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02 沈二少知道小雪怀孕(二更)

202 沈二少知道小雪怀孕(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6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2
    沈立轩回到家,沈夫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看到丈夫,她笑着迎上去,“立轩,今天我准备了你最爱喝的酒,我也来点。”  “不了,我今天晚上还有工作,你喝点吧。”  “那我去给你盛饭。”  “不用忙活了,我自己来。”  这些年,都是沈夫人伺候他,今天还是沈立轩第一次自己动手。  沈夫人木讷的望着丈夫盛饭的动作久久回不过神,沈立轩的人和他的名字差不多,当年的老爷子就看他生的不错,就取了立轩这个名字,意思是器宇轩昂。  要不然,这些年她哪里能守住这段冷漠的婚姻,都是因为这个男人有魅力。  沈立轩将盛好饭的碗递给沈夫人,“来,你也吃。”  沈夫人受宠若惊,就那么怔怔的望着他。  “拿着啊。”男人催促。  沈夫人激动的接过,只差感动的流出泪来,男人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他觉得做这些再寻常不过,却不知,他这些年从未为夫人做过一次。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吃饭,沈夫人的心情一时无法平静,她偷偷的给儿子发了一条信息。  ‘阿皓,你爸今天给我盛饭了。’  收到信息的沈辰皓不禁冷笑了声,看看,他妈有多可怜,丈夫就给她盛了一碗饭,她就高兴成这样。  他在心里想,以后他娶了老婆,一定会好好对她,绝不会让她像沈夫人一样,守着冰冷的婚姻过日子。  还在外面和客户谈业务的沈辰皓对吴特助交代了几句,和客户打了声招呼,便拿着车钥匙回家了。  沈立轩回来,他除了昨天在公司见了一面,一家人都没有坐在一起吃过饭。  对面的沈立轩开口,“A国那边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过了年我就会过去。”  “那你多久回来一次?”  一听这话,沈夫人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沈立轩叹了口气,“说不准,那边刚刚起步,以后家里的事情就麻烦你操心了。”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都让她操心这个家了,大概是半年或者一年才会回来一次。  那么她呢,她要怎么办,说得难听点,难不成要她守活寡吗?  “立轩,儿子才回来你就要走,他还不成熟,你得在身边……”  沈夫人的话还没说完,男人便打断,“他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若是还不自己成长起来,我今后入土了他怎么办。”  “立轩!”  这么不吉利的话,沈夫人听得心惊。  “好了好了,我们吃饭。”沈立轩给妻子夹了菜放进她碗里,“你这些年也辛苦了,多吃点。”  今晚的他太温柔也太体贴,是她期待了一辈子的,可是真的等到了这一刻,沈夫人却不想要他这这样的好了。  他是不是觉得愧疚,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好?还是,他打算抛弃他们母子,独自去寻找自己的另一片天地。  沈夫人知道,他想要单身一个人,也不想要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生活,当年要不是沈老爷子逼迫,她是没有机会嫁给沈立轩的。  可她不后悔,自己选择的路,再苦再累也会咬着牙走下去。  沈辰皓回来时,夫妻二人已经结束晚饭,沈夫人去了楼上整理卧室。  这些事她喜欢亲力亲为,尤其是沈立轩在家的时候,她从不让佣人随便出入她和沈立轩的卧室,生怕沾染了别人的气息。  “回来了?”沈立轩看到儿子,淡漠的问了句。  “嗯。”沈辰皓松了松领带,将外套脱了下来。  “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沈辰皓坐过去,“爸,你今天在公司开会的时候说年后要去A国?”  “嗯,那边公司刚刚起步,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是么?”沈辰皓桃花眼溢出一丝冷意,“那我妈怎么办,你想过她吗?”  沈立轩抿了下唇,没说话。  正在下楼梯的沈夫人听到父子二人的对话驻足,她很想听丈夫怎么回答,更期待他能带着她一起过去。  这不是不可以啊,虽然她不想远离家乡,但为了他,她无论做什么都愿意。  “我听你妈说你已经找女朋友了?”沈立轩转移话题,“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现在还管我娶媳妇儿?”  “我就是问问你,爷爷昨天晚上过来也是为这个事儿,如果你决定了,那就把婚期定下来吧。”  “我暂时没打算结婚。”  “谈恋爱了不结婚,你是不想对人家姑娘负责么?”沈立轩沉声呵斥。  他也是想儿子结婚了有个家,那样的话,妻子也不至于太操心,也能多出一个人帮忙分担这个家的事情,他也能安心的去A国。  “爸,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沈辰皓的话说到这里,偷听的沈夫人出来,她将儿子从沙发里拉起来,“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你爸在公司累了一天,阿皓,你多体谅些。”  “你先回房间,今天我给你换了新床单,你去看看喜不喜欢。”  他都是个大男人了,哪里还在乎床单喜不喜欢,沈辰皓现在很想告诉父母,他要和林允熏解除婚约。  反正这件事情沈家也没对外公布,一切都好办。  本来他是想等到过了年再和父母说的,现在看来他是等不到明年了,要不然等沈立轩过年走了,他要怎么和爷爷去沟通?  可他要说的话还是被沈夫人阻止了,母子俩上了楼,沈辰皓开口,“妈,你刚才干嘛阻止我?”  “你和你爸说这些有什么用,他能给你意见么?”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意见,妈,我不想和林允熏保持这种关系了,外界都以为我将来的妻子会是她……”  “你的意思是,现在不想娶她了?”  “妈,我从来就没说过要娶她,都是你们在自作主张的撮合我们。”  沈夫人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你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了,当初,你自己不是答应的吗?”  沈辰皓忍不住扶额。  他什么时候答应了和林允熏交往了?  那段时间,他刚回国,还不是在沈夫人的催促下才和林允熏成朋友的么?  当时,沈辰皓确实是抱着结婚的心思,可并不是谈恋爱和交往,他和林允熏,甚至连牵手都很少,最多的还是工作上的来往。  但现在,他们合作的那个项目已经告了一个段落,他们来往的就更少了,没次都是林允熏打电话给他。  “好了好了,你也就别多想了,林允熏可能有不如意的地方,不过,女人不都那样吗,偶尔也是有点作的。”沈夫人苦涩的勾了下嘴角,“阿皓,妈就希望你结婚了之后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咱们家条件好,也不需要女方背景有多强大,不过人品得有保障,妈也就放心了。”  一番话说到了沈辰皓的心坎儿里,他明白母亲心里的苦,这样的生活大概也是沈夫人期待的生活,可惜,她等了一辈子还是没有等到。  ——  姚若雪赶到医院的时候,小宇已经推进了手术室,他突然犯病,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姚母坐在地上哭天喊地,仿佛小宇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小雪,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你弟弟啊……这个心脏,我们得马上换。”姚父也流下了心急的泪水,毕竟那是他最爱的儿子,也是他们的命根子。  一旦没了,姚若雪相信,她的父母就是不轻生也得疯掉。  抢救三个小时,小宇才从手术室推出来,但情况并不太好,被推进了特护病房。  “必须马上换心脏,否则性命堪忧。”这是医生给他们最后的通告。  现在已经不再是钱的问题,而是无法找到合适的心脏。  有钱人都在排队,何况他们只是穷酸的农民,连医药费都在发愁啊。  姚若雪耳边回想着医生的这句话,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同一时间,林夫人得到医院的消息,听说小宇已经性命堪忧了,她眼角沉了下,脸上溢出的笑容恶毒,为了安全起见,她问电话那头的人,“继续计划不要停,一直到弄死他为止。”  “放心吧夫人,她的弟弟已经撑不住了,一旦挂了,他们一家也不会待在这里了。”  “好,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挂断电话,林夫人的心情无限好,谁想阻挡她女儿嫁给沈辰皓,都得死!  哼,想要赖在这儿不走,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医院这边,姚母因为小宇的病而哭得昏死过去,姚若雪将母亲安顿在另一个病房休息,医生开了单子,“你弟弟刚才的手术费还欠三万,你们去把它交了,要不然今晚小宇就得停药。”  “呃!”呆呆的姚若雪拿着医生过来的单子,不知所措。  三万块,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这只是手术费,后期的治疗费也是一大笔钱,她要到哪里去弄。  在这之前,小宇住院的费用都是陆七帮她出的,姚若雪用了本子记了一笔账,想着将来有一天,她一定会全数还给陆七。  又没钱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她该找谁?  