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76 她流产是因为她吃了堕胎药(二更)

176 她流产是因为她吃了堕胎药(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0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9
    两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医院后,不远处一辆普通的黑色汽车慢慢的跟上去,刚才在医院的一幕也被瞧了去。  “老爷,我们还要跟着吗?”开车的男人问车后座的权昊然。  再跟下去,权少该发现了。  权昊然嗯了声,给出评价,“这个女人的脾气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难怪颜家不要她。”  刚才在医院门口,他亲眼看到儿子权奕珩哄着她,而她却没有个好脸色,到底是什么女人啊。  权玉蓉不好跟着给出评价,她心里很是忐忑,生怕被权奕珩发现他们跟踪他,“爸爸,要不然我们先回去吧,如果让阿珩哥哥知道了,他会生气的。”  “你呀,平时就是太为他着想了。”权昊然安抚她,“不用怕,有爸爸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爸,你说阿珩哥哥那么爱她,到时候让你和爷爷难做怎么办。”  “阿珩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我们不用担心。”  权玉蓉聪明的没再开口,若不是打电话权奕珩不回,她今天也不会和权昊然来这里。  爷爷生病住院,打了多次电话让他过去,他不是说忙就是不接电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她和权昊然都没想到,他是忙着哄老婆。  那个女人那么矫情,到底哪一点好了?!  权昊然的意思很明显,他对陆七再不满意,可权奕珩喜欢,他不能去阻止,顶多也只是找陆七训话罢了,而权昊然所谓的补偿,权玉蓉恐怕承受不起。  权昊然抚摸着下巴,眯起眼。  陆七是吗,他是该找个机会和她谈谈了,权家的长媳可不是这么好当的。  同一时间医院。  一个多小时后,胡碧柔被几个护士推着出来,手术室外面的灯灭了,等候在外的陆自成紧张的跑上岗前问,“医生,我太太怎么样?”  “抱歉,孩子没抢救过来。”医生摘下口罩,比较欣慰的事,“大人没事,只需要多注意休息就行,她毕竟年纪大了,你们要注意照顾她。”  陆自成连看都没看一眼还未清醒的胡碧柔,听到医生给出的结论,他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孩子没有了?!”  陆自成差点为这句话疯了,他掐着医生的肩疯狂的吼,“不不,这不可能,前几天我还陪她做过产检,医生说我儿子在肚子里健健康康的。”  自从胡碧柔怀孕,他每天晚上都在做梦,梦到儿子在自己怀里欢快的跳着,他就像捧着一个宝贝一样的呵护他。  怎么可能就没了!  “陆先生,您别激动,尊夫人这个年纪受孕本来就几率渺小,我刚才给她治疗的时候发现,她吞服了堕胎药。”  这话一落,不光是陆自成,就连陆舞也跟着懵逼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病人身体里有大量的堕胎药成分,她胎位本来就不稳,服用这种药不是直接滑胎么?”  “服用了堕胎药?!”陆自成还是不相信,声音几乎在咆哮,弄得整层楼都动荡不安。  那些三姑六婆听了医生的这番话也是震惊不已。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胡碧柔是不是疯了,没事干嘛吃堕胎药,难道她不想要这个孩子。”  “谁知道啊,到底是小三,说不定啊,就是看上我们陆家的财产,压根不想生孩子。”  “我看是。”  可怜的胡碧柔,刚刚流产就被陆自成给抛弃了,本来医生要把她送进VIP病房休息,陆自成制止,“送去普通病房就好,不就是流产么,又不会死人。”  三姑六婆们见陆自成是这种态度,议论的更加大声了。  “这种女人,没把她赶出去就算陆总大度了。”  “真没想到,她竟然做出这种事,还说什么是人家陆七推得她,分明就是污蔑。”  陆舞气不过三姑六婆的议论,她顾不上胡碧柔,朝他们大吼,“你们胡说些什么。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别妄自议论。”  “医生都这么说还有假?”  “好在陆总没有和她结婚,要不然陆家的财产都被她给滚走了。”  “是啊,这种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陆舞求救的看向陆自成。  “爸,你别听人家胡说,妈妈好不容易怀上这个孩子,怎么可能吃堕胎药,肯定是医生弄错了。”  “爸,你也知道,妈妈怀孕辛苦,为了这个孩子她每天连门都不敢出……”  陆自成单手撑着额头,他还没有从这件事中缓过神来,“舞儿,你让我静一静,先去陪你妈吧。”  “爸,你不去吗?”陆舞惊讶的问他。  “我还有事,你先照顾她。”  男人呵,真的和她妈妈说的没错,都是无情东西。  