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78 沈辰皓,你欺负我!(二更)

178 沈辰皓,你欺负我!(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2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9
    这么晚了,陆七只能回去陆家。  权奕珩坚持要送她,陆七也没有拒绝。  她虽然生气,可大晚上的一个人打车回去陆家还是有点害怕的,这个男人确实能给她安全感。  “权奕珩,我想问你一件事。”  “老婆,你问。”  “沈二少,他有没有女朋友。”  男人一听这话当即就黑了脸,“你问这些做什么。”  “你不愿意说是不是。”  权奕珩咂咂嘴,甩给她两个字,“没有。”  “他和小雪挺般配的。”  小雪?  姚若雪么?  呵,原来小妻子是为别人打算呢。  权奕珩愤怒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他睨着女人优美的侧颜,眉梢扬了扬。  嗯,只要他老婆喜欢他俩在一起,他就撮合沈辰皓和姚若雪。  总之,在权奕珩心里,这个世界就是为他老婆而存在的。  即使沈辰皓那家伙不愿意也得愿意,就凭他是权奕珩。  到了陆家,权奕珩透过挡风玻璃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人影,他开了远光灯,彻底看清了男人的脸。  是颜子默。  唔。  权奕珩拧起眉,满脸的不高兴。  不过他这么晚来,应该是来找陆舞的吧。  权奕珩本想下去护送小七,陆七看穿他的心思,“权奕珩,你回去吧。”  老婆的话就是圣旨,分明是不想让他曝光在人前。  权奕珩委屈的朝她看了眼,那模样像是一个得不到糖的孩子。  “我已经到了,不需要你操心。”陆七丢下这句话下了车,语气虽然平平,可权奕珩明白,她这是警告了。  他可不能再得罪宝贝老婆。  下了车,陆七径直朝陆家走去,颜子默眯了下眼,看到是陆七,紧绷的俊颜稍缓。  “小七,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颜子默看到她从一辆普通的黑色汽车里下来,便猜测着,“你还和那个穷光蛋在一起吗?”  “要你管啊。”陆七没好气的回了句,“颜总,大晚上的你守在这里做什么,陆自成知道了,不知道多惶恐呢。”  她语气里带着讥讽,颜子默已经听得麻木。  白天见了她,他就像丢了魂似的,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她,她曾经有多么爱自己,怎么没日没夜的想方设法的缠着自己,到现在变成了一场空,他又有多后悔。  “你找陆舞可以去医院。”进去之前,陆七特意好心提醒了他一句。  “小七,我来找你的。”  陆七冷冷朝他看了眼,“有事快说。”  “五百万我已经让公司的财务去办了,相信这两天就能到账。”  “有劳颜总了。”  如果可以,她并不想和任何一个人闹僵,即使颜子默当众悔婚,她一开始确实很恨,可现在想起那些事,陆七却能淡然的一笑而过,她是真的不在乎了。  “小七!”眼见她要进去,颜子默叫住她,似乎现在的他只有这样才能和她说的上话,“有件事我想和你说。”  “我之前听陆伯伯说过,他会把陆家的一切交给我。”  “所以呢?”陆七双手环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什么都得不到,你是陆家的正牌千金,理应得到一些,不过小七,你到底是女孩子,很多事情处理起来没那么方便,将来陆家公司交到我手里,我肯定会把它经营的很好。”  陆七算是明白了,这货大晚上的来堵她,是特意让她放弃陆家的家产。  “颜子默,你觉得我接手了陆氏就不会很好的经营吗?”陆七对过去,语气不屑。  “小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心疼你。”  陆七听得恶心,“颜子默,你有什么资格劝我放弃,别忘了,你还没有和陆舞结婚,陆自成也没有死,除非有一天他突然死了,遗言上写着要把公司交给你。”  “小七!”颜子默被戳中心事,冷峻的脸闪现出一抹不自然,“你别把我想的那么恶毒,我没有想要独占陆氏。”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别把人当傻子。”  陆七轻嗤了一声,“颜子默,收起你的龌龊心思,陆自成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把女儿嫁你是真心,可公司,他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你相信他会全权放手么?”  颜子默当然不信,这不是想先劝小七放弃吗,然后再一心一意的吞噬整个陆氏。  胡碧柔流产,陆氏公司后继无人,正是他的机会。  他相信陆七有能力,只要她插手陆氏的事,他想要独占的计划很有可能会被破坏。  “小七,你别这么说,我都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陆七冷笑了声,  颜子默放软语气,“小七,以前都是我不对,我现在后悔了,深知已经晚了,能补偿你的也只有这么多。”  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要补偿她,可做出的事情呢,不觉得可笑么?  “颜子默,你想做什么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  她放出狠话,也懒得再听他在这里啰嗦,“至于陆家,我想,你恐怕没那么容得手。”  “你不进去,我关门了。”  砰。  陆家的大门被关上,颜子默失落的站在院门外,陆七的身影在他眼底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他才转身准备离开。  以前的颜子默确实没有把陆氏放在眼里,想着和陆七结了婚,以后他也能得到一些好处,可如今,陆自成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听说都是靠陆七爬上有钱人的床得来的。  他相信这些流言,因为他从不相信一个女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一刻的颜子默不禁龌龊的想,他也想和那些男人一样,尝尝陆七到底是什么滋味,等着吧,他一定有机会让陆七上钩。  想到此,男人心里涌起一阵疯狂的燥热,陆舞怀孕不能同房,加上这阵子公司忙,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碰女人了,只要想到躺在他床上的人是陆七,颜子默内心就难掩激动。  嗯,陆七的味道应该不错,要不然她也不会拿到那么多单子。  没办法,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以前的冷漠高傲的颜子默已经不见了,他为了能见到陆七,已经想了不少下三滥的办法,就好比刚才,看到她的那一刻,颜子默真的很想直接将她绑走算了。  当初,他为什么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好?  这边车里,权奕珩眼见小妻子和颜子默纠缠了好一会儿,他实在无法控制心里的那抹怒火,直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等小妻子进去陆家大门,才开着黑色汽车离开。  唔。  他是该捍卫一下自己的权利了。  谁让颜子默死性不改!都分手八百年了还来纠缠他的女人。  权奕珩烦躁的坐在车里,恨不得跑下去亲自暴揍他一顿。  可这是陆家门口,他惊扰了小妻子休息,岂不是得不偿失。  他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小妻子才能公布他的身份?他可是她名正言顺的老公。  颜子默刚准备上车离开,突然从草丛里钻出几个黑衣人,三下五除二的将他拖到附近的花园里,而后用臭袜子塞住他的嘴,他来不及呼喊,眼前猛然一黑,整个头都被麻袋给套住。  紧接着,他背部传来一阵钝痛,他闷闷的哼了声,汗水大滴大滴的往下涌。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只听见男人闷闷的嚎叫声,可惜,他无论叫的多么惨烈都没有人来,只有无尽的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的砸在他身上。  ——  因为沈辰皓坚持,姚若雪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他跟着自己回家。  这个点姚母已经睡下了,为了不惊扰到她,沈辰皓在外面买了不少吃的和酒水,去姚若雪家里也不用那么麻烦的做宵夜。  两人下了车,姚若雪带着沈辰皓一前一后往楼上走,脚步很轻。  “二少,一会儿你别出声,我妈照顾弟弟辛苦,应该已经睡下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们这个时候去最好不要打扰到姚母。  这个主意倒是挺合沈辰皓的意,男人眼角微微挑了下,露出一抹坏笑,“看你听不听话。”  我去,这是她的家好么,怎么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握之中。  “这里环境太差了,连个路灯都没有,你平时一个人回家不怕吗?”  姚若雪轻轻的笑了声,“怕什么,二少可能忘了,我是山里出来的孩子,连夜走山路都有过呢,这样的环境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  沈辰皓在心里嘀咕,好什么啊,这里比他们家仓库的环境都差,一个女孩子住在这里不安全。  姚若雪轻轻打开门,她探出脑袋往里看,房间里没有开灯,姚母应该睡了。  她先进去,摸着黑给沈辰皓找了一双男士拖鞋,是姚父的。  幸好家里有男人的生活用品,不然她得让沈辰皓光着脚。  沈辰皓换好鞋进去,顿时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冷意,他眉头一皱,“你这房子都没有暖气么?”  “我们不冷。”姚若雪拿着他的鞋关上门,带着沈辰皓去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可能有人不怕冷,沈辰皓听着心里莫名的泛出一丝心疼。  顺利进去姚若雪的卧室,女人微微松了一口气,沈辰皓将手里买来的宵夜放到桌上,“改天我给你找个房子,你让叔叔阿姨一起住进去,没有暖气怎么行。”  他像个男朋友一样的给姚若雪做出决定,又怕她拒绝,公事公办的口味,“费用公司出。”  “二少,我都说了,我要辞职的。”姚若雪提醒他,走过去开了一盏台灯,光线虽然不是很亮,却能看清彼此的脸。  