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8 婚礼,陆贱人的假孩子掉出来了(一更

18 婚礼,陆贱人的假孩子掉出来了(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10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0
    叶子晴是出来接电话的,转身的瞬间便看到江寒站在自己身后,别有深意的看着她。  她礼貌的喊了声,“江影帝。”  不同于和同学们的疯疯癫癫,叶子晴自从踏入这个圈子后性格收敛了许多。  江寒五官立体,成熟稳重,和慕昀峰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男人。  男人摸着下巴,他身材高大,叶子晴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小丫头。  “我想知道,你对演戏的看法。”  叶子晴耸耸肩,“没有什么看法,就是单纯的喜欢,喜欢这个角色。”  “你想出名吗?”  “做演员的谁不想出名。”  可叶子晴是真不大想,她是为了某个人进军娱乐圈,是进来这个圈子后才发觉自己喜欢这项工作,热衷的程度超乎了她的想象,要不然,她早就撤了。  江寒黑眸一眯,笑道,“倒是坦诚。”  比那些装模作样的女人强多了。  “不过出不出名我无所谓,演好当前的角色吧,谁知道明天会怎样,说不定我就改行了呢。”  她的一番话让江寒怔了怔,他混娱乐圈的这么多年也算老手,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行事作风如此坦然。  “你说的对,说不定哪天就改行了。”他赞同她的话。  毕竟娱乐圈的竞争太激烈,每天都有不少人进军这个圈子,说不定他们哪天就被挤掉了。  好在他的心思也不全部在这上面,更善于一种投资,演戏只是他的一种兴趣爱好。  “这样吧,刚才的一场戏我们也算熟识了,要不中午一块儿吃饭?”  叶子晴摇头,“不用了,我就在剧组里吃,顺便背一下台词。”  遭受到拒绝的男人拧了下眉,随即笑道,“你下午的那一场会和我对戏,我今天的时间比较充足,一顿午餐没问题。”  怎么,想泡我啊?  叶子晴的自我感觉一向良好,面对影帝大哥,她其实是有兴趣的,可谁让她今天心情不好,谁的面子也不想给。  “可是我有问题,我这个人不太习惯和不熟悉的人吃饭。”  这么说话在娱乐圈确实很容易得罪人,叶子晴说完转身离开,江寒略微变了变脸色,似是没料到被人拒绝得这么彻底。  “江先生,她……”江寒的经纪人亲眼见证了这一幕,觉得这女孩有点不识好歹。  江寒双手插兜,他睨着天空飘落下来的雪花,“小丫头一个,和她较什么劲儿,我倒是觉得她很多女人不一样。”  娱乐圈里靠颜值和手段上位的女人多了去了,她把这些名利看得很淡,着实不易。  希望她能永远保持这一份纯净吧。  许念陪叶子晴拍完早上的一场戏便回了公司,贺导给叶子晴留了一个小助理,帮她处理身边的一些琐事。  到了午饭时间,剧组的外卖送到,叶子晴和众多人一样,她端着自己的那一份和小助理站在一起用餐,偶尔还能和剧组其他人聊上几句,外面下了雪,众人站在廊琰里,哪怕饭盒里的菜已经结了冰也吃得不亦乐乎。  他们的生活就是如此,吃顿饭也没有个好的环境,当然除了大牌明星。  慕昀峰送程卿回到剧组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叶子晴和剧组的人打成一片,关系十分融洽,哪怕是冷菜冷饭也吃得津津有味。  她虽然挂名是权奕珩的妹妹,却从来没有千金大小姐的日子,从前慕昀峰觉得她进娱乐圈完全是胡闹,今天看她拍的那场戏,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一直在他眼里只会捣蛋的妹妹,认真起来不比任何一个人差。  慕昀峰隔着片片雪花失神的望着不远处的叶子晴,而后瞟了眼身边靓丽的女人,突然觉得有点迷茫。  “阿峰,今天耽误你了。”程卿下车之前给朱玲玲打了电话,她脚上有伤,一个人过去剧组确实有点困难。  慕昀峰朝她看了眼,“你我还用得着说这些吗,下午早点收班,我有时间就来接你。”  “嗯,谢谢。”  等朱玲玲过来,程卿推开车门和男人告别,慕昀峰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还在雪地里吃饭的叶子晴。  权奕珩的这个妹妹,不说有多娇贵,至少也不能站在雪地里吃饭吧,那么冷,阿珩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  他要不要和导演打个招呼?  