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81 他对她的宠爱才刚刚开始(一更)

181 他对她的宠爱才刚刚开始(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9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9
    “都在做什么!”吴助理去而复返,刚才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这些女人,平时做事不专心,关键时刻就知道瞎起哄。  一瞬间,办公室彻底安静下来,个个吓得不敢吱声。  沈辰皓刚给姚若雪发完信息,沈母便提着包进来了,他收起脸上的笑,看向林母时一本正经,“妈,您来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啊。”沈母让秘书泡了一杯咖啡,看样子是想找他聊聊。  “那行,您自便。”沈辰皓翻开文件开始看,“您儿子今天很忙,估计没时间陪您唠嗑。”  “我问你几句话就走,只要你说实话。”  啧啧,这话说的。  谁规定他一定要说实话了。  “昨晚你在哪儿过的夜?”  沈辰皓摸了下鼻尖,挑了挑眉,“酒店。”  沈母这么问肯定是掌握了某些信息,撒谎在自己的别墅那是最蠢的办法。  “酒店?”沈母明显不信,“你昨晚喝醉了?”  “妈,我都是成年人了,要不,你今晚跟着我,哄我睡着再走?”  沈母抽了抽嘴角,“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沈辰皓摊手,“所以不要管我在哪里睡了好么,我一个人能睡着,不需要人哄。”  我的天,她是这个意思吗,还不是担心儿子在外面乱来,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女人可千万别沾染上了。  问不出什么,沈母也不坚持,儿子的性格她很清楚,不想说的事情绝对不会透露一个字。  出来儿子的办公室,沈母问吴特助,“吴特助,少爷身边最近有没有走得比较近的女人?”  “夫人您说笑了,沈二少一直很招女人喜欢。”  每次都是这幅口吻,问不出个什么,她儿子选的人就是靠谱,可对她也保守秘密,沈母就不高兴了。  不说是吧,她总有一天会自己查出来。  吃过沈辰皓送来的早餐,已经快到中午,姚若雪今天没有带午饭,她也不饿,没一会儿她收到沈辰皓发来的信息。  ‘中午我们一起吃饭,我带你去一家特别的餐厅。’  姚若雪看了眼正在埋头工作的同事们,被吴特助吼了一顿,果然都安分了。  她趁这个机会给沈辰皓回了一条信息。  ‘我有很多工作要做,就不去了。’  而且她胃口也不是很好,就怕吃那些腻味的东西想吐,姚若雪不想被任何人看出端倪,特别是沈辰皓。  收到信息的沈辰皓在落地窗前站了好半天,他灭了手里的烟,被董事会的秘书通知开会。  中午怕是也不能和姚若雪吃饭了。  出去办公室之前,他叮嘱吴特助,“一会找个可靠的人给姚小姐送一份午餐,要精致一点的。”  “二少,夫人可能已经怀疑你喜欢上别人了。”  男人嘴角轻扬了下,“她不用怀疑,我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告诉她的。”  “那林小姐那边?”  “我自会处理。”  本来嘛,他和林允熏就没什么,甚至连男女朋友都算不上,他们只是让别人以为他们是最登对的一对。  同一时间,沈氏附近的某家会所,方部长被辞退后终于和忙碌的林允熏见上了面。  “林小姐,这一次你一定要帮帮我。”方部长神色憔悴,被辞退后的这几天,她都没有睡好过。  林允熏一早就听说了沈氏策划部的事,方部长被开,就意味着她失去了一个传话筒,她一样不好过,就怕事情被方部长给捅出去。  所以这两天,林允熏一直对方部长避而不见。  “这是阿皓的决定,我也没有办法。”林允熏低叹,故作很为难的样子。  事实上,她确实没有办法。  “林小姐!”方部长听她这么说显然是有些生气的。  “方部长,我现在还没有顺利嫁入沈家,即便我说了,你觉得凭我现在的情况,阿皓会听吗?”  “林小姐,要不是帮你,我也不会被沈二少害成这个样子,你现在却跟我说没有办法,到底是什么意思?”方部长语气激烈,“原本,我马上就要提升为经理了,现在却被辞退,说出去我都觉得丢人,沈二少他太过分了。”  方部长在沈氏多年,曾经是沈老爷子看重的人,部长的位子也是沈老爷子破格提升的,就因为当时的她优秀,做事也有一股干劲。  然而,她自己却从没有思虑过,这些年为沈氏做过什么,自从做了部长,策划部的业绩毫无起色,沈老爷子离开公司,她便开始走下坡路。  因为这一层关系,方部长在圈子里也结识了不少业内的人,交际圈子广泛,每天都有不少人巴结她,现在被辞退,说得严重点,很有可能还会被自己曾经看轻过的人中伤。  这种落差,换做是谁都受不了。  “林小姐,你可不能这样,当初咱们可说好的。”  林允熏不爱听这话,他们说什么了,她给这个女人的东西也不少了好么。  “这件事我会慢慢想办法,这笔钱你先拿着,够你生活一阵了。”  林允熏从包里拿出两叠用报纸包裹的钞票,她心里再怎么气也深知不能得罪方部长,得拿东西堵住她的嘴。  方部长摸着厚厚的两叠钞票,他估摸着数额,至少有十万,是她三个月薪水。  看在林允熏这么大方的份上,方部长倒是不嚷嚷了。  “我说过,等我顺利嫁入沈家,一定会帮你坐上更高的位置,希望你有点耐心。”  林允熏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耐心的等待。  “可是林小姐,我瞧着二少好像……”方部长之前不信,自从沈辰皓为了姚若雪的那件事开除她,她便信了,沈辰皓是真的喜欢姚若雪。  不然,他不会这么生气,这么决绝的要开除她。  “你说了也只是好像,不会的。”林允熏不悦的打断她,“沈二少是什么人,即便他真的喜欢那个穷酸女人,沈家也不会肯。”  “我已经让人调查了她的家庭,真是乱的很啊。”  弟弟生病住院,底下还有两个妹妹,也难怪她平时穿的那么寒碜,怕是连一顿饭都得精打细算吧。  这样的家庭出身,沈家除非不要脸面了才娶,要么她就只能给沈辰皓做情人。  方部长听着也觉得林允熏的话有道理,或许沈二少只是一时的新鲜,毕竟血气方刚嘛,又是初次接触女人。  “林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尽管说,沈氏的内幕,我多少还是知道些的。’  林允熏最擅长收买人心,她听了这话,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尊贵的VIP卡。  “这是京都最好的美容院,你最近太累了,该去放松放松。”  这张卡必须要每年消费一百万才能办到,方部长神色怔了怔,而后笑呵呵的收下那张她梦寐以求的卡,“谢谢林小姐,你放心,只要你以后有任何需要,我一定义不容辞。”  林允熏笑着点头,“你放心,工作的事情我会安排好,沈老爷子也不会不管的。”  她知道方部长在意的是什么,在这个圈子里混,无非就是一个面子。  只是方部长觉得,沈老爷子管又起什么作用,沈辰皓是他的宝贝孙子,难道他还会为自己说话不成?  方部长自然懂这里面的道理,她要是指望沈老爷子早就去找了。  不过,她现在也不那么在意了,本以为林允熏会落井下石,没想到依然对她这么大方,她何必趁这个机会好好的享受一下,也给自己放个假。  结束谈话,林允熏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沈辰皓竟然为了那个女人开了方部长,难道他真的是动了真心?  不,不可能,那么个穷酸女人,是个普通人也看不上啊,沈辰皓他是瞎了么?  姚若雪的工作确实不少,她不仅要做策划案,还要负责自家公司年会的策划,只希望大BOSS看在她这么努力的份上,早点把辞职书给批了。  等到中午,同事们都纷纷离开,吴特助将午餐放到她桌上。  “姚小姐,该吃午饭了。”  