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83权家的秘密,叶子晴的真实身份(一更

183权家的秘密,叶子晴的真实身份(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58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0
    陆舞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张行长房间出来已经是凌晨。  张晖一直站在走廊里等她,看到女人凌乱不堪的出来他丢了手里的烟上前,“舞儿,你还好吗?”  陆舞喘着粗气,她依然穿着那套红艳性感的比基尼,白皙的皮肤上印着青青紫紫的痕迹,头发蓬松松的,“老色鬼答应了,我们马上赶回京都,等老色鬼回去之前处理好那里的事情。”  看到心爱的女人被折磨成这样,张晖满脸怒气,在陆舞转身的瞬间他清楚的捕捉到她背部的伤痕,眼眸一紧,“你这里怎么回事?”  “没事,不小心碰了一下。”陆舞到现在整个人都是昏的,她没有时间去想别的,必须在颜家公布延迟婚期前处理好一切。  “是不是他虐待你了?”  虽然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他站在走廊里还是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暧昧,一声声,一阵阵,无时无刻都在折磨他的神经。  陆舞懒得和他解释,两人一起回到房间,陆舞当着他的面开始脱衣服,反正他们早就是那种更关系,她从不会避讳。  “舞儿,其实我觉得你可以不这样做,普普通通做一个人不好吗?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哼。  饿肚子,她才不要过那样的日子,她就是要荣华富贵,就是爱攀比。  这些张晖都无法给她,要不然多年前她也不会和这个男人分手。  陆舞不否认张晖对自己的感情,四年前的那一天,张晖为了她去敲诈勒索,他们其实是同谋,而张晖却没有把她给供出来。  他们是合伙抢劫,陆舞负责勾引那些男人,而张晖则是负责敲诈,俩人也赚了不少钱,最终落入法网。  以前的陆舞,尽管住在陆家,可陆自成从来不管她,也不给她零花钱,她又是一个小三生的女儿,怕是说出去都没人信,陆家的二小姐靠的是勾引男人赚到的生活费。  直到陆七和颜子默订婚,她打定了注意,要勾引到那个男人,嫁进颜家做豪门少奶奶,做这些的时候,张晖已经入狱了。  “舞儿,你听我的好不好,我们不在这里了,我带你走。”  他是个有前科的人,想要重操旧业,必须换个地方。  陆舞已经穿好了衣服,“张晖,我受够了那样的日子,如果你不愿意帮我的话,就走吧。”  她打起了感情牌,明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情意,就是要一步一步利用。  “不不不,只要你说的我就做。”张晖赶紧跟着她,“舞儿,我马上订机票。”  陆舞知道他不务正业,手上也没什么钱,她承诺,“等我嫁到了颜家,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张晖也是个爱财如命的人,一听这话表情顿时猥琐起来,“好,等我们有了钱,我就娶你。”  “德行。”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走出了酒店。  ——  这是陆七在颜家的第五天,若不是颜家推迟婚期,明天应该就是颜子默和陆舞的婚礼了。  颜家准备在今天下午公布取消婚礼,陆自成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陆舞出现在陆家时,陆七才刚起床。  “爸,我不求你别的,只希望你能让我从这个家里出嫁,以后,我就不怎么回来了。”  陆舞回来和陆自成说这话的时候,趾高气昂,整个人比之前艳丽了许多,她的气色一点也不像一个孕妇,倒是像是新婚后的美少妇。  难道昨晚,她和颜子默在一起了?那颜子默就没发现她的肚子有什么不对劲,还是被情欲冲昏了头脑。  陆七站在挑空楼层,她双手撑着栏杆,能清楚的听到父女二人的对话。  “出嫁?”正在看报纸的陆自成冷着脸睨向她,以为女儿是疯了,“颜家取消婚礼的事你不知道?”  陆舞嘴角一勾,得意的看向站在楼上的陆七,她故意扬高声音,“子默说,明天就娶我,他一天都等不了。”  “真的?”陆自成放下手里的报纸,惊讶的望着女儿。  颜家的这桩婚事,陆自成已经失去了耐心,一开始陆七被悔婚,陆自成看出颜子默对陆舞感兴趣,使劲的撮合,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女儿也怀了颜家的孩子,却没想到,颜家要延迟婚期,这让他陆自成的脸往哪里搁。  好歹陆舞也是他的女儿,圈子里的人大多都知道她未婚先孕,有了颜子默的骨肉,现在说婚期延迟,不是打他的老脸吗?  所以,这也是连同陆舞一起被赶出陆家的原因,陆自成不愿自己太丢人。  颜家延迟婚期的事件让陆自成十分生气,他已经做好了和颜家为敌的准备,倒是没想到,女儿扭转乾坤了。  “当然是真的,爸爸,难道你还不相信我。”陆舞反问,语气却是异常的笃定。  “那颜总怎么说?”  毕竟现在的颜家还是颜父说了算,陆舞说子默迫不及待的娶她,他倒是想知道颜父的意思。  “爸,这是我和子默的婚礼,还用得着颜总发话吗,他就子默这一个儿子,自然是子默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话一出,陆自成果真接到了颜父的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了一大堆的客气话,还为自己延迟婚期的决定道了歉,说他考虑不周。  陆自成朝面前的陆舞看了眼,顺着男人的话往下说,“颜总,那我也派几个人帮忙准备婚礼,这样也快些。”  “……”  “好,就这样说好了,明天我们全家九点到酒店。”  这婚事,看来是板上钉钉了。  陆舞不由松了口气,这个颜子默,速度还真是快!  她早上就和颜子默说了一句话,让他给丰瑞银行的张行长打个电话,有好事等着他。  然后陆舞便接到了颜子默的电话,那个男人甜言蜜语的说了一大堆,还说什么,找到她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他以为,她会信?  收了线的陆自成笑着答应,“行,爸爸答应你,明天就从这里嫁出去。”  “爸,姑姑和婶婶们都回去了,我们要不要派人请他们回来啊。”  “算了,时间来不及,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陆舞哪里是真心请那些三姑六婆,还不是想明天的婚礼闪瞎那群人的狗眼。  陆七和顾家攀上关系又怎样,她能让顾以凡娶她吗?  呵,她是名副其实的颜太太,在京都这样的地方,巴结的人少说也有上百人。  陆七看完热闹直接下楼吃早餐,这个陆舞,倒是有点本事,她还真是小看了她。  不过颜子默那个男人,一向是靠下半身思考,昨天陆舞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吧,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陆七不禁感叹,她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了那么个没脑子的男人,一点自制力都没有,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也好,他们结婚,以后可就有好戏看了。  既然要准备明天的婚礼,陆舞今天自然是哪里也不会去,安安心心的在家做新娘子,陆家的佣人也开始忙碌起来。  陆七吃完早餐去上班,权奕珩的车已经稳妥妥的停到了陆家门口。  陆自成和陆七一起出来,也看到了权奕珩的那辆车,一辆经济型的黑色汽车,普通的不能再普通,顶多就是个十万块钱买的。  在陆自成眼里,就是个破车。  “用个破车还这么高调,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竟然来这样高档的地方晃悠。”  陆七听着陆自成这些话不免觉得好笑。  谁说有钱就一定要开好车,就一定得高调了?  “小七,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不听爸爸的话将来会后悔的。”  身份不一样?陆七想知道,她的身份到底哪里不一样了,除了是渣父的女儿,还有其他丢脸的身份么?  父女俩正说这话,从黑色汽车里奔出来一个倩丽的身影,“嫂子!”  许久未见小姑子,陆七看到飞奔过来的女孩嘴角扬起一丝久违的笑,“叶子,你怎么来了。”  陆自成瞧着叶子晴的样,不屑的冷哼了声。  还嫂子呢,他们家的人也配这么称呼他女儿?  陆七可是要嫁到顾家的。  “当然是想你了,你也不去看我,只好我来了。”  今天剧组没有安排叶子晴的戏,她确实是特意抽空来的。  紧接着,权奕珩西装革履的从车里下来,他身形挺拔修长,俊逸的脸在看到陆七后很自然的流露出一股迷人的笑意,双手插兜,举止清雅的走过来。  陆自成有一瞬间的怔愣,这个男人的派头一点也不像个穷光蛋,那气质……  “岳父大人早。”权奕珩先和陆自成打招呼,也成功让陆自成缓过神。  陆自成冷哼一声,鄙夷的朝他看了眼,“谁是你岳父?”  真以为穿的像个人样儿就是豪门大少了么?  正和陆七说着话的叶子晴插嘴,“喂,我嫂子叫您一声爸,我哥当然得叫您岳父了,还是你不想承认嫂子是你女儿?”  陆自成摆起脸怒骂,“哪里来的疯丫头,胡说什么!”  陆七正想为叶子晴说话,权奕珩却温声开口,“既然您不想我叫您岳父,以后你求我,我也不会认你,自己想清楚了。”  陆自成听了这话拧了下眉,随后又讥讽的笑了声,陆七却不想他往下说了,“权奕珩!”  “我们走吧,老婆。”  陆七怕权奕珩在陆自成面前曝光身份,便对父亲道,“我先走了,你去公司上班吧。”  陆自成将女儿拉了回来,小声提醒,“小七,爸爸说的话你一定要听啊,权奕珩这个人将来可能会有大作为,大发展,是只潜力股,可你现在的人生不需要经历这些,潜力股那些,你等的起吗,顾以凡已经成功了呀,你何必去找潜力股。”  陆七不悦的瞪了他一眼,霸气的回应,“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  陆自成无奈的咂咂嘴,他教出来的女儿怎么就这么倔呢。  三人一同上了车,很快开出陆家。  叶子晴是个话痨,有些日子没见陆七,一直拉着她说个不停。  “嫂子,今晚回妈家吧,我妈说都好些日子没见你了。”  陆七想想确实有好些天没回去看权妈妈了,可她和权奕珩的关系还僵着呢,有些事情也没想好该怎么去面对。  “我……我最近工作有点忙,还是改天去看妈妈吧,她还好么?”  “妈妈很好,就是很想你。”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陆七再不答应心里也过意不去。  想说点什么,叶子晴却转移了话题,“对了嫂子,刚才你干嘛不让我哥暴露身份啊,陆自成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就该让他尝尝厉害。”  “你以为暴露身份他就怎么着了吗,他只会狗腿似的缠着你哥,给你哥惹麻烦。”  “哎呦喂嫂子,原来你这么心疼我哥啊,生怕他惹上麻烦。”  陆七懊恼的呵斥,“别胡说,我就是不想麻烦你哥。”  开车的权奕珩听着姑嫂俩人的对话,偶尔看下后视镜里的女人,他心情舒畅,嘴角跟着扬了起来。  嗯,他也比较相信,陆七是心疼他的。  “对了,你最近怎么样,古装剧什么时候杀青啊。”  “还早呢,我的戏份才拍了几场。”  “我怎么看你好像瘦了,是不是拍戏太辛苦了?”  “还好啦,我喜欢苗条。”  陆七睨着女孩清丽的容颜,心里涌出一股心疼。  若不是为了心爱的男人,她也用不着这么辛苦,一心想要进娱乐圈,和那个什么程卿一较高低。  这份倔强倒是和当初的她比较像。  她和叶子晴都是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人,所以,她的心思,陆七都懂。  叶子晴从未学过拍戏,想必是很辛苦的。  汽车经过繁华地带,叶子晴喊道,“哥,停车,就是这儿了。”  “嫂子,我今天约了舞蹈老师,就不陪你了。”  “有事你就去忙吧,我们改天再约。”  陆七才知道,原来她不拍戏也这么忙,这么认真的去做一件事。  舞蹈,是演戏必须具备的,尤其是她演的那个角色,前期是女扮男装,后期换成女儿装需要演出女儿的娇羞和柔美,难度很高。  叶子晴临走之前特意将陆七从车里拉了出来,她低声在陆七耳旁道,“嫂子,你别折磨我哥了,你看到我瘦了,难道就没看到他也瘦了吗?”  陆七,“……”  她什么时候折磨权奕珩了!  而后,叶子晴也等她回话,直接把陆七塞进了副驾驶,“哥,嫂子,拜拜,我先走了哦。”  这丫头,又帮着她哥说话,还真是兄妹情深啊。  没了叶子晴,车里也变得安静起来,气氛有点怪异。  陆七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她整个人靠在座椅上小休。  “老婆,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我要出差一段时间,大概年底才会回来。”权奕珩突然冒出一句,令陆七的心一怔。  