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04 权少曰:老婆就是上帝(二更)

204 权少曰:老婆就是上帝(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8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2
    这一夜可把姚家二老给忙坏了,姚父负责看儿子,姚母负责照顾女儿,整夜没睡。  沈辰皓从昨晚出了医院后就没回来过,快到天亮的时候姚家二老坐在一起商量。  “老姚,你说阿皓去干嘛了,小雪怀孕了,他怎么都不在身边陪着啊。”  姚母盼了一个晚上没等到沈辰皓,心里越来越没底。  “你就别瞎操心了,说不准是回去和父母商量婚事了。”  “是这样吗?”姚母叹了口气,“也是,像他那样的家庭,估计和父母不好沟通吧。”  姚父没有接口,其实他心里想的和姚母差不多,却又不敢明说,毕竟沈辰皓的身份摆在那里,虽然他们还不知道女婿的身份到底有多牛逼,光是一个公司的经理和大手笔就吓着了他们。  这样的家庭,会不会嫌弃他们家若雪。  “老姚,你说,要是沈辰皓的父母不同意咱们小雪进门怎么办?”  姚父冷哼了声,“那可不行,我女儿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肚子里的孩子都快三个月了,我就不相信沈辰皓的父母不想抱孙子,他们再有钱,也不能太欺负人不是,要真是这样,我就把事情闹大,让整个京都都知道,他们儿子搞大了我们女儿的肚子不负责,他们可都是要头要脸的人。”  姚母一听这话觉得有道理,女儿这孩子一定得生下来,即便进不去沈家的门,她生下的好歹也是沈家的孙子,沈家总不能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认吧,到时候他们的女儿再不济也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补偿费。  这种事姚母在电视里看的多了,有钱人一般都会用钱堵住他们的嘴,省去麻烦,这样对大家都好。  陆七一早就给姚若雪打电话,想问问她小宇的情况,电话打了半天却打不通。  她看了眼时间,才早上六点半,她完全可以去医院看看情况。  这个时候路上的车不多,二十分钟后,陆七的车停到医院门口,她想着这个时候姚家人都还没有吃早餐,就在附近买了一点营养早餐和水果上去。  上去才知道,姚若雪因为昨晚太着急小宇的病昏了过去,姚母看到她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小七啊,你可算是来了,我们家小雪和小宇真是命苦,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得了这样的病。”  “阿姨,您别激动,有话好好说。”陆七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将弯着身子的姚母扶起来,“小雪呢,她怎么了?”  姚母把昨晚的情况和陆七说了一通,陆七这才知道出大事了。  看样子,姚家二老是误会了若雪肚子里的孩子是沈辰皓的。  陆七安慰了一番姚母,并且从钱包里拿了一些钱给她,“阿姨,我今天来的匆忙,这些钱你先拿着,给叔叔和小宇买点吃的,小雪这边我来照顾。”  姚母接过钱,“谢谢你啊小七,你可真懂事,咱们小雪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她的福气。”  能用钱解决的事儿就不是事儿,只要姚家二老能给姚若雪一片清净,她就谢天谢地了。  进了姚若雪的病房,陆七看了眼昏迷不醒的人儿,心痛不已,第一时间给权奕珩打电话。  男人接到她的电话很是惊讶,每次有事都给他发信息,今儿个怎么舍得打电话了。  “老婆,早上好!”男人的声音慵懒中透着刚起床的性感。  陆七愣了愣,似是有很久没听到这么动人的声音了,良久才开口,“权奕珩,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男人几乎没有犹豫的开口,“小七,你说的,我都会做。”  因为这个女人是他的一切,更是他的上帝。  如此霸气而温暖的话,让陆七的心再一次深陷了。  她不想和他离婚,却又被逼着这样做,到底要怎么办。  不见到他,不听他的声音还好,她能找点别的事做忘记和权奕珩的点点滴滴,可只要被这个人触碰,好像就永远忘不了他们曾经拥有的美好,特别是他的体贴入微,陆七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这么一个男人如此宠爱她,惯着她。  这种感觉真他妈的好啊。  “小七,到底怎么了?”好半天没听到她的声音,权奕珩催促着问。  “权奕珩,你认识的人多,小雪的弟弟危在旦夕,你能帮忙找到合适的心脏吗?”  “我马上打电话,你别着急。”  他从来不是善心的人,却因为老婆的一句话,他愿意去求别人。  找合适的心脏,这种事确实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更多的需要走关系,对他虽然不是特别难的事情,但也需要因此而欠上别人的情分。  