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29 老婆,你玩儿我(爆7)

229 老婆,你玩儿我(爆7)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0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5
    权奕珩这边同样的不平静,他和陆七刚聊完叶子晴的事情,权玉蓉的电话便来了。  窝在男人怀里看书的陆七见他不接电话,她瞟了眼男人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催促,“怎么不接电话啊?”  “不重要的电话,没必要接。”  “那给我看看!是什么不重要的电话。”  权奕珩脑子没转过弯儿来,刚才他就该把手机关机的。  现在老婆要看,咋办。  他动作极快,按了挂断,嘴角含笑,“没什么好看的,一个电话而已,老婆,你去洗澡吧。”  唔,这不是明摆着等她洗澡去了好接电话么?  陆七看了眼时间,都凌晨两点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的,要么就是公司有急事,要么就是有女人。  男人午夜有电话进来无非就是这两种,她又不傻,干嘛要去洗澡,给他制造机会!  哼。  “怎么了老婆,想和我一起洗么?”见陆七躺着不动,男人不怀好意的朝她笑。  陆七翻了个身瞥了男人一眼,“你先去洗。”  “好,我去洗。”  今个儿的权奕珩倒是很乖,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男人在她额前亲了口,意有所指的提醒,“老婆,在老公洗澡出来之前,乖乖的知道么,别乱动。”  陆七七噘着嘴,懒得搭理他。  她偏要乱动怎么了!  权奕珩见她较真的样儿,黑眸掠过一丝宠溺的笑意,手掌在她发丝上轻柔了两下,转身去了浴室。  浴室的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陆七贴着床头躺了下来,左手边的床头柜上是权奕珩的手机,她暗暗咬了下唇,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便想去拿手机。  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自己这种做法不行。  无论是谁给权奕珩打来的电话,她都是没有资格偷看的。  唔。  可不看吧,她心里又不舒坦。  陆七烦躁的将身子转向一边,继续拿起刚才的书看了起来,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正纠结着,消停不久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原本陆七不想理,但那电话铃声实在扰得人心神不宁。  陆七眯了下眼,她看了看浴室的方向,这才小心的移着身子过去,将男人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拿了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是一串数字,连个备注都没有,陆七迅速将号码记在心里,  不重要的电话能接二连三的打来么,虽然只是显示的一个号码,可陆七觉得,这通电话并不简单。  陆七深吸口气,终而,她按下了通话键。  还没等那头开口,她就按照权奕珩的说法开口,“喂,请问你找谁?”  既没有备注,权奕珩又说不重要,说不定就是陌生电话呢,所以一开口陆七还是很有礼貌的。  然而,她这一声却让电话那头的女人彻底呆住了,好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来。  是个女人接的电话。  权玉蓉愣住了,那个女人竟然敢接阿珩哥哥的电话。  女孩儿唇齿动了两下,胸口起伏不定,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仿佛傻了一样。  “玉蓉,怎么了?”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见孙女半天没动,也没说话,狐疑的问,“阿珩出什么事了么?”  权玉蓉生怕被老爷子听见,一句话没说匆忙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不是的爷爷,您不要瞎想,阿珩哥哥怎么会出事呢。”  “那你刚才问到了什么,阿珩他,到底有没有时间回来?”  “爷爷,恐怕没有了。”权玉蓉脸色苍白,低低道,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老爷子哼了声,他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凌晨两点多,据他所知,权奕珩今天并没有回B市那边,那么现在大半夜的没时间,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继续打,给我打到他回来为止,若是他不想找你说话,接通后让他找我。”老爷子拍板命令。  