年底还有半个月呢,他要这么长时间出差么?  陆七磕着眼没有说话,依然是那副表情,仿佛没听到,又仿佛是不在意。  权奕珩心绪难平,他看了眼身旁的女人,“那个,如果不顺利的话,很有可能年底都回不来。”  他故意把事情说得很严重,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的反映,是不是真的不在乎。  过年,他们的第一个新年,大概是不能在一起过了。  “你有事就去办吧,不用担心我。”末了,陆七冷冷的答,把头瞥向车窗外。  这样已经很好了,总算能好好的说一句话了。  “老婆,今天我带你去做针灸,你这几天睡眠怎么样?”  “不用了,我最近挺好的,如果我哪天真的睡不着,我会自己过去。”  “老婆,今晚跟我回家吧?”  说到回家,陆七突然想到一件事,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你和叶子晴还有权妈妈是什么关系?”  既然他是权家大少,叶子晴姓叶,应该和他们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吧。  “叶子不是我亲妹妹,但我从小都把她当做妹妹疼。”  这个她是知道的,不过陆七觉得,叶子晴的行事作风倒和权奕珩有那么一点像,特别是那张嘴,通常堵得她没话说。  这兄妹俩,真不是亲生的吗?  “我妈,其实,是我姑姑。”良久,权奕珩闷闷的道,车速也跟着降了下来,他这是不准备隐瞒了。  “姑姑?”陆七惊讶的重复。  “我姑姑是权家的女儿,早年因为一个男人而被太老爷赶出了权家,一直生活在外。”  太老爷?那就是权家老祖宗了,应该已经不在了吧。  陆七又问,“那你妈呢?”  “在我五岁的时候就死了。”  权奕珩说这话的时候面部表情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事,陆七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那抹复杂的情绪。  他还那么小的时候妈妈就不在了,应该连妈妈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吧。  陆七突然不说话了,戳中了权奕珩的伤心事,她本想道歉,又想到她和权奕珩还在冷战,好像不太好。  那么也就是说,权妈妈也是权家的人,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权妈妈那么好的一个人,难道这么多年都是在守寡么?  陆七垂下脸,心绪复杂。  “我太爷爷性子固执,明明是好心却办了坏事。”权奕珩也是听父亲提了这些事,具体是什么样的他也不是特别清楚,“太爷爷死的时候很后悔,可有什么用,再多的忏悔也没办法让孙女原谅他。”  “听说他死的时候迟迟不肯闭眼,大概就是等我姑姑回去吧。‘  “后来呢,姑姑回去了吗?”  权奕珩摇了摇头,嘴角泛起一丝苦涩。  “当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陆七几乎已经猜到,却不敢乱说。  “叶子的父亲是被太爷爷给暗杀的,这辈子,我姑姑发过誓,无论多难都不会踏进权家一步,所以叶子叶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系,她其实是我表妹。”  表妹?  原来他们是亲戚关系,叶子晴权老爷子的外孙女,也是权家的小姐,身份尊贵。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告诉叶子的。”  她想,权家一定很复杂,突然间,陆七有点理解权奕珩的做法了,但不能因为这个就骗她啊,陆七还是没办法这么快原谅权奕珩。  “小七,有时间就去陪陪我姑姑。”他说,语气沉重。  这些年权奕珩也习惯了叫她妈,在他心里权妈妈就是他的妈。  “我会的,今天晚上我就去看他,你放心去办事吧。”  “谢谢你小七。”权奕珩闷闷的说了句,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阴沉,“我本想着叶子结婚后再告诉她自己的身世,那时候她可能有了爱自己的男人,能有个依靠,说出来也不会那么难以接受。”  可偏偏叶子晴的情路坎坷,喜欢上了不爱她的慕昀峰,这些陈年旧事让权奕珩怎么说的出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