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35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爆13)

235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爆13)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56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6
    结束和林允熏的晚餐,沈夫人回到家时,沈辰皓一个人在客厅里抽烟,也没开灯,着实把沈夫人吓了一大跳。  “儿子,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想吓死人啊。”  沈辰皓垂着头猛吸着烟,他两手撑着额头,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就连沈母和他说话也懒得理。  “阿皓,妈今天问你一句实话,你是不是赌气才和林允熏结婚的?”  沈辰皓烦躁的揉着额头,“妈,你不要操这份心了行吗?你当初不是希望我结婚吗,现在我要结婚了,您又问这问那的,您到底要我怎样?”  “我能要你怎么样,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沈夫人当初确实急着要儿子结婚,但也不是这么个急法,随便找个人将就了,若是这样的话,这辈子可就完了啊。  沈辰皓懒得再听沈夫人啰嗦,他丢掉烟蒂,直接拿去茶几上的钥匙就走了,沈夫人想要叫住他,却没能来的及。  “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啊,一句啰嗦话也听不得!”沈夫人嘀咕,她这不是关心他么。  同一时间,姚家二老回到租房,等待他们的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自从知道女儿怀孕,他们都像供佛一样的供着女儿,生怕女儿出什么事。若没了孩子,他们就会失去沈辰皓这个金龟婿。  这是这么多天以来女儿第一次下厨,老俩口吓的不轻,特别是姚父,紧张的问姚若雪,“小雪,你做这么多的菜没事吧,累不累?”  累不累?  这话听在姚若雪耳里不免有些好笑,上午老两口还在医院骂她来着,当时怎么就不关心她的情绪了?  此时的姚若雪已经摆好了碗筷,淡淡的答了句,“爸妈你们太紧张了,做这点事儿怎么会累呢,以前在家挑水、砍柴……什么样的活没做过,你们这就紧张了吗?”  她话里的讽刺姚家二老听的清清楚楚,更是让姚母尴尬不已。  因为陆七已经答应会想办法帮他们找到合适的心脏,若是得罪了姚若雪,说不定这丫头一气之下撒手不管。  她上午的情绪确实太激动了。  想到此,姚母抿了下唇,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的开口,“山里的孩子不都这样吗?再说了,我们也没让你干什么啊,还让你读了那么多书,和其他孩子比起来你可是强多了。”  “如果不是我和你爸让你读那么多书,你能有今天吗?你能在怀上沈辰皓的孩子吗?你能在大城市站稳脚跟吗?你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你应该感谢我和你爸,不要一味去抱怨。”  姚若雪听着这些话苦涩的笑了声,“抱怨?我哪里有资格抱怨什么。这些年在京都我混的并不好,爸妈对不起,都是我没用,要不然小宇跟着我也不会受这样的苦。”  姚母迅速的接过话,“你知道就好,赶紧的,想办法救你弟弟,我和你爸就不计较你之前恶劣的态度了。”  姚父也跟着接口,“是啊,小雪。你刚刚不是说你想到办法救你弟弟,是什么办法?”  果然啊,她的父母在乎的永远只有弟弟,从来都看不到她的努力,还有她对生活的绝望,以及在这座城市打拼的艰难。  如果没有他们,其实她的生活没有这么难!  姚若雪给父母夹了一点儿菜,说:“爸妈,今天你们就安安静静的陪我吃顿饭,什么也不谈。至于小宇的病,我说了有办法解决就一定有办法解决。你们给我一天的时间,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要想,好吗?”  姚家二老相互看了一眼,明显不相信她的话,除了沈辰皓和陆七还有谁能救他们的小宇。  但给陆七打电话的这件事,姚家二老暂时不敢告诉姚若雪,他们清楚女儿的性子,怕是要炸毛。  姚若雪继续道,“爸妈,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可小宇是我弟弟,能不能救他这种话我会随便乱说吗?”  关系到儿子的性命,姚母追问道,“那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办法救你弟弟?