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82 搞大肚子不负责!(二更)

182 搞大肚子不负责!(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62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0
    姚若雪觉得找吴特助没用,这个男人一切都听从沈辰皓的,她得找大BOSS啊。  她走到阳台,悄声给沈辰皓打电话。  “沈二少。”  “东西都收到了吗,我都请了专业人士安装,你不用动手,如果嫌家里太吵,可以出去转一圈。”  男人那头似乎很吵,姚若雪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慢慢的那头安静下来,他应该是避开了人群在和她说话,“不行,外面太冷了,你带着叔叔阿姨去茶楼里坐一会儿吧,可以报我的名字签单。”  “或者出去吃点东西,都可以。”  “吴特助不是在那里吗,让他带你们去。”  他说了一大堆,姚若雪想要说的话哽在喉间,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她仿佛是在做梦一般,默默听着他的这些话,泪如雨下。  “小雪,你在听吗?”沈辰皓说了老半天没听到人答应,不免担心起来。  姚若雪赶紧擦了把泪,她调整好心态,“我在听。”  “那就好,我现在有点忙,不能过去了。”他言语里带着抱歉,那口吻真的把她当成了女朋友,生怕她生气似的。  姚若雪站在冷风中,她吸了吸鼻子,单手抱着身子,“没事的二少,我,我……不不,我是说,你买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家太小,大概很多东西都用不上。”  她紧张的舌头打结,说出的话断断续续,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怎么用不上,依我看,你们家所有的东西都得换,包括房子。”  那个地方多阴暗潮湿啊,冬天冷,夏天热,春天会发霉的,长期住在那样的地方不生病才怪。  她现在不接受没关系,等到他们接触一段时间,他再和她说这些。  “小雪,我得去忙了,我们明天再说。”  他就这样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让她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打完电话的姚若雪转过身,她看到三四个工人在姚母的指挥下在拼命的搬东西。  “这个放这里。”  “对对,就是这里。”  客厅里经过几个工人的努力已经没有那么乱,一个大理石样的茶几放在中间,看上去很是高大上,那光泽,姚若雪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茶几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姚母虽然不识货,可看那茶几也是喜爱的紧,她手掌不停的摸在茶几上,夸张的赞叹,“哎呦,我女婿的眼光就是好,这东西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钱买的。”  女婿?  姚若雪正想开口制止母亲这么说,一旁的吴特助却解释道,“这茶几可是国外进口的,标价十五万呢。”  十五万?!  “你说什么,多少钱?!”姚母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包括站在阳台上的姚若雪,听了这个数字后也是大吃了一惊。  十五万的茶几,对他们来说就是个梦一样的数字。  而且他们家是普通民房,放那么一个高大上的茶几,实在有点格格不入啊。  吴特助突然觉得自己办了一件特别愚蠢的事,他就不该把价钱说出来。  “那个,我们二少是会员,打折,打对折买的。”吴特助赶紧纠正。  “打对折也得七八万啊,天,一个茶几七八万,这里面有金子吗?”说着,姚母就夸张的开始在茶几上来回寻找,仿佛上面真的有真金白银似的。  姚若雪头大不已,走过去苦恼的叫了声,“妈!您这是干嘛啊。”  姚母笑得合不拢嘴,“哎呦,我这不是没见过吗,得好好的看看,这茶几怎么就能值这么多钱。”  其实,沈辰皓的这些东西也没挑多贵的买,他就是怕姚若雪的家太小,而且也不像装修豪华的大别墅,也就让吴特助挑了些中等价格的,没想到还是吓着了姚母。  