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21 老婆,我今晚随你处置(一更)

221 老婆,我今晚随你处置(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71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4
    冷冷的大街,因为时间太晚,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  “阿珩,你别冲动,她只是在做梦而已,我需要知道她到底是在做梦,还是想起了以前的事。”  这才是每次冷沐川都会跟来的原因,他答应了权奕珩让陆七彻底忘掉以前的一切,就必须努力的去办,无论结果怎样。  只要提到以前的事权奕珩就没把握了,他两手无力的垂下,俊颜满是疲惫。  没事的,这只是治疗而已,他不需要这么紧张。  “阿珩,我觉得是你太紧张了,她没有什么问题,有我在你还不放心吗?”  权奕珩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掏出一包烟,递给冷沐川一根,男人问他,“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还没有,有点棘手,这次那些人动了真格。”权奕珩答,皱着眉。  “阿珩,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你又何必执着于此,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待在你身边吗?”  “可她不完整,你看看,她现在躺在那里,我心里什么滋味你不会懂。”说着,权奕珩便又激动了。  冷沐川点头,安抚他,“好好好,我能理解,你别激动,放心,我一定尽我最大的能力好么?”  “谢谢你沐川。”  权奕珩这辈子鲜少欠别人的人情,可他却觉得自己欠了冷沐川很多,作为一个医生,做这种事情其实是犯法的,因为对象是他,冷沐川才义不容辞的答应了。  这份情,他铭记于心,也一定会奉还!  两个小时后,陆七迷迷糊糊的从针灸馆的床上醒来,她和医生道了谢,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她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可醒来,梦却完全不记得了。  “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离开前,陆七问针灸馆的医生。  “陆小姐,你就是太疲惫了,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或者快过年了,觉得累?”  陆七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也不愿意去深究,“可能吧,我最近睡眠真是不太好。”  医生从抽屉里递给她一个小药瓶,“这个有安眠的作用,你放在卧室,或许能好一点。”  “谢谢你医生。”  “不客气。”医生送她出去,“陆小姐,这两天都过来吧,针灸要连着做才有效果。”  “好,我一定来。”  前几天是因为太忙忘了,一旦身体出现问题她才会引起重视。  陆七走到路边,正准备去附近的停车场开车,身后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老婆。”  这一声仿佛是在做梦,陆七拿着车钥匙的手紧了紧,她刚刚做了针灸,就怕是自己神志不清。  “老婆,老婆!”男人反反复复喊她。  陆七驻足,她缓缓转过身,在看到男人的那一刻喉间像是哽了一团东西,心颤得厉害。  “权奕珩,你,你不是在B市吗?”陆七看到他,突然觉得自己舌头都打结了。  “那是因为你在做梦!”  陆七嗤笑出声,男人张开手,她很快跑过去扑进他怀里。  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还有他身上的气息,都是她所怀念的。  男人垂头在她额前轻轻吻了下,大手捧着她的脸,两人额头相抵,能清楚的看到对方放大的容颜,二人拥抱着站在清冷的大街上,相互暖和着彼此。  “咳咳,那个啥,我的狗眼快闪瞎了,你们能不能避避嫌?给我们这些单身狗一条活路好么?”  陆七脸红的躲到权奕珩身后,男人笑着对突然出现的冷沐川道,“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唔,不用了,漫漫长夜,我当然是另有安排。”  冷沐川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潇洒的转身,朝权奕珩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  权奕珩将身后别扭的女人给捞出来,他紧紧搂着她,“走吧老婆,我们回家。”  “我的车……”  “明天我会叫人来开的。”  两人一起上了车,男人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握着陆七的手不肯松。  