他的只有晦气!  陆七眯了眯眼,再次重复,“我说了我没有,是她自己滚下去的。”  赶到的三姑六婆杵在一边,他们本想询问胡碧柔怎么样了,看这架势,个个吓得不敢上前。  “姐姐!”  只要陆七一说胡碧柔是自己滚下去的,陆舞就显得无比激动,她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能把陆七赶出陆家的机会,又怎会轻易放过。  “你说这话未免太没良心了,爸爸在气头上,我也知道你不敢承认,不过姐姐你放心,你永远是陆家的千金大小姐,即使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呢,爸爸同样会原谅你。”  陆舞的这番话无疑是在火上浇油,陆自成听着心里的怒气升级。  陆七双手环胸,她赶在陆自成之前开口,语气讥讽,“陆总,你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女人的一些尔虞我诈,我想你不会不明白,我劝你最好动动脑子,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大概你自己都不知道。”  可备受打击的陆自成哪里听得陆七这番话,男人垂在身侧的两手紧紧攥在一起,若不是这么多人在,他可能真的冲动的掐死陆七了。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我妈想谋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么?”陆舞吸了吸鼻子,低低的抽泣几声,满脸的委屈,“你不知道,为了这个孩子,我妈已经快半个月没有出门了,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啊。”  “我刚才有说你妈想自己谋杀孩子么?”陆七捕捉到她话里的漏洞。  陆舞不自在的皱了下眉,随即慌张的道,“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陆七觉得好笑极了,“我只是和爸爸说了一些心理话,妹妹你啊,不用那么激动。”  她把同样的话还给陆舞。  而后,在陆舞略微惊恐的眼神中,陆七上前,在她耳旁低语道,“你再敢说是我推你妈的,信不信我把你衣服撩起来,让所有人看看你肚子上裹着的布包?”  陆舞一听这话整个人都僵了。  她下意识的捂着小腹,那里鼓鼓的,分明是个布包。  可陆七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打死不承认,艳红的唇几近咬出血来,“你,你胡说些什么。”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陆七狠狠的瞪着她,“你们母女在算计什么我一清二楚,我不想陆家出丑,所以不想揭穿你,如果你再敢污蔑我,大家都别想好过。”  不想陆家出丑?  呵,当然是鬼话,她是想让陆家和颜家反目成仇,陆七坐收渔利之利,毕竟他们两家所得的都离不开她的努力。  这些年,她为了拼命工作,身体每况愈下,特别是最近,她睡眠质量特别差。  所以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凭什么要便宜了他们?!  陆舞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她抬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唇瓣动了动,想辩解,在看到陆七笃定的眼神后,她只能选择闭嘴。  是,她肚子里确实是裹着布包,这个贱人怎么会抓到她的堵短处?!  其他人瞧着姐妹二人窃窃私语的样子,不明所以。  陆自成的心思都在胡碧柔身上,哪里有闲心管那些。  所以,陆七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全然无觉。  等陆七进了电梯,三姑六婆们才敢上前和陆自成说话。  “大哥,您先别心急,还是等嫂子出来了再说吧。”  “放心吧,嫂子应该没什么事,听说这家医院是最好的医院。”  医院有什么用,陆七那个逆女,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自成才发现陆七不见了,“那个逆女呢,跑了么?!”  “大哥,你别这么说,现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我们还是坐在这里等消息吧。”  “是啊大哥,现在陆七的身份不比从前,你不是说她和那个什么,顾家的小少爷有关系么?”  “对对对,陆总,您还是先坐下吧,嫂子说不定没事。”  “……”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劝,很快倒戈向了陆七那一边。  陆舞没想到这一群贱人会帮着陆七说话,她故意挺着肚子气哼哼的跑上前。  “你们还真以为她能顺利嫁到顾家么,顾家人是什么身份,一个破烂货也配?”  众人不悦的看向她,“……”  陆舞掀唇冷笑,“你们不用这种眼神看我,爸不许我在家里说,现在这里没有外人,有些话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陆七她早就嫁人了,丈夫是名副其实的穷光蛋,给人打工的。”  “你说什么?”  她们今晚在陆家确实听陆舞提过,但当时被陆自成给制止了,她们也就没敢多问。  原来是真的么?陆七早就嫁给了一个穷光蛋?  “大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陆总你可不能瞒我们。”  陆自成头痛的掐着眉心的位置,坦言,“陆七确实结婚了,不过没关系,顾家那小子对她倒是用心,只要她离婚,顾家应该会不计前嫌。”  众人面面相视,“……”  陆七真的结婚了,难怪陆舞会那么对她,还说什么穷光蛋之内的话。  这下他们的心情不一样了,担心陆七无法嫁入顾家。  “你们啊,也不用太担心,陆七这孩子运气不错,被颜子默抛弃后有不少人来找我提亲,我还不答应呢。”  说到这件事陆自成也挺后悔的,早知道这个女儿如此争气,他就不该在陆七被颜子默抛弃后彻底放任她,应该找好下家才对,以至于让她做了一件糊涂事,和一个穷光蛋结了婚。  陆自成的一番话起到了作用,毕竟他们今晚都看到那阵仗了,顾家的那位对陆七可不是一般的重视,比那个什么颜子默,大方多了。  “那就别把陆七结过婚的事捅出去了吧。”  “我觉得也是,我们得帮着她。”  陆自成也是这么想的,他们都是陆家人,偶尔家里有个困难什么的,陆自成作为大家长也会帮忙,自然也希望陆家的女儿成器,他们将来也好跟着沾光。  哎呦,他们怎么就没想过陆七有这样的本事呢,到底是正牌千金,怎么可能比一个小三生的女儿差!  这么一比,三姑六婆们看向陆舞的眼神就更鄙视了,她刚才说的这番话,明显是在嫉妒陆七,之前装得大度,是做给他们看的吧。  陆舞抿着唇杵在那里,气的一句话也不想说。  为什么,为什么她每一次都输!  那个陆七到底有什么本事?明明她长得不如自己,心机不如自己,现在就连她嫁进颜家,众人也觉得不稀罕了。  ——  陆七从医院的电梯下来,她正想回去陆家看看胡碧柔摔倒的现场,却碰到了急匆匆赶来的权奕珩。  男人看到她眼前一亮,紧绷的心也跟着松懈下来。  他不顾一切的抱紧她,关切的问,“老婆,你没事吧。”  “你怎么在这儿?”陆七明知故问。  这个男人每天都找人监视她吧,对陆家所发生的一切也肯定了如指掌,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她缺钻石?  不,是缺脸!  他用那么多钻石帮她把脸给找回来了。  算起来,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这样面对面看着对方了。  现在被男人抱在怀里,陆七总觉得像是一场梦。  “权奕珩,你送来的钻石我改天还给你。”  权奕珩动了动唇,“小七,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我不想原谅你。”  陆七推开他就往外走,权奕珩追上去,“小七,小七。”  等追到女人,权奕珩不由分说的拉起她,直接将人塞上了车。  陆七被男人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才几秒钟的功夫,她就被人给绑架了。  “权奕珩,你这样有意思吗?”  权奕珩只是吩咐前排的人,“开车。”  “权奕珩,你……”  男人烦躁的扯掉领带,搂着她的手紧了紧,“小七,别乱动。”  事实上,只要她碰到他的身体,权奕珩就有点绷不住了。  他脱下大衣,热得慌。  陆七看到他这一系列的动作脑海里浮现出这个男人在床上的勇猛,他脱衣服也是一个样子,急促的甩开,那眼神恨不得把她吞进肚子里去。  男人转手将她压倒,如狼般的眼神盯着她,在两人唇瓣要碰到的时候,陆七紧张的开口,“权奕珩,你,你干嘛。”  “我想干你。”  他露骨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让陆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车上还有其他人呢,这个男人也不顾忌点。  “你放开我!”  “小七,我说的是实话。”他抚摸着她的脸,眼神温柔。  “你别碰我!”  男人憋着身体里的一股火松开了她起身。  才几天的功夫,他就这么想吗?  权奕珩脑抽的想,他这些年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两人陷入沉默,陆七或许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于生硬了,到底于心不忍,寻找话题,“权奕珩,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男人闻着她身上熟悉的气息,头埋在女人的颈间,没说话。  他就是害怕陆七被陆自成和陆舞那个小婊砸欺负,所以听到汇报之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送钻石,他也是得到了消息,临时去宝石店里调的那些东西,确实不怎么样,而想要带她去钻石王国,也是权奕珩的真心话。  女人没有不喜欢钻石的,他知道陆七不在乎这些,可谁又嫌弃锦上添花呢。  “权奕珩。”  男人睁眼,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优美的侧颜,薄唇贴上去,“小七……”  陆七的脸颊痒痒的难受,她身体里仿佛有一把火,只要男人贴上来就忍不住想要靠近。  她中了毒!  陆七不想继续这样下去,她想推开贴上来的男人,“权奕珩,你说过会给我时间的。”  “我是说过,可老二不听话,是它要来找你。”  老二?  陆七一时半会没反映过来,直到她的手被某人强求的碰到敏感部位,她朝下看过去……  脸色爆红!  “它寂寞憋不住了。”  陆七抽回手,懊恼的道,“权奕珩,这是在车上。”  “老婆,一会儿我们去个激情的地方。”  陆七怔愣的看向他,脑子突然一个机灵反映过来,他们还在冷战,怎么能做上呢?  “权奕珩,你最好马上送我回去,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那老婆你的意思是,只要我送你回去,你就原谅我?”  陆七,“……”  她有什么说吗?  权奕珩也知道,想要她跨过去那个坎恐怕有点难,还有权家的一切,她大概有点难以接受吧。  终而,他叹了一口气,吩咐司机,“掉头送夫人回去。”  “小七,我送你去妈那儿吧,你在陆家也住了不少天。”  当然了,她住在哪里权奕珩不放心,不是陆家人经常找她的麻烦,就是顾以凡那小子经常在她面前晃悠,他只要听说顾以凡在,权奕珩的心里就瘆得慌。  “不,我回陆家。”  关键时刻,她不能连累了黄娅茹。  “小七,听话。”  她最受不了他这句话,可这一次,陆七听着虽然心痒难耐,却依然嘴硬的没答应。  她留在陆家确实有目的,而且陆舞大婚在即,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轻易离开呢,加上胡碧柔流产住院,陆七要去陆家找证据。  “权奕珩,你不许干涉我的私生活。”  权奕珩似是有些头痛,他没再和她争论,靠着座椅闷闷的闭上了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七望着男人凝重的侧颜,不免生出一丝心疼。  自己不在的这些日子,他应该操了不少心吧,陆七抬了抬手,在差点碰到男人的时候又收了回来。  ------题外话------  小七,你这就心软了吗?呜嗷,表啊…小仙女们,乃们说是不是,太便宜权少了,不给肉肉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