孩子没了,他竟然连看胡碧柔一眼都不肯,陆舞不禁在想,要不是她肚子里怀有颜家的骨肉,马上和颜子默完婚,陆自成这个狠心的男人大概会连同她一起训斥吧。  她倒是不在乎陆自成看不看胡碧柔,可陆自成的一句话就代表着女人们在陆家的地位,他明显是不重视胡碧柔了。  而她的地位同样也会受到影响,别忘了,黄娅茹还没签下离婚协议呢。  那么他们母女又要被扫地出门了么?  陆舞两手捂着脸,她跑去一旁给前男友张晖打电话。  “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万无一失吗,怎么她体内有堕胎药的事会被发现?”  “……”  “我不听任何解释,总之现在事情已经曝光了,你得赶快想办法。”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陆舞也没想到胡碧柔为了成功让陆七滚出陆家会用这个办法,她大概知道孩子保不住了,就用了这条计吧。  “……”  “我告诉你张晖,我妈如果醒来知道事情的真相,她肯定不会放过我,我在陆家和颜家也会过不下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个时候的陆舞并不想和胡碧柔闹矛盾,偶尔她失落的时候妈妈还能给她出出主意,而且,她也不忍心。  毕竟胡碧柔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是她一手策划打掉的。  是,她不希望胡碧柔生下所谓的弟弟,将来会和她抢家产,小杂种,凭什么一出生就得到这等殊荣,她也是陆家的孩子,怎么就不能得到陆家的一分一厘?  麻药褪去,胡碧柔逐渐醒来,陆舞给她倒了一杯水,“妈,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胡碧柔吃力的抬手推开她,狭窄的病房里除了陆舞她看不到别人,“你爸呢,我怎么没看到你爸,他是不是去找陆七那个贱人算账去了?”  “妈,你好好休息吧,其他的别多想。”  “我问你你爸呢。”胡碧柔的语气有些激动,人也不顾疼痛的从床上坐起来。  陆舞抿了下唇,艰难的开口道,“妈,有人故意害我们,医生说你的身体里有大量的堕胎药。”  “什么?!”胡碧柔大惊,脸色白的可怕。  堕胎药?她身体里有堕胎药?是有人故意在害她的儿子?!  “妈,爸爸这段时间应该不会来看你了。”  一句话让胡碧柔缓过神,她抬眼打量了一圈病房里的陈设,虽然是单独的病房,可条件却和陆舞之前住的是天差地别,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她住的是普通病房。  陆自成竟然给她住普通病房,她可是陆夫人啊。  “舞儿,告诉护士,给我换一间好一点的病房,我住着不舒服。”  “妈,这是爸的意思,他现在在气头上,我们就不要忤逆他了。”  陆舞从小到大就畏惧陆自成,能在他面前扬眉吐气,也是跟了颜子默以后才有的,现在胡碧柔遭殃,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胡碧柔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所以,你爸相信了,以为是我自己吃了堕胎药?”  陆舞难过的点头,眼泪刷刷的往下涌。  大婚在即,胡碧柔流产入院,到时候她结婚连妈妈都不能到场,颜家人会怎么看她。  她和胡碧柔精心策划的一切就要这么拱手让人么?  不,绝不。  “舞儿,你没给我作证吗,明明是陆七那个贱人推我下去的。”  “妈,医生说的话,你说爸能不相信吗?”  “那你说,我身体里为什么会有堕胎药?”胡碧柔冷眼望着她。  陆舞看的心虚,她将手里的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我怎么知道,说不定是哪个佣人被陆七和黄娅茹收买了,故意想害你。”  胡碧柔心力交瘁,她也没力气去纠结这些,“我先睡会,等明天让你爸爸来一趟,说我有话要告诉他。”  她必须好好想想,怎么样让陆自成相信,自己是被陆七所害。  却不知,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旦没了,便也没有了利用的价值,陆自成即便认定是陆七做的,也会因为顾家人而轻易放过了她。  第二天一早,颜家人听说胡碧柔因为流产而住院,作为亲家肯定是要去看的,更何况,陆舞在医院操劳的一个晚上,颜母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大早就过来了。  颜母吩咐佣人买了不少东西,都是上好的补品,陆舞热情的招待她们,想接过佣人手里递过来的补品,颜母却道,“给她你左手边的就行了,其他的我们一会儿去看杨总。”  左手边的补品都是市面上最便宜的,几盒加起来最多不过两三百块钱,陆舞是知道的,胡碧柔更是清楚,当初她偷偷跟着陆自成,那个男人小气,平时克扣她的零花钱,她没少买这些东西去巴结人。  颜母是什么个意思。  陆舞想要接过补品的手也僵在了原地,脸色当即冷了下来。  对于颜母,她已经忍得够久了。  颜母自顾自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她嫌弃的打量了一眼病房的陈设,笑道,“亲家母,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排面上就不要去计较,反正你也用不上这么好的东西,一个流产而已,多喝点汤便罢了。”  “亲家母说的是,我们一家人不计较。”颜母放在被子里的两手狠狠掐着床单,笑着接话。  她女儿马上要和颜子默结婚了,这个时候,她心里就是再有气也不能得罪了她。  “你呀,就该这样,舞儿嫁到我们家那是她天大的福气,我们子默其实可以找到更好的,要不是你女儿怀了我们家子默的孩子,我是不同意这门婚事的。”  自从上次颜母在顾家生意宴会上因为假珠宝的事情出丑,她趁机溜了,加上又出了内裤事件,即便陆舞怀孕,颜母的态度毒她大不如前,说的也是心里话。  陆舞想着,等她生下孩子,这个女人大概也不会把她当个数,倒不如自己掌握命运。  想要孙子是么,到时候就等着哭吧。  陆舞暗自咬了下唇,“妈,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孝敬您,不会让子默操心家里的事。”  “这还差不多,我们颜家的媳妇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想当年陆七,她在我们家那是当牛做马的,都夸她是好媳妇呢。”颜母说到此不免得意起来,“她就是做到这个份上,我们家子默还是不要她,我想你也应该懂吧。”  “嗯,我懂,懂的。”陆舞心里憋着一口气,只觉得肺都快要气炸了。  “所以陆舞,我今儿个就先把话放在这里,嫁过去可不要摆少奶奶的架子,等孩子生出来,该干的家务活还是得干,男人一天到晚在外面累死累活,他们啊,喜欢吃自己老婆做的东西。”  “我知道的妈,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厨艺。”  “嗯,你明白就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颜母起身,走之前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特意转过身来讥讽的笑了声,“你妈这样怕是参加不了你的婚礼了,不过也好,也免得人说你是小三生的。”  “哎,我们子默什么人不好选,那么多千金小姐排着队等着他娶,他偏偏选一个小三生的女儿,以后传出去啊,也是没脸的。”  胡碧柔两眼一翻,被颜母的这句话只差没气得背过气去。  等她走后,胡碧柔将床上的补品重重的摔在地上,“舞儿,听听,这就是你婆婆说的话,真是气死我了。”  陆舞同样的生气,什么叫小三生的女儿,她以为自己多高贵,儿子是个宝么?  颜家早已大不如前,到底神气个什么劲儿啊。  “妈,你忍忍吧,等我嫁到颜家,一定让他们好看。”  胡碧柔拉起女儿的手,“舞儿你听我说,现在妈妈没了孩子,你爸爸又误会我,很有可能会把我们母女赶出去,你要争气,肚子里的孩子别打下来,想个办法早产。”  “早产?”陆舞似是不太明白胡碧柔的意思。  “我想过了,你的这个孩子和死去的那个间隔两个月,七个月大生下来也可以养活,你买通医生,说营养不良,胎儿小。”  胡碧柔越想越觉得可行,她就剩这么一条路了,必须要好好筹谋,“到时候你婆婆肯定宝贝的跟什么似得,你在颜家也有地位。”  “可万一生的是个女儿呢?”  “女儿就女儿,你婆婆虽然重男轻女,可生下来都是颜家的孩子,你呀,多说两句好话就行了。”胡碧柔眼底闪过一道精光,“若是她真的不喜欢女儿,我们再慢慢想办法,医生说你难以怀孕,到时候我们去外地买通别的孕妇,给你弄个男孩。”  “妈,你说的太对了。”  她就知道,胡碧柔的脑子不错,在这一方面,陆舞不如她。  “你现在别顾着我,先去找你爸,千万别让他和黄娅茹那个贱人在一起,乘人之危。”  “那妈,我先回去一趟,你好好休息。”  “嗯。”  陆舞觉得现在能找的人只有张行长,那个男人权利大,她遇到困难还可以找一下他。  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两个多月,想要证明是张行长的,应该还要一点时间,她该用什么办法让他相信呢?  陆舞前脚刚从医院离开,颜子默就拧着水果来了,他在走廊里撞到了陆七。  “小七。”男人看到她亲热的喊。  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再次见到她,颜子默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激动,就像是见到了等待许久的心上人,波澜不惊的心脏忍不住狂跳了两下。  她的脸瘦了一点,穿着虽然普通,却难掩那股子出尘的气质,特别是眉眼,很靓丽。  在颜子默身边的女人,包括秘书都是和陆舞差不多类型的,每天除了扑一层厚厚的脂粉,几乎从来没有素颜过。颜子默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人不化妆竟然也能这么美。  陆舞冷冷的看向他,语气陌生,“颜总,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不妨把账单清算一下。”  “你有钱给陆舞买珠宝首饰,我相信五百万对于你们家也不是难事,干嘛欠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的钱。”  她将自己的姿态压得极低,话里的讽刺颜子默也明白。  “小七,我们非要这么说话么?”他就是受不了她这个样子,明明当初,她那么爱他。  