唔,还是算了,他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说不定那丫头会误会他。  下车的程卿由朱玲玲小心翼翼的扶着进去剧组,“程姐,慕少怎么不亲自送你过来,这是个机会,都在吃饭呢,大家看到你和慕少在一起,肯定会闪瞎他们的眼。”  程卿也期待这一天,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慕昀峰自己也没主动提要送她,她又何必表现得这么明显。  其实也怪她自己,一直都说不会要借助他的关系往上爬,混到这一步她才知道在这个圈子若是没有后台,只能任人践踏,要不然,叶子晴她能得到导演的照顾和青睐么?  程卿记得,慕昀峰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明明说过,早上有一场重要的会议,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剧组?  她在剧组这么久,慕昀峰从没有探过她的班,而且自己今天说过不会来剧组,所以程卿断定,这个男人今天来剧组一定是来找叶子晴的。  程卿心里咯噔一下,昨晚的事情一直是她心里的结,她总是会忍不住的想,慕昀峰不会是真的借着酒劲和叶子晴发生了关系吧。  “程姐,你怎么了,刚才和慕少约会不开心么?”朱玲玲见她心神不宁,关切的问。  程卿朝她摆手,“没有,我就是在想,是不是该放弃眼前的一切,和他结婚。”  “程姐,他向你求婚了吗?”  程卿得意的挑眉,“四年前就求婚了,今天我受伤,他又说了一次。”  “程姐,你还犹豫什么,赶紧答应了啊,这么好的男人,想嫁给他的女人太多了。”朱玲玲说到此特意指了指另一边还在雪地里吃饭的叶子晴,“程姐,你的竞争对手身份不一般,还是赶紧答应慕少吧。”  “再说吧,我想有自己的事业。”  “唔,结婚了也可以拍戏啊,程姐……”  “好了,这个话题暂时是打住。”程卿可不想被剧组的人听了去,导演经常骂她演戏的表情不到位,今天她特意过来探班,就想学学那些前辈是怎么做的。  所以在剧组,程卿都安分得很。  下午叶子晴的拍摄并不顺利,她头脑发热,总是记不清台词,导演让小助理过去问问叶子晴怎么了,小助理还没过去,叶子晴便晕倒在片场。  “叶子,叶子。”  “叶子,叶子……”  片场一阵混乱,见叶子晴昏倒,不少工作人员冲过去问候她。  “发烧了,我送她去医院。”人群中,一抹清冷的身影将叶子晴从地上抱起来。  贺导震惊的提醒,“江寒,你等下还有一场戏要拍,换别人去吧。”  “放心吧贺导,我会准时回来。”  众人讶异的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瞧瞧,他们不是在做梦吧,他们的男神都做了什么,竟然抱着一个小演员去了医院。  男神不是一直都是高冷范儿吗,他们有时候想和江寒搭上句话都难啊。  最讶异的要数饰演女一号的影后徐丹,她还穿着华贵繁琐的戏服,正打算上场,没想到女二号竟然晕倒了,送她去医院的还是她一直膜拜的男人,江寒。  她做梦都想和江寒搭戏,这次走了不少关系拿到这个剧本,虽然拍了几场,却因为江寒时间紧张,他们男一女一都还没有对过戏。  今天她做足了准备,竟然被那个小演员给搅和了。  “徐姐,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下吧,导演说了,先拍一场打戏。”  徐丹理了理头上的发钗,“真麻烦,一会儿上场我又得重新补妆。”  那个小演员到底什么来路,不仅让贺导刮目相看,连影帝江寒都对她这么特殊,这让一直高居人气榜的她情何以堪。  同样的,在一旁安安静静看拍摄的程卿也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还挺会勾引人的,江影帝是什么人,贺导都不敢得罪。”朱玲玲小声嘀咕。  江影帝在娱乐圈里简直就是一个神话的存在,自从前年的一部电影上映,他的人气这两年一直居高不下,是众多少女中的男神,不仅如此,他还有过硬的演技,听说让他演这个角色,贺导费了不少心思呢。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想演这部戏,影帝影后齐齐参演,加上动人心魄的剧情,即便只是个小配角,火的机会也很大。  “哼。”程卿冷笑了声,她断定,“有什么好奇怪,无非是权奕珩的授意,要不然人家江寒会这么给她面子么。”  “也是,靠着家里的关系上位,确实没什么好稀奇的。”  程卿不禁在想,这样也好,到时候她会找人把这段视频发布出去,传出他们的绯闻,到时候,叶子晴在这个圈子里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  陆舞结婚的这会儿,雪越下越大,她很早起来化妆,婚纱也是早就订好的,很适合陆舞现在的体格,腰身是韩版系列,虽然很宽松,但上半身的设计却把她的优势很好的展现出来,新娘子的造型性感而妩媚,吸人眼球。  