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09 小东西,敢出来找男人!(一更)

209 小东西,敢出来找男人!(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86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3
    夜色迷离,唇色酒吧此时热闹非凡。  叶子晴坐在吧台前,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衫,下身是紧身牛仔裤,垂直的头发让她整个人看着起来清纯中透着一股子成熟的韵味,特别是一个挑眉,迷倒舞池里一群男人。  不就是一个男人么,以为老娘真的嫁不出去是不是?  她一定要在慕昀峰结婚之前把自己嫁出去,不能输给任何人。  明天开始,她就去相亲。  叶子晴朝调酒师勾了勾手指,她面色红润,红唇娇艳,活生生一个勾人的妖精,看得调酒师直流口水。  “小姐,您还有什么需要么?”  “你们这里有牛郎么?”  调酒师,“……”  他做牛郎行不行。  这么美的女人,竟然要出来找牛郎,真是暴遣天物。  “问你话呢,傻看着我做什么?”  叶子晴或许自己没发现,她的这身装扮有多迷人,平时的她,穿的都是宽松的衣服,头发也是随意的短发,在剧组,她饰演的角色是女扮男装,进宫后虽然穿回了女装,可因为不想博得盛宠,她穿的并不出众。  她红唇里叼了一根烟,打火机啪嗒一响,猩红的火焰在她指尖忽明忽灭,越发显得性感而妩媚。  “我就是牛郎,你要么?”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性感的男音。  叶子晴眯着眼转过头,她吸了口烟,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眉眼锋利,戴着墨镜,身材修长高挑……  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叶子晴甩甩头,还没想起来是谁,人已经落到男人怀里。  “小东西,敢出来找男人,信不信我明天告诉你的经纪人?”男人提着她往另一边的角落走去,将她整个人都裹在怀里。  呜嗷,这口气,是江寒。  叶子晴挣开男人的怀抱,她眯眼望着他,“你来干嘛,我就找男人怎么了。”  她找男人就是让陪喝酒,然后给上床的钱,怎么了?  难道这个价钱还不够找个男人的。  人生在世,干嘛要活得那么憋屈,她为了一个男人已经够窝囊了,今天非要好好的找个男人发泄。  “你不是说要找男人?怎么,我还不够男人么?”  叶子晴艰难的吞了口口水,“……”  “怎么,现在又不敢了,想当鸵鸟?”  “你,我请不起。”  “不要钱,送给你怎么样,今晚随你处置。”江寒那求之不得的表情让叶子晴嗤笑出声,郁闷的心情得到缓解,两人要了一个小包间和酒水,就这样喝上了。  江寒这才敢摘下墨镜,两人各自开了一瓶酒开始畅饮。  一瓶酒一口气喝下,江寒怕小丫头吃不消,当她想要去开第二瓶的时候,男人抬手制止,“跟我说说,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喝酒。”  “不老实是吧。”  “你不是说今晚随我处置么,还想要我老实?”叶子晴噘嘴,“现在还连酒都不让我喝。”  江寒贼贼的笑了一声,他收回手,而后将身上的外衣脱下,又开始解衬衣,露出完美而线条性感的锁骨,往下,叶子晴咂咂嘴,羞涩的捂上了眼睛。  其实她很怂的,嘴里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  除了慕昀峰,她还没有认真的看过哪个男人的身体。  他这是要秀身材么?  叶子晴扳开手指,“你别耍流氓啊,还想不想让我点你了。”  “呵。”  小丫头,还真把他当做了牛郎?行,他就勉为其难的装一次吧,反正这一生,他演的角色挺多的,不在乎演一次牛郎。  江寒将敞开的衬衣扣子扣上,刚才他也就想吓吓她,看看这丫头到底大胆到什么程度。  我去,她也就这点胆子,连男人的身体都不敢看,还要牛郎,也就她这个奇葩。  同一时间,程卿和慕昀峰从酒店出来直接回了慕家。  慕昀峰今晚高兴喝了不少酒,在车上靠着程卿睡了一路。  慕夫人看到程卿扶着慕昀峰下车,她丢了手里的东西迎上去,“哟,这是怎么了。”  “阿峰今天和朋友聚餐喝多了。”  “他胃不好,你怎么也不劝着点儿。”慕夫人帮忙扶着儿子,“一个妻子的责任,程卿,你不知道怎么做吗?”  扶着慕昀峰的程卿无措的咬唇,“我,我……”  她自己也有点晕好么,怎么就没有人来关心她,这个慕夫人,一天不找她的麻烦心里就不畅快。  如果今天换成是叶子晴,想必这个慕夫人又是另外一番态度吧。  慕昀峰还没有完全醉过去,听到自家太后训斥程卿,他不舒服的哼了两声,开口,“妈,你说她干什么,阿卿今晚也喝了不少酒,还帮我挡了,你说,我一个男人能让自己的女人挡酒么,这不是窝囊?”  “好了好了,你快去煮醒酒汤吧,别在这儿碍着了。”慕董事长出来打破了三人之间诡异的气氛。  再怎么样,程卿也是儿子请来的客人,慕夫人再不喜欢也得给慕昀峰一点儿面子,慕董事长是怕妻子太心急,到时候闹得太难看,激怒了儿子,伤心的是他们一家人呐。  “好吧,好吧,我去吩咐人煮醒酒汤。”  “程小姐,进来吧。”慕董事长倒是显得很客气。  “嗯。”  两人一同进去,程卿直接把慕昀峰扶到了二楼的卧房。  慕昀峰仰在大床上,他眯着眼,将女人搂了过来,两人一起躺着,他呼出的气息带着浓浓的酒味,和她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男人翻身过来,他单手撑着脸,深情款款的目光盯着身下的女人,程卿很上道的闭上眼,等着温柔的吻降临。  然而——  啪。  房门被推开,慕夫人端着两碗醒酒汤进来,慕昀峰反映极快,猛的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哎呦喂,妈,你可吓死我了。”  看到儿子坐起来,慕夫人把两碗醒酒汤放在床头柜上,没好气的说了句,“你没喝醉啊。”  “我这不是刚刚缓过神来么。”  程卿也后知后觉的从床上起来,她忘了关门,没想到慕夫人就这么冲进来了,着实尴尬,她只顾低着头,什么也不说,默默听着母子二人的对话,宛如一个乖巧的女孩。  事实上是她不敢说话,因为只要有慕夫人的地方,她就没有发言权,说了只会给自己添堵。  这样的婆婆,程卿无法想象,以后结婚了该怎么和强势的慕夫人相处。  慕夫人朝垂头的程卿看了眼,冷冷道,“你的房间我让佣人收拾好了,在三楼客房。”  “妈,为什么要在三楼啊,二楼不是有好几间客房么?”  “你们快结婚了,原本她住在咱们家就是不合理的,如果这几天你们都忍不了,就不要办婚礼了。”  慕昀峰夸张的应道,“好好好,我听您的还不行吗?”  为了和程卿顺利的举行婚礼,他就忍耐些日子吧。  “那我……”程卿欲言又止。  “我来照顾他,你今天也累了,去睡吧,外面的佣人会告诉你房间在哪儿。”  “你好好休息,我也去睡了,晚安。”  “嗯,安。”  程卿走出去后,慕昀峰当即变了脸,“妈,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您要是再这样,我可就和她搬出去住了。”  他娶程卿回来可不是让她来受委屈的,时间长了,她性格即使再好也受不了慕夫人的态度。  慕夫人不屑的哼了声,“别拿这个吓唬我,慕昀峰我可告诉你,我只有你一个儿子没错,可我的性子你也清楚,和不喜欢的人住在一起,我是不愿意委屈的。”  “妈,您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你把她当自己的儿媳妇,自然就喜欢了,您这是偏见。”  慕夫人咂咂嘴,“这话我也不想说了,你呀,年后结婚了就和她都滚吧,省的在这儿碍眼。”  “谁稀罕住在这儿,我们今天下午已经买房了。”  “哟,还挺迅速的啊,有本事你们现在就给我滚。”  慕夫人只要看到他俩在一起就觉得堵心,那个什么程卿,四年前抛弃了慕昀峰,这是她心里的刺,她原本就对这个女人没有丁点好感,没想到她来了那么一出,把他儿子折磨得每日茶不思饭不想。  她那个悔啊,当初怎么不就不让叶子晴直接嫁给儿子呢。  慕昀峰闻言嘴角抽了抽,“行了行了,妈,我头痛的很,您让我安静会行吗?”  “你也给我安静点儿,别偷偷摸摸的,忍耐几天,婚礼也没多少日子了。”慕夫人警告,转而离开了儿子的房间。  她就是故意来捣乱的,眼看他们差点吻上,她推开了门打扰。  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但能阻止一天是一天,感情这事谁说得好呢,说不定他们明天就分手了呢。  从楼上下来,坐在沙发里品茶的慕董事长看到忙忙碌碌的妻子忍不住开口,“我说你呀,就消停一点,这都决定了的事情,还折腾个什么劲儿啊。”  “哎,我也不想折腾,那个程卿,我看到就心烦,你说这要是以后在一起生活,日子可怎么过。”  “儿子喜欢就够了,你又不和她过日子,以后他们结婚肯定是要搬出去住的。”  “那总不可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见面吧。”  慕董事长说不过她,他看了眼时间起身,“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去睡吧。”  慕夫人晃了眼四周,低声在丈夫耳旁道,“老慕,你说大半夜的,他们年轻人会不会把持不住在一起?”  “那倒不至于,程卿那孩子还是挺有分寸的,除非她是不想嫁到咱们家。”  “说的也是,除非她是真的不要脸,挨不住寂寞。”  其实吧,真的睡到一起也没关系,关键是慕夫人不喜欢这个儿媳妇,自然会处处挑她的刺。  ‘阿卿,我一会洗澡了去找你。’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程卿看到这条信息,赶紧回到,‘你千万别来,我们忍耐几天吧,四年都过来了,还在乎一时半会吗?’  ‘我就抱着你睡,什么也不做。’  ‘那也不行,你妈可是看着咱们呢。’  慕昀峰想想也是,他就姑且安分几天,慕夫人的性格他最清楚,到时候他们睡在一起被抓住了,遭殃的可是程卿。  又美人不能抱,天知道他现在有多难受!憋了快三十年的火,真的要等到新婚之夜么?  城市的另一边,唇色的一个小包间内,茶几上一排排酒水全数倒地,沙发里叶子晴和江寒头对着头躺着,两人喝得有点高,意识却还算清醒。  叶子晴翻过身,她两手撑着脸,一双黑眸在炫目的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江大哥,你结婚了吗?”  “我没结婚,没有女朋友,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叶子晴刚才确实脑抽了下,有这样的心思,但被江寒这么一说,一个激灵缓过神来了。  “算吧了,跟着你,我估计嘚瑟不了几回就被你的粉丝给干掉了。”  “哪有那么恐怖,如果我们感情好,他们会祝福的。”江寒坐起身来,表情认真。  叶子晴伸了个懒腰,“你自己喝吧,我出去浪一浪。”  “我也出去浪。”  叶子晴阻止他,“别,你这个刷屏王就别跟着我了,我可不想找死。”  “放心,我可是带着法器出来的。”  江寒像是变魔法似的从包里掏出秘密武器,那是他出门用的必杀器,除了墨镜还有帽子,帽檐压得很低,脸上还抹了一点化妆粉,皮肤黝黑,这样看,如果不看他的身材,那模样就和一个普通没两样。  叶子晴耸耸肩,认了。  反正漫漫长夜她也睡不着,倒不如和他一起去浪一浪。  “我们去打游戏怎么样?”  “通宵?”江寒搂着她。  “当然,我已经很久没打过通宵了,终于有人陪我过把瘾了。”  “你说了让我今晚做牛郎的,我陪你打游戏了,你把小费给我准备好。”  叶子晴嘴角一抽,堂堂的影帝大爷竟然找她要小费?!  她一拍脑门儿,刚才就该把这段话录制下来,让他的粉丝听听,这家伙是多么的没节操。  “我们去哪儿打通宵?”这是个问题。  “我家。”江寒说的理所当然。  “你家!”叶子晴震惊了,想要退缩。  江寒早看出她的小心思,直接将人提着塞进车里。  小丫头,答应的事情想耍赖啊!  叶子晴本就喝多了酒,哪里是江寒的对手,三下五除二,人家就把她给搞定了。  男人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坐在副驾驶的叶子晴不雅的打了一个酒嗝,“你酒后驾驶!”  “怕死么?”他问,汽车很快驶入快车道。  “不怕!”叶子晴说着开了窗。  寒冷的风灌入身体,她垂直的长发被风吹开,偶尔会扫到男人的脸,痒痒的,令他的心泛起一丝涟漪。  男人侧头朝她看了眼,女孩儿歪着头,大眼睛微微磕着,像是有些累了,却又死命的想清醒,小嘴嘟着,模样可爱的紧。  不多时,汽车在一个高档小区前停下,叶子晴迷迷糊糊睁眼,跟着男人下了车。  一路上电梯都很顺利,叶子晴跟在他后面,最怕遇到眼尖的粉丝,一旦人出他们来,可就没办法浪了。  江寒的公寓是公司的,他不常在京都,所以这里也只是个暂时居住的地方。  房子不说有多大,收拾得很整洁,特别是厨房和餐厅那边,叶子晴觉得很有个性。  唔,一个大男人还有这样的情趣?  江寒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出来,“喝吧。”  “你想毒死我?”叶子晴没好气的怂过去。  她今天晚饭时就喝了不少酒,晚上在唇色要不是中途在洗手间吐了几次,早就喝趴下了,现在还喝,可不就是要她的命么?  “毒死你也有伴,我这么帅就算一起死了,也是你赚了。”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死,你的粉丝肯定会好好的安葬你,说不定遇到神经病会追着你陪葬呢。”  江寒,“……”  陪葬是什么鬼。  叶子晴可怜兮兮的道,“我就惨了,肯定被人扔到荒郊野外,这差别,我们也不能一起见阎王了。”  “我保证,他们若是敢动我的尸体,我就起来吓死他们。”  叶子晴嘴角一抽,再联想到那个画面,嘴里的酒终于喷了出来。  这货也是个逗比嘛。  二人不知道的是,他们从唇色出来后就被人给跟踪了,一路到公寓,照片拍了一大堆,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喝多了,竟然都没有发现狗仔。  ------题外话------  谢谢小仙女们的名字,很有用哦,有的可以继续哈…名字奖励发放到评论区,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