陆七不敢冒这样的险,想要将手从男人掌心抽回,权奕珩意识到她的动作,反而将她的手拽的越发的紧了,陆七娇嗔道,“你小心开车。”  权奕珩熟练的打了一个方向,黑色的迈巴赫朝他们的新婚公寓驶去,他嘴角溢出一起邪肆的笑意,“都说了你老公我是老司机,还用担心技术?”  老司机?  陆七小脸一红,“我,我那是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危。”  “是担心性命安危,还是担心老公我的技术?”  “什么技术?”陆七也想逗逗他,不免大胆起来。  男人挑了下眉,将她的手触到自己胸前,那里是心脏的位置,因为身边有她而毫无节奏的狂跳着,“你说什么技术呢,这么久不见,老婆,你就没想过老公我的技术么?”  “之前,你不是都挺享受的?”  越说越不像话了啊。  陆七,“……”  这男人,每次都没个正经。  “老婆,我每次见到你心跳都好快……”  陆七生怕这个男人说出更离谱的话来,言归正传,“权奕珩,你爸今天来找过我。”  男人脸色稍冷,他视线盯着前方,漫不经心的问,“嗯,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不在,权家人就已经按耐不住了么。  权奕珩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等着陆七的下一句。  “也没说什么。”陆七将手从男人掌心抽回,没一秒又被权奕珩重新握在掌心,“怎么了老婆,有什么话跟我说说,我知道你受了委屈,都是我不好,工作太忙都没有给你安全感。”  还没等她说是怎么回事,权奕珩便先自我检讨,这样的话,即便陆七真的因为权昊然的一番话而生气,此时听了权奕珩的话,心里的怒气也消了。  他是堂堂的权大少,陆七想不明白,这个养尊处优的男人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  自从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陆七就觉得自己像是在做一场梦,那么不真实。  “老婆,这样吧,今晚我任你处置,好不好?”权奕珩态度诚恳,那样子就怕陆七生气,“只要你不生气就好了。”  他越是这样说,陆七就越难过。  如果权奕珩对她不好还好,她可以选择离婚,从今以后和权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关键是,这个男人恨不得将心都掏给她,陆七又怎么忍心说出那番话。  “老婆,你说吧,我都听着呢。”见她默默低下了头,权奕珩手掌落在女人头顶,那语气仿佛在哄一个小孩儿。  “权奕珩,其实你不需要对我这么好,我……”陆七难受得紧,“很多事情我都可以自己做……”  男人不让她把话说完,打断,“可我是你老公,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无论是谁欺负了你,包括我的家人,我也不答应。”  陆七望着他真诚的脸,恍然间,她被感动的不是一点点。  或许他们的婚姻不是那么完美,因为她期待的不是豪门的生活,在知道权奕珩的真实身份后也有过犹豫,可现在,她还有别的选择么?就像姚若雪说的,这个世界又有几个权奕珩这么爱着她,宠着她呢。  “老婆,是不是我们家的人欺负你了?”  “何止是欺负,权奕珩,你知道你爸说什么吗?”  经过权奕珩的一番激励,陆七也不想再隐瞒。  男人一脸无辜,“他说了什么?”  看到权奕珩的那张脸,陆七突然没了想说的欲望。  在权奕珩面前说他爸爸的坏话会不会不太好?权昊然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到时候说她恶人先告状怎么办。  “我从小和家里的关系不太好,他们什么样的人我都清楚,对你做了什么,老婆,我心里也有底。”  一句话让陆七有了勇气,但对权奕珩却添了一份心疼。  他从小和权家人的关系不太好么,也是,妈妈很早就不在了,权昊然这些年不可能是单身,他的身世复杂,小时候也没少吃苦吧。  陆七朝开车的男人看了眼,良久才扯了扯唇道,“你爸爸说,你还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这样的话,权奕珩,我成全你,你和你的青梅竹马结婚吧。”  这话聪明的人一听就知道是气话,女人呵,都是这样。  权奕珩不仅不生气,瞧着身旁小女人赌气的样子甚至有那么一丝欣喜,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证明,她越发的在乎他?  “你别听他们胡说,我们家确实养了一个女孩,比我小几岁,从小我们是在一起玩耍,不过小七,和我从小到大一起玩儿的人很多,要这么说的话,我的青梅岂不是很多?”  陆七,“……”  这男人,说起道理来还真是毫不含糊,三言两句就把这件事给掩盖过去了。  可陆七不信,权昊然那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真的只是从小在一起玩耍么?  即便是这样,她也嫉妒。  