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01 父女初见(一更)

201 父女初见(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00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2
    买完内衣,三人去了商场楼下的餐厅吃饭。  吃到中途,姚若雪接到姚母打来的电话,说是弟弟又被送进了手术室。  她甚至连买的东西都忘了拿,直接冲出了餐厅。  还是叶子晴和陆七追出来才将姚若雪的东西拿给她。  电话的内容他们也听的清清楚楚,陆七想要和姚若雪一起过去,“小雪,我陪你去吧。”  “我也去!”叶子晴闲着没事儿,她是不会丢下嫂子的。  姚若雪拒绝,“不了,你们还是继续留在这儿逛吧,去了反而更乱。”  姚母的性子,她实在不敢让陆七和叶子晴过去。  陆七想想也是,她就怕姚若雪不方便,叮嘱道,“那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千万别一个人硬撑着。”  “嗯。”  来不及多说什么,姚若雪拿着东西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叶子晴和陆七也没了吃饭的心思,本来想进去拿东西打道回府,却在进门的时候撞见了颜母和陆舞。  婚礼过后,这还是陆七第一次碰到陆舞,她听说了陆舞的事情,倒是没想到,闹出那样的丑闻,颜家人还会要她。  “姐姐,真是巧啊。”陆舞看到她,和之前一样,笑得妩媚。  如今假怀孕事件被戳穿,她也不用藏着掖着,每天打扮得花里花哨,反正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打算要,正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打掉。  叶子晴挡在陆七身前,讥讽的笑了声,“这不是颜家的新太太么,听说你给颜家生了个怪胎,孩子直接从肚子里滚了下来?”  “怪胎又怎样,还不是能让我顺利嫁进颜家。”陆舞看了眼身边脸色青紫的颜母,“是吧,妈?”  颜母觉得丢脸极了,特别是在陆七面前,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让她看了笑话,颜母低着头,“我们走吧,快过年了,子默的公司忙,回去了还得安排晚餐。”  婆媳俩在公众场合自然会维持原本的关系,她得意的朝陆七看眼,“姐姐,那我就先走了。”  陆七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她觉得,这样的人没必要,连和他们演戏都觉得累。  叶子晴抱怨道,“这个陆舞,永远是那么一副嘴脸,嫂子,你和这种人住在一起不累啊。”  “她现在都嫁去颜家了,没有经常回来。”  其实叶子晴的意思是,嫂子,你是不是可以搬回家来住了,别老是往陆家跑,要不然她哥回来,嫂子还不回新婚公寓,她一年的零花钱都不会有所增加。  哎,这么重要的任务,她要不是这几天生病应该早完成了。  也不知道权奕珩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真不明白,颜家怎么还会娶陆舞的,按理说,应该把她赶出门才是啊。”  陆七摇头,其实她也想不通,只能解释,“我也不知道,大概她和颜子默是真爱吧。”  “鬼才信。”叶子晴嘟了嘟嘴,和陆七手挽着手进去拿东西。  这边,颜母和陆舞出了电梯,男装区恰好这个时候人不多,颜母低声训斥她,“以后还是不要和我一起来上街了,你又不是小孩子,干嘛老跟着我。”  陆舞轻笑声,阳奉阴违的态度让颜母生气,“妈,您说什么呢,我是您的儿媳妇啊,买东西这么琐碎的事情我怎么忍心让您一个人来办,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不孝顺呢。”  “你就装吧,这么会演戏,你就该去做演员,出了那样的事我们子默肯娶你,你就该恪守本分。”颜母背着人对她还是那样的态度,不过也不敢太过分。  毕竟儿子说过了,她给公司解决了一大危机。  “我装什么了,我一向是这样的人,早在我从陆七身边抢走了子默,你们就该知道。”陆舞恬不知耻的说着这件事,仿佛当成了炫耀的资本,“对了,你儿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妈,我奉劝你一句,别成天把你儿子当个宝,要不是我给他拿到这笔资金,你们家就等着破产吧,他的本事其实也就那样,之前靠陆七要死要活的给你们家赚钱,现在又靠我,你们啊,呵……”  这种话对颜母就是侮辱,她视子如命,怎么可能让陆舞如此轻看了自己的儿子。  “我告诉你陆舞,你别老拿这个威胁我,等颜氏的危机过去,你就给我滚吧。”颜母气的老脸通红,这些日子,为了儿子的这桩婚事,她吃不好睡不好,还要遭受之前那些朋友的嘲笑,如同过着地狱般的生活,人看上去像是老了许多。  “你想的美,让我滚,起码颜家的产业分我一半,不然你以为我会帮你们拿到这笔资金么?”  陆舞猛的变了脸,“你最好给我安分点,现在我可是你的儿媳妇。”  