还在埋头工作的姚若雪抬起头,她眼睛酸酸的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吴特助,以后,以后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会自己去吃。”  “没事,像姚小姐这么卖力工作的人不多了,公司理应奖励。”  我去,这人说话的口气和沈辰皓简直一模一样,不亏是他身边的人。  姚若雪除了感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吴特助笑了笑,“我先去忙了,姚小姐有事可以随时打我电话。”  总经理喜欢的人,他自然会卖力的帮,这大概也是总经理的意思。  被打断思路的姚若雪放松下来,她扒开袋子里的午餐,里面还附赠了一盒精致的巧克力。  沈二少对她……  姚若雪将那盒巧克力拿出来捧在手里,她拧起眉,这样下去不行,沈二少好像真的当真了。  午饭姚若雪没有吃,等大家伙上班,她又收到了沈辰皓发来的信息。  ‘今晚我要回家一趟,空了再去你家蹭睡。’  看到这条信息的姚若雪松了口气,今晚她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只是回去之后呢,她大概又不会安宁了,以姚母那个性子肯定会追着问她。  沈辰皓刚从会议室出来便第一时间给姚若雪发了那条信息,好半天,他没等到女人的回复,不免觉得有些失落。  今晚他要回去和远在A国的父亲开视频商议工作上的事,以至于这几天都没有多少时间出去浪,而他最先想到的是姚若雪,这就意味着最近都不能和她睡在一起了。  不知为何,得到这个消息的他,竟然有种抛下工作的冲动,不顾一切的和她在一起,因为昨晚实在太美好。  沈辰皓长这么大,还从未睡得那么踏实过。  下了班,姚若雪不想那么快回家,约了陆七在家附近的一家小饭馆吃饭。  这些年她请陆七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现在快要走了,她最舍不得的人就是陆七。  小饭馆里人多口杂,姚若雪要了一间小包间,点了不少菜。  陆七今天心情不错,姚若雪看到她眉开眼笑的样子,问道,“小七,什么事这么开心?”  “不能说是开心吧,就是舒畅了一点。”  陆七故意神秘的凑过去,低声道,“陆自成把陆舞母女赶出陆家了。”  “真的啊?”姚若雪也为陆七感到高兴,“小七,你总算是熬过来了,那对恶毒的母女早该受到报应。”  这还不够,因为胡碧柔还好端端的躺在那儿,她失去的不过是一个孩子,和她无关,而那个时候,黄娅茹差点失去的是生命。  更何况,陆自成还给那对母女送去了不少钱,说是安置费。  当初,陆自成对她可没这么好心,他把结发妻子扔在妻子不闻不问,就那么狠心的看着她即将死去,这口气陆七说什么也咽不下去,想到那一段时间的艰难,她的心到现在都是慌的。  陆七想不明白的是,陆自成那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对女儿只有利用,她是正牌千金都是如此,更别说是小三生的女儿,一旦没了利用价值,便会视如草芥,按理说他不该去给那对母女送钱啊,怎么还会派人去关心呢。  这个结果陆七并不满意,不过却能让她暂时的放松警惕了。  小婊砸已经自顾不暇,她也能好好的轻松一阵子了。  说完自己的事,陆七问她,“小雪,你和沈二少是不是……”  姚若雪激动的否认,“没有没有,小七,你千万不要误会,他就是……就是可怜我。”  “可怜你?”陆七噘嘴,“什么人不好可怜,非要可怜你,路上那么多要饭的,我怎么就没见他可怜谁。”  “小七,真的没有什么。”姚若雪反驳。  “没什么的话,你脸红什么。”  “啊,有吗?”姚若雪听了这话真的用手去抚摸自己的脸,发现还真的有点热耶。  她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还是心虚了?  “嗯,当然有,很红很红。”陆七调笑,“我认识你以来,头一次见你脸这么红呢。”  姚若雪懊恼的喊她,“小七!”  陆七吃着碗里的菜,笑着睨向她红润的脸颊,“若雪其实你也不小了,该谈恋爱了,你喜欢他吧。”  “别胡说。”  “有什么呀,喜欢就喜欢呗。”  姚若雪做事一向谨慎,她生怕这里人多嘴杂被人听见了去,哪怕他们要了一个小包房,可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你小声点,他可是有未婚妻的。”  陆七当即否认,“不可能,你瞎猜的吧,这事儿权奕珩可没跟我说过。”  为了这件事,她还专程问过权奕珩呢,而且外界也没听到说沈家二少爷有未婚妻啊。  “是真的。”姚若雪叹了口气,“小七,还记得我上次跟你提的林允熏吗?”  陆七一听她话猛然明白过来,“你是说,林允熏是沈二少的未婚妻?”  姚若雪闷闷的点头。  “可沈家没有放话出来啊。”  姚若雪抿了下唇,“我们公司的人都知道,这是内幕消息。”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还要来招惹你?”  “不是不是小七,他没有招惹我。”  “没有?”陆七两手捧着脸,“瞧你,芳心都被搅乱了的样子,还说没招惹,你就这么帮他说话啊,还是怕我去找他麻烦。”  姚若雪觉得,这事儿就不该和陆七说,这女人强势惯了,她还真怕她去找沈辰皓的麻烦呢,到时候弄得尴尬的可是她。  人家沈二少也没说喜欢她,就是关系走得近了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自作多情了。  唔。  陆七凝着好友一脸苦恼的样子,给她夹了一些菜放在碗里,“行行行,只要你没同意,我不会私自去找他的。”  姚若雪苦恼的脸漾开一抹笑,“小七,你多吃点,以后我们想要在一起吃饭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话说得多哀伤啊,陆七顿时没了胃口,她来之前就知道,姚若雪请她吃饭的意思,她是故意没提。  她们七八年的友谊,多不容易。  陆七刻意不往那方面说,“哎,话说,沈二少人还不错呢,我虽然见过他的次数不多,但他给我的感觉不是那种花花公子,长得吧,确实有点美,甚至把你都比了下去,哈哈!”  她尽量用很轻松的口吻和姚若雪聊天,免得两人都伤感。  “所以,我配不上他。”  一句话暴露了姚若雪内心的想法。  说到底,是她太自卑了。  “小雪,你不要这样说,没有配不配的上,只有合不合适的自己的伴侣。”  “小七你说的我懂,可是我的情况真的不适合谈恋爱,不说我自身的条件,就我肚子里的一个,就一个够我心力交瘁了,沈二少要是知道我是这么个情况,你说,谁能接受呢。”  她从来不敢奢望,既然是没有结果的一段恋情,又何必开始。  这番话也让陆七的心跟着沉下来,姚若雪的顾忌她懂,更能理解,不说姚若雪的这个条件,光是她未婚先孕,沈辰皓也是不能接受的,而且沈家的媳妇……  陆七不敢往下想,毕竟她自己这边也乱成了一团。  权奕珩是权家的大少爷,他却从未说过带她回家的话,是因为家里人反对吧。  呵。  “小七,我没有喜欢沈辰皓。”姚若雪望着陆七的眼睛,“也没资格喜欢。”  事实上,姚若雪从来就没那么想过,只觉得那个男人太过于优秀,她就连看一眼都是一种奢望。  “别这样小雪,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别走好不好,我会找个安全的地方给你做人流,这件事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这个污点,你忘了吧。”  “没事的小七……我已经接受这件事了,没什么的。”  她越是这样说,陆七越是担心。  她知道,小雪是一个内心脆弱的女孩,事实上,每个女人内心都是脆弱的,只是男人不知道而已。就像她,当初被颜子默抛弃,难道面上的坚强不是伪装出来的么?  这一天,两人聊得很晚才各自回家,姚若雪的父母已经不像之前那般苛责她,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也不会打电话打扰。  回到租房,姚母给她留了菜。  姚若雪这才想起,下班忘了给姚母打电话,不用让她给自己留菜。  