权玉蓉眼神晃动,低低道,“爷爷,阿珩哥哥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都这么晚了,权玉蓉其实也想过,这个时候给权奕珩打电话过去有可能会惊醒他身边的女人……  他身边的女人?  想到这句话的权玉蓉脸色煞白,她不敢想那个画面,她的阿珩哥哥和别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是什么样子!  她也明白爷爷的意思,就是想要阻止阿珩哥哥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所以才让他这么晚回来!  若是这么做了,阿珩哥哥会不会恨死她?  权玉蓉在斟酌该怎么办。  老爷子性子固执,他能做的事情并不代表她能做啊。  毕竟他是阿珩哥哥的长辈,即使哪天做错了,阿珩哥哥也会毫无疑问的选择原谅他!  “哼,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又怎么样,玉蓉,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有爷爷在的一天……”  “可是爷爷,如果您哪天不在了,我是不是就……”权玉蓉没有把话说下去,她知道老爷子心疼自己,便想在这个时候要点儿承诺。  或许没有用,可对于什么都没有的她,却能带来安全感。  “胡说,即便爷爷哪天不在了,也没有人敢动摇你的地位,给阿珩打电话,接通了我来和他说。”  他就不相信了,还能治不住一个女人?  既然老爷子揽下了所有的责任,她又干嘛不做!  陆七刚将权奕珩的手机放回去,男人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我接了。”  “嗯。”男人用毛巾擦着头发,“老婆,去洗澡。”  “你不想问问是谁?”  她眼里的试探权奕珩一眼就能看穿。  男人不急不缓的轻笑了声,“去洗澡,赶紧的,不然我就帮你洗。”  他不说,陆七也不再问,一会儿她去浴室洗澡偷偷的听不就好了,她有预感,那通电话还会打过来的。  陆七浑浑噩噩的想着便进了浴室,并且还把门反锁了,她身子贴着门板开始脱衣服,耳朵竖了起来。  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她等了许久,直到身子觉得凉,陆七开了花洒准备洗澡,她耳尖的又听到了卧室内传来的电话铃声。  她必须开着花洒,不然权奕珩听不到流水声,为了避开她跑出去接电话怎么办?  “这些问题我不是着重强调过么?”  “……”  “一定要我过来才能办,我要你们干什么!”  “……”  “行了,现在过去医院先安抚受伤的家属,其他问题等我明天过来再解决。”  陆七隔着一道门,她听不清男人在说什么,但她能知道,权奕珩的这通电话打了很久,大概过去了五分钟,陆七不由急了,恰好看到自己没拿洗澡的衣服。  什么人呐,要聊这么久。  作为女人,她是死也不相信权奕珩的这通电话是公事的。  那个电话分明就很神秘嘛。  唔。  咔擦,门把转动的声音让打电话的男人侧目。  “老公,能帮我把浴巾拿过来一下么?”陆七笑呵呵的问。  正在打电话的男人瞄着探出来的那颗小脑袋,嘴角漾开一抹弧度,他将手机拿开了些,“要什么浴巾,直接出来不就好了,一会儿还免得脱!”  陆七,“……”  砰!  反映过来后陆七猛的关上了浴室的门,她心脏的位置砰砰砰直跳,脸如火烧。  流氓啊!明明在打电话,就不怕被人听见么,嗷嗷,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唔,她不就是做给电话里的人听的吗,可现在怎么有种给自己挖坑了的感觉。  “老婆,出来!”  门外男人敲门催促,看样子已经打完了电话吧。  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不然,权奕珩能在打电话的时候和她耍流氓么?  陆七缩着身子,“给我拿浴巾过来。”  “我就拿着浴巾呢,开门!”  陆七不疑有他,将浴室的门缓缓打开,她伸出一只手准备拿男人递过来的浴巾,谁知,脚下一个不稳,身体直直往前栽,刹那间,她光着身子撞到了男人的怀里。  “老婆,你真美!”他毫不隐藏的赞赏她,陆七后知后觉,羞愧的要死,两手不该往哪里放才好,“权奕珩,你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浴巾是擦水的,我给你擦不就好了。”  男人将人裹到怀里,而后抱到床上,他身子很快压上去,陆七快要疯了。  她的智商呢!明明上过当,怎么就不长记性!  这个男人就是一头狼。  “啊啊啊,权奕珩,不带你这么玩儿的。”  男人咬着她的耳垂,手掌落在她还带着水珠的肌肤上,那触感让他爱不释手,“老婆,是你玩儿我吧。”  陆七,“……”  好吧,她确实被玩儿坏了!  *  叮。  美好的氛围被电话铃声打断,权奕珩用被子盖在女人身上,他黑眸一沉,不悦的拿起了手机。  看到那一串数字,他本想直接挂断的,侧目,却看到小妻子怪异的眼神,只好当着她的面接听。  他越是神秘,小妻子越是会乱想。  “阿珩哥哥,爷爷说想见你。”  是权玉蓉。  陆七也听清楚了,是个甜美的女音。  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个女人应该是权昊然口中,权奕珩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陆七窝在被子里,将头扭向了一边,故作镇定的玩手机。  “那你让爷爷和我说话。”  “阿珩!”老爷子在电话那头喊,似乎已经忘了早上祖孙二人闹了不愉快。  权奕珩朝陆七看了眼,喊道,“爷爷。”  “阿珩,你回来,爷爷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权奕珩知道,老爷子应该是听说他明天要走的消息,特意找了这么个理由要他回去。  “您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我现在有事赶不过来。”  “哼,你能有什么事,京都这边都交给了你爸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权奕珩摸着下巴,接电话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总是会不由自主的落在发呆的小女人身上,“那您就是没事了?”  “阿珩,你是不是连爷爷的生死都不顾了?”  “哪能啊爷爷,您这不是没事么?”  “你!”老爷子被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良久他气冲冲的朝电话怒吼,“总之你赶紧回来!”  “没什么事儿我挂了,我已经给了您诉说的机会,是您自己没珍惜。”  啪。  权奕珩说完霸气的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而后,他过去一把抱住趴在床上的女人,轻轻的掀开被子,唇瓣贴着她裸露的背,“干嘛呢老婆,来,我们继续。”  “不要,我玩儿手机呢。”  “有这么玩手机的吗,都拿倒了。”  陆七看着手里拿倒的手机……囧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发现只要和权奕珩在一起,她的智商就会下降。  扔了手机,陆七一本正经的问男人,“刚才打电话的是你爷爷?”  “嗯。”权奕珩闷闷的答,指尖划过女人白皙的肌肤。  “他让你回去么?”  权奕珩吻着她的背,“他说找我有事。”  陆七可不是那么大度的人,一旦回去,指不定权奕珩就被权家的人撮合和那个未婚妻在一起。  这个权老爷子,半夜给孙子打电话让他回去,是故意的吧?  *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刚亮,权奕珩是上午九点的飞机,权妈妈六点就过来了。  那时候,权奕珩抱着陆七睡得正香,被吵醒难免有点脾气,看到门外的权妈妈,他长叹一口气,“妈,您没事儿吧,天才刚亮呢,您这是……”  陆七也跟着从卧室里出来,她头发披散着,昨晚睡得晚,现在眼睛都还是眯着的,看到权妈妈,她的口气可比权奕珩好多了,“妈,大冷天的您来这么早,没冻着吧,快过来坐。”  尽管陆七神志不太清晰,她依然热情的招待的权妈妈。  “还是媳妇好,阿珩就知道说我。”权妈妈拉起陆七的手,“不好意思啊小七,打扰你休息了,我听说阿珩今天要走,特意来看看,离过年还有十多天呢,小七,你一个人在这边……”  权妈妈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陆七是见识过权妈妈的厉害的,她大概也猜到了权妈妈来此的目的,赶紧开口,“我没事的妈,也不是一个人,有时候我可以去陪陪您,照顾一下我妈。”  陆七故意把自己的处境说的艰难,“妈,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快过年了,我妈还想回一趟乡下,她身体不好,我得陪着她啊。”  “乡下?”  这个权妈妈倒是没听说,陆七怎么和乡下有关系了?  “路程远吗?”她也不好多问。  “不远,两个小时的车程,一天完全可以来回。”  “那就好,大冷天的别到处乱跑,快过年了要注意安全,路上车多,尤其是乡下那样的地方。”  “我知道的妈,您放心好了。”  既然这样她也只好随着他们去了,她一大早的过来确实是想让小七跟着阿珩去B市,夫妻两人在一起她也放心些。  孩子大了,她也不需要操心那么多。  正说着,权奕珩已经拉着行李箱出来,他妈在这儿,他即使想和陆七说点儿动听的话也没机会,倒不如早点去机场,两人到路上说。  陆七一眼就看穿男人的心思,她给权妈妈倒了一杯热水,  “我知道您就在这儿休息,我送权奕珩去机场,回来再给您做早餐。”  权妈妈点了下头,她大清早的过来确实有点儿累,“好,你们先去吧,我就在这儿休息会。”  安顿好权妈妈,夫妻俩相拥着一起下了电梯。  “老婆,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妈就麻烦你照顾了。”  “不辛苦,妈妈就是身体不大好,其他的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好了。”  陆七挽着他的手往外走,两人还没上车,突然走过来一个女孩儿。  大冷的天,她就那么站在那里,虽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但小脸还是冻得通红,看得出来她已经在这儿等了很久。  看到亲密出来的二人,她眼眶一酸,忍不住的落下泪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