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33 等着心脏救命(爆11)

233 等着心脏救命(爆11)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0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6
    权奕珩走的第三天,陆七陪着母亲去了一趟乡下,那里葬着她的外公外婆,陆七每年都会陪着黄娅茹过去。  刚扫完墓,陆七就接到了姚若雪的电话,问她小年夜准备怎么过,因为她知道权奕珩不在家,而她这边呢也没有几个人,听那意思就是想凑在一起。  权奕珩不在陆七也没什么心情,今年和往年都不一样,她以前都是在陆家过,而现在,却只剩下自己和黄娅茹了,加上权妈妈和叶子晴也没几个人。  以前在陆家,很多佣人一起过,可热闹了。  陆七想到此不禁伤感起来,她回了电话,让姚若雪先等着,她回去再说。  黄娅茹许久没回来乡下,现在不像以前在陆家那么多规矩,所以和陆七商量着过了一晚再回去。  陆七也没什么事,也就答应了。  和陆七打完电话没一会儿,姚若雪接到医院的电话,也不知电话那头的医生说了什么,砰咚一声,手机掉落在地,她泪眼模糊……  姚若雪不知道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过去的,赶到的时候只听到姚家二老疯狂的哭声,她腿软的蹲在墙角边,想慢慢的走过去连腿都提不起来,女人无助的抱住双膝,身子无助的缩成一团,耳旁隐约听见医生和父母的交谈。  “必须即刻准备手术,病人撑不了几天了。”  姚母颤抖的问,“医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医生,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吗……我儿子早上都好好的,他还跟我说话……说……”姚母说到这儿泣不成声,连说句完整的话都成了困难。  姚父则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马上换心脏,要不然,你们就给他准备后事吧。”  医生残酷的话回荡在耳边,姚若雪眼泪砸在手背上,视线模糊的看向医院长长的走廊,仿佛她的人生看不到任何希望。  哪怕之前姚若雪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的到了这一刻,她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她脑子里回想着小时候的事情,从弟弟出生到现在,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从头到尾都被病痛折磨着。  姚若雪抬手擦了把泪,咬紧牙关扶着墙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  姚家二老听到动静看过来,看到失魂落魄的姚若雪,他们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姚母冲过来掐住姚若雪的肩,泪水砸在她肩上,“小雪……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现在我们家只能靠你了呀……刚才,刚才医生说,你弟弟熬不过去了……你说,要是你弟弟真有个什么,我和你爸可怎么活……小雪……”  姚若雪苍白的唇动了动,胸口仿若堵了一团东西,呼吸不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从来不会安慰人,弟弟的病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她心里比谁都难过,比谁都难以接受啊。  救弟弟?她也想啊,可是要怎么救呢。  找合适的心脏可不是有钱就可以的,还要一个时机。  肩膀被姚母掐得一阵刺痛,姚若雪眼眶酸涩,吸了吸鼻子,突然大力推开姚母,往特护病房冲去。  里面静得可怕,病床上躺在一个小人儿,他戴着氧气罩,原本就小小的身躯缩在病床上,空荡的病房内显得越发弱小,令人看一眼都觉得心痛。  她的弟弟可不能就这么死去了,他还那么小,人生的路都还没有尝过,从生下来到现在都是受苦,姚若雪不忍心,真的不忍心啊!  几天的时间,她要去哪里找心脏呢?  姚若雪软着脚走过去,病床上的男孩,脸苍白如纸,在阴森森的病房里像个鬼。  她比父母更无助,因为弟弟从小都是姚若雪一手带大的,直到四年前她来这个城市上大学,才把弟弟交给父母,这种亲情,这种心痛她一分都不比父母少。  曾经她想过,也做好完全的心理准备,弟弟会死,但想是一回事真的经历又是另外一回事。  末了,她手指覆上弟弟的脸,冰冰凉凉,姚若雪感觉不到小宇身上的气息,仿佛一个死人一样的躺着。  “小雪,你赶紧给沈先生打个电话,现在能救你弟弟的只有他了呀!”姚母也跟着冲进来,她的嗓音在安静的病房显得十分刺耳突兀。  