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85 是你自己爬到我床上来的(一更)

185 是你自己爬到我床上来的(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66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0
    程卿和朱玲玲从唇色出来,外面早没了叶子晴的身影,那群负责送慕昀峰的女人们也没看到了,真是奇怪,她明明后脚就跟了出来。  唇色就这么几条通道,她听到叶子晴说车子停到唇色西侧。  程卿这才发现是上了叶子晴那个丫头的当了,她这是调虎离山之计,故意让她听到停车地址。  如果现在改变方向,即便正确找到,叶子晴也带着慕昀峰跑了。  “赶紧的,把各大酒店的信息搜索出来,我们一家一家的找。”程卿做出决断。  朱玲玲:“程姐,京都这么大,我们是找不到他们在哪家酒店的。”  没有目标的找,找到明天早上也找不完所有酒店。  “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阿峰和别的女人去开房吗?”程卿激动的吼,完全失去了理智。  叶子晴喜欢慕昀峰多年,她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一旦他们睡在一起,阿峰明天早上一醒来肯定以为和叶子晴发生了一点什么,到时候,他因为愧疚要娶她怎么办?!  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  “把我们认识的人都找来,让他们一家一家的去找,京都上档次的酒店就那么多,我就不信找不到。”  朱玲玲没辙,“好的,程姐,我马上打电话。”  她是脑子抽了才和叶子晴那个疯子一般见识,早该在她把慕昀峰弄走之前拦下来的。  ——  陆七打车回到陆家,外面站了一个男人,看到她从车里下来,陌生男人朝陆七走过去,客气的道,“陆小姐,我们老爷有请。”  老爷?  “你是……”  “我是我们家老爷的助理。”  陆七眯了下眼,“哪个老爷?”  “权老爷,我们权大少的父亲。”  这个‘权’字听得陆七是胆战心惊,她一直在逃避一个现实,那就是只要和权奕珩在一起,她就得面对权家的一切。  权奕珩刚出差,他们家的人就开始按捺不住了吗?  古色生香的包房里,茶香入鼻,让人心旷神怡。  陆七由前面的男人带进去,“陆小姐,我们老爷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陆七轻点下头,包房的门很快被男人关上,她警惕的扫了一眼包房的格局,里面还有一个房间,她迈着轻盈的步子往里走,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正认真的斟着差。  “来了?”听到脚步声的权昊然放下茶盏抬起头,凌厉的目光透过略凉的空气传递过来,陆七笔直的站着,她没有一丝惧意,而是缓缓上前。  而后笑着和男人打招呼,“权先生,你好。”  权昊然点了下她对面的位置,“坐吧。”  陆七放下手里的包坐下,权昊然将泡好的茶递过去给她,“这是我亲手泡的茶,你尝尝。”  “谢谢。”  陆七端起茶杯放入唇边,她只稍稍碰了下,闻着醉人的茶香,却一口也没敢喝进去。  权昊然将她这个动作看在眼里,嘴角不动声色的勾了下。  这个陆小姐警惕性还是蛮高的,不像是没脑子的女人。  他儿子眼光不错,这样的女人确实比较适合权奕珩。  毕竟将来,整个权家都要交到权奕珩的手里,他的另一半不说有多能干,至少要聪明。  “我是最近才听人说,阿珩在外面结了婚。”权昊然喝了口茶,这个动作也变相性的告诉陆七,他泡的茶可以放心品尝,他也没有恶意。  “不好意思伯父,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权奕珩的真实身份,一直没有去见您,还让您派人来找我。”陆七礼貌的和他打着官腔,即便权昊然态度还算客气,但她摸不准对方究竟想干什么。  “你已经和阿珩结婚了,按理说应该叫我一声爸。”权昊然一杯茶很快见底,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抿了口,目光平静的望着对面错愕的陆七。  他知道,他这番话大概是惊着她了。  