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95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一更)

195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2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1
    既然儿子不能陪自己吃饭,沈夫人只好去找未来的儿媳妇。  她并不是有多喜欢林允熏,而是想在婚前多和儿媳妇接触接触,将来成了一家人也不至于太陌生,免得不了解儿媳妇的性子,到时候得罪儿媳妇,难做的是儿子。  林允熏接到沈夫人的电话时正在陪自己的母亲做美容,她一股脑的竖起来,“沈伯母,您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就过来。”  收了线,旁边的林母开口道,“熏儿,上次给你的视频,今天是个机会,你一定要想好了怎么说,才能拿出来。”  “妈,我知道的。”林允熏正愁找不到突破口,没想到沈夫人主动约了自己,“您做完就让司机直接送您回家吧,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  等女儿走后,林母急不可耐的开始打电话。  “让你注意的事情怎么样了?”  “夫人放心,我派人问过医生了,姚若雪的弟弟性命堪忧,一旦沈二少不出钱,他们两老为了儿子肯定会把女儿嫁了。”  与其说嫁了,倒不如说卖了。  “好,给我继续盯着他们,医院那边一定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我知道的夫人,您就放心吧。”  挂了电话,林母心情舒畅,她早就将姚若雪一家的情况掌握的一清二楚,她才不会像之前那样明目张胆的去找姚家二老,既然他们敬酒不吃,她只好在暗地里使绊子,让他们在这座城市里待不下去。  等林允熏到约定的餐厅,沈夫人已经喝了好几杯茶。  看到她来,沈夫人将菜单推过去,“主食我已经点了,你看看喜欢吃什么,来点点心什么的。”  “谢谢伯母,我随便就好。”林允熏客气的道。  “点吧,不用客气。”  她就想摸清楚儿媳妇喜欢吃什么,将来和阿皓一起回去,她也好叫佣人准备。  人老了,每天在家闲得慌,也就能做这些事来打发时间。  “那就我来点吧。”  她客气,沈夫人却过意不去,请儿媳妇吃饭总不能太小气了。  沈夫人点了不少吃食和点心,每点一份之前她都会问林允熏的意思,可见她对儿媳妇的看重。  而林允熏,回答的永远都是可以,行,我没关系。  她过分的客气让沈夫人觉得疏远,想要一个如女儿般的儿媳妇是不可能了。  都说婆婆和媳妇是天敌,沈夫人可不想这样,她主动示好儿媳妇,可人家似乎不买账。  林允熏哪里知道沈夫人的心思,她以为客气是家教好,所以,只要沈夫人说的,她都会赞同。  “熏儿,你最近和阿皓怎么样,都有好些天没去我们家了。”点好菜,沈夫人试探的问。  “这段时间有点忙,伯母,这样吧,这个星期天我过去陪您,让阿皓带我们去郊外好不好?”  天气冷,京都也没什么好玩儿的,听说郊外有好几个度假村,那里的菜不错,他们这些人,不在乎钱,就怕无聊。  “好啊,改天你和阿皓说说。”  得到沈夫人的首肯,林允熏自然有办法让沈辰皓答应,想来,他们已经三四天没有见面了,这是一对正常情侣该有的吗?  “放心吧伯母,阿皓一定同意,他这段时间工作也忙,正好我们可以出去放松一下。”  “嗯。”  两人话说到这里又陷入沉默,林允熏拿出手机,正想着该怎么开口和沈夫人说姚若雪的事,这个时候,沈夫人的手机响了,她接听后整个人都激动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好,我马上回来。”  林允熏一听这话只好将手机放进包包内。  “熏儿,你沈伯父回来了,我今天就不陪你了。”  沈辰皓的父亲出国四个月,听说沈老爷子特地派他去A国开拓沈氏的业务。  沈夫人和丈夫分开了这么久,接到电话自然激动。  “伯母,您去忙吧,要不我送你走。”