就是皮肤有点差,化妆师弄了好久才给她上好妆。  因为下雪,路上交通拥堵,新郎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怕耽误去酒店的时间,一对新人经过商量,免了女方家这边的礼仪,再加上,陆舞的母亲胡碧柔不在,他们不需要敬茶。  至于陆自成,可以去酒店再给他奉茶。  这场婚礼中间变动了好几次,陆家来的客人并不多,加上陆七总共不过十来人。  随着主婚车一起过去酒店,一对新人在司仪安排下完成了结婚典礼,接下来的环节轮到亲人发表讲话。  主持人拿起话筒,目光看向了坐在家属席的陆七。  “我们的新娘只有一个姐姐,今天也来参加了婚礼,我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新娘作为陆家最小的女儿,平时有多受人宠爱。”  这种节目无非就是抬高一对新人的身价,陆七平静的坐在家属席,主持人还在上面慷慨激昂的演讲,她今天穿了一件素色的紫色长裙礼服,她身材本就修长,穿着长裙越是显得身材高挑纤细,想不吸引人都难。  台上的主持人说到她,不少人的目光已经从一对新人身上移开,转而看向了陆七。  事实上,大家伙都在期待一场闹剧,多数人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来的。  众所周知,陆家的二小姐在姐姐的婚礼上抢了姐夫,今天,这对狗男女结婚,众人倒是没想到,陆七能神色如常的参加这对新人的婚礼。  轮到新娘讲话,她的台词和主持人的差不多,但那神情却比主持人的生动。  “在这里,我要感谢一个人,我的姐姐。”台上的陆舞说到此,她挽着新郎颜子默的手,嘴角含笑的望着陆七,“要不是她的大度,我和子默也不会走到今天。”  这话明着是在夸陆七容忍度高,实则是在嘲笑她几个月前被颜子默抛弃的事实,也让在座的宾客回想那场婚礼的狼狈。  陆七眯了下眼,她两手放在身前紧了紧,漂亮的脸蛋却挂着从容的笑,仿佛听不出陆舞话里的讥讽之意。  “我想请我的姐姐上台,相信她会给我和我先生最衷心的祝福。”  颜子默至始至终神情都没变,他穿着纯手工制作的白色西装,面色冷冽,没有一丝结婚的喜悦。  在叫到陆七的时候,作为新郎的他这才动了动眼眸,惊艳的眼神落在台下的陆七身上。  她就那么坐在那里,人群中他能一眼就看到她,她的表情从容而淡定。  颜子默甚至想过,他今天结婚,她会不会来抢亲?  换做以前,陆七可能真的会,毕竟她付出过真心。  而现在,她真的只是以一个姐姐的身份出席,不愿落人话柄而已,当然了,陆七更想让大家都看看,几个月前的那场婚礼,不是颜子默悔婚,而是她也不想要这个男人。  是,她就是这么要强,只要被人欺负了,一定会让他们加倍偿还。  一阵热烈的掌声盖过,陆七从家属席上起身上台。  她手里拿着的是给陆舞准备的结婚礼物。  上台后,姐妹俩先是当着众多宾客的面拥抱了一下,而后,陆七取出锦盒里的一根玉镯子,当着众多宾客的面她给陆舞戴上,“这本来是我妈给我的结婚礼物,谁让妹妹到了我的前面,今天就给你吧。”  陆舞表情震惊,“姐姐,那怎么好意思呢,这可是大妈留给你的。”  这幅姐妹情深的画面让台下的陆自成深感欣慰,他一直担心陆七会不会砸场子,从昨晚到现在他就没睡过一个好觉,为了让婚礼顺利进行,他暗地里派了人见识陆七的一举一动,就怕她有别的心思。  而她手上的那个玉镯子陆自成很熟悉,确实是黄娅茹的嫁妆没错。  看样子,这丫头的心思已经不在颜子默身上了,要不然,也不会把如此贵重的东西送给陆舞。  这是陆自成最期望的。  台上,陆七听了陆舞客气而推辞的话,她笑着道,“你也说了,我们是姐妹,我的妈妈就是你的妈妈。”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陆舞想推辞也没有理由了,那就意味着她不承认陆七的妈妈。  “谢谢姐姐。”  坐在第一排的颜父和颜母也搞不懂这两姐妹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什么时候,她们的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老颜,你说那个陆七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颜母凑过去在颜父耳旁低声道。  “有别的心思也正常,她爱了咱儿子那么多年,你说,她能甘心?”  想到这儿颜母就觉得解气,这个陆七,无论做什么她儿子就是不喜欢她,转身嫁了个穷光蛋,现在是她儿子的一根手指头都配不上了。  