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17 美得你,儿子到时候要疯!(一更)

217 美得你,儿子到时候要疯!(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59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4
    于妈妈也把权玉蓉当女儿一样的疼,什么事,权玉蓉也习惯和她一起商量。  就调查陆七这件事,除了于妈妈,权家其他人都不知道。  “对了,我是来告诉小姐你,今晚有人看到顾少爷去了陆家,顾少爷待到很晚才走呢。”  权玉蓉将这些照片收在抽屉里,“待那么晚才走啊,说不定是和陆总谈事情呢。”  “唉,小姐你真是太天真了,两个男人哪有那么多的生意谈啊,顾总多半是为了陆七而去的。”  权玉蓉看向心急的于妈妈,“为了她去的又怎样,我们没有证据啊。”  “证据这个东西嘛,时间长了就会有的。”  于妈妈一句话说的别有深意。  “可于妈妈,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很快,阿珩哥哥就会把那个女人带到权家来,我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权玉蓉说的可怜,“于妈妈,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就别待在我身边了吧。”  那样的话,她在权家什么都不是,肯定人人都会欺负她,跟着一个受人欺负的主子,于妈妈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小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跟了您几十年了,你就是我的亲人,无论今后是什么样子,我都会跟你一起面对。”  权玉蓉要的就是于妈妈这句话,要不然,她怎么敢相信她对自己是否忠诚?  “谢谢你于妈妈。”  “傻丫头还说这些干嘛。”于妈妈的语气像是在训斥自己的孩子,“现在我最担心的是你,你对权大少用情那么深,如今他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结婚,你受不了,我当然能懂。”  “于妈妈,你说,如果阿珩哥哥不娶我的话,我是不是会被赶出去?”  “那倒不至于,老爷子那么心疼你,他怎么舍得,顶多是给你找个其他的男人嫁了。”  是啊,顶多是这个结局。  可是权玉蓉不要这样的结局,她从小到大就生活在这所宅院,好几年前老爷子也告诉她,以后,这所宅院都鬼她管,要不然,她哪里能亲自照料一个老头子。  “于妈妈,我不要嫁给别人,我只要阿珩哥哥。”权玉蓉只要说到这件事就十分的激动,“爸爸跟我说过,他会补偿我的,于妈妈我不要其他的补偿,哪怕没有婚姻我也认了,只要能跟在阿珩哥哥就好。”  “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我想老爷子不会这么委屈你的,既然老爷子对权家上下都承诺过,他肯定会有安排。”  至于这个安排,于妈妈和权玉蓉心里都很明白,一旦权奕珩在外面结婚的事被捅到老爷子那儿,老爷子肯定会制止,让权奕珩和那个陆七离婚。  然而,他们都明白权奕珩的性子,并不是老爷子说的话他就会听的,要不然事情也不会这么棘手。  “那于妈妈,你说要怎么办,我是一定要嫁给阿珩哥哥的。”  她将自己的心意表明,也坚定了自己的态度。  “我知道,但这事也不能太心急了,权大少精明的很,如果我们做的太露骨,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们做什么了吗,我们可什么也没做。”权玉蓉把照片藏好,她的眼神根本不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我只是出于妹妹的关心,帮忙调查了一下嫂子的生活,这也不行吗?”  “即使闹到老爷子那里,相信爷爷也不会说我。”  这是当然的,老爷子疼她还来不及,又怎么舍得说她半句。  于妈妈瞧着她的样子不由在心里感叹,这女人,心机深重,就连她都被骗了!  要不是她刚才对权玉蓉表明自己的衷心,说不定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这样也好,她可不希望权玉蓉的性子她软弱,将来在权家被人欺负。  