姚若雪转而看向一旁嘴角抽搐的吴特助,她刚刚的扯了扯嘴角,“不好意思啊吴特助,让你费心了,不过我们家确实不需要这么好的东西,你看看,这些东西搬进来,反而显得拥挤了呢。”  她的意思是,如果可以的话,求你把这些东西都弄走吧。  他们家确实很小,大大小小的物件堆积几个就没地方占了,而且这个茶几,放在这里未免太格格不入了,应该适合更好的房子。  “怎么会呢,我倒是觉得很好,一会儿他们会帮你们弄好。”吴特助笑着道,“这样吧,现在这里交给他们几个,我带你们去外面吃饭。”  姚若雪摇头,“不不不,怎么能麻烦你呢,吴特助,你工作一定很忙吧,要不,你……”  “我不忙,已经下班了。”  唔。  开玩笑,总经理交代的事情,他什么时候办不好了。  这男人分明就是和沈辰皓一样,什么都坚持,霸道得要死。  所以姚若雪想让他把东西搬走那是不可能的。  见姚若雪不肯答应,吴特助走过去对还在研究茶几的姚母道,“伯母,您忙了这么久一定饿了吧,我们去吃点东西可好?”  姚母一听这话眼前一亮,“哎,好好好,我还真饿了呢。”  “妈,都这么晚了还吃什么东西啊。”  这个时候都吃宵夜了,她怎么好意思麻烦吴特助,人家可是有老婆孩子的,这么晚不回去,老婆一个人带着孩子多难啊。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都忙活一天了,就是饿了怎么了。”  姚若雪一点也不饿,她和陆七刚刚吃饭回来,本想让姚母把剩余的饭吃了,吴特助再次开口,“姚小姐,我们吃了也可以给这些工人带点吃的,他们也够累的,今晚大概要忙到很晚。”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姚若雪也是个软心人,哪里还能拒绝。  于是,吴特助带了两人去了附近的餐厅。  姚母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好的餐厅,进去的第一时间就直接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弄得姚若雪尴尬不已,却又不好说什么。  因为她清楚母亲的性子,越是在这种场合说她,她越是喜欢嚷嚷,倒不如随她去了。  点菜的时候,姚母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也不管有没有别人在场,点了不下十几个菜。  姚若雪实在看不过去,“妈,够了,我们才三个人吃不完的。”  “没关系,吃不完我们可以打包,那些工人也等着我们的宵夜呢。”  吴特助说了这话,她还能说什么呢。  姚母白了女儿一眼,暗自嘀咕,“反正有人买单。”  她一辈子都没进过这么好的餐厅吃饭,当然想把所有的食物都尝尝,吃不完不是可以打包吗,她和姚父还能吃上好几天呢。而且,她女婿可是有钱人,一顿饭而已,还能吃穷么。  也不知道是姚母真饿了,还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那胃口,连吴特助一个男人都惊呆了,三个人吃二十个菜,竟然没有多少剩下的。  姚若雪压根没怎么动筷,她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是她瞧不起姚母,而是她的同事在场,也多少给她留点面子吧,以后人家要怎么看她啊,这事传到沈二少耳里,大概他会觉得不可思议吧。  “好吃,真好吃,我跟你说啊吴先生,我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姚母嘴里塞满了各种吃食,说话含糊不清。  吴特助惊愕的看着姚母,生怕她会噎着,“那您还需要点什么吗?”  “不用了,妈,你再吃下去会撑坏胃的。”姚若雪无语极了,她就不该和姚母出来吃饭。  “瞎说什么呢,你妈曾经吃过四大碗饭呢。”  姚若雪,“……”  吴特助,“……”  这种事拿出来说还觉得光荣吗?不是不能拿出来说,而是也得注重一下场合啊。  他们大山里的人都能吃,因为穷,经常吃的不是那么饱,而且干的活比较重,能吃也正常。  “吴特助,让你见笑了。”姚若雪凑过去,低声在吴特助耳旁道。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姚母的行为,只能抱歉。  “姚小姐见外了,你母亲是朴实人,我倒是觉得她比那些只知道攀比的贵妇强多了。”  他这番话姚若雪知道是刻意在安慰她,但听得人确实舒服。  他这么说,也让姚若雪的心放松下来。  她一直都知道母亲是什么样的性子,她今天不给自己面子也在情理之中,又何必太在意。  好在吴特助不是特别计较,她也就不去想了。  