他们颜家的媳妇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不过这个玉镯有个诅咒,妹妹你还是听清楚的好。”陆七突然炸出这么一句话,令台下所有人的神情都怔了怔。  大喜的日子说诅咒,不吉利吧。  陆舞的脸色变了变,有种不祥的预感,正想说点什么阻止,陆七已经抢过主持人手里的麦克风继续道,“这个玉镯是我母亲出嫁时娘家传下来的,我今天送给我妹妹,衷心的祝福他们白头到老。”陆七一边说着这话,她将陆舞和眼颜子默的手合在一起,颜子默拧着眉看她,眼神复杂。  陆七拿着麦克风,声音清晰,“不过呢,我妈说,这个玉镯是经过佛堂大师开过光的,沾染不得污秽的之气,妹妹你千万记住,这辈子嫁给了颜子默,一定要恪守做妻子的本分。”  “千万别学了胡姨做了小三!”  此话一出,全场一阵哗然。  这是变相性的揭露她们母女的丑闻,之前大家伙碍于陆自成的面子,一直不敢当面说这件事,而且在豪门里,男人们有个小三或者私生女再正常不过。  大家伙所关心的是,这个陆家的正牌千金要如何扳回一局,那一场丑闻可是传遍了整个京都,只要提到陆家千金,大家伙都会摇头叹息。  而此时,陆舞的脸已经难看的不能再难看,偏偏这样的场合她又不能发火,不然就显得她没素质。  陆七满意的看着面色微微扭曲的陆舞,话却是对新郎官说的,“颜子默,我妹妹虽然是小三生的女儿,不过从小在陆家长大,应该还算本分。”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是告诉众人,陆舞的人品有问题,一时间大家想起上次在顾家的生日宴会上,陆舞没穿内裤的那一幕,顿时,看她的眼神变得鄙夷起来。  台下很快响起大家伙的议论声。  “颜总脑子真是进水了,好好的正牌千金不要,非要那么一个小骚货。”  “是啊,俗话说的好,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这个陆舞,和她妈妈差不多,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  这些言辞越来越激烈,眼父颜母默默听着这些话,气的差点吐血。  今天是他们儿子的大喜日子,这些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还有那个陆七,明显是故意的。  虽然她说的是事实,胡碧柔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三,可也不能砸了场子吧。  颜母作势就要冲上台将陆七拽下来,而在这个时候,惊心动魄的一幕发生了。  陆舞害怕陆七再说出尴尬的话来,她装的一脸委屈,表情楚楚可怜,“姐姐,妹妹知道你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可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您就……”  陆七最不喜欢的就是她这幅嘴脸,她一个字也不想听下去,看准时机和她衣服的设计,腰身宽松。  她迅速将手伸到陆舞的后劲,拉链一拉,陆舞还来不及反映,陆七便将她绑在后背的布包带子解开……  “陆七,你个疯子,干什么!”台上的陆自成意识到女儿的动作,气的大吼,完全忘了身在什么场合。  她竟然敢当众脱陆舞的衣服!  然而,随着陆自成这一声落下,颜子默也想去阻止陆七,揣在陆舞肚子上的布包从她身上掉了出来,还滚了几圈……  ------题外话------  呜嗷,肿么样,肿么样…。今天这么爽,亲爱的们,清清可不可以求下票子?  推荐文《王者归来之全能男神》/北城的北  她曾是帝国最年轻的少将,风华无双。然而,一朝战死沙场!  意外重生,她成了无父无母,还天天被他人欺凌的华家少爷!  少将大人表示:很得意?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惹上她之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从此,众人发现,江市华家少爷的人生,开挂了!  他是帝国最出色的将军,矜贵淡漠。然而,却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将军大人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这是一场上辈子继续到这辈子的爱情。】  上辈子,他说:感谢曾经的骨髓相配,于是你成了我的骨中骨,血中血。  这辈子,他说:让我觉得最幸运的事,不是我遇见了你,而是我找回了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