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80 清晨缠绵,小雪霸气虐渣(二更)

180 清晨缠绵,小雪霸气虐渣(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62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9
    陆舞兜兜转转回来医院,她前脚刚进去,后脚陆家的佣人就把她和胡碧柔的行李给送来了。  胡碧柔当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现在的身体虚弱,也平复了心情,倒是没有大吵大闹。  等那些佣人走后,她拉着女儿的手叮嘱,“舞儿,你千万不要让你爸把你给赶出来,提着行李回去。”  “妈,那你呢。”  “我没事,只要我没死,就一定能回去。”  到了这一步,陆舞也没想管她,出了病房,她第一时间给张行长打电话,希望能通过他逼迫陆自成。  然而,那个接到她的电话只有无尽的怒骂,“臭婊子,你把我当傻子啊,谁知道你被多少人睡过,这个黑锅我不背,如果你再敢打电话给我,别怪我告你性骚扰。”  性骚扰?  陆舞狠狠的抽了下嘴角,年轻美貌的她会骚扰他?天哪,别逗她了好么?  这样不行,她必须和张行长见个面。  ——  城市的另一边,姚若雪是从姚母的叫喊中惊醒的,她头枕着男人的臂膀,醒来时,脖子还是酸的。  “小雪,你今天不是说要早点去公司吗,快点儿起来,别迟到了。”  沈辰皓有起床气,听到喊声不耐烦的怒骂了句,“他妈的谁啊!”  姚若雪大惊失色的捂着男人的嘴,而这话已经让门外的姚母听了个清清楚楚。  “小雪,你怎么了,我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咚咚咚。  姚母疯狂的敲着门,宛如在梦中的沈辰皓这才稍微清醒了些。  他是在姚若雪的床上?!而现在的情况是好像被她妈给发现了。  “妈,你听错了,我在打电话,是公司的领导。”  “行,你赶快起来,我已经在做早餐了。”  呼。  听到母亲离开的脚步声,姚若雪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放在沈辰皓嘴上的手意欲拿开,男人却不让,他垂头,在她掌心印上轻轻一吻,桃花眼一眯,笑着和她打招呼,“小雪,早安。”  姚若雪窘迫的抽回手,她背对着男人坐着,“你快起来,一会儿上班该迟到了。”  “我是老板,还怕迟到?”  “那你也不能一直睡在这里啊。”  沈辰皓伸了个懒腰,他睡觉喜欢光着身子,也难怪姚若雪会不好意思,男人嘴角勾着一抹坏笑,从身后拥着她瘦弱的身躯,“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出去?”  姚若雪吓得不轻,“不不不,那,那你还是先睡着吧。”  呵。  他确实有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过,这里虽然房间小,床也不怎么舒服,可他睡得却异常的安心。  “二少,你先松开我,我要去换衣服了。”她声音颤抖,脑海里浮现的是他们昨晚热吻的画面,此时面对着这个优秀的男人,姚若雪实在无地自容。  沈辰皓松开她又躺了下去,他手臂发酸,是昨晚拥着她睡的下场。  男人嘴角上扬,桃花眼里映出女孩清瘦的身影,她穿着普通的毛绒睡衣,有点大,越发显得她身形纤细。  这身子骨实在是太弱了,他得好好给她补补。  姚若雪从衣柜里随便拿了一套衣服,沈辰皓顺着看过去,男人清楚的看到,她的衣柜里左右不过三套衣,才两格门都没有装满,算什么衣柜。  她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挑好衣服的姚若雪郁闷了,她房间就这么大,又没个地方遮挡,要去哪里换衣服?  外面沈母在做早餐,她拿着去浴室换岂不是太奇怪了么?  “那个,你换吧,我不会看的。”沈辰皓倒是自觉,他翻了个身,故意装作睡着的样子。  姚若雪杵在原地,苦恼的不行。  即便他真的不看,她还是做不到在一个男人面前光着身子换衣服。  可是怎么办,她难道要穿着睡衣去上班么?  “如果你不好意思,要不我出去等你?”沈辰皓见她半天也没个动静,似是好心提醒。  姚若雪哭笑不得,“你别出去,我,我换就是了。”  “乖,换好了你先出去,我还睡会。”  他当然要睡会,不然跟着她一起出去,姚母看到还不得疯。  “小雪,怎么回事啊,我早餐都做好了,你怎么还不出来。”  自从上次见了沈辰皓,姚母就把姚若雪当做宝贝一样的伺候着,每天下班回来不仅有热菜热饭,还有闲暇的时间让她做别的,姚若雪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自在过了。  姚若雪抱着衣服,急中生智,“妈,我今天不上班,刚刚请了假,你做好了就先去医院吧。”  沈辰皓呲了声,哟,小妮子变聪明了,还知道撒谎了。  姚若雪转过头对上一双探究的桃花眼,她不自在的可咳嗽两声,“那个,我,我平常不撒谎的。”  “很好。”沈辰皓却给了这么一个评价。  他这是什么个意思,可以理解为是赞美吗?  男人摸着下巴,“既然你都说了请假,要不我们就多睡会,你们部门刚开出了方部长,我亲自管理,今天就准你的假。”  “不行,二少,我还有很多工作还要做,再不走就真的要迟到了。”  她看重工作,但更重要的是,不想和他这样下去了!  “老板的话你都不听?”  “二少,我……”  沈辰皓凑近她,眼角挑着一抹笑,“要不然这样,你答应我,今晚还让我过来睡。”  姚若雪,“……”  不是吧,他们家这么小,沈辰皓竟然还要来,难不成他们今晚还要睡在一起?  “怎么不愿意?”  “二少,我们家地方小,实在没办法好好招待你。”  沈辰皓睨着她,“我说了给你换一个大房子,以后也好方便我们。”  方便我们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想一直这样下去,还是想把她当做那些女人一样的偷偷养着。  姚若雪不禁闷闷的想,他这是恶趣味么?  男人看了眼时间,他也觉得该起床了。  点了点办公椅上的衣服,“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姚若雪乖乖照做,而后,她意欲转过身去,男人却一把抓住她,将裤子上的皮带抽离放到她手上,“会吗?”  女孩不明所以的望着他,傻乎乎的样让他觉得好笑。  “我问你,会帮男人系皮带么?”  姚若雪看着手里黑色的皮带,无措的摇头,“这个,我不会弄。”  明明绑在裤子上好好的,干嘛要抽出来?  “我教你,以后都要你弄。”  沈辰皓确实认认真真的教了她一遍,其实直接扣好就行了,而姚若雪没有碰过这些东西,加上她有点紧张,这会儿他的小手还被男人的大掌握着,那炽热的温度,几近要将她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他们离得那样近,清晨的光线透过窗帘折射进来,能清楚的看到彼此脸上的每一个毛孔,呼吸交缠在一起,让她为之一颤。  这种情况下,她哪里能听得进他的话。  “这样就好了,是不是很简单?”男人教完,眼底的笑意加深,而后又把弄好的皮带解开,抽出来放到女孩掌心。  姚若雪暗暗怒骂,多此一举。  而这些,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女孩垂着头一心一意的将皮带套进去,因为身高问题,扣的时候她得弯下身,整张脸正好对着男人的敏感部位,那姿势……  沈辰皓岛国片看多了,这姿势,让他身体控制不住的一热,男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却在这时候,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  嗷,疼死他了,这个女人,是想把他的肉给卡破么?  姚若雪被他叫的大汗淋漓,手一抖,沈辰皓痛得脸部直抽。  我靠,这个女人……是不是在报仇!  姚若雪赶紧停手,她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对不起,对不起二少,我……我,我扣不进去……”  特么的,他就想了一下黄色的画面就要受到这种惩罚,代价也太大了。  “笨!”男人忍着痛,手指在她额前弹了弹。  他就不该心血来潮。  皮带扣一不小心卡住了他的肉,他最担心的是这个女人要废了他作为男人凡根本。  “你是不是想让下半辈子守寡?”  姚若雪不解的望着他,一双大眼满是愧疚。  