之前于妈妈还担心呢,这丫头即使嫁给了权奕珩也难以胜任当家主母,没想到却是深藏不漏。  *  叶子晴从陆家出来后并没有如约的去江寒的公寓,为了不影响明天的拍戏,她找了一家酒店睡觉。  江寒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叶子晴觉得烦,干脆关了机。  她这个样子是打死也不会见那货的。  江寒在公寓里等待了大半夜也没等到叶子晴,男人站在落地窗前,他手里拿着易拉罐啤酒,和众多宅男一样,有着打游戏的爱好,特别是不拍戏的时候,他也通常会玩通宵。  没有女朋友,大概很多单身男人都是这样过的吧。  直到遇到了叶子晴,江寒不知道,他们竟然还有着共同的爱好。  这算不算是一种缘分。  同一时间,唇色。  慕昀峰今天有个重要客户过来,他们公司虽然放了假,可国外并没有过春节的习惯,该接待的重要客户还是得亲自接待。  他喜欢来唇色,因为都是熟人,里面的妹子也正点。  A国的人好这口,都喜欢异乡的妹子,慕昀峰几乎把整个唇色的妹子叫了大半来包房,陪着重要客户。  几箱酒水喝完,慕昀峰也醉的差不多了。  来之前他便吩咐了人,会给客户多找两个正点的女人陪着,所以,客户喝醉后慕昀峰的助理直接把人送去了酒店,还外加四个女人伺候着。  慕昀峰经常醉倒在唇色酒吧,以前都是双儿负责照顾他,今天双儿比较忙,也就没来他的包房,所以,他喝醉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程卿的耳朵里。  程卿得到消息,有了上次的教训,很快和朱玲玲赶了过来,还外带了两个男人在唇色门口,以防万一。  “阿峰,阿峰。”  “阿峰,你怎么又喝成这样。”  程卿拍着慕昀峰的脸,男人躺在沙发内,包房内的小姐见程卿过来,乖巧的站成了一排,和上次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们怎么回事,又让他喝这么多酒?!”程卿冷声质问那群穿着暴露的女人。  是不是她不在的这四年,慕昀峰都喜欢来这种场合,找一群女人来疯?  程卿不知道,四年也已经过去,但是以后,她和慕昀峰结婚了,是不允许这群女人横行霸道的。  “是慕少自己,陪客户。”其中一个女人低低解释。  程卿一听却更怒了,“陪客户你们就不知道帮他喝吗,要不然,他请你们来做什么,以为是来做少奶奶的么?”  今天的慕昀峰确实和她们提到过,年后会和一个叫程卿的女人结婚,唇色的女人们万万没想到,这女人还真是慕少的女朋友。  看到她,她们也不敢再嚣张放肆,个个站成一排,低下头,仿佛做错事的小孩子,遭受大人的训斥。  只是这女人说话也太难听了,她们不是慕家的少奶奶又怎样,难道就该甘愿做牛做马么?  慕少明明说了,她们自愿喝多少就喝多少,喝不了可以不喝,这个女人跑来大吼大叫算什么事?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帮忙扶着慕少出去。”  几个女人又涌上前,准备将沙发里的慕昀峰扶起来,看到她们的手指碰到慕昀峰,程卿突然觉得恶心。  她不愿这些女人在碰慕昀峰,又吼道,“都滚一边去!”  而后,程卿又给站在唇色外的两个男人打电话,让他们进来帮一下忙,这才将沉睡的慕昀峰扶到车内。  汽车很快驶入车道,朱玲玲开着车,程卿坐在副驾驶上,偶尔会转过头来看一眼熟睡的慕昀峰。  终而,世界安静下来,原本熟睡的男人背着程卿猛的睁开眼,清楚的听到程卿在包房说的那些话,不说有多刺耳,总体听来还是不太舒服的。  女人啊,不就是这样吗,他遇上的女人都是这种,程卿也不例外。  将慕昀峰送到家,程卿没在慕家多留就走了。  经历了上次的事情,她不想在结婚前和慕夫人发生冲突,也算一个聪明人。  程卿原本想着慕昀峰喝醉酒,他们可以有第一个晚上,可碍于快要结婚了,慕夫人也时常盯着他们,程卿可不愿这个时候出乱子。  很快,他们就是实实在在的夫妻了。  慕昀峰被慕家的佣人扶到沙发上,慕夫人端来一杯冷水,用手指弹在男人脸上,慕昀峰被一阵凉意刺得十分清醒,立马从沙发上竖起来,“妈,您干嘛啊。”  慕夫人冷哼声,她双手环胸,“我一看你就是装的,你的酒量,什么时候醉过?”  慕昀峰用手撑着额头,他的酒量确实很少喝醉,可也不是没有醉过好么,也不知道慕夫人是从哪里看出来他是装醉的。  “快,跟妈说说,你为什么要装醉,还是在程卿面前,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还是闹别扭了。”  慕夫人问这话的时候一脸期待,那样子,就盼着他们分手呢。  哪有这样的妈,慕昀峰真是醉了。  男人嘴角一抽,“妈,您就指望我们吵架闹别扭呢吧。”  慕夫人否认,“情侣之间吵架不是很正常么,我,我那是关心你们。”  “关心,妈,您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懂,你巴不得咱们分手,然后让叶子晴做你儿媳妇。”  慕夫人干脆的承认,“你知道就好,反正我心里的儿媳妇只有叶子一人,你也休想让我喜欢程卿。”  “妈!”  慕昀峰听得头都大了,这么久,他就想夹心饼干一样的夹在程卿和慕夫人中间,这日子是一点儿也不好过。  现在还没结婚呢,他俩的婆媳关系就这么恶劣,这要是结婚了呢,家里还不得翻天。  “别妈,妈呀的叫,你疼的还是你媳妇儿,以后有什么事,还是交给她吧,你长大了,也用不着我和你爸了。”  慕昀峰干脆从沙发里起身,看样子这里是容不下他了。  “妈,我头痛,先去休息了。”  哎,慕夫人瞧着儿子的背影叹气。  眼看离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她这心啊,也一天一天的跟着紧绷了起来。  慕夫人烦躁的在客厅来回徘徊,像是丢了魂一样。  慕董事长看完电视新闻,狐疑的看向妻子,“你这是做什么,不是让你别管儿子的事吗?”  “老慕,你说,我们阿峰和程卿到底到哪一步了?”  “什么到哪一步了?”  “你个呆瓜,我是说,他们有没有到那一步。”慕夫人用手比划一个亲嘴的动作。  慕董事长还是看不明白,“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个老东西,每天就知道报纸,公司,儿子的事情什么时候关心过,我问的是,阿峰和程卿有没有滚床单。”  慕董事长嘴角抽得厉害,“你就会光想这些,滚了床单怎样,没滚过又怎样。”  “滚了我就认了,如果没滚过……”慕夫人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没滚过怎样?”  慕夫人越说越来劲儿,“没滚过我当然让他和叶子滚,到那时候,就名正言顺了,说不定这一夜,叶子肚子里就有了我们的宝贝孙子……”  慕董事长打断,“美得你,到时候你是美了,儿子可就要疯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动这种歪脑筋。”  “什么歪脑筋啊,我这是为了阿峰好。”  “阿峰不需要这样的好,他是成年人,自己有判断力。”  慕董事长对程卿这个准儿媳说不上满意,但也没有特别的讨厌,这辈子他对女人没什么研究,除了慕夫人就没接触过别的,所以,他的意思是,只要儿子喜欢就好。  当初他也是喜欢慕夫人才会娶她的,要不然这辈子哪里能这么幸福。  “你们父子都是一个德行,好吧,以后可别求着我办事。”慕夫人冷哼了声,转身上了楼。  如果慕董事长知道后来发生的事,他死也不会阻止妻子,说不定儿子和叶子晴现在有了孩子,名正言顺了,后面也不会遭受那么多的苦。  有时候啊,父母的见解不一定就是错的,他们走得桥比小辈们走的路都多,自己的孩子适合什么样的女人,长辈们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第二天一早,陆七从陆家出来准备去看权妈妈。  到超市买了点东西,刚进小区陆七便看到了一辆尊贵的迈巴赫,看到她,车后座的男人降下车窗,“陆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权先生。”陆七礼貌的尊称。  什么叫我们又见面了,这么高调的将车停在小区,应该是刻意在等她吧。  奇怪,他怎么知道她今天会来这儿?  “陆小姐看上去不是一个难以适应的人,怎么,是我上次的话说的还不够清楚?”权昊然说的是陆七的称呼,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难道还不习惯叫他一声‘爸’吗?  陆七还是那句话,“权先生有话请直说。”  权昊然时间宝贵,一大早的他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称呼上,“我想找你聊聊。”  “好。”  