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36 二少教训姚家二老(爆14)

236 二少教训姚家二老(爆14)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0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6
    和沈辰皓再见之后姚若雪回到租房,迟迟没有睡意。  一直到到凌晨五点她还是没有睡意,干脆起床去了菜市场买了点菜,然后做了早餐拿着去了医院。  等她来到医院医生已经上班了,小宇还没有醒过来。  等医生查完房,姚若雪和他一起去了办公室。  姚若雪急急问,“医生,我弟弟的情况到底怎么样?还能救活吗?”  “我还是那句话,就这两天的事,一旦错过了最佳做手术的时间,以我的经验,他这条命是没了。”  这些话再问下去也是没有用的,姚若雪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问问而已,现在希望破灭,她还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吗?  良久,她动了动唇,沙哑着声音有气无力的道,“医生,用我的心脏吧。”  “我有病,反正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医生,让我弟弟用我的心脏,我马上去做检查,肯定能和他匹配的。”  医生闻言震惊的望着她,甚至忘了回应她的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才开口,“不好意思,姚小姐,这种事我们不会做,挖活人的心脏是犯罪。”  姚若雪听了这句话之后更加无助了,她没想到医院会有这么多规矩,那小宇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弟弟去死吗?  不行,绝对不行。要是弟弟真的死了,那她也只有死路一条。  姚若雪扑通一声跪在医生面前,“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弟弟,就用我的心脏,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就当我死了。”  “姚小姐,你先起来吧。”医生试图把姚若雪从地上扶起来,“你这是在为难我啊,我真的没有办法,你还是趁着还有几天的时间去找心脏吧,你就是把腿跪断了,我还是没有办法。”  “不,医生,你一定有办法,心脏不是有吗?你就用我的心脏吧,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我爸妈也不会说出去的,你只负责做手术,我会把一切费用都交清,该给的我都给你,好不好?”  “姚小姐,我再说一次,活人的心脏不能用,只能用死人的。”医生着重强调。  医生的话也算是变相性的告诉她,应该怎么做才能救弟弟。  只能死人的?  姚若雪不傻,自然听得懂医生话里的意思,她现在一颗心都挂在弟弟身上,哪里还有心思深想别的。  她走后,医生关上门拿出不常用的一个手机给某人打电话。  “林夫人,你就放心吧,事情远比你们想的要顺利很多。”  “……”  “林夫人客气了,我们什么交情,一点小事不需要挂齿。”  “……”  “好,先这样说好了,你们也要注意这点儿!”  ……  姚若雪不知道是怎样离开医生办公室的,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她在走廊里看了许久才进去特护病房看弟弟。  她拉起小宇的手,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平静,男孩还在昏迷之中,“小宇,以后这个家就靠你了,姐姐啊,怕是没有能力去管了。”  “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姐姐相信你一定能让爸妈过上好日子,让你自己过上好日子,姐姐也就能安心的闭眼了。”  “……”  姚若雪差不多在病房待了一个小时才出去,她恋恋不舍光望着小宇,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病房。  活人的心脏会犯罪,那么死人的心脏呢,你们还有理由拒绝么?  姚若雪懂,医生是在变相性的告诉她,只有你死,才能救你弟弟。  那好吧,她就去死,看你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  姚家二老在病房外面等着,他们在姚若雪面前不敢再提小宇的病,静静的等着吴特助的消息。  这可都过去一个晚上了,吴特助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他是没有联系到沈辰皓还是沈辰皓不打算管小宇的病了?  关上病房的门,见他们不做声,姚若雪主动开口,“爸妈,以后小宇就麻烦你们照顾了。”  姚家二老一听这话,从长椅上站起来,特别是姚母,激动的指着她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以后都不打算管小宇了吗?他可是你弟弟啊!”  “我就知道,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是不是就打着这样的主意……”  姚若雪怒声吼过去,“妈,我没有不管弟弟,我是让你们以后照顾他,我这就去想办法,一定会救回弟弟的。”  “你不许走,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有什么办法?你是不是在糊弄我们?”  姚若雪怒瞪着姚母,“我昨天就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你和爸继续在纠缠下去,耽误的只是小宇的病。”  “你个死丫头,你给我回来,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姚母试图去拿女儿,姚若雪今天异常的凶悍,狠狠瞪了母亲一眼,那眼神吓得姚母缩了缩脖子。  这还是第一次女儿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姚若雪丢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整个下午都没有看见她的人影,到晚上的时候,姚母拨打她的电话,不是无法接通就是关机。  找不到姚若雪,姚家二老急得要死,在这座城市,她们只能依靠姚若雪,一旦没有了她,一切都是枉然。  “老姚,到底怎么办?这个死丫头到底去干嘛了?她到底想干嘛?”  “我也不知道啊,要不然我去找找她,她怀孕了,身体太差,会不会在租房里睡着了?”  姚母连连点头答应,“好好好,你快去找,小宇这里我来守着。”  姚父从医院出去,兜兜转转回到租房,里面空无一人,姚若雪并不在。  这下姚家二老更着急了,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只好打电话给陆七和吴特助。  陆七听到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而吴特助在赶来的同时也给沈辰皓打电话。  此时的沈辰皓因为昨晚醉的太厉害,还在家中睡觉,接到吴特助电话时他的头昏昏沉沉的。  从电话中听到姚若雪失踪的消息,他立马就清醒了,猛的从床上爬起来,对着电话那天的人问道,“怎么回事?”  吴特助是听姚母说的一些情况,和沈辰皓描述难免有一些夸张,“二少,我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姚小姐已经失踪好长时间了,姚家二老急坏了。”  “失踪好长一段时间?!”沈辰皓语气冷然。  “嗯,据说是这样。”  “据说是这样?”沈辰皓一点也不满意这样的回答,“那你先去医院问问情况,我马上就到。”  “二少,我已经到医院了,场面太过混乱,姚家二老吵着要见您。”  沈辰皓一听这话眯了下眼,“你说你在医院了?”  吴特助不自在的咳嗽两声,“因为姚母给我打电话,哭得那劲儿,我实在看不过去,就来了……”  “你现在是越来越有本事了,竟也敢背着我去看他们!”  吴特助小心的抹了抹汗,“那我现在就离开。”  “得了吧,就在医院守着,没我的话不许随便离开。”  得到消息的陆七到处打电话,让人去找姚若雪的下落,眼见天快黑了,还是一点儿下落都没有。  沈辰皓在赶来医院的路上也在到处打电话,找寻姚若雪的下落。  一个小时后,他将车华丽丽的停在医院门口,肆意而又狂妄,尽管不服交通规则,却没有人敢说他,那般肆意也只有他才做的出来。  刚进电梯,就接到找寻人员传来的消息,说没有找到,姚若雪仿佛从这座城市消失了一般。  沈辰皓勃然大怒的对电话吼,“没找到不会继续找吗?就算把整个京都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她!”  这是在医院电梯里,人很多,一声吼过后,个个都神色怪异的望着他。  沈辰皓目光中露出一丝危险,看的众人唏嘘不已,也没有人敢说他什么。  叮。  电梯门打开,沈辰皓前脚刚踏出去,姚母便眼尖的看到他,哭天喊地的跑过去,抓住沈辰皓,“沈先生,你可算来了,我们等你等的好辛苦啊!”  沈辰皓双手扶着摇摇欲坠的她,“伯母,你别这样,这几天家里有事,脱不开身,没能来看你们。”  姚母胡乱的抹了把泪,“没事的没事的,我知道你这几天被家里的事缠着,走不开,所以我们都没给你打电话,有什么事,我们都是找的吴特助。”  “这样吧,伯母,我和吴特助出去找若雪,你和伯父在医院守着,一有消息我就给你们打电话。”  陆七打完电话和前来的沈辰皓撞了个正着,两人交流了一番,决定一起去外面找姚若雪。  几个小时后,沈辰皓和吴特助还有陆七几乎把京都绕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姚若雪,派出去的人也没有消息。  亲自开车的沈辰皓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大吼,“京都就这么大点儿,怎么样就没有消息呢?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用?”  坐在后排的陆七也在打电话,听到沈辰皓这句话后,把手机拿到一边,安慰道,“沈二少,你别太着急了,若雪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子,她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一定知道我们在找她,说不定一会儿她就打电话来了。”  其实陆七心里也没底,早知道这样,她应该在昨天晚上和姚家二老一起去租房看看姚若雪的,或许能从她的言语里探出点儿什么。  