姚若雪的回忆被打断,她麻木的转过头,看到母亲满脸泪痕的脸,缓缓站起身,“妈,小宇的病是救不好了,你们给他准备后事吧。”  姚母一听这话疯狂的跑过去撕扯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小宇的病没救了,医生的话刚才你们没有听到吗,没有合适的心脏,小宇就得死,你和爸爸赶紧给他准备后事吧,让他走得好些。”姚若雪僵硬的说出这番话,她目光平静得如同一滩死水,身上仅存的一点力气一点一点的被抽走。  姚母抬手戳了戳她的头,要不是顾着姚若雪怀孕,她这会儿肯定会上前甩几个耳光,“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是这么来报答我……报答你弟弟的吗?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当初你死活求着我和你爸,要上学,要走出穷山沟,还说什么……呜呜……以后一定会让我和你爸过上好日子!现在呢,你连你弟弟都救不了,你这是想逼死我和你爸啊!我们还指望着跟着你享福么……”  说道最后,姚母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你弟弟到底做了什么……要受这样的罪!”  刷这些话姚若雪早已没有感觉,脑子里全都是弟弟的病,弟弟即将死亡的事实,任凭姚母在她身上撕扯、打骂,发泄所有的情绪,她也无动于衷。  是啊,为什么死的不是她。活着这么累,她留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意义!  “你是不是一定要看到你弟弟死你才甘心……还是你就是希望你弟弟死,你好摆脱这个家……我告诉你姚若雪,即便你弟弟真的没了,你也不能摆脱我和你爸,我们不会让你好过的,你这个杀人凶手!是你害死了你弟弟!”  姚若雪仿佛一个傻子似的站在那儿,无论姚母说什么都没反映。  姚父听到里面撕心裂肺的哭吼声,眼见女儿脸色煞白,他生怕出什么事,拉住妻子,劝道,“你别激动,小雪怀孕了,受不了刺激。”  “儿子都快没了,你还管的了外甥吗?赶紧的要她给沈先生打电话,不然儿子死了,你就等着哭吧。”姚母厉声吼。  姚父也劝道,“小雪,你赶紧给沈先生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我们说话没你七作用啊,你弟弟还等着救命呢,你别傻站着啊。”  “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沈辰皓是不会来的。”她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不准备再理他们。  在姚若雪眼里看来,父母这是无理取闹。  他们总是这样,指望别人过日子,结果呢,把日子过成了这样!  姚母不可置信的看着女人,姚父也震惊的看向她。  “小雪你胡说些什么,沈先生可是答应我和你妈,他会救你弟弟。”原本理智还算清醒的姚父也发了怒,两眼直直瞪着姚若雪,那样子比泼妇似的姚母还可怕。  姚若雪目光平静,“爸妈,你们别做梦了,他们家人嫌弃我的身份,不同意这门婚事,连我肚子里的孩子都不会认,你们说,他会救小宇吗?”  姚家二老懵了会儿,姚父急得团团转,姚母精神严重虚脱,她想骂继续骂女儿解气,却提不起力气。  事到如今,不管沈辰皓管不管,总之他们女儿肚子里有沈辰皓的孩子,光是这一点,那个男人就赖不掉,所以姚父觉得,这件事还是只有女儿能解决。  收敛了下愤怒的情绪,他上前拍着女儿的肩,“小雪,你可不能泄气啊,你只要记住一件事,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沈辰皓的,其他的不要管,都交给爸爸妈妈。”  “你们想做什么?难不成你们要闹到沈家去,告诉他们我怀里沈辰皓的孩子,还是要闹到天下皆知呢?”姚若雪冷笑一声,她早就料到父母是这个德行,也懒得和他们辩驳。  姚母摇摇欲坠的身子被姚父扶着,听了姚若雪这话,她不由冷哼声,“怎么?难道你想背这个冤枉债,沈家难道不应该负责吗?我们就是要闹得天下人皆知怎么了?”  “你们要闹就闹吧,那是你们的事。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不管了。”  姚若雪丢下这句话想离开,原本她想和小宇待一会儿,看样子连这个愿望也落空了,只要姚家二老在,反而打扰了弟弟休息,对他现在的病情更不利。  女儿这态度,姚母气的要死,她将女儿拦住,拔高嗓音喊道,“老姚……你看看你女儿什么态度,有个沈辰皓了不起啊,人家还不是不要她!”  “你少说两句!”姚父阻止妻子,“这又不是小雪的错,我们应该一家人一起想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她不给沈辰皓打电话,我们的儿子就只有死了。”  姚若雪头大的听着父母之间的争执,吼道,“你们如果不想小宇现在就死,就给我住嘴。”  