陆七已经知道了权妈妈和权家的那层关系,这些年,权妈妈独自住在这里,她想,权妈妈一定是不希望权家任何任何一个人打扰自己生活的。  那么,她就先把事情解决了吧,免得权昊然三天两头的来找她。  陆七拧着东西上了权昊然的车,男人冷声吩咐前面的司机,“开车。”  “不知道权先生有什么吩咐。”  “陆小姐这么说就见外了,你既然是阿珩的媳妇,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权昊然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笑意,让陆七捉摸不透,“不要说什么吩咐不吩咐的,我就是想找你聊聊。”  这是和她打哑谜么?  陆七沉默着没说话,等待权昊然的下一句。  上次的话他们没有说完,她知道自己无法逃脱这一劫。  车开出去一段路,在一家高档餐厅停下,看样子,权昊然和她聊得事情一时半会不会结束。  陆七跟着下了车,这个时候来喝早茶的人很多,权昊然还没进去,从里面跑出两个穿着服务员的人,恭敬的道,“权先生,您来了,里面有包房,我带您从侧门进去吧。”  为了避免让人认出权昊然,餐厅特意给权昊然开了绿色通道,他每次来,都是从无人的侧门走。  看看吧,这就是所谓的有钱人。  “好。”权昊然点头,转而对陆七道,“这里的早餐很不错,我们一起去吃点。”  “谢谢。”陆七客套的说了句,在她没有弄清楚权昊然的意思之前,她觉得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陆七跟在权昊然身后,近距离的注视这男人的背影,高大挺拔,和权奕珩的身形有些相似,特别是身上的那股子气势,特别的像。  若是隔着一段距离光看身影,陆七很容易把他当成权奕珩。  到了包房,服务员已经自作主张的上好了早点,不用权昊然去纠结早上吃什么。  每次他来,根据权昊然的习惯,一定会把店里最新鲜最火热的东西都端过来给他偿。  权昊然用纸巾擦了一下手,他看了眼丰富的早餐,满意的笑了笑,而后用筷子给陆七夹了一块精致的糕点到盘子里,“来,尝尝这个糕点,听说这个糕点是他们餐厅从国外请来的厨师,每天限量开放,只有十份。”  “谢谢。”陆七垂头尝了一口,入口即化,松软香甜,口感确实很不错。  到京都这么多年,陆七从来没有来过这家餐厅,听说这家餐厅是会员制,来的人都是牛逼哄哄的人物。  有钱有势的人就是好啊,有些东西用钱买不到,而权家可以用权势买到别人得不到的东西,陆七突然觉得,她和权奕珩的身份差得不是一点点。  想想陆自成,那德行,若是知道她的丈夫是权家的长孙,肯定会很狗腿的巴结上来吧。  光是那画面就让陆七不忍直视,所以,她并不打算在陆自成面前曝光权奕珩的身份。  姑且就这么着吧,反正过不了多久,陆七就会彻底的摆脱陆家,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味道怎么样?”权昊然问她。  陆七笑着应道,“很不错。”  “喜欢的话我等下让人给你带点回去。”  “不,不用了。”  “这里的糕点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吃到的,放个三四天没问题。”权昊然说着已经叫了服务员,吩咐她一会儿挑几样特别的糕点,让陆七打包带回去。  陆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有点不好意思。  这个权昊然,性格和权奕珩一样呢,都不问问她的意思么?  她已经毫无理由的接受了他的恩惠,那么就该好无理由的听他接下来所说的话。  “陆小姐,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果然,和她猜的一样,这个男人还有很重要的事找她。  “权先生不用客气,请直接说。”  陆七不喜欢这么拐弯抹角的说话,尽管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可该来的总会来,她逃不掉。  倒不如让权昊然说出来,她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题外话------  呜嗷,慕夫人想要叶子做儿媳妇想疯了…。咳咳…乃们说素不素,要不他她神助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