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24老公我有了你,这辈子都不会饿(爆2

224老公我有了你,这辈子都不会饿(爆2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54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5
    权玉蓉走后,房间里只剩下权玉蓉陪着老爷子。  “爷爷,你这是做什么,阿珩哥哥是您的孙子,说什么话你干嘛老是往心里去啊,他那个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您越是这样,他越是不会相让。”  老爷子也习惯了她的伺候,别人来照顾,老爷子是不肯的。  权老爷子心疼的望着她,“玉蓉,刚才阿珩的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是不是?”  老爷子不是傻子,他早就听到了风声,权奕珩经常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他若不是行动不便,早就亲自去会会那个女人了。  玉蓉抿了下唇,她将汤药端过来送到老爷子嘴边,“爷爷,您该喝药了。”  老爷子摇头,“我问你,刚才阿珩说的话是不是听见了?”  权玉蓉轻点下头。  反正这些话也不是第一次了,背着老爷子,阿珩哥哥还说过更过分的话呢,她若是真的在意,早就不用活了。  “玉蓉,是爷爷对不起你,阿珩一直住在外面,我早该让你们结婚的,即便不结婚,我也该让你和他一起住在外面。”  这事儿老爷子最后悔,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该这么自私的把权玉蓉留在身边照顾自己,坏了她的终身大事。  “爷爷,您不要说这样的话,不是你的错,是玉蓉没用,没能得到阿珩哥哥的心。”权玉蓉说着抹了把泪,“爷爷,阿珩哥哥不爱我,我在权家大概也留不了多少日子了,阿珩哥哥迟早是要结婚的,我……”  老爷子心疼的打断她,“别说傻话孩子,你阿珩哥哥或许在外面有喜欢的女人,这我不反对,玉蓉啊,你也大度些,男人嘛风流成性很正常,不过阿珩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只要你跟了他,他是不会亏待你的。”  这些道理权玉蓉也懂,阿珩哥哥从来就不是一个风流成性的人,一旦爱上,怕就是真的吧。更何况那个女人是他找了多年的女人,权玉蓉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老爷子的想法错了,这个世界或许大多数男人都风流成性,可阿珩哥哥不是,他是个很专一的人。  权玉蓉后悔啊,她早该在四年前阿珩哥哥出国前就把婚礼给办了的,可那时候老爷子觉得她年纪小,还想等个两年,历练她帮着做一些权家的琐事。  这些年她的能力确实得到了提升,权老爷子也放心把整个权家交到她手上,可她的代价却是失去了最爱的男人。  “玉蓉你放心,爷爷今天在这里保证,阿珩可以有喜欢的女人,但能娶的女人只有你一个。”  呵。  听了这番话的权玉蓉在心里冷笑声,到底她不是权家的孩子,要说老爷子真心疼她却胜不过疼权奕珩。  当初老爷子是怎么保证的,说一定会让权奕珩娶她,不会让他在外面沾花惹草,现在呢,一听自己的宝贝孙子有了喜欢的女人,竟然放任他去追寻,还要劝她大度。  真是可笑至极啊,若是她自己不想点办法,大概会被权家的这群人欺负死吧。  *  权奕珩离开权家直接去了公司,权昊然最近都会早到一个小时,因为权奕珩不在,他的工作加量了很多。  看到儿子,权昊然放下手里的文件,“阿珩,你怎么突然回来了,B市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吗?”  “我再等几天不回来,说不定您已经逼良为娼了。”  权昊然皱了下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去找了小七两次,爸,我们不是说好了么,您答应过不会轻举妄动。”  “她和你说了什么?”原本权昊然对陆七的影响就不太好,现在权奕珩这么一说,他更是有点厌烦那个女人了。  竟然敢挑拨离间,这种事情他可是见的多了!任何人也不能挑拨了他和儿子的关系!  “就是因为她什么都没有说,爸,我才来问你的。”权奕珩不傻,知道这样直接问权昊然会以为陆七在挑拨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所以,他把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爸,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回来么?”