看到女儿回来,姚母亲自给她拿了拖鞋。  “我给你留的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小雪,你先休息会。”  “不用了妈,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姚若雪换上拖鞋,小房子里的温度冷得让她直哆嗦,听说过两天会有大寒流,也不知道父母能不能受的了。  这么多年,她都是这么过来的,也就习惯了。  “吃过了啊。”姚母开始寻找话题,“和谁啊,是不是沈辰皓?”  “不是,是陆七。”  姚母微微有些失落,语气酸酸的,“哦,是陆小姐啊,她最近都没来了,我还以为她忘了我们呢。”  “妈,小七对我很好,你不要用这种口吻说她。”  再说了,人家凭什么三天两头的来家里啊,又没有这个义务。  姚若雪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母亲的这一点,仿佛全世界都欠她的一样,必须对她好。  姚母倒是没生气,“小雪,你还年轻,别什么朋友不朋友的,关键是要抓住男人的心,你看陆七,她就找了个好男人,一看就知道有两把刷子,你倒是跟她学学啊。”  姚若雪哭笑不得,她就知道,只要回家就会不得安宁。  什么叫有两把刷子,人家陆七那是有真本事好么,她能找到像权奕珩那样的好男人,完全靠自己。  她也值得那么好的男人。  偏偏这个时候吴特助带着一伙人来敲她们家的门,一件一件的东西往他们家里搬,把整个客厅都塞满了。  “这是沈二少送来的,他说,你们的房子太冷,必须安个空调。”吴特助一一介绍送来的东西,“这是饭桌,还有座椅,这是厨房用具,还有这是电视机……”  姚母望着满屋子的东西,笑得合不拢嘴,东看看西摸摸,“哟,这个沈辰皓,真是金龟婿啊,小雪,你看看人家对你多上心啊,肯定是今天早上看到我们房子太简陋了,才送了这么多东西过来。”  “小雪,你改天把沈辰皓带到家里来,我好做顿饭感谢他。”  怎么姚母和沈辰皓想的都一样,把他带到家里来,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身份的人。  一个总经理的身份就够父母巴结的了,一旦知道沈辰皓的真实身份,父母还不得把他捧上天,更不会准她回老家了。  在这之前,姚若雪不想让父母和沈辰皓再见面。  “姚小姐,沈二少说了,如果你觉得空调太干燥,可以试试这个。”  这里是贫民区,也是老式的房子,都没有暖气,为了能让她夜里不受冻,装一个空调或许能有点用。  姚若雪看到了纸箱上面的字,多功能电热毯。  她闷闷的被挤在客厅的角落里,她已经没地儿走路了。  天,沈辰皓到底想做什么啊!  姚若雪小心的走过去,将和母亲说话的吴特助拉了过来,低声问,“什么意思啊。”  吴特助笑着解释,“姚小姐,二少说,你不肯换房子,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姚若雪,“……”  这未免也太凶残了吧,这些东西肯定得花不少钱,都是这么大件的,她要怎么还给沈辰皓?  姚母高兴得忙上忙下,这会儿哪里还有工夫管别人,指挥工人们把东西搬进卧室,开始在房子里倒腾起来。  “姚小姐,沈二少这段时间比较忙,他说没能亲自过来……”  姚若雪受不了这种说话的语气,她明明什么都不是啊。  “吴特助客气了,我不能收下这些东西。”  “姚小姐,你一定要收下,二少说了,你这些年为公司做的贡献远远不止这些。”  一句话堵得姚若雪哑口无言。  每次她拒绝他,他就会用公司的事来堵她,连同助理都是这样。  ------题外话------  亲爱的们,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二更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更哦,应该也是在下午两三点的样子,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