为什么她小时候没有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如果一开始遇到权奕珩,她的人生可能就没有那么多的波折。  不过,陆七觉得,和颜子默有过一段也不算太坏,至少让她学会了很多东西,要不然,她今天怎么可能这么成熟,能应对这么多的事情?  “怎么,老婆你不相信我说的么?”权奕珩见她不说话,继续道,“要不然明天我把权昊然约出来,让他当着面和我解释?”  陆七闻言吓得不轻,这个权奕珩是故意的么?明知道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权昊然,哪怕他是权奕珩的父亲,陆七对他也喜欢不起来,心机太深沉的人,她一向不喜欢打交道。  她闷闷的坐在那里,“听说你们前几年订了婚,整个京都都知道了?”  “老婆冤枉,我前几年一直在国外,流言,绝对是流言,你在京都这么久,有听到权家大少和谁订过婚的消息么?”  这个倒是真的没有。  陆七眼眸一转,突然反映过来,“谁知道啊,你们权家那么神秘,真有什么决定也不会轻易对外界的人说。”  “不管怎么样老婆,这件事我会解决,好不好?”权奕珩握住女人的手,“只希望你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到时候不能给我生儿子了怎么办?”  “谁要给你生儿子了?”陆七对过去。  “你呀。”  “我才不要。”  “不生儿子也行。”  陆七神色怪异的望着他,“……”  果然啊,连儿子都不想要她生了。  “唔,生个女儿也不错。”  呃。  陆七扶额,她就应该听这货把话说完。  “权奕珩,我和你说正经的呢,你休想把话题忽悠过去。”  “我没有啊,都在跟你说正经的呢。”  “你和那个女孩到底什么关系,你给我说清楚。”陆七气呼呼的看着他,不依不饶。  他的解释,她一点也不满意。  谁让她性格强势,什么事情都得按照自己的想法做。  况且,陆七也不觉得自己哪里问错了,有些事情她问清楚也好尽快做决断。  尊贵的迈巴赫驶入地下车库,权奕珩将车停好,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老婆,等我们回去慢慢说。”  两人一起上了电梯,到了家,关上门的那一刻,男人便迫不及待的将她按在门板上,等不到陆七说一句话,他急促的吻便落在她唇上。  酥酥软软的触感袭来,呼吸骤然被夺,陆七不适的瞪大眼,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男人的吻由最初的激烈到细细品尝,两手捧着女人的脸,仿佛珍宝一样。  “老婆。”他轻轻喊着她,吻从唇到颈间,陆七身上的外套什么时候被他拔掉都不知道。  “老婆,你可是想死我了!”  这个男人的技术确实了得。  陆七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她主动攀上男人的脖子,“权奕珩,你告诉我,和你那个什么未婚妻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动作这么娴熟,一点都不像是初次经历过人事的男人。  她才不要相信这个男人的鬼话。  权奕珩贴着她的唇,手指在她小脸上来回摩挲,爱不释手,“我和她就是兄妹关系,我只把她当做妹妹。”  “我拿什么相信你?”  男人闻言将她的手拉着往下,“你看我这么久没见你,多么的热情,我对别的女人可没有?”  他看她的眼神如狼似虎,恨不得立刻将眼前的女人给吞了。  可不是,他才刚刚结婚没多久,尝到作为真正男人的滋味,自然是勇猛的。  特别是看到陆七,他们又闹了那么长时间,还分开了一个星期,若是再不能拥有她,指不定他心不疯,身体都要忍得疯了。  一边说着,陆七随着他的动作手掌往下,触到敏感部位她像是才反映过来,失神尖叫,“权奕珩,你这个流氓!”  “我对你越流氓就越说明我有多爱你!”  这话说完,陆七的身体一阵悬空,被男人打横抱起去了卧室。  女人的后背刚贴到床,男人的身体便压了上来,陆七两手撑在他胸前,“等等,都还没洗澡呢。”  “做完再洗。”  “不行,我都在外面一天了,身上不舒服。”  其实是陆七还没有准备好,权奕珩突然间就回来了,然后他们和所有的夫妻一样,小别胜新婚,今晚,这个男人肯定会折腾死她。  如果不洗澡清醒清醒,她一会儿能受的了?  男人吻了吻她的唇,手掌贴在她的大腿内侧,“没事儿,我不嫌弃。”  “可是我……”  话刚说到这里,男人的手指按在她的唇上,他目光热情如火,却又带着一丝令她心惊的威胁。  “老婆,下面的话想好了再说哦,否则,你老公我把持不住,一会儿弄疼了你……”  “唔,要洗澡可以,我们一起洗。”  陆七激动的拒绝,“不要!”  男人松开她,眸光邪肆的朝她看了眼,“一起洗和不洗,你自己选。”  这个男人,还真是霸道,明明结婚以前不是这样的!  呜呜……  ------题外话------  相信亲们都看到了,今天蜜婚限免,也就是说,截止到晚上22点全本免费,包括今天更新也不要钱…昨天说爆更的事儿,是在今晚十二点,也就是三十一号凌晨,小仙女们别弄错了哦…  话说,乃们期待爆更么,为啥清清感觉,写权少和小七木有人看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