吃完饭,吴特助又送母女俩回去,顺便还给在医院陪同小宇的姚父打了包,吴特助说回家时路过医院会给姚父送去。  姚若雪下车时再三道谢,“吴特助,今天谢谢你。”  “姚小姐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你回去路上小心点,我就不送了。”  “好,再见姚小姐。”  吴特助的车才刚开走,姚母便激动的拽着女儿的胳膊道,“小雪,我们这下可发财了,沈辰皓对你可真是用心,看看买的那些东西,妈妈我啊一辈子都没见过,以后你要是嫁到沈家,一定要给我和你爸也买这么好的东西,让村子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都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有钱。”  姚若雪听着这些话,头都快炸了,她也懒得去和姚母辩解。  “隔壁朱阿姨的女儿嫁了个鱼塘的老板,一年几十万,每天在那里炫耀,想想我就生气。”  “你呀,总算是给我和你爸争了口气,我就说嘛,光顾着工作有什么用,还是得找个有钱的男朋友。”  进了房间,姚若雪把手里的宵夜递给正在忙碌的几个工人,“妈,我累了,先去睡了。”  “你这孩子,怎么每次说到关键就要睡觉。”  “我话可跟你说到这儿了,可别将来嫁了豪门就忘了我们啊。”  姚若雪听得烦,直接将房门给关上了。  她躺在软软的小床上,掌心贴着枕头,手背贴着脸睡着,旁边的位置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她将枕头抱进怀里,迟迟不能入睡。  ——  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可陆舞却被颜家硬生生的修改了婚期。  她本想去颜氏公司找颜子默,用孩子去诱哄他,却被告知,颜子默已经两天没去公司了。  陆舞这才想起,他受了严重的皮外伤,应该在家休息。  胡碧柔这一胎流下后,身体大不如从前,到底是年纪大了,小产后的身体仿佛是做了一个大手术,迟迟恢复不过来。  “舞儿。”  “妈。”陆舞听到胡碧柔叫她,飘远的思绪缓过来。  胡碧柔从床上坐起身来,脸色依然苍白得可怕,“你马上就要就结婚了,不用在医院陪我了,还是去准备该准备的事吧。”  事情到了这一步,陆舞没办法再隐瞒下去,她只好把颜家要延迟婚期的事告诉胡碧柔,也希望她能给自己想个办法。  胡碧柔听了女儿的哭诉,气的脸都青了。  “颜家人也太过分了。”胡碧柔两手捶着床,面目狞狰,“颜子默那个禽兽,搞大了你的肚子想不负责么?”  “妈,我没想到他们家这么欺负人。”陆舞委屈的揉了揉眼睛,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胡碧柔见不得女儿受苦,笑得恐怖,“他要是敢不娶你,我一定会让他身败名裂。”  “妈,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哪里还能威胁他们。”  而且颜家在京都的地位,很多人都不敢得罪,她现在连陆家都回不去,根本无法和颜家人抗衡。  原本以为一个孩子能拴住男人,现在看来是她大错特错了,一旦你怀了孕,他就趁着这个机会去找别的女人寻欢作乐,哪里记得你怀孕的辛苦。  “舞儿别急,妈一定不会让他们这么欺负你,颜家已经大不如前,他们最怕的就是名誉受损,我们就从这方面下手。”  胡碧柔想了下,鼓动女儿,“要不你去找一下张行长,俗话说见面三分情,以你的美貌男人是无法抗拒的。”  陆舞也想过这个办法,之前她给张行长打过电话,那个男人不但不见她,还威胁她,所以她就没敢。  可有些事情,不试又怎么知道呢。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当初你能和颜子默那个畜生在一起,可不就是用了这一招吗,更何况一个老色鬼,你还能没办法制服他吗?”  她觉得胡碧柔说的有道理,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那个老色鬼每次见了她都把持不住,他们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见,她就不相信,他放着到口的猎物不吃!  陆舞很快让张晖打听到张行长今晚的所在地,他在C市出差,陆舞和张晖连夜去了C市。  