话落,姚父和姚母都纷纷反映过来,立马转变了态度,“小雪,小雪,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救你弟弟……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姚母癫狂的反反复复问着她这句话。  相较于姚母的癫狂,姚若雪显得很平静,“我去找医生交流一下小宇的病情,你们陪着他。”  “还交流什么呀交流……医生说了没有合适的心脏你弟弟就得死,你现在只有找沈先生这条路。”  姚若雪抿了下唇,她没有和姚家二老继续纠缠下去,而是推开父母直接走出了病房。  病房里只留下姚家二老,夫妻二人去病床前看了一眼熟睡的儿子,姚母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小宇,你醒醒啊……和妈妈说说话,你不是说……好了之后要上学吗,等你好了……”  姚父听得伤心,他劝妻子,“好了,你这样哭也没有用,儿子需要救治,更需要休息,我们还是出去等消息吧,小雪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小宇死去的。”  “她就有这么狠心!你刚才又不是没听到她说的话,你看她,小宇都已经这样了,她流过眼泪吗,每说一句话都那么的理直气壮,老姚……你女儿的心真狠,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救!”  “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不会让小雪这么放肆的,儿子我也心疼啊。”  “老姚,你快去看看小雪在干嘛,有没有给沈辰皓打电话,我们儿子等不了啊。”  姚父点点头,“我一会就去,说不定她在打电话,我们也不好打扰她。”  ……  医生办公室。  姚若雪激动的抓住医生的手,急切的问,“医生,你跟我说句实话,我弟弟的身体到底能撑几天,即使有心脏,那他的身体到底还能不能支撑他继续手术。”  “目前的情况来看,若有心脏还是可以手术的,但我们医院没有合适的心脏,现在动手术恐怕有点难度。”  姚若雪没有再往下问,她知道即使再问下去还是这个结果,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一直在问只是因为大家心里不能接受罢了。  她恍恍惚惚走出了办公室,也不知道该去哪里,钱已经不能挽救她弟弟的生命了。  她倒是想起了一句话,一命抵一命!  姚母说,为什么死的不是她,若是她死了就能救弟弟命的话,姚若雪愿意!  *  到了下午,姚家二老一直找不到女儿,不由着急起来。  姚若雪不愿意找沈辰皓,姚家二老只能给陆七打电话说这件事。  陆七得到消息第一时间从乡下赶回来,那时候姚若雪已经不在医院了。  “小七,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小宇……姚若雪这个死丫头,她弃弟弟生死于不顾跑了。”姚母看到陆七,泪痕满面,语不成句,人苍老的不成样子。  陆七明白姚家二老是什么样的人,她从包里拿出一叠钱,可这一次姚家二老却不要,姚母拉去陆七的手,扑通一下跪在地下,“小七,听说你老公是了不得的人物……也请你老公救救小宇,好不好?”  她和姚父商量好了,这事儿也不能全部指望沈辰皓,姚若雪在这座城市的朋友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他们得想办法啊,陆七不就是吗?  陆七赶紧将姚母从地上扶起来,答道,“伯母您别这样,我来想想办法,我马上给我老公打电话,好不好?”  姚母听了这话才放开她的手,抹了把泪哭诉道,“小七,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陆七赶紧走到一边给权奕珩打电话。  没几秒钟电话就接通了,那头的男人亲切的叫了声,“老婆,是不是想我了?”  陆七没工夫和他耍嘴皮子,“权奕珩上次要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数秒才道,“老婆,这个事情没那么好办,心脏这个东西想要合适的,还要的这么急,除非去挖别人活生生的心脏。”  听了这话,陆七心惊了一下,她重复,“挖别人的心脏?有这么恐怖么?”  “嗯。”男人确定的吐出一个字。  陆七害怕的皱了下眉,迟迟的没有开口说话,显然是被吓着了。  “怎样?要我去挖心脏吗?老婆。”权奕珩调侃她。  “不不不,让我想一下吧。”这句话说完陆七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她是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当初的黄娅茹可不就是等着心脏救命吗?这世界肯定有不少人为了器官而等着救命,她能理解这种感受,但不能去害人。  怎么办,小宇的病一分钟都等不了,她该去找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