林允熏是自己开车来的。  “不用了,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再见。”  回到家刚刚天黑,沈辰皓的父亲沈立轩已经洗完澡出来,看到急匆匆赶回来的妻子,男人面色平静,依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立轩,你回来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啊。”  要不是家里的佣人告诉她,她还不知道他要回来的事。  “我想着你们可能在忙,就没打扰。”男人淡淡的说了句,甚至连认真看她一眼都没有。  他们夫妻这么多年,没有恩爱缠绵,只有相敬如宾和对对方的无限尊敬。  结婚以来,他们也没吵过架,因为这个男人无论做什么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她深知他心里住着一个人,如果找他闹,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何必呢,路是她自己选的,跪着也得把它走完。  可作为妻子,她偶尔也想要丈夫的疼爱,哪怕一把年纪了,沈夫人还是会期盼有一天丈夫能给她一点点爱。  “你累了吧,我去准备晚饭。”  “嗯。”男人轻轻应了声,点了一根烟抽上。  沈夫人叹了一口气,他们这么久没见,她以为他回来会有一点不同,可还是和从前一样,面对的只有冷冰冰的丈夫。  这些年,沈夫人的心思也只能放在儿子身上,不然,这枯燥的人生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度过。  做好晚饭,沈立轩问,“阿皓呢,怎么没看到他,还在忙公司的事?”  沈夫人亲自给他盛了饭,“他说有个客户需要亲自作陪,今晚应该不会回来这里了。”  “孩子大了,随他去吧。”  沈夫人闷头吃着饭,她也想让孩子随自己的意思去,可问题是,她一旦连这些都做不了,实在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思。  儿子是她唯一的牵挂了,沈立轩,你到底懂不懂?  “阿皓找了一个女朋友,已经在谈婚论嫁了。”  “哦?”沈立轩挑了下眉,“好事啊。”  “你都不问问对方是什么身家背景么?”  “有什么好问的,我相信阿皓。”  是么?  沈夫人苦涩的笑了声,没再开口。  不是相信,而是不关心吧。  他的心里从来都只有那个女人,听说那个女人离开时已经怀孕了,也不知道孩子生下来没有。  沈夫人不计较这些,因为嫁给他的时候她就明白,将来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已经坐稳了沈夫人的位置,干嘛要去在意那么多,到时候不光是为难了别人,也苦了自己。  ——  此时的沈辰皓,先是带姚若雪去了一家高级餐厅吃饭,然后又带她去商场,想给她买几套好点的衣服,可姚若雪死活不肯。  沈辰皓那张脸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认识的人也多,她可不愿成为众矢之的。  “不用了二少,我得赶紧回家了。”到了目的地姚若雪打死也不下车。  “这么快就想回家,想和我睡?”  姚若雪无语抽了下嘴角,她还能说话吗?  “二少,我家真的不方便,今天爸爸妈妈都在。”  “最近太忙了,今晚说什么都得去你家。”  “二少!”  最近的姚若雪也忙,忙的她都快忘了这一茬了,刚才在办公室看到沈夫人,她以为沈辰皓在开玩笑,没想到会来真的。  “买衣服和去你家,你自己决定。”  姚若雪望着人潮涌动的商场,比起去她家,她还是觉得回家好,至少不会被人认出。  回老家还有半个月,她可不想在这段时间里给自己惹上麻烦。  到了小区,沈辰皓把车停在最隐蔽的地方,以免被人看见。  姚若雪一早就给姚母打过电话,得知她和父亲今晚都在医院,这才敢把沈辰皓带到家里来,之前那么说,也只不过是为了让沈辰皓放弃来她家。  两人一起上楼,姚若雪开了门,“进来吧,我爸妈都在医院还没回来。”  “难怪你选择让我跟你回家,原来你在骗我,叔叔阿姨根本不在。”  “我没有骗你!”姚若雪心虚的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们,他们……不回来的。”  沈辰皓也不纠结这个问题,他晃了眼四周,为什么感觉比上次来还要小,难道是他东西买太多的原因,这么点空间放不下?  他随意的往沙发内一躺,开了空调,“怎么样,还习惯吗?”  这口气,仿佛这地方是他的一样呢。  姚若雪也习惯了这样的关系,毕竟人家是她的老板,她当然要好生伺候着。  “嗯,挺好的。”  “习惯就好,这房子你就先住着吧。”他这样说,想着过了年必须要给她换个房子。  一家四口那么多人,住这么小的房子也不方便吧。  姚若雪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只当他放弃了要给自己买房子的打算。  “唔,今天累了一天,有没有可以吃的?”  姚若雪放下包,“我去看看冰箱里有没有什么食物。”  她刚去厨房,男人起身,后脚就跟了进去,打开冰箱门的瞬间,她的身体突然被人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姚若雪像是触电了一般,整个人都紧张得颤栗起来。  “啊……”  男人把头埋在她的颈间,对于她的反映,他觉得好笑,“这么激动干嘛,我又没有脱你衣服!”  被他抱着的姚若雪,“……”  大哥,你突然抱着我,也会吓到人的好么。  姚若雪在他怀里,一颗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如同小鹿乱撞,“冰箱里只有青菜……厨房里有面条,你要吃吗?”  沈辰皓这才抬起头看了眼空荡荡的冰箱,果真什么都没有啊,那些青菜卖相也不怎么好,怎么附和他沈二少的胃口呵。  可这会儿他却毫无挑剔的在她颈间蹭了下,“都可以。”  姚若雪浑身一怔,耳根红透。  沈辰皓凝着她红透的耳根,略凉的唇瓣贴上去,轻轻在她耳垂上舔着。  女孩被他弄得浑身仿佛涌过了一阵电流,她闭着眼,咬着唇,将他推开,“我,我,我去给你下面条,你去坐会吧。”  姚若雪很不习惯和沈辰皓的这种相处,她自以为是个不起眼的女孩,曾经也想过,假如在这个城市混不下去,她便回老家,随大流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  可沈辰皓突然的示好让她原本就不平静的生活彻底乱了,她不知道他们到底算什么,也不想知道。  因为她没有资格去想这些。  她把他也只当做老板,所以他每次想亲近她,姚若雪虽然会深陷他的蛊惑,但也能清醒的将他推开。  男人望着空荡荡的怀抱,耸了耸肩,去了客厅看电视。  这里的环境确实很差,电视也是那种老式的样子,沈辰皓看得半点兴趣都没有,总觉得屏幕不清晰。  他两手枕在后脑勺,一双桃花眼瞥了下,恰好看到厨房里那道倩丽的身影,不由勾起嘴角。  曾几何时,他也想要一座房,然后有个女人能给他下厨,哪怕是一碗面条一点青菜,却能勾起他心底最深处的期待。  没一会儿姚若雪便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端了出来,她将围裙解下来,喊他,“面条已经好了,来吃吧。”  沈辰皓从沙发里起来,他高大的身影在这个不足十五平米的客厅里实在显得拥挤。  小餐桌上,一碗清汤面看得沈二少食欲全无,上面漂浮着几根青菜,一点荤腥都不见,实在是难为他。  “是不是有点素,要不我下楼给你买点别的?”姚若雪见他一直盯着那碗面,也觉得太寒碜了些。  她倒是没什么,平时也是这么过来的,连吃个鸡蛋也得算计着用。  大冷天的他怎么忍心,拉住她的手,“不用了,饿了什么都能吃下。”  “那你快吃吧。”姚若雪在他对面坐下。  沈辰皓用筷子挑起一点面条往嘴里送,没想到看着不怎么样的面条,吃起来还不错,“要不我们一人一半。”  “不用了,我不饿。”  刚才,他明明带了她吃了很多东西,姚若雪搞不懂这个男人怎么就饿了。  事实上,沈辰皓晚餐一直没怎么吃,他全程都在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和她聊着天,哪有心思吃饭,而且那些东西他也吃腻了。  “来沈氏这么多年,你有想过上升么?”  当然想过,谁不想往上爬。  只是在里面待得久了,姚若雪这种梦想也就慢慢的消失了,想要上升哪有那么容易啊,她一个一穷二白的小透明,即便再努力,功劳也被上面的人给抢了去,领导是看不到的。  最后,她就求每个月能多发点工资,那就谢天谢地了,其他的姚若雪不敢奢望。  “问你话呢。”  姚若雪摇头,“没有意义了,我反正已经要辞职了。”  沈辰皓吸着面条,他吃得津津有味,大概是真的饿了,男人听了这话不悦的朝她看了眼,“谁批准了?”  “不批准我也得走。”  “不批准离职扣一个月工资,你舍得?”  姚若雪噘嘴,“你个黑心的老板,我一个小老百姓还能怎么办。”  “呵呵,黑心的老板可以潜规则。”  姚若雪望着他,“……”  “老板准许你潜规则怎么样。”  “算了,我还是不要那点工资了。”  “哟呵,难道你看不上帅气的老板?”  “关键是我不想被潜规则。”  两人正斗着嘴,门突然开了。  姚父姚母走了进来,看到正在吃面的男人,他们怔愣在原地。  最惊讶的要数姚若雪,她心里咯噔下,赶紧起身。  “爸妈,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是说好今晚都会留在医院的么,而且要回来也不可能两个人一起回来吧,小宇怎么办?  姚家二老的注意力都在沈辰皓身上,哪里有心思回答姚若雪的话,沈辰皓也放下筷子起身,“叔叔阿姨。”  “那个妈,我和沈经理刚刚结束一场谈判,他有点饿了,所以,那个,我回家来给他煮一碗面条吃。”  事到如今,哪怕父母不相信,姚若雪还是想撇清她和沈辰皓的关系。  “一碗面条哪里够啊,这样吧,要不我和叔叔请你去外面吃?”姚母开口,反正她也想找个机会请沈辰皓吃饭。  听母亲这么说,姚若雪吓得不轻,这是要干什么啊。  她一向视财如命的母亲,竟然主动提出请沈辰皓吃饭。  可人家的身份,他们哪里请得起,那些小餐馆不干净,怕是沈辰皓也不会去吧。  “不用了阿姨,我已经吃饱了,小雪的手艺不错。”  “是吗,那也不行啊,你这么大个人吃一碗面条哪里受得住啊。”  姚父也跟着开口,“要不我现在去找地方?”  “真的不用了,我晚上一般吃的很少。”  他不去,姚家二老也不好强求,姚母悄声在姚父耳旁说了句,随后便出了门。  “快坐吧,别客气。”姚母招呼他坐下。  姚若雪仿佛一个局外人存在着,一句话也插不上。  她准备把沈辰皓吃完的面条去收拾了,姚母去抢了先,低声在她耳旁道,“这里你别忙活了,赶紧去陪沈先生吧。”  姚若雪没办法,只好坐到沙发里陪沈辰皓看电视。  她不明白,父母怎么就突然回来了,不过也好,一会儿沈辰皓应该没办法留在这儿了。  想着,她便幸灾乐祸起来。  男人将她脸上的神情看在眼里,性感的唇瓣溢出一丝邪恶的笑意,似是能看透她心里的想法一般,低低说了句,“别白费力气高兴了,你爸妈肯定会让我留下。”  姚若雪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去看他,“……”  这个男人会读心术么?  没一会儿姚父便回来了,他买了不少水果,“沈先生,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我去切水果。”  姚若雪观察了下父亲手里的水果,少说也有两百块,都是贵重的东西。  天哪,为了沈辰皓能成为自己的女婿,他们俩还真舍得下血本啊。  两百块可能对普通人确实不算什么,可对于姚若雪的父母,让他们拿两百块钱出来简直是要命。  沈辰皓礼貌的站起身,“叔叔,太破费您了。”  “没有没有,一点水果而已。”  他们的热情让沈辰皓浑身不自在,他也清楚姚若雪家里的情况,这些水果他们平时应该是舍不得吃的,现在为了他这么破费,沈辰皓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毕竟他来的时候太突然,也没想过买点东西什么的。  “叔叔阿姨,我有点事就先走了。”  不能和姚若雪在这里独处,他也不想留下来。  他要走,最高兴的无非是姚若雪,她正准备开口,姚母却急急道,“别啊,我和你叔叔马上要回医院,小雪一个人在家我们也不放心,要不你留下来吧。”  