入夜,张行长结束工作回到酒店,他正想着漫漫长夜是不是该叫几个美女来陪自己,门铃在这个时候响了,他从猫眼里看到一个女人,穿着性感的比基尼,皮肤白皙……就是看不到女人的脸,他已经没有耐心的等下去,激动得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往上涌。  张行长迫不及待的开了门,陆舞没等张行长说一个字,直接扑上去,搂着男人粗圆的脖子,朝他香肠嘴吻了下去。  这一亲天雷勾地火,甚至连房门都来不及关,男人直接将女人身上的文胸扯了下来。  不远处的张晖,拿着相机拍了几张照,心里却有种想要杀人的心思。  这可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可为了他们的将来,却要让她拱手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那滋味,简直比坐牢还难受。  这一夜注定激情四射。  男人满足过后,还舍不得从女人身上起来,陆舞忍着恶心抱着他圆滚滚的肚子,娇滴滴的喊,“亲爱的,你觉得我的技术怎么样?”  张行长在她身上掐了把,眼神轻浮,“哈哈,当然比那些卖的女人要好。”  陆舞狠狠的咬了咬唇,她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卖的。  可那又怎样,只要这个男人能帮她,她不介意多买几次。  “怎么,我一段时间不去干你,你就忍受不住了?”男人的言辞句句带着羞辱。  陆舞舔着他松弛的皮肤,“当然,你都不来找我,难道还不许人家来找你么?”  “呵呵,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陆舞也不是傻子,既然这个老色鬼不喜欢提孩子的事情,她就不提。  “我和颜家的婚事大概是悬了。”  “这件事我帮不了你,除非是款子出了问题。”  陆舞眼眸一转,她就等着老色鬼的这句话呢。颜家最近缺的可不就是资金,她只要给颜家向银行借到了这笔钱,还怕颜子默不娶她么?  她翻身而上,将男人压在身下,红肿的唇瓣在灯光下泛着娇艳的色泽,加上声音软浓,听得男人的心都酥了,“亲爱的,你就说,我今天伺候你,舒服么?”  张行长吸了一口烟,他笑了声没说话。  陆舞噘着嘴摇着男人,“说嘛说嘛。”  男人眯了下眼,他趁陆舞不注意,直接将未灭的烟头烫在女人光洁的背部,瞬间,陆舞的身体抽搐了下,疼得她想骂娘。  妈的,变态狂!竟然拿烟头烫她。  张行长见她忍耐的样子,心情大好,他丢了手里的烟,指尖在她伤口上来回摩挲,“嗯,舒服,你这么听话,当然舒服。”  陆舞疼得冷汗直冒,却不敢吱声,她还要强颜欢笑的讨好男人,顺便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听了她目的的张行长喝了口酒,“小妖精,说说,我凭什么帮你。”  “亲爱的,这当然是有好处的,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刺激。”陆舞说这些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我这么离不开你,可是你又有家室,我们只能偷偷的在外面玩儿,你总不能看到我为了你孤独终老吧。”  “等我结了婚也就安了心,你以后什么时候想和我玩儿都成,我们都个怀着目的玩儿,有各自的家庭,不会相互纠缠,你说,这样好不好。”  张行长眯了眯眼,他翻身而上,刚压下去的欲望又猛的窜了上来,“小骚货,你倒是会想,来,再让我爽一把。”  陆舞不依,没得到答案之前,她死都不会再奉献自己的身体,“你得先答应我,又不是什么难事,答应了之后,我一定好好伺候你。”  女人说着,手已经开始在男人身上不安分的游移,弄得张行长心痒难耐,哪里还受得了。  “行了,小骚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快来吧。”  “哈哈……”  张行长应该是许久没碰过像她这么美味的女人了,这一夜可把陆舞给折腾坏了。  要不是念着她怀孕,张行长绝不会这么快放过她。  陆舞从来不知道有一天,她看着都会觉得恶心的男人,在关键时刻起到了作用。  颜家想修改婚期,门儿都没有。  她说过,无论如何也会嫁入豪门,让曾经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都看看,她陆舞也能有这一天,一点也不比他们差!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的更新结束,看文愉快,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