她这幅样子仿佛一只受惊了的小白兔,男人看着只觉得胸口有一股激流快要溢出来了,他情不自禁的捧起她的脸,灼热的唇瓣落在她略凉的唇上,辗转亲吻,动作和昨天晚上的相比温柔了许多。  姚若雪像是受到他的蛊惑一般,他的气息强大,还有他捧着她脸的手,那样的热,那样的温柔,让她忍不住想要贪恋。  她总是这样,拒绝不了他任何一次的触碰。  每一次,他都吻得那么突然,让她无处可逃。  他的吻越来越激烈,姚若雪的呼吸骤然被夺,脑子眩晕,手却不停的在男人胸口抵挡着,似是一种抗拒。  结束这个吻,男人辗转到她额前轻轻吻了下,他双手抱着她,想要继续吻,姚若雪却侧开头躲避了他。  沈辰皓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他抬手在她鼻尖上刮了下,额头抵着她的前额,“你个小妖精。”  小妖精?  姚若雪被他这个称呼弄得红了脸,她噘着嘴,“你才是妖精。”  他确实是个妖精,男妖精,长得那么迷人,她一点也控制不住。  “呵。”男人满意的笑了声,沙哑的嗓音在她耳旁轻喃,“小雪,我们在一起。”  在一起?  姚若雪呼吸急促,她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口腔里还残留着他留下的味道,那么浓烈,不像是一场梦。  她僵着身子在他怀里,迟迟没有说话。  她有什么资格和他在一起,不说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身份这一关也过不去啊。  姚若雪到现在都不相信,沈辰皓是真的对她动了心思,明明,她没有一个地方是出色的,怎么就入了他沈二少的眼。  “嗯?”她不说话,他哼了声,“怎么了?”  “我,我……”不能答应你。  姚若雪推开他,“你先出去吧,我要换衣服,不然真的得迟到了。”  沈辰皓深知自己这番话太突然,她接受大概还需要一点时间,也就没强求,关上门出去了。  等两人收拾好准备出门,姚母却在这个时候去而复返。  姚若雪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妈,你怎么回来了?”  姚母看到沈辰皓笑呵呵的道,“我在院子里看到沈二少的车,果然是他来了。”  “二少,你说你一大早过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也好给你做点吃的啊。”  沈辰皓抓了抓头发,他还是第一次有种心虚的感觉,“我,我是来接小雪上班的,伯母,不用那么客气。”  姚若雪顺着他的话说,“哦,我那个,他,他是临时打电话让我去上班的,顺路,所以我就坐他的顺风车。”  姚母被他们说的糊里糊涂,不过,她已经乐昏了头,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眼见桌上的早餐还没动,姚母麻利的打包好塞到沈辰皓收了,“这早餐是刚做的,你带着吃。”  “谢谢伯母。”  “妈,她是总经理,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会稀罕……”  她的意思是,他把自己的早餐吃了,她要吃什么。  而且,她的早餐太寒碜,就一个煎饼和鸡蛋,哪里对得了人家沈二少的口味。  要不是最近姚母对自己改变了态度,她吃个鸡蛋都是奢侈的。  “不,我觉得挺好的,外面的东西不干净。”沈辰皓打断姚若雪的话,“伯母,那我们先去上班了,我改天再来看你。”  姚母听了他这番话喜不自胜,他说什么,改天来看她?  看样子,他和小雪的事是八九不离十了。  “好好好,你们赶紧去吧。”  哎呦喂,这下子可好了,他们马上就要变成有钱人了,有了沈辰皓这个女婿,一辈子的生活都不用愁了。  两人一起下了楼,姚若雪想把沈辰皓手里的早餐抢了过来,男人却轻易的避开,“干嘛呢。”  “这是我妈妈做给我的早餐。”  “真小气。”沈辰皓打开早餐,干脆在煎饼上咬了一口,而后递给姚若雪,“哝,给你。”  姚若雪气鼓鼓的瞪着他,什么人呐。  “嗯,你妈做的煎饼还真不错,这手艺,可以去开个早餐店了。”  “少吹了,你什么东西没吃过,还稀罕我们乡下人做的东西?”  沈辰皓发动引擎,他将嘴里的煎饼咽下去,一双桃花眼很快暗下来,闷闷道,“其实你不懂,我们这样的豪门大少,想在家吃一顿安安静静的饭是很难的。”  特别是在爷爷家,沈辰皓就从来没舒心过。  