男人不满的哼了声,“我没批准。”  开了灯,沈辰皓才看清了整个房间的布局,这个小房间都没有他家的洗手间大,一张床,一个写字台,两个衣柜,整齐的摆放着,倒是显得很舒服。  沈辰皓还是第一次来平民百姓的家,确实够小,不过他不嫌弃。  房间本来就小,沈辰皓身形高大,他一来小房间就显得更加拥挤了,显得格格不入。  姚若雪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想和他纠结在这个话题上,免得争执起来把姚母吵醒就不好了。  可是某人毕竟是豪门大少,事情也多,让姚若雪头都大了。  “洗手间在哪儿,我想洗个澡。”男人说着已经将手腕上的名表给摘了下来,桃花眼巡视着洗手间。  洗澡?  姚若雪懵逼了。  洗手间在姚母睡的那间房旁边,若是沈辰皓在这里洗澡,肯定会把姚母给惊醒的。  姚若雪抓了抓头发不知所措,沈辰皓瞧着她那样觉得好笑,解释道,“我今天去了一趟工地,身上有点味儿。”  有味儿?她倒是没闻到什么味儿。  大少爷就是讲究,就算是去工地还能干工人的活不成,顶多也就吃了一些灰尘吧。  “二少,我家洗手间小,你恐怕不太习惯,还是回家去洗吧。”  沈辰皓桃花眼一眯,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看着她。  这个女人,都这么晚了,还想让他走?  沈辰皓倒也没强求,他拉了把椅子坐下来,“过来,我们吃宵夜。”  姚若雪的房间里只有一把办公椅,简洁得不能再简洁,被沈辰皓坐上了,她就只能坐到小床上,或者是站着。  “二少,你要喝热水吗?”  吃油腻的东西,姚若雪从来不喝冰冷的东西。  “不是有饮料么?”  “喝了对胃不好。”她不经意的一句让沈辰皓心里涌起一股暖流,男人点了下头,言语温柔,“嗯,那行。”  姚若雪猫着身子去了厨房,她取了两大杯温开水回来,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却突然将她抱了过来,直接把人放在大腿上。  男人两手抱着她的腰身,面对面坐着,姿势暧昧。  姚若雪被吓了一跳,这样的姿势让她的小脸猛的一红,她垂着头,别扭的说了句,“别这样。”  她挣扎几下想要下去,男人却拍了一下她的臀,“你再不听话,我就喊人了。”  喊人?  要不要这样啊,沈辰皓,你欺负人。  搞得好像自己强奸了他一样。  明明是他占了自己的便宜。  姚若雪突然很后悔,大半夜的她带一个男人回来算怎么回事啊,刚才她就不该答应带他回来。  “我从来不欺负女人,你这里只有一把椅子,你觉得我会忍心让你站着。”  姚若雪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难不成他这样还要让自己感谢他?  “这个不错,吃点?”沈辰皓拿起一串烤肉递到女人唇边,姚若雪听话的咬了一口,剩下的男人不嫌弃的咬下去,动作差点惊掉了姚若雪的下巴。  他竟然吃她剩下的,当然这不是第一次,可她还是觉得惊讶。  他们这样算什么?!实在让姚若雪不习惯。  吃了几口,姚若雪借口的想下去,“沈二少,我吃饱了。”  沈辰皓倒是真的松开了她,也草草的吃了几口起身,他脱了外套,像是在自己家一样的自如,高大的身子往那张充满清香的小床上倒下去,“我好像有点困了。”  正在收拾的姚若雪听了这话转过身,看到男人的动作后,她惊慌的跑过去,“二少,你不会要睡在这里吧,我睡哪儿啊。”  “这床虽然没我家的大,不过两个人睡应该够了。”男人双手枕着头,一双桃花眼满是笑意,“放心,我不会挤着你。”  这是重点吗,这是重点吗,这是重点吗?  姚若雪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她家这么小,容不下这尊大佛,而且男女授受不亲,她怎么能和一个男人睡到一张床上呢,明天姚母醒来还不得吓死啊。  怎么办,怎么办,她要怎么赶沈二少走,得罪了大BOSS,她会不会被扣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啊。  沈辰皓可以翻了一个身,给她腾出一个位置,“过来,我们一起睡。”  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姚若雪气呼呼的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床被大魔王给占了。  “二少,我希望你能尊重我。”她冷下脸,有点不高兴了。  “我怎么没尊重你了,我这么累,刚才又喝了点酒,这个时候回去,你就不怕我开车出事?”沈辰皓说的头头是道,一番话让姚若雪的心软了下来。  她咬了咬唇,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就这么脑抽的答应了。  “那你不许碰我,不能脱衣服,我们一人睡一头。”  一人睡一头?这是什么鬼?!  沈辰皓瞧着她认真的样儿,未经过任何点缀的唇瓣一张一合,迷人得紧。  他无法自控的伸出手,一把将她按到床上,姚若雪的身体突然失控,人就这么倒在了男人怀里,心跳仿佛停止了一般,两人的容颜在彼此眼中放大,姚若雪的大脑空了。  沈辰皓抱着她娇软的身子,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火焰从胸口蔓延到全身,他蓦然想起被算计的那天晚上,好像也是这种感觉,只不过,今天的这种感觉是自然的。  