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那个女人!”权昊然冷哼声。  “是,的确是因为小七,她要和我离婚,连离婚协议都打印好了。”权奕珩说得有模有样,证据做得也足,让徐特助拿了离婚协议书过来。  权奕珩将离婚协议书摔在权昊然的办公桌上,“看看吧,离婚协议书上写着人家什么都不要,连你的儿子都不要了,别以为你儿子有多么的优秀。不错,在京都想嫁进权家的女人可以排成长长的一条龙,可陆七不是,她之前并不知道我是权家的长孙。”  权昊然翻看了一眼他递来的离婚协议书,“她真的要和你离婚?”  要是换成别的女人,只会费尽心机的进权家的门,这个女人倒好,选择离婚。  “这不是正好么,她要离婚,阿珩你成全了她!”  “爸,你知道的,我这辈子只爱小七一个人,我好不容易找到她,如果她要和我离婚,我就去做和尚。”  “你!”  这还不是最狠的,最初的权奕珩承诺,若是这辈子陆七那个女人出了什么事,他便跟着她去。  这话权昊然到现在都记忆深刻,他又怎么敢轻举妄动,其实他也没有恶意,就去见了下儿媳妇,难道不应该么?  “那你想爸爸怎么做,难道一把年纪了还去给她道歉么?”  权昊然回忆自己当时说的话,好像也没有怎么说那个女人吧,她连这点话都受不了么?  权昊然身在了豪门见惯了那些男人三妻四妾,虽然结婚证上只有一个妻子,但在外面谁不是养了好几个小老婆。  他以为陆七是聪明人,应该也能明白他说的话,当然了,他确实有目的,也想权奕珩把玉蓉给收了,到时候他在老爷子面前也能帮阿珩说句话。  他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权家太平么,老爷子性格固执,若是阿珩僵着,老爷子到时候做出更绝的事情来,权昊然不敢想……  当年他的妹妹可不就是这样吗,一辈子都恨权家人,扬言再也不会踏进权家一步,果然,她做到了。  可惜,爷爷到死的时候都没能见到孙女一面,可见她心里有多恨。  这孩子,怎么就一点都不理解他的苦心呢,他也是为了他们的将来着想啊。  要不然权玉蓉单着,老爷子死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他们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进权家的门么?  权奕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他也不可能得寸进尺,“道歉就不必了,毕竟伤害已经造成,她现在住在陆家,死活不肯跟我回来。”  “陆家的那个陆自成,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为人极其狠辣,也不留一点情面,他的女儿……”  “爸,话不能这么说,陆自成是陆自成,小七是小七,她现在已经和陆自成没什么关系了?”  “她和她父亲断绝了关系么?”权昊然逼着问。  这样的女人,岂不是更陆自成更狠毒。  “总之这里面的关系一时半会我也和您说不清楚,您从小就告诉我,看人不能看表面。”  权昊然眼见儿子着急的样儿,不禁摇头叹息,“阿珩,一个女人而已,你又何必这么较真。”  他真的不愿意儿子深陷一段感情,到时候,就怕他还没有偿够里面的甜头,会有无尽的痛苦等着他。  权奕珩突然问,“爸,您爱过吗?”  权昊然不自在的别过脸,“当,当然?”  “我不知道你爱的人是不是我妈,但是,我希望自己不走您的老路。”  父亲不爱姜淑艳,这一点权奕珩是清楚的,要不然这么多年,姜淑艳怎么还没有和权昊然领结婚证?  充其量,那个女人也只不过是权昊然的小老婆!  “我的什么老路,你爸我现在挺好的,没有谁是我的软肋。”  “我倒是觉得,人有软肋才好,否则永远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在为谁而活,为了谁而在这个世界上,您说呢。”  权昊然,“……”  尼玛,这话太深奥了,为啥他感觉听不懂?  嗯,他确实没怎么爱过,当初对权奕珩的妈妈最多的也只是喜欢,觉得她长得漂亮便娶来做了老婆,可惜权奕珩的妈妈身世卑微,权昊然只能把她养在外面,老爷子知道后勃然大怒,将阿珩的妈妈给私自解决掉了。  在阿珩五岁那年,他的妈妈去世,权奕珩至今都不知道他的母亲是怎么死的。  老爷子心存愧疚,所以一直把权奕珩放在心尖儿上宠着,疼着。  而那个时候的权昊然,身边不止权奕珩母亲一个女人,她死了,他确实心痛了一段日子,但有了新欢后就逐渐淡忘了。  爱这个东西,他没有感受过,所以也不是太懂。  但心疼权奕珩这个儿子却是真的,权绍峰也是他的儿子,权昊然花的心思却远远没有权奕珩的多。  “爸,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再自作主张的去找陆七,她心思敏感……”  权昊然朝他摆手,“好好好,我不轻易的去找她,这样总行了吧。”  