陆七抿了抿唇,对‘爸爸’这个词有点陌生,她会本能的想起陆自成。  “不习惯没关系,咱们来日方长。”权昊然一句话说的别有深意。  这是认可了她吗?  来日方长,多遥远的词啊。  和权昊然接触下来,陆七突然觉得他们家的人也没那么可怕,至少在言辞上还是很礼貌的。  即便如此,陆七也不敢放松警惕,权妈妈的那件事一直搁在她心里,陆七这一整天,人都是昏的。  “我们权家的关系很复杂,你应该知道吧。”  陆七轻点头,“听说过一点,你们家族在京都挺神秘的。”  “其实这都是他们想的,没你们想的那么神秘,我们都是普通人,陆小姐你说是吗?”  “嗯,我见到了您,也这么觉得。”陆七嘴角漾开一抹浅浅的笑意,对权昊然的警惕慢慢放松下来。  该说奉承话的时候陆七丁点也不吝啬,她在职场混了多年,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什么人喜欢听什么话,都能看个透彻。  权昊然看上去很精明,她若是刚见面就说这些,一定会引起他的反感。  不过呢,她刚才说的也是真心话,权昊然确实不像外界说的那么凶神恶煞,多么神奇,他一句话说的好,他们都是普通人,又何必把自己想得那么神圣。  这般低调的作风,倒是和权奕珩有点像。  “呵呵。”权昊然听了陆七的话,笑出声来,“岁月不饶人啊,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  一句话让陆七愣神,她在心里默默琢磨权昊然这话的意思,末了,她放下手里的茶杯,凝重的问,“伯父,您认识我吗?”  权昊然这才发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否认道,“不,不认识,我就是感慨,阿珩小时候他可调皮了,没想到一晃眼都娶媳妇了。”  陆七默默听着权昊然的这些话,心情复杂。  他再神,也只不过是个父亲,希望儿子能顺顺当当的走完这一生。  这一刻的陆七是羡慕权奕珩的,能有这么一个替他着想的父亲。  权奕珩在五岁的时候就死了妈妈,权昊然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着实不容易。  “伯父,您今天找我来,一定有什么事吧。”陆七一杯茶喝完猜测着他的意思。  她相信权昊然一定不是找自己来感叹过去这么简单,时间不早了,陆七还要为明天的婚礼做准备,她耽误不起。  “小七,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一眼就能看透人心,阿珩喜欢你也没错。”他这样说,让陆七琢磨不透他的心思。  “伯父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知道权家不会像普通人家一样,里面的规矩也很多,我不太懂,今天也正好向您赐教。”  她的言辞谦卑,却不失骨子里千金大小姐的气质,这样的女孩是美好的,无论从那一方面来看,她都无法挑剔。  权昊然不懂,她怎么摇身一变成了陆家千金,难怪他们之前找了那么久也没找到她,原来是她换了身份。  “我今天来,确实有事想和你说。”  “您请说。”陆七深吸口气,其实她这会儿是有点紧张的。  权昊然身在靠后仰,他手指敲着桌面,“既然你知道了阿珩的身份,那么就应该明白他作为权家长孙的压力,不光是我,老爷子也很看重他。”  所以呢。  这些套路陆七经历的太多,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权昊然绝不像表面这么好说话。  “权家的一切将来是要交给阿珩的,我们家离不开他。”  陆七轻抿口茶,她垂着眼听着这些话,面色平静,心里却紧张得直打鼓。  “其实阿珩从小就被定亲了,他背着我们偷偷和你结婚,这事儿老爷子还不知道。”  闻言,陆七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逐渐呈现出放空状态,人也不像刚才那般清明。  权奕珩从小就定亲了?  她脑子里就剩下这一个概念,一颗心无法控制住的狂跳不止,那是她太焦躁的原因。  权昊然继续道,“女方是我们家的养女,他们青梅竹马,感情很好,权家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阿珩的未婚妻,他们就差一个婚礼。”  陆七喘着粗气,整个人混沌了。  “小七,我刚才和你聊了这么多,发现你是个懂事的姑娘,我们阿珩能娶到你也是他的福气。”  