沈辰皓什么都听不进去,现在都已经晚上九点了,还没有消息,沈辰皓有种不好的预感,姚若雪八成是遇到了什么事,要不然她不会把电话关机的,他将车停在路边,转头问陆七,“嫂子,若雪平时有没有喜欢去的地方?”  陆七思虑了下道,“若雪喜欢安静一点儿的地方,要不我们再找找吧?”  “行,你说地方,我负责开车去找。”  “我记得上学的时候她最爱去的地方是江边,每次遇见了不开心的事情,我都会陪她去江边,要不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沈辰皓闻言就要开车发动引擎,开车往江边而去。  吴特助怕他累着,开口道,“二少,还是我来开车吧,您休息一下。”  沈辰皓嫌弃的朝他看了眼,“就你那技术,等到江边,她又走了。”  可见沈辰皓有多着急。  吴特助撇撇嘴,在心里嘀咕:这年头,真是好心办坏事啊。  一路开车到江边,原本需要30分钟的车程,沈辰皓只花了15分钟,至于闯了多少个红灯,陆七已经记不清楚了,只知道那速度让她害怕。  江边的风很大,并没有多少人,三人一起下车,分头去找。  江的另一头围了一大群人,沈辰皓在江的这一边,隐约看到那群人在晃动,视线不是很好,他却能判断出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沈辰皓比对了到江的那一边距离,他跑过去起码要二十分钟,他赶紧往回跑去开车,几分钟的功夫便到了江的另一边。  嘈杂的人群围在一起,沈辰皓摸不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打开车门下去,穿过人群,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听见身边的人议论。  “年纪轻轻的就想到轻生,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是啊,那么好的一个姑娘怎么会想到轻生呢?”  “我估计八成是被人抛弃了,现在的小姑娘稍微受点挫折都受不了,心太窄。”  “……”  众人的议论声真真切切的被沈辰皓听去,抬头往上看就看见一个清瘦的身影站在上面,她身边围了不少人,应该都在劝她。他揉了揉眼睛,视线聚焦,彻底看清了那张脸,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是姚若雪!  沈辰皓疯了一样的跑过去,离她越近,他就越能确定那个人是她没错。  她想干什么,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么!  “若雪!”沈辰皓大喊一声,因为周围的人太多,又刮着大风,他的声音被掩盖,姚若雪并没有听到。  他随着大风奔跑,真的到了护栏前,沈辰皓又不敢喊了,他怕她听到后被惊吓住,直接跳下去。  耳旁是众人的劝告声,“姑娘,世界上是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江水冷的很,跳下去冻都要把你冻死。”  “是啊,姑娘,江水冷的很,快点下来吧,别想不开了,人生的路还很长。”  姚若雪仿佛听不到他们的话一般,她的后背是滔滔江水,来势汹汹,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  沈辰皓看的心惊,想悄然拨开人群去救她,姚若雪警惕的很,感觉到有人朝她这边靠近,她立马转头,如刺猬一般的大吼,“不要过来,过来我就跳下去!”  “是我啊,若雪……我是沈辰皓,你这是干什么?不要命了吗?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啊,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沈辰皓发誓,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路边的灯把江水映得十分可怕。  姚若雪听到男人的吼声,毫无焦距的牟子紧了紧,借着江岸两旁的灯光,她看清了男人那张绝世倾城的脸。  是沈辰皓,没错。  姚若雪浑身被风吹的冰凉,他眼里的恐慌她看的清清楚楚,她动了动唇,平静的开口,“沈二少,我没有要轻生,我只是脑子太混乱,想一个人坐在江边吹吹风,是他们太紧张了。”  “你坐在这里吹什么风,你赶紧下来,想要吹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吹风。”  姚若雪迎着风,声音模糊,“不,我就在这,坐一下我就回去了,不用担心。”  这个时候,陆七和吴特助也赶来过来,看到护栏上的姚若雪,都吓得要死。  陆七冲到前面,她站到沈辰皓身边,扯着嗓子喊,“小雪,你这是干什么?赶紧下来,太危险了。”  姚若雪看到陆七,她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目光宛若一潭死水。  “小七,你带着二少回去吧,我真的只是想吹吹风。”  她想临死前让自己的头脑清醒清醒,但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死去,一旦掉下去必死无疑,而她万一连尸体都没找到,小宇的病要怎么办,去哪里找心脏呢。  她选择的死法不是这种,所以,今晚来这儿,姚若雪真的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胆子小的很,每次来江边都不敢坐在护栏上吹风,现在快要死了,想把以前没敢做的事都做一遍。  陆七的视线睨着姚若雪身后的滔滔江水,看的她胆战心惊。  “小雪,这样好不好?我让沈二少先回去,你有什么话和我说,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我们不是什么话都可以说吗?”  陆七和沈辰皓都明白,她大概是因为弟弟的病感到绝望,自己也不想活了。  沈辰皓深吸着气,一双桃花眼紧紧锁着那抹瘦弱的身影,大冷的天,他竟然吓得大汗淋漓。  沈辰皓抬手擦了把汗,正意欲说什么,陆七朝他看了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  陆七低低道,“沈二少,你和吴特助先走吧,我估计她看见你会更加激动,这样反而不好。”  沈辰皓看着护栏上的清瘦身影,他不敢走,万一他现在走了,她跳下去,没人救她怎么办?  陆七眼见男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继续劝,“沈二少,你放心,我会好好劝她的,你们躲到她不能看见的地方就好了。”  “不行啊,嫂子,我不能走,万一跳下去,这么冷的江水,除了我肯定没人能救她。”  江边的风很大,姚若雪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她依然坐在护栏上,那么沉寂,给人一种即将要离开人世的感觉。  陆七呵斥他,“你在这儿的话她会更危险,听我的没错,她现在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你。”  “嫂子,我不懂,她为什么最不想见的人是我?”沈辰皓声音轻颤,脑子里最理智的那根弦崩了。  陆七扶额……再聪明的男人也有低智商的时候,尤其是面对感情,想必这个时候,她无论和沈辰皓说什么,他都是听不进去的。  陆七拨开人群,她瞄准时机,趁姚若雪不注意,她也冲过去坐在江边的护栏上。  这时江边的人们都惊呆了,上去了两个女人,她们到底想干什么?有人反应过来,赶紧报了警。  姚若雪见陆七也和自己一样坐在护栏上,她吓的脸色煞白,“小七,你这是干什么?赶紧下去。”  陆七侧头看着她,迎着风,大叫,“姚若雪,你不下去我就不下去,你跳江我就跟着你跳江,你自己看着办吧!”  人群中的沈辰皓和吴特助一看这架势,吓得魂飞魄散。要是陆七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向权奕珩交待?这两个女人是要吓死他们啊。  为了陆七的安全着想,姚若雪连连答应,“好好好,你先下去,我马上下去。”  陆七当即拒绝,“不,要下去我们一起下去。”  “好好好,我下去,我这就下去。”  听她这么说,沈辰皓和吴特助赶紧上前,吴特助去照顾陆七,沈辰皓去照顾姚若雪。  可能是坐在护栏上的时间太长,姚若雪的身子稍稍一动,整个人失去平衡,人往江水那边栽去。  所欲围观人的呼吸一滞,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眼看姚若雪即将掉入江水……  电光火石之间,沈辰皓眼疾手快的朝她伸过手去,适时的拉住了姚若雪的手,让她的身子悬挂着半空中,很幸运的让她没有被江水吞噬。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惊心动魄,冷风直嗖嗖的刮着他们的脸,沈辰皓一个人的力气不足以把姚若雪拉上来,他视线紧紧的盯着姚若雪的脸,生怕她掉下去。  他安抚着姚若雪,“若雪,你别怕,我一定会把你救上来的。”  姚若雪瘦弱的身躯被他吊着,其实她不重,但因为风的阻力,她的身子被吹的摇摇晃晃,沈辰皓拉她上来还是有点吃力的。  更何况,男人已经吓软了双腿!  姚若雪动了动唇,她哑着声音说了几个字,沈辰皓却听不清,其他人反应过来都纷纷过来帮忙。  陆七刚刚因为情绪太激动,她救人心切,所以冲上去的时候并不觉得害怕,现在她被吴特助救下来之后,她的腿至今都还是软的。  本想跑过去救姚若雪,但她的腿一点劲都提不起来提不起来,陆七她吴特助先过去救姚若雪。  人多力量大,姚若雪很快就被救了起来,她体力不支,被救上来后,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医院。  姚若雪进了抢救室,一个小时后才被推出来,她昏迷不醒,医生说是惊吓过度所致。只需要多休息和挂两瓶点滴就可以了,还要加强平时的营养。  医生还是那句话,“她的身体太瘦了,不光营养不均衡,心态也不好,不能受太大刺激,需要好好照顾她。”  姚父和姚母二老在得知女儿跳江轻生,急急从小宇的那家医院赶来。  沈辰皓还没有和医生多做交流,姚母就冲过来掐住他问道,“沈先生,小雪到底怎么样?她怎么会轻生呢?这个死丫头,她这是把我和她爸往绝路上逼啊!”  本就脸色难看的沈辰皓一听这话,桃花眼一眯,目光里闪着一丝危险的寒意,突然呵斥,“伯母,你就不要再说她了,好不好?为了这个家,她已经够辛苦的了,付出了多少,你们明白吗?现在,你们已经把她逼上了绝路,你们还想怎么样?”  沈辰皓的一番话让姚家二老愣神,这个他们心目中的准女婿除了上一次因为误会训斥了姚母,可从来没有对他们疾言厉色过。  姚若雪是他们的女儿,他们说一下怎么了,但在沈辰皓面前,他们是万万不能这样说的,因为他们还指望沈辰皓救他们的宝贝儿子。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今天的爆更结束,肿么样,看的爽吧…明天会有两万更,敬请期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