陆七已经为了小宇的病出了不少钱,她实在没有勇气再找她,毕竟这段时间,陆七自己为了权奕珩的事也够烦的。  大冷的天,姚父急的满头大汗,“小雪,你倒是想想办法啊,先把你弟弟的医药费给交了。”  “爸,您别急,我不是在想办法吗。”  “你还想什么,除了沈先生,还有谁救得了我们。”  沈先生?沈辰皓么?  是啊,除了沈辰皓她似乎找不到别人帮忙了。  她想起了沈辰皓送自己的那对耳钉。  “爸,我去想办法筹钱,您在这儿守着小宇,十点钟之前我一定回来。”  姚若雪吩咐完姚父就直接冲出了医院,她来不及坐公交车,打车回家去拿耳钉。  然后又打车去了一家珠宝首饰店,将耳钉不舍的拿出来给店员,“请问,我这个值多少钱?”  店员一看她这对耳钉,眼睛都亮了。  这么好的东西,他们店还没有过呢,绝对是精品啊。  店员不敢擅作主张,“小姐,您稍等,我去帮您问问经理。”  “好的,麻烦您快点。”  姚若雪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晚上八点半,她必须在十点之前赶回医院。  “小姐,您别急,先喝口水。”  这么好的货上门,店员自然会好好招待。  姚若雪擦了把额头前的汗水,满是焦急,她需要钱等着救命啊,也不顾不得这个东西是谁送的了。  “姚小姐。”  姚若雪回头,看到吴特助原本就焦虑的心仿佛受到重创,“吴特助,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给我太太买个礼物,这不是快过年了吗,她这一年挺辛苦的。”  姚若雪扯了扯嘴角,掩下脸上的惊慌,“没想到吴特助这么体贴。”  “女人嘛,都是需要宠的。”  “你呢,来这里也买东西?”  姚若雪刚想解释,店里的经理便出来了,他客气的道,“这位小姐,我们能去里面详谈吗?”  “那对耳钉是难得的真品,如果您真想出售……”  吴特助在这儿,姚若雪立即打断,“对不起,我不卖了。”  而后,她拿过店员手里的耳钉转身就走,吴特助跟着追了出去。  什么给太太买礼物,可不就是个幌子么,沈二少说了,时时刻刻注意姚小姐的生活。  追出去的吴特助问,“姚小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姚若雪手里捏着钻石耳钉的盒子,难以启齿。  “你不说其实我也能查到。”  姚若雪想想也是,她只得把小宇的情况和吴特助简要的说了一通,眼见时间来不及了,她耳钉又没有卖掉,想去另一家店,吴特助又在身边。  相信她买耳钉的事情很快就能传到沈辰皓的耳里。  果然,她前脚刚走,沈辰皓的电话便打过来了。  那头的男人沉声命令,“去医院等我。”  姚若雪清楚他的个性,加上她现在也急的六神无主,便上了吴特助的车回了医院。  沈辰皓比姚若雪先一步到医院,姚父看到他,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沈先生,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小宇……他还真么小,我们家也就这一个儿子。”  “沈先生,只要你能救我们家小宇,以后,你让我们夫妻做什么都行!”  此时的姚父为了儿子,只差给沈辰皓跪下了。  男人双手扶着摇摇欲坠的他,“伯母放心,我先打几个电话。”  沈辰皓走到一旁开始给国外的医生打电话,说了几句英文,电梯门打开,吴特助和姚若雪从里面走了出来。  打电话的男人目光落在她身上,好看的眉微微蹙了下,继续和那边交流。  姚若雪看到他,眼眶一酸,差点当着他的面哭出来。  她看到了,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就是这个男人站在她身边的。  只是,她没资格去肖想他给的一切。  其实姚若雪刚才也想过了,要是耳钉不买,她还有十万块钱,是那个神秘的男人给的,说是给她肚子里的孩子用的,姚若雪一直没有动那笔钱,怕惹了惹不起的人,但到了生命关头,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挂了电话,沈辰皓走过去将姚若雪扶到长椅上坐下,轻声问她,“你还好吧。”  姚若雪脸色苍白得可怕,她像是受了重大的打击,整个人的灵魂都像是抽走了一样。  “你别担心,剩下的事情我来办,嗯?”  姚若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深吸几口气,只觉得头昏脑涨,然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雪,小雪。”  倒下去的时候,她隐约听到男人急切呼喊声,她想说话,可嗓子像是堵住了一般,什么都说不出来。  医院的某件病房内,姚若雪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医生却朝沈辰皓训斥,“你怎么也不知道好好照顾孕妇,明知道她怀孕了,还让她受刺激!”  医生的这话一出口,懵掉的不光是沈辰皓,还有站在门口的姚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