他翻了一个身,双手撑在女孩身侧,而后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她小巧的脸蛋儿,女孩皮肤柔滑,那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姚若雪大脑处于放空状态,她整个人都是乱的,男人的那张脸就是蛊惑人心的最好武器,她明明想推开男人,可身体被他碰到的地方却软的不像话。  “二……”她颤抖的喊出一个字,男人突然垂下头,堵住了她即将要开口的话。  口腔里瞬间填满了他的味道,那么浓烈,让她头脑眩晕。  男人的吻来势汹汹,姚若雪在他的引导下发出痛苦而又轻颤的声音,总之,她很纠结,又仿佛有些渴望。  “唔。”房间里女人发出一声艰难的低叹,实在有点绷不住了,因为她被他吻得快断气了。  沈辰皓迫切的想要,这一次,不同于之前,是他身体本能的反映。  活了这些年,沈辰皓才真真实实体验到,作为一个男人,在没有药物的作用下,如此想要一个女人。  一吻结束,她感受到唇瓣酥酥麻麻的疼,迅速推开男人,她迷糊的大脑得到清醒。  他们刚才……  姚若雪怕怕的往后退,她的衣服被男人弄得凌乱不堪,刚才他碰到了她的胸口,可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太晚了。  沈辰皓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怎么就没控制住?  看到姚若雪仇视的眼神,他闷闷的开口,“对不起,我刚才……”  姚若雪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包括头部也一并盖上了,一句话不说,明显是对他刚才的态度生气了。  不,她没有资格生气,人家是堂堂的沈二少,她这样大概在他眼里看来是矫情吧。  刚才她同样的情不自禁了,因为他问她的时候,自己没有拒绝。  姚若雪懊恼得要死,觉得再也没有脸见人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旁的位置陷下去,紧接着,男人身上的温度传递过来,暖了她略凉的身体。  “小雪。”他低声喊她的名字,视线盯着天花板,倒是没有再做出格的事。  “嗯?”姚若雪背对着他躺着,心跳加快,刚才的那个热吻,她压根没有缓过神来。  男人贴近了些,在女人耳旁温柔的开口,“以后别叫我二少了,叫名字。”  姚若雪听了这句话愣了好半天,良久她傻乎乎的问,“你把我当成朋友吗?”  “你觉得只是朋友这么简单?”沈辰皓抚摸着她的背,“刚才我们做的,你觉得是什么关系的人才能做?”  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姚若雪怎么可能不明白。  姚若雪突然不说话了,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男人好像有点喜欢她。  她从来都没有自信,也没有谈过恋爱,可这一次她却深深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她的情意,还有那眼神,即便在光线昏暗的情况下,她也能深刻的体会到他的对自己的热切。  “小雪,你谈过恋爱吗?”  姚若雪摇头,苦涩的勾了下嘴角,“没有。”  沈辰皓很满意这个答案,他喜欢纯净的女孩子,男人单手撑着头,一手玩弄着她的青丝,“我也没有,要不我们试试?”  他这是在表白吗,还是在开玩笑。  他们交往,在一起?天啊,老天爷别逗她了好么。  不不不,她没有这个资格,不说自己的身份,就之前的那件事已经无法让她像正常的女孩那样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姚若雪吓得不轻,她转过身来,一瞬不瞬的盯着男人,“沈二少……”  “我说了叫我的名字。”  姚若雪麻木的唇瓣蠕动两下,还是没办法叫他的名字。  “不急,我给你时间适应。”他大度的说,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  而后,他抱着她,也不管女人愿不愿意,再一次吻上了女孩的唇。  他揉着她的身体,闻着她身上的香气,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特别是身上的沐浴露味道,他像是在哪里闻到过。  沈辰皓接触的女人不多,严格来说也就一个,那一晚他整个人都是糊的,对那个女人没有什么印象,这会儿,他倒是觉得怀里的女人很香。  这个吻比之前的更要深刻,姚若雪差点断气,过后,她像是赌气般的背过身,“沈辰皓,我们不合适。”  也确实不合适,她马上要嫁人了,而且身份也和沈辰皓不配。  姚若雪其实也不明白,普通的一个自己,怎么就让沈辰皓感兴趣了。  对,是兴趣,她觉得像沈辰皓这样的富家公子哥,应该是不会对她这样的女人动真情的。  男人眯了下眼,同样的为她这话生气,“不合适你和我睡在一起?”  姚若雪吐血,“……”  “小雪,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他一本正经的问她。  “沈二少说笑了,你以前不是一直在国外吗?”  呵,他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不管他们曾经有没有见过,他都决定了,要这个女人。  ------题外话------  呜嗷,亲爱的们有木有很暧昧,先找点熟悉的感觉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