姚若雪愣愣的瞧着男人黯然的侧颜,突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是啊,豪门争斗,她没经历过,看也看得多了。  “二少,在公司附近把我放下来吧。”  沈辰皓本想直接载着她去公司,想着现在确实不是时候,他应该要先和沈夫人通气。  “好。”  ——  姚若雪风尘仆仆的赶到公司,时间刚刚好。  她听到有人在议论,“方部长走了,也不知道谁会提上去。”  “我猜啊,很有可能是傅言,人家不光工作能力杠杠的,长得也漂亮。”  “嗯,我看也是,她可是公司里的老人儿了。”  “我以前就听说了,方部长若是被提上去,她就会坐上部长的位子。”  “……”  姚若雪已经对他们的八卦产生了免疫力,这些人,不工作的时候都喜欢八卦,她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其他的也不感兴趣。  “姚小姐,这是你的早餐。”  闷头做事的姚若雪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到沈辰皓的特助送来早餐,她心惊了下,赶紧站起来接过,“谢谢吴助理。”  “不用谢姚小姐,应该的。”  姚若雪将早餐放到办公桌上,准备一会儿有时间再吃,这个时候却收到了某人的信息。  ‘早餐一定要按时吃,凉了对胃不好。’  是沈辰皓,他也来了吗?  为什么姚若雪觉得,她被他给监视了?  哇。  正在八卦的同事们看到这一幕,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天哪,什么情况,吴助理竟然给她送早餐。”  “我看啊,不是沈二少对她有意思吧,是吴助理?”  “吴助理也很优秀啊,虽然不及沈二少,但也是很多女人巴结的对象,人长得也帅,她就是和吴助理在一起也是不配的。”  众人的语气一个比一个酸,姚若雪听得清清楚楚,放在办公桌上的手不断收紧。  方部长已经走了,她也要辞职走了,她没有后顾之忧,还要再忍下去么?  姚若雪深吸口气,本想算了,而那些个女人却没完没了。  “我就想不明白了,她到底哪一点让吴助理看得上啊,要身材没身材,一副穷酸相,谁娶了谁倒霉。”  姚若雪实在难以忍受这些人对自己的侮辱,整整四年,她来这个公司四年,每天都在被人欺负践踏,就是因为她穷。  穷有什么错,凭什么她们要指桑骂槐的欺负她,她真的受够了。  砰。  一声巨响让办公室突然安静下来,姚若雪故意把关抽屉的动静弄得很响,成功让那些八卦的女人看过来,她站起身,眼神不再像之前那般卑微,而是对刚才嘲笑她的女人对过去,“你这么美,怎么也没看你找个高富帅的男朋友啊。”  嘲笑她的女人叫洪愿,平常最喜欢欺负姚若雪,只要心情不好了,她就会拿姚若雪出气。  “你说什么?!”不光洪愿,就连其他同事也被姚若雪的这句话给惊呆了。  她疯了是不是,竟然敢用这种口气和他们说话,难道就不怕在这里混不下去么?  姚若雪走近那些横眉竖眼的女人,她扬高头,“我说错了么,你每天打扮得像个小姐,可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吗,怎么,这么久了,还是没有男人看上你吗?”  我去。  这个女人!  洪愿打扮得艳丽的脸扭曲,她用手指着姚若雪,“姚若雪,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不要以为吴助理给你送了一个早餐就了不得了。”  “你疯了吧,敢这么和洪愿说话,知不知道咱们公司的常部长在追她。”  “姚若雪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其他同事都帮着洪愿说话。  姚若雪冷笑道,“常部长?你说的是那个老秃驴么。”  洪愿听了这话差点没吐出一口鲜血。  老秃驴,人家才三十岁好么,虽然人长得丑了点,可好歹也是个部长,姚若雪你又算什么,只怕老秃驴也看不上你吧。  洪愿正想拿这些话回过去,姚若雪却抢先一步开口,“我只是在说事实,怎么,你们受不了了吗,平时你们可不就是这么说我的。”  天哪,疯了疯了,真是疯了,这个女人,这个穷酸女人,平时对他们唯唯诺诺的女人,开始造反了!  ------题外话------  呜嗷,大家说小雪霸气不?小仙女们若是觉得好,就把手里的票票给清清吧,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