颜母气得差点吐出一口黑血。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说什么,竟然想拿颜家一般的财产,她真是异想天开啊。  自从那次婚礼之后,颜母就一直不敢出门,娶了这么个女人进门,她出去不是被人嘲笑就是被人问东问西,成了贵族圈里的笑话。  几乎所有人都说她没眼光,放着好好的陆家正牌千金不要,非得娶个小三生的女儿,不检点的女人昨儿媳妇,说她活该。  刚才看到陆七,颜母真的有种想扇自己耳光的冲动。  她那么一个要强的人,现在却被陆七看了笑话,这叫什么事儿啊。  ——  陆七和叶子晴到餐厅拿好东西出来,准备一起去看权妈妈,出去时,恰好撞到了前来的颜子默。  “小七!”  看到她,男人显得很是激动。  和陆舞的婚礼过后,他没有一天不想她的。  直到现在,颜子默才发现真正合适自己的人是谁。  他每天晚上都会想到和陆七的过去,她为了自己的事业,和那群如狼般的男人拼命战斗,无论多苦多累,颜子默从没有听她抱怨过一句。  这么好的女人,他当初是哪里抽风了想要放弃的。  陆七看到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拉着叶子晴想绕道而过,颜子默却强行挡在她身前,深情的唤着她的名字,“小七,小七,你等一下好么,我有话要和你说。”  没发话的叶子晴眼眸一眯,一把将颜子默推开,“说个屁啊,嫂子,我们走。”  紧接着,她便拉着陆七往前跑,生怕嫂子会被颜子默那个渣男拐走,急急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等车开走,叶子晴特意开了窗,朝黑着脸的颜子默做了个鬼脸。  我去,都结婚了还来骚扰我嫂子,是不是闲命长了!  陆七不同于叶子晴的强壮,她为了演戏学过武术,跑起来也不觉得累,可陆七却累惨了,半天都没顺过气来,她最担心的还是叶子晴的身体,“跑这么快做什么,你的病刚刚才好,小心出汗了又感冒。”  “嫂子,我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们到底每天联系没有啊。”  “当然有。”陆七淡淡的答了句,便把头扭向了窗外,明显是不想谈这个话题。  如果可以的话,叶子晴希望嫂子也能去B市。  哥哥的心思叶子晴懂,就是想迟点回来给嫂子一点时间,也让嫂子挂念挂念他。  唔。  这种办法时间太长也不行,嫂子身边那么多渣渣,岂不是要她每天都帮着解决?  颜子默阴魂不散,还有个顾以凡,也是颗定时炸弹啊。  权家那边儿,权玉蓉……  想到这些,叶子晴的头都要大了,嫂子和哥的幸福也是堪忧啊。  到了家叶子晴说是要去休息会,身体刚挨着床,她便给远在B市的权奕珩打电话,“哥,您老婆差点就被人拐跑了,幸好我拉着她跑的快。”  那头没有动静。  “哥,您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还是没有动静,男人的呼吸声却很重,叶子晴能清晰的感觉到。  这货,又开始装深沉是吧!  我让你装!  “是我,是你妹,把你的老婆给拉回来的,你要怎么……”  “她不会跑的。”  男人总算开了口,一句话否决了叶子晴的功劳。  叶子晴抽了下嘴角,“切,你就装吧。”  “哥,我表现这么好,是不是该奖励我点什么?”叶子晴贼贼的笑了两声。  她最近真的快穷疯了,刚进剧组,很多关系都需要打点,不说别的,那些工作人员平常那么帮她,总得给人家小姑娘,小帅哥发点红包吧。  呜嗷,想到这些叶子晴就心痛的厉害。  “你哥我是靠自己的魅力才留住你嫂子,你没有任何功劳。”  啪,电话被权奕珩给挂断了!  啊呸,这么小气,都要过年了也不发点红包。  这年头,骗点钱可真特么的难!  陆七在权妈妈这里吃过晚饭便想去看看黄娅茹,这些日子她一直居住在陆家,掌握陆氏公司的情况。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也不假。  陆自成身边的助理,将陆氏公司的情况全数告诉了陆七,毕竟她是陆自成的女儿,在外人眼里,陆七的举动只不过是关心公司。  陆七坐在出租车里听着陆自成助理的汇报,眯眼的瞬间,她突然看到对面花店有一大束薰衣草,放在那里很是吸引人的眼球,陆七蓦然想到一件事,她妈妈年轻的时候很喜欢薰衣草。  即便是现在,他们家很多东西都是用的薰衣草的味道,就连洗衣粉都是。  想到这儿,她赶紧让司机停车,付了钱朝对面花店奔去。  刚要拿过那束薰衣草,突然,一只大手抢在了她前面,那束飘着淡淡花香的薰衣草就这样被人抢了去,陆七抬起眼,撞入一双幽暗且深沉瞳孔内。  是个帅气的中年男人,他穿着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身材挺拔修长,眉宇冷厉令陆七神色怔了怔。  陆七看着他的脸,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也喜欢薰衣草?”男人问,温柔的声音和他身上的气势形成反比。  “嗯。”  “那给你吧。”  陆七愣了下,准备接的手缩了回来,“谢谢,不过如果叔叔你需要的话,还是拿去吧。”  反正她要送的是自己的妈妈,以后也有机会。  “我就是喜欢收藏,没什么特别的用处。”  收藏花?很快会枯萎的吧。  男人的言语里带着浓浓的忧伤,特别是他看手里的薰衣草时,流露出的忧伤令陆七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似是能感同身受。  见陆七傻愣在那儿,男人将话塞到了她手上,嘴角苦涩的勾了下,“薰衣草的花语是……”  “我只是喜欢薰衣草,和花语无关。”陆七说。  她知道,是等待爱情。  可这样的花语并不适合黄娅茹,陆七也不需要讲究这些,只要妈妈喜欢就好。  男人似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轻点了下头,便转身走了。  那是因为有一个人喜欢,他刚也是在车上偶然看到这束花,算是找回忆吧。  只可惜,回忆再美好也成了回忆。  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这种花并不适合他们这种年纪的人,可他们为什么要在乎这些呢,就像刚才的那个女人说的,只是纯粹的喜欢,和花语无关。  他这个年龄,也是可以拥有爱情的,只可惜,那个人却不在了。  陆七拿着那束薰衣草愣愣的站在原地,她看到中年男人上了一辆迈巴赫,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  人倒是蛮不错的,把花让给了她。  陆七抱着花去了黄娅茹的住处。  “妈,妈!开门,快开门啊。”  “来了!”黄娅茹打开门,入眼的是大片的紫和淡淡的薰衣草香,她惊喜的接过陆七手里的花,“哟,今天是什么日子,想起送我花儿来了。”  “唔,让你高兴高兴呗。”  黄娅茹笑了声,关好门将花拿进去。  陆七脱下身上的大衣挂好,“妈,今天的这束花来之不易哦。”  “怎么了,薰衣草还难买啊。”  “那家花店只有一束了,而且包装特别。”  “是么?”黄娅茹刚才只关注花,倒是都没注意包装。  她看了眼,还真发现了不同。  “嗯,是个大叔让给我的,他也喜欢,还说什么要珍藏呢。”  “哪有人珍藏花儿的啊。”  陆七也不懂,“谁知道啊,那个大叔是个有钱人,不过人挺好的。”  黄娅茹帮女儿拨去额前的刘海,“小七,晚饭吃过了吗?”  “刚在婆婆那里吃过了。”  权奕珩身份的事黄娅茹已经知道了,是权奕珩临走前告诉她的。  她这几天一直想问陆七,却又不敢盲目的问。  “阿珩什么时候回来,都快过年了,你们怎么打算的?”  陆七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开始削苹果,“不知道,他说,可能过年都回不来。”  黄娅茹闻言皱起眉,“这么忙?”  “嗯,没事的妈,这不是有我陪你过年吗?”  “那怎么行,你可是有婆家的人。”  “可我也不能舍弃你啊。”  让黄娅茹一个人过年,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而权奕珩,即便是回来了,也会回去权家过年吧,她都没有公布身份,权奕珩应该没有这个打算。  哼,她也不稀罕去权家,那么复杂,光是听听就已经够累的了。  郊外墓地。  接近黄昏,寒风凛冽。  一个男人抱着一束菊花站在墓碑前,墓碑上没有照片,也没有刻字。  他弯下身将怀里的菊花放下,“娅茹,你还好吗,有段时间没来看你了。”  “对不起,今天没买到你喜欢的花,你就将就着用吧。”  “我可能过了年就要去A国了,以后差不多就在那边发展了。”  “娅茹,我累了,想一个人在那边,可能不会经常来看你了,你自己多保重。”  男人说到这儿,声音越发嘶哑了,冷风吹乱了他利落的短发,幽深的眸子溢出浓浓的忧伤。  其实沈立轩不知道她有没有死,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没有找到她,又怕她真的没了,所以给她准备了一个墓碑,好比她暴尸荒野的强。  男人手掌触在冰凉的墓碑上,嘴角吐出的话异常的凄凉,“你放心,等我老了,会来陪你的,大概不需要多久了。”  天色渐渐暗下去,沈立轩英挺的身躯立在那里宛如雕塑,直到整片天彻底黑下去他才从阴森森的墓地离开。  ------题外话------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哦,亲们看文愉快啦…  推荐卷卷泪的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  *  蔺璟臣,他白手起家,一手创立的华耀成为了国内三大名企之一,商界大佬礼让三分不敢轻易得罪的对象,京都年轻有为的名门权贵,最后却栽在了一个小姑娘身上。  食髓知味便夜夜贪欢,男人俊帅的脸蒙着薄薄的汗水,他亲了亲怀里人的唇,声音喑哑惑人:“昭昭,我们再来一次就好了。”  秦昭小声呜咽,每次都用这句话哄她,有哪一次说完是不做得了。  老男人不止有钱有颜有身材,他还活好。  【宠文,年轻貌美的女主把大她十一岁的老男人给撩功德圆满的故事,人设符合各位看官的口味,不要犹豫,跳坑吧~我接住你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