你先告诉我们,也好让我们心里有个底。”  姚若雪给父母盛了一碗汤,她动作不紧不慢,言语也十分温柔,“我说过了,等后天你们就会知道,现在我没办法告诉你们。”  姚家二老见问不出什么,他们相互给了对方一个眼神,选择闭嘴,他们一致的认为除了沈辰皓谁也没办法就他们的儿子,所以在这顿饭吃完之后,会医院之前他们背着陆七找到了吴特助。  吴特助接到姚母的电话并不奇怪,毕竟他对小宇的病已经了如指掌。姚家被小宇的病逼到绝境,在这座城市,他们除了依靠沈辰皓,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吴特助在电话里客套了一番,电话挂断后,他立马给沈辰皓打电话说明了一些情况。  沈辰皓大约了解到那边的情况,他嘀咕了一句,“她一个女孩子家能想什么办法,能有什么办法?”  “沈二少,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她还真有什么办法,不需要我们帮忙呢!”  沈辰皓嘴硬的哼了声,“谁说我要帮她啊?我只是想问问情况,想做做慈善罢了。”  “那好吧,那我就直接回绝了他们,说这件事和我们没关系,我们没办法帮忙。”  沈辰皓动了动唇,最终什么都没说,挂断了电话。  本来吧,这件事就和他没有关系,他能做到也就只有这么多。  沈辰皓倒在床上,好看的桃花眼盯着天花板,脑海里全是姚若雪的音容笑貌。  他们的相识并没有多美好,反而闹了那么一点不愉快,初见她,她是个很不起眼的女孩子,沈辰皓甚至都懒得多看她一眼。  后来也不知怎的,他就开始注意她了,那么的不由自主,现在想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奇怪。  不多时他又从床上起身,点了一根烟抽上,来来回回在房间里走动,烦躁的不知做什么好。  男人反反复复翻着手机里的电话薄,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熟悉的人,除了找慕昀峰,他也不想和别人说这些琐事。  “干嘛呢?有时间出来喝一杯吗?”  慕昀峰正在和程卿吃宵夜,“怎么了,又想出来扰乱众多少女的芳心,这事我可不干。”  “废话少说,你就说来不来吧?”  “行行行,地址。”  程卿听到是沈辰皓的声音就郁闷的不行,那个男人是故意的吧,每次她和慕昀峰约会,他就会打电话过来,都好几次了。  “又要走?”程卿望着满桌子的美食,不满的嘟嚷,“大晚上的,我好不容易发了个狠不减肥,你又要走。”  慕昀峰自知理亏,他起身在女人脸上亲了口,“乖,我一会儿回来,阿皓这会儿打电话来肯定是有事儿。”  程卿也不做过多的纠缠,她心里清楚的很沈辰皓和慕昀峰的兄弟情分,若是阻止只会自讨没趣。  收了线,沈辰皓找了一个可以喝酒的地方,等慕昀峰过来。  慕昀峰过来的时候,他一个人已经干掉了五六瓶。  “这是干嘛呢?一个人借酒消愁,你不是找了一个小女朋友吗?怎么没让她来陪你?”慕昀峰拉开椅子坐在男人对面,问了一连串。  沈辰皓眯起桃花眼,“我什么时候找了小女朋友了,谁告诉你的?”  “哎呦喂,你可别装了,谁不知道这件事,我看你那小眼神都醉了。”  “那你告诉我什么眼神,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慕昀峰贼贼一笑,“这个我还真形容不出来,唔……应该是爱的眼神吧。”  “去你妈的爱的眼神。”沈辰皓骂过去,“你懂个屁,我分明什么眼神都没有。”  慕昀峰撇撇嘴,“不承认就算了。说吧,找我来什么事,耽误我约会,兄弟我为了你可是把娇滴滴的未婚妻一个人扔在那里,这情意……”  “这情意,你想怎么着?”沈辰皓接过话,“是不是要以身相许,我们不已经是好基友了么?”  慕昀峰故作恶心把头扭向一边,“谁跟你是好基友,小爷我可是直的!”  “哟,终于把自己的处男身份交代出去了?”  慕昀峰别扭的咳了两声,耸耸肩,“小爷我洁身自好,一定要等到结婚的那一晚大展雄风。”  沈辰皓轻笑声,“来来来,废话少说,喝酒。”  “来,小爷我今晚舍命陪君子!”  一杯酒下肚,沈辰皓问他,“确定日子了吗,你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这货每天和程卿出双入对,羡煞旁人,都快虐死单身的他了好么。  慕昀峰摇头,“还没,其实什么日子我无所谓,就是我父母比较迷信,说什么结婚一定要看个好日子。”  说到这件事慕昀峰就郁闷无比,说好的年后结婚,可慕夫人偏偏说什么年后没有什么好日子,这样拖着他和程卿还不知道要等待何年何月。  “你也别太着急了,二十几年都过来了,还急于一时把自己给交代出去吗,还是好好享受一下处男的生活吧。”  “去你的处男生活,劳资急个屁,反正和程卿结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这些年也算是没有白等,终于要和心爱的女人结婚了,可他的心情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只有一丝欣慰。  “来,哥们儿为你高兴,干了!”  慕昀峰担心他,“我们哥几个就剩下你了,怎么样,是不是也挑个日子把婚事给办了?”  “办了?怎么办,你和我结婚?”  慕昀峰,“……”  “我确实决定了年后和林允熏结婚,具体日期还没定,希望我们不要选择在同一天结婚。”  “你真的要和那女人结婚?”慕昀峰咂咂嘴,对他这做法是真不满,“那女人一看就很做,绿茶婊一个。”  沈辰皓不甚在意的笑了笑,“你找了个白莲花,我找个绿茶婊,不正好?”  慕昀峰暴怒,“妈的,不许你这么说我女朋友。”  “行行行,你的女朋友特么的最好,最单纯,行了吧。”  慕昀峰嘴角一抽,无语的望着已经半醉半醒的男人,“……”  这货多半是受刺激了吧,这么整!  两人痛痛快快的喝了十几瓶酒,一直喝到深夜十二点才离开,沈辰皓借着酒劲将车开到姚若雪的小区,等他到了,才恍若觉悟过来他竟然来到了这里。  他推门下车,黑夜里男人修长的身躯隐没在暗处,借着昏黄的灯光和醉意,男人的视线往上看,能清楚的看到三楼的某个房间亮着灯光。  那是姚若雪的房间,他曾经在里面睡过两晚,记忆犹新。  他知道,她在家!  不多时,那间房的灯光灭了,沈辰皓心情复杂,视线缓缓下移,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放在唇间深吸了口,可能吸的太猛,他不适的咳嗽了两声,又将手里的烟丢掉。  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不清醒,他不由自主的埋着沉重的步伐进了楼栋,里面黑漆漆的,他却能清楚的记得她的家在哪儿。  到了门口,沈辰皓抬起手臂想要敲门,刚碰到门板却又将手垂下,像个傻子一样的笑了一声,软软的靠在门板上。  突然,身子一歪,门被打开,沈辰皓差点摔倒。  “沈二少,你怎么会在这?”姚若雪的声音突然刺入男人的耳膜,听在沈辰皓耳里如做梦一般,他退了几步,单手扶着墙壁,眯着眼,朝声音的来源望过去,果真是那个千回百转的消瘦身影。  从房间里晕开过来的光线并不明朗,姚若雪却能清楚的识别男人的脸,许久不见,他的脸依然美得让她心颤。  看到沈辰皓出现在此,姚若雪同样的惊愕,愣了许久才朝沈辰皓走过去,眼见男人神色不对,一身酒味,她紧张的问,“沈二少,你怎么了?是不是喝醉酒了,还是哪里不舒服?”  姚若雪作势要去扶男人,却被沈辰皓一把推开,“滚开,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枉我那么对你,你却把我耍的团团转,把我当做傻子一样玩弄!”  沈辰皓的言语一字一句宛若一把刀一样清晰的传入姚若雪的耳里,她心脏的位置猛的一缩,疼的她喘不过气来。  姚若雪苍白的唇瓣动了动,一句话解释的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无助而又仓皇的望着他。  沈辰皓喝了酒,此时的情绪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他突然上前,掐住姚若雪的肩,疯狂的吼,“你,你不应该给我个解释吗?你怀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你的那个男人呢?难道他都不管你吗?!”  “既然你有男朋友,为什么还骗我?既然你都怀孕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说到此,他戳了戳心口的位置,那里已经疼得麻木。  姚若雪的肩被他掐的疼痛不已,她头目眩晕,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只是静静的望着他,无言以对。  发泄完,沈辰皓松开她,男人转而下了楼,大晚上的姚若雪怕他出事也跟着下楼,男人却迅速的钻进车里,还未发动引擎,姚若雪来到车前,拦住他,“沈二少……你喝了这么多酒,不能开车!”  男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要你管!给我滚开!”  姚若雪深知这个时候不能和他较劲,她死死拽着未关闭的车门,“不不不,二少,我还是给你打电话找个代驾吧。”  “他妈的姚若雪,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就别虚情假意的来管我!”沈辰皓满脸的痛苦,紧接着,他将她放在车门上的手拿开,关上门,迅速的发动引擎离开。  跑车的轰鸣声在姚若雪的耳旁响起,跑车如同猎豹一样的冲出去,她木讷的站在原地,两手紧揪着衣角,不知如何是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