接下来的话,陆七猜不到,但是她的预感不太好,“伯父,我妹妹明天结婚,今晚我会很忙,要不我们改天再谈。”  “那好,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伯父,我自己打车就行,已经很晚了,您早点回去休息吧。”  权昊然也没再坚持,他知道这个女孩儿需要点时间来消化他刚才说话的话,他又何必那么心急。  直到坐上车,陆七还没有从刚才的话中缓过神来。  权奕珩有青梅竹马的未婚妻,那么她呢,权家的人大概不会承让她吧。  其实陆七知道权奕珩的身份后,也有想过和他分开,因为她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她追求简单的幸福,却连这个男人也给不了她了。  陆七双手捧着脸,内心纠结不已。  所以呢,他有未婚妻,权昊然的意思是……陆七大概猜到了权昊然的心思,她以前听说过,很多贵族的男人都会养几个小老婆,权家应该也是如此吧。  那么,权昊然的意思是想让那个未婚妻和她一起嫁给权奕珩吗?  呵。  想到此,陆七冷笑声,绝对不行。  她才是和权奕珩办过手续的女人,他们是合法夫妻,即便是权昊然也没有资格这么做,陆七相信,权奕珩应该也不会吧。  可是,她不知道。  若是权家真是如此,她会连权奕珩也放弃,也绝不会和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  陆七的心彻底乱了,她责怪权奕珩隐瞒身份,也想过离婚,可当时不是生气吗?后来真的一想到真要和他分开,她心里的难过远远大于生气啊。  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权昊然大概只是和她说点权家的事情。  陆七离开后,权昊然也坐车离开了,助理小心翼翼的问,“老爷,权大少知道了我们私自去找陆小姐,会不会发脾气?”  权家所有人都怕权奕珩,包括权昊然的助理也是一样,那位小祖宗说的话,偶尔老爷子都没辙。  “陆小姐是聪明人,你以为她会向阿珩告状吗?”  他也是找了这么个机会,选择在权奕珩出差后才找陆七出来谈的。  那个女人确实聪明,但权昊然也怕她太聪明,阿珩那么爱她,将来这个女人只要有一点二心,他们整个权家都会栽在她手里。  他爱子心切,也是怕权奕珩被感情冲昏了头啊。  同一时间,叶子晴把车开到一家高档酒店。  她下车将副驾驶上的男人扶着坐起来。  “真重啊。”  “他妈的,没事喝这么多酒干什么,脑子进水了不是。”  叶子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大堆,睡在副驾驶上的男人没有丁点反映,依然睡得香甜。  她到底是个女人,哪里扛得动他。  也就在这个时候酒店的泊车员走过来,叶子晴朝他们招手,“快过来帮忙。”  “是慕少啊,他喝醉了?”  “嗯,喝醉了,可沉死我了。”叶子晴揉着酸痛的手,她最近练习舞蹈,四肢都拉伤了,还要伺候这么重的一个男人,着实有点吃力。  等两个泊车员将慕昀峰从副驾驶扶着出来,酒店的经理听说她来了,亲自过来迎接,“叶小姐,房间已经安排好了,您是要东侧的还是西侧的。”  东侧的房间可以看日出,嗯,不错。  “东侧吧,记住,千万别和任何人说我来过。”叶子晴将车钥匙丢给泊车员,往酒店里面走。  这家酒店是权家的,她每次来只需要报权奕珩的名字,而且也和这里的人混熟了,大家也都知道这里面的内幕,这可是权大少最宝贝的妹妹,他们能得罪吗?  即便她和一个男人来开房,他们也是不敢给权少打小报告的,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们绝不会做。  “放心吧叶小姐,您就是不说我们也会注意的。”  “嗯,改天我会在我哥面前说你几句好好,让你多得点奖励。”  江湖规矩叶子晴懂,她今天带的男人是慕昀峰,就怕这些人捅出去,把事情告诉权奕珩,先得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啊,不然人家怎么会帮你办事。  听了这话的酒店经理笑得合不拢嘴,“谢谢叶小姐的提点,以后啊,我一定会好好工作。”  到了房间,泊车员把慕昀峰扶到床上躺下,然后才礼貌的和叶子晴告辞,“叶小姐,我们先出去了,您有什么需要可以打前台电话。”  叶子晴从包里掏出两个准备好的红包,“谢谢你们,红包是我的一点心意,给你们买宵夜吃,辛苦了。”  