儿子的要求他可以答应,至于怎么做,也得看后续发展,那个女人他得查查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  事情差不多解决了,权奕珩迅速回到了新婚公寓,陆七已经帮他洗好了衣服。  大冷的天,虽然衣服都丢在洗衣机里,但他的西装外套是需要手洗的。  看到男人进门,陆七讶异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这不是怕老婆你等急了?”  陆七对过去,“谁急了啊。”  “就是你急了。”  “我才没有呢。”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老公我也心里有数。”  陆七别扭的转过身继续晾衣服,她扯开话题,“权奕珩,下午我们买点东西去看看两个妈妈吧。”  为了他们的事儿,两个妈妈操了不少心。  “嗯,好。”  男人说着便走去阳台,女人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睡袍,长发披着,有种凌乱的美感。  他从身后抱住她,陆七的手里还拿着半干的衣服,“干嘛呢,我要晾衣服。”  权奕珩将头埋在女人的颈间,略凉的气息吹在她耳边散开,令陆七浑身一颤,险些衣服都拿不稳。  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她太过于熟悉,还有男人身上的味道都是她想念许久的,即使昨晚两人恨不得将彼此的血液融入骨髓,这会儿只要碰到对方,那抹被压下去的火焰还是窜了出来。  特别是权奕珩,他身体好,又憋了那么多天,面对妩媚撩人的妻子,他哪里有一点抵抗力。  男人伸出舌尖,扫着她颈间的皮肤,陆七深吸口气,手里半干的衣服被她捏的不成样子。  她和权奕珩一样,身体快要绷不住了!  其实昨晚他们折腾到下半夜,陆七到现在,全身的酸痛还没有得到缓解,可身体的那抹情欲还是无法克制住!  “老婆,你现在真是厉害了!”男人在她耳旁轻轻低语,“昨晚可把老公我给累死了。”  陆七两眼一眯,瞬间回过神来,“权奕珩!”  “难道不是你一直在要?”  陆七,“……”  啊啊啊,这个男人不要脸,谁帮帮忙把他拖走!  昨晚她什么时候一直在要了,分明是他好么!竟然还把这个帽子扣到她头上,陆七发誓,她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连流氓都那么的理所当然。  男人的手掌贴在她的腰线来回摩挲,陆七深吸口气,在他怀里动了下,“权奕珩,你能不能别乱动,我得把衣服晾完。”  权奕珩将她手里的衣服拿过来,重新放进桶里,“一会儿再晾。”  “你……”  “老婆,我有点饿了,你老公我可是连早饭都没吃就出去办事儿了。”  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权奕珩起床早,陆七还在床上的时候他就回了权家。  “你不是回家了么,应该正好赶到早餐吧。”  陆七一想到他回家会和某个人待在一起,心里就难受的紧,很有可能他们一边一早餐一边叙旧呢,而她,只能苦命的在这里帮他洗衣服,等他回来!  唔,她可不是那种怨妇!也不要乖乖的等他回来,失去自我。  “想什么呢?”感受到她的身体逐渐僵硬,权奕珩关切而温柔的问。  陆七摇头,背对着男人不语。  “不高兴了?”  陆七死不承认,“没有,我就是觉得,不管怎样身体是最重要的,以后再忙也得把肚子填饱。”  “放心,你老公我有了你,这辈子都不会饿。”  “权奕珩!”  男人把她的脸扳过来面对着自己,两人对视几秒,他又将她的手指放在唇边,细细碎碎的咬着,“老婆,我说真的,有你一个便够了,我不会饿肚子。”  尼玛!权奕珩你每次说话不想到那一层心里不舒服是不是?  “那你午饭不要吃了?”  “我想吃你!”  陆七,“……”  陆七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问那么多干嘛啊。  权奕珩迫不及待的将她打横抱起,似乎连卧室都来不及去了,直接把人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吻铺天盖地的袭来,陆七连反映的时间都没有,口腔里盈满男人熟悉的气息,她的大脑空了,身体随着他的撩拨而渐渐发热。  又是一场激情的缠绵,两人仿佛要不够彼此一般,做完后紧贴着彼此,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他们心里都明白,这样的激情只是短暂的,他们若是想要长久的在一起,前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权奕珩的脸紧紧贴在女人的胸前,两手抱着她的腰身,他想着,该怎么让陆七进权家的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