姚若雪实在忍无可忍,“妈!”  姚母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而后又笑呵呵的对沈辰皓说,“沈先生,我们这里可能没你家方便,今天就委屈你一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而且他今晚本来就打算留下来了,现在有了台阶,他不下才是傻子。  只不过为了他让姚家二老出去,沈辰皓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加上刚才姚父买了一大堆水果,他们应该是花了不少钱的。  “这样吧,叔叔阿姨,你们这个时候也饿了。”沈辰皓掏出钱包,意思明显。  姚若雪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赶紧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钱来塞给姚母,“妈,我有钱,你们没吃东西我给你钱,你们去吃吧。”  可姚若雪的那点钱又怎么敌得上沈辰皓的,他将钱包里的现金全数掏出来,“叔叔阿姨,我今天出来的匆忙,也就这么多了,改天,改天我一定多带点。”  “好嘞!”姚母乐呵呵的接过沈辰皓递过来的钱。  “这些已经够了,你自己不留点吗?”姚父比起姚母表现得没那么贪婪。  姚若雪也懒得再阻止了,无论她说什么父母也不会听,她想着,也让沈辰皓看看清楚,她的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有多么的不堪,让他明白,他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放心好了,我没事。”  这点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要不是揣着不舒服,他一分钱都不会带。  好在有几千块钱的现金,也能让他们好好的吃一顿。  大少爷不知道,对于穷人来说,他的几千块可以是他们几个月的生活费。  拿了钱的姚家二老很快离开,狭窄的房子里又只剩下沈辰皓和姚若雪两人。  “怎么样,我说了能留下来吧。”  刚才他只不过和她开了一个玩笑,确实没想过真的留下来,毕竟有父母在家,这个房子又小,他也不自在。  “二少,我能和你商量一件事吗?”  沈辰皓朝她看了眼,却是道,“能别这么别扭的叫我吗?”  姚若雪一脸懵逼的望着他,“……”  男人挑了下眉,“我有名字。”  呃。  他是有名字,可是她哪里敢叫出口。  抿了抿唇,姚若雪依然开不了口喊他的名字。  沈辰皓看向她,“说吧,想和我商量什么事。”  “以后别给我妈钱了,她这个人……”  毕竟是她的母亲,姚若雪也不好多做评价,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总之你以后别给她钱了。”  姚若雪的顾忌沈辰皓当然明白,不过他并不在意,对于他这样的大少爷来说,有钱能解决的事都不是事儿。  无论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能赖在这里就好!  不过为了讨好姚若雪他的话倒是说得动听,“嗯,都听你的。”  都听她的?  姚若雪愣了下,这样的话,似乎是一对恩爱夫妻的对话,显然他们还没有到这一步。  好像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说过如此煽情的话,他们没有确定关系,就这么在一起了,着实不妥。  堂堂的沈二少就这么被驯服了么?  姚若雪当然不会那么自以为是,她只当他是一时的新鲜,等这阵子过了,可能就没什么意思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稿子是清清昨天就写好的,亲们看文愉快…最后,让留言吐槽来的更猛烈些吧,清清考试也好有动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