最近颜家公司确实出了一些事情,收益也大不如前,颜子默觉得也没脸去找她,所以一直忍着。  陆七冷冷笑了声,那笑容刺痛了颜子默的眼,“我觉得有必要提醒颜总一句话,若是想安安静静的结婚,最好这两天把钱给我还了,要不然,结婚那天被人带走,可就笑死人了。”  “颜家最近不太平,我相信颜总是明白人,再出点什么负面新闻,对颜氏的损失应该不是五百万那么多。”  她的话里句句带着威胁,却也戳中要害。  颜子默一直以为,她不过是个女人,在公司虽然努力帮着他,也不过小打小闹而已,却不知,她是真的有能力。  怪他,从未正眼看过这个女人,又怎会知道她的能力。  “陆七!”颜子默怒气的喊她的名字,带着一丝无可奈何的意味。  “怎么,我讨债也不行么?”陆七表现得极为淡然。  “你放心,五百万我会补偿给你。”  事后颜子默也想通了,陆七确实帮了他们家不少,一千万就当她四年的辛苦费,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拿出那么多钱,对于现在的颜氏还是有些困难的。  “那就好。”  陆七说完这话准备走了。  颜子默却挡在她身前,神色沉重,“小七,顾以凡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要和他在一起。”  呵。真是好笑,他有什么资格管她这些事情。  “颜子默,你以为你是谁,在我眼里,你连屁都不是。”陆七忍不住说了一句粗话,过后连她自己都愣住了。  她从小精心被陆自成培养,不管是在说话还是在吃穿用度方面都十分的主意,言行举止更是不用说,今天大概是她真的气疯了。  面对这样的人,她就该说这样的话。  说完,她倒是觉得痛快!  颜子默气得把买来的水果摔在地上,也没了去看丈母娘的心情。  每次和陆七见面,她都有本事把他气得个半死,一个多月了,她还真是一点没变。  小七,你就真的那么恨我么,还是你不希望我和陆舞结婚,故意想去找茬?  想到这一层,颜子默突然有点兴奋,这样是不是说明,她还在意自己?  回到陆家,有几位警察在执行公务,看到陆七回来,为首的客气的迎上去,“陆小姐您好,根据我们的调查,您和昨天的一起意外无关,我们初步判断是伤者自己不小心滑下去的。”  现场还有几名警察在取证,说得头头是道,大概的意思陆七明白,就是她和胡碧柔摔下去没有关系呗。  她确实想报警处理这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免得传出去大家伙以为真是她害了胡碧柔,让黄娅茹也不好做人。  “那就麻烦警察先生了。”陆七签了字,亲自给几位警察倒了一杯水。  几位办案的民警受宠若惊,权太太真是太客气了。  但是权奕珩交代过,不能暴露陆七的身份,他们只能称呼,“陆小姐太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您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们。”  陆七不得不承认,有个牛逼的老公确实方便很多,找警察过来她是想把事情弄清楚,没想到省略了不少环节。  唔,她明明不想在和权奕珩有什么关系,找警察的事也想靠自己,那个男人就这么了解她,连她心里想的都知道?  而警察的这番话也被刚回来的陆自成全数听了去,他送几位警察出去,回来的时候,陆七冷眼对他,“你说要我给你一个交代,刚才警察说的话想必你已经听见了,其他的不用我说吧。”  她和胡碧柔摔下去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陆自成怎么看,陆七一点也不在乎,也不想帮他查清事实,可这事威胁到了自己,她只能这样做。  陆自成一脸疲惫,胡碧柔住院两天他一眼都没去看过,今天陆舞去公司找他,他也避而不见。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陆自成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些日子,自从胡碧柔母女到入住陆家,搞得家里是乌烟瘴气。  良久,他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脸哀求的看向陆七,连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小七,我想见见你妈妈。”  陆七怔了怔,她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料到陆自成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不是傻子,当即明白了陆自成心里的想法。  “陆自成,你该不会是想和我妈复合吧?”陆七试探的问。  “你这是说什么话,我和你妈什么时候离过婚,我们本来就是夫妻。”  陆七被他这番话弄得哑口无言。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厚颜无耻的人,而这个人还是她的父亲,陆七觉得可耻!  ------题外话------  呜嗷,第二更送到,亲爱的们看文愉快…  渣父不想离婚了,多聪明啊,小七的前途比陆舞好,他当然得巴结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