他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可见真的把她放在了心尖儿上呢,“谢谢你权奕珩。”  “小七,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权奕珩知道她这会儿也没心情聊别的,说完正经事,便主动挂了电话,开始办老婆交代他的事情。  打完电话,姚若雪迷迷糊糊醒来,睁眼的瞬间,她看到陆七担忧的脸,眼眶的泪水没控制住,涌了出来,却因为太激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七拿了纸巾走过去,用手轻轻给女孩拭去溢出来的泪水,“若雪你可算是醒了啊,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她没有问她和沈辰皓的事,现在陆七最关心的不过是姚若雪的身体,一旦身体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小七,我完蛋了。”  姚若雪扑进陆七怀里,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在她怀里豪放大哭。  “哭吧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陆七什么都没有问,她只是抱着纤瘦的姚若雪,一起陪着她感受着此时的悲凉。  陪她说了会话,陆七出去打电话给公司。  “我要请假一天。”  “……”  年底了每个公司都忙,这个时候是最难请假的,陆七没办法,只得道,“工作我会在今晚赶出来,你放心吧。”  打完电话,陆七先是去交了欠下的医药费,可收费的人却告诉她,已经有人交了。  有人交了?会是谁?  姚若雪不是说,小宇的手术费还欠三万块钱吗,她昨晚昏了过去……  陆七也没深想,她现在的心思都在姚若雪身上,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要怎么办。  姚父姚母要是知道小雪肚子里的孩子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小雪又得遭殃了,所以这事儿,只要沈辰皓不过来说,她和姚若雪并不打算让姚家二老知道真相。  孩子不是沈辰皓的,他们若是知道了肯定得疯吧,说不定还会不认姚若雪这个女儿,当众大家伙的面大声嚷嚷,无论是哪一种,对姚若雪都是伤害。  陆七并没有和姚若雪说医药费的事,她那么聪明,已经想到是谁交的这笔医药费,不过,也只是猜测。  眼见快到了中午,姚若雪什么都没吃,医生说过了不能让她空腹,即便吃不下去也得塞点东西,姚家二老以为孩子是沈辰皓的,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女儿打掉孩子了吧。  “小雪,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你先躺着吧。”  “小七谢谢你。”  “我们俩之间还用这么客气么。”  陆七拿起钱包叮嘱了几句便出去了,姚若雪将手机攥在手心,屏幕上显示的是沈二少三个字,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解释么?  不不不,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她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事情总有曝光的那一天,之前姚若雪一直担心会被人知晓,现在真的显露出来,她反而释怀了,以后她再也不用藏着掖着。  同一时间,沈氏。  早上的例会沈辰皓缺席,董事长,也就是沈辰皓的大伯借此机会大发雷霆,将沈辰皓缺席的事高到了老爷子那里,秘书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只好告诉了沈夫人。  沈夫人记挂着儿子,老爷子打电话过来的问的时候,她一句话就搪塞了过去,说是和沈立轩去办事了,大概是工程太棘手,一时间没赶回来。  紧接着,沈夫人又让人安排车去儿子的私人公寓。  这孩子从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她可不能让大伯一家抓住了儿子的小辫子,必须马上找到人。  来到沈辰皓的私人别墅,沈夫人一边按门铃一边喊,“阿皓,阿皓!”  除了这里,沈夫人想不到儿子会去那儿,酒店那边她已经派人去找过,没有。  而昨天晚上,儿子还回来过,说什么不想和林允熏结婚之类的话,后来沈夫人也就没管他了,沈辰皓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也不是很清楚。  “阿皓,阿皓……”  沈夫人又叫了几声,她只得打电话叫人把门给打开。  宽敞冷清的房间里,到处都是浓烈的酒味,沈夫人一眼就看到了窝在沙发里呼呼大睡的儿子。  敢情实在这儿耍酒疯呢,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阿皓,阿皓!”  “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干嘛喝这么多酒啊。”  沈辰皓的头沉重得很,他迷迷糊糊睁开那双微肿的桃花眼,良久才从唇角溢出一句话,“别吵,头痛。”  沈夫人吩咐身后的人,“你们都出去吧。”  她去了浴室拿来毛巾给沈辰皓敷眼睛,又亲自动手把地上的酒瓶清理了下,还喷了空气新鲜剂。  宽敞的客厅里,沈夫人三下五除二的就收拾干净了。  儿子上班迟到,尽管她被老爷子训斥了一顿,但沈夫人并没有怨言,而是耐心的找儿子。  做完这些,沈夫人又去厨房,她打开冰箱的门,里面有少许的鸡蛋和面包,她将里面的食物拿出来准备做早餐。  窝在沙发里的沈辰皓听到厨房的动静,他起身,“妈,不用弄了,我一会儿让吴特助来接我,早餐会让秘书给我买。”  “没事儿,你先去刷牙洗脸,我做早餐很快的。”  沈夫人已经煎好鸡蛋出来,她看向凌乱不堪的沙发,“你呀,就该赶快娶个老婆,到时候我也懒得操心了。”  “娶了老婆说不定这个家更乱,要是她什么都不会做怎么办?”沈辰皓和她开起了玩笑。  “怎么可能,你自己挑的人,难道自己还能不知道她爱不爱收拾?”  沈辰皓目光沉了沉,他什么也没说,转身上了楼去换衣服。  沈夫人叫住他,“阿皓,今晚回来吃饭,妈亲自给你们父子下厨。”  “辛苦你了妈,晚上再说吧,说不定工作忙呢。”  “嗯,等过了这段时间,你就好好放松一下,公司也快要放假了。”  沈辰皓表情没任何变化,只是轻点了下头。  她的儿子,到底是怎么了,偶尔她来这儿给他做早餐,他嘴会像抹了蜜一样,今天却像个木头人,连话都不太愿意说。  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儿?  沈辰皓不说,沈夫人大概也能猜到,男人,除了事业和感情,还能有什么烦恼?  莫不是为了那个女人?  做好早餐,沈夫人便从儿子的私人公寓出去了,上了车,她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老蒋,上次你查到的那个女人,什么来路?”  “夫人这个电话里面说不清楚。”  “行,你在哪儿,我们见一面吧。”  沈夫人了解自己的儿子,若不是特别难过的事情绝不会缺席例会。  莫不是和那个女人吵架了,或者那个女人伤了他的心?  她儿子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和女人相处,要真是为了那个女人,沈夫人觉得,她应该去会会那个女人。  到了公司,沈辰皓先是去了董事长办公室报道。  沈氏现在的董事长其实就是一个挂名,真正幕后操控的还是沈老爷子,而沈立轩一直无心沈氏的一切,老爷子只得把家业交给大儿子暂时打理,两个孙子也大了,都有可能被选为将来沈氏的继承人。  “哟,这不是咱们的沈总经理吗,怎么,现在连开个会也得去找人请你了?”沈立明看到侄子,满是嘲讽,“老爷子今早可是动了肝火的。”  “呵。”沈辰皓桃花眼一眯,“我劝大伯还是不要动这份心思了,爷爷不是笨蛋,他知道的远远要比我们的多,有些事情不说破,那是给你面子。”  “沈辰皓,这是你对长辈的态度吗?”  “爷爷说过了,来公司上班就得六亲不认,我现在能叫你一声大伯,也算敬重你了。”  意思是说,无论谁犯错都不要因为那份亲情而从轻发落。  他也不例外,今天要不是沈夫人帮他撒了一个谎,爷爷定然不会轻饶了他。  当然了,沈辰皓也相信老爷子是知道真相的,他就是起来晚了,念在他是初犯,老爷子大概也就不计较了。  “沈辰皓!”沈立明拍桌而起,可见沈辰皓被他气得不轻。  他们俩家都在暗地较劲儿,这还是沈辰皓第一次和沈立明对立。  他被人使绊子没关系,可他母亲却为了他挨了骂,这一点沈辰皓受不了!  面对男人的怒火,沈辰皓不温不火的道,“嗯,我们以后还是叫名字比较好,免得爷爷以为我们私下里有什么呢。”  沈辰皓说完,直接拉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离开。  妈的!  沈立明烦躁的将桌上的文件摔在地上,这个沈辰皓,仗着自己出了几年国就可以目中无人了么!  呵,做梦!他还有王牌在手里呢,相信到时候老爷子也不会轻饶了他。  沈辰皓回到办公室,将姚若雪的那份辞职书拿了出来,然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把批好的辞职书交给吴特助,“给她吧。”  “告诉她,马上就走,年会不用参加了,我会找人安排好。”  “还有工资,一起给她结算掉。”  沈辰皓一连说了好几句,可见心里还是放不下她的。  吴特助点头,“好的二少。”  走了也好,免得沈二少心烦,不见,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题外话------  二更完毕,亲们看文愉快!最近清清的稿子都是提前上传,下个月或许有爆更的惊喜,只是或许,具体的清清也不造,所以现在清清天天都在存稿,一天两万字左右的写,亲爱的们,有票票就投给勤劳的清清吧…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