直接给钱呢,似乎有点侮辱了他们,显得她高高在上,倒不如给红包,说是请他们吃宵夜,人家听着也舒服,也当封口费了。  “谢谢叶小姐,那我们就先走了。”  他们也辛苦,这也是叶子晴讨人喜欢的原因,她会体谅他们这些人,也不会瞧不起他们的工作。  “好。”  房间的门被他们轻轻关上,叶子晴呼出口气,累的慌。  她白天学习舞蹈已经累的够呛,晚上接到双儿的电话听说他喝醉了,一群野心勃勃的女人围着她,就是四肢没了也得去啊。  叶子晴喝了口水才朝呼呼大睡的男人走过去,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酒味,她用手嫌弃的挥了下,嘀咕,“一身的酒味儿,臭死了。”  而后,她又蹲下身给男人脱鞋,自言自语道,“你那个女朋友会给你做这些吗,老娘我也是家里的宝贝好么,还是第一次给男人做这些呢,你丫的就知足吧。”  脱完鞋,当然是脱衣服。  叶子晴搓了搓手,透亮的眼眸一眯,笑得贼兮兮的。  慕哥哥,我看你今晚那里逃!  叶子晴自己先去洗了个澡,她穿上酒店准备好的浴袍,然后帮慕昀峰脱去身上的上衣,包括里面的衬衫,被扒的一干二净,全身上下就给他留了一条内裤。  慕昀峰迷迷糊糊的哼了声,“嗯,来……美人们,我们继续喝。”  叶子晴生气的抬起手指点着男人的头,“喝你妹啊喝,你每天除了泡妞还知道什么?”  做完这些,叶子晴抱着他一起入睡,她到底是个未经历事实的少女,抱着男人身体的时候还是红了脸。  两人盖着同一床被子,叶子晴往男人怀里钻了钻,小脑袋悬在男人头顶,她唇瓣贴近男人的唇,“慕哥哥,我能亲你一下吗?”  慕昀峰睡得死,哪里会有什么反映。  “不说话,那就是默许了啊,早上起来不许说是我强奸了你。”叶子晴垂下头,吧唧的在慕昀峰嘴上亲了一口。  “哎,这酒味儿真是太难闻了。”叶子晴羞涩的捧着男人的脸又亲了一口,“不过我喜欢。”  而后她将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慕哥哥,你感受到了吗,我心跳得好快。”  叶子晴凝视着他沉睡的容颜,手指在他脸上细细描绘着他精致的轮廓。  她喜欢他多年,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只是,那种轻浮的事她是做不出的,最多也只是想和喜欢的男人抱在一起,毕竟,她也是个情犊初开的少女,不懂该怎么做。  “慕哥哥,我们一起睡吧。”末了叶子晴说完这一句,打了个哈欠便真的在慕昀峰怀里睡了过去。  半夜里,慕昀峰逐渐清醒,他手掌摸到一个软软的东西,黑暗中,加上他脑子混沌,也不知道是什么,就觉得很舒服,忍不住都摸了两把。  叶子晴被捏醒了,她轻喃了两声,慕昀峰听到女人的声音才彻底清醒过来,他开了床头柜的台灯,在彻底看清身旁的人后,疯癫的大叫,“啊——”  更让慕昀峰癫狂的是,他此刻的手放在叶子晴的胸口上,而他刚才摸的是……  我的天!  慕昀峰彻底疯了,看叶子晴的眼神如同见了鬼。  叶子晴拧着眉,她揉了揉眼睛,“大半夜的,你叫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你,我……”慕昀峰掀开被子,一阵凉意袭来,他又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扒光了,而叶子晴也穿着敞开的浴袍,他们俩就这样睡在了一起。  慕昀峰拉过被子,那样子就像是遭到强奸一样,他指着叶子晴,“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什么时候睡到你床上了?”  “我说你自己爬上来的,你信吗?”叶子晴很是淡定。  当然不信。  叶子晴从他眼里看到了不相信,又道,“不信的话你还让我说什么,我说的你不信。”  “叶子晴!”慕昀峰怒吼,看她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  叶子晴才不怕,一口咬定,“就是你自己爬上来的。”  “怎么,你还不愿意了,明明吃亏的是我,你刚才摸得不是很舒服吗?”  慕昀峰,“……”  这是个女孩子该说的话吗?  ------题外话------  呜嗷,叶子,你也真够胆肥的,慕少也敢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